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26772
  • 开博时间:2005-12-02
  • 博客排名:第3139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Radha521

2017-07-12

北川研

2017-07-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礼拜日

礼拜日

雪怎么还没化尽呀,牛嚼的枯草又冷又湿,
嚼着枯草的牛全都低着头,
它们的眼珠一团漆黑,这是动物的特征,
看起来却异常深邃,其中蕴含的悲哀,人类无法体会。

年迈的牧师跛着脚,他经过的牛嚼着枯草,
他爬上小山丘,为了更换公告牌上布道的标题。
他必须蹲下身子才能抠下那些字母,
旧风衣的下摆摩挲着雪、枯草、或许还有牛的唾液。

没有人料到那场雪会突袭南方,
虽然天气已经转晴,转暖,雪却总也不能化尽。
为什么那无辜的注定要受难,罪孽深重的也要受难?

没有人知道他腿上的伤从何而来,
就连他都早已忘记。他偶尔会在镜子前脱下裤子,
抖一抖腐肉上太过丰盛的蛆,刮一刮已经发黑的骨头。

那些碎屑都落在他掌心,他必须拼出布道的标题。
可总有那么一个瞬间,该抹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5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

太冷了
你不可能再长大
来看呀,这些被水淹没的树枝
来水里看,别去管雪还要下多久
背着橘黄色的猫,跳下来,从三层楼的窗口
赶在雪花落地之前,看啊,看整座城市变成水的池

人都死光了,悄无声息地,只剩下头发缠绕着树枝
你的眼珠自顾自地游走,舒展开美丽的触须
它们,是一对再也不会重逢的鱼
把手给我,欢迎来到我的城池
你从不曾被爱过
小白痴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之契约者

黑之契约者

回荡在空房间里的咚咚声,来自敲打砧板的菜刀。
他喜欢生的土豆片,喜欢那种适度的坚硬,
和微微的甜。他喜欢土豆酿成的伏特加,
在冷藏室里放多久都不会结冰,握着酒瓶摇晃
能看见透明液体里近乎于晶体的细丝纠结着盘旋。

时间是停不下来的河流吗,或者,被随手打翻的酒?
他想在其中看到的,只是一些模糊的倒影而已。
比方说,他曾经喜欢过的、骨瘦如柴的红发女人。
她灌了太多伏特加,肚子胀得像地狱里的鬼。
他把她压在身下,知道她会吐,却没想到喷泉下面的塑像,

如此地美,又如此地冷。他脱下衬衣裹她,
他们躺在空房间里,透过敞开的窗眺望星空。
她变成了孩子,似乎是因为衣服太大。他看不太清。
他好想和她一起慢慢消失,回到出生前,
也回到那个死后的世界。星星的碎屑落在脸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集出版,请支持啊!

  信息在这里:http://www.douban.com/subject/4133076/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6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Two Poems

  <创世纪>
  
   -----------------上帝能否创造出自己无法举起的石头?
  
  能相信吗,叶子早就开始落了,
  落了一整个夏天,远比今夜的这场雨漫长。
  树丛茂盛,怀抱着不易察觉的衰亡。
  
  雨是件衣裳,却让人无法感到温暖,
  披着它,街灯忽明忽暗,呼应于过客的咳嗽。
  野鸭都已沉睡,池塘漂浮在现实
  和它们的梦境之间。池塘里生长出倒影,
  这是怎样的幻觉,倒影真的变成了街灯和树丛,
  
  光阴却耗尽了他自己,擦肩而过时,
  用成千上万的雨丝,它的手指,
  堵住我的唇,堵住那就要被倾吐的秘密。
  
  我想说:我住在世界的背面,
  是独一无二的奇异植株。
  阳光比霜冻更为冷酷,水分只会带来干枯。
  我习惯于裹着沉重晦暗的大衣,
  扎根于人群的最深处,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2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小云卷(11-13,终)

十一. 斜阳

身为父亲的儿子,我恭顺却绝不服从。一旦抉择与父亲相左,没有人能够说服或支配我,即便是父亲都无意于为我浪费时间,他宁可看我犯错、吃苦、撞了南墙后抹一把头上的血咬牙再撞。他不愿带我从军,甚至以绝无仅有的耐心向十二岁的我解释。那时,我领着弟弟躺在屋后的斜坡上看太阳落山,弟弟抓着我的衣角打瞌睡,我伸手挡在眼前,看指缝间一片通红,就连指节处突出的骨头都变得红而透明。红终于暗下去的时候,我却并没有觉得冷,因为父亲来了。
他坐在我身边,抱起弟弟,我挪动身子,紧紧挨着他。他腰间的佩剑又冷又重,如果我要贴近父亲,就得推开那把剑,然而,我选择了用额头去抵着剑鞘,金属的冷和我的体温悄无声息地逼近平衡。父亲沉默着,我能感觉到他那笼罩着我、几乎称得上悲伤的炽热目光。他叹气:“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成为我,或者说,比我更像我自己。”
几个月后,偷跑去军营的我惹得父亲勃然大怒。张宪不能理解父亲的过激反应,我却明白得很:父亲也算是少年得志的人,这一路即便有人压制、却从没人真正忤逆他的心意,他是所向披靡的叛逆者,热衷于越级上书或是抗命不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4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小云卷:8-10

