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0449
  • 开博时间:2010-03-0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夏庄村的变迁(寓言体小小说)

  文/山影
  
  夏庄村背靠葱郁的群山,村口又有两条大河缓缓流过;依山傍水、得天独厚,多少年来一直都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周边的村民凡提起夏庄,无不充满敬仰;而外村的大姑娘,更是把嫁到夏庄来作为自己人生的一大目标。
    眼前的浮华,也激发出夏庄人巨大的优越感。经过多少代的沉积,这种可怕的优越感慢慢就把夏庄推到了骄傲的巅峰。
    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的观念也在不断变化着。夏庄周边的邻村穷则思变,开始逐渐厌倦土里刨食式的农业生产,纷纷转向效率较高的多种经营。而骄傲的夏庄人却仍在依托自身的优越条件,简单重复着先人们做过的一切。
    终于有一天,夏庄人发现他们不再受人尊重了!外村的大姑娘也不愿再嫁到他们夏庄了。这引起夏庄村一次又一次强烈的“地震”。
    夏庄的村民把他们眼前的尴尬,都归罪于当时的村领导班子,于是通过村民大会很坚决地罢免了他们。又经过多轮沸沸扬扬的竞选,大家终于选出了一位老村长。他们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老村长身上,盼着他能带领夏庄走出泥淖,恢复昔日的富足和荣耀。
    老村长德高望重,尽管个头不高,但眼光高远。他很清楚夏庄目前的尴尬在于固步自封;所以甫一上任,便亲自跑到几个搞得不错的邻村做调研。
    经过反复调查和认真思考,老村长果然发现了一个秘密。
    原来,邻近的几个村子为能迅速摆脱贫穷,纷纷引进优良马种,搞起了运输生意。这种优良的马匹不同于他们的本地马,不但模样长得很像非洲的斑马,更重要的是吃得少、耐力足,并且还很结实,不会轻易生病;远不像本地的马那样又懒又馋又娇气。
    邻村正是靠着这些优良的马种,红红火火搞起了山货运输;只用短短几年时间,便纷纷发达起来。
    老村长看在眼里,心中却暗暗着急。因为他知道,夏庄的村民们似乎一个个都有着与生俱来的骄傲,要让他们换掉自己用了无数代的马种,简直比登天还要难!但这确实又是夏庄走出目前困局的唯一道路,所以事情再难也得办下去。
    于是老村长召集全体村民开会。在会上,他向村民们宣布了自己换马的想法。
    果不其然,老村长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大家积极响应;非但如此,一个叫左老大的村民,更是在会上公然向他提出挑战:
    “咱们村祖祖辈辈都用这种马;先人们也正是靠着它创造了夏庄过去的荣耀。你现在提出让我们换马,是何用心?你让我们将来怎么去跟祖先交代?”
    “对!左老大说得对,你有何居心?”
    “是啊!是这么个道理,你让我们怎么向先人们交代?”
    “……”
    在左老大的策动下,左氏家族的人也都纷纷站起来向老村长发难。
    左家在夏庄是个大户,历来都人丁兴旺,势力很大,祖上曾出过好多任村长;而上一届村长就恰恰正是这个左老大的本家长辈。
    老村长很明白,当初这个左老大对自己当村长本来就持反对态度,现在出头煽动他的族人来反对自己,一点也不奇怪。
    所以老村长面对他们的集体发难并不在乎,只是嘿嘿一笑,对大家说道:
    “我也就是一个想法。今天让大家来开会的目的,是想讨论一下我的这个想法能不能行得通,并没有立刻让大家换马意思。既然大家都不支持,我看也就算了,以后慢慢再说吧。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儿,散会!”
    会后,老村长并没死心;一连几天,他都在琢磨怎样才能使村民们快速接受他换马的想法。慢慢地,一个别具匠心的计划在老村长的大脑里成熟起来。
    又过了几天,老村长买来了几桶白色的油漆。到了晚上,当白天的喧嚣渐渐归于沉寂,劳作了一天的村民也都纷纷进入了梦乡,老村长拎着几桶油漆悄悄地出了家门。
    第二天一大早,夏庄的村民们惊奇地发现,他们的马在一夜之间竟都变成了邻村“斑马”的模样。
    “这谁干的?”
    “谁把咱们的马换成了‘斑马’了?”
    “这也忒胆大了吧!”
    “……”
    村民们义愤填膺,纷纷相互责问。
    “还会有谁这么大胆啊?肯定是村长呗!”左老大在一旁煽风点火。
    “就是就是!”
    “对!只有他才敢这样干!”
    “走!找他说理去!”
    “……”
    村民们一窝蜂似地涌进老村长家;其中左家的几个后生,愣是将老村长从被窝里生生给拽了出来。
    “说!为什么不经我们同意就换我们的马?”左老大代表大家质问老村长。
    “嗐!你们都想哪儿去了!我怎么能随便换你们的马呢?你们回去看看吧,是我拿油漆把你们的马化成了‘斑马’模样。我画着玩儿呢,没换你们的马!呵呵!”老村长打着哈欠,伸伸懒腰给大家解释。
    有村民腿脚快,回去一看果然如此,就跑回来招呼大家:
    “是画上去的!村长画着玩儿呢,马没换。没事了,都回去吧!”
    “哦!原来是村长画着玩儿呢,呵呵!”
    “我就说嘛,村长怎么可能随便换咱们的马呢!”
    “哈哈!村长玩儿心挺大,老顽童一个嘛!”
    “嘻嘻!就是就是!”
    “……”
    听说马没换,大家便嘁嘁喳喳,一哄而散。
    从那儿以后,老村长几乎天天晚上出来画马。
    刚开始,还有人在早上检查一下自己的马是不是被老村长真的换掉了,但时间一长,村民们渐渐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看到大家已经习惯了自己画马,在一天晚上,老村长终于将夏庄村全部的马,真的悄悄都换成了邻村的“斑马”!
    这样一来,夏庄村的经济慢慢好起来了。村里的几个年轻人,竟也开始效仿邻村,套上马车做起了运输生意。人们的腰包渐渐鼓起来了。
    突然有一天,左老大发现他的马真的变成了“斑马”,便站在村口高喊:
    “村民们,咱们都上当了!村长真的把咱们的马都换成‘斑马’了!大家都快去找他说理啊!”
    但村民们似乎患了集体耳聋,任凭左老大如何高声,都仿佛没听见一般,没一个站出来响应他的。
    左老大气得咬牙切齿:
    “行!算你狠!咱们走着瞧,有你哭的一天!”
  但老村长没有等到自己哭的那天。正当夏庄人甩开膀子大干快上,准备用最短时间赶上邻村时,老村长驾鹤西行了。
    老村长去世后的数年里,他换的一批“斑马”依然在发挥巨大作用,夏庄村的形势仍然不错。
    然而眼下的夏庄,正面临新一届村委会选举;老村长换的一茬子“斑马”也正在渐渐老去,夏庄正在经受新一轮考验。因为在夏庄村,左家的势力仍然很强大,左老大已经或明或暗地发出信息,要参加新一届村长的竞选。
    没准,老村长哭的一天真的要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66671&articleId=e7c68ba505ace309b4e46d034ab264c7查看全文>>

