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26759
  • 开博时间:2005-12-02
  • 博客排名:第3138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Radha521

2017-07-12

北川研

2017-07-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异旅人的一些书评

收集一下,会在这个贴里慢慢更新。

先是从同人开始追的小朋友的感言吧:)

***************************************************


《再见熊猫。熊猫,再见》--by Amazing
  
  从未见过活的熊猫。
  儿时听说有头熊猫轰轰烈烈地要来从四川前来造访这个小地方的动物园,高兴得上窜下跳,结果熊猫大人一不高兴就提前归西了,还挺牛气地留了副皮囊,让人类做成标本。于是熊猫变成了熊猫标本,仍然轰轰烈烈地前来造访,昂首矗立于空荡荡的熊猫馆里,甚是气派。
  熊猫,再见。某个小破孩的心碎了一地。
  于是看到北川研就生气。这个小孩,这个混血小孩,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血小孩,这个有事没事跑到美国名校拿着奖学金还在好脾气的教授家里蹭吃蹭喝的混血小孩,不仅在全美排名前三的动物园里看到了那头传说中的英雄般的逃跑熊猫的后代,而且还看到了熊猫在大庭广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4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铃兰

铃兰

我搬进这间地下室,两扇窗正对着空地。
忘了放下百叶窗,醒来时天还没亮,却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雨。
我在土里,雨在头顶,心里有点自卑,更多的却是宁静。
开始回忆往昔,甚至想起那句诗,还不知羞耻地念出声来:
“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雨下得久了,花就落了。我说的是窗外的那株铃兰。
那些素白的,滴着水的花朵几乎是个奇迹。
我早已惯于流离,抛弃从不曾属于我的王国,整片整片的大陆,
学会穿着鞋子睡觉,像骆驼似的暴饮暴食,
为了应付尚未来临的危险,终于等来了,等来了那些
  
花瓣。它们落在我的窗前,我冰冷的额头上,
那么细小,湿漉漉的,像是有人蠕动嘴唇,低声说着抚慰的话。
我感到迷惘,不愿因此而放松,或许,不敢伸手揭开真相。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在这
没有归途的他乡,我不想知道:是谁种下了铃兰,为了怀念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书:异旅人

  
  
  长篇小说,SS同人改原创。有黄金,有青铜,只是面目全非。
  校园文,又清水,又暧昧,其实很严肃。
  封面是云天,于是暗示着小研同学后面的新小说跟“云”有关,哈哈。
  那些古往今来的孩子们呀,全都有同一颗死不悔改的少年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来看我博的大人们请进呀

我不喜欢写自己的事啊,觉得跟裸奔差不多。
那个啥我的博其实就是一个堆文的地方。
所以不常更新,还经常在原来的帖里改来改去。
诗和文都放在这里,大家随便看,随便提意见!

最近我竟然抽风,跟别人一起写历史文,这里贴的三个短篇是我跟米她妈一起搞的,我要说一声的,不能不给人家credits。
有些问题想问来看文的大人们,先谢啦!:
1。三个短篇合在一起好还是分开好?
2。如果合在一起,三篇排成怎样的顺序好?

好了我抽完风,该回头写诗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12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雷!废柴雷!全本!

微云衰草
  
下卷:发祥
  
  一.天青
  我生在黄河北,幼时遭遇战乱,于是南迁江浙。后来家里犯了案,又被流放,竟然流落广东。这辈子总共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所以自幼体弱至今,眼看着熬过了三十五,却又染了瘴疠,病得爬不起床。郎中来过,在原来的方子里添了几味药材,剂量不轻。大嫂开箱取了钱,转身去叫甫儿,我挣扎起来,抓起床头案上的枯笔,索性把那张纸涂花了。
  是闪身进来的甫儿弯腰拾起了那张飘落在地的药方,他刚从地里回来,这会正在隔壁教孩子们写字,裤腿上都是泥不说,双手还墨迹斑斑。大嫂把哥哥留下的衣裳都改成了粗短的式样,套在甫儿身上,颇有些胼手胝足的模样。即便如此,这孩子还是太过英挺,让人不知是该放下一颗心,还是愈发地担心。
  差不多就是他这般年纪吧,哥哥被砍了头。
  纷飞的雨雪中,别人家贴桃符、放爆竹、辞旧迎新;我背起家当,身后的大嫂和媳妇抱着孩子,默不做声地出了临安城。甫儿还不到四岁,攥着拳头乱跑,谁都拉不住,差点被官兵的马蹄踩死,他也没眼泪,只是声嘶力竭地嚎:“我爹是大衙内!我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云!泼皮云!全本!

  微云衰草
  
     
  
  上卷:应祥
  
  一. 断头
  我是阴天生的,漫天都是云,阿爹也懒,说这孩子就叫“云”吧,然后抓了块碎石,随手就把这字划在屋前的泥地里。妈妈能起床的时候那字居然还在,她左看右看,把阿爹叫来数落:“什么破字,上下两截看着就不吉利!”奶奶虽然生了好几个孩子,阿爹之前却没有养得活的,于是看不惯妈妈头胎得子的得意劲:“五郎起的名,你一个不识字的婆娘乱说些什么!”
  妈妈记仇,我五岁那年发蒙,她跟我一起去先生那里识字,没多少时日,居然就能自己动手给在外从军的阿爹写信,家务活却一点都没耽误。奶奶还是不高兴,说妇道人家把娃养胖就好,自己读屁个书,妈妈也不示弱:“要不是我陪着,家里这小强盗哪有坐定的时候?”据说阿爹当年是省心孩子,家里没钱供他读书,他干完农活,自己搬只板凳去私塾窗下偷听。我却没出息,一描红就打瞌睡,被妈妈拍醒了就知道要吃的。
  阿爹偶尔回家,抱起我上下打量:“长得倒是不错,就是不学好。”我连踢带揣挣脱他,一溜烟地跑出门找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0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构!文艺构!全本!

