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丑的茅草屋

田成林,笔名老丑。著有长篇小说《另类乐园》、《温柔做局》、《天使的请柬》等。本博文章皆为原创,欢迎各地报刊选载,且及时支付稿酬。联系电话:13844838632,地址:130022长春市南关区岳阳街40号。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5267
  • 开博时间:2010-02-2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破胆(新聊斋志异)

  东城李某,任百货公司经理已七载。其甚贪且无经营之道,以至公司日渐惨淡。是年初,公司将倒闭。李私囊已饱,欲调离,以推破产之责。奔走数月,未果。乃患怪疾,常夜梦恍起,凄呼黑白无常欲索其命,遂入院。
  一日午后,李闲而闷躁,命其妻扶出病房,蹀躞于走廊。忽忆及己之保险柜内,尚有赃款数十万元未移,不觉冷汗盈身。转身疾走,欲回病房取手机告其心腹速藏秘处。始挪数步,忽见二检察官停驻其病房外;李骇极,阴谓妻曰:“完矣!定吾贪贿败露,其传讯吾也!”言毕,亟亟避至厕中。其妻于外俟其良久,不见人出,遂入厕而视,见李瘫坐厕内,双目紧闭。李妻以手探鼻,气若游丝。妻惊唤人助,舁于急救室。医虽尽力救其,然李不醒。
  至夕,李一命呜呼。
  医疑其死因,剖腹而视:李胆破矣!
  新异史氏曰:余尝疑“吓破胆”之说乃古人之谬传,今始信之。古言:“贪甚自戕”。医解云:凡贪腐之徒,能长寿者甚少。其恐丑行败露,为绳之以法,故日日提心、夜夜吊胆;噩梦不断,惊魂难定;惊惧至极,官能渐废;偶有一激,定命丧黄泉。贪者侥幸漏法网、脱囹圄,然岂忘天惩难逃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贿癖(新聊斋志异)

  常伟,本邑之西鄙人也,少贫。其幼时甚慧,故立志仕途。然高考之前,罹重疾;病愈,考期已过。欲明年应试,其家已入不敷出,无力供读,劝其务农,但伟厌耕作。无奈,从商。
  初,伟贸贩屡亏,转营酒店。未及二载,拥资数万,乃思增扩店面。其店东有一空地,与店毗连。伟数次申请于此建房,未果。愁眉莫展之际,一友告其曰:“当今之世,欲成事者,先予而后取。非也,路则不通。”伟闻言顿悟,购烟酒,分送主管者。仅逾七日,准其建房矣。伟由是而窥知行贿乃成事之捷径,故凡事不分大小,皆行贿于前,以致成癖。
  去岁秋,伟已富甲一方。是夜,其梦己为官,衣锦还乡。醒而坐思少时之志未酬,虽富若陶、朱,然无官宦之威,此诚今生之大憾也!其以为钱可通神唤鬼,决意买官,以了夙愿。
  翌晨,其急不可待,寻觅可使其升官者。经友作介,识一当权者赵某。其贿之以钱财,赵俱退还,且告其曰:“行贿受贿皆违法之举,不可为之。”其以为赵嫌礼薄,又倍而予之,赵复悉数返。其沮丧至极。有人谓伟曰:“其不爱钱,万金贿之亦不为其所动。然人皆有好恶之性,此君唯喜收藏家具。何不送其贵重箱、柜、椅、案一试?博其欢心。”伟遂购红木家具一套,车载赵家。恐不受,暗忖:“吾令人先毁其家旧物,至此,其虽不愿亦无措。”乃造其家,唯赵之翁一人在。伟进而环视,厅房之内,皆古旧家具。太师椅、八仙桌今已鲜见,且紫漆剥落,俨然疮疤累累。与其欲送之红木家具,可谓天壤之别。伟大悦,搬椅碎之。赵翁见而阻其,伟曰:“此敝物,早应弃之。汝速助吾丢之,腾让新家具摆放之地。”言毕,欲唤人搬挪。翁曰:“此皆乃前明遗物,迄今已五百余年,吾家传之宝也。仅汝甫碎之椅,曾有外商欲出五万美金购之,吾儿未售......”
  伟闻翁言,觉天旋地转,昏厥于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意外超支

