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眉:东邪西毒天涯名博

总是后知后觉,更多漠不关已,在错落的时光中累积如雨擦过却最终风干的理想——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781980
  • 开博时间:2004-01-0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门铃
博文

[有灯如许1]长生殿

摇曳。捕捉住每一丝掀起于大殿上的,蛛丝马迹的风。白天黑夜,无休无止,不变的昏暗,或是光明。

佛前的灯。长明。照亮人前的希望,或是永恒的虔诚。人后,其实漫长无边的寂寞还有寂寞,不知自哪一刻起初,也不知自哪一刻结束。

幸好,不是一个人孤独着。且还可以就着风,窃窃私语。

“昨天那只小耗子又过来咬了我一口”,想起那毛绒绒的麻痒感流遍全身的瞬间,又象在当前。“它能成精么?”。想象是一个老僧,青涩的小和尚,又或是那曾经来添过灯油的,惊鸿一瞥的朴美村女……怎样,总是自由的,可以出去到那层层帷幕的外面。想象太阳是什么样子的一钵一鱼。絮絮的终日经诵,纵使换了千卷,也听烦了。咒语道理都忘了,某些灵异的情节,却随某一刻兴奋爆裂的灯花,如垢残存在了灯碗里,激起无聊时候,某一刻幻想的自娱。

“也许吧,不过看它那样东窜西窜对什么都好奇的样子,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千年……”他比她更难捺,直接地想早一天出去。也是,他的梦做得太久了。最早的一盏。被一只颤微微的手端着,放在台前。睁开眼睛的初几天,他原是还兴奋的不行,左右上下,蹬着风尖打量,好奇却又迷惘,一天天一点点接受,习惯,厌倦,然后就是突然的,没来由的,越来越强烈地渴望,想象别一个不同的地方,或是,生命以另一种方式的存在。

只是,越聚越多的灯光,渐渐围挤在身边,越来越亮,渐渐到让他看不清自已的周身。同一种感官的存在,让他有时候觉得庆幸,无聊的时候不至于这么孤单。有时候,却又憎恨,围挤的空间,越来越少了的机会,不能不翻涌,不能不压抑的绝望。

什么时候,可能有一个机会,或一场意外?比如在风里灭了,或是,惊慌失措地一场倾覆,痛痛快快地一次逃亡。

生命太过漫长。生活总一种固定的方式存在,不甘心,又或是天命注定的不那么本份,就存了一份念想。可能不太实际,却分外强烈。可能遥遥无期,就那么一灯如豆,摇曳在漫长漫长的昏黄里。

漫长的瞬间交错,期待着什么样的一弹指,挥开灯上的花,流泻出深藏心底的欢畅?
分类:随笔随心 | 评论:0 | 浏览:2473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经历]梦中真实鬼世界

  周日凌晨作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已的一个亲人死了之后,自个也不知什么原因变成鬼了。于是开始经历鬼的一些东西,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
  
  鬼的记忆是残缺不全的,过去的事想不起来,很不连惯,只是偶尔那么一两个电光火石的闪现;
  
  鬼看世间,也是看不清的,也是偶尔能看到一两个画面;
  
  鬼不能用阳间的文字(这个是梦里最有趣的情节了),好象说阳间的文字有阳气,鬼不能用,鬼有阴间专用的文字系统,而且梦里好象说,阴间还有专门的翻译师,负责将阳间的文字转化成阴间的文字,好象梦里作鬼后,决定愤发图强的我,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去学习阴阳两间的文字转化……
  
  (醒来后想,阴间的文字,是不是那么道士们的符文呢??)
  
