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地址

张嘴喝下黑夜,咽下默默的炭/在浓烈、危机四伏的夜里安澜或翻腾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92206
  • 开博时间:2005-11-20
  • 博客排名:第4399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无形的风,无形的诗(读李杰的诗)

  

无形的风,无形的诗

(读李杰的诗)

文/舒雨湖

 

诗人李杰生活在大巴山里,有山就有风。风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或者说,风在哪里呢?诗人说“如果从夜里出发,我一定要搭乘一粒星光的车辆”。

也就是说,夜里,“我”就是风,而且风与星光有关,甚至就在星光之中的车辆上。星光就给了风的存在,是“我”存在的明证。风,或者就在柔和的星光里。

星星还是在远方,由远及近,“如果在清晨起步”,风又是怎样的呢?诗人说,风这时候一定会“选择一只鸟的羽翅”。意思是说,风在鸟的翅膀那里出现。不,风可能原本就在鸟的翅膀里

分类:我爱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取暖

  

阳光吹过来,嘻笑一面平静的湖

疲于奔命的冬天,惯性地在尘埃里称臣的树

都舒了一口气,对着天上单调的云摇头

 

太阳在高处的鸟瞰,看到手背上的煤垢纷纷掉下

人间的帆扬起,把风带到一年的边境线上

一个人猛地撞击界桩,为他的正午取暖

 

我在封底上搜寻柴禾,找字迹里的黑炭

捧到一条跑远的路边,随之把自己的影子点燃

照亮一缕停留的雾、一个不停的脚步

分类:我爱诗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河之东

  

十一月,冬风与车,轮换拉我向南迁徙

从已消瘦的河流北岸,从二十多年前生计的源头 

从下河街、回龙巷开始

每过一个站点,都能感到这条路

在大地和脊柱上的曲折和悸动

 

三公里之外,新区和塔吊继续追逐云彩

恰一夜冬雨,却封冻不了向上的笋尖

就在桥西下车,瞄准桥东南的经纬度

西岸鼎沸,车流和人超过河的流速

东岸静谧,楼和沙盘的轮廓在红绿灯里时隐时现

 

东岸入口处,错落有致的楼层在睥睨

甚至莞尔一笑,候鸟飞掠过丢下两声鸣叫

后山滑落的雾,掸掉晴天的尘

忙碌的人,晾干了从田野带回的的露水

在砼泵车前望天,又匆匆俯身

 

二十五年的河西,任由时光的指尖不停地拨弄

把青春和草都逐一放养出去

我把船和语调都撑到水中央,力求平缓

分类:我爱诗歌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庙坪村

  

在村口,我迟疑的眼神嵌在一蓬刺藤上

风从垭口突然打旋,把青冈木叶的萧索递过来

向右转,后方的路似肠带一般盘绕

系住满是灌木的山腰,一湾浅浅的塘库却高挑眉梢

 

红土和银杏叶是最醒目的暖色

它们的光圈在正午时被放大,遮蔽了东边

邻县那一抹深蓝的山脉和景深

新砌的村道边,鸡群和树形金银花交错列队

 

在庙坪,没有遇见庙宇和香火

山顶上敞开的坪,缭绕几处烧荒的烟雾

黑夜按时静寂,同时送来清晰的星星和寒潮

酒瓶、红薯和谷仓在堂屋发出轻轻的鼾声

 

就着低瓦数灯光,我把火钳和笔握紧

向炉灶和柴禾,讨教一个个新的名词和温度

昨晚整理的行囊和书籍

在柴炭火红红的光照里,倍感疲惫和羞赧

 

晨雾在给蜡虫树梳头,早起的女性已不再留小辫了

分类:我爱诗歌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季的裁缝

  

四处倾覆的露水和泪,返潮的贝壳敞开了嘴

流动的牙齿,啮啃稻穗坠地的九月

透明的鞭痕,使丘陵更为低沉,使山更加孤兀

鸟翎的滞空感,拉长了潮湿的前夜

醒来时,满眼的琴弦,落下又飘起

 

雨披似肤,贴在浑黄的泥浆之上

伞花如菌,为所有的路途和车轮绽放

车灯一直搁平或放低,遗弃了一次次仰望的视觉

浩瀚夜色里,惯常与泥土和纸屑相遇

 

雨丝在缝纫,悬挂着辛勤和倦怠之美

溅落的水声里,激荡那些前生的影迹:

易碎、晶莹和起皱

最后在一潭浅水里消匿,微微地笑着、哭出

 

间歇性的雷鸣,循着闪电的树根,淤泥抱得更紧

漩涡与沙子争斗,计数卡路里

我把一根根火柴竖起来,摩擦已经湿透的头皮

企图撞出一星火花:短暂、温暖、鲜艳

一起烘干脚下这段弯曲的河岸

分类:我爱诗歌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秋之词

  

