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之旅

在你心的欢乐里,愿你感到一个春晨吟唱的活的欢乐,把它快乐的声音,传过一百年的时间。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27440
  • 开博时间:2005-11-18
  • 博客排名:第3105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梧桐书院品红酒

  昨天小耿邀请参加新浪家居在西北桥桥头梧桐书院里的红酒小PARTY。 本来一个人晚上懒得出门,正好方方要去,搭个顺风车罢了。
  是夜凉爽宜人,坐上曾摄影师开的北京JEEP,无比怀念的车车,当年我大哥的第一辆坐骑就是老北京吉普,特别结实,我们经常在车上砸核桃吃,一点事没有,哈哈。
  梧桐书院是一家专业书店,主要是建筑装修类的书籍杂志。国外设计生活类的期刊也很齐。旁边就是我在《门里家居》创刊号上采访过的建筑师蒲建聿的工作室,以前是所小学校,在原建筑框架上改建而成建筑设计工作室,简洁大气。
  书院里的小书吧已经坐满了人,主要是设计师,还有媒体的一些朋友。八九十个平方的房间,大家随意地坐在一起,品着红酒聊天。
  小耿介绍坐我右边的女孩叫张维,呵呵,终于见到传说中的张维了。我们一见如故,聊得旁若无人,靠在桌边,谈创意,谈杂志,谈共同认识的朋友,如长江之水涛涛不绝。聊得建筑协会会长刘老师忍不住叫起来,过来坐下谈嘛。
  我们又坐下来谈,像两只鹦鹉,不停地说,不停地说,直到方方催我走了,还有点意犹未尽。
  那种观念的呼应,性情的投合,感觉永远有说不完的话。
  下次有机会,继续聊。
  不得不提的是黄秀萍同学,现在是《空间设计》杂志的主编,经过漫长的等待,她的创刊号终于露面了。我们有幸看到样本,太吃惊了,杂志的设计风格和理念远远超出我的想像,真心祝贺她,她的努力和勤奋,踏实肯干嬴得大家的赞赏。她太不容易了。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7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些事只需要时间

  这两天不断有好消息传来。
  开始还有点点兴奋,现在想想无非就是该来的总会来,该去的总会去,有些事只是需要时间。时间是最公平的裁判。
  以前我会为一些是是非非纠结不已。给自己近一年的长假,整个人都沉静了下来,有了安之若素的泰然,在这样的沉静中却慢慢唤起生命最初的活泼和无碍。这种美好的感觉,让人沉靡其中,不愿离开,于是现实只是眼前一抹白云,不想走近,只是远观。
  最近看完舒国治的《流浪集》,喜欢他说的一句话:没有什么事是要紧的。从容闲淡得如此彻底,世上少见。
  而我,少年时的梦想一直都在。一个流浪的梦想。
  背着行囊远足,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观看,享受,体验,认知,一切的触觉都需要张开,迎接完全陌生的国度,陌生的族人。
  远方的招唤固化成一段乡愁,好像我所有的生活,在完成一段又一段使命后,如向日葵般,专注着远方的世界,从未放弃,随着时间的逝去,愈发清晰。
  佛教里说,一切皆幻像。
  也许,远方并非想像中那样迷人,只是幻像。
  但是,我还是要去远方。
  所以,我不会拒绝给自己去远方的机会,去挣一笔游资,然后上路。
  我对佛说,就当我去修行吧,在幻像里修行,然后,回家。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6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庆归来

  97年去重庆的川美,带着出生只5个月的妞儿。然后13年一晃而过。
  昨天跟老武去重庆参加四川美院70周年校庆,两天时间要不是在赶路,要不就是准备赶路。加上山城重庆的坡坡坎坎,累得那是有盐有味。
  收获满多的。
  校庆很盛大,很和谐,很多美女,帅哥。妞儿一一拍入镜头,称之街拍,装点她的博客。
  四川美术学院新校区占地千亩,高树成林,鱼池环绕其间。各类建筑的设计让人眼前一亮,是我见过的高校中最具设计意识的。加之中国风味的环湖长廊、水亭、老牌坊、堪称豪宅的教授住宅建筑群,惟有一句话能概括老校友的心情:美院发财了!哈哈。
  然后,因为老同学老朋友排队接见,连吃饭的时间都仓促不已。大学好友易明前天就电话我,盛情邀请吃正宗的重庆火锅,但是,没有时间,嗯,下次吧。
  还好,黄桷坪的小面太香了,还有老茶馆的豆花饭,炖蹄花,泡洋姜……
  当然最重要的是,见了妞儿的干爹和干爷,两代美院的教授,十多年没见,发生了许许多多故事。回来后,老武感慨:人生太脆弱了。

