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0719
  • 开博时间:2005-11-2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篇旧文 给徐亮的书写的序

 整理旧电子文档,翻出一篇旧文,觉得有点意思,贴出来请大家批评。


 《清中叶至民国北京地区俗曲研究》序
 张鸣

 大约在2004年前后,曾经有好几位学界同行或学生向我打听徐亮其人,他们从《新世纪中国大学生文科学士毕业论文精选•文学卷》中读到了徐亮研究清中叶至民国北京地区曲艺的论文的部分章节,希望找到论文的全文,并和作者交流研究心得。可见徐亮的研究成果很早就引起了学界同行的注意。前不久,徐亮突然来找我,请我为他即将出版的著作《清中叶至民国北京地区俗曲研究》写序。就学术领域而言,徐亮这本书的研究课题并不是我的本行,按说我并没有资格为徐亮写序,不过徐亮在北大中文系读书时,他从事这个课题研究的前前后后,我多少有一些了解,他来找我,我想主要也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因此,我愿意借此机会谈谈我所了解的情况和我读徐亮这本书的肤浅体会。
 徐亮于1997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随即在大一时,被选入“文科实验班”。这是当时北京大学为培养研究传统文化学术的专门人才而开办的实验班,从文、史、哲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中文系文学专业85级毕业二十周年之际

 写在中文系文学专业85级毕业二十周年之际


 文学85级,我的朋友,我的兄弟!
 我们的相识,是一场跨世纪的缘分!

 我的北大教师生涯,可以说是从给中文系文学专业85级当班主任开始的。
1985年,我刚毕业讲过一学期课就被北大派到西藏大学援藏讲学,1986年,从西藏回来,系主任费振刚老师跟我说,系里决定派我担任文学85级的班主任。我和文学85级同学的缘分,就这样被历史决定了。
 新学期开学不几天,我和班干部开了一个见面会,记不得会上都说了些什么,但班长杨军的一句话,我现在还没忘。杨军说,费老师告诉他们,给文学85新派了一位年轻老师做班主任,但好像张老师并不怎么年轻啊。说实话,用今天流行的话说,我被杨军的这句话小小地“雷”了一下。我虽然刚刚研究生毕业不久,但因上大学比较晚,上大学前经历过诸多社会磨难,人已经有几分老气横秋,在费老师他们看来,我当然是青年教师,但在刚从高中考入大学、正是青春年少时节的85级同学看来,我这老家伙当然不能算“年轻”了。感谢杨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5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念褚斌杰先生

最近一直比较忙,心情也不好,许久没来收拾,已经受到好几位小朋友批评了。今天刚写了一篇怀念褚斌杰先生的文章,先贴在这儿,我们大家一起来缅怀他老人家吧。
 怀念褚斌杰先生
褚斌杰先生就这么走了,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得知消息时,还是觉得非常难过,为失去一位学高身正、与人为善的老师而难过。
褚先生是那种让人敬佩又让人感到亲切的老师。彭庆生先生曾说:“禇先生有学问,有才华,有名气,有风度,更有人缘,唯独没有架子。”这是熟悉褚先生的人都有的共同感受。我和褚先生的交往比较晚,来往比较多还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对他早年的经历,大多是从师友处听来,知道他年轻时才华横溢,倜傥风流,诗歌写得好,学问做得好,24岁就出版了《白居易评传》,深得学界好评;还知道他1958年被划为右派,离开了北京大学,1979年才重回北大任教;还通过他的著述知道了他在楚辞、古代文体、先秦文学史研究等方面的卓著成就。但对他的为人,还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交往较多以后,才有了更深的了解。
先生在学界名望很高,但无论对谁,他都没有架子,尤其对我们这些后辈学生,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7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惠州来信

 昨天收到刚去惠州工作的王YY君电邮,报告在惠州的情况,很有趣。正好最近博客没有材料填充,我把这封信和我的回信一起抄在这儿,大家看着玩。没有征求王YY君的同意,应该不会说我侵权吧?哈哈

