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行天空

天高任龙飞: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sclal@126.comQQ:1131223924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05120
  • 开博时间:2010-01-13
  • 博客排名:第14964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豆花就是故乡的味道

 

 

豆花就是故乡的味道

                     ——著名作家聂作平情系桑梓纪实

 

 

 

2017年这个端午节,富顺人过得真是太开心了。

5月30日,中华传统端午节当天,沉浸在浓浓节日氛围中的千年古县又迎来了一件大喜事,富顺县各界翘

分类:文化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仪陇:一座有“德”的城市

 

 

酷暑学艺,似乎成为了常态。省作协今年安排的四期中青年作家培训班中,我在之前已经错过两期,这次,热情的华主席又打来电话说,这一期是小说专题,无论如何应该去学学。于是,请假,将能提前做好的工作提前做好,检查车胎、刹车等,准备前往。

仪陇是国家级贫困县,难怪开学典礼上仪陇作协负责人发言说,仪陇缺钱不缺德。缺钱,自然指的是国家级贫困县;不缺德,则是说仪陇的“两德”文化——朱德、张思德。个人感受,仪陇用好了朱德、张思德的政治资源,崇德、尚德、重德之风在这里蔚然长存。

国家级贫困县并非真缺钱,看看新县城的格局就知道。将县城从金城镇迁到嘉陵江边的新政镇,无疑在仪陇县历史上具有划时

分类:文化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居记事:窟儿坡

 

旧居记事:窟儿坡

 

已经很少人知道这里的小地名了:窟儿坡。用“窟”(ku阳平调)字其实不准确,当年大家手写的是“立”字去掉上面的那一点,意为人蹲下来。

人要相信缘分,凡是留下足迹的地方都与我今生有缘。哪怕是误会,那都是美丽的误会。命中注定我不会在此处逗留太久,因为那的确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88年秋天至89年秋天,这是一段很短暂的日子,之所以留下深刻记忆,与政治有关,更与我人生重要节点有关。

调回母校教书本不是我的选择,但世事就是这样,让你无奈让你别无选择。

学校分给我的住宿为一间单身平房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居记事:窟儿坡

 

旧居记事:窟儿坡

 

已经很少人知道这里的小地名了:窟儿坡。用“窟”(ku阳平调)字其实不准确,当年大家手写的是“立”字去掉上面的那一点,意为人蹲下来。

人要相信缘分,凡是留下足迹的地方都与我今生有缘。哪怕是误会,那都是美丽的误会。命中注定我不会在此处逗留太久,因为那的确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88年秋天至89年秋天,这是一段很短暂的日子,之所以留下深刻记忆,与政治有关,更与我人生重要节点有关。

调回母校教书本不是我的选择,但世事就是这样,让你无奈让你别无选择。

学校分给我的住宿为一间单身平房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居记事:文昌书院

 

 

猴年秋日的一个下午,金色的阳光撒满千年古镇——赵化这块文化渊薮之地,我陪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肖体高先生回母校送书、讲座,看见漂亮的校园今非昔比。高大的文昌宫门厅即最初的藏书楼没有了,两边几十米长、一楼一底的木楼宿舍没有了,背后低矮的教室更没有了踪影。这里——今天的赵化镇小学,130余年前的文昌书院,是先贤刘光第考取功名后又因丁忧回家赋闲、开馆讲学之地,是廖时香、肖体高们念“人之初”的地方,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一站。

1885年春天,刘光第因慈母王氏去世,按照大清公务员管理规则,需要“丁忧”——回家守孝三年。在以“孝”治天下的古老帝国,“丁忧”早在周朝就出笼了,不单是公务员有要求,就连普通百姓也有一些大家都需遵守的准则,比如三年“丁忧”期间不婚娶、不宴饮、不作乐。后来还增加到不能参加科举考试等。

县令陈锡鬯觉得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一样的母亲节

 

不一样的母亲节

 

 

时令的脚步匆匆走进初夏,母亲节就越来越近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母亲节这天,正是老母亲的生日,这让我们格外兴奋。可以这样理解,我们为老母亲祝寿的时候,天下的儿女也在为我们的母亲祝寿;我们在为老母亲祝寿的同时,也在祝全天下的母亲节日快乐。

