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卷云舒天涯名博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碧空风卷云舒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2
  • 总访问量:217436
  • 开博时间:2010-01-07
  • 博客排名:第7669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平凡的坚守——为永文《五十而惑》作序

平凡的坚守

——为永文《五十而惑》作序

王晓梅

 

受邀为永文之书作序,难免惶恐。结集出书,通常请名家作序方能锦上添花,我亦为永文物色了合适人选准备替他邀稿,然永文仍嘱我为此书写篇文字。能否完成如此“高大上”的任务,内心颇有些忐忑,还有些力不从心的担忧。但当我将洋洋洒洒五百余页电子版清样分集打印出来,置于案头逐篇翻开细阅,作者朴实的文风,流畅的文笔,清丽的文字扑面而来,如话家常,如友攀谈,细读之后更觉情谊悠然,回味无穷,感人至深。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层妖塔》、玄幻及清茶

也许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学形式吧,对于近些年非常火的穿越玄幻类网络小说,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诸如《盗墓笔记》《鬼吹灯》《藏地密码》以及《寻秦记》等这些风靡一时的小说,无论是在网络版还是出版了的纸质本,我都没有看过、也没想要看过。不料前几日无意间看了一部改编自《鬼吹灯》不知哪一部的电影《九层妖塔》,却是从头至尾看完了。

电影本身就是高科技的产物。自它诞生以来的一个多世纪中,科学技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几乎每一项革命性的科技改革都会运用到电影技术上,其中最明显、最深刻的就要算俗称电脑技术的电子信息技术。电子信息技术的运用,使得电影摆脱了实景摄影的束缚,可以把虚构的场景引入,极大扩展了电影的表现范围,如今可以说只有你想象不出来的,没有电影拍不出来的。由此便产生了场面异常宏阔、场景让人匪夷所思、画面感又非常逼真的科幻片、灾难片等所谓的

分类:杂论 | 评论:1 | 浏览:3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河采风漫谈

大河采风漫谈

徽县地处秦岭南麓,自然风光雄奇、物产丰富,有陇上江南之称。就地形而言,中部为浅山丘陵区,其间多田畴村镇;南北为山区,北山多茂林、南山多峻岭深谷,风景绝佳。大河镇位于徽县南部,是典型的南部山区乡镇,景色之美自不必说;就历史文化而论,陇蜀古道纵贯大河镇,境内有李白诗中的青泥岭,有杜甫脚下的白沙渡、木皮岭,有北宋嘉祐年“新修白水路记”碑、明万历年“玄天神路”碑、清嘉庆年“远通吴楚”碑,其底蕴之深厚比之任何一个乡镇都不遑多让。作为一位在县境内行走过四五年的资深驴友,南部山区是我与同伴们行走最多的地区,有些线路已经走过多次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十而惑》后记

无意间就走到生命的第五十个年头。

    对于人的一生而言,五十岁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值得总结一下,或者以不一样的方式纪念一下的年龄,于是就想到了出书——把这些年写的东西归拢归拢,自费出一本书。

    说到书,令人惭愧的是,我虽自以为是个读书人,可是除了三两篇应景的所谓论文之外,再没有正式发表过的文字。而之所以想到出书,是自2010年在天涯社区及新浪网开了博客后,几年来总算还积攒了一百多篇文字。于是把这些文字收拢起来,以2010年——2014年五年为限,竟然有

分类:杂论 | 评论:2 | 浏览:3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有一坛老酒3

徽县地处我国地理的南北分界区,清明节前后正是百花盛开、群芳斗艳的季节。就在清明前一两天,突然有一张“艳照”在徽县几个群中疯转:照片上一片开阔的麦田,麦田前面有一排亮玫色的花树,在绿毯般的麦苗映衬下,花树如跳动的火苗,鲜艳得触目惊心。初见到这张照片,我虽惊诧于那片景色之艳丽,却未太在意,一是多少有些怀疑照片的真实,二来想中国之大、无奇不有,天造地设这么一处绝色美景也未尝没有可能,不必大惊小怪的。但不久传来消息说,这片美景竟然就在我县永宁镇郭坪村——一处离县城不到半小时车程的地方,我不禁怦然心动了:同学群中正在热议王婷清明节“回巢”一事,既有这么一处横空出世的美景,那么将此美景作为一道大餐招待同学,岂不快哉。

王婷同学毕业后就在武都工作,其后成家立业生子,几乎成了地地道道的武都人。但到底她的根在徽县,所以她是每年必来的;可她常是年节时才有时间来,而来了后年迈的母亲和婆婆需要陪伴、弟妹等亲戚需要走动,所以常是来去匆匆。年节又是大家都比较忙的时间,不是外出远行就是回

分类:杂论 | 评论:1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有一壶老酒2

阳春三月,山川渐润、草色一新,秦岭南麓的徽县春暖花开,正是燕子归来的季节,而我们“巢”中的两只——王天永、蔡郁也适时归来了。他们俩所居不远,也时常回归,与我们这些留鸟们算是比较熟悉,尤其是蔡郁——我们几乎已经把他算作本地的留鸟了。然到底是人世纷扰、世事繁忙,这二三十年来也有与他们未曾谋面者。所幸他们是“自由身”不受时间所限,来时又是周末,相聚的节奏便不像上次那样紧张。

