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之旅

在你心的欢乐里,愿你感到一个春晨吟唱的活的欢乐,把它快乐的声音,传过一百年的时间。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25526
  • 开博时间:2005-11-18
  • 博客排名:第313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随写





  无题
  
  一
  未知是一颗巧克力
  带着晨风
  清冷
  诱惑鱼儿
  在预设的迷宫穿行





  
  二
  迷宫是一座古老的洞穴
  陈列时间的过去
  鱼儿寻着檀香
  不露声色的诱饵
  悄悄靠近





  
  三
  舞蹈在问候时开始
  像蹩脚的龙套
  水族的语言
  含混不清




  

  
  四
  序幕从清晨到午后
  随阳光在云中游戏
  水族的痕迹
  布满迷宫的间隙





  
  
  五
  如果不是水草从颈后
  掠过
  柔软得不容置疑
  承诺便不会卷起
  暗潮汹涌
  来袭






  
  六
  在潮汐的两岸
  拍着安慰的节奏
  浪花进退
  抚摸海滩的皮肤
  像圣洁的贝类
  清新与混乱共鸣
  


 

女主角:闲云
摄影:老五 妞妞
场景:温江绿道
文字:闲云
分类:诗的涂鸦 | 评论:1 | 浏览: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杜尚让这个燥热的春天清凉下来

  《杜尚传》是上上周在弘文书局买的,那天我带杂志社的小朋友们去喝阿甘的咖啡,顺便把5月的选题方案讨论了,小朋友们很有才,很可爱,有趣,小白是主持,小美女刀刀,电影迷小晨、摄影师外加健美教练小林围从一起,叽叽喳喳,常常天马行空,呵呵,我是听众,偶而将话题拉回来,提点意见,然后五月刊的选题计划就基本成型了。
  选这本书也是偶然,看到冯姐的柜台上放着,翻开看了看,文字还可以读,就要了一本。
  接着,这段时间,我的空闲时间几乎都献给了它,迷了上杜尚这个人。英俊、优雅、淡然、独立。
  符合我对男人的所有想像,哈哈。
  今天一早就爬起来,看完了最后十几页。意犹未尽。
  顺藤摸瓜,上当当网订了《杜尚访谈录》,然后又情不自禁订了《植物的欲望》、王小波的《我的精神家园》(以前曾有一本,在成都晚报副刊时,放在桌上被人拿走了),然后是李宇春的新专缉《会跳舞的文艺青年》。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4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忙并快乐着

  最近忙得人仰马翻,虽然累,但快乐着。
  做杂志,采访,写稿,画画……事情堆起了,算下来,今年是要忙一年了。
  不停有朋友出门旅游,邀约我,还是免费的,可惜没时间啊。真是有负春光。
  《杜尚传》太好看了,严重推荐。
  要学会拒绝一些事了,专注自己的方向。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4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头的桑格格

  今天带妞儿去弘文书局参加了桑格格的新书签售会,桑格格的老妈也来了,手上端着录相机一直在拍。现场人之多,大门外都挤得吵起来。
  桑格格留着平头短发,笑容满面,眼睛闪亮,看得出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全然没有看到抑郁的一面。第一次看本人,觉得比书上的照片漂亮。五官精致,尤其是鼻子很漂亮。
  其实在看她第一本书《小时候》,留下深刻印象,在于书中文字全是成都话,有趣,亲切。从传统文学上来讲,还谈不上是一本小说,更像随笔。
  现场挤满粉丝,大多是80后。桑格格和老妈坐在讲台上,还有一位好友主持人。热闹。桑格格口才好,以前做过音乐DJ。特别幽默,那种成都女孩子的率性,机灵。
  先放了她从小到大的照片,还有家人,朋友的。看到有趣的照片,引得现场一片惊叫。
  接着开始提问,桑格格从容回答,很有外交家的风范。旁边的夏莉莉跟我说,有个女粉丝一直在摸眼泪。让陈心中拍下来。
  妞儿没位置坐,只好坐在地上。
  人越来越多,我们都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只好先撤。买了三本,一本送妞儿的好友,还有一本送小林的女儿做生日礼物。
  妞儿说:我以后会比她出名。
分类:书香 | 评论:0 | 浏览:5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林镇一天

  5日,我和父母、哥哥、表妹几家人,老少三代同游大林镇,桃花、梨花、萝卜花、各种野花铺满坡地,众人陶醉于乡村风景,不思归。
  
  


  
  


  
  


  
  


  
  


  
  


  
  


  
  

分类:云游之旅 | 评论:0 | 浏览:4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次写马

  给《读城》的作业之二
  
  一匹穿越时空的马
  .
  
