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0167
  • 开博时间:2010-03-0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中篇小说:迷失的旷野(连载)

  文/山影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题记(摘自《圣经》马太福音)
  
  1)
  七月里的一天,伴着滚滚惊雷,一场滂沱大雨驱散氤氲多日的溽热,给备受煎熬的北京带来一丝清爽。然而还没等人们有所喘息,头顶上,狰狞的太阳就又露出了本来面目。整座城市旋即再次匍匐在它脚下。
  午后,火场一般的北京火车站广场上,悄然走来一位年轻人。他先是迟疑着左右扫一眼人群,随后低下头,不经意地往前踱了几步,又转身折回,便反反复复徜徉起来。年轻人身材修长,目光忧郁,一头飘逸的长发外加优雅的举止,透出一股当下“帅哥”难得一见的书卷气。而一身精致、考究的休闲服饰,以及肩上那只新颖的路易?威登真皮挎包,似乎也都在向人们展示他不同凡响的艺术品味。吸引来周围阴凉处不少“美眉”频频回眸。可年轻人毫不理会,只管兀自顶着骄阳不住地徘徊,任凭恣意的汗水浸透名贵T恤,并在后背上印出一块大大的“地图”。
  过了大约一刻钟光景,他停止游移,抬眼望望高高的钟楼,又回头瞥一下自己来时的马路,才重新迈开脚步,默默地朝进站口走去。
  偌大的软席候车室居然空空荡荡,只有少数旅客稀稀拉拉分散在一排排沙发中,乍一看,就像整洁的草坪上被人乱丢了几片垃圾。年轻人站在门口,蓦地意识到这是乘客们均已检票上车,心头不由得一紧,慌忙从挎包里翻出车票,匆匆奔向检票口。
  年轻人气喘吁吁地冲上列车,找到自己的软卧包厢,拉开门一看,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一位满头银发的瘦削老人正戴着眼镜,手捧书本,端坐在茶几前安详地看书。他的身后则是一位老妇人,正倚靠车厢,半躺在床铺上闭目养神。很明显,他们是一对夫妻。
  发觉年轻人进来,老人稍稍推开一点书本,进而转过脸略一颔首,笑意随之溢出镜片。床上的老妇人也睁开眼睛和蔼地笑了,活像一尊弥勒。年轻人为自己的突然闯入感到不安,立在门框内,一边胡乱抹抹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小鸡啄米似地向两位老人致歉,嘴里还口吃一般连连发着“艾艾”的短音。
  老人的笑意立刻放大了几倍。他把书本摊放在往茶几上,冲年轻人招招手,示意说:
  “快进来吧!外面多热呀?里面有空调呢。”
  “哎!”年轻人豁然答应一声,顺手关了屋门。他走近老人对面的铺位,摘下挎包,随意往上面一扔,也默然坐在床铺上。
  看年轻人消停下来,老人又捧起书本开始阅读。他身后的老妇人也又一次合上眼睛,进入假寐。
  
  (待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e8eb725cf1437a4ea45832a1b4179888查看全文>>

杨花飞舞(短篇小说)

  文/山影
  
  1)
  
  观众和参展人员开始纷纷离场,熙攘的展览大厅逐渐归于沉寂。夏志彬站在展台前环顾四周,发现好几个展位已经空空荡荡,只剩下少量留守人员。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腕看看时间,原来是到了午饭时刻,便转身吩咐正在忙碌的员工放下手头工作,集体外出用餐,暂由他一个人独自留下看管展台。作为参加展会的最高一级公司领导,夏志彬理应具备这样的姿态。
  今天是本届“国际医疗设备春季展览会”的最后一天。特殊的医疗体制孕育出无穷商机,并催熟中国在一夜间成为全球最大的医疗用品市场。当今世界最尖端、最昂贵、最新奇的医疗设备总会率先在中国使用,是近年来业内广为流传的一条铁律。巨大的市场诱惑不仅使本届展会规模空前,更是吸引来了全球几乎所有医疗设备制造商。这些在市场上你死我活的竞争对手就像一群饿狼,都理所当然地把中国视为它们嘴里的一块肥肉,谁也不肯轻易松口。展览会便是他们赤膊上阵的角斗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活剧就此呈现在世人面前,令人叹为观止。只是春天里,一连四天的展会让人倦怠,尽管尚有半天展览时间,就已经有参展商开始拆卸展台,准备撤展了。这也难怪,该做的宣传已经做完,该来的客户也早已来过,剩下的半天时间简直就是可有可无的鸡肋。
  员工们都顺从地离去,喧嚣的展台顿时冷清下来。夏志彬长舒一口气,拿出一只纸杯冲上茶水,找一处僻静的角落一屁股坐了下来。连日的操劳,加上春季特有的困乏,已令他筋疲力尽,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可以休息片刻。但夏志彬刚坐稳,就看到展台前又翩然走来一位顾客。
  顾客是位漂亮的女孩儿,一件浅青色春秋外衣和一条得体的牛仔裤,貌似不经意地罩在修长、匀称的身体外面,配以一只棕色背包,显得既清纯又不失自然。女孩儿就像一只觅食的松鼠,先是站在边上怯怯地探出头朝展台内左右扫一眼,并未发现坐在角落里的夏志彬,才大着胆子踏上展台,开始在展位内徜徉。
  这样的装束和举止既不像前来参观展览的客户,又不像忙于搜集资料的其他公司员工。大概是哪所大学的学生,趁休息日前来进行社会体验吧。夏志彬远远观察着女孩儿,联想到今天是礼拜天,便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于是他稳稳坐着没动,任凭女孩儿在他们的展台内随意参观、浏览。
  但看到女孩儿动手拿取摆在资料架上的宣传彩页时,夏志彬还是坐不住了。这样的彩页印刷考究,装帧精美,是专门提供给客户医院的,成本很高。他不喜欢无谓的浪费。
  “小姐想了解我们的产品?需要我来做一下介绍吗?”夏志彬悄然来到女孩儿身边,轻声问她。
  女孩儿一个激灵转过身,正拿资料的手不禁一阵抖动,一沓彩页趁机“啪”地掉在地板上。夏志彬默默地弯腰捡起彩页,重新码放在资料架上,才回过头对女孩儿柔柔地说道:
  “这些资料很硬,也许并不适合包书。”
  女孩儿仍在惶恐,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继而脸颊也绯红起来。夏志彬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这是一张清秀的脸庞,一双乌黑的眸子就像两汪山泉,清澈、澄明,不见一丝杂质。但此刻,这张脸正因娇羞而不安,两汪泉水似乎真要汩汩而出。夏志彬忍不住赶紧解释:
  