四川美院的荷塘  
 



建筑




图书馆


 

教师家的小庭院




罗中立豪宅一侧门




校园一景




坦克库艺术中心


  

妞儿眼中的501艺术中心 我和老武都惊讶于妞儿摄影的独特视角和对形式结构的敏感,妞儿说得益于遗传了双亲的艺术细胞,很开心。












黄桷坪的豆花饭


分类:云游之旅 | 评论:0 | 浏览:6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幸福多多

  那天,就是13日那天。幸福比较密集的一天。
早上去谈事,想着把该走的过场走完就OK,那知,口才发挥超常,滔滔不绝如长江之水,让对方有点招架不住。幸好中间汪老师的电话打进来,说:你在家哇?赶快过来嘛,顺便带一付竹筷。我赶紧关闸止住话题,顺便表扬对方口才好值得我学习借鉴。然后开上我的车车回家买竹筷。
在我家楼下杂货铺居然有上好的楠竹竹筷,米白色里透着烟绿,细细打磨,刻有简洁的印花。问大嫂多少钱一付?5元。天,好便宜,给自家也来一付。收你3元一付,大家都是邻居嘛。大嫂爽朗一笑。记忆里的好邻居是童年时代,开饭时大家都端着好菜出来,你一口我一夹,整个楼道都洋溢着欢声笑语。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欢欢喜喜和大嫂道谢,下次再来哦,邻居。
回家把准备好的小礼物一一放进纸袋,一小盒香郁回甘的铁观音,一小盒不闷头香味奇特的尼泊尔熏香,还有在新都桥镇上佛院开的商店里买的大大小小各色龙达,雕刻精美的图案让我着迷。准备三份,另两份是给汪老师的朋友加拿大服装设计师莫尼卡和荷兰人贝诺。还有在小萧家给汪老师拍的照片。最后就是带上我那颗准备享受美食和美画的心,出发了。
还在楼道上,就听见汪老师打开铁门迎客了。呵呵,汪老师不会昨晚兴奋得没睡好觉嘛,杂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呢。
进屋,汪老师请来帮忙的小妹正在厨房里忙活着,药膳鸡汤的香味飘过来,勾起食欲。还没等我拿出礼物,汪老师就要拉着我去买菜。其实,我早就有心选购两幅汪老师的仕女图,三联画的手卷。难得这么一天,买菜的事还是交给小妹妹。
汪老师带我到里屋,取出一幅铺于床上,摇头。再取出没装裱小三联,只喜其中一条,暂放下。又取出一手卷,素墨白宣纸,人物、花草、小鸟、题字一气呵成,气韵流畅,笔触飞扬。就是它了!又取出小三联,与之前的构图全然不同,人物一个接一个,没有留白,如繁花怒放迷人眼,喧闹中却又不张扬。相较之下,各有所长。前小三联疏密有致,有美人书生,有山,有水,有楼阁,有猫儿,有喜鹊,有雅致的花架,有情有致,连绵不断,又各成一体,构图别致大胆,不落俗套。惟有遗憾其中一条题字与画不甚协调。
喜欢就拿下,欣然收藏一墨一色两条三联。
之后汪老师取数张大画,皆好,且留待以后我多赚银子来收下。
朋友陆续前来,石大仙,小林,摆茶坐饮。取画一一示之,石大仙说:会选,不如留给我。
其实,它人喜欢与否并不重要,只要我喜欢,于我就是好东西。
说着话,最后两位朋友也来了。莫尼卡利落的短发,灰蓝的眼睛,雪肤,笑容迷人,漂亮的人儿。贝诺也是老帅哥,风趣幽默。中文只会几句,于是曾经在新加坡混了十年的石大仙有了用武之地,一口流利的英语,摆得老外笑嘻嘻。虽然跟英语拜拜十年有余,我还是可以听懂一些些,连猜带蒙,还是常会错意。
大家边吃汪老师家乡的老腊肉,梅子酒,喝土鸡汤,一边聊天,不时哄堂大笑。
小林跟我聊教育孩子的问题,有板有眼,有见识有措施,大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感,惟频频举杯,大家酒过三巡,红光满面。真High!
贝诺真敢问,每个问题都让大家开心不已。然后讨论我的血统问题,他根据我的长相断定我有欧洲的血统,我只好说,也许。也许我来自土耳其,因为在梦中有骑骆驼,看到圆圆的清真寺,耍蛇的艺人……
哈哈,我开始将话题引向玄学。
莫尼卡和贝诺交头接耳,指着我说:rose smell。应该是“玫瑰的香味”吧。这样美好的味道,幸福的感觉。
谢谢你们,我会一直记得。
后来,川大中文系的美女老师也来了,英文很棒,人很温柔。英语,成都话,乐山话,自贡话全部上场,混杂交融,没有一点隔阂。
莫尼卡取中文名也是有趣得紧,汪老师首先抛出最具中国乡土特色的名字“莫金枝”,“莫玉叶”,都不上口。一时没想出更合适的。
然后小林一激动,要和大家义结金兰,大家对金兰究竟是女子之间,还是男女之间,男人之间结拜的称谓争执不下,汪老师一边说:一般女子之间有称蕙兰。真好听,我立马说:莫尼卡中文名字不如叫莫蕙兰。在座举手表决,一致通过。
好,圆满了。
是夜,朋友一一和汪老师告辞。街道上华灯灿烂。
我提着满满的幸福,回家,想着贝诺临别的那句话:good dream.
好梦,愿朋友们一生好梦.