  我安静地矗立在这里,事实上,我已经奔跑了好几个世纪。我曾经穿越平原,背负英勇的骑士参与战争;跨过高山,驮着货品跋涉在丝绸之路上;载着忧伤的蒙古公主们出嫁;我陪伴过无敌的英雄、情深意切的爱侣和相见恨晚的朋友知己;我不知疲倦地奔跑过一张张书页,一幅幅画布,从故事到历史,从历史到传说,从这本书到那本书,从这个画家到那个画家的笔下。没有什么能阻挡我奔驰在时空的长河里,所有的过往都幻化成蹄下飞扬的尘土,淹没沉沦一切鲜活的情感和生命……
  高贵的生灵
  我清楚地记得4000年前的某一天,天高云淡,和同伴们嬉戏追逐在草原之上的我,突然蹄下一绊,落入深坑,一群人用绳索将我捆绑,在鞭子之下,装上马鞍,套上缰绳。我明白,自由驰骋的日子结束了。从此,我的命运和人类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无论田间地头,还是沙场征战,无论白衣公主,还是勇猛骑士,我跟随着主人,如流星划过千年的年轮,落在奥尔罕·帕慕克的笔下,出没在三毛的书中,埃米尔·诺尔德画布上忧郁的《马驹》,常玉《双马》的孤独写意……这些高贵的人们,透过纯净的文字和仁爱的油彩,赐予我最荣耀的名号:最具贵族气质的生灵——宁静的内心、高贵潇洒的气质和勇于献身的精神,这就是我,一匹马。
  骑士的荣耀
  普罗旺斯的幽香,
  淡淡的忧伤。   
  骑士身上的雪,
  就像,   
  情人阿尔莎穿的新装。
  当我穿过土耳其城堡,来到亚瑟王的领地,中世纪的欧洲映衬在辉煌的教堂尖顶下,东征的十字军淌过柔情的多瑙河,告别普罗旺斯年轻美丽的阿尔莎,登上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脉,身披盔甲的骑士站在孤高的峰顶,任由雪花覆盖着衣衫,抬起英俊坚毅的脸,微笑着凝望远方,仿佛嗅到阿尔莎长发上的幽香,想象着凯旋而归的那天,情人深情甜蜜的吻……
  我的主人,一位真正的骑士,恪守着美德:荣誉、谦卑、英勇、忠诚、牺牲、怜悯、诚实、精神、公正、骄傲——骑士永恒的精神家园,可以为之付出一切的帝国,这就是代代流传的信念。他们的身体已经流了太多的血,他们对帝国忠贞不渝的精神却像一副坚实的盾甲,保护在帝国的胸前。有了骑士的矢志不渝,才有了帝国无与伦比的骄傲与矜持。为了帝国的那份与生俱来的高傲与自信,骑士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这就是骑士的荣耀。
  “我尊贵的武士们,让我们在此一起立誓。我们只为正义与公理而战,绝不为财富,也绝不为自私的理由而战。我们要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我们也要互相支援。我们要以温柔对待软弱的人,但要严惩邪恶之徒。”亚瑟王号令圆桌骑士立下的誓言至今还回荡在我的耳边。
  闯进画布的马
  “低垂的乌云、草原、山、将逝的最后一抹阳光和马驹构成了梦一般,戏剧一样的场景。面对四周向中心偏左下挤压的画面,你的心脏肯定受到一种沉闷撞击,这是一种低频率的巨响。蓝、绿、黄、黑严谨完美的组合,使人感受到来自自然甚至将自然玩于鼓掌之上苍――神灵的力量。马驹的嘶鸣,是对这个世界的挑衅、玩弄、不理喻、不屑一顾。”这就是人们对我在埃米尔·诺尔德油画《马驹》里扮演角色的评价。
  当我告别骑士们血流成河的战场,不小心闯进德国画家诺尔德的画布,压抑的色彩将我的情绪彻底释放,对天嘶鸣,无尽的哀与伤,痛与惜,愤与怒,在暗淡的云团下飘荡。埃米尔·诺尔德说:“每一种色彩都有它自己的灵魂,或使我高兴,或令我呕吐,或给我刺激。”我想,我是彻底被刺激,但绝不是高兴,也不至于呕吐。我明白画家此时此刻的心情,纳粹年代,真理总是被冷藏在邪恶之下。但我还可以在画布的一角鸣叫,不屑一顾,直到声嘶力竭。我们相信,在云的尽头,在草原深处,总有安宁在等待,希望在招唤。
  那就是常玉的世界,一片宁静孤独的世界,《双马》的世界。我听不到一丝风声,一声虫鸣,只有我自己的心跳,也变得缓慢而轻微了。我和我的情人就那么静静相对,不会奔跑,不会奋蹄扬鞭,不会拉车,也不会竞技,隔绝了跟世界的一切关联,仿佛看到我们孤独而纯净的灵魂在喃喃自语。
  当然这样的世界不过暂时的乌托邦式的幻象。对于我们马来说,向前奔跑是天生的使命。跑进二十一世纪,一切都变了,曾经辉煌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当我遇见“当代的骑士”——画家邱光平时,这位“马语者”的作品才真正反应了我们的现实处境。他说:“浅浅的河滩上,一匹倒下呻吟的马,孤独而忧伤。在社会变得日益纷繁复杂的今天,马儿已经被人们遗忘在历史的长河里。这或许是我对马儿的一种情结,悲情的,带有考古学家的心态。我希望我的画面能给观者带来一些思考……”这位须发茂盛的画家在现实生活中酷爱马,这种酷爱源于马所秉承的豪迈气度与邱光平自身豪放、洒脱的气质内在相契合。然而,除了画家个性使然外,这些作品背后还承载着他对历史、文化、现实的反思与考量。
  不得不说,在他的画布上,我们高贵优雅的形象被彻底颠覆。在《马的寓言》系列,我们呲牙裂嘴,头大身小,气质狂乱不安,恍若某种史前怪兽。虽然肯定不是人人都喜欢,这些巨大的荒诞的造型手法的画面还是令观者无不动容。其结果是,每一个观者从中获得了摆脱当代生活羁绊的一种自由解放的力量。作为一匹马,为此而牺牲形象也是值得的。
  马语者的书
  从表达方式上来说,我更喜欢作家笔下的马。它们是由一连串文字构成的意象世界,需要每位读者张开想像的翅膀,才能完成阅读,完成作家想要的表达效果。没有想像的世界真的太可怕了。
  在这里我想首推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的小说《我的名字叫红》。在这部历史悬疑故事里,插画家创作的鼻孔怪异的马成了惟一解开谜团的线索。其实我并不情愿在这部书里扮演那匹倒霉的马。这个故事太漫长而又如此惊心动魄,我担心自己无法承受。关于插画家与马的描述,恰恰是最让我回味的部分:一位画家,当他呈现马匹的狂暴与速度时,并不是描绘自己的狂暴与速度;透过试图创造一匹完美的马,他所揭示的,是自己对这丰沛世界及其创造者的景仰,笔下的斑斓色彩,展现的是对生命的无比热爱,仅此而已,别无其他。最后让我感到安慰的是,马——自古以来就是中外文学家艺术家借以创作表达思想的符号,一种精神的象征。马的自由、灵性、高贵、优雅、奔放决定了马占据着人类精神宝库里珍贵一席。
  作家三毛一生爱马痴狂。马的形体,织着雄壮、神秘又同时清朗的生命之极美。每想起任何一匹马,一匹飞跃的马,那份激越的狂喜,是没有另一种情怀可以取代的。三毛想大大方方地送给世界上每一个人一匹马,当然,是养在心里、梦里、幻想里的那种马。常常,骑着它,在无人的海边奔驰,马的毛色,即使在无星无月的夜里,也能发出一种沉潜又凝炼的闪光,是一匹神驹,在每个人的心灵里自由奔驰……最后让我《送你一匹马》。
分类:给媒体的作业 | 评论:0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朋友的咖啡