不平老师:
 您好!好久没有联系了。这是我的新邮箱,我的新手机号是1591935xxxx。移动公司的号码不够用了,新推出的号码都是159开头,您不要和好多同学一样以为我写错了啊,呵呵。
 不知道您最近怎么样,ZC已经出发了吗?祝老师和师母一切都好。我现在在《南方都市报》惠州记者站,在跑突发新闻。
 说实话,刚开始得知我要下惠州站的时候心里还是挺不高兴的。都市报在招聘的时候并没告诉我们要下站,现在却要我们下站两三年。因为惠州是珠三角的五个记者站(深圳、珠海、东莞、佛山、惠州)中是离广州最远、经济最落后的一个,安排我到惠州来我一开始心里也很抵触,但是现在心态好了很多,先好好学习好好锻炼自己吧。对了,DDF分去了佛山记者站,她的新号码是1371932xxxx,我们俩在广州的时候常常说起您,很想念您,呵呵。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拌儿一篇

 好久没来更新,园子相当的荒芜了,朋友们也有意见了。赶紧来除除草吧,呵呵。
 近来思维蹇涩,诸事乏善可陈,记一点什么好呢?思之再三,写几条杂碎,或自拟,或抄书,凑成一篇,姑称之为《杂拌儿》。

 一,昨日购得新手机一款,MOTO品牌,造型粗犷沉稳,入手厚重,颇时尚,自以为得意,赶快试验打字输入法,给几位较为时尚之友人发短信报告曰:“有没有发现这条短信比以前时尚了一些?刚换了一款新手机,试试功能。呵呵。”满拟会好评如潮,呆等半日,如泥牛入海,估计哥几个一定丈二和尚莫不者头脑,不知时尚为何事也。不平正气馁之际,忽铃声大作,急忙打开手机,有短信一通,原来是某兔发来段子,大意曰:“田联要刘翔和王军霞结婚,以便生产高速后代。忽一日,产子一枚,刘翔大喜,询问护士:男孩?女孩?护士惶恐曰:没看清,刚生下来就跑得无影无踪了。”不平掀髯笑曰:“此君真善八卦者也!”随即以时尚手机短信表扬一条曰:“你就八卦吧你。”回来一条曰:“八卦乃吾看家本领是也!呵呵。”真真不可救药,然亦颇可爱。

 二,话说不平昨日购得手机回家,向内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66大顺和六月六,晒蛋熟

 从早起收到好几条短信,内容大致差不多。
 其一曰:今天是阳历06-06-06,一辈子就过这一回!祝所有的朋友、亲人心顺气顺事顺,一切不如意都留给昨天,今后的每一天都开心,顺顺顺,六六大顺。
 其二曰:今天是百年一遇的06年06月06日,666吉祥的日子。愿工作顺,生活顺,家庭顺,心情顺,财运顺,万事顺顺顺!

  想想还真是百年一遇的日子,虽然这个日子对于我等凡人而言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收到这样的短信还是不免会心一笑,感谢朋友们在这时还想着你。短信时代,不时会有短信提醒你一点什么,亲友之间同事之间师生之间,就因这些个短信,互通了问侯,增加了联系,联络了感情。虽然明白这其实是短信经济的操作,但既然拉近了人与人的空间距离,有助于人间的交流,当然应该看作是一种进步。这要搁前短信时代,恐怕不会有人犯这个神经,巴巴地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写信或打电话打电报提醒你,并祝你66大顺吧!高科技之改变人类的生活形态,这又是小小的一例。
  因这些个短信,又想到早年间在乡下听老人们常念叨的节气谚语:“六月六,晒蛋熟。”(这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4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录钱钟书先生诗一首——《阅世》


 《槐聚诗存·阅世》:
  
   阅世迁流两鬓催, 块然孤喟发群哀。
   星星未熄焚余火, 寸寸难燃溺后灰。
   对症亦知须药换, 出新何术得陈推。
   不图剩长支离叟, 留命桑田又一回。

 这是十七年前钱钟书先生所作的一篇著名作品,命意遣词,至为沉痛。李慎之先生曾有《送别钱钟书先生》一文回忆说:“九年前的夏天,我去看他,他给我看了新写的一首七律,‥‥‥我们相对黯然。这就是他后来收在《槐聚诗存》中1989年惟一的一首,题目就叫《阅世》。”《槐聚诗存》出版于1995年,钱钟书先生则于1998年12月辞世。
 再读此诗,倍感系年论诗之重要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6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男人的新标准 八卦一个

