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集

骨子里我是个传统的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234004
  • 开博时间:2005-11-1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另外的

陈老和佛头

陈老拿着他的佛头
一个核桃大的

小老头——我是懂得敬畏的人
那是佛,每一个人都认得

每一个人都懂得
头是什么

不管是佛的
还是人的

陈老懂另外的东西,比核桃
大很多,有碗那么大

或者碟子?盆?散落的树木?
被孤独的光线笼罩的河流?

被蒙蔽的是那些浅薄的人
一两个,不超过三个

有烟灰缸大小的心
落满了灰尘,偶尔还冒烟

虚假的繁荣最容易招致批判,陈老说
酸,夸大,自我感动

那的确,的确,的确
失望是发自肺腑的

正如我每日所做的反省啊

分类: | 评论:13 | 浏览:14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布谷

布谷

我说,看,杜鹃,就是布谷
他就嗤笑我,连野鸽子都不认得,还说什么杜鹃
仔细回想,在爬满了剌剌蔓的沟边
那灰褐色的羽毛和转动的脖颈,的确是野鸽子

野鸽子飞着,从远处防风林的白杨树上
经过连片的玉米田,落在公路上
啄食农民翻晒的粮食

布谷在哪儿?它们为什么不来?
它们的长尾巴去了哪儿?它们的叫声去了哪儿?

那些候鸟此刻没在这儿
在白杨和榆树上,它们隐藏起来,闭了嘴
无声地飞、蹦跳

天还热,但秋日终究临近了
它们在等,秋风一来,它们就开始往南飞

2006-9-5

分类: | 评论:4 | 浏览:8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田园梦

田园梦
——给刘志兴

身为一个胖子,我同情另外一个胖子。
你更胖。你是多汁的。
有着更多的脂肪、汗液和疾病
你不能算是个擅长表达的人
但这些你却无法隐藏。你的确试图隐藏。
像别的“有涵养”的人,你还意图隐藏背叛
心绞痛啊,尤其当它们来自亲人。
我能说什么呢,宽慰是个可疑的东西
用来下酒不错,用来倾心,就太肉麻
忘却到是个好东西,怎么说
你也“不赖呆”啊,就是牛比啊哥们
拿得起放得下,当然,不要太牛比
像那些曾经轻狂的时辰。你要学着隐忍。
那是“成长的代价”,哪怕你已经是四个孩子的爹
有责任,有义务,有担当,你得受着啊
实在受不了——就像你经常白话的——去放羊
——那一定是这样的秋天,天说冷就冷了
流云渐高,凉风乍起
早晨,露水那么重你就得起身
分类: | 评论:2 | 浏览:9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鸟

看里克尔梅在场上慢慢悠悠,漫不经心,将球踢得像在自家花园里一样,猛然间就想起了巴尔德拉玛来。他们两个踢球是那么像,像一只轻盈的小鸟,飞一下、站一下,扑棱着翅膀。
分类:其他 | 评论:8 | 浏览:1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朗诵会这码事

今天才知道这码事,还是绿绿告诉我的。只知道参加个朗诵会,没想到还这么大排场。多少有点意外。


大场II:第二届大场诗歌朗诵会


时间:6月18日晚8时-12时
地点:中国北京CBD建外SOHO四期广场
(今夜,诗歌全城直播四小时!)

受邀朗诵诗人名单TOP28

[舒婷][食指][芒克][黑大春][西川][欧阳江河][王家新][张广天][杨黎][大仙][万夏][中岛][胡续冬][颜峻][徐江][朵渔][侯马][南人][胡赳赳][沈浩波][尹丽川][巫昂][周云蓬][春树][曹五木][唐欣][旋覆][而戈]

音乐合成:
十三月独立音乐厂牌 龙隆/洪启/万晓利/苏阳


附:
大场诗歌纪念册II(磨铁文化)
诗歌民刊展销会(中岛)
诗人也公益:耀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9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XX

