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0451
  • 开博时间:2010-03-0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你能带我回家吗?

  
  文/远处的山影
  
  小林最终确定,妹妹就在眼前这家灯红酒绿的歌厅里坐台!
  这让他备受煎熬。一方面,他感到无比振奋,因为妹妹终于有了确切下落,这是他寻找十五年的结果;另一方面,他做梦也没想到,妹妹竟会混迹于风月场所,这又令他肝肠寸断。
  小林是个苦命的孩子,十岁时父亲死于矿难;一年后,母亲又带着年幼的妹妹远嫁他乡,再也没了音信。从那时起,找回离散骨肉,就成了他人生最大的愿望。
  如今,眼看自己的人生愿望就要实现,小林却退却了。他就像一个即将接受绞刑的犯人,长时间在歌厅的绞架前徘徊,始终不敢再向前迈出半步。歌厅里传出阵阵飘渺的歌声,就好像无数只猫咪在抓挠他的心。
  看到小林一直在门口踟蹰,歌厅里走出两位浓妆艳抹的女郎。
  “哟!大哥等什么呢?快进去吧!”其中一位卖弄着风骚,率先说道。
  “就是!我盯你半天了,别犹豫了。人生就要及时行乐嘛!进来吧!”另一位瘦点儿的也嗲声嗲气地劝他。
  听到这个声音,小林心里一紧,赶紧抬头看去。借着微弱的夜光,他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笑脸。
  小林一阵慌乱,但瞬间又恢复了正常。他不紧不慢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瘦点儿姑娘:
  “你是小云吗?请拿着这个,上面有我的电话!”
  “你……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姑娘大吃一惊,但本能地接过了小林的名片。
  小林没有回答,转身大步离去;歌厅里的歌声也被他甩在了身后。
  第二天,小林接到一条短信:
  “哥哥!你能带我回家吗?”
  小林的心碎了!
  
  (带标点、空格,共592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5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a71ef02a6f5bfbfb4a83738c05e560ca查看全文>>

致命一击——恩怨

  文/远处的山影
  
  经过二十年不间断地读经、浸润,她成了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她学会了原谅、宽容和爱人如己。她对他的仇恨,像初春的残冰一样在一点点消融。
  但那是怎样的仇恨啊!二十年前,因为邻里纠纷,他一怒之下杀死了她的丈夫。一个美满、甜蜜的小家庭,顷刻间毁于一旦;也彻底毁掉了她一生的幸福。而他最终因故意杀人被判了无期徒刑。
  她决定让他知道自己学会了宽容,已经不再恨他。
  于是她来到监狱,见到了尚在服刑的他。
  “知道吗?我已经信仰耶稣,懂得了宽容。我原谅你所有的罪失,希望你能振作起来,重新做人。”
  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听完她的话,他并没有任何的悔过、歉意或感激涕零,只是双手合十,微微垂首,淡淡说道:
  “我已皈依佛门,远离了尘世。施主说的前世恩怨,犹如过眼浮云,末学早已释怀。恳请施主好自为之!阿弥陀佛!”
  从监狱回来不久,她被人送进了精神病院。
  
  (369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02058&articleId=d0246d3735e682ba5a008104aa725c80查看全文>>

致命一击——到底怎么回事儿?

  
  文/远处的山影
  
  结婚五年后,他们离婚了。
  离婚的原因是妻子有了外遇。对此妻子毫不讳言:
  “我的心里已经有别人了,我要跟他离婚。”在离婚当天,妻子这样对婚姻调解处的工作人员说。
  丈夫受不了妻子不忠,俩人就离了。
  其实丈夫很清楚,妻子心中的人,是他多年的一个朋友。
  事实上这是一个交易。丈夫急需朋友的资金来挽救自己的公司;条件是将妻子让给他的朋友。
  为使整个过程看起来顺理成章、天衣无缝,他们就商量由朋友主动去追求妻子,丈夫则在暗中配合。
  一切进展顺利!丈夫如期拿到了朋友的资金,而朋友也如愿得到了妻子的芳心。
  就在丈夫和朋友打开香槟、弹冠相庆之时,警察找到了他们。
  “你涉嫌策划、参与离婚诈骗,请跟我们走一趟!”警察对丈夫说:
  “你的团伙,也就是你妻子,已经良心发现投案自首了,也请你配合调查,坦白交代。”
  原本已经醉意朦胧的丈夫和朋友,顿时酒醒了一大半。俩人满腹狐疑地相互看了看对方,几乎同时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儿?”
  