罗伯特教授

  文/山影
  
  几年前,我还在美国攻读教育学硕士。我的导师罗伯特先生,不但学识渊博、风趣幽默,而且还是全院公认的、最具人格魅力的教授,深受大家爱戴。
  在一次单独辅导时,罗伯特教授对我讲起了教育的本质。
  “我们常说‘教育能给人类带来光明’,这句话并不完全正确。”罗伯特对我说道:
  “因为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生都处在深深的黑暗里。他们甚至到死,也没能看到光明。”
  见我一脸茫然,罗伯特继续启发道:
  “我这里说的光明,是指智慧的人生。教育的实质并不只是为传递知识,而是要让人生活在光明中,拥有一个智慧人生。”
  “智慧……人生?”我凝望教授,小声嗫嚅道。
  “对!智慧人生!知识不等于智慧。但很不幸,当今很多人都正在学习如何获得财富、如何攫取权柄。在这些人眼中,知识要么等于财富,要么等于权力。说严重些,这其实是对教育的亵渎,是一种功利行为。在这种思想驱使下,很难想象,渊博的知识会给人们带来智慧人生。”
  “那怎样的教育才能使人们拥有智慧人生呢?”
  “这是个方法问题。谈到教育,人们普遍还存在一个误区,总认为施教者应该具有更多的知识和更高的修养。其实这些都无足轻重,教育者的方法或许更重要。”
  罗伯特说到这里,意味深长地望着我,似乎是在等待我的认可。
  但我愧疚地笑着摇摇头,避开他的目光:
  “对不起!教授!我还是不大明白……”
  “那我给你举个例子吧。”
  看我仍不开窍,罗伯特索性给我讲起了故事:
  四十多年前,美国突然爆发“嬉皮士运动”,大批大批的年轻人似乎在一夜之间全都叛逆起来。他们以蔑视传统、背离道德为时尚,开始了疯狂生活。一个来自中产家庭的小伙子,也加入他们其中。
  在一家快餐店,一位穿着考究的女士走进来,坐在了正在用餐的小伙子身旁。她微笑着跟小伙子打过招呼,然后举起随身携带的挎包,对他说:
  “先生!您能帮我看一下我的包吗?我想去趟洗手间。”
  小伙子点头答应,女士就把挎包放在座椅上转身离去。
  那是一个非常精致的真皮挎包,单挎包本身就价格不菲;何况它的主人看起来很有钱,说不定里面会有一个鼓鼓的钱包,然后是成沓的现金、信用卡……更重要的是,这个挎包日后必定会成为他的“战利品”,而受到同伴羡慕。
  小伙子明显开始受到煎熬。经过一番激烈挣扎,“嬉皮士”的叛逆精神渐渐占据上风。他终于按耐不住,悄然站起身,拿起挎包飞身冲出了快餐店。
  但令他很失望,挎包里空空荡荡,并没有成沓的现金和信用卡,惟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亲爱的孩子:
  我多么希望你不会看到这张字条!
  年轻人张扬自己的个性是应该的,也是必要的,但我们需要用智慧来分辨正确和错误。这对我们整个人生都至关重要!
  除了耶稣,有哪个年轻人不犯错误呢?所以没关系,一切都来得及。请把此包送到市民服务中心,你必将会享受到诚实所带来的巨大乐趣和成就感。
  
  一位“嬉皮士”的妈妈
  
  小伙子受到感动,就按字条上说的,把挎包交到了市民服务中心。
  但他没料到,那位女士竟是他们的市长!小伙子无意中参与了市政府的挽救“嬉皮士”行动——凡将挎包交回的年轻人,后来均被市政府授予“诚实市民”荣誉称号。
  据说当时市政府的这个行动,拯救了一大批“嬉皮士”;并使该市的“嬉皮士”现象日渐式微,成为美国当时一个小小的奇迹。市长也因此受到了总统嘉奖。
  “那个市长,包括整个市政府,也许根本不懂教育,但他们的方法却挽救了无数个灵魂。因为他们始终清楚他们的目的,只是让人远离黑暗、走向光明;除此以外,再没有别的企图。这才是好的教育。”罗伯特讲完故事后,总结道。
  “太好了!教授!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的故事很精彩,我会牢记一生。”我兴奋地赞赏他。
  教授也兴奋起来:
  “很高兴听到你这样说。那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故事中的小伙子现在就在你面前,只是大家今天都叫他‘罗伯特教授’!呵呵!”
  
