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云谈听雨歌

观秦岭云庙堂惊雷做笑谈听渭河雨世情冷暖皆为歌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161066
  • 开博时间:2010-02-19
  • 博客排名:第6694位
最近访客

冷自知胺

2020-08-12

小奋青滤pe

2020-08-10

若芊我芊n

2020-07-28

铲铲队员伤

2020-07-13

费尔奇圆

2020-06-29

mukj049

2020-02-22

博客门铃
博文

闲话“连坐”

 

 

刚过去的这个“五一”节,让一些人很是苦闷。送礼不容易,收礼更难。按说,高科技的行贿软件使得许多见不得人的龌龊勾当变成弹指一挥间的事儿,然而,上头的不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怕粘上连带责任。听说这是节前一个新“要求”的“新点子”。有人脑筋转得快,立即想到“连坐”,甚至“诛连”一类“国粹”来。这就不得不把人们的“思绪”拉回到“从前”。

据说“连坐”始于先秦。秦以商鞅变法雄霸列国,商鞅正是把魏国人发明的“连坐”贯彻到了自己的变法活动中。最早的连坐也就是追究连带责任,既咎上也追下。但不论律典还是律例,好像更多的是追究下属。后来的广泛的“诛连”是把“连坐”之法引入了歧途,于是出现了“诛连九族”,“诛连十族”的现象。“连坐”从此披上恶名。人们普遍的认为,“连坐”用以“治吏”,确实不假,即使它恶名昭彰到“诛连十族”的地步,依然对那些贪官污吏有着极其强大的震慑威力。相比之下,出世略早于“法家”之“连坐”的“儒家”之

分类:雨歌今朝(杂文)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游拾趣

从泰山下来,老漫就在停车场等着。他也没有去找来时乘坐的旅游大巴。他太累了。上山的时候别人有乘缆车的,他没有。他觉得爬山更有意思。下山的时候,虽然有些累了,他还是没有坐缆车,他选择了另外一条线路,慢跑下来了。他想,即使走马观花,也胜似浮光掠影。而且,省钱。

他坐在停车场出口歇着,并不在意等,也没注意一起来的旅伴在哪里。

可是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有些耐不住了。没车,也没人!这多少让他心里有些不踏实。太阳已经隐退了,老漫终于知道,这里的停车场不止一个!他赶紧去另外几个停车场看看,也没有来时坐的大巴,而且也没有一起来的旅伴。老漫急的团团转。

夜幕降临的时候,老漫不得不选择打的了。

当出租车把老漫拉到旅店门口的时候,整座城市已经是灯火通明。

分类:轶闻录 | 评论:2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三

开诚布公:这确实是别人讲的轶事;未知虚实,无案可稽。当然不值对号入座了。

市井有乎作“小三”者,人皆恶之。但是这位阁下,名曰“老三”。我不知为什么取这样一个名字,很费思量。

在一次全体会议上,领导正解释一件事情,老三半道杀出,直抒己见,以为不妥。这样的事情以后又有几次发生。于是老三让人落下一种追求公正,不惧权势的印象。

老三更多的敢于直言表现在他对于职工食堂的直谏。食堂的稀饭一碗一元,老三质问道:下了几颗米?就要一元钱!食堂接受了意见,稀饭明显见稠了。老三依旧不满。食堂说,给你再舀稠些。“我就要喝稀的!稀饭稀饭。”炊事人员张大的嘴巴怎么也合不拢。“难道你想五毛?没有的事吧。”炊事员试探的问。老三直截了当的回答:“不值一元当然要五毛了!”这下让炊事员喉咙里像卡了鱼刺,实在难以咽下。但是不久,职工食堂的稀饭价格调成了每碗五毛

分类:生活语录 | 评论:3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鹊桥仙

悲时梦里,

欢时梦里。

觉醒凄凉无限。

孤灯清影伴良宵,

屈纤指南柯千万。

 

合也饮泣,

离也饮泣。

自古韶华苦短。

桃花逐水到江南,

料如此宜生彼岸。

分类:生活语录 | 评论:6 | 浏览: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寒秋 木笔

  

风声如鼓,

雨丝似箭。

三更秋鸿掠过。

满身金鳞坠西园,

只木笔依然在握。

 

