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乡的“白”

子曰:“凤之不现,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76739
  • 开博时间:2004-03-22
  • 博客排名:第231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五月食事/2014

  

5/2

粥我不会主动寻它,觉得清汤寡水没意思,以前在家里吃饭,先把上面浮起的厚厚一层米油刮上大半碗,几口团下肚,就跑了。苞谷面搅团和滶坨子稀饭还能将就,这两种都是少掺水,炊熟后继续用饭勺在锅里搅动,待传来扑鼻的焦香便停火,盛的时候先刮锅底粘粘的锅巴,盛个帽儿头,就一根长长的泡豇豆同吃。

 

小时候家里蒸饭,总爱在锅底用拌好油盐的白萝卜丝打底;那时,外婆也爱用白萝卜丝做馅蒸包子;这些,我都很多年没有吃过。一是回去的季节不对,再就是那玩意儿都是用来喂猪,谁还花工夫细细地切成丝呢!有年,家里挖萝卜,白生生地看着眼馋,我们家的狗狗也是,于是牠一个我一个,接连生吃了好几个。

 

儿时邻里关系甚好,谁家做点好吃的,多蒸了几个萝卜丝包子和苞谷面馍馍,或是家里南瓜丝瓜冬瓜多结了几个,都会觉得独吃是一种罪恶,赶忙给左邻右舍送上一些,甚至还满怀歉意地说,请大家多担待一些,那时大家都没觉得钱的好处。而我那时就是个专吃独食的,后看见世风浇漓,这是不是我当初造下的孽呢?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食事/2014

  

6/1

吃过二三,聊可解馋,但神魂不在。更让人怀念山城的赵二九宫格,超重口味,毛肚都是整块上。前几年在黄角垭还吃过一猪圈火锅,环境奇差,毗邻猪圈,仅三五张桌子。半斤牛油当着你的面化开,素菜都是当天采摘,荤菜都是现杀现涮。食时繁星满天,间有虫唱,为谁风露吃火锅也,馋虫君使之耳。

 

在重庆吃火锅亦用不着大众点评也,很多地方都犹如帝都簋街一样,顺着一条大马路两边排开,好吃不好吃,正宗不正宗,可否加什么新花样,用鼻子闻闻就知道了。火锅源于码头,本来就没那么那么多道理可讲,只要食材食料干净,加点罂粟壳也没什么。很多来自民间的美食,愈雕琢愈精湛愈冠冕堂皇反失其味矣。

 

6/2

做了一夜的春梦,醒来却想起儿时吃的夹沙肉来,这道绮腻到极致的菜,算是快要被湮没了罢。将五花肉切成半指厚指头长的片,在片中间剖开一个口,用五香粉、酱油、盐腌好;江米用锅炒熟,再碾碎;豆沙或枣泥和白糖拌匀,夹在肉的口袋里,再裹上烤米,将蜂蜜均匀浇在肉上,然后用大火蒸上一个小时即可。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月食事/2014

  

7/1

梁实秋吃过的韭菜包子,馅是嫩韭菜加生板油丁;汪曾祺做的菠菜拌豆干,嫩菠菜微焯,去汁,熏豆干拌以麻油酱醋;杜甫的槐叶冷淘,用槐叶汁和面做成的凉面,碧鲜怡口;老北京夏至日吃的全卤面,汤是用猪牛鸡鸭和燕窝银耳金针鱼翅海参同熬的,芡卤是用鸽蛋做的,吃时加一勺炸花椒油。

 

北京正宗炸酱面,酱则是黄酱甜面酱各半,黄酱是六必居的,甜面酱是西单天源酱园产的。肉肥瘦各半,切丁用酱干炸。面码共十样:青豆嘴儿,黄豆嘴儿,白菜丝,掐菜,嫩菠菜,嫩韭菜段,小红萝卜丝,黄瓜丝,香芹末,香椿末。如果实在怕淘神,葱花呛锅,倒入酱油拌面,细白菜丝可是不能省的。

 

我总以为重庆小面是由担担面私淑而成,宜宾燃面可以说是它们的近亲。担担面配料有红酱油,化猪油,麻油,蒜泥,葱花,红油海椒,醋,芽菜,肉臊,花椒面等十多种。一般都是用嫩豌豆颠颠打底,要么用红苕颠颠,或空心菜。小时候还吃过一种极度肥厚的藤儿菜。最不济的也得放点绿豆芽。

 

汪朗先生有一哥们,在山东跟一菜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1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月食事/2014

  

8/2

每次赶大集都很犯贱,今日亦然。四斤大棒骨十元,四条鲫鱼十元,冰箱里还有四个大鱼头也是十元,回来买了四个麒麟瓜也是十元。又是锻炼我的臂力的时候来了,一只手提了满满的十来斤,汗如雨下,回来洗了个冷水澡,不觉大畅。我想我说我是一个多么渴望多么热爱生活的人,你们信么?

