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之旅

在你心的欢乐里,愿你感到一个春晨吟唱的活的欢乐,把它快乐的声音,传过一百年的时间。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25532
  • 开博时间:2005-11-18
  • 博客排名:第313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成长

  偶然翻开一本妞妞的剪贴本,有几张英国短发超模的照片,几篇类似心情日记的东西,两年前的,透出青春的无奈和混乱。有几句很喜欢,放上来。
  
  成长,最艳谷而真实的故事,没有与众不同,只有勇气。
  
  当人失去太多的时候,反而觉得轻松。
  
  除了文字,即使失去一切,我也不会崩溃。失去文字,我想,我在下一秒就会爆炸。
  
  不懂,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平凡,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分类:妞妞语录 | 评论:0 | 浏览:3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朋老友

  这一周,很奇怪的是,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朋友约见面,有从北京杀回来的文青,有从未谋面的小美女编辑,还有朋友的朋友,当然少不了我那几个死党。
  每次见面,一反低调,一个人大说特说,回家后又很鄙视自己,怎么变话痨了。
  想想这些不同的面孔,不同的表情,一下子觉得好遥远,好像根本没见过面,只是自己的错觉吧。
  他们以不同的理由跟我见面,有找工作的,有谈信仰的,当然还有送稿费来的。
  希望他们都能找到自己人生的位置,好好活着。
  昨晚又翻出《正见》来看,才发现我真是有点心浮气躁,情绪没有好好控制。不自觉又被情绪牵引,失去清醒。
  要开始工作了,好多事要开动了,一年之计在于春,2011年,会给自己留下些什么呢?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可以偷闲几天

  初七到公司,一看装修未果,大家都暗自欢喜。果然,老总发话要大家回家等上班通知。
  这个春节感觉特短,还没回过神来,就一晃而过了。
  也没出门,之前想去拉萨,也临时取消了。
  天天睡懒觉,窝在被子里,真是安逸。或者抱笔记本电脑上网看电影,时间真是太好消磨了。
  最后两天才坐下来画画,结果就开始降温了。
  今天,老同学清儿发了兔年运程,她是极相信的,我是看看就是,还约我去文殊院上香,因天冷,不想出门,等下个初十九了。
  在此,祝博友们兔年吉祥!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3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阿多尼斯致敬

  昨天下午,打扫完家里的清洁,想着喝点什么。为什么不去弘文书局喝阿甘煮的咖啡呢,顺便将上次插画展没来得及取的四幅油画,和芒果送给妞妞的插画一起带回家。
  拉着老五一起,出门沿着大学路的梧桐道向人民南路口的华西坝地铁站走去,坐地铁两站就到天府广场站,离书局就咫尺之遥了。书局门口立了一块原木架上的小黑板,上面写着现磨现煮意式咖啡小广告,因天冷,大门关着,还用透明塑料条隔绝寒冷。拉开门进去,比上次来时暖和多了,和柜台后面的阿甘打招呼,让他推荐两款咖啡,老五要了摩卡,我要了加香草味的摩卡。阿甘还给我们讲了这两款咖啡味道制做的不同之处,说下次去一定要尝尝云南小豆咖啡,味道很香。店里有两位读者一边喝咖啡一边看书,还有几位站在书架前找书,看书,在明亮的灯光下,清静温暖。
  等咖啡的时间,我随意在书架前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书,还真不错,弘文的书偏重文化艺术历史哲学类,品种很丰富,精选的书都极其重视品质和内涵。突然想起一直没买到的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诗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网店都找遍了,绝望之余,心想等下次重印吧。抱着试一试的心情,问那位大姐,她在电脑上输入书店,居然还有惟一一本,我兴奋得差点叫出声。只是望着四壁的书架有点傻眼,简直是茫茫书海里捞一根针哪。
  那位大姐让我佩服,浏览了两个书架,立马就看到书架高处那本诗集,我如获至宝,还给打了九折,特意让大姐在书后盖了弘文书局的章,是一方如玉般圆润的石头雕刻而成,大概有十多年了吧,应该是书局成立时刻的。正好,跟我的那方藏书章相配,太圆满了。
  小资情调开始了。一边看诗集,一边品咖啡,和老五窃窃私语,讨论咖啡口味,给老五轻声念我特别喜欢的诗句,老五翻山东人民画报出的老照片,指给我看,鲁迅在日本留学期间和友人的照片,上面有三个穿和服的女子,矮小而且相貌有点不堪,老五说:你看他们的耍法和我们现在一样,出去耍都要带几个妹妹,哈哈。
  掩面而笑……
  