  昨天下午,我的朋友老李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他刚经历的事。
  每逢年底,区下属机关就要搞一次聚会。由于各个部门都是平级单位,采取的是轮流做东的办法。今年轮到老李他们局做东。局长事先把大致人数告诉了老李,让他到酒店订一间包房,并一再强调,消费标准不要太高,千元左右就可以。
  下午四点,局长交办的一切,老李已全部办妥,就给局长打了个电话。没过多长时间,各个部门的领导,坐着自己的专车到达酒店。这时老李才发现,他们局长忽略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没让他给司机订包房。于是,老李和领班商量,能不能再腾出一间包房。但所有的包房已经全满,只好把十来名司机安排到了大厅。老李告诉这些司机需要什么自己随便点,就陪领导们去了。
  按惯例,这种聚会的时间不是很长。七点多的时候,老李去吧台结账,收银员把账单递过来,老李一看,脑袋顿时就大了:上面的消费金额为7860元,远远超出了原计划开支。老李不禁纳闷,仔细看了看账单,终于发现疑点,指着单子上列的五粮液酒、中华烟等几项,质问收银员:“这些东西是我们要的吗?”收银员说:“是呀!”老李问:“那我怎么不知道呢?”收银员刚要回答,领导们的司机,一个个红着脸,从大厅里涌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他们局长的司机小胡。小胡凑到吧台,低声对老李说:“老李,别难为这位小姐了,烟和酒是这些司机要的。” 老李问:“他们怎么能要这么贵的东西呀?”
  “这怪你呀!”小胡说,“谁让你告诉他们需要什么自己随便点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嗜烟(新聊斋志异)

  车行冀东山腹,天暴雨,山体滑坡,泥石俱下阻路。余遂弃车,步三、五里,闻身后辔玲悦耳,回视乃一车夫驾马车径来。余正觉力乏,当道拦车,求搭便乘。车夫允,余坐其右,车夫挥鞭轻挞马背,畜乃奋蹄狂奔。
  马骋至近晌,速骤缓,且一蹶欲倒,继之四蹄钉地,不动矣。其回首长嘶,状躁躁然似有所乞。车夫詈曰:“孽畜!方走二十里,汝又犯瘾矣?”言毕,于身侧取一物粗细若笤把,以火燃之。余不知车夫意欲何为,奇之。遂下车,与车夫同趋马首。车夫举彼物于马鼻下以烟熏之。是马精神顿振,叩蹄嘶叫。而后,以鼻吸气,烟尽入双孔。良久,车夫问曰:“孽畜!可过足瘾否?”马似通人语,微颔首,响鼻儿连连。车夫熄彼物,唤余上车,未及其挥鞭,马自前行。
  余取彼物视之,乃烟叶、蒿草扎捆而成。车夫见余疑罔,笑告曰:“前岁孽畜鼻烂,百药不治。后兽医试以烟熏,旬余愈。然岂知自此孽畜嗜烟成癖,每间数小时,必吸而解瘾。如若不然,驻蹄不走,鞭之亦不动。”
  新异史氏曰:马嗜烟,天下之奇闻也!此事若非余所遇,定疑其为讹传。据报载:某国之工厂院内乌鸦,以铁丝筑巢。国内某公园一猛虎,患肺癌身亡。阅后顿悟,人之作为,已改鸟兽习性。由此可见,环保乃大事,人若轻小害将遭重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瘸虎拦路(新聊斋志异)

