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天涯名博

中央电视台记者、主持人
博文

闭上眼睛等

  

关于前两期卡梅隆与南加大的采访,有两家媒体问了一些问题,都是业务,我综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3 | 浏览:116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京几件事

  

 

 
1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2 | 浏览:225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忍住

  1
  
  杨武妻子被强暴的案子,最近被频繁报道。第一篇报道中,有句话我看了很刺心。
  
  在对话中,记者对这个在妻子被强奸时没有出来施救的男人说“你太懦弱”
  
  这话实不该说。
  
  前不久跟一位同事聊天,说到有期节目,他采访一个抱着孩子躲避志愿者救助的男人,志愿者很愤怒,认为他要把孩子隐藏起来不接受治疗,这位同事与这个父亲吃饭,想了解为什么,这个农民说,他从乡下第一次来上海,来之前听说“大上海”乱得很,他怕这些不认识的人。
  
  同事可能想安慰他,补了句“不是乱,是繁华”
  
  我找同事聊了几句,说,他从农村来,也许可以问他,他对‘大上海’的这个“乱”的印象从哪儿来?如果来自村里人,村里人怎么说的?之前来过上海的人经历了什么?如果来自电视里的印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印象?在他心里是否认为是真的?他来上海后发生过什么?是加深还是减弱了这个印象?他认为这些志愿者想要干什么?在他心里认为对孩子会有什么威胁?他为什么要躲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52 | 浏览:868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兵逝去

  

  

“一个民族是什么样子,取决于今天的我们自己。”


  

------《our life》


  

    昨晚收到孙春龙的短信说“杨剑达在下午5点去世”。


  

    这位91岁的中国远征军老兵,抗战结束流落缅甸,从此再也没有见过爹娘。


  

    孙春龙在缅甸遇到他,拍下这段贫病交加的老人唱的《松花江上》,事隔数年,他才有机会回乡探望。在接受完我们采访后,他当天晚上在医院检查出食道癌晚期。他的居留证日期有限制,只能返回缅甸。那里可以接收到中央电视台一套,他与家人看了这期节目。所以孙春龙说“谢谢《看见》,给老人最后的安慰”


  

    我想起两年前在崔永元《我的抗战》的现场,好几个人问他,一期节目如果是只放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7 | 浏览:85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由,就是对何谓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

  

1
2008年5月,中国青年人正在发起一场ANTI-CNN运动。有一个CNN的白人评论员用“goons and thugs”来形容中国人。
当时我在美国,遇到一位美国国务院一个官员,谈起此事,他苦着脸 “这个人也常常辱骂我们”
旁边他中年同事说“那是个让人恶心的人”
小胖子补了一句:“不过他不代表白人,也不代表电视台,他只代表他自己”
我说,你们为什么要忍受他?
他顿了一下,很无奈的神色,说“但这是宪法给他的权利”
“那你们干嘛还干这个活儿?”我笑。
他也笑“因为神经粗”.
杜鲁门总统当年写信给家人抱怨,说他被新闻界折磨,纠缠,除了一忍再忍,无法可想,但最后他说“扛不住热,就别进厨房。”

2
看安东尼·刘易斯这本书,才知道,美国走到这一步,走了很长的路。
这是一个在 1800年之前还有《防治煽动法》的国家,“撰写,印刷,发表或出版任何针对联邦政府或者总统的不实之诩,诽谤和污蔑之词,意图损害政府,国会,总统声誉者……”最高判处两年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2 | 浏览:67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因为如果是我

  

  

1


  


  十二岁的孩子,出生时母亲因输血感染了艾滋,已经去世,他也被感染,与奶奶,父亲,继母生活,别的小朋友见到他就躲开。


  


  吃饭时,他吃的菜由爸爸夹在碗里,吃火锅的时候,他吃了一会儿,凑了下身子看了一下锅,又坐下了,他爸说“你吃什么”


  


  他端着碗怯生生地说:“粉条”。


  


  爸爸意识到摄影师在,犹豫了一下,说“你夹着吃”。


  


  他立刻说“不,你给我夹”


  


  “夹吧”


  


  他说“你给我夹”


  


  继母在边上说了一句“夹吧”


  


  他爸说“你就夹吧,没事嘛没事,叫你夹就对了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8 | 浏览:87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鉴宝

  

1


  

有天吃饭,大家听说一位老哥喜欢收藏,说去您家喝个茶鉴赏一下吧,他老婆在座,听这话脸一紧,冲老公一斜眼睛“你自己说”。


  

她老公嗫嚅“全是宋瓷……”


