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之旅

在你心的欢乐里,愿你感到一个春晨吟唱的活的欢乐,把它快乐的声音,传过一百年的时间。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25515
  • 开博时间:2005-11-18
  • 博客排名:第313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芒果/李俊/易鸿/甘霖 四人联展

  


  
  芒果/李俊/易鸿/甘霖 四人联展
  时间:(12.25-----12.27)
  地址:成都人民西路101号弘文书局●弘咖啡(http://www.douban.com/group/H.coffee/)
分类:画画 | 评论:1 | 浏览:5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停不下来的钟摆

  这两天,我周身的细胞都处于兴奋状,像个停不下来的钟摆,从早到晚把事情安排得满满当当。
  比如昨天周六,早上跟妞儿逛盐市口,疯狂购物,置办新年新衣。中午回家大扫除,什么都是两遍,先扫地,再拖地,特别加了檀木香味的地板净,味道好闻,然后用抹布一遍遍擦干净家具……直到老五、妞儿叫苦不迭,说我们家有你这个洁癖,大家都受累啊。其实,就这样,我还觉得离干净还差得远呢。跟着,我又开车去小南街的艺林画具店给我那几幅小画配框子,为了25号的插画沙龙,特别准备了五幅新画,全是人物肖像,和以前的静物搭配展出,觉得作品风格和内容要丰富多了。谁知艺林的画框全是那种涂金抹银的,泛着浮躁的光,不喜欢。平时难得去一趟,顺便又买了四张画板,两个画框。
  已经下午快5点了,想了三秒,决定去芒果介绍的那家艺术画框店订做。然后直奔倪家桥,按芒果说的地址,兜了几圈都没找着,幸好出门带了店主的电话,一问,原来刚刚还经过了的。掉头,慢慢开,远远见一小门面挂着画框,夹在时装店里,显得不那么起眼。 店主是一位高大的操着京腔普通话,姓石,自称沈阳人,我却愣没听出东北口音来,我一向对语音不敏感。石先生晃眼一瞧很像我欣赏的那个人啊,插画大师韦尔乔。不由增加几分亲切感,他递给我一张名片,上面是报纸做底,随手签上名字和电话号码,一看就是一手好书法,练过字的。石先生穿一身白大褂,头上也是医生的白帽子,脖子上一口罩,戴幅眼镜,斯文有礼。他说后面有一小厂,不在店上的时候,就在小厂里加工画框。
  我是直奔经济实惠的框子去的,毕竟作品还是练习性质,没必要金玉其表吧。石先生很耐心地推荐了两款,果然是艺术行家,很中意,马上订了。约好周三取。
  事情一一到位,心情自然很爽。刚回家又接到蒋蓝的电话,说会过来看画,还推荐陕西会馆的国画展,画人物的,特别好。话说,周围的朋友都迷上了绘画,个个全是画迷啦。
  然后又跟芒果电话,商量海报,做明信片之类的事,一一确定好之后,就晚饭了。
  正准备好好休息一下,老五偏偏一反常态,催着我去画画。是啊,这才是当务之急嘛。泡上福建带回来的铁观音,小饮三杯,顿时神清气爽。再放张音乐碟《screat garden》,铺垫就序,开始画。
  这一画就半夜12点了,洗笔,晒干。对着画布瞧来瞧去,造型构图都没问题,总感觉少点灵动的东西在里面,改是很难的了,明天再说吧。
  星期天,也照样安排满了。身体还好,要不早就吃不消了。
  不管怎么说,有喜欢的事做,其它的什么都是浮云了。
  
  
  
  
  
  
  
分类:画画 | 评论:0 | 浏览:7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幅油画肖像

  自打看了曾朴的画以后,就手痒,也想画人物肖像。
  前天回家早,找出油画板,开始人生第一次油画肖像“创作”。先将曾朴的作品详细揣摩了一下,从笔触到色彩,从人物造型到画面结构,那真是笔随心动,功底深厚。让我望画兴叹,知道不是一两天就成的。
  画了一半就画不下去了,借鉴毕竟有限,功夫也不到家,干脆自己凭感觉画算了。
  凭感觉的好处在于,随心所欲,不讲章法,也不管什么流派,自己喜欢的颜色就往上涂,也不知道最后是什么效果,反正慢慢画下去,画面渐渐呈现出的效果连自己也感到惊奇,原来这样调色,可以出这样的效果,这样画,可以让人物不断变换表情。真得很有趣,就像迷宫,促使你向前走,一路上的风景让你惊喜不已。
  