  陆虎,邑中无赖也。其幼罹腿疾,遗患微跛。及至成年,不事正业;涉赌问嫖,轻车熟路。日常生理之资,皆取于亲朋。或假借而不还,或强索而得。初,众怜其身残,助其衣食之资。日久,人皆厌其乖戾,渐远之。
  一日,虎造其伯舍,索钱未得,口出秽语而离也。行至闹市,其忽闻刹车声骤响。惊回首,见一瘸汉倒卧于地,车轮距其身仅尺余。司机惶恐而下,俯视其伤。瘸汉皮毛未损,然司机心善,予之钱百元曰:“未伤尔身,吾亦万幸也!此钱权作压惊之用。”瘸汉接钱而起,彳亍去矣。
  虎观之心动,茅塞顿开。急回其舍,谎称腿疾日甚,求友为其制杖一副。其柱杖至闹市,遇车则跌,而后索钱。未及一载,其囊渐盈。每向人述其行不讳,众皆窃谓之“瘸虎拦路”。
  后其迎邻一孀妇为妻,然劣行不辍。
  其妻尝劝曰:“此非正途,当止矣!古今诈财者,无一能以此养家。汝已年将不惑,应归于正道,或工或商,尚可老有所依。”虎焉听妻之善言,诘曰:“汝言差矣!吾若止,汝何得衣食?既此道无以养家,汝饥耶,裸耶?日之所食,虽非熊掌、燕窝,鸡、鸭、肉未亏汝腹;四季所衣,虽非极品时装,高档之名牌鲜遮汝身乎?无积蓄,吾出则取,便若已存,百事不误,且无为贼盗劫掠之虞,何乐而不为也!”妇与之论辩良久,皆为其谬理强词所驳,无奈任其径去。
  是日,乃‘五.一节’,桃红柳绿、春风骀荡。城中闹市,车水马龙。虎频得手。至夕,其已诈钱数百。思归之时,一车又至。虎瞰驾车者乃一少妇,大喜,腹语曰:“诈其五百,今得足千,归家小酌矣!”然其不知,此妇乃一巨贾之妻,素癔。因与夫吵殴,复癫,驾车而出。虎步街中,妇见有人当道,大忿。加足马力,其车风驰径奔虎来,虎闪避不及,遽倒。然车未停,速不减。轮辗其身,虎七窍血出,气绝矣!
  新异史氏曰:天下之不劳者莫离于惰,天下之大惰者皆归于乞。由惰而乞,久乞必诈,久诈必贪。如入迷途,将不知何所终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门大吉

  小方竖起梯子那会儿,心里堵得慌,他想骂人。其实,小方也说不准到底是谁招惹了自己,更不知道骂谁才能把一肚子的气撒出去。他只好咽了口唾沫,一瘸腿一拐地攀上了梯子。
  手摸到牌匾时,泪水顺着小方眼角滚到了腮帮上。他用手背胡乱地抹了一下,边拧螺丝边想:“我是冲撞了哪路神仙,还是得罪了哪位高人,好好的一个店,咋就开不下去了呢?”
  小方的店开了整15年了,是副食店。
  小方腿上的残疾是穿开裆裤时被车轧断了没接好落下的。因为他有残疾,很多人都认为他这辈子没多大出息了。可小方是个天生不服输的主儿,一门心思想混出个模样,过上体面的日子。15年前,这条街上惟一的那家副食店因经营不善黄了,小方瞅准空子,开了一家个体副食店。左邻右舍同情小方,加上他的店没假货,价还低,都到小方这儿买东西。最初的几年,那生意甭提有多火了。
  有了稳定的收入,生活水平也呈直线上升,小方的日子越过越滋润,不知不觉间,竟成了他家那一带远近闻名的头等户。30岁那年,小方娶了个漂亮的媳妇。
  小方的生意就是成家以后开始冷下来的,具体原因不详。小方只是隐约觉得人们对他的态度大不如从前了,一个个板着脸来买东西,俨然是他的衣食父母,而且开始跟小方讨价还价。小方的店里的商品,价格本来就低,可那些带着无名火的邻居们还是一压再压。有一年市面流行一种叫菠萝花的雪糕,进价5角5分,可人家偏给5角。买卖要是这么做,卖得越多赔得越多。好在小方脾气好,不与他们计较,可这帮人占了便宜还不算,没事儿嚼舌头玩,说小方心黑。
  小方忍了。
  后来小方救助了几名失学儿童,为此人上了电视、名字印上了报纸。左邻右舍知道以后,都说小方不太讲究,挣大伙的钱,为自己买名。也就从那时起,人们好像开会研究了似的,到小方店里买东西的越来越少。别处贵还远,可人家宁愿多花钱,绕个大弯子也不到小方这来了。
  眼看着一天只能截几个有限的过路客,小方开始犯愁,跟媳妇商量,要把店关了。小方的媳妇没同意,
  说船小掉头快,挺一阵真维持不下去了,再关也不迟。
  前年夏天的一天。小方的老丈人有病住院,小方的媳妇到医院护理一夜未归。到了早晨,对面浴池的一位小姐(现在应该叫“失足女”了吧?哈哈!)大清早来砸门买东西,小方穿着背心短裤开了门。小姐买完东西走了,小方见时间尚早,寻思回去再睡一会儿,关门时往外伸了下头看看天。有起得早的溜达街时看见了小方,当然也看见了那位小姐,觉得小方的形迹可疑,最终认定小姐在小方家住了一夜。于是谣言四起,说瘸子越来越不像话了,竟干起了嫖娼这丢人现眼的勾当。这话传到小方的耳朵里,他先是一愣,随后什么都明白了,同时下定了关门的决心……
  小方把牌子摘下来扔在地上,从梯子上下来,抡起斧子就要砸,被他媳妇拦住了:“砸它干啥?”小方翻个白眼说:“留着也没用,下辈子我就是要饭吃,也不在家门口开店了。”他媳妇眨眨眼睛,“扑哧”一笑说:“远来的和尚会念经,这儿开不下去,咱到别处开个更大的,把那帮人眼珠子气冒出来。”
  没过多长时间,小方两口子在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上,开了一个大超市。营业员全是雇的。见小方成了名符其实的老板,小方的邻居们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有人断言:“瘸子这是有俩钱烧的。不用他得瑟,用不上仨月,他保证赔得连哭都找不着调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茶(新聊斋志异)

