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0451
  • 开博时间:2010-03-0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老常放羊

  文/山影
  
  老常是个地道的农民,进城前一直在家放羊;后来受农村打工潮影响,才把羊群卖给别人,来到城里,慢慢办起了一家羊汤馆。
  刚开始,羊汤馆的规模很小,顾客也很有限,一天消耗不了多少羊肉,老常便直接从附近市场上批发羊肉,以供羊汤馆之需。但随着生意一天天扩大,羊肉用量也渐渐多起来,再从市场上买肉,就越来越不划算了。于是老常开始摸索着买来活羊,自己宰杀。
  放羊和宰羊尽管都是跟羊打交道,但二者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是为给羊儿创造更好的生存条件,一个却是要直接剥夺羊儿们的生命。这对老常无疑是一次挑战。但为使自己能拥有更好的生存条件,老常显然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个漂亮的转身,便由从前的羊倌,摇身一变成了宰羊的屠夫。
  自己宰羊远比从市场上直接买羊肉复杂。首先得会挑羊,因为羊的品种不同,肉质差别会很大,价格也就很悬殊;另外还得懂羊的健康,如果不小心买来了病羊,不但会影响生意,而且还将受到检疫部门罚款,后果很严重。好在老常放羊出身,这些事情倒也难不住他。其实真正让他头疼的,是羊儿的价格。
  在市场上买羊儿,当然买得越多就会越便宜,往往是买一只的单价要比买两只贵很多。但老常小本生意,拿不出钱来一下子买两只或更多,只能一只一只买来宰杀。羊汤馆为此增加了不少成本,老常也常常感到心疼。
  终于有一天,老常从市场上牵着一大一小两只羊,乐呵呵走回了羊汤馆。
  他老婆很吃惊,赶紧迎上去:
  “你哪来那么多钱,一下子买两只?”
  “没看出来?这一大一小是娘儿俩!小羊羔半卖半送,母羊也不贵,加在一起也就一只公羊的价钱。咱们今天算是捡到便宜了!哈哈!”老常高兴得合不拢嘴,俯身拴好了两只羊。
  “哟!那还真不赖!你打算先宰哪只?”
  “当然先宰母羊了!羊羔先留着,等养大了再宰不是更划算?”
  “好!听你的!那就赶紧宰吧?厨房都快断顿了。”
  “嗯!你去准备吧。”
  支走老婆,老常坐下来点了颗烟,很惬意地一边吸,一边看着眼前的羊儿,仿佛是在欣赏自己的一幅杰作。
  一大一小两只羊,此刻正曲蜷在一起咩咩地哀叫,叫声忧伤凄切,此起彼伏,像是预感到了自己的悲惨。突然,母羊停住叫声,开始不停舔舐小羊的茸毛;而小羊也像个懂事的孩子,立刻往母羊怀中挤了挤,并抬起头仰望母羊咩咩叫着,像是在询问,又像在话别。
  老常一阵恻隐,一股热流竟止不住涌进眼角。他立即站起身,“啪”地甩掉烟头,转脸避开了这一画面。
  不远处,他老婆正端着一个塑料盆款款走近,盆里放了一把屠刀。塑料盆血红血红的,猛一看,明晃晃的屠刀不像是放在盆中,倒像是插在一颗心上,看得老常赶紧闭上眼睛。
  老婆走到他面前,看他双目紧闭,便放下盆子捅捅他,问道: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了?”
  老常睁开眼,含糊地回答:
  “没事儿的,就是头有点儿晕。”
  “那……那就开始吧?”老婆说着,便拿过屠刀递给了老常。
  老常木然接过屠刀,但刚才的画面仍残留在视网膜上,令他无法摆脱。过了好一阵子,他才缓过神来说道:
  “还是不行!我得先去洗把脸!”
  然后把屠刀往旁边一撂,迈开脚步,匆匆离去。
  老常怪异的举止,把他老婆弄得莫名其妙。她冲着他的背影嘟囔了一句:
  “能耐不大,毛病不少!”
  等老常再次回来,发现他老婆正在跟母羊角力——一个拉着绳套死死向前拽,一个梗着脖子拼命往后坠;小羊则趴卧在一边,依旧咩咩叫着。
  “快来搭把手!这畜生劲儿挺大,我一个人还真收拾不住。”看到老常回来,老婆冲他嚷道。
  “别拉了!等会儿我来收拾它。刀呢?”老常瓮声瓮气地说着,开始四下踅摸。
  “什么刀?”
  “屠刀!宰羊的屠刀,怎么不见了?”
  “我刚才不是给你了吗?你放哪儿了?”
  “我……我不知道啊?我去洗脸时没带刀啊?应该就在这儿!怎么就没影儿了呢?”老常一边嘀咕,一边低着头匆匆寻找。
  他老婆也重新拴好母羊,开始帮他寻找屠刀。但俩人找了半天,也没见着踪影。
  小羊仍趴在原地,却停止了叫声,老常耳边立刻安静了许多。这让他有些奇怪,不由得瞥一眼小羊。刹那间,宛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老常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走过去拉扯小羊,试图把它挪开;但小羊拼死抵抗,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无奈之下,老常只得俯身将小羊抱离地面。不出所料,就在小羊趴着的地方,一把明晃晃的屠刀赫然出现在他面前。
  老常一下子懵了,抱着小羊呆呆地杵在原地,好像突然变成了一根木头。他老婆走近一看,也顿时明白了一切。
  几天后,老常和老婆关掉羊汤馆,带着一大一小两只羊回到了农村。
  后来,老常重操旧业,又开始了放羊。
  