  


  
  


  
这是我配的小诗,芒果画的蓝莓——明信片



 
  
分类:画画 | 评论:4 | 浏览:5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弘咖啡插画沙龙

  一杯咖啡的暖,
  弥漫整个冬天的心房。
  轻触指尖的弦,
  颤栗你我咫尺的遥望。
  
  给芒果的插画明信片配的小短句。
  经过简短的筹备,初定在23日,圣诞节前,弘文书局●弘咖啡全新开张的那天,举办一个温馨的插画沙龙展览。界时,可以欣赏到我们一群可爱的插画师作品,还有香郁的咖啡品尝。我也有10幅小画参加展出。
  
  明信片
  


  
  


  
  


  
  海报
  


  
  


  
  


  
  
  弘文书局●弘咖啡
  
  地址:成都人民西路101号弘文书局内 天府广场西侧 原美术馆斜对面。
  
  
分类:画画 | 评论:4 | 浏览:5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业

  接到朋友约稿一般都说有作业了。
  这次小林布置的作业让我有点头大,与马有关。越熟悉的往往越难写。
  迟迟不能下笔。这两天回家后,一直翻书查资料,在大堆素材里找感觉。对我来说,感觉才是下笔的动力。
  有了素材的积累,思路才慢慢变得清晰。
  也许,明天就可以动笔了。如果灵感降临,下笔如有神助。
  还有一个作业是完成一组人物肖像画。希望能来得及参加芒果组织的插画展。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4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点不安

  今天心里怪怪的。有点不安和无奈。
  我无法选择,只有面对。职场就这是样,如果你想生存下去,你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更果断。
  不喜欢这样无休无止的竞争,不断地掏空自己,像旋转的螺柁停不下来。
  元元,谢谢你的那句话。
  相信经历风雨后,会许你一个美好的未来。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4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星星艺术节——一帮成都文化人搞的画展

曾朴和他的画





































  昨天下午专门回家拿了邀请函,很认真地很正式地赶到新会展参加新星星的开幕式。
  主办单位是“艺术场”,曾琼办的。曾在《门里家居》上展示过曾琼一家的温馨生活,她嫁给好像是欧莱雅负责中国业务的总裁,生下一对混血儿女,很美满。这天终于见到真人。着装精致,原本成都人的她可能长居上海的缘故,透出上海人特意的讲究。
  来宾云集,无疑是成都诗人、作家、媒体人的大聚会。诗人欧阳江河新的身份是策展人,然后洁尘、何多等名人讲话捧场。
  结果,根本无需邀请函。大门向所有人敞开着。
  参加展览的画家前提是没签约任何画廊。这之中,我看到了洁尘老公,李中茂的三幅油画作品,一位报人能画出自己风格的作品,让人很意外,据说开张买出一幅。
  逛完画展快出大门前,才遇到中意的一位画家,一面墙上挂满小幅的油画作品,有二三十幅吧,大多是人物肖像,有几幅小动物。我竟然反应强烈,兴奋惨了。有种触电的感觉。画家普通得说不出特点,因为他就站在画前接受某艺术网站的采访。面色平静,在记者在话筒面前喃喃自语一般。我在画前窜来窜去,激动晕了,不停拍照,一边对身边的小叶(A4画廊的)说:值得收藏啊,太好了,今天全场唯一让我心动的作品呢。唉,就这么不淡定呢。
  小叶跟画家很熟悉,他叫曾朴。川音美院毕业的。在三圣乡租了画室。摄影师吴燕子拉着我说:这个人就是获大奖的。难怪。
  采访漫长,我忍不住凑上去对曾朴说:不好意思,打断一下,能给张你的名片吧吗?我很喜欢你的画。曾朴笑笑从上衣口袋里摸了一张递给我。跟刚才吴江涛的名片一模一样,原来他们是一对,是同学又是情侣。
  终于等到采访结束,主动要求合影,额~~ 平生中难得的一次。
  我对曾朴说:你的画从技法来讲,很成熟,笔触流畅。色彩掌控太出彩了,冷暖调色的搭配、变化自如,最打动我的是,人物性格跃然画面上,男女老少,廖廖数笔,略微夸张的手法,跳跃着鲜活的迵异的灵魂。
  曾朴微笑着说:你是画画的吧?吴燕子帮腔:对,她也爱画画,插画。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自己瞎画,画得太少,不值一提。说:最近用彩色铅笔画了一些。“你一定会成为出色的画家。”曾朴肯定地说。我一下子没回过神,他没看过我的画呢,此前,还有一位朋友也说过。我都没在意。
  艺术相通,这种彼此的“读懂”真是缘份吧。
  自信心骤然爆棚,回家对老五说,手痒,想画画得很。
  