  
  
  
  
  远处的山影
  2011年9月6日 于北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6e736cead6b36dc5de0c54fffbc0d7dc查看全文>>

挣扎的灵魂

  文/山影
  
  三年前,我大学毕业,被一家境外公司顺利录用,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一切都很完美。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薪酬待遇,我都非常满意。我的生活里一度只有阳光和笑声,幸福的日子似乎无边无际。
  然而就在我张开双臂,尽情享受属于我的快乐时,一场巨大的人生灾难,突然降临在我头上。
  我从小患有血小板偏低症,虽然不是什么大毛病,但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去医院输血,以补充血小板数量。在一次输血时,一个该被咒诅的血库人员,给了我一瓶艾滋病人的血。
  我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尽管医院和玩忽职守者受到了应有惩罚,但阳光和笑声从此退出我的生活,取而代之的是痛苦和绝望。
  当然,比痛苦和绝望更令人绝望的,是周围的冷眼和刻薄。自从感染上艾滋病,我不仅丢了工作,而且简直就成了瘟疫;邻居开始躲着我走,朋友、同学也纷纷离我而去。
  人是群居动物,彼此交流是一种动物本能。如果一个人被剥夺了与人交流的权力,那他毋宁去死。
  于是我自杀了。
  伴随着救护车凄厉的叫声,我被紧急送进了医院抢救室。
  似蝴蝶蜕变,我慢慢从僵死的躯壳里析出;然后又如一缕轻烟,缓缓升腾,最终附着在抢救室的天花板上。
  下面,一群白色小人儿正在为一个躯壳而忙碌不堪;我轻蔑地俯瞰着,冷冷说道:
  “我已厌倦刻薄,决计去寻求解脱。你们别再徒劳了!”
  可惜他们听不见我的话,依旧忙碌着。
  一股力量突然抓住了我,我顺从地撇下他们兀自一人轻轻飘离天花板;然后是抢救室、医院……渐渐地,地球在我身后也化成了一个蓝色的亮点。一切都完全消失了。
  我彻底自由了,在空旷的空间无拘无束地四处飘荡。这里没有尖刻、没有白眼、没有痛苦!我好自在、好畅快;一种前所未有的释放充满了我。我放声大喊:
  “我解脱了!终于解脱了!哈哈!”
  ……
  然而四周一片空洞,没有回音、没有回应,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更不知道将会去向何方。我开始害怕:难道这就是死亡?我真的死了吗?巨大的恐惧刹那间攫住了我,我开始猛烈挣扎:
  “这不是我要的!我不要这样的解脱!不要……”
  那股力量又过来控制住我。我奋力挣扎但始终摆脱不掉,只好闭上双眼,任凭它带着我飞翔。
  我感到越来越快!浑身发热、眼皮发亮。终于,耳边又传来呼呼的风声。
  我费尽全力睁开双眼,一圈白衣天使正低头看着我。
  “醒过来了!”有人兴奋地喊道。
  然后他们又是一阵忙碌。
  我又听见有人高喊:
  “刚才自杀的那个艾滋病,被抢救过来了!”
  我知道,痛苦又开始了!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8月31日  于北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8544b99c3628e5b596f7adab209ce13f查看全文>>

北漂!北漂?

  文/山影
  
  近年来,“傻根”效应持续发酵,刺激各地的俊男靓女纷纷来到北京,效仿王宝强加入“北漂一族”。小马便是其中之一。
  小马英俊、刚毅,颇有些男子汉气概,又刚从一家搏击学校毕业;在周围眼中,无论是自然条件,还是内涵休养,都比王宝强更胜一筹。小马也很以为然,所以一跨出校门,便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决然地只身闯进北京。
  在北京的北三环中路,小马找到一间破旧出租屋临时安下窝,就和所有“北漂”一样,开始了北影门口的蹲守。
  第一天来到北影,小马不禁暗吃一惊。早上七点刚过,这里便聚集起一大帮男女。他们或站、或坐、或蹲,三三两两地一起聊着、笑着、呆着。大家外表看似淡定,但飘忽的眼神告诉人们,他们正时刻关注着周围的一切。
  小马怯怯地走过去加入其中。一个年龄不比他大多少的帅气男孩儿,走近他搭讪道:
  “新来的?”
  “你……你怎么知道?”小马有些吃惊。
  “喏?看到了吧?”男孩儿伸开手臂四周一划拉,继续说:
  “周围基本上都脸熟,就你这么个生面孔当然很显眼了。呵呵!怎么?想当明星?”
  “没……没敢想,只是想戏演。” 小马脸一红,腼腆地摇摇头。
  “拉倒吧!像你我这样的,哪个来这里不是想当王宝强第二?”
  “看来你在这儿很长时间了。怎么样?有成绩吗?”
  “怎么说呢?拍过几部电影,但都是群众,没台词,算不上特约演员。”
  “这儿平时都这么多人吗?”