 近来在小区里散步,发现遛狗的多了起来,而且在傍晚大家散步的时段里遛狗者尤多。开始不大注意,久了就发现有问题。盖遛狗者多为男士,有三十来岁的,也有四五十岁的,还有六十来岁的。看上去这些个先生,一般都比较有气度,或者慢悠悠踱着四方步,任凭娇小的长毛小狗在后面小跑着跟;或者牵着绳子,任长着黑胡子的灰色小狗在前边带路,小狗跑则跑,小狗停则停,非常耐心;或者站在路边,看着自家不知什么品种的小狗在草地里、树根下、石头边乱刨,时不时地还招呼一下,像是和人说话一样亲切。有一回不平从一位站在路边的先生旁边走过,突然听他招呼说,妞妞,回家了,妈妈在家等咱呢!不平冷不丁还吓了一跳,半天才明白过来这是在跟小狗狗说话呢。
 自从发现遛狗者多为男士后,不平觉得这个现象应该探讨一下成因,看看有没有值得研究的学术价值,于是便向咱家领导请教,谁知“被委婉地鄙视了一下”(引用得好,呵呵),领导教导我们说,看你土老冒了不是!人家这是替太太遛狗呢!不平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记得在网上曾看到文章煞有介事地讨论什么是好男人,许多人跟帖提出各种标准来,不过似乎没有提到替爱人或太太遛宠物这一条,看来在新的形势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14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一篇好玩的文字,洋鬼子写的

 近来N多事情搞得比较压抑,明天要上课了,这样子可不行,于是决定到处转转,换换心情,来到远方一位小友的博克:“我的游牧生活”(http://spaces.msn.com/mynomadiclife/),看到这位小友从阿忆BLOG转的一篇好玩的文章,笑到肚痛,转过来大家一起乐乐。呵呵。如下:

 ZT:美丑不分
 洋妞妞随笔
                    文/ 阿黛尔(美)特邀文字教练:阿忆

 在纽约时我无法辩认这个中国人和那个中国人有什么不同,我对中国人的观察能力仅限于能把男人和女人分开。
 我在北京的私人教师不能容忍这些,他指天发誓,要提高我的欣赏水平。
 一天,他拿来一幅照片,说:“这是梁天,京城最火的明星之一。阿黛尔,你能告诉我他是丑是美吗?”
 “他当然美啦!”我抢过照片,一顿热烈亲吻。心想,不美怎能当明星!
 “住嘴吧阿黛尔!他是丑八怪。你记住,自从1988年开始,中国最火的男明星——无一例外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13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眉苏”,你怎么就走了呢?

 是眉苏!?不会吧?没道别一声就走了!?而且是永远地走了!?这怎么可能?
 今早偶然从网上看到眉苏在云南香格里拉出车祸的消息,第一个反应是,这是我教过的那个眉苏吗?怎么可能?后来确证了就是我认识的那个眉苏,仍然问自己道:“这怎么可能?”从早上到现在,这句话都一直在脑子里回旋。不过,现在看来,事实就是如此了。我想我不该应该再徘徊于伤痛,应该坐下来写下有关她的一些事情。
 “眉苏”,这是她给我发电子邮件时的信箱署名,她的本名叫叶坚颖,中文系2002级的学生。记住叶坚颖的名字,是因为她在文学史课上交给我的一篇作业,具体写了些什么,已经记不清楚,但是文字中间流露的温润性情和明朗心地给我留下很深印象,我给评了A+的成绩,并记住了这个优美的名字。可惜我和02级同学来往不多,很多人是知其名不识其人,人和名字总是对不上号。文学史课上了一学期,我也没搞清楚文笔这么优美的叶坚颖到底是哪一位。就这样到了上学期末,2005年12月的一天,突然收到发件人为“眉苏”的电子邮件,说是有事请我帮忙,署名就是“叶坚颖”。我们约了在系里见面,原来是她想申请去香港的大学读研究生,需要准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