年华易逝,

春秋永绪。

从来耕耘不辍。

一头青黛染成霜,

玉兰悲汗青泪落。

分类:生活语录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黄金周

  

作者    云雨歌

 

 

“五一”的时候我邀他到我居住的小城来,他谢绝了。中秋节我一拨通电话他就说,他们一家也要团圆呢。现在到“十一”了,他又要拒绝,理由也很成问题。

“趁着黄金周,咱们去太白山,红河谷转一圈,我做东,钓鱼台也行,要不就法门寺吧。”我让他选。

“不去,没见过山吗。”他说。

“那就住我这里,城里逛几天。”

“你那是城里呀,上海北京才是哩。”

分类:生活语录 | 评论:2 | 浏览: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郑州

  

    地平线波浪一样起伏,村树交错划过。黎明时节,中原大地揭去了夜的幕纱。早春二月的清晨,万籁春梦不醒。列车顶着薄雾驶入古城郑州。

    远处影姿绰约的高楼大厦与铁道两旁灰头诟面的低矮篷户各自诉说着不同的故事。那位一夜成名的房妹不知酣卧在哪幢别墅。苦诉无门的悲情母子又不知栖身何处。这个世界太奇妙了! 听说当下的城市,富人不愿与穷人同住;就像驴不屑与羊为伍,必竟羊群的驴驹,是高出一头的。但不知这城市是属于富人的还是属于穷人的。敢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郑州,是个熟悉的城市,我曾数过于斯。郑州也是个陌生的城市,因为我不曾深入她的街巷。当然,假如穿行在她的大街小巷,未必能够看到一个影像熟悉的面孔,也不尽有谁认得出我。是啊,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有变换不尽的圆弧从头顶上划过,那是钢筋混凝土浇筑的立交桥的强悍身躯。想想真有意思,本来可能交叉的轨迹,在这里一晃而过,连一次邂逅的机会也没有了。让可能的熟

分类:生活语录 | 评论:6 | 浏览: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蝶恋花 吟桃杏

  

曾忆那年三月三,


细雨缠绵,


桃杏迷人眼。


分类:雨中词 | 评论:3 | 浏览: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醉花阴 曲径

  

葱岭逶迤寒岳瘦,

分类:生活语录 | 评论:1 | 浏览: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虞美人 询菊

  

  

黄花遍地留人住,

分类:云雨漫笔 | 评论:1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一场秋雨

好一场秋雨


 


好一场秋雨。从立秋开始,洒遍江南江北,大河上下,浩浩荡荡,缠缠绵绵,激起几多爱恨情怀。


分类:云雨散文 | 评论:11 | 浏览:4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褒斜道上

明天端午,假日早到了。“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丢在脑后,忙里偷闲,终于有暇奢侈了。


在五丈原镇,就能看见秦岭山麓五丈原上的诸葛亮庙。我曾寻访数次,只是无缘逾槛拜谒,究不知先生衣冠塚景象,更不见塑像尊容,至于岳将军遗墨勒石的《出师表》,越发没有眼福消受了。


五丈原东侧就是斜谷出口,褒斜道北端。今天我要走一回褒斜道。

分类:云雨散文 | 评论:4 | 浏览:10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联语自娱



忙里偷闲观半部奇书

苦中作乐下一局残棋

分类:云雨漫笔 | 评论:2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虞美人 除夕

  
  
  银装素裹逐腾兔,
  雪掩寒林瘦。
  纸钱翻滚致哀魂,
  万籁不闻只见暮鸦鸣。
  
  锡鳞飞舞龙腾跃,
  锣鼓震天乐。
  自家年饭自家尝,
  到底辛酸苦辣莫思量。
  
分类:雨中词 | 评论:5 | 浏览:4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虞美人 元月

  
  
  昔年风雨东窗洒,
  心事终虚话。
  痴情托付孔明灯,
  孰料灰飞烟灭觅无踪。
  
  元宵夜月重托起,
  绿水玉盘碎。
  一怀愁绪对穹苍,
  四顾茫茫何处吐衷肠。
  
分类:云中诗 | 评论:3 | 浏览:4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8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