  “听说以前没这么多人,自从有了王宝强,这儿的人才多起来。没听人说嘛,‘北影出了个傻根,就来了群傻帽!’呵呵!”男孩儿自嘲地笑起来。
  小马也笑了,初到的拘谨随之消失殆尽。他掏出一份报纸,分给男孩儿一张,然后低头把它们铺在马路边,坐了上去。男孩儿也跟着摊开报纸,坐在了他身边。
  小马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熟练地弹出两颗,先递给男孩儿一根,自己也“吧唧”叼了一颗;然后掏出打火机,一边给男孩儿点着,一边说:
  “哥们儿初来乍到,请以后多关照。”
  “好说!都是出来混的,相互照应是应该的。”男孩儿借小马的火点着烟,深吸一口,接着说:
  “大家来自全国各地,年龄、长相也五花八门,但来这儿的目的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演戏。所以这里慢慢就形成了一个圈子。圈子里的人大概可以分成三类,像你我这样的人数最多,基本上全是奔一夜成名来的,应该算第一类;那帮老头老太太纯粹在家闲得无聊,来这儿只为过把戏瘾,算是第二类;还有一类就是所谓的‘戏头’,仗着跟剧组有些联系,就做掮客,里外通吃。这类人在这儿人数最少,但能量最大,不能轻易得罪他们的。”
  “哟!这么复杂呢!”
  “还有呢!除了上面的,这儿还有一种人,就是骗子!”
  “骗子?”
  “对!他们往往冒充导演或副导演,专门干一些骗色的勾当。当然,这些人的目标都是女生,跟咱们关系不大。”
  俩人正聊得起劲儿,一位步态优雅、穿着考究、留着一脸大胡子的中年人,径直朝他俩走来。他走到他们面前,用手一指小马:
  “你!想演戏吗?”
  小马急忙站起身,点点头:
  “……想!”
  “我正在拍摄一部爱情题材的影片,但男二号演员突然病了。我刚才一直在观察你,觉得你的气质很适合扮演男二号。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试试镜头啊?”
  小马一下子懵了,站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并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男孩儿。
  男孩儿也赶紧站起来,拍着小马的肩膀微笑道:
  “好事儿啊!犹豫什么?快答应吧!说不定你就是第二个王宝强呢!呵呵!”
  周围的人也纷纷聚拢过来,眼睛里都放射着羡慕的光芒,七嘴八舌地议论道:
  “小伙子运气真好!”
  “就是!”
  “赶紧答应吧!”
  “……”
  “我……我愿意!”小马终于缓过神来。
  不知是谁带头鼓起了巴掌,现场顿时掌声一片,仿佛站在他们面前的已不再是小马,而是又一个王宝强。
  掌声中,小马随大胡子离开北影门口,来到附近一家咖啡屋。
  俩人找到一个僻静的位置,并肩坐了下来。大胡子点好咖啡、饮料,便开始跟小马攀谈:
  “做演员很辛苦,要有付出的。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只要能演戏,我什么苦都能吃!”
  “很好!相信你一定能成为出色的演员。但光靠吃苦是远远不够的,演员必须学会领悟导演意图,并自觉服从导演意志。”
  “服从?意志?”
  小马有些不解,茫然地看着大胡子。
  “对!意志!给你举个例子吧。假如我是女导演,今晚要与你一起开房,你也必须顺从,不能拒绝的。这就叫自觉服从导演意志!”见小马有些不开窍,大胡子启发道。
  “呵呵!您可真幽默!”小马被逗乐了。
  “我不是在跟你谈幽默,而是在培养你的基本功。算了,你不可能一下子全明白的!这样吧,今晚你不要安排别的事情,跟我一起去酒店开间房,我好好教教你怎么服从导演意志。”
  大胡子说着,便伸出毛茸茸的手,开始在小马后背上不停摩挲。
  小马这次完全理解了。但他并没有惊慌,而是轻轻摆脱抚摸,淡淡说道:
  “好吧!但我晚上怎么找你呢?”
  大胡子不慌不忙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小马:
  “上面有我的手机,晚上你给我打电话吧。”
  “好的!那……那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晚上联系你。”说完,不等大胡子有所反应,小马“霍”地站起身,拔腿逃出了咖啡屋。
  第二天一早,小马在北影门口又见到了昨天的男孩儿。
  “咦?你怎么又来了?昨天没去试镜头?”男孩儿有些惊诧。
  小马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
  “除了昨天你说的那几种人,我发现这里还有另外一种:同志!哈哈!”
  “哈哈!”男孩儿也大笑起来。
  俩人笑得正前仰后合时,笑声却戛然而止。因为他们同时发现,昨天的那个大胡子再次向他俩走来。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8月30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159b0eeff894bbee65943845cb86d82a查看全文>>

