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行天空

天高任龙飞: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sclal@126.comQQ:1131223924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7
  • 总访问量:107463
  • 开博时间:2010-01-13
  • 博客排名:第8995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岁末年初(上)

 

 

岁末年初(上)

 

 

分类:中篇小说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40年,我从未与你吻别

 

 

40年,我从未与你吻别

 

 

四十年前的一九七八年秋天,一个十三、四岁的乡间少年的生活大抵是这样的:清早天刚擦亮,他就在勤劳母亲的催促下哈欠连天地起了床。他木木地坐在堂屋的矮木凳上,漠然望着先于他起床、现在正慢腾腾地牵着耕牛从牛棚里走出来的弟弟。十岁的弟弟十分忠诚于自己的岗位,每天早晨牵牛出去啃青草、喝水。瞌睡虫还在袭击,他又山呼海啸地来了一个大哈欠,踉跄几步到洗脸盆边上,浇一把冷水在脸上胡乱抹了一通。

姐姐好听的声音从屋角传来:二幺弟,我们快走。

分类:思想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村男教师(短篇小说)

 

 

山村男教师(短篇小说)

 

 

 山村男教师(短篇小说)

从高高的张家山望下去,小小的张家村被寂静的山林包裹得严严实实。通村的道路还是一条宽度不到三米的老土路,土黄的颜色在山间缠绕,在绿色的森林间时隐时现。

分类:中篇小说 | 评论:0 | 浏览:8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在方寸之间挥洒情怀

 

 

他在方寸之间挥洒情怀

 

——瞿洪彬的艺术人生与追求

 

分类:文化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夺锦洲:镶嵌在沱江上的那颗珍珠

 

夺锦洲:镶嵌在沱江上的那颗珍珠

 

 

 

 夺锦洲:镶嵌在沱江上的那颗珍珠

 

夺锦洲,位于富顺县城城东沱江河中心,南

分类:旅游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保和寨:一座凸显“和”为贵的旷世古堡

 

 

保和寨:一座凸显“和”为贵的旷世古堡

 

保和寨:一座凸显“和”为贵的旷世古堡

 

 

 

分类:旅游 | 评论:0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的秋天

 

 

母亲的秋天

 

 

从四妹不断更新的微信晒图上,我看到母亲在深秋的武汉同她的三个女儿一起,要么在如火的枫林间开怀大笑,要么坐在一间西餐店里大快朵颐,要么以浩淼长江为背景,将美好的心情定格在秋阳下的山水间。

武汉的天气真好。老婆满眼羡艳地盯着手机,喃喃自语。玩的玩得痛快开心,看的看得满眼幸福。

此时的川南,秋雨绵绵,沥沥淅淅。住宅小区没有芭蕉林,故而没有雨打芭蕉的愁绪。假山池中的鱼儿们,却是喜欢秋雨的,那尾片红中点缀着白斑的年轻“花妹”,生命力极旺盛,竟然跃出水面,去迎接那

分类:感情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扶桑花开

 

扶桑花开

 

 

扶桑花开

 

 

前年的深秋时节,我和老婆一时兴之所至,开着车在城区和城乡结合部遍访花圃,曾经拜访过的、现在耳闻的,都没有落下一处。总想请回几株满意的绿树和花草,以丰富楼顶花园

分类:工作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豆花就是故乡的味道

 

 

豆花就是故乡的味道

                     ——著名作家聂作平情系桑梓纪实

 

 

 

2017年这个端午节,富顺人过得真是太开心了。

5月30日,中华传统端午节当天,沉浸在浓浓节日氛围中的千年古县又迎来了一件大喜事,富顺县各界翘

分类:文化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仪陇:一座有“德”的城市

 

 

酷暑学艺,似乎成为了常态。省作协今年安排的四期中青年作家培训班中,我在之前已经错过两期,这次,热情的华主席又打来电话说,这一期是小说专题,无论如何应该去学学。于是,请假,将能提前做好的工作提前做好,检查车胎、刹车等,准备前往。

仪陇是国家级贫困县,难怪开学典礼上仪陇作协负责人发言说,仪陇缺钱不缺德。缺钱,自然指的是国家级贫困县;不缺德,则是说仪陇的“两德”文化——朱德、张思德。个人感受,仪陇用好了朱德、张思德的政治资源,崇德、尚德、重德之风在这里蔚然长存。