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5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智利 一个值得尊敬的国家

  当地时间13日21时55分(北京时间14日8时55分),现年54岁的矿工领班乌尔苏亚成功获救。至此,33名被困井下矿工全部获救,一个生命救援奇迹就此诞生。
之前他与智利总统通话说,“总统先生,我们需要您提供有力及时的救援。请不要抛下我们。”现在他已是智利民众心中的英雄。
智利最大的报纸《水星报》在最新的报道中称,经过了69天的等待和将近700米的深层探测:智利完成了史无前例,感动世界的矿工救援!
看到这条消息,感动,感慨。
关注整个救援过程,发现支撑智利政府和人民的精神内涵,就是尊重生命,尊重每一个人,无论他是矿工还是总统。
智利是不是强国,智利的GDP有多少,智利有没有“亲切的关怀,巨大的鼓舞”,我们不知道,但这次矿难救援,对我们的生活经验来说足称震惊——原来生命可以得到如此“奢侈”的呵护。——自腾讯《视界》
您好,智利!



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5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骑着单车晃悠

  蓉城的仲秋时有天高云淡。
比如前天清晨。一缕透明的光线探进窗帘一角,不由分说地叫醒了我的好梦,它或许是阿波罗的使者,被差遣到人间,催促着贪睡的人不要轻易地错过这样美好的一天。
掀起窗帘,云淡风清,熙和的阳光像父亲宽大的手掌,婆娑着我的头发。
怎能辜负阿波罗的美意?即便这一天不过是亿万年轮中眨眼的瞬间。
而此时最完美的伙伴别无它者,惟单车是也,就让它带着我穿过仲秋的风景吧。
出门便是锦江河畔,杨柳依依,江水无声。阳光透过柳枝和银杏叶的缝隙碎碎地撒下来,行人了了。
拐上锦江大桥,已非儿时印象中宏伟洋气,加宽的桥面上开辟出花圃,宽叶细枝的草花错落而生。下桥就是成都的中轴线人民南路,左侧是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俄罗斯与中国传统建筑风格交相辉映的锦江宾馆,曾经是最豪华的宾馆,如今风光不再,但那份沉着大气雍容华贵仍然低调地显示着它的不凡。右侧是装饰一新的岷山饭店,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向世界看齐的新式商务宾馆,极受老外的欢迎。
蓝天下,这两座成都最具代表性的宾馆无疑是刻着历史痕迹的雕塑品,它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等待下一个花季