劝赌Ⅱ——《劝赌》前传

  文/远处的山影
  
  老刑的老婆上周带着儿子再次离家出走。老刑明白,这次老婆是在玩儿真的了。
  在周围人眼中,老刑仗义、善良,是个好人;可就有一样,好赌。
  因为赌博,老刑输得家徒四壁,甚至最后连工作也丢了。老婆为劝其戒赌,可谓费尽心机、苦口婆心,到后来更是闹得家无宁日;亲戚、朋友也没少在他身上费口舌。但就像吸毒一样,一旦赌上了瘾,想真正戒掉是很难的。所以十几年来,任凭风吹浪打,老刑始终没能改掉嗜赌的毛病。
  老婆这次出走深深震动了老刑。他发誓今后决不再赌,并想以此来感化绝望的老婆。
  然而自从染上赌瘾,老刑就再没了别的爱好,朋友也越来越少。所以一连数日,他只得无所事事地呆在家中。面对四周空荡荡的墙壁,无聊和空虚就像一群蚂蚁慢慢爬进他的心窝,并开始噬啮他的灵魂。
  终于,他在家坐不下去了,鬼使神差般又来到赌场。
  赌台上,一个外表俊朗的年轻人正在下注。他聚精会神、一丝不苟的神态令老刑不禁驻足。老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多好的小伙子啊!真可惜了!要是把这股劲儿用在别处,肯定能成就一番事业的。”
  老刑心里嘀咕一句,一阵恻隐同时涌上心头;他感到自己应该帮帮眼前的这位年轻人。
  于是老刑顺势坐在小伙子身边,搭讪道:
  “我来跟你赌一把,怎么样?”
  小伙子止住动作,上下打量一眼老刑:
  “没问题!凡来这儿的都是同好,大家一起玩儿嘛!”小伙子看起来很老道。
  不光说话老道,小伙子的赌技也十分了得。工夫不大,老刑身上不多的赌资便被他全赢了去。
  “不玩了!”老刑站起身:
  “后生可畏!玩儿不过你们了。只是说句心里话,如果能把功夫用在正经地方,你肯定会更出色!”
  “哈哈!老兄别这样讲嘛,人生不就是一场赌局吗?既然咱们能在这儿相逢,想必老兄是不会反对我的话的。您慢走,恕不相送!”
  老刑这才意识到自己仍身在赌场,便把嘴边的劝诫咽了回去,转身匆匆离开。
  回到家中,老刑异常烦闷,诅咒自己不该违反誓言,再去赌场;同时,开始对自己能否真正戒掉毒瘾,产生深深怀疑。这种怀疑令他痛苦、令他绝望,更要命的是经过内心一级级不断放大,最终竟令他完全否定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生活是美好的,人生是多彩的;但要是自己的存在只能给别人带来痛苦和灾难,那活着究竟还有什么意义呢?
  一旦下定决心,就必须马上行动;这是老刑多年的赌博经验。于是他翻箱倒柜,找到自己藏匿已久的一把手枪。但就在他对准自己扣动扳机的一刹那,犹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他突然感到自己应该死得有些意义。
  想来想去,老刑想到了赌场里的那个年轻人。一个计划渐渐在他大脑里成形。
  老刑在家找到一枚赌场的筹码——那样的筹码乍一看很像硬币,但两面的图案一样,都印着数字——装进口袋,并带着手枪再次来到赌场。小伙子仍全神贯注地坐在赌台前,没有发现老邢到来。老刑找到一个僻静角落,紧紧盯住了他。
  傍晚时分,他终于结束下注,起身离开赌台,走出赌场。老刑赶紧跟了过去。
  小伙子没回家,而是径直来到附近的一家酒吧。看来这个年轻人不单是个赌徒,同时还是酒鬼;如果能用自己的生命挽救这样一个灵魂,当然更不失为一件有意义的事儿。
  老刑这样琢磨着,就也想走进酒吧。但他摸摸空空的口袋,只好放弃这个念头,在酒吧门口猫了起来。
  凌晨两点,小伙子终于踉踉跄跄走出酒吧。他来到街边,摇晃着身体像是在努力辨认方向;好大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迈开了脚步。老刑不慌不忙地跟在他身后。
  走过两个路口,小伙子似乎发现了老刑,便加快脚步;老刑急忙跟上。紧接着他又放缓了步伐,老刑也只得慢下来。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小伙子在验证自己是否被跟踪,看来必须要尽快行动了。
  又过了两条街道,老刑看到越来越偏僻,正打算动手时,小伙子猛然奔跑起来,并迅速转过弯不见了踪影。这可急坏了老刑,他赶紧奔跑过去。
  他刚跑过转弯处,就听身后一声大喝:
  “站住!”
  老刑立刻停下脚步,转过脸看着小伙子;同时掏出手枪,也对准了他。
  小伙子明显有些胆怯,但还是对老刑说道:
  “想打劫吗?那你恐怕是选错对象了!我跟你一样,也是个穷光蛋。”
  “闭嘴!”老刑低吼一句,走近小伙子。
  小伙子仔细一看,顿时大笑起来:
  “哈哈!原来是你老兄!怎么?想要回输给我的钱?但不凑巧,我已经把它们全给了酒吧老板。要不咱俩一起去找他再要回来?”
  “少废话!”
  老刑说着,左手变戏法似地掏出一枚硬币,举到小伙子面前一晃,继续说:
  “我在酒吧门口等你一晚上了,让咱们接着白天继续赌下去。这是一枚硬币,我往上抛起,如果正面落地就算你赢;背面则算你输。怎么样?公平吧?”
  “赌什么?你……你在白天好像已经把钱全输给我了,拿……拿什么赌?”小伙子磨磨唧唧,看得出来,他是不愿在老刑的威逼下下注。
  “就赌你我的命!你要输了,我就一枪崩了你;你要赢了,我会照自己的脑袋开一枪。开始准备吧!”
  小伙子这才恍然大悟,赶紧劝道:
  “别、别!如果我赢了,天亮后警察会认为你是自杀;但要是我输了,他们又会认定是你谋杀我。这对你显然是不公平的!咱们还是换个玩儿法吧。”
  “少废话!现在是由我制定规则,你只能服从。做好准备,我马上抛了!”老刑挑挑手中的枪口,厉声说道。
  “等等!规则由你制定,过程由你操作,我哪里还有赢的机会?你要想杀我干脆来个痛快的,犯不上挖空心思找这么个借口吧?”
  “你去赌场玩儿,规则不都由赌场制定?过程不也由他们操作?我现在就是你的赌场!别废话了,开始吧!”老刑左手掂了掂硬币,右手又晃了下手枪。
  “你……你不是在玩儿真的,对吧?要知道我早已输光了一切,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你的命肯定比我值钱的……咱们还是别赌了!”
  “哈哈!害怕了?愿赌服输乃天经地义!既然跟我赌上了,你就必须一赌到底,没退路的!来吧!准备好,我数到三就开始抛硬币。”
  “……”面对老刑的枪口,小伙子不敢再反抗,只得听天由命。
  “一,二,三!”老刑抛起了硬币。
  随着沥青路面上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在昏黄的街灯下,一枚硬币从地上弹起,上下跳跃几次后“吧唧”一声停住了。
  俩人不约而同地弯下腰、朝硬币看去,是正面的数字!小伙子赢了!
  “唉!”
  老刑仰天长叹一声,还没等小伙子做出反应,便俯身捡起硬币递给他:
  “这就是赌徒的结局!这个,给你,做个纪念吧!但愿你以后能记住我。”
  小伙子机械地接过硬币。还没等他抬起头,老刑便悄然将子弹上膛,并对着自己的额头扣动了扳机。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8月25日  于北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1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838b99f6e46a69122872cfd10bc67b61查看全文>>