  
  
分类:书香 | 评论:0 | 浏览:4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妞妞写的诗2011.壹月

  悼三毛
  
  模糊了你脸庞的轮廓
  只依稀记得飘着细雨的文字
  和书中那略带感伤的笑
  成都的天暗下来了
  正如你消逝前
  捏碎的铅华
  洒落在我的颊上
  是赤热而倔强
  三毛
  我还记得书中的你
  眉眼间的笑
  
  
  
  野兽
  
或许只是青春期的焦躁
  或许只是灯光刺眼后的不适
  抑或是离开被窝那一瞬间的不甘
  它们带给我的一只野兽
  我企图驯服
  却反被抓伤
  听见了它留下爪牙的痕迹
  一次比一次更深
  周而复始地
  沿着心里那条丘壑
  碾过
  
  
  
  
  噬心
  
  被干完的啤酒杯散落在
  火热的音乐中
  半盏蜡烛迎着冬天的冷露
  眯着眼
  一股焦味
  谁在嘶声尖叫
  楼上发情的猫
  那被思念和在思念的人
  闻到了吗?
  藏在黑暗里的气息
  如此让人快活
  像毒品
  危险、泛在唇齿间的笑啊
  闪闪发光的眼
  看见了你心深处
  那不复存在的
  甚至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
  你知道吗?
  它在噬心
  
  
  斑马线
  
  什么时候开始
  遗忘了黑白分明的斑马线
  遗忘了眺望的表情
  被 风吹走了的
  表情
  铺满了厚重的尘埃
  像斑马线上的脚印
  深刻而暗淡
  
  
  书页
  
  白色黄色交错
  陈旧的颜色
  读懂了吗
  泡在福尔马林里
  永垂不朽的
  书页
分类:妞妞语录 | 评论:5 | 浏览: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业是磨出来的

  最近连着写两篇作业,写得我是天昏地暗。
  划上最后一个句号时的心情用解脱都无法穷尽。
  第一篇没和编辑事先沟通好,写完时我还很满意,结果交上去被打回来,跟栏目定位相左。强忍悲痛,再发奋重写一遍,心想再通不过,不登也罢。稿子扔给主编,还没两秒,对方居然说写得好,摘了一段好句子扔给我。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看完。不管,交差了。
  第二篇作业查资料费了大劲,写得也是磕磕碰碰,不过,比第一篇有感觉。之前主编扔了一篇范例,很矫情,之肉麻,掉了我一地鸡皮疙瘩。
  我是怎么也写不到那个份上,还是按自己的来,故意有点魔幻,诗情,加上穿插的手法,有那么一点点意思。
  2011年第一个月,还不错,交了两篇作业。
  年后开始发奋画画了。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盼着过年

  最近事情很杂乱,其实并不算多。
  刚才一只一年才在QQ上说两句的老朋友,突然回到成都了。明天手术。今天还跑去混场子,看李宇春的音乐电影“序幕”。
  这位女朋友性格极其外向,极其泼辣,能干。现在基本上是金领阶层,只说不做那种人。
  而且,越活越小,像所有90后的小女生那样,疯狂地好男色。往往只是嘴上说得热闹。
  我对她有点无语。
  等她出院了,我们约好见面。应该有5 年没见了。
  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身不由已。我们这代人能有几人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呢?虽然现在,自以为还好,工作搞得起走,生活不算太坏,家人都还安好。
  只是画画变得有点奢侈。时间不够用呢
  节后,学会拒绝那些可去可不去的地方,放手那些可做可不做的事。
  好好画点画。
  还要向老朋友学习,看看韩剧也不错,又哭又笑,当锻炼身体。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3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做点好事也不易