  梦里的高潮情节就是,记不起阳间一切事情,看不清阳间一切事物的我,某天竟然全看清了。说是好象这天要回家,跟那个已经过世了,先我成鬼的亲人一起。好象家是一个老大老大的庄园,看见了奶奶,领我们进到一间屋子里去,说这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的房间,圆形的走廊,中间是圆形的屋子,结果刚到走廊,就发现漫天的苍蝇,黑鸦鸦跟灰尘似的扑天盖地……梦里我很愤然地想:摆明了这是不欢迎我们嘛。
  
  
  结果就走到了庄园外。竟然想起了我老公。(我老公平常极疼我,很恩爱的)。梦里同期声的画面,就显示我老公好象出去跟朋友办事,开着车行走在乡间小路上的密集车流里,车左钻右钻的,开得很是危险。
  
  梦里的我就突然发起了痴情,一定想要见老公一面,并且梦里提示,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只有在这一天,我才能想起全部的往事,看清世间一切,耳清目明,并且有能力使用阳间的文字,有能力作用阳间。但他看不见我的,于是想起打手机。结果发现鬼们用的手机无比先进,简直都是外星科技,机子奇形怪状,手机上的数字键杂乱无章,而且每个数字都模糊不清甚至是变化的,害我怎么都摁不对老公的电话号码,这个急啊。。觉得鬼们是有意识地用这种类方式拦阻我,不让我和我老公见面……
  
  于是就在焦急中,梦进入了尾声,模糊不清的结局中,似乎我和我老公终于联系上了,我见到了他,不过悲剧是,他好象也死了,变成了鬼,这样我们才得以相见……
  
  
  周日上午跟老公讲起这个梦,不觉得恐怖,只是觉得梦里关于阴间的一些现象很有趣,特别是那个阴间有阴间的专用文字一情节,想起来还是蛮新鲜的。
  
  梦的最后结局没有交待,醒来后想,如果梦中我最终见到了老公,却因此让他成了鬼,那他见我的第一面,会是一幅什么情节呢?
  
  如释重负?还是愤怒悲愤?
  
  
分类:隐密丛林 | 评论:0 | 浏览:349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一个人是一座岛

  


  
  一个人是一座岛
分类:隐密丛林 | 评论:3 | 浏览:3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感日子的回忆:阿杜的歌声




阿斯多的鼠疫,普桑(N. Poussin),法国,1631年作

我越来越感觉,生活的滋味就藏在那些稍纵即逝的细节里。
  ——————题记
  
  
  第一节:阿杜的歌声
  
  乘着中午充沛的阳光下楼去买菜。满大街远远近近地飘着刀郎《冲动的惩罚》。再有魅力的歌声再诚恳的忏悔,经过一年多无孔不入的扫荡,也早已让听觉成灰。追悔莫及的耳朵,却就在行走中,意想不到地邂逅了一宗清新的美妙:我听到阿杜。
  
  也曾经是满大街扫荡的歌声,也曾经让耳朵听到“想钻到车底”,然而势过境迁,夹在汹涌的刀郎之间,此时的阿杜拥进怀里,带着磁性,略含沙哑的声音,竟然情不自禁让我的心里泛起了一缕氯酸
分类:随笔随心 | 评论:14 | 浏览:6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妹妹




少女,布面油画/潘鸿海

打小,妹妹就比我伶俐,漂亮,开朗,更很讨领居亲戚的喜欢。家里保存着妹妹周岁时的照片,比广告片上的娃娃还干净可爱讨人喜欢,用我妈的话说,跟一小香瓜似的,再看我周岁时的照片,憨憨笨笨的,就实足是一只西葫芦了。
  
  也听我妈讲,小时候妹妹就很要强,很厉害。比她大几岁的孩子都不敢欺负她。小时候,我老实木讷,因此出去常常就给领居孩子期负,妹妹长到三四岁,带着我这个比她大二三岁的姐姐出去玩,而且是她护着我。在家里姐妹两个也几乎每天都打架,人都小啊,妹妹爱要尖,所以十次打架九次输的都是我,最后那一次,肯定是她把我惹急了,于是金牛座的牛脾气就上来了,狠狠收拾她一顿,老实两天。父母都在生产队上班,我和妹妹是给锁在家里长大的,
分类:五味女人 | 评论:14 | 浏览:47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城市和三个女人