蓬窗睡起

道路崎岖,夜色地狱般漆黑,
我摔倒,怀中滚落了酒杯。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它还完整,
那些不曾摔落的酒杯却已成灰。
----巴巴•塔赫尔“波斯绝句”


一.堪折
茶花落,落得干脆,不拖泥带水,啪的一声落在脚前,叫人蓦然心惊。回神处,才见这庭院一角,竟已是满径的大好头颅。本想说春光也不过是座危崖,欣欣然攀了上去,纵身一跃又何悔,却终究不舍这好容颜,杏桃罂粟一丝丝地瘦,海棠芙蓉一丛丛地败,到头来坏尽了情致,倒是这茶花勇猛,提着头去迎仲春急雨,乱世中乍谋得刹那妍丽,便就这么落了,落在我这深幽清静的德寿宫。
我这德寿宫,真好。西有望仙桥,东有昇仙桥;宫里建了大龙池,万岁山,聚远楼;香远堂养梅,清深堂栽竹,廊角桥堍更是遍植四时花卉。茶花粗疏,本非我所喜,冬寒雪霁之时,却只有它抹着一脸的恹恹还在开,白的如污纸,红的似枯血。别人问何不掘了去,我摆手,说莫莫莫,须知景致也要讲法度,一味地洗练精微反倒失了生趣,留着这些败笔在眼前,就像是在仙境里摆面镜子,闲眼望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19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有

《中有》

而诸子等。于火宅内乐着嬉戏。不觉不知不惊不怖。火来逼身苦痛切己。心不厌患无求出意。舍利弗。是长者作是思惟。我身手有力。当以衣裓。若以机案。从舍出之。复更思惟。是舍唯有一门。而复狭小。诸子幼稚未有所识。恋着戏处。或当堕落为火所烧。我当为说怖畏之事。此舍已烧宜时疾出。无令为火之所烧害。作是念已。如所思惟。具告诸子。汝等速出。(妙法莲华经)

他在火中失去了脸,从此,绷带就是他的脸。
他想要搬走,却没能赶上塞满孩子的车;
家里早就空了,台灯被压在箱子的最底处,
扭着脖子,像一只拔光了毛的鹅,还是烧焦的。
烧焦的到底是鹅、台灯、还是他的脸,
镜子里怎么照得出来,玻璃都化了,
好像咒语终于满了期限,死了的又活过来,
通体透明地往外流,而活着的都挤在窗口哭喊,
直到他们的嘴被一层又一层绷带封死。

他去街口的小店,为了买一份黑面包,
还想要杯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4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组诗:四季(全)

春之獠牙

《干将路》

“街心花园里,总有人无所事事地
躺着,脸上有别人的风筝
投下的影子在披拂,他们因此而假装表情丰富。”
――几年前,你在信里这样写。

我无从分辨,他们是根本
就不曾离开,还是见过了这世界,
并从此厌倦。此刻,如果你能听见,我要说:
“春天的芽各有各的名字。”

比如,你摔断腿哪儿都去不了;他
撕开车门上的胶条为父亲收尸;
我拖着空箱子上飞机,与人交换座位,
为了远离舷窗,逃避街道、陆地、还有那些风筝。

我们曾经发誓忠于彼此,做一群不屈服的
当代英雄,直到某一天,想要妥协
的人,发觉自己早已被拒绝在栏杆之外。
“甚至再也不能彼此面对,正因为还是朋友。”

――你在日记里这样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沧浪

《沧浪》

我不喜欢阳台,像一只手掌在胸前摊开的阳台,这是家里最冷的地方,在半空中支起竹竿,抓着鱼线爬上来的是猴子和小孩,他们戴奇怪的帽子,笑起来露出漆黑的牙齿,我抓着竹竿坐在阳台的地板上,把重要的东西都藏进肚子里,是的,我的肚子是只抽屉,里面只有一把剪刀和一列玩具火车,云越来越浓的时候我会变得惊恐莫名:太多了!太多的贼!把这截突出的东西砍掉!

我给鱼缸铺上床单,展开被褥,在上面睡觉,翻着宣传单打购物电话,用红笔标注地铁路线,天气好的时候把床单和被褥搬到阳台上去晾晒,偶尔还会推开玻璃缸的盖子,水黄得发浊,而且已经开始发臭,还好我并不是个敏感的人,就连视力都差得厉害,能看见扑簌簌的叶子和影子,却怎么都找不到去年淹死在缸里的猫,当我把脸贴在玻璃上张望的时候,一只头大如斗的怪鱼忽然出现在眼前,我想我曾经梦见过这一幕:它瞪着我,嘴巴不停地开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
天气实在太好,我决定出门走走,奇怪的是街上的人都只穿短裤,即便夏天也不该这样,天上的云是几何形状的,像被剪刀剪过,我的家在半空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