  (待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18cd904533dfc807b1f9055c30ffe2ce查看全文>>

请你相信我(短篇连载)

  1)
  伴随汽笛一声长鸣,一台浑身油腻、几乎看不出颜色的机车,牵着一列长长的车厢轰隆隆驶进了小站。列车游蛇般越来越近,越来越慢,最终“嘎”地停靠在站台旁。这是一列绿皮车,车厢上的绿漆已开始剥落,露出大块大块暗黄色锈迹,斑斑驳驳的,像是有意在向人们诉说它悠久的历史。
  这样的小站,也许只配停靠这种古董。站台上的廖雯蹙额嘀咕着,抓起行李,快速行动起来。
  车门一打开,柔柔弱弱的廖雯一改淑女形象,猛然甩开人群,率先冲进了车厢。这是她多年乘车的经验。像这样的慢车,每站都有不少乘客下车,车厢内总有一些空位。只是动作稍一迟缓,座位又会被别人抢去,那自己也就只能乖乖地站到目的地了。
  果不其然,尽管有人正煞有介事地躺在座椅上佯装睡去,车厢内仍然有不少位置空着。廖雯站在通道顶端朝里面匆匆一瞥,看中了一位小伙子对面的空座,就快步走过去问道:
  “请问这儿有人吗?”
  “没有!”像是被廖雯打断了思绪,小伙子机敏地抬起头看看她。
  “谢谢!”
  廖雯说完,托起行李箱,踮着脚想把它塞进小伙子头顶的行李架。
  小伙子急忙站起身,说声:
  “我帮你吧!”
  便不由分说,一把抓过廖雯的行李箱,轻而易举撂到了行李架上。
  “呵呵,还是你们男孩子有力气。谢谢你了!”
  “不客气!”小伙子有些腼腆,躲闪着廖雯的眼神,重新坐回原位。
  廖雯取下背包放在茶几上,缓缓坐进靠窗的位子,开始仔细打量对面的小伙子。
  小伙子身高马大,长得很结实,也很耐看;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眉宇间透着一丝忧郁,很有男人味道。只是不合时宜地留个光头,似乎跟他的气质并不协调。此刻他正手托腮帮,紧贴车窗出神地望向外面,好像有一肚子心事。
  “你到哪儿?也是省城吗?”初识的好感,给廖雯带来了谈话兴致。她打破沉默,率先问道。
  小伙子从车窗上收回目光,转移到廖雯脸上胡乱扫一下,并没讲话,只是淡淡地点点头,又重新望向窗外。
  “你是省城人?还是去省城办事儿?”廖雯并不在乎他的态度,继续搭讪着。
  “哦……我家在省城。”看得出,小伙子对聊天明显缺乏兴趣,说话时眼睛一直紧盯车窗。
  廖雯便不再发问,也跟着将目光投向窗外,开始在站台上漫无目的地扫来扫去。
  外面,一位少妇正拖着一只硕大的包裹艰难走来,身后还跟了个小男孩儿,哭哭啼啼的,并不时用手背抹一把眼泪。少妇停下脚,费劲地放下包裹掏出车票,低头看了看,又焦急地来回张望列车,大概是在寻找自己的车厢。
  廖雯一阵怜恤,忘了自己身处车厢,竟忍不住想伸手去帮他们,却突然听到身后有人问道:
  “你们这儿有人吗?”
  
  (待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8cefc4f7230030e83ea7c988022ce051查看全文>>

前方60米?