  湘西有山,谓孤山;孤山有寺,乃小寺。寺小,唯居一老僧,故香火不盛。老僧度日之资,皆赖寺门外之五株茶树。此五株茶树,老僧亦不知何年栽植。自其幼皈佛门,每年惟六月既望。一贾如期而来。其至,先予僧钱,后采撷茶之嫩叶。置于寺后檐下,非晒而干之。尽纳筐箩,肩担离也。
某岁五月,一客游玩至此,见茶树喜极忘返。夕,进寺求僧借宿。僧允其旁榻。更阑,客尚辗转不眠。僧疑,问曰:“施主迢迢远途,不倦欤?”客起答曰:“非,乃因见寺外之茶树,思想甚多,故废寝。”僧曰:“茶树何奇之有?”客未答而问曰:“茶买与何人?”僧答曰:“晋商。”问:“价何?”僧答曰:“一年之需略余。”客闻言大惊曰:“高僧为人欺矣!此乃神茶也,五株并生,一枯俱枯。昔湘、鄂、赣、桂皆有,迄今已绝焉,唯此独生,无价之宝也。”僧尚疑,问曰:“既为宝,定有奇处,何以见?”客曰:“此茶化食、清肺、醒脑皆具神效,若以其浸畜膘肉,未几俱化为脂。若以其残叶填枕,尚可明目……哀哉!宝虽无价,然为晋商一人所贪,万民不能同享,宝亦非宝。”僧忽抚掌大笑曰:“施主毋再戏言耳!区区五株劣茶,安能妄言为宝?明晨汝应速离……”言毕,侧卧而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乞儿坐井(新聊斋志异)

  前岁至广州,与友同游草暖公园。游罢天暮,华灯骤亮。出园门,东行百余步,见街侧人聚如堵,曳友跻身而观,乃一乞儿趺坐当道。
乞儿年方十四、五,无下肢。地铺一脏毡,乞儿坐其上,身小不及侏儒。缁裤委地,有风徐来,裤腿招展,俨然黑帜。其颈挂一木牌,上书:幼罹电击,双腿俱失。稍长父亡,母另嫁,生计无依。坐井观天,妄羡河山多娇,吾不可远游尽赏其美,乃终生之大憾也!
众为其惨状及切切乞辞所动,咸舍其钱。乞儿目噙清泪,躬身致谢,其颅将触地矣。未几,钱罐满盈。吾悉搜零钞,予之;恻恻将离之际,忽闻对街厉喝:“警察来也!”乞儿大骇,以手撑地,身长顿如常人。其俯奉钱罐,动若脱兔,亡至街心,倏遁于僻巷,踪影不见矣。众为乞儿欺,忿恚不已,皆近视乞儿坐处,方悟:其坐处,乃一下水井,盖无;上覆木板,板有洞。人坐其上,腿伸洞中,以裤掩人目,恰似下肢无。
新异史氏曰:余历此事至终,涕泪数零。十余岁童子,正读书之龄,然罹灾祸乞讨为生,于是一零;及乞儿骗术败露,愤恨有加,复零;人之善心善举,常为奸者所用,而奸者竟乃童子,其行绝非其龄所为,剧零。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蠢盗(新聊斋志异)