国家级贫困县并非真缺钱,看看新县城的格局就知道。将县城从金城镇迁到嘉陵江边的新政镇,无疑在仪陇县历史上具有划时

分类:文化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居记事:窟儿坡

 

旧居记事:窟儿坡

 

已经很少人知道这里的小地名了:窟儿坡。用“窟”(ku阳平调)字其实不准确,当年大家手写的是“立”字去掉上面的那一点,意为人蹲下来。

人要相信缘分,凡是留下足迹的地方都与我今生有缘。哪怕是误会,那都是美丽的误会。命中注定我不会在此处逗留太久,因为那的确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88年秋天至89年秋天,这是一段很短暂的日子,之所以留下深刻记忆,与政治有关,更与我人生重要节点有关。

调回母校教书本不是我的选择,但世事就是这样,让你无奈让你别无选择。

学校分给我的住宿为一间单身平房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居记事:窟儿坡

 

旧居记事:窟儿坡

 

已经很少人知道这里的小地名了:窟儿坡。用“窟”(ku阳平调)字其实不准确,当年大家手写的是“立”字去掉上面的那一点,意为人蹲下来。

人要相信缘分,凡是留下足迹的地方都与我今生有缘。哪怕是误会,那都是美丽的误会。命中注定我不会在此处逗留太久,因为那的确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88年秋天至89年秋天,这是一段很短暂的日子,之所以留下深刻记忆,与政治有关,更与我人生重要节点有关。

调回母校教书本不是我的选择,但世事就是这样,让你无奈让你别无选择。

学校分给我的住宿为一间单身平房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居记事:文昌书院

 

 

猴年秋日的一个下午,金色的阳光撒满千年古镇——赵化这块文化渊薮之地,我陪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肖体高先生回母校送书、讲座,看见漂亮的校园今非昔比。高大的文昌宫门厅即最初的藏书楼没有了,两边几十米长、一楼一底的木楼宿舍没有了,背后低矮的教室更没有了踪影。这里——今天的赵化镇小学,130余年前的文昌书院,是先贤刘光第考取功名后又因丁忧回家赋闲、开馆讲学之地,是廖时香、肖体高们念“人之初”的地方,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一站。

1885年春天,刘光第因慈母王氏去世,按照大清公务员管理规则,需要“丁忧”——回家守孝三年。在以“孝”治天下的古老帝国,“丁忧”早在周朝就出笼了,不单是公务员有要求,就连普通百姓也有一些大家都需遵守的准则,比如三年“丁忧”期间不婚娶、不宴饮、不作乐。后来还增加到不能参加科举考试等。

县令陈锡鬯觉得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一样的母亲节

 

不一样的母亲节

 

 

时令的脚步匆匆走进初夏,母亲节就越来越近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母亲节这天,正是老母亲的生日,这让我们格外兴奋。可以这样理解,我们为老母亲祝寿的时候,天下的儿女也在为我们的母亲祝寿;我们在为老母亲祝寿的同时,也在祝全天下的母亲节日快乐。

据说,普天下的文章,写得最烂的就是写母亲的。但是,我还是想写。

母亲今年77岁了,一个人居住在距我直线距离不到500米的另一个小区,除了常年要吃降压药之外,没有什么毛病,精神头比父亲离世后那两三年好。每次去母亲那里,她叮嘱我的都是同一件事:少喝点酒。

记事开始,母亲就是一个整天劳

分类:感情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居记事:老宅

 

 

 

 

今年清明回老家上坟,顺便到多年不曾回去的老宅看看。老宅现由本家的两位长辈暂住,说是住,他们老两口也是满六十岁的人了,候鸟般在北京某工地和我家老宅来回迁徙,一年中居住的时间不超过两月。

老宅为土筑瓦房,共五间。大堂屋居中,外面是一个近十平米的“檐窝”,相当于城里的休闲阳台,只不过在地面而不是空中。右边一列灶房在前,猪牛圈在后。八十年代初耕牛分散喂养,我家的牛进出都要经过灶房,它每次都慢吞吞地踱步,东张西望,以便看清主人锅灶里煮的是什么,自己的吃食差距在哪里。再右边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卧室了,安放我和爷爷的两张床。左边只有一列,一大一小两间屋,是女眷区。父亲常年在外修铁路。这种格局是八十年代初那次改扩建之后形成的。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26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8-12

冷自知胺

2020-07-31

费尔奇圆

2020-06-22

若芊我芊n

2020-05-31

mukj049

2020-02-25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