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天涯名博

中央电视台记者、主持人
博文

陈锡文:不能再对不起农民

  (《面对面》节目视频http://news.cntv.cn/china/20100829/102773.shtml)

一

4年前我采访陈锡文的时候,他说,中国农村的水利设施,长则七八年,短则三五年,会出现全面的崩溃。

今年的局面我们都看到了。

结果就是今年首次出现夏粮减产。

很多人觉得没粮有钱可以买,但陈锡文说这条路走不通。

他说我们现在从全球买粮,只能从全球四大公司手中买,他说“96年初我去芝加哥,在芝加哥市场,因为芝加哥的期货市场中,总裁是非常好心请我们去在那儿吃早点,因为他的办公室就在交易大厅的上面,大玻璃是透明的,吃完早饭我们想过去看,这个老总一把拉住我说,你千万不能过去。我说为什么,他说底下一看中国人又来了,今天玉米一定是涨停板。确实是这种状态,所以中国人一出手,人家就炒你这个概念。”

他说这吃不吃亏都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如果你真要不够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9 | 浏览:137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方舟子遇袭

  一

刚回到家,听到方舟子遇袭。

给他夫人打过电话,说他现在人在警察局,稍后去医院检查。

他眼睛里被喷了某种刺激性物质,腰部被锤击。受了轻伤。

暴力想让人恐惧,但暴力的实质才是恐惧。

它没有说理的能力,只能恫吓,这是何等虚弱的内心。

二

我和方舟子曾经因为干细胞研究一事,有过争论。之前我们有过多次节目的合作,不影响他很激烈地批评我。

之后我做浙大论文造假调查,采访他,谈到被举报人认为举报者的动机卑鄙,他说过一句话“科学问题,应该不问动机,不问态度,只问事实”

采访完送他出门,外面大雪,他打上车,回身招手柔和微笑,让我回去。

第二天有批评我节目的文稿,他一样放在网站最显要的位置。

这次他约我写新书的推荐,信中除了此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99 | 浏览:830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但愿心安

  6月28日播完采访殷跃平的节目,舟曲灾难当天,收到他短信。
  
  我电话他,他声音低沉,不愿多说。以他的个性,不是心情极难受不会这样。
  
  他这次并没有任务,在北京,每天发关于地质灾害的材料到我信箱。
  
  我看到一些地方,发短信给他说“忧患满心”
  
  他回“唉”。
  
  明晚的节目,采访的是他的同事田廷山,也是他的好朋友,谈到县城边上还有三个大滑坡,这两天还在降雨,滑坡如果有问题,是极大的麻烦,因为能量太大,他说在北川看到的滑坡“房子不是被推倒的,是被气浪吹倒的,整个一片山的树,全都齐刷刷向上被吹倒了,皮全剥掉了,惨白一片”。
  
  我问到田他这几天的工作是什么。
  
  他刚说了个头儿,不说了,我说怎么了,他脸上带着惭愧“说不下去了,这点儿工作没什么可说的,这几天都吃不好睡不好,我是干这个的,这个时候却不在现场……象你们记者,这个时候也一定希望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4 | 浏览:197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旧之间没有怨讼 唯有真与伪是大敌

吴冠中先生去世,我十年前在湖南卫视《新青年》节目时曾经访问过他,今天找到当时的纪录,摘要如下。
  
  
  
  
  “他说我是画幸福的画家,其实我喜欢悲剧”
  
  
  
  吴冠中说从一开始就喜欢梵高,一见就喜欢,在法国的时候,也是喜欢“强烈的东西”,一回来以后,都走不通,没有办法。
  
  他说得很直接,“要生存,还要我的艺术能够发展,因此我就找秀丽的办法。用水彩画,抒情的,因为这样的东西轻松愉快,大家能接受,非常受欢迎,那么这样就推着我向这边走,就是说怎么样能与人民结合,他也能够喜欢,但我也不说假话。”
  
  时间长了,包括他在巴黎的老同学熊秉明也这么看他,吴说“他说我是画幸福的画家。其实我喜欢悲剧,我过去一直喜欢悲剧,但是悲剧一直走不通,那么一直到现在,尤其到最近几年,到晚年我慢慢地回到比较黑的,悲剧性的东西就比较多了,仿佛又回到我童年这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73 | 浏览:215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一
  美国有一个著名的白宫记者,叫海伦托马斯,逼问过9任总统,进攻性极强,后来白宫特别在新闻厅给她专门设了把椅子,上面用小铜牌刻着她名字,又用她的名字命名了一个奖项,盛誉极隆。
  
  她八十多岁的时候在书里回忆自己职业生涯,曾经感叹美国新闻业的萧条,说“不知畏惧,不带好恶地去报道,美国的新闻人忘了吗?”
  