 

8/3

我喜吃丝瓜,因其入口细滑,做汤亦腴美。其实蔬菜中极少有我不爱吃的。夏天的时候,丝瓜便长长短短的便挂满了屋檐下,取其带有小黄花烹之最美。食时,刮去硬皮,炒食切段,炒鸡蛋或猪油渣;煮汤或佐面,水开时即用飞刀削面法,但必滴上几滴猪油更佳。有人说丝瓜萎阳,未必不好,此乃单身不可多得之美蔬也。

 

8/9

加工鱼子酱的第一道工序只能把鲟鱼诓睡着,否则鱼子会急剧腐败。再把取出的鱼子分级,撒上适当海盐,多则不新鲜,少则容易腐败。然后密封分装出口。整个过程必须在15分钟完成,如此神乎其技的人,全球仅有十人胜任愉快。最后我想说的是,鲟鱼是一种青春期特别长又有严重洁癖的鱼,我吃还是不吃?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月食事/2014

  

9/2

下了两天雨。可乐,香梨,西瓜,长长的马奶葡萄……一样样吃起来都是冷的。再也不能打赤膊倾玉山坦广腹了,还有,再也打不得山门也打不得老虎更打不得蒋门神了。去年所编四卷酒文字字读来,这冷彻到舌尖彻到骨头,亦是伤肺伤心了。忽然想到金圣叹为《水浒传》作序:人三十而未娶,不应再娶……因用违其时也。

 

9/4

清季民初,哥老官几个,杀到稍微正规的馆子打个平伙,一通菜吃下来,不时得喝上三碗汤。这三碗汤不简单,第一碗是半汤,半菜半汤,很多流水席里还保留这个项目,如蒸上一碗水滑肉,炖个大膀膀,必洒点葱花,浇上醋汤,一可提鲜,二可消食。第二碗是奶汤,用猪肘猪蹄加鸡鸭等材料精熬而成,其色泽奶白,浓而不腻,冬日佳补。第三碗是清汤,名字不咋地,但用料确实高级确实讲究,需要用上好火腿及鸡鸭长时期慢熬而成,有如粤式高汤,但得反复滤清浮油和杂质,著名的开水白菜就是用这个汤熬煮而成的。

 

读《成都通览》上的菜单,发觉有些已式微,有些仅仅知道眉目。那时搞个大酒席,三天前得开火,食材得慢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读奥修

  

上次同事生日遇到一哥们,问我看过奥修的书没有?我那时才发觉自己以前曾经下过一些奥修的书,最近闲来没事翻翻,也算不上什么深读,就自己感兴趣的某些地方粘一下,其中关于男女、集体主义等方面的评述深得我心。瑜伽叫你去经验,也只有经验过的人才能说出如此明白透彻话,不过他的书对我来说仍是大部头,有时间也只能看一点,不过也有一些地方会让人觉得啰嗦甚至于重复,那也是为了加深读者对于某个词或某种感觉的印象。不过瑜伽就我看来,亦是有一种简单的幻象去抵触或是消释一种更深的幻象罢了。

 

在我的记忆里,奥修一直是作为一个伟大的神棍面目出现。或许,历史上和现有的人生导师都是喜欢以神棍的面目招摇过市撞骗未必,比如说当下那个时不时在电视里卖萌的延参法师,还有就是少林寺里那些时不时下山开开光的高僧们,他们也是人,偶尔开开荤未必就是罪过,最重要的是开开心,毕竟人生有时会淡得无聊到最后只剩下一个鸟来。

 

最关键的一点,你信了,很多像我这样的男人有时就偏偏信这个鸟,也就是信个鸡巴,用她们的话说是精虫上脑只会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妈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杀生

  

“牛会哭,猪会闹,鸡会飞来狗飞跳。”动物面临死亡大致若是。杀牛的时候,多半是村子里最老的牛,为村民们干了一辈子的活,到老了还临此大限,不由让人恻然。牛值此惨境,反而一动不动,眼里全是泪光。任由人套上绳子把它拉倒,一柄大锤朝其前额一击,再插入钢钎使劲地搅动着;接着便有人用砍刀剁开其喉管,暗黑的血便喷了出来。牛翻着白眼,闷哼几声,四只脚被缚住,又有人晃着尖刀朝褐黑色的肚腹一划,热气腾腾的肠肚便滚落一地。

 