  
  
分类:画画 | 评论:1 | 浏览:7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晃动地球的人

朱利安-阿桑奇,维基解密网站的创始人在伦敦被指涉嫌强奸,遭抓了。阿桑奇被捕后,“维基解密”立即在社交网站“推特”上发布微博,宣称“今天针对我们主编朱利安-阿桑奇的行为,不会影响我们的运营,我们将和平时一样,在今晚释放出更多消息”。
  这样的大事我居然今天才知道,难怪妞儿笑我OUT了,还一一跟我描述维基的来龙去脉。
  挺佩服阿桑奇,从黑客到监督政府行为,致力于政治透明化的斗士。这个时代这样的人不多了。
  维基解密网站成立于2006年,但在2007年1月才首次在网络上露面。它成立的宗旨是:反对权力过度扩张的政府,支持公民活动家、记者以及其他挑战强权的人士。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6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采访隋建国——给〈麓客〉杂志的作业

  作业
  
   雕塑还是非雕塑?
   ——看隋建国和他学生们如何激活雕塑的未来
  
  
   一幢纯白的巨大的建筑物,前面是绿色的广阔的草坪,这里正在进行艺术展览。我双臂抱着头蹲在地上,像一块石头,不断有人在我身上用笔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进入建筑物。我是参展的作品,同时也充当了签到的载体……
   上面这段文字是我写下本文之前的一个梦境,我无意去探寻它背后隐藏的喻意,因为我既不是弗罗伊德,也不是荣格。但有一点,我可以确认,梦境中我扮演的那块石头与22日下午在A4画廊看到的那块被标注为“74.5KG石”的作品有关。那是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隋建国先生在2007年完成的作品,一块普通灰色石头,石面上雕刻着几条看似随意的线条。
   “雕塑——隋建国与他的几个学生”是A4画廊“2010青年策展人计划”系列展览的第四场,由青年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教师刘礼宾策展。站在个人的角度,我以为展出的目的有二:一是重新定义“雕塑”的内涵和外延,二是不再以传统的方式强调雕塑的名词性,即静态的最终的作品,而是将雕塑的动态过程列入作品展示之中,形成一个时间与空间并存的完整的雕塑概念。
   当看完全部作品,像所有接触现代雕塑有限的观众,我被一个巨大的疑问困扰着:这些作品还能被界定为“雕塑”吗?胡庆雁的作品《模仿的故事》将雕塑过程的录像与作品留下的全部石块共同展示;《真假发》是康靖将本人两张标准照的并列挂置,一张是他的光头像,一张是戴着用自己头发做的假发套的照片;琴嘎的《微型长征》使用文身的方式在艺术家本人的脊背上行走长征,同时用摄影、摄像纪录;王思顺的《不确定资本》是一块重达18公斤圆柱形钢锭,其创作过程是将定量钱币熔化并铸造成钢锭后,卖掉,用卖来的钱全部换成硬币再溶铸成钢锭,然后卖掉,再次循环……
   我们看到雕塑作品已非过去相对单一的材料和形式,而是与装置、摄影、影像、行为艺术、油画等等结合而成的综合艺术。对于如何界定现代雕塑,隋建国先生的回答是:“在我看来,凡是三维的艺术作品都是雕塑。”也就是说,隋建国和他的学生们试图通过各种可能的艺术语言来推进,或者说开创现代雕塑的未来。记得日本设计师原研哉在《设计中的设计》一书有这样一句话让我感动莫名——“我们若想求得发展,就得再次穿越原野,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开创出真正属于自己的天地。”
   我想,隋建国和他的学生们正是这样一群穿越原野的践行者,他们默默行走在自己开辟的长征路上,忐忑并无畏着。
  