  (410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8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4054263a0e8a261668b7afd8a9059b42查看全文>>

致命一击——恩怨

  文/远处的山影
  
  经过二十年不间断地读经、浸润,她成了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她学会了原谅、宽容和爱人如己。她对他的仇恨,像初春的残冰一样在一点点消融。
  但那是怎样的仇恨啊!二十年前,因为邻里纠纷,他一怒之下杀死了她的丈夫。一个美满、甜蜜的小家庭,顷刻间毁于一旦;也彻底毁掉了她一生的幸福。而他最终因故意杀人被判了无期徒刑。
  她决定让他知道自己学会了宽容,已经不再恨他。
  于是她来到监狱,见到了尚在服刑的他。
  “知道吗?我已经信仰耶稣,懂得了宽容。我原谅你所有的罪失,希望你能振作起来,重新做人。”
  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听完她的话,他并没有任何的悔过、歉意或感激涕零,只是双手合十,微微垂首,淡淡说道:
  “我已皈依佛门,远离了尘世。施主说的前世恩怨,犹如过眼浮云,末学早已释怀。恳请施主好自为之!阿弥陀佛!”
  从监狱回来不久,她被人送进了精神病院。
  
  (369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b96fcc3f527d46742d69135dc8a343af查看全文>>

小说连载:那逝去的年华

  (这是俺最新构思的一部中篇小说,目前只写了前面几节,估计最后完成应该在7、8万字左右。之所以在这里边写边贴,是想得到各位老师的及时指点,以便能随时作出修改!
  即日起,山影将陆续在此贴出‘那逝去的年华’,争取一天一贴——周六、日休息——贴完为止。
  热忱欢迎老师们不吝提出自己的意见或建议,山影则表示由衷感谢!给大家鞠躬了!)
  