  周五,《设计空间》主编黄秀萍请我、《读城》主编沈银辉、A4当代艺术中心小叶、写手安安在弘文书局喝咖啡。在书的环抱中,一点点品着阿甘亲手煮的咖啡,肆意地聊着天,美好的下午。
  沈大师提着“药方”(书)走了。他的文章还没写完。
  我发现剩下的几个女人,她们变得跟从前不一样了,生动、有趣、不设防。
  她们在这个下午更接近真实的她们。
  我们要了三明治、芒果蛋糕、巧克力蛋糕。口味地道。
  女人们谈起抑郁症。
  这糟糕的高压的世界,让正常人活得不正常了。逼人想尽各种方法让自己放松、踹气、平静。听说桑格格在这里9日签售新书,她得了抑郁。
  等方方的时间,选了三本书:帕默克的《别样的色彩》,桑塔格儿子写的《母亲桑塔格最后的岁月》,王瑞芸写的《杜尚传》。
  有朋友,有书,有阿甘的咖啡,足矣。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冥冥中的召唤

  有些事,有些人,总在恰当的时候出现。
  这些人和事连成一张巨大的网,可以网络一切。
  我由此相信心念。相同和相似的心念,从最初的萌芽开始,在看似无关的人之间,慢慢传递,像春天的长青藤悄然地延伸,铺漫开来,在某一天,将这些无关的人联结在一起。
  这样的预感让我自己都吃惊不已。
  我看着心里的梦想,一点一点在面前呈现。
  让我惊喜,又让我不安。
  我像一个一无所知的小孩子,被人潮带到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向往的地方。并不如梦想中美好。和所有日子一样,充满着生活的五味。旧的梦想在残缺中结束,新的梦想又推着我来到人生的下一站……
  好像所有的事都没有准备好,都没有做得更完美,就结束了。
  我总是遗憾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件值得称道。
  所以,盼着可以停靠的终点站,给自己倒数着日子。
  停下来,做自己的事,一心一意。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灵魂是用来歌唱的