XX

麦收花开了,开在路旁的空地上
一丛连着一丛,花朵和叶子蒙了厚厚的灰尘
麦子熟了,金黄的麦田一块块
堆积在防风林之间。这是
初夏里难得的晴天,天空只有几丝云彩
轻风吹过文静公路,越过黄甫农场
新开发的工业区,一直向南而去。
一只喜鹊在车旁用力地飞
迎着风,使劲拍打着它的短翅膀
这是候鸟的翅膀,从来也不适合长途飞行
它飞着,却像停在空中,“冥冥鸟去迟”
而我是候鸟,我回来了,用了比这只
喜鹊快的速度,和一个失败者的秘密。
友人已经聚集,我们喧哗
打闹,将忧愁暂时抛开
将啤酒灌进自己的胃,我们说着
十年前此时的情景,廿年来各自的奔波
说起去麦田里照相,说起某些可以预见的未来
有一瞬间,大家一块沉默了
突然间没有了言语,各自扶着自己的酒倍
分类: | 评论:2 | 浏览:8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简

书简

XX

存在多么虚妄,仿佛初夏夜的梦境
没有真实的记忆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皆恍惚
没有可以预见的未来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转瞬即逝
因此我梦见的你是你吗?
而你在心中反复斟酌的又是不是我?


XX

作为一个懒人我很少总结我的过去
已然过去,提它做甚?
但这不能掩饰
寂静之时我的懊悔
我多么像个蝇营狗苟之徒——
或者我的确就是。
为了活着而活着,不惜放弃尊严。
我不能将这一切归咎于生活
它赐予我一切:爱恋和梦想
作为条件,它同时
赐予我苟且地活。

2006.06.06

分类: | 评论:4 | 浏览:8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录一首旧诗


雨水吟

我喜欢这难得的幽静
雨水在窗外滴答
凉风吹过,喝酒吧
你来,坐在我面前
你来,把怀念一起带来
你来,听听这雨水
啊,我爱这难得的幽静
雨水在窗外滴答

2002.06.14
分类: | 评论:0 | 浏览:7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屋子漏雨


后半夜外甥女站在我的床前喊我的时候,着实吓了我一跳。她迷迷糊糊,睡眼朦胧地站在我的床前,轻轻地喊了一声,舅,漏雨了。
漏雨?楼房也能漏雨,这是我从没有想到过的。起来一看,果真在漏,一滴一滴,不慌不忙地漏。这才想起来是住的顶楼,漏雨,也并不是不可能。
重新把孩子安顿在别的房间睡下,放了两个脸盆接水,看看没什么,就接着睡了。总要等天亮,等雨停了,才能修的。
刚睡下不一会儿,妻又喊我,——快过来看!我迷迷瞪瞪地说,看什么看,早知道了。她接着喊,——快呀!
不情愿地爬起来,一看,好家伙,已经漏出气势来了。
双人床上铺盖都湿了,地上厚厚的一层水。赶紧把床垫子抬起来,铺上一层塑料布,然后把所有的脸盘、洗衣盆、澡、饭锅都拿来,从床上到地下摆了一溜,很有大干一场的架势。不知道地进我们家门,还以为一不小心回到了80年代的工人集体宿舍。
给维修房子的负责人去了电话,告诉我,要等天晴了,才能修。
没办法,继续等。可这天,却丝毫没有见晴的意思。
雨,我是喜爱的。
分类:其他 | 评论:0 | 浏览:8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雷

春雷

夏安!暮春的雷!
长尾巴的走兽回来了!
从不撒娇的走兽回来了!
在午夜我听见你的脚步声
你拉着石碾
走过一个个屋顶
南来的走兽!
走过我父亲的屋顶
走过胶合板厂安睡的打工夫妻宿舍的屋顶
走过剧院的屋顶
走过检察院的屋顶
走过第五大街和门户紧闭的酒吧的屋顶
走过建业里的屋顶
拉着你湿漉漉的石碾
夏安!乱世的旁观者!
你终又来了,在初夏夜,在失眠者的雨夜
重新蓄积着愤怒
蓄积着,按压着
在清晨匿迹,隐藏在了北郊的树丛中

2005.05.26

分类: | 评论:0 | 浏览:7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0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