  前天,看到QQ群上转发的一条西藏某小学校长多吉发的求助信息,冬天孩子们缺少冬衣,希望有人捐献衣物,帮助孩子们过冬。留了详细地址和电话。
  我想清一些妞儿的衣服寄过去吧。
  昨天一早,和妞儿一起,清了一堆冬天穿的毛衣、厚外套,基本上都是八成新的。妞儿特地下楼去杂货店买了大编织袋装好,我和妞儿肩扛手提,步行到致民路口那家小邮政局,沉沉的袋子,勒红了妞儿的手。
  不到十平方的邮局挤满寄过年货的人,大多是寄香肠腊肉给外地的亲人朋友。我们只好站在门口等。妞儿有点不好意思,总觉我们像过年的农民工,呵呵。
  等啊等,好不容易,人少了一些。我们提着袋子挤到柜台前,用劲抬到柜台上验货,一个中年女人满脸的不耐烦,看了一下,说:这个袋子不行,要红蓝条的那种。然后就正眼也不瞧我们了,好像我们在找她的麻烦。另一个营业员眼也没抬一下说,旁边不远有买红蓝条的编织袋。我不得不和妞儿将沉重的袋子搬下柜台,提到门外,妞儿守着,我大步流星地找袋子,还好,买到。就在大街上,我们将衣服从原来的袋子翻到新袋子里。
  说实话,要不是为了那些藏族孩子,我是绝不会在大街上做这样的事。
  然后,又等前面的人一一办完事,再次抬上柜台,心想,这总行了吧。
  哪知,那女人更加不耐烦地说:拉链口要用粗线缝上。
  然后,我们又将袋子抬下来,问:针线在哪儿?女人说:好像用完了,自己解决。
  我和妞儿一下子有点泄气,天哪,这什么破邮政局,线用完了,也不管,那不是好多像我们这样的情况,都要一个个到处找线来缝。
  没办法,事已至此。妞儿有点沉不住气了,明明是做好事,结果得到的尽是白眼和不耐烦。
  我让妞儿赶紧去大学路市场看看,有线卖没。妞儿一句话不说,小跑着去了,我就在邮局门口等啊等,那景象真像准备回家过年的外乡人,焦急、无奈。
  好一会儿,妞儿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说跑遍了整个市场,没粗线。
  只有我想办法了,实在不行,回家里拿。经过新南门汽车站,顺着十七街,拐进市场,突然想起补鞋匠用的那种线很结实呢,补鞋匠开始还不愿意卖线给我,我说是给西藏的孩子寄衣服,噼呖啪啦…………
  终于说动了,花两元买了两根线。
  跑步回到邮局。
  开始蹲在地上,一针一线地缝。
  缝完,在袋子上用马克笔写上地址,填单子,称重,付款。
  当袋子被放进柜台里面的那一刻,我觉得有种解脱的轻松,然后快快离开,不想看到一双双麻木的眼睛,一张张不耐烦的脸。
  回来的路上,想着那包衣服会不会寄到多吉的手上呢?但愿能吧。
  做点好事还真不容易。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次熬通宵赶稿

  前几天,虽然破事不断,但该做的事还是要做。
  收到蒋蓝催稿电话。其实稿子结构内容,心里已经有数了,只是没心情没时间下笔。说好10日交稿,我是提前准备好熬夜也要完成,不喜欢食言啦。
  唯一让我觉得不到位的,还差芒果一些背景材料,还要是面谈才行。
  晚饭后,电话芒果约在天府广场旁的MC咖啡。我们选了一张大桌子,凳子像种树桩一样的,室内很温暖,光线柔和,很舒服。
  从7点开始聊,聊他工作、画画、给新人的建议。芒果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绝对是地道的艺术家。他说话的态度,思维的方式,都是异于常人的视角。自然,清新的艺术青年,有点小小的狡黠机灵。
  我们都要了咖啡,哈哈,原来大家都要连夜赶稿,靠咖啡提神。一聊就忘记了时间,回家快11点了。坐在电脑前,陷入写稿子最可怕的状态,没感觉,没灵感。
  只好转移注意力,看各种与插画有关的资料。
  然后慢慢地磨,一点点写。太可怕了,写字有如同嚼蜡的味道。
  咖啡真给力,我一不小心写完就天亮了,一看时间6点30,还一点不困。
  我的第一次
分类:随写 | 评论:2 | 浏览:6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强权的暗夜