  
  对话隋建国
   采访隋建国的过程既短促又漫长,从下午持续到晚上,我们真正面对面谈话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个小时。大部分时间被媒体拍照艺术爱好者签名热闹而理性的研讨会漫长的晚餐占据了。这样“仓促”的交谈依然有闪光的东西值得捡视。
   浓眉大眼、国字脸、寸头、黑色条纹衬衫、黑色卡其裤、黑色耐克鞋、说话不紧不慢、面容平和的隋建国,给人第一眼印象,纯朴内敛。而他的侧面竟然和鲁迅有几分神似,尤其是上唇的胡须,这样的胡须全然没有鲁迅的傲气只透出随和的气息。惟有他那修长而灵巧的双手在暗示着雕塑家的身份,谈话时,十指灵活而又优雅地跳动着。这是一双有天赋的手,就像当年他在纺织工厂的师傅们说的那样。
  
  
   隋建国:我的规则我来定
  
  易鸿:看过你的作品,我觉得你不是那种埋头苦干型的雕塑家,而是善于思考的艺术家。作为蜚声国际的雕塑家,雕塑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隋建国:开始接触艺术的时候,我并没选择雕塑,而是中国画。上世纪70年代,我16岁进了工厂当工人。我以为这辈子就当工人了,因为文革期间也没看到其它什么希望。所以我才想找一件事,与文化有关的事来做一做,至少百年之后,这一生也可以安慰自己。当时,我就拜了一个老师学中国画。
   1977年大学恢复招生,我选择了大学雕塑系。1986年上的大学,到今天已经有30多年了。对雕塑的认识是一直在变化的,等我清楚认识雕塑的概念后,就觉得不太新鲜了,应该寻找它更多的可能性,所以才变成今天你们看到的这些作品。
  
  易鸿:刚开始学雕塑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后来才开始思索扩展雕塑的可能性。
  
  隋建国:对。当时选择雕塑,是觉得我的手比别人好用。工厂的师傅都说,小隋的手真巧。这都是遗传我母亲的。所以选择大学专业时,觉得雕塑可能更适合我。那时我对雕塑的认识,就是做个人像啊,做个小动物之类的。
  
  易鸿:如果现在不做雕塑或者重新选择的话,你会做什么呢?
  
  隋建国:还是雕塑。我现在做的雕塑已经不是原来的雕塑。现在做的这些东西,你说它不是雕塑,其实它也可以是雕塑,三维空间的嘛。那如果你说它不是雕塑也可以,因为它所表达的问题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雕塑所面对的问题。
  
  易鸿:我个人非常喜欢你的一件作品叫《时间的形状》。就是用一根细铁丝每天在蓝色的油漆里蘸一下,晾干,日复一日,至到你生命结束的那天。它让我想起最近读过的村上春树的小说《1Q84》里面的一个魔幻情节。
  
  隋建国:我上网看过小说中的一段,但没有看完。
  
  易鸿:小说里有一个情节是,当天上出现两个月亮的时候,一个人的分身与母体将同时出现。
  我觉得那根铁丝就像你的分身,每天在变化在成长 ,而作为母体的你却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地失去生命的活力。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生命参照物,以时间为雕塑之手,一点一点记录你的生命轨迹呢?
  
  隋建国:在我做雕塑的前二十年,作品一直没有人买。后来有人喜欢要买了,不卖不行啊,因为要生存,人面对金钱还是很难拒绝的。2006年我满50岁的时候就在想,可不可以做一件无法出售的作品,所以就有了这件作品,开始叫《无题》,后来叫《时间的形状》,还是一位搞文学朋友取的。
  
  易鸿:你是否想通过作品表达对生命的留恋,抑或对抗时间流逝,还是为了追求永恒不朽?
  
  隋建国:可能是对时间比较敏感吧。
  
  易鸿:在网络上看到你谈过一件作品,让我非常震撼。你说:“在一卷胶皮上钉满密密麻麻的钉子,我觉得我身上有很多毒,但是我很像这块胶皮,当钉子刺进来的时候,我很能忍受。我把钉子吸收了,吸收了之后,我变得有点侵犯性。我觉得这就是所谓的中国顺民,包括知识分子,甚至官僚,几千年来在社会生活中的态度。”
  