戴上了秋风的帽子,裤脚礼让稻田和小街的余晖

烟蒂上的货单泛白,做豆瓣酱的主妇水袖一直勤奋

喜事、红包,反衬一个兄弟意外的逝去

 

我在六楼拣到一滴迟到的雨,泄露昨天的天象和旱情

在纸张上奔驰的马,还是驮着北方干涸的电文

轻轻触动,火印连同苞米叶化为灰烬

 

我的蓝图比纸还薄,倚在座椅上,跳不出八月的版本

浮灰和蝉鸣忙碌,为一本日历修改封面

坐着说话,敲打键盘上的山峰,顾不上拭去汗水

 

夏季敦厚的雕像,习惯在主宾的位子上纹丝不动

杯子里的桥段,掉头而行的传闻,逐一改变了口味

秋分后的下午,被擦过脸的矢车菊开了

 

果香一颗颗弥起,跟随开学季,长成下一周的楔子和核

头顶飞过鱼的踪迹,为候鸟查勘南下的路况

我将梦呓渐渐放平,稳住了一顿晚餐的波澜

分类:我爱诗歌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暑之日

  

牢笼里外,都是猛兽,全身的皮毛擦挂火光

火光里外,都有耀斑,把国家和赤道的热叠加一起

猛烈的辞藻、手法和痛诉,能使哪一个纬度冷静

 

就在一首诗中找遍水的偏旁,在夜的沸点追踪风口

在灯的苍茫里讨要星光,在午后的楼道臆造荷塘

大暑,我短短的头发和旗帜垂下

 

高度酒一般的汗味,冲淡了小巷火锅店的烽烟

瓶装的液态瞬间改变性状,晚间肉食者的味蕾

把城墙后的阴影寸寸逼走

 

黎明时,空调外机偶尔停住哭啼,趁机打盹

继续无风的广场,两个早起的孩子跑过

把一缕崭新的阳光系紧在袖口

分类:我爱诗歌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汗湿的想象

  

内心筑起的岛外,与一群鱼和几颗钓相约

记牢彼此的容貌。飘叶留在漫水桥的台阶

面对湖心,掐算下一个逗号的去向

 

在大堤外继续挑土,库区和我都需要修补

水晃动,沙沉落,我在它们之间换气

想游回30年前的水源,找到那棵阴凉的树根

 

那条小溪已经消瘦,或者远遁,从清幽处到庞杂地

一段段沟渠截流了月光,空余一地乱石

作坊的橱窗发声,唱出的是一曲散调

 

为一壶茶续水,泡淡了上午。十指和大脑松掉了竹筏

为一个字、一句话放生

滨河路的栅栏,蝉鸣一个接着一个醒来

 

南方的云层时高时低,在窗框的视野里拨弄翅膀

一只鸟噙着虚构的雨滴,压低汗湿的想象

把我的眼神再次衔到阳台的边缘

分类:我爱诗歌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月之诗

  

露水之外的田梗,插满流火的禾苗以及发干的鸟羽

前夜的草茎,放低了眼角

它哀怨,小声地喘息

车轮下的烟尘掩盖遮阳棚倾下的重影

 

瓷器或衣架上,一滴寻找清凉的水在揉眼

屋顶花园也在翻砂,挣脱瓜秧的臂弯

一个赤身而眠的人,焦躁之后

掐掉了辣椒的籽粒

 

怎样关掉汗水的闸门,又该如何阻隔肉体上瀑布的流速?

一个大腹便便的人,也许就是维持一个假象

宽厚、大度,内心却在不断地加氟

为自己制冰,建造冷库

 

一个七月,多种口感,品尝太阳、阵雨和傍晚

有一个人开始咒骂,半眯眼睛

另一个人写下溢美之词,在大理石广场中央

还有一群人在庆贺,手端杯子,揩掉漫出来的泡沫

 

子夜里,雨季偷偷奔来,轻叩所有不睡的枝头

告诫那些情

分类:我爱诗歌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需要的大海

  

我需要一双眼的大海,让大副松手,关掉雷达和灯塔

解开缆绳和航向

 

那些身披鳞甲的波浪,在暗流或礁石上飞翔的尾鳍

上端涂有阳光,下端系着漩涡

 

冲浪的季风来了,把贝壳和海豚带到水面

追赶风浪里的荆条

 

我要一面涌动的大海,一个卸掉开关的月亮

去建设潮汐的发电厂

 

打捞海藻下的沉船,氧化的钟座,还在等待砂子和蛙人

来解救深深的沉郁

  

大雨抹平了镜面,继续溅起、落下,这一锅咸腥的汤

已经倒下半个世界的盐

 

一段海岸线漂近,晾晒渔网的人,把滩涂清理干净

迎接干渴的汗水和护目镜

分类:我爱诗歌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40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