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8
  • 总访问量:526768
  • 开博时间:2005-12-02
  • 博客排名:第3137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Radha521

2017-07-12

北川研

2017-07-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阿桧!坏蛋桧!连载中 (1-3)

  花若离枝
  
  一.洗红
  官家这人,做事向来优柔,那日也不知怎地,一早送去折子,他只扫一眼,就给批了。午后,雨淅淅沥沥地落下,该引颈的受戮,该饮鸩的气绝;等到雨声渐渐没了,漫天飘的,都是雪。
  虽说是年关,手头的事却不见少,好在终于结了那桩大案,心思多少有些松快。坐轿回府的路上,心里想着的,竟是盈满银杯的陈酿,兴起时,掀帘张望天色,却不想一眼瞥见了高悬的人头。这是临安的闹市,华灯初上,酒招轻飏,行色匆匆的路人耸着肩,笼着袖,偶尔停下,满脸堆笑,细语寒暄。世事如常,转眼又是一年。又有谁情愿抬头自寻烦恼,而街口的血迹,也早被大雪湮没了个干净。
  过了这年,那孩子就该二十三了,跟若离一般年纪。可惜啊,已经身首异处。我极目远望,奈何人流熙攘,好不容易才在繁华世象的缝隙里望见雪地上的无头尸。
  官家的旨意是斩首、弃市。我见他蘸了墨,不紧不慢地写,忽然想叹气,却还是忍住了。本指望他量刑以示皇恩浩荡,却不想他倒是玩转虚实:给足岳飞虚妄的面子,不拉出去砍,特赐死;却实实在在地把岳云的徒刑改成了斩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2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狒狒餐厅

狒狒餐厅

他们说:你头上有三只猴子!
我放下菜单,转身,面对一堵玻璃墙。
穿过去,穿过这堵墙,初冬的花园线条生硬,
这速写未完成,却已经被遗弃,哪怕暮色都不能融化
那些利爪般的枯枝。曾经的繁花又能怎样?

我走上石桥,不敢多看结冰的池塘。
金黄的落叶铺成了遮羞布,那底下还有水在流动,
冰很薄,显得零落,仿佛大病前的小抽搐,
知道那里冻着什么吗?----灰黑而紧缩成一团的荷叶。
是了,就是这里!我记得曾经来过,
还丢了把缠金线的剪刀。

眼睛,脖子,还是手指?哪儿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着急离开这花园,回到亮着灯的房子。
壁灯罩子上雕着展翅的鸟,它们从不曾离开,
也就无所谓归来。对了,巨大的窗框也是雕花的,
就连新出炉的面包上都刻着字,那是什么呢?
没人会去辨认,谁都在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Petite Pomme

Petite Pomme

她头发乌黑,眼睛细长,笑时微微发颤,
让人想起秋日的花藤和木椅,那些细碎的光,
那阵回旋着、在她脚底睡去的风。
她也忽然变得安静,像是空气结了冰,
透着淡得几乎看不见的蓝,很轻,很轻。
透明的小娃娃,眉梢上有大而薄的蛾子在飘,
那是最后的枯叶呀,恋恋,不舍得她,
就像她深吸气,踮脚走进不消散的浓雾,寻找我。

我还是不懂,该如何牵她的手,该往哪里走。
太多,太多小苹果滚落;遍地都是松针,
都顶着只属于自己的露珠,这么多露珠里映出的
是那同一双缎面、缚着丝带的鞋。
来,跟我说petite pomme,用满怀惊奇的语气。
她眉毛高挑,眼睛闪亮,霎那间妇人般矜持;
她一口咬住并不存在的苹果,甜美的汁液,
尚未溃烂的岁月和尚未陷入绝望的爱。

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4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伐木

伐木

走,我们伐木去!
已经下了好几个月的雨,
每个人的指甲都变得铁青,
掐进发霉的面包里。

我们一路翻山、越海,
就像故事里的英雄那样,
远离家乡,把心脏缩成硬核,
世界这么大,它毫不慌张!