  (完)
  
  
  
  山影
  2011年10月20日 于北京望都家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9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08d491befe85310ccfd797e49f003904查看全文>>

列车上

  文/山影
  
  伴着汽笛一声长鸣,列车徐徐进站。这是一列绿皮车,车厢上的绿漆已开始剥落,露出大块大块暗黄色锈迹,斑斑驳驳的,像是在向人们诉说它悠久的历史。这等级别的小站,也许只配停靠这种绿皮车吧。站台上的廖雯心里嘀咕着,便拿起行李箱,快速行动起来。
  车门刚一打开,廖雯便迅速甩开人群,第一个冲进车厢。这是她多年的乘车经验,因为像这样的慢车,客流量一般都比较大,到站后车厢内会有一定空位;但如果动作迟缓,座位就会被别人占去,那样的话就只好站到目的地了。
  果不其然,尽管有人正煞有介事地躺在座位上,佯装睡去,但车厢内仍有不少空位。廖雯站在通道上往两侧扫了一眼,看中了一个小伙子对面的空位,便走过去问道:
  “请问这里有人吗?”
  “没有!”小伙子抬起头看看她。
  “谢谢!”
  廖雯说完,便踮着脚托起行李箱,要把它塞进小伙子头顶的行李架。
  小伙子赶紧站起来:
  “我帮你吧!”
  便不由分说,一把抓过廖雯的行李箱,撂在行李架上。
  “呵呵!还是你们男孩子有力气!谢谢你了!”
  “不客气!”小伙子重新坐下。
  廖雯取下背上的背包,也靠着车窗缓缓坐下来,开始打量眼前的这位小伙子。
  小伙子长得很结实,也很耐看,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眉宇之间透出一丝忧郁,很有男人味道;只是留着个大光头,似乎和他的气质不太吻合。此刻,他正侧身倚着车窗,手托腮帮出神地望向窗外,似乎有一肚子心事。
  “你去哪里?省城吗?”廖雯打破沉默,率先搭讪道。
  小伙子转脸瞄了眼廖雯,点点头:
  “嗯!”然后又看向别处,眼神很匆忙。
  “你是省城人?来这儿出差吗?”廖雯又问。
  “哦……对!”小伙子似乎对聊天缺乏兴趣,又朝窗外望去。
  廖雯便不再发问,也跟着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你们这儿有人吗?”
  正当他俩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在站台上扫来扫去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人问道。俩人同时扭过头来,只见一高一矮两个男人正看着他们。
  “没有!”廖雯回答。
  “没有。”小伙子也答道。
  于是,两个男人便分别在廖雯和小伙子身边坐了下来。
  列车徐徐启动,不一会儿便飞跑起来。
  小伙子依旧望着窗外,想着心事,而后上车的两位似乎也都不爱说话,四个人就一直闷着。百无聊赖的廖雯索性闭上眼睛,往座位后背上一靠,打起瞌睡来。轻轻晃动的车厢,犹如巨大的摇篮,廖雯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但廖雯正睡得香甜时,突然被一阵剧烈的吵杂声惊醒了。她睁眼一看,只见小伙子正用劲儿攥住高个男人的脖领,而那位矮个男人也正紧紧卡着小伙子的脖子,三个人纠缠在了一起。
  见她醒了,小伙子赶紧冲她喊道:
  “快看看你的背包丢没丢东西!他们是小偷!”
  廖雯一个激灵睡意全无,赶紧打开自己的背包。
  见大事不妙,矮个男人放下小伙子拔腿跑掉了;高个男人也在奋力挣脱,企图逃走,但被小伙子死死攥住了。
  “东西少了吗?”小伙子又朝廖雯喊道。
  廖雯匆匆检查完自己的背包:
  “没少!东西没丢!我……我该怎么办?”
  “快去找乘警!”
  “哦!好的!”廖雯答应着,起身冲出座位。
  乘客们也都明白了一切。大家七手八脚,帮助小伙子彻底制服了窃贼。
  工夫不大,廖雯找来了乘警。在问清情况后,乘警将小偷带上手铐,带离了他们车厢。
  所有乘客都围上来对小伙子表示钦佩。不知谁带头鼓起了掌,车厢内顿时掌声一片。
  等车厢内重新安静下来,廖雯对小伙子由衷地说道:
  “你太棒了!真该好好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今天可要倒大霉了。”
  “小事一件,不用客气!”
  “能跟你交个朋友吗?这是我的名片。”廖雯从背包里掏出名片夹,取了一张递给小伙子。
  小伙子接过名片认真看了一遍,压低声音说道:
  “对不起!我没名片。再说,我……我也不配做你的朋友!真的!”
  “为什么?你……你做什么工作?”廖雯很不解。
  “我没工作!实话跟你说吧,我跟刚才那俩人一样,盗窃犯,今天刚刚刑满释放!”
  