  世界上有好人就有坏人,有放火的就有灭火的。
  这句台词来自今晚电影频道《雷蒙.阿德尼的不幸历程》,是扮演姑妈的梅里尔.斯特里普说的。正好可以作为今晚我的一场“不幸历程”的注解。
  一张交通管理强制措施单据就躺在我的钱包里。起因在于单行道,一条一个月前临时规定的单行道,让今晚不明真相的驾驶员们纷纷落网,站在路口等着收网的交警全幅武装,如临大敌。因中国人口太多,警察太少,所以落网的驾驶员只是其中少数的不幸者,而大部分驾驶员由于警力不足而得以侥幸漏网。
  我就是那少数的不幸落网者。而且像电影《秋菊打官司》里的秋菊,非要交警给个说法不可,不像其它落网者忍气交了所谓的“罚款”开路走人。
  所以罪加一等,扣车。
  三个如麻匪一般强壮的“人民”警察,在众多围观群众的无声的注视下,施展一整套使用娴熟的威逼手法,在暗夜的街头,对付一个讨说法的女子。
  其实,被罚款被交钱是中国人业已习惯的行为,被鱼肉多了,也就麻木了,也就自然了,也就理所当然了。
  理与法,只是高悬在头上的年画,每年在旧的上面贴一张新的,以此安慰众人,我们也是有理有法的所在。
  讨说法,好嘛,“人民”警察自然会给你“说法”,要你的好看。
  正如我接通了一位高中同学的手机,他算是老警察了,本想从他专业知识里找到维护自身利益的法律条款,换来的却是一句:依了吧。
  另一位高中女同学,整个晚上热心地帮我找人解决问题,而我已心冷如铁,不想再讲理,因为强权下无理可讲。
  我和家人坐在温暖的沙发上看电影频道,看美国怪杰凯瑞扮演的坏人不停地换脸,尽一切残忍的手段控制三个手无寸铁的小孩子,以夺取他们的家产。孩子们屈辱地活着,却从未放弃希望。当然,经历一番争斗,一番曲折,结局好人暂时安宁,坏人罪有应得,美国式的胜利总是这样召示天下。
  女儿说,要忍耐。
  我想起另一个单行道,德国作家瓦尔特.本雅明的《单行道》一书。他试图以思维的“短路”的反智方式去昭示潜在的世界之真,那就是表面繁荣的社会内里面潜藏着的反面——衰落。因为1922——1923年间德国出现的通货膨胀是“社会动荡期政治上的这种不明朗性或不彻底地性一脉相承的是经济上的不稳定性”的极端体现。但所有这些危机,潜在的和业已凸现的,都被遮掩在社会飞速发展这层面纱下,以致很容易出现这样的看法:以为社会在进步,在向前推进,这没有什么不好,即便有些让人不适,那也是如何适应的问题,而不是社会本身出现了什么毛病。
  对此阿多诺写道:“这些披露社会中不祥之兆的洞察不仅在当时,而且即便在今天依然不失其意义。”本雅明对社会中不祥之兆采取祛除和抵抗。为此他与反智方一脉相承地采取了以毒攻毒的方式。既然现实世界残忍地藐视了个体自我的存在,那个体就索性通过对既存自我的抛弃去构筑心底深处的另一个自我。恰恰这强硬的另一个自我可以抵御残忍的现实。
  我想现在,我需要的正是构筑强硬的另一个自我,以抵御残忍的现实。
  