  1)
  上衣口袋里的手机一阵震动,正站在讲台上讲课的廖雯稍一愣神,旋即明白这是有人给她发来了短信。
  刚一下课,廖雯便迫不及待地掏出了手机,果然是一条短信:
  “廖雯,方便时请给我回个电话,有事儿!雅琳。”
  王雅琳是廖雯在师范大学读书时的同学。俩人当时不但同一个专业,而且还住在同一间宿舍。在一起整整四年的厮守,成就了她们这对闺中密友;以致到了今天,尽管生活在不同的城市,而且大学毕业都已经二十年了,但她们俩依旧亲密无间,无话不谈。
  顾不得洗洗手上的粉笔末,一回到办公室,廖雯便拨通了王雅琳的手机。
  “喂?廖雯吗?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咯咯!”
  还没等廖雯开口,电话里就传来了王雅琳快乐的笑声。
  “死丫头!又在捉弄人是不是?你能有什么好消息啊?”
  虽然俩人已届不惑,但对性格开朗、爱开玩笑的王雅琳,廖雯仍旧喜欢亲昵地骂她为“死丫头”。
  “咦?您老人家最近怎么疑神疑鬼的?是不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哈哈!”王雅琳不失本色,在电话里毫无顾忌地开着廖雯的玩笑。
  “死丫头!我就知道你秉性难易!呵呵!我被你捉弄得还少啊?快说什么好消息,不说我可挂了啊!”廖雯被她逗乐了,但嘴上却佯怒说道。
  “别、别!你这次可真冤枉我了!告诉你吧,你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回来了!”
  廖雯心里“咯噔”一下,脸上也收起了笑容,急忙问了一句:
  “你说谁?”
  “呵呵!你的表现跟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路辉,是路辉从美国回来了!”
  听到王雅琳嘴里蹦出“路辉”俩字,廖雯的胸口顿时似揣上了一只小兔子,“砰砰”地狂跳起来。
  “你……你听谁说的?你见到他了?”
  “昨天晚上方子明告诉我的。他刚回到省城,我还没来得及见到他。”
  方子明是王雅琳的丈夫,同时跟路辉一起,都是她俩大学时的同班同学。
  “他……他现在怎么样?过得好还吧?”廖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激动,淡淡地问了一句。
  “听子明说他在那边混得还不错。哦,对了!你猜猜他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我哪能猜得着?行了,别再给我卖关子了!赶紧把你知道的统统都讲出来吧!真要命,开玩笑也不分时候!”
  “怎么了?着急了?你当年淑女的矜持哪儿去了?哈哈!”
  “死丫头!你再气我,我……我真的不听了!快说!”
  “我现在特想看看你猴急的样子,嘿嘿!不逗你了,给你说了吧,今年是咱们毕业的第二十个年头;路辉现在回来,就是想趁今年的‘五一长假’,举办咱班毕业二十周年同学聚会。现在正跟方子明商量筹备呢。怎么样?这算不算是好消息啊?本来没打算这么早就告诉你,想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的。唉!都赖我心太软,有啥好事儿首先都想着你;可你倒好,不但不领情,还骂了人家一个狗血喷头!简直不识好歹,哼!郁闷死了。”
  这回轮到王雅琳假装生气了。
  
  (待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1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9156df2c18343334e6273b7fdc4444c6查看全文>>

挣扎的灵魂(闪小说)

  随着救护车凄厉的叫声,我被紧急送入医院的抢救室。
  似蝴蝶蜕变,我慢慢从僵死的躯壳里析出;然后又如一丝轻烟,缓缓升腾,并最终附着在抢救室的天花板上。
  我轻蔑地俯瞰着下边为一个躯壳而不停忙碌的白色小人儿们,冷冷说道:
  “我决计去寻找真正的自由,你们的努力都是枉然。不要再蠢了!”
  可惜我的话他们什么也听不见,依旧忙碌着。
  一股力量突然抓住了我,我顺从地撇下他们兀自一人轻轻飘离了天花板;然后是抢救室、医院……渐渐地,地球在我身后也化成了一个蓝色的亮点。一切都完全消失了。
  我彻底自由了!我在空旷的空间无拘无束地四处飘荡。这里没有痛苦,没有刻薄,没有嫉妒,没有傲慢!我好自在、好畅快;一种前所未有的释放充满了我。我放声大喊:
  “我自由了!我终于自由了!哈哈哈!”
  ……
  然而四周一片空洞,没有回音、没有回应,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更不知道将会去向何方。我开始害怕,开始懊悔。难道这就是死亡吗?我真的死了吗?巨大的恐惧刹那间攫取了我,我猛烈挣扎起来:
  “这不是我要的!我不要这样的自由!不要……”
  于是那股力量又抓住了我。我奋力挣扎但摆脱不了它的控制,只好闭上双眼,任凭它带着我飞翔。
  我感到越来越快!浑身发热、眼皮发亮。终于,耳边传来了呼呼的风声。
  我鼓足勇气睁开了双眼,一圈白衣天使正在低头围着我看。
  “他醒过来了!”有人兴奋地喊道。
  然后他们又是一阵忙碌。我又听见有人高喊:
  “刚才自杀的那个,被抢救过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db7805f22a148f52c1f021da61289719查看全文>>

从鹦鹉到水牛的蜕变(闪小说)

