吾乡的“白”

子曰:“凤之不现,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76842
  • 开博时间:2004-03-22
  • 博客排名:第231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七月一日生

七月一日生



仿佛一切静止
我就在电脑的前面
我是突然想起来到
这里,直到现在我才对
一切厌倦。窗外的绿
把我打望成隔在玻璃后面的
一棵树,从现在起我得
天天洗澡,每天都
穿上干净的衣服

昨天以前开始
向一个女孩交换我的盼望
我只是小心翼翼,用手
敲着键盘说了一声嗨
之前我们曾经为着同一根
琴弦拨响两次,但是
她现在准备另属他人
所以石头只能投向
大海,这多痛苦

决定20岁之后去找
一个陌生的地方投宿
而我现在已满20岁,我
在陌生的地方好好工作
我的鞋就是靠门数着的
第三双,它似乎已经习惯了
我刚来的那种姿势,有时
看着就像两张大嘴,而
它们就是两张大嘴

六个月前我按响了这里的
门铃,然后我就倒退着
出去,那时刚好有两个
陌生人,我是在下午六点来到
最南边的城市。天空好像
已经下过雨,出站口刚刚还
飘扬着我的长发,我一直坚持
那时能够代表我的,可是
他们只记着我的名字

我是躲在被隔离着的
车厢后面,我的眼光刚刚
触摸过一个女人洁净的
大腿,一个男人就在旁边
睡着干脆不想。一个月之前
和一个女孩坐的是另一列火车
我们是从一个窗子望向
另一个窗子,我们表情呆滞
言语吝啬近于冷漠

我独自在南方的都市流连
那里的空气绮丽而又腐烂
我的头顶是刚刚散尽的烟花
一个朋友说可以在一个巷子里
数到第37家发廊,数到
第20家的时候我已经疲倦
一个女孩对着镜子张开嘴
请原谅我看见了那颗被蛀空了的
虫牙,所以我得赶车回去

待到醒了我又开始
在阳光和面包前面数数
我要喝到那个早上最纯净的
牛奶,待到全部开始我
又回到了电脑的前面,我
想起了家里的桃花,但是
现在不能回去,还有那
一个女孩,我知道我们是寂寞的
有时寂寞的就象两块抹布
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腐烂的禁果·明灯篇

腐烂的禁果·明灯篇

  “一个人在恋爱之前与恋爱之后的区别,正好像一盏还没有点着的灯与一盏点着的灯之间的区别一样。”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在二十岁以前看见这段话,但是现在只是黑夜,有一些渐渐冷却的火。而当真正的爱情在随着伊甸园的失去而远远地飘走了的时候,我们原只不过是上帝的手中亚当和夏娃一代代可悲的募制品。
                 
                 
  一。明灯
                 
  沿着我们没有走过的那条走廊,朝着我们从不曾打开过的那扇门,进入伊甸园,脚步就这样在记忆中回响,我的话就这样无边际地回响。
                 
  不错,我是明灯。
                 
  回响。我们走过那条走廊,再打开那扇门,把阴影变成片刻的美,直走进黑夜的心脏。
                 
  对了,我必须承认,我是明灯。
                 
  多少色彩死于寒冷,我在夜里,我的墙上有一幅画。淡淡的油彩拒绝一切润泽,在如此寂寥的夜里它随着清冷的墙壁一同泛起迷离的光,那是一幅静物,那只是简简单单没有任何意义的一幅静物,一把薄亮的小刀沿着苹果的蒂缓缓划开,另一只苹果在旁边面无表情地存在着。一枚青的一枚红的苹果,还有随着烛光渐渐被拉伸了的桌布。逃进去的所有黑夜都淡发着一种沐浴露淡淡的香味,我爱的女人就在旁边,我敲了一个键,而我也似乎在一种较为虚脱的亢奋状态下从蒙了一层薄薄的灰的屏幕上悄然扼灭了那些只有黑夜才能庇护着的怪梦。
                 
  我是明灯,我喜欢吃苹果。吃苹果的时候,我还要学会先洗洗手。
                 
                 
  二,影子剥落
                 
  许多年之前,我也是明灯吗?这想起来确实是一个问题。好象至始至终都有一个很成熟的梦,我是有区别于一种物质的形态在里面无休止地漂浮着,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告诉我你必须醒了,我的样子很傻,随即迟疑了几下便睁开那一双被叫做眼睛的眼睛。
                 
  我看见一盏灯,还有四处裂开着的土黄色的墙壁,一个瘦弱的男人摸了摸头用一种很夸张的神情笑了起来,他的笑里分明地串着泪珠。然后再瞧着我就结结巴巴起来了,你……你们看这小孩子的眼神多……多亮,简直就象灯一样。
                 
  许多年以后有一个叫做心的女人在后面缓缓地贴住我,一双手很灵巧的便掩住了我的眼,我感受到她略显松弛的乳房在我的后面一边不安分地跳动了起来,我回过手去摸了一把,然后她呻吟了一下,一种近似于梦呓的声音便随着茉莉花的香气在屋子里深深浅浅地浮了起来,孩子,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名字叫明灯呢?
                 