3月25日晚上是照例的接风宴饮,这次是同学聚得最多的一次,总共21人的同学群就有16人到场。依旧的酒酣耳热、依旧的情浓意重……酒宴结束时照例是男同学都摇晃起来。次日便是周末,我提议大家去汉中做一日之游,此时正是汉中油菜花节会,那里的油菜花开得正艳。大家一致赞成,便约定周六休整、准备,周日成行。只是酒后的一声招呼,虽说汉中景色的春色正浓,但油菜花本就常见,汉中又是绝大多数同学过了不止一次的地方,所以我以为能有一半人去就不错了。不想到周六晚上具体统计人数安排车辆时,去的同学竟有15人之多。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首不成样子的诗与一段真挚的感情

我们是1984年从天水渭南师范毕业的,距今已三十二年。渭南师范本就是天水的学校,所以同学毕业后多在天水一地。可走上社会后世事纷扰,即使同在一县的同学,也往往经年不得一晤,遑论异县异地者,所以三十二年光阴已让当初的青葱少年变成了如今的“资深”中年人,可大多数同学自离校后却一直未能谋面。

上周末,远在省城的王晓梅打电话说要来徽县,我与振其、锋祖闻知且惊且喜。我们毕业的第二年徽县就从天水划归陇南,如此一来我们就与大家更加隔膜,别说见面,就连同学们的消息也是极少听到。三十年来到过徽县的同学,就我们所知,只有云川大师;可他究非常人,行事神龙见首不见尾,等我们知道他来的消息时,他早已离开了。此次晓梅却是提前通知,而且是借周末专门到徽县的,更何况——见面后才知,不止她一人,还携刘丽华、杨春华两位同来。晓梅是我们班的班花,再加上丽华、春花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有一壶老酒1

活到五十岁时,大多数人虽不能如圣人一样的“知天命”,但饱经了岁月的风霜雪雨、领略了人生的酸甜苦之后,或多或少都能会体味出生活的真意、感悟到生命的本真,于是就把那些身外之物的东西看得淡了——比如名利,而对另一些东西则看得更重了——比如情谊。也许正因为如此,我们本就联系比较密切的一帮老同学,在年过五旬之后走得更近,并从而生发出了如兄弟姐妹般的手足之情。

去年一个同学家有事的场合,建立了同学群,因为我们是1979年上县二中的“79集”同学,我就取谐音把QQ群起名“栖鸠集”。“鸠”在古代是一种传说中的猛禽,只是曾经心怀猛志的我们都已经是倦鸟恋巢的年岁,所以是“栖鸠”了;另外古代有赐给七旬以上的老年人“鸠杖”的风俗,便有借此祝福同学们长寿之意。自从有了QQ群与微信群之后,我们便真如一群栖息鸟儿一样,一有时间便就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那热闹劲儿就如同我们又回到记忆中的那间教室里一样,可说是现代科技把我们的距离拉近了——其实,科技拉近的只是空间距离,是情感拉近了我们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撕裂的社会2

当然这样的统计数据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有关文革以及整个毛时代灾难的真实研究在大陆是不被官方许可的,其研究成果当然就不会在大陆公开发表。就是一般性的研究,比如对于文革性质、文革起因、文革后果等研究,这些曾经在上世纪可以探索的领域,如今都成了禁区,在最高领导人“两个不否定”的调和论调后,一切有关文革的话题都几乎是禁止的。比如昨日看到《共识网》上有余杰写的《否定‘文革’,任重道远》一文,想转到朋友圈,可转发不了;于是随手收藏,哪知今天手机上就已经打不开。余文也不过说了些大实话而已,比如他文章后半部分就主要是建议那些渐入暮年的文革亲历者“讲真话,留真言”“讲历史,留事实”“讲感受,留后人”,可就是这样平实的、泛泛而论的文章都受到限制,可见官方对那段历史讳莫如深的态度。正是由于官方的刻意掩饰,当下的绝大多数青年人对文革的真实情况不甚了解、甚至不知文革究竟为何物,于是一场持续了整整十年、给我们国家和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事件,在刚刚过去四十年后就已经被历史的尘埃遮掩地严严实实;当年最为幼稚、也最为疯狂的一代人还健在、还没有走出历史,他们的经历

分类:杂论 | 评论:2 | 浏览:7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撕裂的社会1

 

昨天在网上看到一个视频,多少有点毕福剑所谓“辱毛”视频的意思,但不是饭局中的娱乐调侃,看样子像是个学术研讨会。视频切入时一个发言者在谈对毛其人的看法,言辞颇有对官方结论的颠覆性观点,比如说“暴君”这样的字眼。那位发言人的评价应该是一番论证之后的结论,所以随后是一阵发言结束时的例行掌声。然而掌声甫毕,一个年约六旬的老妇女冲进屋中,手指发言人破口大骂;另有数人随之而起,纷纷指责谩骂;其中一老年男性骂到激动处挥拳欲打发言者,好在被人隔开。一时会场秩序大乱,主持人难以控制局面,研讨会几乎就演化成一场殴打混战的场面。

这个只有一分钟的视频也许无甚特殊之处,不过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我判断不过是中原某地的小县城中的一群小知识分子——的一次普通的民间研讨活动,然而这一个极其普通的场面,在我看来却可以当做典型的当前中国社会的缩影图,因为它深刻发映出了当下的社会特征——分歧、巨大的分歧。有人当前的社会称之为

分类:杂论 | 评论:0 | 浏览:7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页/2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