  隋建国:这个作品叫《殛》,是个很古老的字了。在中国还有两字和它是对应的,一个是“杀”,一个是“弑”。它们的意思都是杀人,夺掉你的生命。“弑”就是下级杀上级,比如大臣把皇帝给杀了。可是这个“殛”字就是上级杀下级,皇帝杀大臣,杀老百姓。
   我1973年开始学中国画,1986年进大学学雕塑,我真正进入当代艺术纯粹的状态是1989年。开始学雕塑的时候,创作都不是我自己的表达,是大家认为雕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然后我就按照那个样子去做。但是只有到了1989年之后,由于当时特殊的社会背景,我个人的情绪比较消沉,比较沉重,比较压抑。那个时候突然对石头比较有感觉,做出了《地罣》这样的作品,就是在圆的石头上,罩上一张网,或者钉上一些铁钩……1989年我进入了这个状态,直到1996年我才从这个状态中出来了,《殛》是这个时期最后一个作品。
  
  易鸿:就是1996年做的这个作品。你的学生会怎样看待这些的作品?
  
  隋建国:学生们都懂的。这个过程说明,人要寻找自我,找到自我,他需要一个极端的状态。其实到现在我还是这个状态,只是1996年以后,它变了一个样子,比如说我开始做《中山装》《恐龙》《睡觉的毛主席》,你看,《地罣》这样的作品是创作型的、压抑的、气愤的。从《中山装》之后到2005年的作品,走向了一个向外的,挑逗意识形态禁忌的方向。
  
  易鸿:就是经过个人的反思,从内在伤感过渡到情绪外化表达,甚至有意去冒犯的过程。
  
  隋建国:其实,我也在想为什么我会出现这样的状态,从内向转化成外向,变了一个人。
  
  易鸿:隋先生是1956年出生的,属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那代人。经历了文革、恢复高考、改革开放、85美术新潮,乃至现在的经济腾飞,艺术繁荣等等历史演变,那么这些丰富的经历是否对你的创作有决定性的影响?你是以社会为观照物还是以个人成长为观照物来进行艺术创作的?
  
  隋建国:在我做完《睡觉的毛主席》之后的2005年,有种轻松感。像我这种五十年代的人,都是毛主席塑造的,我没问过其它五十年代的人,他们怎么来看待毛主席。我呢,我之前有点冤恨的心理。想过如果没有文革,那我可能很正常的接受学习,上大学,然后干自己喜欢干的工作。我学习一直很好,特别喜欢物理学,我的智商很高的,但这些都是因为毛主席没有了这个机会。经过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思想启蒙,香港的回归,对中国近一百年历程的反思,我才感觉到这个事情不能冤毛主席,你不能把这个责任推给他,你必须自己来承担。你经历这么多社会的曲折变化冲突,对你造成创伤。但换个角度来说,它可能就是你的财富。
  
  易鸿:也就是你有意选择从这个历史环境中抽离出来观看自己。
  
  隋建国:你的命运是不能选择的。如果你生活在30年代的欧洲,你就会遇上二战。如果你是犹太人,可能就进了集中营,对不对?如果你生活在70年代的越南,你可能就是一个跟美国对抗的游击队员。你的生命完全就是另外一个状态。换句话来说,如果我碰巧生活在30年前的美国,或者上世纪初的欧洲,我甚至会觉得我的一生真无聊啊,所有的事情都被规定好,按别人说的那样去渡过自己的生命, 那你怎么来选择自己。所以我想清楚了,这就是我的生活。我有了这样的生活,所以我就没有别的生活。我有了这样的经验,我就没有别的经验,我这个经验是独一无二的。你看,我跟毛主席厘清了这个事儿。毛主席就是一个人,他根本不是一个神仙,他能决定你吗?大家都是人嘛,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只是历史给了他机会,他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这就是这些人的命运。如果你消极对待它,它就是你的包袱,如果你积极对待它,它就是你的财富。
  
  易鸿:这就是你对生命的领悟吧。据说你喜欢研究“禅宗”,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你抽离出来,而不是像有些人掉进历史的漩涡里,随波逐流,无法跳脱出来,不能清醒地看待我与周围的关系。所以,隋先生刚才谈到的厘清,就是人站在本我的立场对自己的生命进行厘清吧。
  