  (完)
  
  
  
  
  山影
  2011年10月11日 于北京千鹤家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610311e93e5bab9bbb722f89a6b9779c查看全文>>

小丁的爱情(小小说)

  文/山影
  
  小丁生得挺拔英俊,年纪不大就进入一家外企做了部门经理。薪水丰厚、年轻有为,很符合社会上流行的审美取向,自然成了女孩子竞相追逐的对象。
  由于都喜欢在闲时小饮几杯,我和小丁一来二去便成了要好的酒友。在一次对饮时,几杯酒下肚,小丁给我讲起了心事:
  “最近有件事儿比较郁闷。”
  “什么事儿?”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漫不经心地问他。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们部门的王菁和李桐,近来老是明里暗里较劲,怎么劝都没用,挺费劲的。”
  “因为工作?还是别的?”
  “谁知道呢?貌似俩人什么都掐。常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闹得不可开交。弄得我这个经理很狼狈。”小丁也抿一口酒,放下杯子很无奈地说道。
  “嗨!这还不好办?一块儿轰走不就完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在咱们中国可从来不缺。呵呵!”我拿起筷子夹一粒花生米,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满不在乎地随口说着。
  “不行!俩人都是业务好手,赶谁走我都舍不得的。嘿嘿!”
  “噢?男的女的?都多大?”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筷子看着小丁。
  “两个刚毕业的小丫头!倒是长得都挺漂亮。呵呵!”
  “有了!”我“啪”地一拍大腿,脱口而出。吓得小丁一哆嗦:
  “干嘛呢你?吓我一跳!”
  “我知道她们较劲的原因了!”
  “什……什么原因?”
  “俩人八成都看上你了。哈哈!”我戏谑地大笑起来。
  “看上我?不会吧!何以见得?”小丁满腹狐疑,又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女孩子最最上心的当然就是她们未来的老公。你这么一个大帅哥,又是部门经理,简直前途无量。她俩为你争风吃醋、相互倾轧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呵呵!”
  小丁听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嗯,有点儿意思!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要么马上结婚;要么赶紧从她俩中间挑一个做女朋友!不然她们是不会轻易罢手的。”我给他出主意。
  小丁思索一会儿,抬起头缓缓说道:
  “连女朋友都没有呢,结什么婚?照你这么说,我只有选择一位喽?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有,那就干脆把她俩一块儿赶走!但你又舍不得。呵呵!其实,假如你真选了其中一位,另一位不但会因此断绝念头,而且只要处理得好,是可以把俩人同时都留下的。”
  小丁又一阵儿沉思。末了,他端起酒杯举到我面前:
  “就照你老兄说的办!多谢了!”
  说完脖子一仰,“咕咚”一声,一口喝干了杯子的酒。
  过了三周,小丁又来找我喝酒,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我不禁问他:
  “怎么了?看你闷闷不乐的!”
  小丁长叹一声,说道:
  “唉!按老兄说的,我本来想选择王菁;但后来发现我们的总监竟对李桐眉来眼去。”
  小丁没再往下说,而是端起杯子喝了口酒。
  “哦,我明白了!一旦要失去,就会觉得珍贵。原来你小子是在吃醋!”
  “不是吃醋!”小丁放下杯子,断然否认:
  “我是担心李桐万一真跟我们总监好上了,将来会给我小鞋穿!所以……”
  “所以你就改选李桐了?”
  “嘿嘿!我这也是防患于未然嘛!”
  “但你真正喜欢的是王菁啊?你就不怕将来后悔?”
  “没办法!我也很郁闷。但做买卖总得投资的。这个选择,权当是我在职场上的一次投资吧!不说这些了,来!咱们喝酒。”小丁说着,再次举起了酒杯。
  后来,李桐就成了小丁的女朋友。
  王菁没有像我设计的那样,继续留下来为小丁效力,而是辞职去了国外。
  几年后,小丁和李桐结婚了。但他们的蜜月尚未度完,王菁突然从国外回到原公司,担任了总监。
  再往后的情况大家可能都猜到了——小丁和李桐很快便离婚了。
  但他们离婚不久,李桐竟出人意料地代替小丁做了部门经理;无奈之下,小丁只得辞职去了国外。
  从此,我就少了个要好的酒友。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9月27日  于北京千鹤家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1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66671&articleId=17efe4787ef1dd5229b8991b398de371查看全文>>