  今天如约去谈事,坐了一下午,疲惫不堪地回到家,心累。只记得对面的人的嘴不停地开合。
突然觉得,我和这个社会如此陌生,仿佛隔着一道透明的玻璃墙。我清楚地看见各种人,各种事在不停地上演,而我情愿埋头宅在家里过简单的生活,也无心走出去,融入这个纷繁的大舞台。
是我OUT了?还是这个社会变化太快?
还好,还有家人,朋友。
昨天几位好友聚会,煮大闸蟹,品我家的自制葡萄酒,赏精美拓片,翻看朋友收藏的老版书。开心!
这样的日子究竟无多,明天还是要继续走自己的路。
一天比一天转凉,每天看一遍花园里那株茉莉,夏天里开出洁白花朵的那株茉莉,清香不再了。
等待下一个花季吧。

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7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年10月8日

  载入史册的一天
分类:随写 | 评论:2 | 浏览:4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远去的新都桥

  任何一方土地都经不起人类的侵扰与摧残。
  第三次来到新都桥,带着曾经所有的美好,一路上寻来,却怅然若失,心痛不已。
  新都桥正一步步走向嘈杂、无序、混乱、污染……美丽的土地正被疯狂地开发,牧场上大肆圈地,砍树修建房屋,挖山开发矿石……
  这一切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如果人们有节制地开发,有序地规划;如果人人都珍爱每一寸土地,珍爱每一棵树木,敬畏和尊重大自然;如果不是盲目地追求GDP,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取得经济的增长;如果,太多的如果,都不能抵挡现实的残酷。
  塔公草原也未能幸免,昔日的“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已被不断扩大的城镇,涌堵的车流截断了视线,我们竟然因为堵车困在镇上脏乱泥泞的街道,无法前行,无法目睹曾经一望无际的草原。
  我们只能在路上捕捉尚存的风景。担心不久的将来,是否还能见到新都桥最后的格桑花。
  昨天在腾讯上看到关于加拿大科学家公布的全球空气微粒污染的图谱,中国大部分都处于超出国际标准的危险区域,我们每天都呼吸着有害的空气却熟视无睹,麻木不仁。
  所谓的“发展”,没有远见,没有道德,只有对自然疯狂的掠夺。这样的“发展”无疑于破坏。
  感叹总归是感叹,呐喊也会被“发展”的噪声淹没。
  再看一眼远去的新都桥。
  











  
  
分类:云游之旅 | 评论:2 | 浏览:6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出门前的水彩练习

  后天就要去新都桥住几天,打算好好拍一些风景素材,再画些人物和风景速写,可能的话,练练水彩。
  这两天在家翻出那本在北站书市淘的美国女画家的水彩风景画册,但是,可恶的是,画法讲解文字像是用翻译器翻的,前言不搭后语,猜迷一样,这样的画册也敢出,我太“佩服”该书翻译高某某和中国**工业出版社的编辑。不过,其中几幅画还不错。
  今天临摹了一幅水彩小画,掌握了一点点画水彩的技巧,而我的启蒙老师竟然是WINSOR &NEWTON水彩套装里的说明书。
  说明书真是贴心,尤其对于我这样的初学者,凭借N多年前的一点英语底子还能看懂大部分。有范画,分三步细致的讲解。还有对调色简单说明,对水彩纸、水彩笔的鉴别和爱护小知识等等等等。总之,学以致用,效果还不错。
  之前用上海的马利牌水彩颜料画,颗粒粗,色彩沉不下去,感觉是飘在纸面上。不得不表扬一下英国的WINSOR &NEWTON颜料,柔和细致,质感纯净。
  