  
  
  
  
分类:随写 | 评论:6 | 浏览:5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发现竹久梦二

  前天在当当网上逛,随手又订了《逆旅——竹久梦二的世界》《十二味生活设计》《清宫殿本版画》《柯林斯30分钟水彩花卉》四书,想不到第二天就送到家了。
  打开包裹,每本书都快速翻看了一遍。书籍装祯设计只梦二和生活设计这两本书下了功夫,内容也最让我喜欢。
  明天开始,杂志社又要忙了。想来好书也只有等过节再细读了。



分类:书香 | 评论:2 | 浏览:5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个人的元旦

  元旦,新年第一天就感冒了。
  然后躺在床上大半天,稍好一点,拉上老五去家乐福采购,家里的冰箱早已空了。我得为上班后的晚餐着想,储备至少二周的主食。我们家的主食基本以肉类为主。主力是老五和妞儿。
  上街后才知道出来不是时候,满街满巷的人,家乐福不必说,连购物推车都一抢而空。老五最怕人多,赶紧走人。
  我是那种一旦计划好要完成某件事,就必须想方设法去完成的人。空手而归,有点扫兴。无赖之下,非去星巴克咖啡店坐一屁股不可。照样满屋的人。
  我要了一杯焦糖玛奇朵,老五要的摩卡。找了一处可以看见街景的角落坐下。喝着热热而香甜的咖啡,一下子心情就舒畅了。老五不动声色地慢慢品着咖啡,若有所思地说,没有弘文书局甘霖调制的咖啡好,阿甘的咖啡口味纯正,回味没有酸味。有空还是去弘咖啡坐坐。嗯,老五的舌头还是很诚实而精准的,这点不可否认。圣诞节我们的画展,阿甘为我调制的是一种从未尝过的口味,忘了什么名字,喝之后的反应很大,晚上兴奋睡不着觉。这在以前还是少有出现的情况。
  突然想起2010最后一天陪妞儿看电视台的跨年晚会,到半夜12点倒计时的时候,妞儿紧紧抱着我,兴奋大叫,嘴里不停地许愿:什么2011一定要更漂亮,学习要更好,要长高,要有一部新手机之类。然后疯狂自拍,上传她的博客空间。
  某妞在家的自拍
  

分类:随写 | 评论:2 | 浏览:4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告别2010

  早晨老妈来电话说:你哥一家元旦上青城山,我们去江安河边新房,你们是不是要去重庆啊?我说:不去了,时间太赶。妈说:要是不去重庆,明天你们一家就过来吃饭,你舅舅一家也要来。
  老妈就像阳光,总是在你有意无意间,悄悄带给你温暖,这样的温暖细细地滋润着你,不浓烈不煽情。
  其实元旦对于我来说,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日历翻开是新的一年了。
  刚才又收到雁子的电子贺卡,她用我的画做的明信片,太有心了,感动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时间静悄悄地流逝,很快会流到2011年。
  此时此刻,不断收到朋友的祝福,短信、QQ、电子贺卡……到了晚上一定会更多,每年这个时候,我都没主动给朋友亲人发过祝福,不知为什么,觉得走这样的形式并不适合表达我的情感,情感都是在生活的细节中流趟,见面或者不见面,说话或者不说话,其实都不重要吧。重要的是,想起彼此的时候,有种温暖。见面的时候,可以慢慢地聊着天,喝着茶。
  好吧,不管怎么说,今天是2010最后一天。所有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祝福大家过好每一天:)
分类:随写 | 评论:1 | 浏览:5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朝风日好,正是读书天