小丁的爱情

  文/山影
  
  小丁生得挺拔英俊,年纪不大就进入一家外企做了部门经理。薪水丰厚、年轻有为,很符合当时社会上流行的审美趋势,自然成了周围女孩子竞相追逐的对象。
  由于都喜欢在闲时小饮几杯,我和小丁一来二去便成了要好的酒友。在一次对饮时,几杯酒下肚,小丁给我讲起了心事:
  “最近有件事儿比较郁闷。”
  “什么事儿?”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漫不经心地问他。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们部门的王菁和李桐,近来老是明里暗里较劲,怎么劝都没用,挺费劲的。”
  “因为工作?还是别的?”
  “谁知道呢!貌似俩人什么都掐。常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闹得不可开交。弄得我这个经理很狼狈。”小丁也抿一口酒,放下杯子很无奈地说道。
  “嗨!这还不好办?一块儿轰走不就完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在咱们中国可从来不缺。呵呵!”我拿起筷子夹一粒花生米,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满不在乎地随口说着。
  “不行!俩人都是业务好手,赶谁走我都舍不得的。嘿嘿!”
  “噢?男的女的?都多大?”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筷子看着小丁。
  “两个刚毕业的小丫头!倒是长得都挺漂亮。呵呵!”
  “有了!”我“啪”地一拍大腿,脱口而出。吓得小丁一哆嗦:
  “干嘛呢你?吓我一跳!”
  “我知道她们较劲的原因了!”
  “什……什么原因?”
  “俩人八成都看上你了。哈哈!”我有点戏谑地大笑起来。
  “看上我?不会吧!何以见得?”小丁满腹狐疑,又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女孩子最最上心的,当然就是她们未来的老公。你这么一个大帅哥,又是部门经理,简直前途无量。她俩为你争风吃醋、相互倾轧,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呵呵!”
  小丁听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嗯!有点儿意思!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要么马上结婚;要么赶紧从她俩中间挑一个做女朋友!不然她们不会轻易罢手的。”我继续给小丁分析。
  小丁低头思索一会儿,缓缓说道:
  “连女朋友都没有呢,结什么婚?照你这么说,我只有选择一位喽?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有!那就是把她俩一块儿赶走!但你又舍不得。呵呵!其实,如果你真选了其中一位,另一位不但会因此断绝念头,而且只要处理得好,是能够把俩人同时都留下的。”
  小丁又是一阵儿沉思。末了,他端起酒杯举到我面前:
  “就照你老兄说的办!多谢了!”
  说完脖子一仰,“咕咚”一声喝干了杯子。
  过了三周,小丁又来找我喝酒,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我不禁问他:
  “怎么了?看你闷闷不乐的!”
  小丁长叹一声,说道:
  “唉!按老兄的建议,我本来想选择王菁;但后来发现我们的总监竟跟李桐眉来眼去!”
  小丁没再往下说,而是端起杯子喝了口酒。
  “哦!我明白了!一旦将失去,就会觉得珍贵。原来你小子是在吃醋!”
  “不是吃醋!”小丁放下杯子,断然否认:
  “我是担心李桐万一真跟我们总监好上了,将来会给我小鞋穿!所以……”
  “所以你就改选择李桐了?”
  “嘿嘿!我这也是防患于未然嘛!”
  “但你真正喜欢的是王菁啊?你就不怕将来会后悔?”
  “没办法!我也很郁闷。但做任何买卖都需要投资的。这个选择,就权当是我在职场上的一次投资吧!不说这些了!来!咱们喝酒。”小丁说着,再次举起了酒杯。
  后来,李桐就成了小丁的女朋友。
  王菁没有像我设计的那样,继续留下来为小丁效力,而是辞职去了国外。
  几年后,小丁和李桐结婚了。但他们的蜜月尚未度完,王菁突然从国外回到原来公司,担任了总监。
  再往后的情况大家可能都猜到了——小丁和李桐很快就离婚了。
  但他们离婚后不久,李桐代替小丁做了部门经理;而无奈的小丁只得辞职去了国外。
  我从此便少了个要好的酒友。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9月27日  于北京千鹤家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7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2ef9ffb3d63616e787fac512f658d2cf查看全文>>

你有从业经验吗?