  今天临摹的水彩小画
  



近一点看画,上面那些我故意变形的字体被全家人严重鄙视。




分类:画画 | 评论:1 | 浏览:8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挑战水彩,有点兴混呢

  我画画用的本子是韩国造的180克素描纸。在艺林美术用品店所有素描本里是最好的一种。8开大小有23张。我画画常常是涂了改,改了又涂,所以只有这么厚的纸才经得起我的“糟蹋”。
  昨天画完第一本。晚上从头翻到尾浏览了两遍,从构图、色彩、效果挑剔了又挑剔,有喜欢也有遗憾,合上放在一边。那些画因为太熟悉,需要冷落它们一段时间,再面对,也许会发现一些新的东西。
  最近给自己的画定了目标,心里有个声音每时每刻都在提醒我,催促我,画啊,多画啊。
  有时,没有感觉的日子,我会放下,看看书,写一些字。发现画画和写字是互补的,当画画的感觉有些呆滞的时候,恰恰是写文字的灵感期,发现这个规律后,心一下子释然了。
  这,正是我需要的。
  因为绘画和文字是我的双翼,缺一不可。它们以完全不同的表达方式共同构筑起一个独属于我的丰盛世界,这个世界才刚刚开始建造,我安排它以绚丽美好的形象开始,这样比较轻松一些。我好似《盗梦空间》里那个女孩子担当起筑梦师的角色,筑造自己的文图世界,这个世界注定是奇异多姿的。
  国庆的安排直到昨天老哥的电话才定下来,再去新都桥。老哥连打三个电话问我要不要跟他们一起提前订房。我一直想去德格,不过没有走过那条线,心里没底。也好,有老哥在,出门不用操心,什么都安排好了。
  这次准备带“简单生活”速写本,Winsor&Newton旅行水彩套装,Moleskine水彩本。新都桥的景致如果不画水彩就太可惜了,这里光线决定一切,有了光线,那些山地、草坡、牛羊、牧民、城堡样的房屋,弯曲的河流魔术般闪闪发亮,水彩颜色的丰富与明暗关系的有力表达,可以轻松地实现风景的再造。而彩色铅笔就显得比较笨拙了。
  挑战水彩,有点兴混呢。
  
  
  
  
  
分类:画画 | 评论:0 | 浏览:7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盗梦空间》很对我的胃口

  前天去名山雅安逛了一圈回来,昨天才开始中秋大扫除。下午3点才做完,拉了老武去看向往已久的电影《盗梦空间》。
自己最近的梦特别有趣,难免对梦的话题特别关注。看了台湾催眠师廖阅鹏的一篇博客,正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盗梦空间》的设计,加上不计其数的网友热烈讨论,一直找时间了结这个心愿。
散场出来,意犹未尽。
有人说这是部高智商的电影,其实他被那些心理学的花招迷惑了。 我最喜欢的情节是穿越的设计,如何让梦中人回到现实,比如开枪打死某人,从高处坠落等等。
有关梦的解析,我最早看到的是希区柯克导演的电影《爱德华大夫》,不必说男女主角(格里高利.派克和英格丽.葆曼)是我最喜欢的男女演员,至今无可替代。整个故事结构完全是一个标准的心理分析案例,黑白影片更是增添了神秘的魅力。
我那时年纪不过十一二岁,不大看得懂,那电影像个迷一直跟着我,这也是弗罗伊德《梦的解析》一书刚上市,我就抱了一本回家慢慢啃。像看天书一样。
本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好奇,当然也可看作是最大的弱点。“好奇害死猫”刘嘉玲主演的电影我没看,不过
分类:乐影 | 评论:1 | 浏览:7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快乐

秋天快乐(最近画的关于秋天的主题,彩色铅笔)