杀猪大致没有杀牛那么壮观。通常,主妇头天会给猪喂一顿好吃的。第二天天蒙蒙亮,刀儿匠便深一脚浅一脚地来了,要半盆清水,一边和主人搭话,一边磨那刀。随即,四五个帮忙按猪的人也来了,一起吃过早饭。打开圈门,祭过灶神,两人扯着猪耳,一人揪着猪尾,往外赶。猪横头横脑,胡冲一气,甚至会衔着主妇的裤脚哀鸣。猪在院子里疯跑几气,肉颤颤地,力道也就乏了,不时还摔个跟头。众人随即扑了上去,捆脚的捆脚。然后抬到阶沿,下边放上一个干净瓷盆,两人扯着耳朵,往上露出喉头。随即刀儿匠一只手摸摸部位,另一只手掏出刀极力往里面一送。猪咧开嘴,黑血咕噜咕噜流了半瓷盆。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秋联存

  

十分冷淡存知己,

一蓑烟雨任平生。

 

人间难过百年,叹胸中白雪,热烘烘,一泡尿共彩云散;

世事自有千秋,看篱边黄花,冷清清,几缕香同明月留。

 

仗天河西倾,又携了了西风,猛然得那一声雷震,惊散万丈沉霾,迎来中天寒魄;

驱群山东去,一入滚滚东海,恨煞也这三更梦醒,斟满两杯苦酒,泼去半世闲愁。

 

残年奔四十,地仇天恨,不如用两脚走,两脚都走不完,找活苦路;

弱水度三千,毛焦火辣,姑且捞一瓢喝,一瓢亦喝不尽,喝死算球。

 

十年舞罢三千六百场歌哭,侥幸捏一只笔,画一把剑,削削削,人间大疙瘩,胸中小块垒,徒损须眉;

八方界余一百二十年孽障,辗转回半日笼,听半日雨,来来来,天下小团圆,世上大欢喜,只润肝胆。

 

行了几千里,总是鸿泊云泥,难寻世上真国色;

梦罢一万场,无非槐酒梅

分类:古典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秋一缸油

  

把酒对月明,月也三轮。夏时鸣虫几声声。旧日山河如梦了,待人抚琴。 

《流水》何忍听,寂寥平生。十指拈尽秋山冷。我本苍龙归海上,一枕随云。

 

爱我笔底有烟霞,你拿金钗给酒家,床上哪有七件事,赌书泼得世上茶。

 

难辞清瘦似梅花,唯余大肚人人夸。读书读到皮囊锈,哪寻麻姑长指爪。 

 

我纺明月你纺纱,不作才子苦了家。侯门此去应多路,且把琵琶换吉他。 

 

分类:古典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油打得一缸骚

  

平生事业几匆匆,晨起犹能傲世雄。

狂下爱动九千部,喜上阁楼三点中。

搏鹰懒烦神女力,待兔滞练小闲功。

堪怜潘驴无多路,至今犹思一邓通。

 

三十年来闲风流,怕说光棍懒出头。

随波厌看爱动片,覆雨难觅腾云手。

举世皆从钱眼老,此生只合花前休。

阳台此去无多路,闲倚栏杆醉煞秋!

 

又逢秋日小春阳,寻仙事业岂能忘。

偶堕红粉生死劫,自拈白发御女方。

阳台花临嫌梦远,长袖舞罢憎世狂。

凋零碧树今犹是,颓倒玉山大路旁。

 

读书容易苦文凭,偏在马前作散兵。

左右难分真颠倒,东西不解假横行。

五毛自干心多惧,带路转世力岂能?

举国滔滔阿不尽,赛先生哭德先生。

 

花开两朵各一枝,夜半无人落枯棋。

冷壁寥落鬼影瘦,想

分类:古典 | 评论:0 | 浏览: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游二章

  

月满蓉城花满溪,琴音千里欲相携,

何当尽拈弦上雨,一梦直到日迟迟。

 

琴声幽婉愁思深,巴西棒客漫沉吟。

帝都未有西州景,独立中宵为何人?

分类:古典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屋久藏金龟子,二奶爱抽二手烟

  

【刷屏感王谢情事】

 

天后何苦上云端,雨里亦可作小闲。

潘驴邓通岂无事,毛头猪脑更有缘。

金屋久藏金龟子,二奶爱抽二手烟。

旧时王谢堂前燕,今日回锅做一盘。

 

小休缠缠又大休,未敢翻身梦却休。

枕上口水疑是泪,客里烟波强说愁。

穷居何苦烦世扰,高卧理应住危楼。

处处青山皆忘却,人间几回忍白头!

 

此去自是万事荒,掩却三径待秋霜。

昨时黄花簪幽独,明日春梦织斜阳。

闭门安敢轻天地,观世何苦动参商。

毛线辗转锤子老,鸡儿一声舞破墙。

 

情天幻海岂可期,干柴烈火亦堪奇。

自带孤星长随命,且待花好自语时。

 

千载一夕,时空寥落,白驹几见穿隙去;

两地三生,帝都混沌,佳人又来入梦中。

分类:古典 | 评论:0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5页/125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