  民风淳朴的古龙镇最近发生了一件奇事儿,人们纷纷传言,老王家养的一头水牛竟会开口讲话。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迅速传遍全镇。最终传到了镇长耳朵里:
  “水牛会说话?真是天下奇闻!”
  既怀疑又兴奋,镇长决定前往看个究竟。
  见镇长大驾光临,老王不敢隐瞒,哆嗦着说出了实情:
  “俺……俺养了一只鹦鹉叫水牛,前几天刚学会讲几句人话。嘿嘿!您……您看这事儿闹的,都……都是谣传,谣传呐!”
  “鹦鹉能说话也很稀奇嘛。”镇长没怪罪老王,反而安慰他。
  第二天,老王家来了一支建筑队。自带原料、工具,还没等老王弄明白怎么回事儿,便不由分说、叮叮咣咣地干起活来。
  老王赶紧上前阻止:
  “弄错了吧?我没请你们过来干活啊?”
  “你问镇长去!是他派我们来的,我们只管干活!”
  听到“镇长”俩字,老王立刻蔫了,只得无奈地看着这帮人在自己的家里大兴土木。
  不到一天工夫,老王家便矗起一间漂亮的牛棚。其高大、恢弘,直逼老王家的五间大瓦房。
  牛棚门口尚立了一块牌子:水牛讲话处。镇长传下话来,让老王把鹦鹉悬挂于牛棚中央。
  从此老王家就再也没有清净过。
  不单他家,整个古龙镇也都跟着热闹起来了。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只为一睹会说话的水牛。
  古龙镇的经济状况也为之一变;由年前的经济贫困乡,到年尾一跃成了全县的旅游示范镇。
  终于惊动了市里的报社记者前来采访。
  若干天后,本市第一大报发表通讯,大标题:从鹦鹉到水牛的蜕变;副标题:记古龙镇镇长暨古龙镇经济发展启示。
  
  
  作者:远处的山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9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87bce07e6356b6b9ae80fcd45d99572d查看全文>>

微笑(修改版)

  二十年前,我还是一名年青的公交司机,每天都要驾驶公共汽车沿着固定的线路跑上几个来回。周围的景物对我来说早已熟视无睹,甚至有些麻木,直到后来一个小小报亭的出现。
  就在安定门公交车站的旁边,不知何时建起了一个小报亭。一个平常的早晨,我将公交车停靠在安定门站;趁乘客上下车的工夫,很自然地在车上往下欣赏着报亭里一个漂亮女孩儿忙碌的身姿。她猛然抬头,四目相对令我有些尴尬,但她却冲我莞尔一笑,笑容里充满了宽容。
  后来,我渐渐习惯于在安定门站看到她甜美的笑脸;如果她正忙,我会看似无意地在车站多磨蹭一会儿,直到她出现并送上微笑。慢慢地,我们之间便形成了一种默契:每到安定门站,我会极短促地鸣一声喇叭,她便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并送上甜甜的、灿烂的微笑;自然地,她也会得到我回敬的笑脸。
  这样的时光大概过了一年。由于道路改造,我所行驶的公交线路临时该线,要绕行安定门站一周时间。当一周后我再回到原来线路时,小报亭却一连几天房门紧锁!
  后来我病了,住进了医院。
  在医院,护士小刘找到我:
  “你认识李洁吗?”
  我茫然摇了摇头。
  “就是在安定门报亭……”
  “啊!是她?她……她在哪里?”
  “瞧你猴急猴急的!老实坦白,是不是因为她病的?”她强忍着没笑出声。
  “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大惊。
  “保密!前几天报亭关门,是她在考验你呢!不过,你及格了!这是她的信,自己看吧!”
  李洁就是我的老婆。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但那甜美的微笑却始终在伴随着我,直到永远!
  