据说,普天下的文章,写得最烂的就是写母亲的。但是,我还是想写。

母亲今年77岁了,一个人居住在距我直线距离不到500米的另一个小区,除了常年要吃降压药之外,没有什么毛病,精神头比父亲离世后那两三年好。每次去母亲那里,她叮嘱我的都是同一件事:少喝点酒。

记事开始,母亲就是一个整天劳

分类:感情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居记事:老宅

 

 

 

 

今年清明回老家上坟,顺便到多年不曾回去的老宅看看。老宅现由本家的两位长辈暂住,说是住,他们老两口也是满六十岁的人了,候鸟般在北京某工地和我家老宅来回迁徙,一年中居住的时间不超过两月。

老宅为土筑瓦房,共五间。大堂屋居中,外面是一个近十平米的“檐窝”,相当于城里的休闲阳台,只不过在地面而不是空中。右边一列灶房在前,猪牛圈在后。八十年代初耕牛分散喂养,我家的牛进出都要经过灶房,它每次都慢吞吞地踱步,东张西望,以便看清主人锅灶里煮的是什么,自己的吃食差距在哪里。再右边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卧室了,安放我和爷爷的两张床。左边只有一列,一大一小两间屋,是女眷区。父亲常年在外修铁路。这种格局是八十年代初那次改扩建之后形成的。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在富裕和谐的土地上

 

 

 

我不知道“富和”这个名称的得来与“富顺”有无关系,如果把“富顺”理解为“又富又顺”,“富和”则有“富裕和谐”之意,或者是愿景。“富顺”作为一个县级区域的命名倒是来得有些复杂。据《富顺县志》记载:北周天和二年(公元567年)古代江阳县划出富世盐井及周围地区设雒原郡及所辖设富世县;唐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因避讳皇帝李世民的“世”字,更名为富义县;太平兴国元年(公元976年)因避讳皇帝赵匡义的“义”字,又易名富顺县,即富顺盐监。

从这个县名的演变中我们可以看到,富顺是相当讲政治的。而富和作为富顺属地内的一个乡,其域名的得来就简单得多了。名称倒是不复杂,作为一个行政区划的边界疆域,如今这片属地的相对固定却几经周折,尤其是1986年至2002年间,曾一度将宜宾县王场乡的向尧村11个组、花阳村沟头组和草堂乡羊石村的9个

分类:文化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我与赵化有个约会

 

 

我与赵化古镇亲密接触始于一个早春的上午。

那一年,我10岁,或者11岁,小学毕业年级学生。大龄尚未成婚的幺舅终于在赵化周边的一个生产队为我们觅到了一位身材高大的准幺舅娘,使得望眼欲穿的外婆和多年热心张罗的母亲、二姨她们笑得合不拢嘴。“开庚”或者叫做“送庚”的日子定在了当年早春的某一天,按照农村婚配嫁娶的风俗,“开庚”应该由两位以上的男人组队去完成,据说,其中有一位童男则是最佳组合。从年龄、体力、脚力综合考察,我有幸成为了“送庚”队伍的一员。实际上,这支队伍总共只有两人:二姨父和我。

“送庚”只是一种说法或者叫做借口,女方看重的并非那张写有男方生辰八字的黄纸,

分类:文化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一位邻居叫隆昌

 

 

我的第一次远行与隆昌紧密相关。估计,那些年的富顺人出门,大多选择到隆昌乘火车到成都,或者重庆,再到更远的地方。隆昌成为了富顺人进出家门的必经之地。关键是,田土刚刚承包到户,出外打工的热潮还没有兴起,而我们有一个亲戚在大城市成都,去隆昌坐火车到成都,这让多少农村人眼红啊!