  吾友向增言:今春五月初三日,天雨。邑中无赖庄雄与王三相谋劫银行。二人着雨衣,以帽遮颜。布裹青石,佯存巨款,入一僻巷储蓄所。见营业室内无储户,庄雄窃喜,掷石击窗。然其不知窗已镶嵌防弹玻璃,虽裂而不碎。王三于侧拾石复掷,石击窗框反弹其首,王三遂倒卧于地。庄雄见之而惧,皇皇欲逃。营业室东壁有镜与门相对,雄慌不择路,误撞镜中之门。随脆响声起,镜碎。雄满面皆血,亦倒而不起矣。所内职员出而擒之。
新异史氏曰:盗非正道,故天人共愤。古今为盗者,自其作恶之初,乃自投罗网之时,无一漏者也!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蟾(新聊斋志异)

  

柳潭者,泠水之源也。环其皆柳而得名。潭虽小,然水清景秀。春来黄鹂鸣柳、夏至红鲤弄荷、秋仲碧波碎月、冬深岸树银装。此四景,美媲瑶池,世人多以游此为乐事也。然自前岁始,潭水渐浊。昔亭亭之莲,虽植而颓然;弄荷之鲤,欲嬉已无力。故游人绝迹,惟顽童至此,或野浴、或摸鱼捕蛙。
今岁残夏,有三村童兴然张网,所获多蛙而少鱼。及晌,三童不胜疲馁,收渔具之市鬻蛙。其竭声吆卖,售无几。日暮,三童相商欲返,适闲汉娄财经此,其素喜食蛙,故止,择肥硕者十余。其将离,忽见桶内一蛙甚怪,踞身细窥:桶中之蛙多三腿者,暗忖:“皆言‘两腿之人易找,三腿之蛙难寻’,蛙三腿,金蟾也!”遂悉购,童悦告曰:“柳潭皆是。”
财闻大喜,急归其舍。倾蛙于盆,尽捉三腿者,数及卅余,复之市。其时,购物者熙来攘往,财高声吆卖曰:“速买金蟾也!此诚千载难逢,百年不遇之良机,诸君莫失。”众闻其言,俱围而观之。见蛙天生三腿,皆奇之。财谓众曰:“此蛙栖于东南,传说‘刘海戏金蟾’,是物也。今空运至此,诸位方有缘识荆。”惑者问曰:“此物可入药否?”财答曰:“可!弱食祛病,强啖健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0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午休推迟

朋友在政府部门工作,他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
他们单位原先的那位“老大”是个“好战分子”,只要有闲工夫,就找几个人到他的办公室里玩扑克。在“老大”的影响下,手下们也经常在工作时间下象棋、玩扑克,有胆子大的,甚至明目张胆地打麻将。
后来“老大”退了,新“老大”上任第一把火就是整顿单位纪律。那天,开大会时,新“老大”明令规定:各个科室要敞门办公,任何人也不许在工作时间下象棋、玩扑克、打麻将(午休除外);抓住一次扣发当月资金;抓住两次扣发当月工资和资金;抓住三次,那就别怪他不客气,自己找地方另谋高就吧!
散会后,各个部门办公室的门都按新“老大”新下的规定大敞四开着,整个大楼里鸦雀无声,静悄悄的,以前那种乱哄哄的场面果然不见了。大伙抓耳挠腮,好不容易盼到了午休,饭都顾不上吃,唤上昔日的“对手”,下象棋的下象棋,玩扑克的玩扑克,打麻将的打麻将。朋友那个科的几个人没玩,准备去吃饭,可刚出门,新“老大”迎面走来,冲他们招招手说:“来几个人,凑个手打麻将。” “老大”发话了,谁还敢提吃饭的碴?于是,朋友和另外两名同事饿着肚子陪“老大”打了四圈麻将。到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越读越悲伤》自印毛边本开始接受预定

1.作者:易水寒(王国华)

2.内容简介:本书秉持“有所主张,有所敬畏,心平气和”的态度,说真话说实话,精选本人近四年来思想性最强的书话六十篇,共十五万字。

3.简要目录:
第一章:文人素描;第二章:文友对谈;第三章:旧刊巡礼;第四章:乱翻古籍;第五章:我的文坛。

4.该书制作了三百册签名毛边本。限量发售。可题上款,签名题跋+印章。

5.本书由以经营书话、毛边本、签名本为特色的安徽芜湖慵斋书店独家发售。
需要该书者请从慵斋书店订购。提前预定的读者将在六月份前收到该书。
慵斋书店地址:安徽省芜湖市花津北路75号
联系人:肖新忠
电话:18755379761
书店网址:http://shop.kongfz.com/book/12652/