  
  
  
  
  文/远处的山影
  初稿于2010年10月
  修改于2011年3月29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7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02058&articleId=b9b0621524af392389d044846dcddbea查看全文>>

微笑(闪小说)

  二十年前,我还是一名年青的公交司机,每天都要驾驶公共汽车沿着固定的线路跑上几个来回。周围的景物对我来说早已熟视无睹,甚至有些麻木,直到后来一个小小报亭的出现。
  就在安定门公交车站的旁边,不知何时建起了一个小报亭。一个平常的早晨,我将公交车停靠在安定门站;趁乘客上下车的工夫,很自然地在车上往下欣赏着报亭里一个漂亮女孩儿忙碌的身姿。她猛然抬头,四目相对令我有些尴尬,但她却冲我莞尔一笑,笑容里充满了宽容。
  后来,我渐渐习惯于在安定门站看到她甜美的笑脸;如果她正忙,我会看似无意地在车站多磨蹭一会儿,直到她出现并送上微笑。慢慢地,我们之间便形成了一种默契:每到安定门站,我会极短促地鸣一声喇叭,她便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并送上甜甜的、灿烂的微笑;自然地,她也会得到我回敬的笑脸。
  这样的时光大概过了一年。由于道路改造,我所行驶的公交线路临时该线,要绕行安定门站一周时间。当一周后我再回到原来线路时,小报亭却一连几天房门紧锁!
  后来我病了,住进了医院。
  在医院,护士小刘找到我:
  “你认识李洁吗?”
  我茫然摇了摇头。
  “就是在安定门报亭……”
  “啊!是她?她……她在哪里?”
  “瞧你猴急猴急的!老实坦白,是不是因为她病的?”她强忍着没笑出声。
  “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大惊。
  “保密!前几天报亭关门,是她在考验你呢!不过,你及格了!这是她的信,自己看吧!”
  李洁就是我的老婆。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但那甜美的微笑却始终在伴随着我,直到永远!
  
  
  
  
  文/远处的山影
  初稿于2010年10月
  修改于2011年3月29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18289dd826fafbbe0e246c7b775c6901查看全文>>

为了爱(闪小说)

  我是市中心医院的产科主任,一天到晚都在跟孕妇打交道。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很配合,但也有个别的,会时不时提出一些无理要求, 常常让大家哭笑不得。
  眼下,就有一位才六个月的孕妇一直在缠着我,非要提前做剖腹产。
  走廊里,她再次堵住了我。
  “我跟你说过了,不行!像你这么早就做剖腹产,不但胎儿难保,就连大人也会有生命危险!”我断然拒绝了。
  根据我的经验,对这种胡搅蛮缠的要求,拒绝地越干脆,效果就越好。
  果不其然,见我的态度如此坚决,孕妇只是张了张嘴;但一双乞怜的眼神,却一直在眼巴巴地望着我。
  那是一种令人无法释怀的眼神!看得我竟有些心慌意乱。我赶紧将目光移开:
  “胎儿发育要有个过程,瓜熟蒂落嘛,别着急!我还有别的事儿。”
  我没敢再看她的双眼,低着头匆匆走开了。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我有些忐忑,一直在琢磨她想提前生产的原因。但想来想去,也没个头绪。无论如何,拒绝她这么早就做剖腹产,也是对她和胎儿负责。于是我释然了许多,渐渐就把她淡忘了。
  但仅过一周,孕妇又找到了我:
  “主任!您就提前给我做了吧!我实在等不及了!”
  说着话,她竟“扑通”一声直挺挺跪在了我面前。
  我赶紧将其搀起:
  “干什么啊?有话好好说!”
  孕妇顺势站了起来,却泪流满面:
  “我老公肝硬化晚期,医生说他只剩下一个月时间了!我不能让他没见着孩子就这样走啊!哇……”她撕肝裂肺般地大哭起来。
  我猛然一震!稍加思索,便指着孕妇大声喊道:
  “护士长!马上给她安排床位!”
  
  
  
  
  远处的山影
  2011年3月29日 初稿于北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0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41de638df287b4b5ce7409ec0344d8e5查看全文>>
共12页/11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