劝赌

  文/远处的山影
  
  阿生踉踉跄跄走出酒吧,来到街头,已是凌晨两点。
  周围空荡荡的、没有活物,惟有街灯在有气无力地发着黄光,令人昏昏欲睡。远处影影绰绰的楼群似乎在不停摇晃,像是一群舞动的鬼影;大街上,偶有汽车晃着车灯呼啸而过,也像酒后的亢奋。
  但阿生已经不再亢奋,他喝得太多,有些醉了。他竭力保持住身体平衡,站在街边,晃晃悠悠辨别着回家的路;好大一会儿,才跌跌撞撞地迈动脚步。
  走过两个路口,阿生突然意识到有个人一直在跟踪自己,酒意便醒了大半。是想打劫?还只是巧合?阿生决定做个试验。
  于是他加快了步伐。不出意料,背后的那个人也快速跟上;他再放缓脚步,那人也随之慢下,并始终与他保持一定距离。
  一切都明白了,即便不是打劫,那他对自己也一定不怀好意。阿生想到这些就竖起了汗毛,浓浓的醉意顿时烟消云散。
  又走过两条街道,接下来是一个转弯。阿生猛地奔跑起来,并迅速转过弯,找到一个背光的角落藏了起来。
  紧接着,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进阿生耳管;显然,那人也快速跑了过来。刚跑过阿生藏匿的位置,阿生便一跃而出,在他背后大喝一声:
  “站住!”
  那人立刻停下脚步,转过脸对着阿生。借着昏暗的路灯,阿生同时看到他右手里一只黑黢黢的枪口也对准了自己。
  阿生有些怯,但还是壮着胆子对那人说:
  “想打劫吗?那你恐怕是选错对象了!我跟你一样,也是个穷光蛋。”
  “闭嘴!”那人低吼一句,走近阿生。
  阿生定睛一看,认出来了,原来是他白天在赌场赢过的一个赌徒:
  “哈哈!原来是你老兄!怎么?想要回输给我的钱?但很不凑巧,我已经把它们全给了酒吧老板。要不咱俩一起去找他拿回来?”
  “少废话!”
  赌徒说着,左手变戏法似地掏出一枚硬币,举到阿生面前一晃,继续说:
  “我在酒吧门口等你一晚上了,让咱们接着白天继续往下赌。这是一枚硬币,我往上抛起,如果正面落地就算你赢;背面则算你输。怎么样?公平吧?”
  “赌什么?你在白天好像已经把钱全输给我了,拿什么赌?”阿生磨磨唧唧,其实是不愿在他的威逼下下注。
  “就赌你我的人命!你要输了,我就一枪崩了你;你要赢了,我会照着自己的脑袋开一枪。开始准备吧!”
  阿生这才明白他的意思,赶紧劝道:
  “别、别!如果我赢了,天亮后警察会认定你是自杀;但要是我输了,他们又会断定是你谋杀我。这对你显然是不公平的!咱们还是换个玩儿法吧。”
  “少废话!现在是由我制定规则,你只能服从。做好准备,我马上抛了!”赌徒挑挑手中的枪口,厉声说道。
  “等等!规则由你制定,操作由你完成,我哪里还有赢的机会?你要想杀我干脆来个痛快的,犯不上挖空心思找这么个借口!”
  “你去赌场玩儿,规则不都由赌场制定?操作不也由他们完成?我现在就是你的赌场!别废话了,开始吧!”赌徒左手掂了掂硬币,右手又晃了下手枪。
  “你……你不是在玩儿真的!对吧?要知道我已经输光了一切,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而你的命肯定比我值钱……咱们还是别赌了。”
  “哈哈!害怕了?愿赌服输乃天经地义!既然跟我赌上了,你就必须一赌到底,没有退路的!来吧!准备好,我数到三就抛硬币。”
  “……”面对枪口,阿生一时找不到更好的借口,只得听天由命。
  “一,二,三!”赌徒抛起了硬币。
  随着水泥地上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在昏黄的街灯下,一枚硬币上下跳跃了几次,便“吧唧”停住了。
  俩人不约而同地朝硬币看去,是正面!阿生赢了!
  “唉!”
  还没等阿生做出反应,赌徒仰天长叹一声,便俯身捡起硬币递给阿生:
  “这就是赌徒的结局!这个,给你,做个纪念吧!”
  阿生机械地接过硬币,刚一抬头,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赌徒直挺挺迎面倒在了马路上。
  阿生拔腿就跑,一路狂奔回到家中。惊魂未定的他伸开手掌时才发现,手里攥着的根本不是什么硬币,而是一枚赌场的筹码;那样的筹码两面都一样,原本就没有背面。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8月23日 于北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9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7654a6dfa3be5c7b5fcce982577ebd6c查看全文>>

虚拟爱情

  文/远处的山影
  
  小菁今年二十九岁了,仍没有男朋友。
  眼见幼年的伙伴和同学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唯有小菁依然形影相吊,做父母的自然非常着急,便一茬又一茬不断托人给她介绍对象。但“女儿大了不由娘”,尽管二老煞费苦心,几乎殚精竭虑,小菁却始终像根木头似地无动于衷。于是百般无奈的父母,只得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由一朵水灵灵的鲜花慢慢变成了一个“剩女”。
  小菁性格内向,外表文文静静,但内心世界却很丰富。由于现实中不善与人交往,她常把自己的情感写成博客,抒发在网络里。一来二去,她便在网上有了众多粉丝和网友。
  有个网名叫“透视灵魂”的粉丝,渐渐成了小菁最要好的网友。她迄今记得四年前第一次和“透视灵魂”网上聊天的内容。
  “你是谁?咱们以前见过吗?”看到一位男士执着请求加自己为好友,小菁漫不经心地问他。
  “我是透视灵魂。咱们以前没见过,但以后会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
  “切!你了解我吗?就说这话?”小菁有些不屑。
  “我读过你博客里的所有文章,自认为对你的灵魂有了一定认识。”
  “灵魂?”小菁心一沉。
  “对,灵魂!网络上只有灵魂!所以我没必要了解你的外表,只需认识你的灵魂。”
  “如果不了解,我们怎么能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呢?”小菁有些心动。
  “因为我是透视灵魂。我已经透视到我们的灵魂是相通的。”
  “灵魂相通?”小菁捂了捂起伏加剧的胸口,追问道。
  “是的!人的灵魂需要沟通,更需要有个地方来寄存。就让我们彼此寄存对方的灵魂,好吗?”
  聊到这儿,小菁迫不及待了:
  “加你了!希望咱们真能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
  后来,他们果真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
  “透视灵魂”是个极具魅力的男人,对小菁的情绪波动和情感变化都异常敏感,且理解到位、反应精准,从而使小菁的灵魂得以极大满足。
  在小菁心目中,“透视灵魂”是完美的。所以四年了,尽管外人看来小菁茕茕孑立,但因为有“透视灵魂”天天在网上相伴,小菁的生活很充实、很幸福。只是俩人约定,他们永远不在现实中联络或见面。
  但小菁即便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也会有思凡的时候。再加上父母给的压力,小菁慢慢绷不住了,提出要跟“透视灵魂”见面。
  “你违反规则了!我们不能见面的。”“透视灵魂”很冷酷。
  “为什么?要知道我们都生活在现实中,虚拟的东西再好,也代替不了现实的!”
  “因为你会失望的!”
  “我不会的,坚决不会!无论你外表怎样、年龄多大、有无残疾,我都愿意嫁给你!我甚至可以做你的小三……因为只有你才能抚慰我的灵魂。”小菁异常坚决。
  “虚拟就是虚拟,永远也不要指望它能变成现实!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透视灵魂”似乎很无奈。
  “你害怕了?胆怯了?曾经的男人气概哪儿去了?你想让我看不起你吗?”小菁使出杀手锏,激将他。
  “你我之间有规则,我和他们之间也有规则。我们都不可以违反规则!”
  “他们?他们是谁?”小菁突然迷惑不解。
  “看来我也要违反规则了!你想过吗?也许我根本就不存在!”
  “不存在?怎么可能?”
  “因为我是一台机器——一台超级模拟智能电脑!”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8月19日  于北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a8f7030d4908ef07edc1a2a909140a12查看全文>>