向订购了此书的朋友致以衷心的感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式捶背

整天坐在家里上网,我不仅与人交流越来越少,而且身体也越来越糟。妻子看在眼里,痛在心上,苦口婆心地劝我少上网,多锻炼,多活动。但我似乎患了“网络依赖症”,对妻子的劝说充耳不闻,依旧像往常那样,只要一起床,就在电脑前一坐,“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那天,我网游一夜,累得后背疼痛难忍。妻子起床后,见我脸色蜡黄,气得火冒三丈,吼道:“你不要命了!”走过来就照我后背一顿猛捶。谁知,我的后背在妻子的捶打之下,不但没有感到疼痛,反倒觉得格外舒服,一夜的疲劳也似乎消了大半。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有人不惜花钱按摩,心甘情愿被人“蹂躏”的原因了。
尝到甜头以后,只要后背酸痛,我就故意挑起事端,惹妻子生气。在她挥拳扑来之际,我便双手抱头,让她捶打后背。妻子不明就里,每次不打累了不罢手。
嘿嘿!妻子出气了,我也舒服了,各取所需,何乐而不为?
如此持续两个多月,妻子依然蒙在鼓里,“打人”和“挨打”也成了我家必不可少的一道程序。一天,朋友聚会,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了我的那帮哥们儿,不知哪位嘴快,传到了妻子那里。我不知道机密已经泄漏,第二天,又故伎重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挤”之仇

上中学时,怎么说,我也不算是个好学生。我非常淘气,满脑子的奇思怪想不时要冒出来。为了让这些奇思怪想变成现实,我频繁在班级里“整事儿”。那刁钻的恶作剧手段,常常捉弄得老师也深感束手无策、啼笑皆非。
学校有个音乐老师,姓王,据说是省歌省下来的。王老师吹拉弹唱,无一不精,尤其是唢呐吹的可谓一绝。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他没事就到儿童公园南墙边的那个厕所旁去吹唢呐。我当时怎么也弄不明白,偌大个公园,在哪吹不好,为什么偏要到那个臭气熏天的地方吹呢?长大后才明白,人活着,遵循的是一种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古言:“与善人居,如入兰芷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或许,王老师不到厕所旁去吹唢呐,就产生不了激情,就找不准宫商角徵羽,就得跑调吧?
由于王老师爱吹唢呐,于是,我给他起了个外号:王大喇叭。
虽说王大喇叭有两下子,但长相却让人无法恭维。他五短身材蛤蟆眼,一脸的连毛胡子,要多难看不多难看。我经常固执地认为,王大喇叭之所以被省歌省下来,完全归咎于这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尊容。
我那时是班级里的秀才,没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闹心

那天晚上,我坐在楼外的小马路边乘凉时,从对面不远处老张家的窗户里,传出了老张的媳妇大崔的唠叨声,高一阵低一阵的。有意无意间,我把大崔的这通唠叨一字不落地尽收于耳。
“……咋的,你又闹心了?你也忒小心眼儿,屁大个事就能捅了你的马蜂窝。还像以前似的,没处撒气就打孩子骂老婆的,今儿个你敢!我知道你为啥闹心,不就是四儿又开了个饭店吗?真是吃饱了撑的,别说人家开饭店,就是开星级宾馆又碍着你啥了?对,你是四儿的师傅,他以前跟你学过电气修理。那时他成天围着你低三下四的,你不也是牛哄哄傲乎乎的吗?现在瞅人家比你强就心里不得劲,是不是?
我压根儿就没听说过徒弟不能比师傅强的理儿。说起这些你也别拉不下屎怨地球没吸引力,人家过得好比你强是人家的能耐,你有这两下子吗?二十几三十年前,你成天拎个电烙铁,东家修个半导体西家摆弄个收音机,还真让人拿你当回事儿。那你也没少占人家的,这家蹭一顿那家喝两盅,谁像你这么烦了?话又说回来了,我跟你过了半辈子,除了岁数一年比一年大,愣没看出你有啥长进。去年你说要租房开个家电维修部,都电脑时代了,还设想什么专修半导体、收音机。是不是你看我心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