  
  文/山影
  
  我是一名交通警察。一天凌晨,在我的辖区内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小型乘用车直接冲下一座正在施工的断桥,造成车上唯一乘客,即司机,当场身亡。
  死者是一位名叫松冈的日本人,去年刚由日本国内来到中国,担任一家日企的驻华首席代表。尸检发现,松冈体内的酒精含量严重超标,已属醉酒驾车;很明显,这又是一起醉驾事故。
  发生事故的断桥,就位于松冈住所附近,中间要经过一处交通环岛。蹊跷的是,根据推测,当时本应通过环岛直行回家的松冈,不知什么原因,竟在环岛处鬼使神差般左转弯去了断桥,并一头栽了下去。是自杀吗?还是另有隐情?一起原本单纯的交通肇事,因为这个小小细节,再加上松冈的外籍人士身份,陡然变得复杂起来了。
  于是分局的刑警小刘受上面指派,介入了此次事故调查。
  几天后,征得外事部门同意,我跟小刘决定亲自去松冈住所会会松冈太太,以期得到更多线索。
  看到我俩出现在门口,憔悴的松冈太太有些惊讶。但当我们拿出证件、说明来意后,她还是很礼貌地请我们进了房间。
  待仨人在沙发上坐定,小刘率先说道:
  “我们知道您很难过。但为能尽快查清松冈先生意外的原因,我们不得不过来请您协助调查。希望松冈太太谅解!”
  看得出,松冈太太是位坚强的日本女人,汉语也说得很好:
  “我理解!你们需要知道什么?请直说。”
  “嗯!我们首先想了解松冈先生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没有!自从我们来到中国,他一直都这样忙碌。”
  “他平时都这么晚回来吗?”
  “是的!公司事情很多,他和几个高管常常开会到很晚,然后再一起吃饭、喝酒。”
  “看来松冈先生经常酒后驾车回家了?”我在一旁插了一句。
  松冈太太一阵害羞,因悲恸而红肿的眼圈更加绯红了。她匆匆扫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使劲儿搓着双手。
  小刘赶紧解释:
  “哦……我们不是在责备松冈先生,而是想尽量弄清意外发生时的情况。”
  “他一直都自己开车,即便喝了酒,也会自己开车回来。但你们知道的,吃饭时都一般会喝点酒的,尤其是在中国。”
  “不管在哪个国家,酒后驾车都是违法的。”我又忍不住说道。
  小刘赶紧制止我:
  “咱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然后继续问松冈太太:
  “我想知道松冈先生最近有没有对您说过一些反常的话?比如针对某些人,或者某些事情的看法、感受什么的?”
  松冈太太茫然地仰起脸,轻轻摇摇头:
  “我……记不太清了。”少顷,却突然眉毛一挑:
  “噢!对了。在出事的前一天,他告诉我有一块路牌,常常会自己突然地出现和消失。”
  “路牌?什么路牌?”小刘机警地追问。
  “他说每当晚上他喝酒后经过环岛,就会看到路边有一块路牌;但他不喝酒时,无论白天还是晚上,路牌又会自动消失。他无法解释,感到不可思议,就对我唠叨了半天。”
  “路牌上什么内容?”
  “他没详细说,只说上面有个大大的箭头。当时他信誓旦旦,说有时间一定要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嗯!您提供的这个线索很重要,我们得马上核实。谢谢松冈太太!”小刘说着,便站立起来;我也跟着他起身告别了松冈太太。
  走出松冈家,我和小刘马不停蹄来到了附近的环岛。果然,在指向断桥的方向,我们看到了松冈太太说的那块路牌。这其实是一块交通警示标志,完整的意思应该是“前方600米处施工,请绕行”;但由于遭到损毁,只剩下了一个箭头和“前方60”字样。
  只是这块残缺的标志牌,正牢牢固定在一根钢柱上,单是取下来就很不容易,根本不可能像松冈太太说得那样自动地出现和消失。
  小刘站在标志牌下,举目向远处望了望,又蹙起眉头紧张地思考好大一会儿。才突然眼睛一亮,对我说道:
  “有了!我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怎么回事儿?快说说!”我的好奇心被激活了。
  “日本的交通规则是靠左行驶,进入环岛后是按顺时针转圈,跟咱们刚好相反。松冈是日本人,几十年的习惯恐怕早就深入骨髓,成了他的潜意识。在没喝酒时,他驾车进入环岛,还能自觉跟从大家按逆时针旋转;但他喝酒以后意志变得薄弱,潜意识占了上风,再加上夜晚又缺乏跟从对象,便开始按日本规则转圈。所以,他不喝酒始终看不到这个标志,一旦喝酒,又会不自觉来到它跟前。”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那他直接把车开到桥下又该怎么解释?”
  “标志莫名其妙地出现和消失,令他不安,甚至恐惧。所以他非常渴望弄清真相。他或许不懂汉语,但肯定理解了这个标志的意思,于是就按标志指向往左转弯,开上了去断桥的路。往前走了远远不止60米,也没见到任何异常,他开始放松警惕;但就在此时断桥突然出现,他来不及刹车,悲剧便发生了!”
  “这么说松冈挺冤,到死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
  “对!是酒精害了他,也是他自己害了自己。”
  
  
  
  
  山影
  2011年12月21日
  于北京 望都家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0e97b41bb4ae2a7faac277a63b0196d1查看全文>>