  文/山影
  
  经过十余年的辛辛苦苦和四年的浑浑噩噩,张晨眼看就要大学毕业了。
  和所有应届大学毕业生一样,尚未拿到毕业证书,张晨便开始忙着到处投递简历了。但他没想到,几乎所有用人单位都要求必须有从业经验。
  “难道从业经验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什么事情还不都是一步一步做起来的!”每每谈及这些,张晨都会忿忿不平。但牢骚归牢骚,经过两个多月折腾,早已经精疲力竭的他,至今仍住在学校宿舍,仍早出晚归四处跑着去面试。
  又是一天无效忙碌。傍晚时分,张晨拖着满身疲惫,沮丧地回到学校宿舍。
  正当张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挣扎时,他的同学王东过来找他:
  “别郁闷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张晨折起身,打开灯,上下打量他一眼。
  “今天我无意中路过一家快递公司,他们正在招速递员;不需要什么从业经验,会骑自行车就行。”王东不无得意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咱们去做速递员?”张晨瞪大了双眼。
  “速递员是挺辛苦,但总比闲着强啊?更重要的是几个月之后,咱们不就有从业经验了?呵呵!”
  “辛苦倒没什么!但问题是……”
  “嗨!这不是权益之计嘛!万事总得有个开头,等有了从业经验,咱们再找好工作嘛。”
  “那……那咱们就先试试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张晨和王东,便风风火火干起了速递。
  速递员非常辛苦,常常天不亮就得起床,很晚才能回家,几乎一整天都在户外。无论刮风下雨、严冬酷暑,概莫能外。但张晨对此毫无怨言,因为他认定无论干什么工作,不干则已,要干就一定要干好。
  不但干活踏实,张晨还是一个很善于动脑筋的人。时间不长,他就为自己的客户分别建立起档案,从而大大提高了效率。所以他的客户越来越多、区域也越来越大,没出半年,便成了全公司业务量最大的速递员。
  转眼到了年根,与往年相比,这年的冬天似乎更冷了。
  一天傍晚,在寒风中忙活一整天的张晨,正准备收工回家,突然接到一个客户电话:
  “你是速递公司的小张吗?”
  “我是!您是哪位?”
  “我姓李。前天我们委托你们送交的一份快递文件,对方到现在还没收到。你能来给查一下吗?”电话里,传来客户焦急的声音。
  “好的!我这就过去!您能告诉我具体地址吗?”
  “哦,我可以把我们公司的地址发短信到你手机上。”
  “好的!那李先生一会儿见!”
  不一会儿,李先生发来了短信。张晨一看,单位、地址都很陌生,不像是自己的客户。但顾客就是上帝!张晨顾不上一天疲劳,拔腿便出发了。
  由于李先生公司距离较远,张晨在零下十几度的户外,冒着刺骨的晚风,骑了一个多小时自行车,才终于在快要冻僵时,来到李先生办公室。
  看到瑟瑟发抖的张晨,李先生一脸歉疚:
  “真不好意思!这么冷的天还让你跑一趟!”
  “没关系!这是我们的工作!您丢了文件肯定着急啊?快把底单给我吧,我给您找找。”张晨搓着冻僵的双手回答。
  “都在这儿了!”李先生转身拿来厚厚一摞快递底单。
  但连找了几遍,张晨也没发现他们的底单,于是便问李先生:
  “这儿没我们的底单!您确认是将文件交给我了吗?”
  “是吗?大概是秘书弄错了,我明天问问她吧。很抱歉,让你白跑一趟!”
  “没关系!等您明天问清楚了再给我电话吧。”张晨说着,便起身准备离开。
  “真不好意思!”李先生一直把张晨送到电梯口,似乎有些依依不舍。
  第二天一大早,李先生果真又来了电话:
  “是小张吗?你能马上过来一趟吗?”
  “李先生?您的文件找着了?”
  “不是文件的事儿!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那……那好吧!我这就过去。”
  放下电话,带着满脸问号,张晨再次来到李先生办公室。
  看见他进来,李先生赶紧招呼道:
  “小张来了?快请坐!”
  等双方在沙发上坐定,李先生笑眯眯地继续说:
  “我是这家电子商务公司的老板。我们的产品都需要快递给客户。但依靠速递公司会增加我们很多成本,所以我就想建立自己的速递队伍。经朋友推荐,我找到了你,希望由你来组建这个速递团队。当然,你的待遇会远远高于现在。”
  李老板娓娓道出了他的真实目的。
  “哦!我明白了!你昨天让我来找文件,是在考察我吧?”张晨恍然大悟。
  李老板呵呵笑着并没有否认:
  “我们认为你不但业务能力强,而且为人诚恳、勤奋敬业,是比较理想的人选。当然了,择业是双向选择,我们会尊重你的意见。”
  张晨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谢谢李总的好意!但我更想跟您合作。如果您觉得我这个人还不错,就请您投资成立一家速递公司,由我来经营。将来您的速递业务不但会费用低廉,而且还将被优先考虑;并且您还可以从速递公司获得利润分红。这样的投资其实并不比您组建自己的速递团队投入更多。请李总考虑!”
  李老板没有急着表态,而是低头思考一会儿;然后缓缓抬起头,紧盯张晨,像是发现了外星人:
  “好小子!原来只认为你踏实、能干,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商业头脑!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大的气魄,不得了!就照你的思路,马上给我做一份投资预算!”
  “好嘞!”张晨愉快起来。
  拉来王东,由李老板投资、张晨经营的“兄弟快递公司”很快便宣告成立了!
  经过几年打拼,如今的兄弟快递公司俨然成了一家快递连锁机构,业务范围遍及全国。
  张晨也由此成为全国闻名的八零后年轻企业家。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9月22日 修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8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09b59d5d638442d2a9cb9a29040e570e查看全文>>