  给《读城》杂志的作业
  灵魂是用来歌唱的
  ——三毛在成都
  
  记忆是座浮在半空的迷宫,在白天与夜晚的交界处显现。
  所以,我无法确定,那个活在我记忆中的三毛,是否真的出现在成都的街头,在众人的注视中,从我面前姗姗走过。还是那件披风式的褂子,希腊式凉鞋,一袭黑色的长发永远从中间分开披散下来,轻柔地抚慰着那张美丽而沧桑的脸庞,脸庞上是那双晃若隔世的眼睛,沉浸在三毛别处的灵魂之所。
  这组镜头成了我永生之迷。我试图解开,试图映证,然而,它就在那里,以黑白的画面反复放映着,我仿佛听到放映机嘎嘎的声响,就像那座《天堂电影院》,成为我人生中一段无法绕过的路标。
  记忆回溯在不可知的河流上
  1990年9月22日,这是个平常日子,一如柳荫街上匍匐在地玩纸牌的儿童、四合院天井里喝茶的老人,青瓦房上的晾衣服的竹竿,寂静的木门前一把倒扣的竹椅……但是,这一天成全了肖全——成都一位默默无名的青年摄影师,他永远也不会明白,他成了三毛在世上最后影像的记录者。那时,他根本不认识三毛。他不过是在三毛入住的锦江宾馆门外书摊上,买下一本三毛散文合集,第一次在扉页上见到她。
  我相信人生的每一次相遇,不过是冥冥中两只灵魂漫长地彼此寻找,就像阿里亚德公主带领提叟斯走出诺索斯迷宫的黄色丝线,牵引迷路的人经过千百个路口,最终相遇在那唯一的出口。
  真的,人和人是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判断出是不是同类。当肖全通过媒体朋友背上他的傻瓜相机找到三毛房间的673号门牌,在门打开的瞬间,从三毛脸上读懂了许多:高贵、随意、善良、幸福、苦难、沉着、勇敢。就像三毛看完所有照片时留下的那句话:肖全,我们是通的。 接下来的几天,29岁的肖全带着47岁的三毛,穿行在成都的老巷子,吃麻辣川菜麻婆豆腐,去找书梅画竹白云纨,和三轮车师傅交朋友,到府南河边听老婆婆讲水鬼故事。而且,而且,三毛操着一口地道的四川乡音。
  穿行在记忆的迷宫,未来就是过去。
  2011年1月18日,成都的天空飘着雪。我的记忆沿着锦江河走向消失的柳荫街。循着三毛走过的痕迹,试图触摸你曾经的笑容,然而,一切都隐藏在飞舞的雪花中,像一道隐喻,无需说破。
  那时的河堤在柳萌下铺着漫漫青草,如今冰冷的石坝横陈在水岸,尖硬得让人难以接近。万里桥旁的柳荫街,那些聆听过你足音的老街小巷也已变成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旧貌不在。四合院、青瓦房、石板路都跟着你去了天国,天国里有你最爱的柳萌街。就像你看到的那样:“太阳出来了,人们把各种衣服用竹竿穿起来,架在巷子里的青色瓦房上,还晾晒一些食物,真的很好看。”
  记忆深处的乡愁,游子找寻的远方
  为什么选择成都?为什么成都是三毛漂泊世界的最后一站?命运从来不给答案,它只给你经历。三毛,你的两个远方,一个是撒哈拉,一个是成都,一个是悠远的脆弱的爱情,一个是琐碎温情的红尘。
  你走向柳萌街的深处,成都的深处,寻找记忆中的故乡。于是,你坐在一家紧闭的木门前,脱掉凉鞋,席地而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放逐自己的灵魂在故乡的天空下自由地飘荡。
  你走进一家四合院,看到四个老人并排坐着,齐齐望着头顶上那一小块天空。身边环绕的是雕花门窗、秦砖汉瓦。时间停止了,浮动着永恒的寂寥。老人们微笑着,看着你,远方的游子,一个奇怪的女人,脸上有若春花烂漫,那是怎样直抵内心,无法抗拒的笑容。你坐在一张竹椅上,细细地打量着周遭,最后目光停留在镜头前,沉着不容置疑,让镜头后面的肖全一瞬间有种不祥的感觉,那样尖锐的眼神仿佛穿透了滚滚红尘,直逼人生的起点和终点。
  在成都迷宫般的小巷里,你们沉默地走着路,不说话,不想说话,生怕这种默契在多余的声音中被打破。那天没有阳光,厚厚的云层将成都裹了起来,这便是成都的秋天哪。阴柔,宁静。你总是下意识地摸一摸脖子上的铜牌,也许它来自撒哈拉的小镇,南美的集市,也许是荷西亲手为你选的礼物?一生的爱贴在胸口,伴着你走过千山万水,最后落脚在成都一处幽深的巷子。