背景

  文/山影
  
  老陈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多年来,由于缺乏背景,他的公司一直不温不火,勉强维持。老陈对此也颇感无奈,因为他很清楚,在当今,雄厚的资金和坚实的背景是企业腾飞的两只翅膀,像他们既无背景、资金又不充裕的公司,似乎注定只能这样不死不活。但老陈又不甘心,就紧咬牙关硬扛着。或许将来会有机会,谁知道呢?这年头,一切皆有可能。老陈这样想。
  由于公司不景气,员工的流动性就很大,所以老陈总在不停地招聘新员工。后来,一个叫小黄的应聘者引起了他浓厚兴趣。
  小黄是位标致的女人,拥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和一副魔鬼般的身材,更重要的是,据她自己介绍,她是市里某局局长的外甥女。
  这让老陈着实感到兴奋,因为小黄说的某局,正是他们公司的行业主管部门。这真是上帝赐给自己的一次绝佳机会!正为公司寻找背景的老陈,终于看到了曙光,于是毫不犹豫地将小黄招了进来。
  小黄果然不负众望,靠着她的局长舅舅,为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非但如此,经她介绍,老陈也和局长建立起了稳固关系。老陈的公司从此火爆起来了。
  吃水不忘挖井人,老陈自然不会亏待摇钱树小黄,打算年底时好好犒劳她一下。但小黄似乎并不满足于年终奖励,因为她舅舅给老陈来了指令,明确要求他将公司一半的股份转给小黄。
  老陈很纠结。按道理,他的公司以前尽管没怎么赢利,可也毕竟经营多年;而小黄刚一上来就要拿走他一半股份,老陈真有些舍不得。但局长就是他的皇上,局长的话就是圣旨,他不能不听的。所以年终时,除了给小黄一个大大的红包外,老陈又亲自跑到工商局,乖乖地按局长的意思做了股东变更。
  转眼春节到了。在家过年的老陈,有一天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陈总好!给您拜年了!”
  “过年好!但……你谁啊?我好像没见过你的号码。”
  “咱们是没联系过,呵呵!我是小黄的爱人!”
  “噢!知道了,听小黄说起过你!怎么样?你们过节也挺好?”
  “挺好!感谢您这一年来对我们的照顾。所以我想在假期抽个时间请您吃饭,您千万别推辞哦?”
  “呵呵!有时间可以一起坐坐,认识一下嘛。但吃饭就免了吧,我还要感谢你们呢!”
  “您对小黄这么照顾还要感谢我们?真是太客气了!”
  “嗨!谈不上什么照顾,主要是小黄能干,都是她应该得的!”
  “我还不了解?她能干什么啊!还不您领导有方?您就别再推辞了!”
  “别……别这么说!要不是小黄介绍来你们舅舅,我们公司哪能这么快就摆脱困局?所以应该感谢你们!回头还是我请你们吃饭吧,呵呵!”
  “舅舅?什……什么舅舅?”小黄的爱人在电话那端似乎很迷茫。
  “哈哈!你们的局长舅舅啊?”
  “局长舅舅?谁……谁的局长舅舅?”
  “咦?你怎么不知道?我们的主管局长不是小黄的舅舅吗?”老陈有些吃惊。
  “嗯?是吗?是……是吧!我……我明白了!那……那先这样,咱们回头再联系!”小黄爱人开始支支吾吾,声音也明显低沉下来;一说完,还没等老陈做出反应,便“咔嚓”挂了电话。
  老陈被弄得莫名其妙,攥着手机,自言自语道:
  “真的假的?怎么连自己老婆的舅舅是谁都不知道?”
  三天后,老陈从报纸上看到一条惊人消息,局长在自己家中被害身亡。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跟小黄联系,但手机一直无法接通。再往后,小黄两口子仿佛从地球上蒸发了一般,再也没了音信。
  开春后,随着冰面融化,在郊外的水库里,有人打捞出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经公安机关DNA鉴定,最终确认为小黄夫妇。但对他们的死亡背景众说纷纭,一直未能定论。老陈清楚,大概只有自己最接近真相。
  
  
  
  
  山影
  2011年11月23日
  于北京 望都家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a7ab91c89cbb60c05e646ce590fdefa0查看全文>>

试炼

  
  文/山影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音响起,提醒有短信进来。小马拿起一看,果然是小丁发来了一条短信:
  “老陈回来了,想见你。晚上八点半,朝外大街星巴克,希望你能来。”
  小马立刻陷入纠结之中。
  小马和小丁在同一家外企工作,同时又都是老陈招来的员工。老陈当时是他们的大区经理,自然也就是他们的老板。俗话说“同行即冤家”,既是同事,小马和小丁就有了竞争。但他们之间更多的是君子之争,并没有发展为“冤家”,这主要得益于老陈。老陈不仅是他俩的老板,平日里更像一位大哥对他们关怀备至,是俩人的粘合剂和缓冲器。由此,他们三人就越走越近,慢慢形成了一个以老陈为核心的小圈子。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再小的圈子里也会有亲疏贵贱之别。所以仨人尽管表面上铁板一块,其实周围人都清楚,小马跟老陈的关系比小丁更铁,应该算是老陈真正的心腹。这些情况在公司基本上是公开的秘密
  顾忌到老陈的形象和小丁的感受,小马常常会对这种说法或明或暗地予以抵制。但他看到老陈对此似乎并不介意,也就逐渐对大家听之任之,放任自流了。因为他当然明白,同事们的看法是正确的,自己的确是老陈最信得过的人。
  然而正当小马春风得意,准备在老陈支持下大干一番时,老陈却突然移民去了欧洲;更没想到的是,老陈临走时竟向公司推荐小丁接替自己做了大区经理。
  就像三九天被人劈头浇下一盆冷水,小马浑身彻底凉透,随即向公司提出了辞职,后经小丁一再劝说,才勉强留任到今天,只是跟老陈的关系已经大不如前,三年来再没有任何联系。
  所以看到小丁的短信,小马很纠结。但经过激烈挣扎,理智渐渐占据上风——做人要懂得感恩,无论如何,老陈对自己是有知遇之恩的。这么一想,小马就觉得还是应该去看看这位久未谋面的老领导。
  晚上八点半,当小马准时来到朝外大街的星巴克时,发现老陈已经点好咖啡,正坐等他们到来。他赶紧走上前去:
  “陈总回来了?好久不见!”
  老陈也站起身,微笑着向他伸出了右手:
  “呵呵!小马来了?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瞧您说的!您回来一次也不容易,我过来看看您是应该的。”说着,便紧紧握住了老陈的手。
  俩人重新坐定,老陈不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
  “你小子肯定还在生我的气,不然三年了都没有你任何消息!我没说错吧?”
  “我……我真没生您的气,只是有些不太理解。既然您这么说,趁小丁还没到,我今天也想讨个明白。您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因为无论从哪方面衡量,我都应该是您的第一人选。”
  “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说这件事情,所以很高兴你能过来。”老陈喝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继续说:
  “我这样做首先是为了保护你。”
  “保护我?”
  “对!你想想看,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咱俩的关系,我要是直接推荐你做大区经理,别人会怎么看?我可以一走了之,而你呢?怎么开展工作?”
  小马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嗯,有点儿意思!还有呢?”
  “当然这也是为了我自己。我不想让别人说我任人唯亲。”
  “您说的这些确实有道理,但不足以让您那么干脆地推荐小丁。因为我的业绩比他好,无论怎样,我接替您做大区经理都应该是名正言顺的。”
  “哈哈!这才是我今天要跟你谈的主要内容!知道我为什么要保护你吗?因为我很清楚,一个大区经理远不是你的最终目标,你应该拥有更高的职位。”
  “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小马抬头望着老陈,一脸茫然。
  “我已经拿到了绿卡。受总部指派,过几天就要回国担任公司的驻华首席代表。你将是我销售总监的不二人选!”
  “哦?真的?”小马眼睛一亮,继续说道:
  “我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您计划好的!哈哈!现在看来小丁对我的竭力挽留也是您的旨意了?”
  “你以为呢?呵呵!尽管你小子三年没跟我联系,不过我认定你还是通过了试炼。”
  俩人正说着,小丁走了进来,先跟老陈打过招呼后,便笑嘻嘻地冲小马说道:
  “怎么样马总?这三年的委屈还算值得吧?”
  “我……你”小马看看老陈,又扭头瞪着小丁:
  “你都知道了?看来我还是被你俩耍了。”
  “哈哈哈!”
  仨人笑到了一起。
  