  今天是中秋节。
一早被接踵而至的短信“滴滴”声闹醒,扰了好梦,心里难免不爽。摸过手机一眇,皆是朋友的中秋祝愿,真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哈哈,我就是那条享睡的懒虫,瞌睡被鸟儿们吃掉了。
睡意未消,合眼纠结,要不要现在回复呢?如果回,那是理所应当的,礼尚往来乃中华之优良传统,回什么字好呢?眼下时兴的短信贺语,皆有专业短信写手操作,每逢节假日,铺天盖地而来,充塞手机。大家图个方便,相互传来传去,让移动电信们暗爽不已,在他们眼里短信就像印钞机,越多越好才是。如果不回,继续补觉,岂不怠慢朋友,自损形象。
生活就是这样,常常两难。
前几年,短信贺语刚刚流行时,我还是挺有热情的。因为新鲜,因为有趣。特别是大年三十夜,发短信成了看春晚之外不可或缺的一项大众联欢。短信收得多的某些人往往沾沾自喜,自以为人缘好,而短信零星的也让某些人徒感危机,是不是我得罪了朋友还不自知,连问候都没一个。当一种情感变成一种仪式,反而成了负担。
其实,我以为,对朋友的关心问候祝愿并不非得要讲求什么形式,非得要时时表白,才算情深意重。有时面对面沉默地喝杯咖啡,想着自各的心事,或者什么也不想;或者三五年不见面,也不联系,忽然有天想起了,通个电话聊几句家常,开个玩笑;或者路过朋友家,想着正好有空,去看一眼在不在,悠悠地转进院子,上了楼,敲门,无人,转身离开,也不想电话告之此事。这样的朋友,这样的问候满合我意。
半梦半醒的赖了一会儿,不可能再睡了,翻身下床。
洗漱完毕,晃到阳光房的铁花门往外望几眼天气,厚厚的云层,花园里的植物有点无精打彩,昨天的急雨也没解着渴,空气还是有点点闷热,今年的中秋恐怕又无缘约会满月了。
自记事起,每逢中秋,蓉城的月亮鲜有见着。总是这样的多云阴天,总是让蓉城的老百姓翘首盼望然后失望,久而久之,也就释怀了。大家不约而同地达成默契和共识,赏月的雅事还是留给诗歌,留给月饼、清酒、螃蟹、秋菊比较好。
去厨房,取了切片面包,抹了些蓝莓酱,倒了杯自制豆浆,不加糖。踏上木楼梯,在阳光房的藤椅上坐下来,双腿搭在另一张有松软座垫的椅子上,细细地嚼着酸甜的面包,再喝一口微涩的豆浆。一只不知名的鸟呼啦落在小叶榕下面的台阶上,抛出一声清脆地鸣叫,又呼啦一下飞向东南方的华西坝的密林里去了。
用完早餐。拿了《流浪集》看,忍不住又品玩了一会儿书的装祯设计,封面的书名繁体字竖排《流浪集 也及走路、喝茶与睡觉》,可能是宋代刻版里挑出来的,字形疏离清雅,一如作者舒国治的性格和文字,所谓见其字如见其人也。目录也是竖排,错落有致,高高低低,像晚饭后河岸边悠闲的散步。文章每一段皆空一行,舒朗好读,不觉得沉累。没有序,没有后记,只有34篇散文和一叶书签,上面是舒国治的手迹——世道再难,也要呼吸顺畅。好个潇洒自在,喜欢。然后跟随这位城市的晃游者,去台北小街吃一碗阳春面,去北京琉璃厂中国书店淘旧版书,去美国西部公路流浪……
这个早晨由此便有了趣味,有了片刻无拘的神思。
手机的短信声时不时响起。翻看那些熟悉的名字,带出那些亲切的笑脸:两年不见的闺中密友罗美女,平安保险公司小杨,大学同学刘坚强,曾经的同事兼朋友兼营画友康康,女儿跳舞班上认识的美女家长,北京凤凰联动出版奉上祝福外加中秋书目,某杂志社年轻靓丽的副总……
最有才的中秋祝愿当归属晚报同事、诗人、作家、龙江书院院长史幼波发来的《题中秋夜雨赠诸雅士》一诗:
秋风秋雨秋满园,
燥气全消意姗然。
落落花枝摇空径,
层层暮云渡寒烟。
蛩鸣续断漏初尽,
夜色氤氲不老天。
高卧无须观蟾桂,
一轮明月挂心间。

全诗禅意幽幽,空旷澄明。后两句,实得蓉城赏月之妙心,禁不住抚牚叫好。
无才无能的我不知能对朋友们说些什么?人生的快乐日子其实不多,总有那么一二天,一段日子不快乐,其实这样才符合人性的需要,不品味悲哀何谈快乐,何懂快乐?对中国人来说,中秋乃秋天隆重而浪漫的象征,在神话传说、诗文、美酒佳肴中完成了千百年来对月亮的赞美。其实,每个日子都是值得赞美的。为什么不好好享受2010年秋天的每一天呢?