  隋建国:应该是吧。当你面对今天这个消费社会时该怎么办。我小时候学到的就是学雷锋啊,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啊。可是在消费社会你这样做就是傻瓜,你必须把钱往自己口袋里装,创造一切有利于自己生存的条件,让自己发育得比别人更好。可是,我已经被塑造成了这样一个人,要有社会负责,要有使命感,要考虑别人,要同情别人,这都是你没法摆脱的,这都内在矛盾的东西。
   2006年之后,我50岁了,就想看看自己的人生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1989年以来,我通过这样一个入口进入了意识状态,一直到2005年,我觉得我的艺术不够独立,就像你说的它有对抗性,它有一个对手,我的艺术跟它永远是共同生存,这样是不够的。我在想,这个社会文革前封闭,改革开放后八十年代积极向上,现在完全把金钱放在第一位,社会永远在
分类:给媒体的作业 | 评论:0 | 浏览:9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朵朵家的下午茶

  小通巷的朵朵家。
  昨下午约了《麓客》编辑主任梁艳,写《成都粉子》的文迪,还有《尚都》的小路,隐士石鸣。
  天气虽然有点阴,朵朵家很温馨,一看就是女孩子布置的,闺房气十足。
  我们几个聊得有滋有味,其实有两三位是第一次见面的。
  话题那是相当的南辕北辙。
  石同学比较兴奋,话涝。可能是在坐三位美女,让他有点情不自禁,哈哈。
  文同学却一反常态的低调了许多。和小路一来二往地吸烟,我坐在中间快成了烟熏腊肉~~~:)
  直到天色已暗。
  各美女意犹未尽,连呼好难得,聊得如此和谐。
  然后聚餐,上枇杷酒三瓶,尽饮。
  相约下次,三圣乡某佳所。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5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放轻松

  现在心情特放松特爽。
  杂志终于完成版式设计交印刷厂出彩样了。我就像参加完考试的小学生,什么都放下了,什么都不重要了,身心俱靓。
  他们是如此可爱,我的小编辑们。
  元元为了拒绝纠缠她的男人,急得让大家想办法。居然想出怪招,让小晨说她们是拉拉。让我笑死了,怎么看她们两也不像啊。
  美编小叶今天过生日,帅哥一枚,性情随和,深得小女生的追捧。但是惊人地迷糊,如果你不盯着他干活,他肯定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做过什么。
  小晨是年纪最小的一个,实习编辑,山东青岛人,豪爽勤快好学,是我们编辑部里一块革命的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深得哥哥姐姐们的喜欢。成天跟着小叶学本领。
  还有小婷,头脑灵活,写文章深得要领。干活利麻,雄心勃勃,前途无量。
  我喜欢和他们一起投入地工作,然后尽情地大笑。就像午餐时,大家说起年末了,不如拍部搞笑DV,翻版的《武林外传》,叽叽喳喳地分配角色,编故事情节,边吃边笑,快乐无敌。
  他们都是80后的小朋友,率性而为。无论情绪低落还是高涨,快乐还是悲伤,那种来自内心的青春莽撞与真实,总会在一瞬间打动我。尤其是看到他们的笑脸,有如初春的阳光般透明。
  哈哈,突然觉得自己像个老母鸡,看护着照顾着一群小鸡。希望他们成长,在工作中找到快乐。
  这个周末真好,大吃大喝,才不管减不减肥呢。躺在沙发上看《天天向上》,一家人被逗得傻笑不止。
  然后坐下来写博客,然后泡个热水澡,钻进被窝看钱穆的《国史新论》,跟着老先生的笔墨在历史的长河里遨游。
  明天逛街,后天约朋友去小通巷朵朵家喝茶。
  好好享受每一天。
  
分类:随写 | 评论:3 | 浏览:5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些事就这样泛滥成灾

  明晃晃的太阳让这个冬天异常的温暖。
  上午忙着出杂志墨稿,热得穿件单衣,中午又被拖着去谈一个电视秀的策划。
  匆匆回到办公室,接到文强电话,寻问有关新杂志的事,约改天聊。
  刚挂了电话,QQ上《麓客》编辑约见面,交稿费和样刊给我,再推至周末。
  接着资源部的小红递电话给我,说是英国每日电讯报上海记者站的记者采访,因为前天公司的活动被我请来的晚报小易的报道炒火了,要后继跟踪报道,请活动部的小刘代替被采。
  还没喘口气,董事长的一系列宣传计划又扔了过来。
  公司网站小李又递上网络宣传推广协议。
  燕子姐收到本期杂志最后一组从V2传过来的大片,一一过目,非常漂亮。
  然后,A4画廊的小叶邀请参加新年欢庆活动,让出点子,怎样搞得不同寻常,要HIGH翻大家……
  今天忙得不同寻常,我在不同的人与事涌来的浪潮里穿梭,幸好,我的水性不错,还能坚持到下班前,等到那个最让我开心的消息,一条小狗,朋友答应送给我一条像丁丁历险记里白雪那样的小狗,学名叫刚毛猎狐梗。只是还要等半年后,费头子(朋友宠物狗名字)的儿子才出生,等待~~~
  有些事就这样泛滥成灾,不容你准备。我知道,生活的另一面不得不关上了门。给自己一个期限,也许一年,也许三年,然后回家,该干嘛就干嘛。
  