  (完)
  
  
  
  
  山影
  2011年11月21日 于北京望都家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8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ef75056a1a1157f8676d8e289d0bf0a7查看全文>>

细心

  文/山影
  
  她跟他相识是在网上。
  因为喜欢文学,她常常登录一些文学网站阅读别人的作品,同时也把自己的文章贴在论坛上,以方便和大家交流。时间一长,她就注意到了他。
  他的文字优美,内容隽永,深深吸引了她;而几乎同时,她也赢得了他的好感。俩人就相互关注,成了好友。
  通过交流,她了解到他生活在北京,十年前妻子因病去世,至今仍然单身。这令她有些兴奋,因为在经历一段失败的婚姻后,她也尚未找到合适伴侣。于是,她开始饶有兴趣地研究有关他的所有细节。
  她发现,他在很多作品里,都对北京朝阳门外的星巴克咖啡屋有过详细描述,这引起了她浓厚兴趣。在一次网上聊天时,她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
  “你的几部作品里,都出现了朝外大街的星巴克咖啡屋,这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没什么特别含义,主要是我对那儿比较熟。一来,我就住在朝外大街,到星巴克很方便;二来,我几乎每天下班后都会去星巴克坐坐,看看书、找找灵感。所以我对它描述起来比较顺手。”
  “哦!我明白了!那我要去北京的话,一定得到那里参观一下!没准儿还会遇见你呢。哈哈!”
  “呵呵!那肯定!因为你要来北京,我会带你去的!”
  后来,她真的来了北京。只是她没让他知道,更没让他带自己去朝外大街的星巴克。她打定主意要自己去,要给他一个惊喜!由于对北京不熟,经多方询问、数次换车,她才终于赶在下班后,来到位于朝外大街的星巴克咖啡屋。
  有人说网友之间会有种特别的感觉,即使俩人第一次见面,彼此也能从人丛中认出对方。她便体验到了这种感觉。
  一走进星巴克,她便发现角落里,一位中年人正儒雅地坐在座位上。他身材匀称,毫无中年人常见的臃肿;一头短发尽管有些花白,但因修剪得当而充满朝气;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显得既文静又不失干练。此刻,中年人正双手捧着书本看书,专注的神情简直就是一幅画作。
  看得她胸口“砰砰”乱跳。尽管直觉告诉她那就是他,但她还是觉得应该先确认一下。于是她挑选一个座位,远远地坐下来,掏出了手机。
  “你好吗?在干吗呢?”她给他发去一条短信。
  果不其然,她看到他放下书本,拿出了手机。不一会儿,他发来了短信:
  “我很好,在看书!”
  “在星巴克吗?”
  “是的!你好吗?”
  “我也很好!那我过去找你吧!哈哈!”
  “现在?你怎么来找我?呵呵!”
  “空间不是问题!只要心贴得紧,人就离得近。”
  “呵呵!那你就穿越过来吧!”
  “好!你等着,我这就过去……”
  然而,正当她站起身准备走向他时,却突然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一个穿着时尚的摩登女孩儿正款款向他走去。女孩儿来到他面前,先是撒娇地晃动一下身体,然后又一屁股坐在他身旁,紧紧抱住他的手臂使劲儿地摇了又摇。她看到他嘻嘻笑着,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就像三九天被劈头盖脸浇下了一盆冷水,她顿时呆住了;少顷,便不顾一切地冲出了星巴克。
  两周后,他给她发来了短信:
  “你好吗?在干吗?”
  她心烦意乱,过了老半天,才勉强拿起手机,没好气地回复他:
  “没干吗!发呆呢!”
  “上次你说过来你怎么没来?呵呵!我还以为你真有什么穿越空间的能力呢!”
  她一阵恶心,再也不愿跟他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了:
  “看你那么忙,只顾陪别人了!哪有工夫接待我啊?”
  令她奇怪,他对她的话并没有刨根问底,而是接着回复:
  “我当时是很忙。我女儿来找我谈些事情,所以没顾上看你的穿越。呵呵!”
  “你女儿?”
  “是的!我女儿,今年都二十岁了,还像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呢。呵呵!”
  她有些慌乱了,赶紧打起精神,毫无来由地回复道:
  “那你还愿意看我穿越吗?”
  “哈哈!你还是看我吧!我已经成功穿越空间,来到了你身旁!”
  她猛地抬起头,发现他正站在自己面前吃吃笑着。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儿?”她急忙站起身,慌乱间问了一句。
  “哈哈!你以为细心只是你们女人的专利?”
  他说着,便张开双臂,把她紧紧揽在了怀中。
  