我想对朋友们说:

秋天快乐!





分类:画画 | 评论:2 | 浏览:7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几天都有做梦,大致做梦时间接近黎明时分的五六点钟。
其实从小到大,做梦无数,并不曾深究。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接触到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才发现在我们的表象下隐藏着一个宏大的潜意识空间,而这个空间以梦为载体。
本人一直以来都是粗心人一个,心里放不下杂七杂八的事,只关注于我喜欢的方面。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不可以放下的。心里坦然,无梦的时间居多,当然这里的梦是指白天可记起的梦。根据科学家研究发现,人人皆有梦,每晚必做,只是有些可知,有些不可知而已。
这两天的梦让我念念不忘,是因为太过奇特。梦中的人和事,皆如电影镜头般细腻。
尤记得两个梦,第一个与好友有关。在梦中,完全颠覆了他们平素的个性,好似在表演他们隐藏着的一面给我看,整个情节让我想起了电影《一条叫旺达的鱼》,充满黑色幽默。醒来后,还沉浸在梦的余味中,竟面临这样的困惑,现实的他们和梦中的他们,究竟哪一个更为真实?
第二个梦的主角是我和老武,在一个陌生的地点发生了一段不可思议的故事,里面有高科技“复制人”的医院,将人的细胞复制培养出另一个自己,而且培育的载体是手掌,还有仓库般巨大而神秘的实验室,白色诊所大厅里穿梭不息的各色人等,清一色年青护士,实验后的副作用,人体怪异变形……而情节的展开从轻松愉快逐渐进入一丝不安,疑惑,恐惧,惊吓,茫然无措,镜头在一个善良护士微笑的脸庞中嘎然而止(是否预示一线希望的出现?)。
这个梦如同一部魔幻现实主义电影,让我兴奋了好半天,完全可以写一部短篇小说,因为它具备了构成小说可读性的必备元素,同时对传统伦理,高科技改变人类生存模式引发的伦理颠覆,人性的变异等等都有所思考。
其实与梦有关的电影和书,我印象深刻的有日本电影导演黑泽明的《梦》和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梦》。
黑泽明的电影《梦》由“八个梦”组成,我最喜欢第一个梦——日照雨:一个男孩子站在下着雨的物外的门口,带着好奇的眼光注视着物外的那片森林,这个时候妈妈告知他:“不要看到不该看的事情”;而此时的小孩子却趁机跑到了森林中,并看到了狐狸新娘的出嫁。被狐狸发现以后,孩子冲忙跑回家,等在门口的母亲,告知孩子:“狐狸已经来,并告知一切,如果留他在家,就会有血光之灾,所以,不能留他在家”,狐狸送他一把刀,各种迹象表明,他“必须决死地谢罪”。因此他到处找狐狸的家。而狐狸的家就在彩虹下面。然后我们真的来到了彩虹下面:那里鲜花遍地,青翠的山峦在雾中若隐若现,而狐狸原谅了他,于是孩子看到了雨中的阳光。
森林里狐狸新娘出嫁和最后孩子看到彩虹,这两组镜头拍得尤其唯美梦幻充满隐喻。
卡夫卡的《梦》大意说,黄昏时候,一人独自在林中路上散步,入夜,忽见路边有人挖坟,那人很是诧异,正在惶惑之时,挖坟者召唤散步者,他就走去,挖坟者对散步者说:“这是为您挖的坟,请您进去罢!”散步者惊慌中不肯顺从,但还是被人推进坟坑,埋掉死了。散步者死后一阵挣扎,从死中醒来,随成一梦。
主人公在梦中看到墓碑上刻的正是自己的名字欣喜若狂那一段描写让我跟主人公一样有种释怀的解脱。
但是,据说卡夫卡对当时颇为流行的佛洛伊德的解梦法甚表不满。佛洛伊德把做梦的经验理解为我们在非理智的精神状态下的心理产物,因此我们若要了解包含在这些梦里的个人情结,便得求助于精神分析专家。因为只有这些专家才有能力,在清醒和有意识的状态下,以旁观者的身份外在地重构我们的梦境。
然而,卡夫卡却反对这种说法,他认为做梦的状态是一种特别的警觉性状态,在这种状态下紧张地工作着的,不是非理智的无意识过程,而是敏感的智力和感性。
法国激进精神分析师伽塔里跟法国哲学家德勒兹合着的《卡夫卡──迈向少数文学》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如今已成为卡夫卡的经典研究。然而,却鲜有论者发现,伽塔里还有一篇题为《卡夫卡的65个梦》的遗稿,专门分析卡夫卡从1910年到1924年间在书信和日记里记下的65个梦。
我喜欢的作家本雅明在苦恋阿丝雅.拉西斯时,曾把自己撰写的一本格言集《单行道》题献给这位拉脱维亚的左翼女戏剧家。本雅明在这本小册子里曾谈及一种民间习俗,这种习俗告诫我们:早晨不要空着肚子说梦。因为早上刚醒来的人实际上仍然处於梦的魔力的管辖范围里,即便经过早晨的洗漱,灰色的梦境仍然顽固地黏附在我们深层的意识里,缠绕不去。
此时,惟有早餐所带来的体内净化,才能帮助我们摆脱梦的阴影,为夜与昼厘定清晰的分界。因此,空腹的人说梦就像说梦话似的。在这种精神状态下说梦,一如某人在梦游的状态下语无伦次地诉说自己的梦境,只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语言和叙述的灾难。
再次告诫自己,早上起来先吃早餐再说梦。
嗯,我是一边吃早餐一边在这里说梦话,算不算有违习俗呢?
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6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泉 风景油画 非马画廊