  我自己的经验是,不知畏惧并不算难,不带好恶不容易。
  
  好恶是每个人都有的,不可避免,
  
  只不过,有记者这个身份,会约束人们表达自己好恶的本能,它要求你提供尽可能多的事实,而不是看法。
  
  八十岁的时候,海伦离开供职五十七年的美联社,开始成为一个专栏作家。
  
  专栏作家与记者的区别是,她从此提供看法。
  
  在接受这个邀请的时候她说“我挺高兴的,为什么不呢?这么多年我都在按事情的本来面目描述它,现在为什么我不能按我想的样子来说呢?我每天早上醒来就可以说,今天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88 | 浏览:315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崔永元说

一

我好几年没见到小崔。

最后一次大概是两年前通电话,他说“这个时代太二了,我不跟了”

他扭头转身去做历史。

上周《我的抗战》看片会上,他说为什么离开《实话实说》,“那六年半,我和好人告别了,因为在场面上做事的时候必须要应对或者说应付,我变得越来越圆滑,天助我,我病了”

心理医生说就干你喜欢的事儿吧,他从小喜欢历史,“假历史也倒背如流,高考能考96分”

等得病了有时间多看资料的时候,他觉得,“一定要知道什么是真的”。

所以他选择“口述历史”,“是谁说的,是林语堂还是陈寅恪说的,他说这个民族有五千年历史,非常了不起。他说,不管怎么个混法,能混五千年就了不起。我觉得他一针见血。在我眼里,这个民族五千年以后,现在我们就能看到结果,基本还是个混的状态。这个民族浅薄,没有文化,不重视历史。我说这个话根本就不怕得罪谁,就这么浅薄。”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35 | 浏览:813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自由与权威的冲突中寻找协调

  一
  
  何老八卦得很,是我见过的段子高手,审美分寸都不错。
  
  但他的段子大多又不能写出来,可能是憋坏了,所以翻译了《九人》,去八人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九个大法官。
  
  70年代的人都差不多,看《光荣与梦想》和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长大,加上一大堆美剧《波士顿法律》或《白宫风云》,然后再慢慢发现那里面的“充满民主与自由的美国”其实只是民主党的美国或者好莱坞的美国。
  
  “其实还有另一个保守主义的美国,那里的人反对堕胎,移民,禁止在学校讲进化论,支持死刑和种族隔离。根本不读什么《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
  
  这两派最深的分裂发生在头脑深处,刀劈斧砍,不可调和,而左右两派的终极对决之地,就是美国最高法院。
  
  大法官也是人,由各种政治力量推举,打起来热闹得很。
  
  九个大法官的投票,其实就是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撕扯,腥风血雨,本质就是其中一位大法官说的“在自由与权威的冲突中寻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9 | 浏览:105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而我却今天才知道他的存在

而我却今天才知道他的存在

一
回来的飞机上看书,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愣了一会儿,我不认识这个人,只是觉得很少见到这样恬静沉毅的脸,真好看。
看完才知道,我们这些知道李政道,钱学森,钱三强,王淦昌……的人,原本都应该知道他-----他是他们的老师。
李政道大二的时候,是他破格选送去美国,当时李政道才19岁,穿着短裤去办护照,办公的人员都不相信“怎么会是个儿童?”李政道后来说“他决定了我的命运”
华罗庚是初中生,是他让在清华算学系任职,又送去英国深造,华罗庚说“我一生得他爱护无尽”。
那是战乱烽火时代,但后来的重要科学发展所依仗的这些人,是他在那时满地焦土上栽下的桃李。
---------可是我为什么不知道他?
二
深夜里我一点点找他的资料。
他生在上海,父亲是旧式文人,让他从小读经史子集。
他幼年已经以君子“慎独”之道要求自己,修身自省,对跟朋友之间“因小故而致割席”之事也写在笔下:“一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49 | 浏览:67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

  一
  
  1952年,37岁的顾准被撤去上海市财政局长职务。
  
  关于这次撤职,没有档案材料,只有一份当年2月29日新华社电讯稿的几句话“顾准一贯存在严重的个人英雄主义,自以为是,目无组织……屡经教育,毫无改进,决定予以撤职处分”
  
  人人穿黄布军装的年代,一个穿背带裤,玳瑁眼镜,在跟弟弟的通信中常常用“睥睨”二字的人,得到这个评语不奇怪。
  
  他不是出身望族,12岁在上海会计师事务所当学徒养活一大家子人,十五岁已经写出中国会计业的最早教材之一,大家都承认,“整个大华东地区找不出他这样有才干的人”。
  
  但是这个人“不服用”。
  
  中财部曾有意调他,但他坚持留在上海“一入阁只是盆景,长不成乔木了”。不光不去,他还不同意上级“民主评议”的运动式征税的方法,认为应该按法律规定的税率来征,不光不同意,还连续写文章来论证谁对谁错。
  
  他被撤后曾有人为他申辩,一位领导说“顾准不听话,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9 | 浏览:26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真理不大写呢


  
  一
  
  陈燕萍的案子里很大一部分是家庭纠纷,最典型的是孩子不赡养老人。
  
  事实清楚地很,她可以判,“你必须赡养”
  
  但她说“但是那碗饭咚往桌上一放,你吃得下去么?是什么滋味?”
  
  所以她会百分之七十的案子选择调解。
  
  她关心的并不是规则,她关心的是这只碗应该怎么放在桌上的技术细节。
  
  采访她的记者对我说“她是挺感人的,但这不就成居委会大妈了吗?”
  
  随着她的大规模被宣传,她的调解被“真情”化,即使在司法系统,争议的声音也很大“都这样,司法就别搞了”,在听她的讲座的时候,底下的年青人笑。
  
  她甚至不得不拿出她写的国内首例精神赔偿案的判决书,来证明她的司法理论水平,以应付来自法治论者的批评。
  
  二
  
  
  
  陈燕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0 | 浏览:364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