  步入热闹的茶馆,你盘腿坐在竹椅上,一会儿笑颜如花,一会儿眉头紧蹙。茶客们有趣地打量你,露出成都人豁达的笑脸,温和的眼神。你轻轻地闭上眼睛,关上了通向世界的大门,累了,倦了,歇息了,在成都这一刻,你有了回家的轻松与自在。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流浪的三毛在生命的最后历程,选择了世俗而美好的成都,成都也选择了她这样痴情的女子,两情相悦,只需一个眼神足矣。三毛在送给肖全的书上写着:“小全,没有话可说的。”是啊,那份相知的默契,是不需要语言的,它不仅在朋友之间,它同样存在一座城市与一个人之间。
  于这座城市,几天的光阴,三毛是匆匆的过客,于这座城市的气脉,停驻
  一夜,如同一生。
  活在记忆里的女人如此倔强
  “我十多二十岁就梳着短发,背着包一个人周游世界。20多年了,还是我一个人。瞧!多么倔强的女人啊!”三毛坐在宾馆房间的床上,铺满了肖全连夜冲洗出来的照片,指着其中最喜欢的那张:坐在地上,回头双眼望向右上方的照片。说出了这句话来。肖全回应道:“我也喜欢这张,构图很完整。”“不,是完美,无价。”三毛轻轻拿起照片,眼睛一刻也不想离开,“这是我漂泊几十年生活的概括。”
  他们相约第二年的七月一起旅行,然而出一本旅行画册。还是用这台傻瓜相机。然后,在成都的秋天的一个中午,三毛握着摄影师肖全的手说:“明年上半年还要忙两个电影的编剧,明年夏天见!”哪知这一别,竟成永诀。
  三毛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急着要做,她是一刻也不想让自己停歇下来。她的倔强是自己对自己的抗战,她没有倒在流浪的路途,却坦然将生命交给自己的双手来结束。她败给了自己,于是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她实在太累了,她不想在自我的交战中耗废时光,而情愿将自己交给灵魂的世界,她以为那个世界才是她平静的归宿,有她最挚爱的人——荷西,筑好了温暖的家,等待着她的归去。
  离开成都三个月后,三毛在台湾选择用一根丝袜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1991年1月5日晚,得知三毛离世的那天,成都异常寒冷。怅然若失的肖全和妻子走在回家的路上,长叹一声:“如果可能,我真想去台湾参加三毛的葬礼。”妻子说:“三毛没有葬礼,三毛只有生日。”
  这句话让肖全释怀,让所有热爱三毛的人们释怀。是啊,仰望夜空,那里不是多了一颗闪亮的星星吗?!
  每个记忆都是重生
  没有流浪就没有三毛,没有三毛就没有那代人的梦想。
  对出生于上世纪60、70年代的人来说,三毛像一阵清风,轻柔彻底地征服了他们的心。让他们看到,人生除了周遭的现实,还有远方的故乡;除了污水沟,还有星空可以仰望;除了世俗界定的人生轨道,还有自我放逐的可能……
  还记得大学寝室里,五位室友为琼瑶小说感天动地,自艾自怜的时候,我却独自抱着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在《温柔的夜》里,想着《梦里花落知多少》,看到《哭泣的骆驼》以为《雨季不再来》,而《我的宝贝》只留下孤独的《背影》……
  三毛的灵性从书中的字里行间,了无声息潜入我的灵魂,搅动着梦想的湖面,泛起阵阵涟漪。就这样,三毛住在我的心里,从未离开。我的人生,有三毛同行,她始终在远方,在西班牙的海岛,在南美的印巴遗址,在非洲的沙漠……在生活的缝隙,我会遥望远方,默数着出发的日期,去寻找三毛的足迹。远方就是我最深的乡愁……
  我一直以为,我亲眼见过三毛。
  1990年秋天,从家里散步到锦江桥,那天是成都最常见的阴天,天空在云层下依然明亮,站在桥头就可以清楚地看见人民南路一侧的锦江宾馆,是当时成都最气派的,最豪华的酒店。下桥,沿着高大的松树道,接近岷山饭店前的喷泉,一个女人穿着奇怪的衣服若有所思,步履匆匆地迎面而来,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她,她身上那件百纳衣至今都印在我的脑海里,那是怎样的震惊啊!在九十年代的成都,几乎难以见到这样独特的装束。三毛!难以置信。那个一直生活在书里,活在我梦里的三毛,怎么可能出现在成都的大街上呢?与我错肩而过呢?
  我恍惚了,不能确认。直到现在,觉得那是一场梦吧。这梦是座浮在半空的迷宫,常常在我的白天与夜晚的交界处显现。
  那人,在月下,
  画着自己的侧影,
  试图使这一些玩笑
  更古典些,
  这样,就过了一夜,
  或一生。
  