谁知,面前出现了那个人—
他走在密林深处,
牵着一头被扒了皮的骆驼,
那骆驼长着他的脸。

来,我们来伐木!
骆驼与他一同使劲地喊。
这里总有一天要变成荒漠,
荒漠里也会矗立起王朝。

都倒下吧,老了的树,
还有如此可耻地年轻着的我们,
一起枕着坚果入睡,
梦见孩子们相约去伐木,

去世界的另一头,那里,
浑身溃烂的骆驼游泳回沙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怪的自戕


我热衷于描摹梦境,却不知该如何讲述那次经历。
言不由衷或词不达意并不是我所熟悉的忧虑,不止一个人曾用“亡命之徒”来形容我的写作:揭竿而起的暴民,无目的地攻城掠地,打破秩序,沉溺于碎片的狂欢,这一切盲动如同山崖拔地而起,顶峰尖峭,几无立锥之地,而重重围困着它的,是暗不见底、更没有任何边际可言的深渊。
力量的丧失虽然难以察觉,却总是不可抗拒。
曾几何时,我开始迷恋没有出口的楼宇,被缓缓褪下却仍套着指尖的手套,交谈时突如其来的沉默,以及这长久沉默中渐渐凉薄下去的阳光。天正变黑,这个世界上的重重幻影也越来越淡:孤独的老人,死亡,无止境的穷困,周身萦绕着失败气息的流亡者。
他们并不消失,从来都不会。
剧院的出口在立交桥下面。在找到通向地面的楼梯前,必须穿过漫长而漆黑的甬道,过路的车灯照亮睡在桥柱下的人,他们的纸箱、被褥、还有从垃圾箱里翻出的残羹冷炙。那是六月的夜晚,阴湿却绝不寒冷,有人光着身子敲打塑料桶,在灯光所不及的地方。
我以为这是催促我们离开的鼓声,于是急促地喘息着攀爬旋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接着说

《接着说》
    
他们呀,太美丽,太骄傲。
于是疯了,于是傻了,于是死了。
    
他们的妈妈烧了衣服
烧了书,最后,把房子都烧了。
    
他们的妈妈坐在路边,
两手空空,哭。没有人敢停下来。
    
我看了又看,看了又看,
发现自己谁都不认识。
  
太阳落下去了,每个人的脸
都是漆黑的,看起来一模一样。
    
好啊,真好,本来就是这样。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悄悄话

《悄悄话》

我的那群朋友呀,
有的疯了,有的傻了,有的死了。

这么多年没见到他们了。
又或许,只是一转眼?

好像小时候捉迷藏,数着一二三,
一二三,我来了,

来找你们。
这个地方原来叫做天堂呀!

疯的疯了,傻的傻了,死的死了,
全都在一起。

再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播一下:没/文化开了豆瓣分舵

原来的服务器不好用,国内好多小朋友刷不开。
大家都来玩呀!http://www.douban.com/group/13621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七亲的书评:语言、文本与阅读

语言、文本与阅读
    ──关于《异旅人》by 苏七七
    
    这本小说的后记标题是《研的主题──“语言、文本与阅读”》,作者这么说:“你刚刚读完的这个‘小说’,就是我自己同自己打的一个赌:我要给某个一磅重的心脏(也就是主题)造一个身体,逆转拆卸或是解剖的顺序,看它能长成怎样的弗兰肯斯坦!现在,让我直接把这个主题先行的怪物摔在你脸上吧!来和这个三头怪兽打个招呼,它叫做‘语言、文本和阅读’,它来自于某个‘错位’的空间,那里没有故乡,只有纵横交错的迷径。”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做法,解构主义的大师长于从文本入手寻求快感,庖丁解牛式的将血肉化为结构,而倪湛舸却似乎对这个结构已经了然于心,世界如同洋葱一样没有秘密,在空无的废墟之上,她椎心泣血地要找到一个人,还世界以血肉,以情感,以故土与归宿(然而结构与解构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高悬)──这是“研”,一个符号的投影(从文类上说,《异旅人》是一个同人小说),它是卑微的工具,又是宇宙的“上帝粒子”,是从文本中随意撕扯下的一个碎片,又是完整的自我,让自我完全陷入的一件隐身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朵萝亲的书评:一磅重的主题?

一磅重的主题?——读《异旅人》 by 朵萝


 作为圣斗士同人小说,《异旅人》的故事构架取自冰河与师傅卡妙之间的微妙情感,对于曾沉迷于圣斗士的观众来说,这部小说也许提供了再次沉溺的机会。然而,叙事者(作者的面具)绝不满足于将一段隐微情感故事和盘托出的做派,“我”虽是作为小说人物而存在,却并不旁若无人地表演,反而时刻警醒着读者反应,小说行将结束时“我”还挑衅着读者的阅读,并且声明:“我要给某个一磅重的心脏(也就是主题)造一个身体,逆转拆卸或是解剖的顺序,看它能长成怎样的弗兰克斯坦!”这一磅重的主题究竟是什么?从叙事层面而言,作者所直面的主题就是感情,是“我”和C教授之间的暧昧情感——作者试图将其活捉,试图从活生生的肌体上剜掉一磅重的心脏,这一“主题”就丢掉了种子破土茁壮的命运,转而成了风干的标本,由“语言、文本和阅读”织就。
  
  《异旅人》解剖了“我”和C教授之间还未成形即以消散的感情——他们是局中人,却更是步步为营、洞若观火的旁观者。也许,造成隔绝的不仅是身份和性别,更是拒绝:拒绝成为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