  与非马画廊的创办人骆耕野先生相识是在三年前一次散文协会的活动上,当时是蒋蓝发起,由夫人安排招待。特别有意思的是,大家都穿上某汽车轮胎商的T恤合照,独缺我一个人,当时我在哪儿呢?后来喝茶的时候,才知道骆先生是诗人,大家随便聊了一些话题,倒也很轻松愉快。
后来,骆先生成立非马画廊,每次画展都会通知我参加,我也是去捧捧场,开研讨会时并不曾发过言。一是自己不敢乱说,二是主观上更愿意当一个好的观众和听众。
从今年开始,尝试写一些艺术方面的文章,得益于老席推荐的三大本《西方艺术史》,网上3折购得,可是错字不少,应该是盗版吧,自己研读了一遍,也就放一边了。现在想来,能壮胆写一些艺术方面的字,这部书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话说非马画廊是第三次给林泉办画展了,上次他的《汉荷的当代语境》给我留有印象,画面色彩构图很好看,特别适合挂在书房这样的雅致空间。
这次命名为“风景的N种观看方式”——林泉“二十一世纪东方表现主义油画风景写生展”。开幕当天,人气很旺尤胜于先前。这跟骆先生严谨的态度有关,画廊一年只办有限的几场,每次从准备到开展往往数月甚至更长时间,从画册、作品、研讨会、艺术评论、媒体采访等等细节中可以看出,非马画廊踏实作事,而非急功近利。
踏进展厅,迎面几幅画一下子抓住了我,显然,这次的作品在技法上更为成熟,色彩运用更加自如丰盛,可谓赏心悦目。好似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女子,风情在一招一式中舒展开来,自然不着痕迹,即便着色清雅,也透着活泼泼的灵动。让人由不得喜爱。

自己拍了几幅喜欢的作品放上来





























林泉和一位中文流利的外籍女士谈画




画廊现场



分类:画画 | 评论:2 | 浏览:1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3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