寻亲

  文/山影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东方公司的保安员小谭,为抢救公司财务,从将近三楼高的平台上摔了下来。幸好摔在草地上,尽管造成重伤,但无生命之虞。
  小谭是在母亲强烈央求下,才勉强进城找到东方公司的。他是个孝子,不想让母亲难过。但他同时又是个有骨气的年轻人,所以并没有完全顺从母亲,直接去找东方的老板彭方,而是参加了东方公司的招聘。或许,他不想依赖别人,只想证明自己。
  然而生活往往难以随心所欲,小谭没能当上自己所期望的公司业务员,而是被东方公司保卫部录用,做起了公司的保安。
  得知小谭摔伤,公司的老板彭方非常重视;因为,他听说小谭就来自他当年插队的农村。一想到乡亲们当年对自己的照顾和关怀,彭总至今仍热血沸腾。他是个讲义气的老板,不愿让人看扁了;更何况小谭还是为公司受的伤。
  所以就在小谭住院的第三天,彭总便带着公司高层一干人马,浩浩荡荡前往医院探视小谭。
  在病房,彭总见到了从农村紧急赶来的小谭母亲——一个朴实的、六十几岁的农村老太太——谭大妈。
  “小谭是我们东方公司的英雄,你就是英雄的母亲!”彭总握着谭大妈的手,动情地说。
  谭大妈抖抖地握住彭总的手,眼睛则死死盯着他的脸,看了足足五分钟。晶莹的泪花在眼眶里不住地打转,分明是受到强烈控制,才没能掉下来。她紧咬双唇,脸颊因竭力控制情绪,竟有些抽搐了。
  最后,只见她凑近彭总耳朵、压低嗓音,颤巍巍地说道:
  “您是英雄的父亲!”
  彭总猛地一愣,触电般抽回了被谭大妈紧握的右手;后退半步,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将谭大妈端详了一番。然后又赶紧上前,紧紧抓住了谭大妈那长满老茧的双手,不动声色地使劲捏了捏。
  在场的公司高管们,都被彭总怪异的举止弄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旋即,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人们被彭总的真诚打动了。
  三个月后小谭伤愈出院,东方公司为他举办了极其隆重的表彰大会。
  表彰会上,彭总亲自宣布,正式任命小谭为东方公司副总经理,兼行政总监。
  “我们就是要大力弘扬正气!大大重用忠义、正直之士,共创东方美好明天!”末了,彭总又激昂地大声宣告。
  整个东方公司,上上下下,无不为之错愕!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9月20日 修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2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3c432199af700237b45655fc4d912e84查看全文>>

阿生的考验

  文/山影
  
  阿生大学毕业后,即进入一家跨国公司的技术部门工作,转眼五年了。期间,大小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但由于阿生工作踏实、技术一流,所以并未受公司人事变动影响,一直很稳定地在技术部搞产品研发。
  五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阿生慢慢在行业内有了名气。一些对手公司为能快速在市场上取得优势,便选择走捷径,开始频频与阿生接触,以期能将他挖到自己旗下。
  一天下班回来,女朋友见阿生心事重重,便关切地问道:
  “出什么事儿了?看你心神不定的!”
  “下午接到对手公司一个电话,游说我到他们那儿工作;明讲一切从优,待遇肯定会比现在更好。”阿生皱着眉头回答道。
  “你答应了?”
  “没有!我回答他们需要考虑考虑。你觉得呢?我该不该答应他们?”阿生反问女友。
  “人往高处走!按道理应该答应。可他们到底是家什么样的公司?这种挖人的手段无论如何,都感觉有点卑劣。”
  “先不说他们的手段,单说我现在跳槽也是不道德的。因为我掌握有公司核心技术,一旦到了对手那里,肯定会给现在的公司带来重大损失;更何况我还签了保密协议。所以我不想答应他们。”
  “好!我同意你的决定。做人就应该诚实嘛,这样才能长远。呵呵!”女友高兴起来。
  “嗯!很高兴你也同意我的想法。”阿生也轻松起来,脸上有了笑容。
  俩人正说着,阿生的手机响起,提醒有电话进来。他赶紧拿起手机,走上阳台。
  几分钟后,阿生攥着手机回到女友身边:
  “还是下午那个人!他讲清了价码。说如果我答应,他们不但会让我担任他们的技术部经理,而且还会将我的工资加倍。你说怎么办?”
  “按说……你在这行都干五年了,应该得到提升。但他们这样挖人确实有些下作,让人不放心。你不妨先打听一下他们公司,如果没大问题,就答应他们试试看嘛!”女人的心动了。
  “你好糊涂!这可不是随便能试试的。如果答应他们,那等于上了贼船,进退荣辱就由不得你了。”
  “那你说怎么办?咱们的婚房还没着落,将来结婚也需要一大笔钱,你……你总不能什么都指望我吧?”女友的声调不禁高了八度。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可不能因为一丁点利益,就丢了做人的原则。你放心,只要咱俩勤奋工作,房子早晚会有的。”阿生劝女友。
  “早晚?早晚是什么时候?等你有了房子,没准我早就成黄脸婆了。”妻子嘟囔起来。
  “哪能啊?要相信好人一定会有好报。不义之财不可取,不然就连睡觉也睡不踏实的。”
  女友显然不赞同阿生的说法,尽管没再讲话,但表情严肃起来,态度也开始变得冷漠。
  正在此时,阿生又来了电话。他抓起手机,再次走向阳台。
  不大一会儿,阿生回来告诉女友:
  “他们又提高了价码,答应我提高两倍工资!”
  “你答应了吗?”女友眼睛里射出一道“贼光”。
  “没有!”
  “那你傻啊?还不赶紧答应?”女友眼中的“贼光”顷刻间变成了一道怒火。
  “你……唉!”阿生无语了。
  女友更怒了。
  几天后,阿生身上发生了两件大事儿。
  首先,他被公司正式任命为了技术总监,工资比原来提高两倍;其次,他跟相处三年多的女友,分手了。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9月20日  于北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2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35a8a2ab8a24d7c6baee2bc5f6fd3901查看全文>>