  
  
  
  山影
  2011年11月11日 于北京望都家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2db99ddfc9bd68048864a7e199625693查看全文>>

双曲线

  文/山影
  
  沈总和丁总是大学同班同学,上学时情投意合,只是因为后来选择不同,俩人的人生轨迹才渐行渐远,并最终成了几何学上的“双曲线”。
  丁总思维活跃,一跨出校门就注册一家公司,开始自主创业;经过十几年打拼,俨然成了一位颇具实力的企业老板。而沈总为求平稳,大学毕业后选择进入一家国企做了技术员;虽说没能显赫一方,日子倒也恬静舒心。
  不想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彻底搅乱了两个人的“双曲线”。危机中丁总损失惨重,打拼多年的硕果几乎丧失殆尽;沈总所在的企业也举步维艰、濒临倒闭。为了各自的利益,沈总便接受丁总邀请,来到他的公司担任了副总经理。从此,在人们口中沈总就成了“沈总”。而他们的人生双曲线,在人们眼中也似乎得以再次重合。
  同学情谊使丁总对沈总格外放心,让他掌管起公司的全部业务;沈总也没令丁总失望,在他领导下,公司业务量不断攀升,仅用短短一年多时间便一扫金融危机的阴霾,一跃成了行业内的佼佼者。
  丁总的笑意重新上了眉梢,自然不会亏待了沈总。年底的总结表彰大会一结束,丁总就把沈总叫到自己办公室:
  “干得漂亮!这一年多来,亏了有你这位干将!”
  然后又笑嘻嘻地拿出一串钥匙,冲沈总晃晃,继续说道:
  “所以公司决定奖励你一部汽车。不但可以解决你的上下班问题,而且休息时带孩子、家人出去走走也会方便很多。快拿去吧!呵呵!”
  沈总很惊讶,赶紧趋向前去,结结巴巴道:
  “这……这合适吗?你给我的待遇已经可以了,我也只是尽了自己的本分。这个奖励太……太大了吧!”
  “一点儿不大,是你应该得的!公司还盼着你来年再接再厉,再创新高呢!”
  “那……那就太谢谢了!”沈总感激地接过车钥匙,捧在手中欣赏着,像是在把玩一件珍宝。
  “好了!总结表彰到此为止,咱们再谈谈别的吧。对工作还满意吧?有没有什么问题?”
  “公司安排得很周到,我没什么问题!只是……有一点。”沈总有些犹豫。
  “什么?别吞吞吐吐地,直接说!”
  “营销总监小施在跟客户交往中有问题,我怀疑她冒领佣金。但一直拿不定主意是否该向你汇报。”沈总受到鼓舞,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哦?有这种事儿?你早该向我汇报!为什么拿不定主意?”
  “因为……因为传言你和小施……所以我……”
  “所以你就顾虑重重了?我告诉你,都是瞎掰!没错,小施是我招来的老员工,但跟我一清二白,纯属工作关系。你可别相信那些捕风捉影!再说咱俩这层关系,要是真有事儿我不会瞒你的!”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小施这丫头鬼精鬼精的,位置又很关键。我刚来就有员工向我举报,说她冒领佣金。”
  “知道了!我这就派人去查!如果属实,绝不姑息!”
  丁总下了决心。
  几个月后,沈总又跟丁总谈起了小施:
  “小施的事儿你查得怎么样了?有没有结果?”
  “正在调查,但还没有太多证据!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丁总信誓旦旦。
  又过了几个月,丁总找到沈总专门谈小施的问题:
  “经过调查,没有证据证明小施冒领了佣金。记得你说过好像有员工向你举报,我怀疑他诬陷。像这样恶意诽谤公司高管,是应该被及时查处的!”
  沈总心里一阵打鼓,思索半天,才拿定了主意:
  “我想员工的举报也是出于公司利益。如果草率处理这个员工,那势必会影响大家的积极性。所以调查小施没事儿就好,对举报者就别再处理了。”
  “也好!但今后对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慎重,免得冤枉了好人。”
  “明白!我一定会注意!”
  转眼又一年过去,沈总不负众望,果然率领公司业务部门再次取得了骄人成绩。但他这次并没有得到什么奖励,而是意外听到一则消息,说营销总监小施成了公司新的股东。沈总难辨真伪,便找到丁总核实。
  “本来想及早告诉你,但年底事情较多,一时没有顾上。是有这档子事儿!为鼓励大家安心工作,公司拿出部分股权作为奖励,派发给了公司元老。”
  “但我听说只有小施一人成了新的股东。”
  “没错!凡事儿总有个先后顺序嘛!你放心,照目前的发展势头,明年将有更多人成为新股东,你也会是其中之一!呵呵!”
  “那就先谢了!不过说实话,我对这些并没有太大兴趣。”
  没过多久,沈总辞职了;带走了一帮员工,注册一家新公司,成了丁总的对手。俩人就此反目,很久都不再来往。但毕竟是同学,过去的情分仍在,所以几年后,俩人又开始慢慢热络起来。
  在一次聊天中,沈总又谈起了小施:
  “这丫头太鬼了,简直就是曲线入股!你当年还死不承认跟她有关系,这才是我生气的原因。”
  “你拉倒吧!你不也画了一条漂亮的曲线吗?在我这儿笼络走了一帮好手,不然你拿什么跟我竞争?”
  “哈哈!这也叫双曲线!”
  沈总终于不再郁闷,哈哈大笑起来。
  
