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雨茶楼天涯名博

人在小城,心在天涯;大隐于市,小隐于网;不求闻达,但求心安。博主俞民,一介书生,热忱欢迎媒体编辑选稿。QQ:95613270;通讯地址:241200安徽省繁昌县人大办公室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7
  • 总访问量:2351852
  • 开博时间:2005-12-01
  • 博客排名:第545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贾府是怎么过长假的

 

 贾府是怎么过长假的

 

“十一”长假将至,朋友圈里尽是各种旅游攻略,让人目不暇接。不过根据以往经验,假期出行极易拥堵,景区大多人满为患,事故时有发生。与其花钱买罪受,倒不如静下心来,悄悄进一次贾府,看看他们是怎么过节日的。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约1715-1762),出身官宦世家,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因创作这部伟大小说而名垂青史。那时候,中国虽有春节、清明、端午、中

分类:书海泛舟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要误会董妹妹

 

不要误会董妹妹

 

开学第一天,董卿妹妹又刷屏了。她这次刷屏,缘于她主持央视的开学第一课节目。

今年的开学第一课,时值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节目以国旗为主线,综合运用AR、5G等技术手段和演讲、朗诵、情景剧、游戏互动、第二课堂连线等表现形式,大力弘扬爱国精神,努力呈现一堂意义深刻、新颖生动、真挚感人的“电视公开课”,可谓美轮美奂。

这么美好的一堂课,

分类:时评八卦 | 评论:1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等你来摘桃

 

 

等你来摘桃

 

八月初,乐田小镇里的黄桃熟了。种植大户王总拍了许多图片,时不时发送到朋友圈,为自己的产品作宣传。新上市的黄桃金灿灿的,不仅个头大,而且吃起来又脆又甜,很吊吃货们的胃口。

据说,吃货是不分性别、年龄和地域的。像我,从小没有养成吃零食的习惯,平常也很少吃水果,因而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吃货,但乐田小镇出产的黄桃,还是深深地吸引着我。于是,在微信上与王总约好,带几个文

分类:秃笔涂鸦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另类七夕

 

 

另类七夕

 

仙女下凡遇愣青,两情相悦叛天廷。

设偷桥段堪卑鄙,隔望银河受苦刑。

喜鹊违章夜建桥,未婚先孕度良宵。

老牛犯了教唆罪,洗澡偷窥不可饶。

分类:旧诗俗词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1989,我的高考记忆

 

 1989,我的高考记忆

每当高考临近,记忆中的那根弦就会“咯嘣”一声,在脑海里久久回荡。在我的心底,1989年7月是漫长的,年年岁岁,任风吹雨打,总不能抹去。

那年的7月6日,父亲送我到县城参加高考。农村学生到县城考试,要么住旅社,要么投亲靠友。我家在城里没有亲戚,投亲当然无门。记得中考时和几个要好的同学住在一家国营旅社,夜里不够安静,彼此有些干扰。轮到高考,父亲担心旅社人多嘈杂,影响我休息,便央

分类:如烟梦忆 | 评论:3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南农事之六:耘田,正在消逝的乡村音符

 

 

九岁那年,家里贴出的春联是:“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我读二年级,虽认识这些字,明白其中意义,但不知道这是范成大的诗句,也不懂得对联要讲平仄对仗的道理。父亲在红纸上写下这两句话,贴在门上,大概是喜欢吧。

春联上提到的“夜绩麻”我没见过,耘田却是早早见识了的,也从事过几回。老家在江南圩区,雨水充沛,土壤肥沃,自古便是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田肥苗壮,也生杂草。杂草多了,就会挤占水稻的生长空间。因而,耘田是一项剔除杂草侵蚀,保护庄稼生长的农活。它既古老,又相对轻松,不像捞泥巴、挑圩那么累,但又不可或缺。那时候,除草剂还不知何物。人们清除稻田里的杂草,依靠的还是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方法。

耘田的工具主要有坞拢、刮护两种。

分类:秃笔涂鸦 | 评论:3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的大学梦

 

父亲的大学梦

 

父亲退休以后,最关心的事情莫过于高考了。

我家世代为农,秉承耕读传家的祖训,只是上溯七八代先人,也没有一个考取秀才。父亲喜欢读书,但初中毕业之际遭遇三年困难时期,没条件读高中,也就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这成了他人生的最大遗憾。

还算幸运的是,父亲回乡务农不久,就被推荐到隔壁公社的一个大队当会计,之后又

分类:秃笔涂鸦 | 评论:2 | 浏览:2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南农事之五:插秧琐记

江南农事之五:插秧琐记 

插秧,老家话叫栽田。在我从事过的诸多农活中,最拿手的要数插秧了,不仅早中晚稻都插过,而且插过很多很多次,速度也比我的两个姐姐快。

和其它农事一样,插秧之前也要做一些准备工作,比如将拔好的秧苗挑到水田里,均匀地撒开,然后拉上尼龙线,划定趟次。一根线团一般只拉一趟,长度不能短于田块,否则拉不到头,失去了意义。拉线团的原因,在于将趟与趟之间分隔开,避免发生随意性,造成秧苗行距不均衡,不仅看上去弯曲不平,也影响后期发蘖。拉线有讲究,需要确定好线与线之间的距离,也就是每趟田的宽度。在老家,一趟田宽三尺

分类:秃笔涂鸦 | 评论:3 | 浏览:4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游汉华园

 

 春游汉华园

春天里,阳光明媚,是踏青采风的好时节。我们坐车奔赴平铺镇寒塘村,与那里的汉华园来一次亲密接触。

汉华园是一家大型农场,方圆有两平方公里,里面栽植着许多种果树林木,春夏秋冬俱全,像“花果山”一样。我们走进园中,很快便被种类繁多的果木弄得晕头转向。记得几年前,我曾随诗词学会的朋友到这里游玩,恰逢梨花盛开,满园皆白,如香雪海,看得众人心潮澎湃。只是那次行迹匆匆,只览一角,未窥全豹,心里总不觉过瘾。此番重

分类:秃笔涂鸦 | 评论:1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南农事之四:耕田

江南农事之四:耕田

耕田也叫犁田。在拖拉机出现前,牛和犁是耕田的主要工具。很多时候,老家的人把耕田叫做“用牛”。比如有人问,某某干什么去了?如果回答说,他用牛去了,就等于说他耕田去了。

在我的记忆里,耕田一直是男人们干的活,妇女们沾不上边,即使到了生产队时期,男女平等早已实现,仍然看不到女人耕田。这是因为,耕田是重体力活,不仅需要熟练地驾驭耕牛,还需要足够的力气,把持好犁的平衡,并且能够灵活地转弯调头,使动作连贯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