小小说系列丛书之二人合集计划正式启动

  作为与张海君老师合作出版“小小说系列丛书”计划的一部分,二人合集(书名待定)项目拟于10月1日后正式开始征稿。为方便计划顺利实施,在征稿前,请打算参与二人合集的作者朋友,务必注意以下事项:
  1)二人合集拟出版一套,共10本,由张海君老师担任总策划。每本200余页,16开本,13个印张,由全国新华书店发行。每书收录100篇小小说,每位作者须提供50篇(每篇文章后需附250字以内的精短导读一段);版权归作者所有。
  2)本系列丛书没有稿费,但每本有120本样书。自愿购买者以四折优惠。
  3)作品要求无暴力、色情及其他不良内容,文学、艺术性兼顾,且适合青少年阅读。每篇文章要求字数在1000——2000字之间,1500字左右为最宜;超过2000字的文章,将不被采用。
  4)凡参与的作家,请尽量于10月1日前,从速找好自己的搭档,并跟帖贴出,以便学会及时统计。需要学会帮助寻找搭档的老师,也请跟帖说明;不方便跟帖的,可通过站内短消息,及时告诉‘远处的山影’或‘涯客2011’,由学会牵线搭桥。
  5)该计划不含单人文集,打算出单集的作家朋友请另行投稿。本次征稿接受电子文本,投稿邮箱及投稿注意事项,将于国庆节后在‘小小说学会’公布,敬请各位留意。
  
  
  
  中国小小说学会
  2011年9月17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4ed4065fbd0ff9a7ed98357f6dacbd02查看全文>>

朋友(小小说)

  文/山影
  
  结婚四年后,路畅跟小菁离婚了。
  离婚的原因是妻子小菁有了外遇。小菁对此毫不回避:
  “没错!我心里已经有别人了!咱们还是离了吧。”
  路畅受不了妻子不忠,俩人就离了。其实路畅很清楚,小菁心里的“别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毅。
  张毅是小菁的初恋情人,同时也是路畅多年的朋友。由于种种原因,小菁最终没跟张毅结合,而是选择了路畅。但张毅对小菁的感情,似乎并未随时间淡化,反而愈加强烈了。
  在平日交往中,张毅常常会不经意流露出对小菁的觊觎,路畅全看在眼中。但又能怎样呢?这只是朋友的心思意念,并没有具体事情发生。所以尽管路畅很不爽,但也只能佯装不知;或许他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为实现抱负,路畅结婚后主动辞去单位工作,创办了一家贸易公司。然而正当公司有所起色时,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彻底惊醒了路畅的美梦。由于境外市场急剧萎缩,原先签订好的供货合同无法正常执行,路畅只能眼睁睁看着采购来的货物堆在仓库腐烂变质;非但如此,他还要赔上不菲的仓储费,几个月下来,便血本无归了。
  金融风暴过后,尽管境外市场又开始慢慢恢复活力,但路畅已经再无资金组织货源了。他想到银行贷款。但屡次申请失败使他最终明白,像他们这样的小规模贸易公司,要想从银行顺利拿到贷款,简直比登天还难。走投无路、一筹莫展的路畅,情急之下想到了朋友张毅。
  张毅这些年一直在做国内生意,并未受金融危机太大影响,资金应该是充裕的。倘若他能念及情谊,临时拆借一些资金给自己用来周转,则完全可以使公司起死回生。
  于是路畅找到张毅,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资金没问题!”张毅一脸坏笑,紧紧盯着路畅:
  “我甚至可以白送给你。”
  “白……送?别扯淡了!你哪有那么大方?”路畅不以为然。
  “没跟你扯淡,我是有条件的。不过就怕你不同意。呵呵!”
  “什么条件?说说看!”
  “条件嘛,就是……就是你得把小菁让给我!”张毅嗫嚅道。
  “你说什么?我抽你丫的!信不信?”路畅涨红着脸,站起来举起了巴掌。
  “得得!算我没说!你……你坐下。”张毅赶紧侧身躲避;见路畅重新坐回座椅,便慢条斯理地接着说:
  “较什么真儿?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如果你的公司盘活了,赚钱还不是易如反掌?到时候再找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你……你他妈的这叫乘人之危!懂吗?算我瞎眼,白交你这么个朋友了!”路畅“嚯”地站起来,转身就要离开。
  “什么叫乘人之危?你很清楚,如果当年不是你小子横插一杠,小菁现在一准是我媳妇;你这叫不叫乘人之危?我现在给你补偿换回本该属于我的,又有什么错?”在路畅背后,张毅幽幽说道。
  “……”张毅几句话竟说得路畅无言以答。
  “你啊,先别急着发火!回去好好想想再说。”见路畅不再说话,张毅最后劝道。
  要钱?还是要人?回到家中,路畅激烈挣扎起来。
  一番煎熬后,张毅的话渐渐在路畅心中占据上风——是啊,假如能盘活公司、赚到钱,现如今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但如果公司倒闭了,别说别的女人,恐怕就连小菁也会跑掉的!这真是“要钱,则人、财两全;要人,则人、财尽失”。
  路畅内心的变化,再加上张毅外力推动,一个极其隐秘的交易便诞生了,这就是张毅拿资金来向路畅交换小菁。
  为使计划天衣无缝,路畅同意张毅的建议,由张毅主动去追小菁,路畅则尽力暗中配合。
  一切进展顺利,俩人很快便离婚了。张毅如愿得到了小菁的芳心,路畅也如期拿到了周转资金。
  然而,正当路畅和张毅在一家餐馆打开香槟、弹冠相庆时,小菁仿佛突然从天而降。
  看到眼前的场景,原本就有些疑问的小菁顿时明白了一切。一股无法遏制的羞怒猛地涌上心头,令她发疯似地一把掀翻他们的餐桌,怒吼道:
  “你们两个畜生!我叫你们庆祝!”
  随后“砰”地摔门而出,从此再没了踪迹。
  后来,有风言说在某个深山的寺庙里,看到一个尼姑很像小菁。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9月14日 于北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0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66671&articleId=12b8a985ff42c3617f01ded9d7fbc1d6查看全文>>