  
分类:给媒体的作业 | 评论:2 | 浏览:5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己找忙

  昨天跑陴县犀浦西南交大新校采了方力钧,今天又到华阳参加A4当代艺术中心的研讨会。周末也不消停,我为哪般呢?真是鄙视自己。
  从小爱画画,对艺术有种天生的亲近感。凡是艺术活动,都喜欢探究一番。尽管现在成都的画廊越开越多,每周都有各种新展览、新活动,但真正有意义,有诚意的艺术活动并不多。
  常常会同时接到四五个展览邀请,往往一个也没去。而这两天的采访也是朋友相邀,不想让他们失望吧。
  其实不太喜欢抛头露面,不喜欢在人前一本正经。所以喜欢呆在家,想怎样就怎样,没人干涉,也不会影响别人。这就是所谓的自由吧,发自内心的真实的生活状态。当然除了三五好友,我是随时愿意奉陪,一起聊天喝茶。
  而这样一点自由也很难得,生活的压力赶着我们往前走,现实就是这样。
  所以,当杨宇晚上在QQ上说,下个月10日要去新西兰开始“流浪”的生活,真是让我羡慕得不得了。她是那样娇小可爱,气质淡定的小女子,却有着开放的心灵和勇敢的行动力。祝福她~~~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灵岩山探花识草