  这是一个同样悲哀的夜里,女人在我的身下如蛇一样悲哀地跳动着,她一遍遍却又不厌其烦地用同一个问题呼唤着我,一次比一次急切苍老。反正时间就是这样过去了,我知道她最终会睡去,然而我就是被这样的一个问题鞭打的面无全非,我转过头去抽出了身子,女人在我的后面睡熟了,然而那是夜,仅仅于次我就是明灯吗?我笑了起来,屋子里没有灯,只有我的笑不安分地跳动着。
                 
  我想我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那么的悲哀,我一出生仿佛正等待着自己渐渐老去,我看见那个拿着灯摇摇晃晃接近我的男人,他捏了一把我的脸,然后粗糙的手在我身下某个地方停了停,我看见微喘着的火焰里面一丝僵硬的黑线,那个男人一把抱着我,灯在这一切之前被抛下然后在潮湿的泥地上火花四溅,男人的声音结结巴巴地再一次毫不规则地响了起来,他……他是一个男……男孩呢,咱们家就……就不会绝后了。我当时不明白他为什么又把我叫做男孩,这时我看见他象一个孩子抱着我哭了起来,我闭上了眼睛,我知道那时我也很悲哀。
                 
  我在几年之后才知道我一出生时便没有了母亲,我的生命是我母亲给予我的生命。当我还以一种包裹的方式血肉模糊安然地存在与母体的时候,我就仿佛在冥冥之中得到了一种近似于神的指令,你必须存在,你比须以存在伤害别人。这又何尝不是一个戏剧的开端呢?当那个把我叫做明灯的男人最后我又得把他叫做父亲的男人在一个干燥的夏夜喷着满嘴酒气讲到这一切的时候,我知道沿着一扇推开的门进来了的时候,我就再也不能够回去了。很惊奇的事,他这一次的叙述是极其流畅极其透明,他说当医院里两个穿白褂褂的站在他面前冷漠地扔出一句话,你留大的,还留小的呢?这时他才发觉他脑子里那几个少的可怜的词语一下子竟排不出用场,还是旁边一个人用胳膊捅了捅他,他顺势一下子跪了下去鼻涕眼泪全都出来了,嘴里只是喃喃地一句话,求你们行行好……都行行好吧。一个白褂褂忍不住笑了笑,另一个再冷漠并加重语气地又说了一次,可怜的他竟不知道大和小具体代表着什么意义,他只是陌生。那两个白褂褂摇了摇头,随即拖着步子从虚掩着的门走了进去。
                 
  说道这里他的脸是一种异常死灰的颜色,他的目光象一团怎么也点不亮的火。他颤着手端着粗黄的酒碗仰着脖子猛喝了一口,最后自然说到的是结局,一个女人死了,一个孩子竟留下来了,他那时才明白所谓的大和小原来是如此这么的简单,他笑了笑,摸了我一把脸上的泪水,然后一句话顺着油灯漂浮不定的灯光一漾一漾地,却又郑重其事地飘了过来,孩子,不管以后出现任何的时候你都不能去死,因为死不是你自各的,在你出生的时候另一个人已经替你完成了死,你知道吗?我怔了怔,透过小小的窗户刚好能够看见外面的月亮。
                 
  这句话让我清醒让我疼痛,却又总是在每一个被梦魇交缠的夜里。直到我长大了有一次鼓励自己从很高的悬崖跳下去的时候,我那时分明地看见一个女人,面对着我是如此地悲哀如此冷漠地注视。我的心象被什么猛猛地刺了一下我那时才发觉这一辈子是死不了的,我仿佛象一个终于虚脱了的孩子瘫倒在地上,捧着一把土盖着脸咽咽地哭了出来。这让我想到了我的父亲,在他结结巴巴于大大小小并模糊这两者之间概念的时候,他终于清醒了过来,虽然还是有人叫他结巴,只是他以后很少再说话了。
                 
  六岁,我上学。当那个老师用圆珠笔指了指牵着他一只手躲在他身后的那个脏脏的男孩时询问他的名字的时候,父亲那时朝一个很远的地方静默了许久,用一种异常的眼神回过头来看了看,终于很小心地说,对,他叫明灯。
                 