女人如花,油画。/李云

午夜一点多了,隔壁房东家里又传来了阿姨的训斥声和周洲的哭闹声。他们在用昆明话争吵,有些听清了,有些听不清,但我知道肯定又是为了周洲学习和作业的事。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离了婚,独自带养着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同居的“老公”除了能作一个称职的保姆,没有收入也没有赚钱的能力(一个大钱赚不来小钱又不屑整天满脑子想入非非缺少实际行动与魄力的男人)……每月要赚三千元才能支撑这个家和孩子,一个三十多岁下岗的女人和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城市……我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么晚了还要和儿子吵?周洲因为太顽皮被中午的补习班开除了……她说你帮我多费心吧,我按价付你钱……我说我能做的我会尽力去做,我不会要你的钱!我从没见她哭过,一个坚强的女人一个善良的女人,可我又能帮她什么呢?头在发涨腰在隐隐作痛,明天还要加班…
分类:五味女人 | 评论:10 | 浏览:56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铿锵玫瑰:给女爷们的情书

  


自由指引人民/(法)欧仁·德拉克罗瓦
  
  2000年冬天的时候,我在昆明一间空空荡荡的房间里,躺在一张简陋的沙发床上,在难以入眠的夜晚,反反复复,一遍遍听这首歌——《铿锵玫瑰》。
    
  那是林艺莲1999~2000年度新出的一盘专辑,由魔岩的贾敏恕操刀。在魔岩的摇滚气质之下,曾经唱过《倾斜》,唱过《灰色》的林艺莲,骨子里那一点铿锵的潜质被完全激发而出,一曲《铿锵玫瑰》,唱得酣畅淋漓,带着醒目而带刺的妖冶。
    
  一盘专辑听下来,我只记住了那一首歌。其它的,都擦肩而过,象满天绚烂的流星,最后都岑寂于凡尘的花火,象满大街的庸脂俗粉,最终面目模糊。
    
 
分类:五味女人 | 评论:6 | 浏览:7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武侠评论: 乱炖江湖,极品武器

   

达摩神悟/范曾
  
[楔子]
    
    “好快的剑。”
    “好快的手。”
    
    [时间]
    并不是所有的打斗都发生在主人公有准备的时候。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
    
    [地点]
    酒楼。有什么打斗比发生在餐桌上,更让主人公措手不及呢?当然,发生在餐桌上的打斗往往都很精彩,以至于让很多武侠小说大师们都乐此不疲地沿用。
    
    [看点]
    筷子。最具东方武学深髓的武器。从握筷子的手势来看,你会发现它跟握刀,握剑,握笔,手势非常接近。所以,筷子
分类:随笔随心 | 评论:4 | 浏览:2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幻境八拍

  


《黑白时光:新谋》布面油画/李西

  
  前序:这首《幻境八拍》在我所有的诗歌作品中,绝对是非常特殊的一首。因为这首诗之后,我就再也写不出半句诗歌来了。好象所有的关于诗的积聚,都在这一首内喷发殆尽。这一年,我26岁,青葱的岁月渐尽尾声,这一年,是我个人写诗创作的第10年,这一年,也是我对爱情从萌生到领悟的第10年,于是,就好象一种作品之于作者的宿命,划过一个十年的圆后,我们在起点终结。一直,为这首诗的神密莫测,与大量原生命的密度集结,我一直在找寻着它的解码者,渴望第三只眼的解读,不仅仅是关于诗,更是关于一个人的生命。这首诗的背景,是童安格的一些经典老歌。认识他,听进他的歌声时,也正是我朦胧爱
分类:诗歌墓园 | 评论:8 | 浏览:25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裸

  

三美神,布面油画/鲁本斯
  
   给我一个虔诚的信仰
   让我穿越 浮云层层遮蔽的映象
   沿时光的河流溯回
   你诞生的莲花初放
   沿腰肢起伏的弧线
   游移 朝圣的足迹循
   广袤的原野一路向前
   向崎岖突兀的峰峦 挺进
   月色里雪山飞练
   如你的玉臂清寒
   导引着水般的温柔流泻
   向古罗马畅想千年的庭园
   静谧中  那金字塔高高耸立着
   迷醉的颤动
   焕发着生命永恒的晕光 皈依
   凯撒的野马成克娄巴底的羔羊
分类:诗歌墓园 | 评论:5 | 浏览:2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1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冷自知胺

2020-06-04

费尔奇圆

2020-06-04

若芊我芊n

2020-06-03

小奋青滤pe

2020-06-03

mukj049

2020-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