那是1982年的寒假,我刚参加工作一个学期,在成都的姨爹姨妈邀请我和表弟到成都过年。除了怀揣着第一次出远门的兴奋外,我和表弟还背有两个不小的行囊,里面满是农村土特产品。之所以记忆这么深刻,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经历过如此拥挤的乘车。在隆昌火车站,火车还没停稳,我们就像一群饥民看见热稀饭一样,拼了命地扑上去。除了背包绳索挤断外,我的皮鞋后跟硬是生生挤掉了,是到成都后在一鞋摊上重新找一个安上的。

那些年的隆昌

分类:思想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年书,一生情

 

十年书,一生情

——读刘建斌散文集《十年书》

 

 

 

我喜欢建斌的散文。

无论作为文友、读者,还是文学编辑,我总是充满期待地盼望着建斌的下一篇散文随笔问世,就像期待每到年底他风尘仆仆回到富顺,我们一伙绝不可能少掉的一场或者几场酒事一样。结果可想而知,醉人的绝不仅仅是文字,那些由货真价实的粮食升华成液态的什么分子们,一次又一次穿过我的肠肚之后,我开始喋喋不休,历数近几个月来他发表在各地报刊上的散文题目,好像要邀功请赏一样。到酒事的后半程,我醉眼迷离,并开始发誓,来年在散文写作上要与建斌试比高。当然,大家都知道,酒后说的话是肯定不算数的。

分类:文化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逃离与坚守

 

逃离与坚守

 

近日在空间里读到一封辞职信,漂亮的钢笔手写字,起码应该是省级硬笔书法会员的水平。书写者是一位幺弟,我只有缘见过一面,是在城市的一家小饭馆里一起喝酒,总时间不足两小时。其时,他已经是县区级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一位在我看来颇有成就的公务员。后来知道他还是师弟,母校师范低几届或者十来届的师弟。这让我刮目相看,从教育部门走出去本已不易,通过拼搏靠近权力中心,更不易。但是,他写了辞职信。

我便想逃离与坚守这个话题。想起在那个被称为“夹皮沟”的学校里的庸常岁月。

学校虽然不在大山皱纹深处,却是交通极为不便的穷乡僻壤,每天只有一班车从学校对门的桥头经过。不

分类:思想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上瑶池人间天池

 

天上瑶池人间天池

 

 

坐落在青山岭下宝庆乡的天池湖,是县内不可多得的好去处。

俗人向往之地,不外山水。单有山,也算不错,诸如青城山、峨眉山。有了山,便有了险峻,有了崎岖,满足了现代人平日里司空见惯的平坦公路、宽阔广场带来的审美疲劳。单有水,也算不错,现代城市人虽然每天都与水打交道,可看见的总是自来水龙头流出来的一管,全然没有浩淼烟波、深不可测的感觉,找不到灵动与多变,自然不无法“乐水”。君不见,开发商为了住宅好卖,挖空心思做“水”的文章,单是为商品住宅地取名就尽量往“水”上靠,什么塞纳河畔,什么北湖上城,不一而足。当然,消费者最终既没看到“湖”,更未瞧见“河”。

天池湖是一个山水皆有的所在。得天独厚的

分类:旅游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靶儿

 

打靶儿

 

千万不要以为我曾经当过兵,或者作为民兵在某山高林密的训练场舞过枪弄过炮,我所说的“打靶儿”,是当年我们川南一带“割草娃”玩的一种带点赌博性质的游戏。现在硬要说它是赌博,我还有不同的看法,凭借心理素质、眼力、臂力、体力、智慧进行博弈,这也是人生拼搏的必修课,难道人生真的是一场赌博!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农村土地属集体经营,大人们由生产队长派活,大多统一出工,统一收工,社员们的生活平淡无奇、百无聊赖。孩子们则不一样,每天课余回家割草到生产队称斤两,以供给那些集体圈养的耕牛饲养。许多快乐的游戏、人生的经验都是在这“割草”活动中完成的。

孩子们割草大多结伴出行,包括女生,其道理不言自明:好玩。我们经常形影不离的被大人们称为“

分类:思想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化巨擘故里行

 

文化巨擘故里行

 

“三苏祠”里看文化

 

这次的文化之旅线路图,是我自己去年就规划设计好了的。因为地理知识的盲点,我还专程到县城的实体书店购买了一本最新版的“四川省交通旅游图”,细细研读。然俗话说得好,计划得好不如变化得快,后来,经大家的共同努力和

分类:文化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26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