  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他是在说我。
                 
                 
  三、和苹果无关
                 
  很小的时候,我们家的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株是大的苹果树,另一株是小的苹果树。一到春天,她们会开着鲜艳的花;夏天就会长满绿叶,待到那小小的如指头一样大小的果实从墨绿色的叶缝里一点点探出头来,而苹果也就一天一点一天天一点点的熟了,那时便会看见叶一片一片的落,开始只是一片,很久才接着另一片,让你毫不经意,最后落的多了落的时间久了便会看见漫天挥舞着的满地都是黄叶,待到叶子尽了,你便会看见满树都是鲜红的苹果,我继续用一种梦的眼神游移在落地窗前那一小块被高楼拥挤着的远处,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
                 
  心还在我的怀里,一只手摩挲着我的胸部,侧着身听我继续唠唠叨叨的叙说,我用另一只手抚过她眼角细细的鱼尾纹,语气也似乎激荡了起来,那么多的苹果你可以耗费整整一个冬天才能将他们完好无损的吃下或者吞下其实你根本就用不着考虑是否应该把他们(她们)吃完该怎样才能把他们(她们)吃完他们(她们)完全可以自己腐烂可以被酿造成酒用以兜售或者再削尽皮可靠地被装在一个密不通风的大瓶子里面等你想吃的时候再打开吃不想吃的时候你可以把他们(她们)弄得一塌糊涂后再扔掉都没关系,因为他们(她们)就是苹果。说到这里我咽了咽唾沫,然后从心的身下抽出有些麻木的手,突然又叹了一口气,然而心要么在我的叹气声中睡熟了;要么她会象蛇一样盘住我,纤细的手指缓缓滑过我的唇角,头发蓬松着,很激动地说,明灯明灯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不快乐,我们现在吃不愁穿不愁天天可以睡觉醒了就吃饭要么就一起做爱我们还可以看书还可以上网还可以听CD然后双双出没在午夜霓虹散尽的街头,明灯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都可以尽量满足你但是这一切你为什么不需要呢?明灯,你是我的同样我也是你的。然后她激动地从我身边坐了起来,两只好看的乳房在灯光下呈圆弧形地荡了荡,我慢腾腾地从她的身体一侧抽离了出来,象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器官疲惫地耷拉着,一个人光着身子走进洗手间,看了看镜子里那张略显颓丧的脸,对着镜子先是猛一阵子干呕,然后很放心地洗了洗手,水在我苍白的手指上欢快地跳跃着,我看着一切,微微地有些虚幻。
                 
  现在是白天。我在镜子里很好奇地看着两只好看的手从我的腰间环了上来,一个影子在我的心里荡了荡,我转过身去迎合着,抓住光裸的肩用力地啃了下去,水在我的怀抱里开始流溢着,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顿了顿,随即呻吟着一同消逝在水声里。
                 
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5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乳房的故事

乳房的故事


在一个被切除一千只乳房的城市里
一只新鲜健康的乳房,木瓜状大小
每日产乳量约五十毫升
每月可生产约1,5公升的新鲜乳液
市面价格每公升三万元到四万元不等
其中不乏兑水或注入其它流质

奶场上的女工们正在疯狂地吞食早餐
把吃剩地堆放在镜子面前
粉刷着脸,煮熟那些紧缩的睾丸
且小心地讨论着价钱
讨论着被金色小喇叭吹碎的彩色玻璃窗
讨论着一种局促了的农具忙乱的耕作
她们瘫软在床与金钱地带之间
有的结了婚
讨论久久被咀嚼透了的脐带
甚至于讨论一枚干涸的香水瓶
随时保持等待着抚慰的姿态
有的走过箱子的另一边
耷拉着眼,而且多久多久都不开口说话
她们精巧的耻部紧紧扣住黑暗一角
流血,疲倦,加以熟练的刺伤
一次次的梦,都还是疼痛的
所以她们她们说:要
与时俱进,把握现在,开创未来

在一千个被切除一只乳房的城市里
每天的记录上,都有这样一只上好的乳房
在电视节目里频频出现,还说:
“做男人挺好,做女人挺更好,
你想拥有一只健康美丽的乳房吗?”
至此,所有的乳头都
下垂一厘米,默哀一分钟

注:『下面引文全出自于搜狐生活频道』

2003年1月25日上午,长沙某餐饮企业邀请了在长沙的多家新闻媒体的编辑记者,在其酒楼正式推出了包括人乳鲍鱼、人乳肚花、乳香藕片和人乳鱼头火锅等诸多菜肴的“全乳宴”。据知情人说,该店年内还准备在深圳推出标价高达28万元的“极品人乳全宴”。