朋友

  文/山影
  
  结婚四年后,路畅跟小菁离婚了。
  离婚的原因是妻子小菁有了外遇。小菁对此毫不回避:
  “没错!我心里已经有别人了!咱们还是离了吧。”
  路畅受不了妻子不忠,俩人就离了。其实路畅很清楚,小菁心里的“别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毅。
  张毅是小菁的初恋情人,同时也是路畅多年的朋友。由于种种原因,小菁最终没跟张毅结合,而是选择了路畅。但张毅对小菁的感情,似乎并未随时间淡化,反而愈加强烈了。
  在平日交往中,张毅常常会不经意流露出对小菁的觊觎,路畅全看在眼中。但又能怎样呢?这只是朋友的心思意念,并没有具体事情发生。所以尽管路畅很不爽,但也只能佯装不知;或许他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为实现抱负,路畅结婚后主动辞去单位工作,创办了一家贸易公司。然而正当公司有所起色时,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彻底惊醒了路畅的美梦。由于境外市场急剧萎缩,原先签订好的供货合同无法正常执行,路畅只能眼睁睁看着采购来的货物堆在仓库腐烂变质;非但如此,他还要赔上不菲的仓储费,几个月下来,便血本无归了。
  金融风暴过后,尽管境外市场又开始慢慢恢复活力,但路畅已经再无资金组织货源了。他想到银行贷款。但屡次申请失败使他最终明白,像他们这样的小规模贸易公司,要想从银行顺利拿到贷款,简直比登天还难。走投无路、一筹莫展的路畅,情急之下想到了朋友张毅。
  张毅这些年一直在做国内生意,并未受金融危机太大影响,资金应该是充裕的。倘若他能念及情谊,临时拆借一些资金给自己用来周转,则完全可以使公司起死回生。
  于是路畅找到张毅,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资金没问题!”张毅一脸坏笑,紧紧盯着路畅:
  “我甚至可以白送给你。”
  “白……送?别扯淡了!你哪有那么大方?”路畅不以为然。
  “没跟你扯淡,我是有条件的。不过就怕你不同意。呵呵!”
  “什么条件?说说看!”
  “条件嘛,就是……就是你得把小菁让给我!”张毅嗫嚅道。
  “你说什么?我抽你丫的!信不信?”路畅涨红着脸,站起来举起了巴掌。
  “得得!算我没说!你……你坐下。”张毅赶紧侧身躲避;见路畅重新坐回座椅,便慢条斯理地接着说:
  “较什么真儿?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如果你的公司盘活了,赚钱还不是易如反掌?到时候再找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你……你他妈的这叫乘人之危!懂吗?算我瞎眼,白交你这么个朋友了!”路畅“嚯”地站起来,转身就要离开。
  “什么叫乘人之危?你很清楚,如果当年不是你小子横插一杠,小菁现在一准是我媳妇;你这叫不叫乘人之危?我现在给你补偿换回本该属于我的,又有什么错误?”在路畅背后,张毅幽幽说道。
  “……”张毅几句话竟说得路畅无言以答。
  “你啊,先别急着发火!回去好好想想再说。”张毅最后劝道。
  要钱?还是要人?回到家中,路畅激烈挣扎起来。
  经过一番煎熬,张毅的话渐渐在路畅心中占据上风——是啊,假如能盘活公司、赚到钱,现如今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但如果公司倒闭了,别说别的女人,恐怕就连小菁也会跑掉的!这真是“要钱,则人、财两全;要人,则人、财尽失”。
  路畅内心的变化,再加上张毅外力的推动,一个极其秘密的交易便诞生了,这就是张毅拿资金来向路畅交换小菁。
  为使计划天衣无缝,路畅同意张毅的建议,由张毅主动去追小菁,路畅则尽力配合。
  一切进展顺利,俩人很快便离婚了。张毅如愿得到了小菁的芳心,路畅也如期拿到了周转资金,
  但就在路畅与张毅打开香槟,弹冠相庆时,两位警察找到了他俩:
  “谁是路畅?”
  “我……我就是!什……什么事儿?”路畅舌根发硬、一头雾水。
  “你涉嫌婚姻诈骗,请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路畅的醉意霎时烟消云散,紧紧盯着张毅,怒喝道:
  “你耍我!”
  但还没等张毅对路畅的话作出反应,警察又扭头问张毅:
  “那你就是张毅了?”
  “我……我是!”
  “你涉嫌协同作案,请配合我们调查。”
  “我们都被耍了!”张毅冲路畅嘟囔一句。
  俩人几乎同时瘫在了座椅上。
  
  (全文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9月14日 于北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2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f13fc9f2082055a6c7991d50be90f52e查看全文>>
共12页/11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