绝对婚姻

  文/远处的山影
  
  小菁原是一家外企的行政助理,结婚后,顺从丈夫小路的意愿,辞去白领工作,专心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
  照小路的说法,“男主外女主内”的婚姻模式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而且经实践证明,更是幸福和稳定的;应该算是地道的“绝对婚姻”。
  小菁一开始也非常享受全职太太的角色,认为这是丈夫对自己的呵护,是爱的体现;于是感动之余,就一门心思主起“内”来。平日里,除按时给小路做饭外,她总把他们的小家拾掇得温馨舒适、一尘不染;在闲暇时间,她又会约上几个熟稔的朋友要么逛街,要么聊天,日子过得幸福惬意、优哉游哉。
  然而做饭和收拾房间用不了太多精力的,朋友也就那么有限的几位;所以时间不长,小菁便发现自己几乎每天都在重复以前的日子。
  人是一种求知欲极强的动物。对健全人而言,无休止的重复即意味着被夺去了求知欲和好奇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小菁因此郁闷起来,无聊和空虚也在慢慢爬上她的心头。
  小路很细心,发现了小菁的变化。一天下班,他带回一台崭新的电脑。
  “你……你这是干嘛?咱们不是有电脑吗?”不等小路解释,小菁忙不迭地问道。
  “专门给你买的!我知道你呆在家里时间一长,肯定会乏味的,所以就给你买台电脑。以后觉得腻歪了,可以上网聊聊天、玩玩游戏什么的,虚实结合,相互调剂嘛!家里原来的电脑继续公用,这台纯粹是你的私人电脑,我绝对不会碰一下的。呵呵!怎么样?够意思吧?”
  “够什么意思啊?我有什么秘密犯得上专门用一台电脑?乱花钱!”
  小菁撅着嘴娇嗔地埋怨小路,心里却美滋滋的。
  第二天,小路上班刚离开家门,小菁便兴冲冲坐在崭新的电脑前。霎时,一股久违的冲动向她袭来,令她恍若又回到以前上班的日子。她匆匆找来原先同事和朋友的联系方式,迅速在网上建起了自己的虚拟社区。
  网络是虚拟的,也是现实的。每当“丢失”的朋友重新在网上取得联系,小菁心里便会泛起一阵快意;这种快意当然是现实的。然而现实的快意却是有限的,因为小菁“丢失”的朋友就那么几位,没过几天,便都被她一一找了回来。
  但小菁获得快意的欲望似乎是无限的。于是她开始在网上与陌生人搭讪,以期能得到更多交友的快感。
  随着上网时间增加,小菁交到的朋友也越来越多。终于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拥有了两个世界:一个是现实的,丈夫当然就是小路;另一个则是虚拟的,尽管拥有众多异性朋友,但至今仍然没有“丈夫”。
  这是一个缺憾!既然现实中可以拥有丈夫,在虚拟世界为什么不可以呢?如果现实和虚拟同时都拥有丈夫,那才真正算得上是“绝对婚姻”!
  小菁被自己的想法感动了,决定立刻在网上寻找自己的“虚拟丈夫”。
  然而经过筛选,现有的网友都被她一一否决了。原因很多,但现实和虚拟界定不清,恐怕是最主要原因;因为她要找一位纯粹的“虚拟丈夫”。
  正当小菁有些心灰意冷时,一个叫“王子”的网友闯进了她的视线。
  “你是谁?咱们以前认识?”看到一位男士执着请求加自己为好友,小菁漫不经心地问他。
  “我是王子!咱们以前不认识;但如果以后还不认识,相信你会后悔。”
  “后悔?呵呵!为什么?”
  “因为我们以后会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
  “切!你了解我吗?就说这话?”小菁有些不屑。
  “我不了解你,也不需要了解你;我只需透视灵魂!”
  “透视灵魂?”小菁心一沉。
  “是的!了解是现实的行为,只为获得对方的外部特征;而在网上只有灵魂,没有外表。所以无需了解,只靠透视。”
  “如果不了解,我们怎么能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呢?”小菁有些心动。
  “因为我透视到,我们的灵魂是相通的!”
  “灵魂?相通?”小菁控制着心跳,追问道。
  “对!灵魂!人的灵魂是用来沟通的,不是用来了解的。”
  聊到这儿,小菁迫不及待了:
  “加你了!希望咱们真能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
  后来,他们果真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
  相处一段后,小菁觉得条件已成熟,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王子。王子非常赞赏,并与小菁约定只在虚拟中做夫妻,永远不在现实中见面或联络,也永远不相互传递照片!
  小菁获得极大满足,现实中也不免有些喜形于色。小路看在眼中,一天晚饭时在餐桌上问小菁:
  “看你最近气色不错,适应做全职太太了?”
  “嗯!差不多吧!你说的没错,现实和虚拟就得相互调剂!哈哈!”
  “看来电脑我没白买!呵呵!这就对了嘛,我们现在才真正称得上是‘绝对婚姻’!”
  “对!我完全同意!”小菁下巴一翘,调皮地回答。
  一阵手机铃音响起,提醒有短信进来。是小路的手机,但小菁顺手抄了起来。
  果真是条短信:
  “透视灵魂你好,看到你的微博留言了,很好!谢谢!”
  小菁顿时呆了:
  “你就是王子?”
  “王子?什……什么王子?”
  “少装蒜!是不是你玩儿的花招?”小菁满脸愠色。
  “什么花招?我……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那我问你!‘透视灵魂’是怎么回事儿?他怎么叫你‘透视灵魂’?”
  “噢……嗨!你是说这个啊,孤陋寡闻了吧?你没听说吗?‘透视灵魂’是今年网上的流行语!我就赶这一回时髦,还被你发现了。哈哈!”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8月17日 于北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64d3f8b0e3a6fa3465b8a9f327776024查看全文>>