分类:随写 | 评论:2 | 浏览: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约而至的诗

  某位好友给我布置一任务,写诗一首。我说,不是我不想写,确实是心中无诗意可言。
  昨夜入睡前也琢磨了一会儿,脑袋里飘来飘去的都是类似生活感悟之类的句子,偏哲理无美感。
  写诗是挺感性的活儿,而现在的我好像恰恰需要理性更多一些,那些敏感的神经渐渐被收藏起来,进入了冬眠。
  节气转眼过了小雪,蓉城除了阴沉沉的天,并不觉寒冷。时不时出个太阳,穿件单衣足够了。
  长青树照绿,只是毫无光泽有点暗淡。华西坝的银杏叶开始黄了,树下是一拨又一拨来来往往端着各式相机的人,对着银杏猛拍。今天的冬天就这样,普普通通,没什么好期待的。
  工作进行得满顺利,一个又一个障碍,总是会迎刃而解。却没多少成就感可言。仅仅是工作而已。
  我想,我会写诗的,但不是现在。
  好吧,朋友,请等待。
  某一天,会有一首诗出现,无需去想,它会如约而至。
  耐心等待吧,现在不是时候。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5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钱穆的书

  大概十年前,在一家高科技公司工作。一位同事曾是大型国企厂长的秘书,读书颇丰,尤其推崇钱穆。平时聊天常常提起,我也就记下了这个名字。
  直到上周在当当网上选书,发现生活读书新知三联2002年出的一套钱穆作品系列共十八种,2009年已经是第8次印刷了。选了其中四种先睹为快:《中国文学论丛》《中国思想通俗讲话》《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国史新论》。
  其实,凡钱穆的书都被爱书人视为经典,皆因起点高,论理有章有据,严密而精辟。放在以前,即使买来这些书,也不会立即投入去阅读,喜欢文学艺术,对政治历史类图书我向来不太注重。也许是前几日读《竹林七贤》一书而潜移默化,对中国历史的细节和宏观渐生起了莫大的兴趣。
  另外还购得唐诺的《阅读的故事》,刘雅茹的《真名士,自风流:谢安这个人》。关于谈阅读的书,之前还有作家余华的《温暖而百感交集的旅程》,还在网上书城折扣书里淘了一本《读书四观》,包括《读书训》《读书止观录》《读书纪事》《先正读书诀》,均为明清时期著名藏书家 、学者集辑的中国先秦以来的读书古训和读书掌故。
  有书在手,于冬夜平添一份温暖和喜悦。












  


  
  
分类:书香 | 评论:2 | 浏览:6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庞茂琨在K画廊的展览

  刚才上传图片不小心,写了一大篇的文字给丢了。
  嗯,算了,不想多说,还不如直接上图。
  现任四川美院油画系主任庞茂琨来成都做展览,围观者甚多,有在成都发展的美院同学,也有从重庆过来的老同学,还有各种名目的艺术女青年,在校学生,还惊动了重庆成都两地宣传部的领导,当然何多、周春芽就不用多说是肯定的出场人物,
  俞可是策展人,他说庞茂琨开始以离谱的表现方式画画了,这个定位于学院派的追随者开始反对自己。
  其实我和老五就是喜欢他学院派的风格,优雅得让你落泪,带着淡淡的忧伤。
  当然现场布置得很喜庆,像办婚礼。男主持可能是某婚庆公司的司仪,念周春芽时,特意加上女士,围观的人群被笑倒一片。
  作品形式多元,有油画、速写、照片、影像。
  我喜欢的是速写部分。
  
  


  
  


  
  


  
  


  
  


  
  

分类:画画 | 评论:0 | 浏览:5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3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