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26969
  • 开博时间:2005-12-02
  • 博客排名:第3127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冬天的十四行

《雪后》
  
邮递员扔在门前的报纸,和被遗忘
在冰箱里的空碟子是相似的,稍一走神
—我知道,这和贪婪或留恋无关—
手指就会被刺痛,被它们呼吸着的冷。

暮色降临,洗手间里布满水汽的
窗玻璃被染成靛蓝色。用尽力气去看,
直到事物溶化于黑,试着把窗子推开一条缝,
那在积雪的树枝间颤动的光,竟然不是

星,也不是邻人的灯火—呵着手指,
不知不觉地,眼睛就湿了。就这样好了,
眼睛里的世界不是我的,曾经喧嚣的风雪
也不是,除了这微不足道的泪光,就要变凉,

却还是热的—像是垂死少年的唇呢,
在生命尽头呼唤着爱,不能及时陷入绝望。

《战役》

她走在没有灯的街头,看不见空中的
玻璃;大衣口袋里掖着钥匙和便条
还有死死攥紧的手。她曾经试图停下脚步,
弓着身子就像枝条被鸟压弯,迟疑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漂白剂之五面怪

漂白剂之五面怪

题记:
久保带人的漫画叫《Bleach》,大家都管这个叫“死神”,其实原意是“漂白剂”。
我觉得“漂白剂”是个好名字,青春被漂白,我们在漂泊。
然后就一口气写了五个故事,放在一起叫做“漂白剂之五面怪”算了。
摸头,我小时候看《变形金刚》,特喜欢五面怪,于是在此向他老人家致敬。
据说“猿鸣三声泪沾裳”,那么徐渭的“四声猿”就是断肠的意思。依此类推,“五面怪”呢?
人生在世之怪现状,只取了区区五面,多么狭隘啊。
而且,这些故事就是不够丑恶不够荒谬,毕竟我还想到死都保持着少年心呀。
与其说一味地龌龊下去,还不如守住那少得可怜的纯良,哪怕是抑郁的,懦弱的,疯癫的,病痛的,逞强的。
《Bleach》里面大家的敌人是虚,这个同人故事里也一样。
大家都活得太实在,反而没有了存在感。就算是拼了命地离经叛道又怎样?到头来和循规蹈矩的一样,都是一场空。最实在的东西也最空;最虚无的那些,也许对某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33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谎言

再一看,透过
掉光了叶子的小树林
微微颤动的光,

原来是靛蓝暮色里
初升的星。附近
已经没有人家,没有灯。

害人哆嗦的,不只是
窗台上结了冰的
牛奶,大声朗诵聂鲁达

也无济于事吧……
比眼泪更炙热的南方啊,
从呼吸的缝隙里

飞逝----抓住它!
刺痛掌心的,却是你唇上的
轻嘲:“永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航海日志

《辛巴达》

从窗口往外望,街的那一边是橄榄球场,
即使在深夜都被灯光照得雪亮,空无一人,

也听不见返校日的高音喇叭。那一天,
看台最高处的男人捏皱了纸杯、舔着唇上的啤酒沫、

沮丧地想:四十多年了,可怜的校队从没赢过,
哪怕在这里,主场,我们丧失青春的地方。

我看着他从窗下经过,这条街总是尘土飞扬。
他身形消瘦,头发还没有白透,让我想起斑马。

我曾经从窗口望见非洲来的斑马,下雪时
它们总是哭个不停。后来天气转暖,我终于

从动物园旁搬走,百叶窗再次卷起时,
不认识的驼背老人正穿过后院草坪,去扔垃圾。

最初的窗外有一条河,烧柴油的轮船咳嗽得厉害,
我不得不拧亮台灯,翻开一部拙劣的航海小说。

“让我离开这里,我要挑战整个的世界!”—
原来如此,四十多年前的渴望,唇上微苦的酒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章

《守夜》

跟命运没什么关系,公平也好,不幸也罢,
我只想感谢那杯咖啡,它赋予我
颤抖的双手和内心的平静。

窗子太过狭小,一涂就黑,再一抹又白了。
很多人死了,更多的人出生。
我以为睁着眼睛就叫做有智慧,

却什么都看不见,也包括欺骗、践踏和不愉快。
算了,抱紧自己是人的罪。
冬雨嘈杂,更寒冷的雪却悄无声息。


《无穷动》

公交站牌。火车站。机场。
我试图克服恐惧,却无法挽回体力。
谁说的,下过的雨都会回到天上?