  

“都是假的”老婆又钉他一眼“看都看不住”


  

为了不让他收假瓷器,老婆不让他出门,不给他身上装钱,他让卖瓷器的人到楼底下,拿只小绳捆起一团钞票,扔下去,再把瓷器包好挂上拉上来。


  

他辩解“我懂鉴宝的,我自己半夜去坟上看的呀,刨挖开了,现场给的我呀”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真的呀”他说“坟上长了草的呀”
连老婆都憋不住笑了,他一看老婆脸色松快了,立刻眉飞色舞起来“后来草我也不信了,他们带我去沉船上找瓷器,那个船我亲自潜到水底下去看的呀……”。


  

 


  

2


  

前几天,业界一位大佬,被人请来北京鉴定玉和瓷器,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7 | 浏览:38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道路不易 小步徐行

  

这两三个月,因为准备新节目,改书稿,耍,一直没有更新博客,让大家惦记,信件电话很多,谢谢关切,不能不在这里回复一下。

1节目昨晚已经开播,每周日晚十点二十八,CCTV-1《看见》,我的专栏是人物访问。从本周起在博客里恢复以前的节目回应,这些年我受益最深的,就是每期节目播出后大家的意见。有人看着,不敢太轻慢。欢迎批评,一起讨论。

2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在国内任何网站开微博,没有以“动车记者”的身份注册过,也不会写那么悲情的话,记者这个工种,干什么活之前不必要宣扬,更不会挟以自重。大家的关切与期望我是知道的,但不用相信这类的话,《大公报》总编辑张季鸾曾说过,大时代中的中国记者,下笔切忌嬉笑怒骂,要出自公心与诚意。所以,我们做这个工作,报道事情不论大小,不求轰动,但愿事事能践行这一条,才算是配得上自己期望的世界。

3

有很多读者问,为什么第一期人物选择姚晨,回答一下。我对她最深的印象是因为她在微博发布了家人强拆的事后,又删除了这个贴子,当中流露的无力感很真实,删帖的举动也很不寻常,后来看了一些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22 | 浏览:115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去是未来最好的向导

  
  “或许我也热爱自己的国家,但我小心翼翼地不让他们知道。因为一个人可能会一辈子披着一件爱国主义的外衣,衣衫褴褛,招摇过市,不仅在中国,而且到国外去炫耀自己。我可以坦诚相见,因为我与这些爱国者不同,我并不为我的国家感到惭愧。我可以把她的麻烦都公之于世,因为我没有失去希望。中国比她那些小小的爱国者要伟大得多,所以不需要他们来涂脂抹粉。她会一再恢复平稳,她一直就是这样做的”---------刘香成《中国 1976-1983》
  1
  
  
  
   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四处追打苍蝇,装进火柴盒,装得满满腾腾,一盒一盒交给班主任,这是6岁的刘香成唯一能为自己处境做的努力-----比别人更起劲地除四害来争取红领巾,他所在的福州军区古北一中小学里,都是革命子女,他是大地主的后代“我当时是‘全红一点黑’”
  小学四年级他被在大公报任职的父亲接去香港,学校在操场上特意举行了一个仪式,让他戴着红领巾去香港,“所以我到了香港,又成了‘全黑一点红’。
  1976年,他以美国《时代》记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4 | 浏览:10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最大的痛苦就是心灵没有归属

  1
  我刚做记者的时候,东方时空的制片人时间说过一句话,去现场采访的时候“要象外国人一样去看”。
  他的意思是不要熟视无暏。
  我以为自己听进去了,看一个美国人写的中国,才知道我对现实已经失去多少感觉。
  他写 “任静要出去打工,妈妈有点惊慌失措地追着女儿到了工厂门口,求她留下来,说她太小了,姑娘什么也不说,也不看她母亲,那女人求着情,突然大哭起来,女孩儿依旧不为所动。最后,母亲让步了,大声叫着“去吧,你愿意去就去吧”
  她转过身,慢慢穿过马路,大声哭喊着。
  她一走开,女孩儿也不自禁大哭起来------把头埋在双膝间,抽泣起来。接下来一个小时,母亲和女儿站在街道的各一边,哭泣 着,她们都很生气,不跟对方说话,不看对方一眼,可母亲还是不愿意离开。
  姐姐来了,隔着路给妹妹传口信“她叫你当心”
  十六岁的女孩回了一句“告诉她,我不会有事的”
  五分钟后,姐姐说“她哭了,她是真想让你留下来”
  女孩口气很硬“今天晚上一到那边,我就给她电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07 | 浏览:700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