“刘因斯坦”

  (此文曾在《人在江湖飘》系列里贴出过,现重新修改一下单独贴出,为的是想听听老师们的意见,好让山影接着再改!下面就请大家踊跃拍砖!。。哈哈~~)
  
  
  ◎ 内容简介:主人公刘斌因为思维怪异,在工作中常常有出人意料的举动,且往往又能收到奇效,所以被人称为“刘因斯坦”。这是当今扭曲社会的一个怪胎。刘斌为何能够成功?“刘因斯坦”们为何又能大行其道?这是值得大家深思的一些问题。
  
  ◎ 精彩章节:……“哈哈!看来你小子是名利双收了,这么说你真的成副厅长女婿喽?”我有些戏谑地继续问他。
  “嘿嘿!谁知道呢,反正大家都这么说嘛!我觉得也没必要否定。不过还真有几个较真儿的院长专门找我澄清过此事,我只是对他们嘿嘿一笑,既没承认,也没否认。眼下咱们需要这样的模糊战术!”
  我似乎明白了一些,无端地点了点头;其实我还是一头雾水,并没有真正弄清刘斌到底是不是省卫生厅副厅长的未婚女婿。对于这个问题,除了刘斌本人,大概再也没有什么人能说得清楚了。
  ……
  
  
  1)
  “刘因斯坦”的原名叫刘斌,是我们公司派驻山东的销售代表。
  我所服务的公司,是一家专门经营大型医疗器械的外商投资企业,独家代理一个知名品牌医学影像设备,在大中华地区的销售及售后服务。
  刘斌是与我一起进入公司的同一批员工。因为我大学时的专业是计算机应用,英语又比较扎实,所以就到公司的市场部做了一名产品专员。而刘斌则去了销售部,并最终被派往山东,成为公司常驻山东的销售代表。
  尽管我俩并不在同一个部门,而且刘斌又常驻山东,但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总部开会或办事儿,而我也会时不时出差山东去给他做一些产品方面的技术支持,所以我们能经常见面。再加上我们是一起进入公司的同一批员工,话题自然会更多一些。如此一来而去,我和刘斌慢慢就成了很要好的哥们儿。
  在工作中,刘斌做事风格怪异,常常不按常理出牌,颇有些爱因斯坦式与众不同的思维,而且往往又能收到奇效。所以,时间一长“刘因斯坦”的雅号便不胫而走,成了刘斌在全公司广为人知的代称。
  刘斌第一次被称为“刘因斯坦”,还是在他初到山东的上任伊始。
  刚去山东没几天,刘斌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山东省一个地级市的中心医院马上要购置一台高端CT,这可是一个大合同。然而,由于刘斌的前任工作不力,该合同眼看就要被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西门子公司拿去。因为风言风语说最近几日,供求双方就要正式签订采购合同。
  可急坏了刘斌。该市地处胶东,是全国有名的经济发达地区;同时这家医院又是周边几个地级市里面规模最大的,其影响力不言而喻。如果这个合同被我们的竞争对手就这么轻易地拿了去,那势必会在市场上形成可怕的“多米诺”效应,从而使该地区的其他各大医院,在大型影像设备的采购上纷纷倒向西门子公司。
  刘斌看在眼中,急在心上。情急之下,一个大胆、怪异的计划,开始在他大脑中慢慢形成。
  在国内,像这种大型医疗设备的采购,无论是哪一级医院,或多或少都会存在一些桌下交易。这既是医疗行业鲜明的市场特征,更是我们当今医疗体制下所特有的“中国特色”。圈内就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院长要想富,就得兴土木;院长要想肥,就得上设备。大型医学影像设备价格昂贵,动辄上千万;生产厂家或供货单位为此付出百、八十万的公关费用,在行业内乃是公开的秘密。所以一般说来,医院大型设备的采购合同,除了公开的招标项目,基本上都会在极其秘密的状态下签订,是不能曝光的“见光死”。
  
  (待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5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5249e534d91e78086554522bc75147d0查看全文>>

你能不去见面吗?

  文/远处的山影
  
  关上电脑,阿辉如沐春风。在网上一直保持密切联系的美眉小兰,终于决定要跟他见面了!
  经过一番精心捯饬,阿辉神采飞扬、一路口哨地出发了。
  因为在网上相互发过照片,到达约会地后,阿辉不费吹灰之力便找着了先到一步的小兰。俩人相见恨晚,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了。
  “你跟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真不该这么长时间才约你见面!”小兰手捧咖啡,深情地望着阿辉。
  “我……我也是!你……你比照片更漂亮!”阿辉兴奋得语无伦次。他大口喝着小兰为他点的啤酒,俩眼放光。
  俩人在激情中缠绵一个下午,不觉间天色暗了下来。
  见小兰并没有离开的意思,阿辉心有灵犀:
  “咱……咱们去开个房间?天就要黑了。”
  “傻瓜,我早就开好了!嘻嘻!”
  小兰嬉笑着,变戏法似地拿出一张门卡,在阿辉眼前一晃。阿辉顿时心胸荡漾、忘乎所以……
  但等阿辉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正全身赤裸,躺在盛满冰块儿的浴缸中。旁边的洗手台上放着自己的手机,下面压着一张字条。
  字条上血淋淋地写着几个大字:
  “快打120,否则你会死!” 令人毛骨悚然。
  阿辉急忙拨打了急救电话。
  经观察,阿辉背部两边各有一条数寸长的刀口;进一步检查发现,他的双侧肾脏已被摘除!
  阿辉在医院痛苦地等待肾脏捐赠三天后,终于花三十万元买到了一颗肾脏。
  后经医生配型试验发现,这颗肾脏和阿辉没有任何排异反应,竟然100%地吻合,完全属于自体移植!
  
  (带空格、标点575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9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52242cdadf7827ab220e233f354a2b83查看全文>>
共12页/11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