  在A4媒体群上,看到家教周刊的夏莉莉发了一则消息,灵岩山周未游,带大家认识植物。欣然报名。推掉周六大约四五个展览邀请。
  不多说,是一次相当安逸的短途旅行。
  
  


  
  


  
  


  
  


  
  


  
  


  
  


  
  


  
  


  
  


  
  

分类:云游之旅 | 评论:0 | 浏览:4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晚无事,安心看《岁月神偷》,不料,偷走我今夜所有的眼泪……
  不知明天起来,眼睛会肿吧?
  那支主题曲正好是我博客的背景音乐,因为喜欢这支歌才找电影来看。
  好久没有这么畅快地流泪。
  因为要坚强嘛。
  因为要应付这世间许多的无奈和麻烦。
  几乎,忘记眼泪,忘记哭…
  现在它回来啦,被泪洗过的世界为此变得不同:清明、纯净、安宁。
  看到身边的一幅老花眼镜,应该是老爸老妈的,他们去了美国,没有带走,留下来。
  现在,老武拿来用。
  真的,老武也开始老了,眼睛看东西要用眼镜了。
  时间会一点一点偷走一切……
  
分类:随写 | 评论:1 | 浏览:4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偶像出新书了

  上周接连参加两场新书发布会,一个是我的偶像女诗人翟永明的《十四首素歌》新诗集发布,在白夜举行,主持人是文迪、阿潘。接着是成都晚报副刊的同事白郎新书《中国人文地脉》的发布会在时间简史大书坊举办,主持人是孙文。
  每次见翟永明,总是会一直偷偷看她,总看不够,她太美啦。这次特地买了新诗集排了队等到她本人的签名,无比开心。
  白郎的书就不用说了,花了两年时间写就,份量很重滴。要慢慢看,沉下心看才行。副刊的同志几乎全部到场,那种气场还在呢。
  时光流转,一切都值得回味和珍惜。
分类:鸿门家宴 | 评论:0 | 浏览: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舅八十寿宴

  周末去自贡参加老舅的寿宴,八十岁的人心脏不太好,安了起博器,精神大不如从前,这天各地的亲友纷纷赶来祝寿,全仗着老舅的威信高。
  老舅子女三人操办寿宴,有条有理,还精心制作回顾老舅一生的幻灯片,陡然间,发现人生如此短暂,就那么几分钟的影像,一生就过去了。青葱少年转眼白发苍苍……
  没想到,老舅此生最遗憾的事是:没有加入共产党。不是不愿意,是毕生追求,但被党拒绝了,原因很简单,出生有问题,是资本家的后代。
  席间,老舅长子,我的大表哥,深情地演唱了一首《老父亲》,唱完给了老父亲一个大大的拥抱,父子几十年的隔阂,瞬间融化成眼里晶莹的泪珠。在座众亲朋无不动容。
  亲情胜于浮名。
  一定要好好爱父母。
  
  
分类:随写 | 评论:0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放下

  前天去听史幼波的国学沙龙,小林发来的地址完全是误导,害我围着宜家转了两圈,也没找到传说中的沙龙所在地。关键还不是这个,因为找不到,所以难免着急,一急就出事了,我那可怜的车车又被我不小心给小撞了一下,第一次叫了保险公司出现场,学习了全套理赔的过程,也算是给自己上了一课。
  沙龙里很热闹,中间是听讲的达人,两边是又吃又喝的达人,还有小朋友在做艺术手工。要收心听讲,还不那以容易呢,正好修一下静心的功夫。
  讲孔子的论语,其中谈“中”“和”“位”的理解,正好应了前几天看的《正见》有关体察情绪,控制情绪的论述,再一次加深印象,可谓悟道之路成千上万,但万变不离其宗。
  下来跟史幼波聊了几句,关于情绪,他认为只要先做到体察,就能慢慢放下情绪。
  宗教和信仰,周围的朋友都在找自己的出路,而我却不急,各种书找来看看,听大家聊聊,从圣经到金刚经,再到道德经,先不管懂不懂,有兴趣就翻开,没兴趣就放下,这样东看西看,也悟出一些道理。这些道理帮助你放下一些包袱,清出一些垃圾,活得自在一点。
  当你放下所有的包袱,达到无碍,那就是大自在了吧
分类:随写 | 评论:1 | 浏览: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3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