箱子沿着斜坡滚落,这更令人沮丧:它是空的。
地下室,我拼起椅子睡觉,
这里没有一面钟准时,也没有窗。

但我知道,正上方停着一只麻雀。
它踩碎水洼里微小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波斯绝句

  波斯绝句

道路崎岖,夜色地狱般漆黑,
我摔倒,怀中滚落了酒杯。
哦,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它还完整,
那些不曾摔落的酒杯却已成灰。
----巴巴·塔赫尔(1000-1058)

-----------------------------------------------------

曼苏尔·哈拉吉!海里的鳄鱼,
他说“我就是真理”,以人的言语,
来吧,碾碎他的身子,棉花吐籽是灵魂,
哪儿还有曼苏尔?世间万物皆是主!
----阿布·萨伊德·卡伊尔(967-1049)
----------------------------------------------------

昨天我去了做锅人的工场,
撞见两千只锅偷偷摸摸把话讲。
“做锅的、卖锅的、买锅的都是我,是我!“
忽然就恼了,有只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歌

  秋歌


Не жалею, не зову, не плачу,
Все пройдет, как с белых яблонь дым.
Увяданья золотом охваченный,
Я не буду больше молодым.
----Сергей Есенин, “Не жалею, не зову, не плачу”


《流年》

从没想过巷子里的灯会这么亮,亮得
让人低着头也无法忧伤,然后我们同时看见
那只死鸽子,左侧的翅膀几乎完全张开,
洁白的绒毛还没来得及沾染上草屑。
唉,吹起草屑的风叩响我们空空的额头
----就这么结束了,甚至还没来得记住彼此的名字。

总也忘不了的,是巷子里的灯,那么亮!
简直就是场审判,裁决匆忙,谁都无力辩驳。
海洋动荡不安,星斗和船只一同沉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1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

小维是我的小朋友,在电影学院读书,说是要传个短片给我看,好像是同学的习作,现实主义题材,所谓关注底层生活什么的。小维很老实地感慨:为什么大家都特把现实主义当回事?为什么这么多人一窝蜂地拍下岗工人和失地农民?不错,那种东西是特有洞察力和批判力,可对我们这些文艺小青年来说,玩那套就真的诚实了吗?小维“狭隘”地总结:要说文艺青年自身的现实,不就是做万年宅人逃避现实吗?
听了这番话,我觉得自己很受启蒙。我看热血少年漫画这么多年,所受的教育无非是知难而进奋斗到底。然而,哪怕是少年漫画里都不乏大叔甚至老爷爷的愦叹:对很多事我们就是毫无办法,与其说一味拼命战斗下去,还不如灌醉自己忘掉它。
文艺青年的自闭自恋也好,筋疲力尽时的自我麻醉也罢,在某些雄赳赳气昂昂的人看来,都是可悲甚至可耻的存在吧,可是,这些难道不现实吗?这难道不正是弱者的现实?
我在文学系呆过,也在神学系呆过。文学系的老师说不能理解基督教,尤其不能理解为什么作恶的人反而更受关照。我也觉得奇怪,对啊,体贴恶人不是助纣为虐吗?说实话,至今我还是想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4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废柴精神

废柴精神

热血少年漫画是我的心灵鸡汤。因为活得一塌糊涂,所以只能逃避现实。少年漫画里光怪陆离的异世界和跌宕起伏的爱恨情仇就像是一堆廉价却晃眼的玻璃珠子,攥在手里玩着玩着就把时间打发过去了,然后,在这片刻的愉悦之后,一切烦恼和忧虑又卷土重来。但好在漫画里总有热血台词,无论是“燃烧吧小宇宙”还是“剑 尖所及之处就是我要守护的疆域”,听的时候肉麻得哆嗦一下,听完了却多少还是微受激励,心想我怎么可以再这样废柴下去?
最近的漫画长进了很多,开始变肉麻为搞笑。《Bleach》里的黑崎一护只有在被无良大叔捉弄的时候才不得不喊出“为了大地上的正义,爱,与和平”之类的口号,事后歪着脸大吼:“这么恶心的词谁说得出口?!”《银魂》则玩得更彻底,主角坂田银时是个成天窝在 沙发上看Jump周刊的猥琐大叔,我一眼瞄见,觉得这人穷得丁零当啷,要不是靠看漫画逃避现实简直活不下去,根本就是我自己的翻版,于是爱得死去活来。
俗话说得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却有点刻意忤逆这条兼具物理和社会双重正确性的定理。不是说我不想过好日子,或者索性说我就是因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怪谈

《查姆达》
  
雪地是金黄色的,哭喊声已经听不见了。
老妇人从林子里回来,她的两个儿子被人割断喉管,
他们一声不吭地从世界上消失,正如她
一声不吭地把他们养大,连同窗外的那架牵牛花。

雪白的,偶尔也是淡紫的,牵牛花
一声不吭地谢了,枯萎了,在冬天来临之前。
这个冬天之后,她还跪在门边擦渗进地板的血,
一声不吭地数这些年来的树枝﹑谷粒和浆果。

他们吃,他们长大,算不上什么强壮或聪明。
这不是童话故事,我梦见老妇人拖着草席,
云缝间的阳光抽打着四只乌青的脚丫子。
她空着手从林子里回来,然后,又过了很多﹑很多年。

枯死的牵牛花是金黄色的,被践踏的雪乌黑。
我拼命蹬腿,想要醒来,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曾入睡。

《目の物語》

这张手术台上出生的婴儿没一个活的,
(他最终选择了这样的开场白)
也许因为他们都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