  最近工作上事不多,皆因高层变动而将许多事往后延所至。照以往个人的性情,对一些不公正的事和人无法理解,就会心气浮躁,进而会对周遭感到不适,往往会选择全身而退。现在,我可以沉静下来,做旁观者般一一看清本质所在,心境清明,做事就不会气盛,不以物喜不以已悲,就像董桥先生那本书名——《今朝风日好》了。
  刚才隔壁办公室的朋友还书给我,是美国人比尔.波特著的《空谷幽兰》,前年在红星路的求知书店看见过,前段时间去梨花街四川书市逛又遇见精装本立即买下。想起两月前,晚报副刊原来一班同事聚餐,见史幼波手上拿的正是此书,而且还有作者本人的签名。原来波特竟然来成都了,在青城山何洁女士的青峰书院,和一众文人见面。原晚报副刊的同事去了几人,人手一本书,真难得。
  今天太阳特别灿烂,照得人暖洋洋的。下午手上无事,正好翻书来读。随身带了村上春树的小说《1Q84》第一部。第二部早读完了,当初是自己搞错了,不知道分两部,去火车北站批发书店淘旧书时,看也没看就买下了,看完才反应过来,手上这本是第二部,插画师朋友芒果说第一部写得更好。才抽空去四川书市买了第一部回来,赶上接了杂志做来,就摞下直到现在还没看。
  还是取了波特的这本书,翻开就看到一幅黑白照片“双目失明的杨道长”,照片上的杨道长闭着双眼,笑意盈盈,一下子感染了我,于是从最后一这章开始看,是波特和杨道长的对话,波特问:您的眼睛怎么啦?杨道长说:道教修行有时候挺危险的。我做错了一件事,它们就像蜡烛一样,熄灭了。波特问学习道教时书有用吗?杨道长说:书就像食物。它们能填饱我们的肚子,却不能填饱我们的心。如果我们不明白什么东西,我们可以买一本书,对它进行了解。从书中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是读完以后,我们会发现,书中所讲的与现实不同的。
  诸如此类,许多有趣的问题,在平实的话语中透出玄机来。
  
  
  
分类:书香 | 评论:0 | 浏览:4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朋友们很给力

  有生以来,第一次和朋友们做画展,完全是图好玩,想不到玩得很HIGH,很HAPPY。
  直到今天,一个人安静地坐在电脑前,那种快乐的余味还缭绕不绝,好多好多笑脸,好多好多赞美和鼓励,组成一帧帧镜头,又在眼前回放。犹如甘霖亲手调制的摩卡咖啡,温暖了整个冬天的心房……
  25日下午,人民西路101号弘文书局、弘咖啡,我和芒果、李俊、甘霖的四人联展,将是我生命中又一个甜美的记忆,值得一生去回味。
  感谢弘文书局的曾华女士,没有她的支持,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感谢我的伙伴芒果,超有灵感的插画师,有一双害羞眼睛的自然之子,如果没有他的倡议和作品,没有他非凡大气的海报设计,一切都将会逊色。毫无疑问,我和女儿都是他的铁杆粉丝。从摄影走向综合艺术的李俊,曾经是我作杂志主编时的摄影师,一个工作上的好搭档,一个艺术家,永远游走在自我空间的探索者。咖啡师甘霖,内向安静温和,如同他绘制的金银花,纤细而丽质,宁静中透出热情。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以自己最美好的姿态向着太阳,向着一切可爱的生灵微笑。
  感谢他们,和我分享如此多的快乐!
感谢我的爸爸妈妈,哥哥妹妹,还有老五、妞妞,还有我的同学们、同事们,他们来到现场,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我爱他们。
  还有来看展览的所有人,他们,她们,给我拥抱,给我赞美,给我建议,给我最美的祝愿,我何以承受这一切呢?!
  我得到的太多了,超出了想像,我想将所有的快乐分给所有热爱生活热爱插画的朋友,这样的快乐对于我来说,才是有意义的,真正的快乐。

弘文书局是1994年由流沙河、曾伯炎等学者创办的,后由曾华女士主持。  




职业插画师芒果




咖啡师甘霖和他的作品




弘咖啡现场




妞妞拍的我




展览现场




芒果的画


 

布展中的李俊同学在认真打洞




布展中晃动的我




爱插画的女孩


  

李俊同学还是很帅的




在自己的画前留个影


  
分类:画画 | 评论:4 | 浏览:5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3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