  
  
  
  山影
  2011年11月10日 于北京千鹤家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1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3dc231c8548047fee7ca3f8bdbea0211查看全文>>

老高的朋友

  文/山影
  
  老高的朋友是老李。自从第一次见到老李,老高就认定老李是个好人,所以俩人渐渐成了要好的朋友。
  老高的年龄并不大,是个老板,拥有一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企业,在周围人眼中也算是个成功人士,所以朋友们都尊称他为“老高”。
  成功人士的普遍特征除了钱多,便是饭局多、应酬多。老高自然也不例外,早上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儿,往往就是在床上拿起电话约人,或者被约,而且一约就是一整天,直到晚上很晚,才醉醺醺地重新回到床上。如此周而复始,就像行星绕着太阳旋转一样准确无误,又不厌其烦。这也难怪,因为生意是谈出来的,感情是喝出来的。这点中国国情,恐怕没有哪位中国人能真正逃避得了。
  但老高有个特点,拿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喝酒从来不耽误事儿,哪怕喝得一塌糊涂,他说他心里也跟明镜一般。所以,除非醉成了一滩泥,老高喝酒后从来都是自己开车回家,不要别人代驾的。
  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就是正常开车,也保不齐会跟别人有个刮蹭什么的。终于在一天晚上,老高喝完酒以后,开车把他前面的车给撞了。
  这个被撞的司机,就是老李。事故发生后,老李走下汽车,来到车尾查看车损情况。就在他低下头去仔细观察的当口,老高也来到了他身边,忙不迭地向他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责任、我的责任!”
  听到老高的说话声,老李抬起了头。一股刺鼻的酒精气味,裹着阵阵晚风,刹那间劈头盖脸向他袭来。他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
  “喝酒了吧?”
  “嘿嘿!没办法,朋友聚会!实在抹不开就喝了两杯。”老高小心陪着笑脸,很老实地回答。
  “以后最好别酒后驾车,多危险啊!”
  “是、是!今后一定注意!那……那您看咱们怎……怎么处理?”老高点头哈腰,一副谦恭模样,像是欠了老李很多钱。
  “你还能开吗?”老李没有直接回答老高,而是反问他。
  “能……能啊?没问题!”
  “那你给我留个电话先回去吧,明天我再找你修车。这儿是繁华地段,警察一会儿过来发现你酒后驾车,还不得让你进去蹲几天啊?”
  “这……这合适吗?您就不怕我……”
  老高颇感意外。但还没等他支支吾吾地说完,老李便打断他:
  “跑了!对吧?你要真给我一个假电话,算我倒霉,我自己修车就是了。多大点儿事儿啊?呵呵!”
  “好!您这么仗义,我要是犯浑还算人吗?”老高“嚓”地打开手包,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老李:
  “明天您给我电话!我保证把您的车修得跟新的一样!”
  就这么着,老高和老李慢慢熟稔起来,并最终成了朋友。
  米面夫妻,酒肉朋友;既是朋友,老高和老李就少不了常常在一起喝酒。其实跟老高一样,老李也是场面上的人,吃喝应酬自不在话下。惟一和老高不同的是,老李从不酒后驾车。老高也夸他这个习惯好,可就是学不会,仍旧经常喝完酒后自己开车回家。老李为此也没少劝他,但看到效果寥寥,就逐渐见惯不怪、习以为常了。或许正是因为不再劝阻老高酒驾,老李才跟他越走越近,后来更是发展成几乎天天在一起喝酒。
  一晃数年过去,自诩喝酒从不误事的老高,还是整出了一件惊天大事儿。
  一次,在和老李喝完酒的回家途中,老高把停在路边的一辆汽车撞成了一架飞机,在空中飞翔足足十米后,才一个俯冲冲向地面。车上一家三口,两人当场丧生,另外一人也折断了脖子,被紧急送往医院。
  警察当即给老高做了酒精测试,结果他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严重超标,属醉酒驾车。老高因此被刑事拘留。
  为争取宽大处理,身陷看守所的老高,积极委托老李变卖自己的公司和房产,用于支付受伤者高昂的治疗费,和赔偿受害人巨额的经济损失。但由于性质恶劣,后果严重,老高还是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等一切尘埃落定,老高也开始了服刑,老李便前往监狱探视老高:
  “你放心吧!家里一切都安排好了。你就在里面踏踏实实改造,争取立功、减刑,提前出来。”
  “谢谢大哥!都怪兄弟糊涂,没听大哥和朋友们劝告……”老高低头说着,两行悔恨的泪水像两串断了线的珠子,便从下眼睑上滚落下来。
  “别……别!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件高兴事儿。你的公司已成功过户到我名下,如果你能提前释放,将来咱哥俩还可以一起经营。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改造!”
  老高猛一怔,继而站起身,对着老李深深鞠一躬:
  “大哥考虑得真周到!谢谢了!”
  