【各方评说】

酒楼负责人:品尝人乳宴同时感受伟大母爱

酒楼负责人称奶源没有污染,我们的观点是崇尚自然、推崇母爱,希望消费者在品尝‘全乳宴’的同时会自然而然感受到伟大的母爱。

提供人乳的“营养师”: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
23岁的彭姓妈妈告诉记者,自己有一个一岁的女孩在老家,来长沙工作家里人并不反对。记者问,你出来工作小孩在家吃什么?她说:“一岁多了可以吃点饭,不喂奶也没关系。”

食客:“这哪里敢吃,还是吃个盒饭算了。”

大多数食客不愿品尝。虽然服务员不断请食客品尝,大多数的食客只是举着筷子犹豫不决。一位食客更是面对整桌美味佳肴,从始至终没有吃过一道菜。

烹饪专家:人乳宴关键是法律是否允许

湖南省烹饪协会王桃珍秘书长表示,人乳做菜是个新课题,提倡营养、绿色、自然、卫生的饮食是餐饮业发展的方向。但是用人乳做菜必然涉及到伦理道德的问题。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人节


【一】

花开的时候
一朵一朵一朵
那些早晨的香变得
透明,刚刚看见有人打马
走过杨柳枝缠绕的街
成为梦境
有时就忘记了
有时还在身体里面
你便算计着你的小胃口
刚捧出的苹果
轻啮了一口
这个季节流行开始泛滥
仿佛垃圾和天空一样
有些绯色的雨

【二】

你的脸毕竟红了
这毕竟是春天了
鞋子就在走廊上回荡
来去……来去
反正是再也
躲不过那些缥缈的牧歌
羊在山坡上吃草
草都绿了,又长
始终望着一个方向
松散的云象
面包屑,雪花
有时凝望着
一直都是这样
就去了另一处

【三】

木头人正襟危坐
高烧明烛
空虚总是蹑手蹑足的来
让我们一天天变瘦
然后重新开始
楼下有人侃侃而谈
至于活着,哪些
会更适合我们自己
从三月到五月
夜晚愈加平常
水喘气的时候
时间一圈圈
是有害物质

【四】

空房子
猫不见了
空房子里不言不语
老鼠也不见了
空空的无法介入的自然
我们也不见了
这是一个秘密
钥匙最后也不见了
现在就连空间也不见了
我们下沉
被子包裹着身体
在大风之上
睁着眼睛
在大风之下

【五】

他们开始粉刷着墙壁
出去或者进入
清洗着过去和未来
阳光下翻检过的椅子
又恢复原样
我认识他们
歌声一段段的
挤着牙膏一样
总挤个没完
他们干净的牙齿
敲打着窗户
和谐,很和谐
快乐的确短暂
还有几分无聊

【六】

只是停驻
久了就笨拙地转过身
离开这里
先喝着咖啡
吃掉这里的一切
一个小动作
便不停地被蛊惑
相信回忆
快乐的一如
满满写过的笔记本
只是单调的寂静
草花在这里生长
每当我的名字出现
四周合而为一

【七】

我告诉你
循水而上百尺
有女儿的哭声
湿了,象深眠中的舞蹈
那就请翻到那一页
小心地折叠
到了这里
你已做完了你要做的
一切。不过记住
女儿会笑会呼喊
会在玫瑰预制的香气中
快乐的倒悬以及
沉睡,你千万
不要叫醒她们

【八】

我将感念此日
双手合拢幸福
触摸那些深处的柔软
如同遥远的童年
用树枝扒拉着
雨水中慌乱的蚂蚁
一个劲走神
可以揣握着的稚嫩嗓音
一个字一个字地
蹦着跳着,那时
你打算躲进生活最里的
那个角落,笑着笑着就
突然露出头来,对了
“是一瞬中的一瞬。”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吾乡的“白”


吾乡的孩子们,偶然
在田地里读着“他娘……”
且陷进去,舌头舐尝的姿态
偶然,拍拍手
吾乡的,崩现出许多费解的白

他娘的白,不外乎就是那些
扣门洗脚上床关灯睡觉的白,那些
红红的白,就让子女迷失在整个山林
余下的故事里面,种着田放着羊
收获,一遍遍总象吾乡的名字

在怎么也走不出去的一桩大树前面
总有许多习俗,活着或者死去
都只是某一点,而吾乡的
在观音莲花座上采摘白色的吾乡的人们啊
一场大雪埋葬他们,同时也完成了许多早晨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5页/125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01 102 103 104 10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7-12-14

吴福清词no

2017-12-14

若芊我芊n

2017-12-14

冰释234白

2017-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