八.牺牲

父亲被解除兵权后,王贵张宪接管了岳家军。他们看着我一路长大,尤其是张宪。十二岁那年,我偷跑到父亲的军营,挨了一顿打,然后,被送去张宪那里。只有张宪才能妥善处理那些让父亲手足无措的杂务,显然,我的出现仿佛又一根枝条生长在节外,打乱了父亲胸中的成竹。父亲曾经是个非常简单的人,这样的性格解释起来也很简单:战乱之年,每个人都必须全力以赴才有可能幸存。父亲根本无暇思考其他,他凭着求生的本能,以最简洁有效的方式赢得每一场战斗,并以此积攒实力和声名,只有这些才能得到朝廷的承认,而朝廷的承认,意味着装备、补给、更有利于生存的起码条件。
所以,他无法理解我在被质问时给出的荒唐答复。“为什么要从军?”“我不知怎样才能活下去。”十二岁时,一旦想到未来的漫漫岁月我就恐惧得发狂,既然已经坠入时间的黑洞,我无法承受更为持久的煎熬,只能渴望头颅破碎的那一刻。我想要成为军中猛将,豁达地解脱我的敌人,也把自己全然奉献给命运,来吧,来收割吧!
面对父亲的愤怒,张宪总是为我说情的那个人。父亲说留个孩子在军营里算什么,要赶我回家,张宪拦住了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7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小云卷:1-7

归去来兮

恍然入世,如水之不得不流,
不知何故来,也不知来自何处;
恍然出世,如风之不得不起,
吹过这漠地,终不知往何方去。

欧玛尔·海亚姆--《波斯绝句》

覆巢

午后,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我去寺后的林子里解手,看见一个七八岁的男孩骑在树枝上,手里捧着一只比他的脑袋还大的鸟巢。我远远打量他,他也发现了我,警觉地抱紧鸟巢,雨水中,他细瘦的手臂泛着淡淡的青。我沉默不语,既不走近,也不转身离开。他渐渐忘了我的存在,把身子斜倚在树干上,用指头拈起一枚白底黑斑的鸟蛋放到眼前,对着光,眯起眼看,那一刻,稚嫩的额头上忽然浮现出古怪的皱纹,然后,他笑着松手,那枚鸟蛋轻飘飘地落了下来。漫天虚蒙的雨丝里,白底和黑斑缓慢地向下移动,最终,在湿漉漉的石板上溅起一些细碎的粉末。“没有鸟了!”那孩子尖着嗓子冲我嚷。我觉得这孩子像是有点疯,心里却生不出厌烦乃至怜惜,于是点头应和:“没有了,挺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9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像小云一样飞!

《背嵬》

方郾城再捷,飞谓云曰:“贼屡败,必还攻颍昌,汝宜速援王贵。”既而兀术果至……云以骑兵八百挺前决战……
----《宋史·岳飞传》
A lonely impulse of delight / Drove to this tumult in the clouds.
----W.B. Yeats, “An Irish Airman Foresees His Death”


如果未来是团乌贼,谁都不知道它有多黑;
太过敬畏这叵测,我早已麻木,却惹得父亲伤悲。
他命令我上马,呵斥我不合时宜的雀跃。
是的,哀鸣遍野,我却在欢呼,我年轻而美丽,
跨越尸骨如一道彩虹,或伤口里飚起的血箭。

父亲,我孤军奋战的父亲,敌人数以万计,
他只有八百勇士可派遣,去驰援即将被围攻的城池。
他神情凝重,看不见绝尘而去的我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秦桧卷:4-6

四.猴冠
完颜昌在金国,说来也算主和一派。我曾在他帐下效命,知他素有息干戈之心。偶尔交谈,他也颇为赞赏我南北分治的主张。回想起来,我得以南归,未尝不是因了他的默许。谁知我朝群情激愤,官家也不敢忘国仇家恨,竟要北伐。可这北伐,长在一盘散沙的南渡政局里,到底根基尚浅,不待人推,自己就先摇摇欲坠。绍兴七年夏,淮西兵变,守将郦琼杀吕祉,率众投敌。官家震怒,张浚引咎罢相,原先被排挤的赵鼎还朝,北伐不成,不得已只能求和,百官都怕污了名声,于是这吃力不讨好的大任便落在我身上。
官家想起与张浚争执而赌气辞官的岳飞,屡次派人去请,待他终于回建康,官家赶紧扣下了随行的岳云。国事虽以和议为重,他心里却还放不下武将骄横,一面好言稳住岳飞,一面又搬出太祖所谓“犯吾法者唯有剑耳!”那岳云不能与父亲同返兵营,孤零零地立在殿外,低头只是看自己的影子。岳飞匆匆离去之时,拉着儿子嘱咐了许久,想来无非是谨言慎行之类的教诲。岳云果然谨慎,他终日伴君,笑容观之如沐春风,眼神更还没脱尽少年轻狂,办事却恭敬乃至刻板。绍兴八年二月,行在从建康迁回临安,岳云一路扈从,官家问他:“ 这议和之事,你爹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8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