  (完)
  
  
  
  
  远处的山影
  2011年10月28日 于北京望都家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3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12713&articleId=0892dc7cbd487f36914e0d30e550ce94查看全文>>

人在旅途

  文/山影
  
  伴着汽笛一声长鸣,列车徐徐进站。这是一列绿皮车,车厢上的绿漆已开始剥落,露出大块大块暗黄色锈迹,斑斑驳驳的,像是有意在向人们诉说它悠久的历史。这等小站,也许只配停靠这种绿皮车吧。站台上的廖雯皱起眉头嘀咕着,便拿起行李箱,快速行动起来。
  车门刚一打开,廖雯便迅速甩开人群,第一个冲进车厢。这是她多年的乘车经验,因为像这样的慢车,客流量一般都比较大,到站后车厢内会有一定空位;但如果动作迟缓座位又会被别人占去,那就只得站到目的地了。
  果不其然,尽管有人正煞有介事地躺在座位上佯装睡去,但车厢内仍有不少空位。廖雯站在通道上往两侧扫一眼,看中了一个小伙子对面的空座,便走过去问道:
  “请问这里有人吗?”
  “没有!”小伙子抬头看看她。
  “谢谢!”
  廖雯说完便托起行李箱,踮着脚要把它塞进小伙子头顶的行李架。
  小伙子赶紧站起来:
  “我帮你吧!”
  便不由分说,一把抓过廖雯的行李箱,撂在行李架上。
  “呵呵!还是你们男孩子有力气!谢谢你了!”
  “不客气!”小伙子重新坐下。
  廖雯取下背上的背包,也靠着车窗缓缓坐下来,开始打量眼前的这位小伙子。
  小伙子长得很结实,也很耐看,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眉宇间透出一丝忧郁,很有男人味道;只是留着个大光头,似乎和他的气质不太吻合。此刻他正侧身倚着车窗,手托腮帮出神地望向窗外,似乎有一肚子心事。
  “你去哪里?省城吗?”廖雯打破沉默,率先搭讪道。
  小伙子转脸瞄了下廖雯,点点头:
  “嗯!”然后又看向别处,眼神很匆忙。
  “你是省城人?也是来这儿出差的?”廖雯又问。
  “哦……对!”小伙子似乎对聊天缺乏兴趣,又朝窗外望去。
  廖雯便不再发问,也跟着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正当他俩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在站台上扫来扫去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人问道:
  “你们这儿有人吗?”
  俩人同时扭过头来,只见一高一矮两个男人正看着他们。
  “没有!”廖雯回答。
  “没有。”小伙子也答道。
  于是,两个男人便分别在廖雯和小伙子身边坐了下来。
  列车慢慢启动,不一会儿便飞跑起来。
  小伙子依旧望着窗外,想着心事,而后上车的两位似乎也都不爱说话,四个人就一直闷着。百无聊赖的廖雯索性闭上眼睛,往座位后背上一靠打起瞌睡来。轻轻晃动的车厢犹如巨大的摇篮,廖雯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但廖雯正睡得香甜时,突然被一阵剧烈的吵杂声惊醒了。她睁眼一看,只见小伙子正用力薅住高个男人的脖领,而那位矮个男人也正紧紧卡着小伙子的脖子,三个人纠缠在一起,就像三头顶在一起的牛。
  见她醒了,小伙子赶紧冲她喊道:
  “快看看你的背包丢没丢东西!他们是小偷!”
  廖雯一个激灵睡意全无,赶紧打开自己的背包。
  见大事不妙,矮个男人放下小伙子拔腿跑掉了;高个男人也在奋力挣脱,企图逃走,但被小伙子死死攥住了。
  “东西少了吗?”小伙子又朝廖雯喊道。
  廖雯匆匆检查完自己的背包:
  “啊?我的钱包不见了!我……我该怎么办?”
  “快去找乘警!”
  “哦!好的!”廖雯答应着,起身冲出座位。
  乘客们也都明白了一切。大家七手八脚,帮助小伙子彻底制服了窃贼。
  工夫不大,廖雯找来了乘警。在乘警严厉盘问下,小偷不得不拿出廖雯的钱包,录完口供后,又被戴上手铐,带离了他们车厢。
  所有乘客都围上来对小伙子表示钦佩。不知谁带头鼓起了掌,车厢内顿时掌声一片。
  等车内重新安静下来,廖雯由衷地对小伙子说道:
  “你太棒了!真该好好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今天可要倒大霉了!”
  “不用客气,小事一件!”
  “能跟你交个朋友吗?这是我的名片。”廖雯从背包里掏出名片夹,取了一张递给小伙子。
  小伙子接过名片认真看了一遍,压低声音说道:
  “对不起!我没名片。再说,我……我也不配做你的朋友!真的!”
  “为什么?你……你做什么工作?”廖雯很不解。
  “我没工作!实话跟你说吧,我跟刚才那俩人一样,盗窃罪,今天刚刑满释放……”
  
  (完)
  
  
  
  
  山影
  2011年10月11日
  于北京千鹤家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7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35403&articleId=56aa24f6542aa3cdfe74b4899c28bd7f查看全文>>
共12页/11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