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杂志天涯名博

中国商业生活的地理式“发现”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80370
  • 开博时间:2009-12-23
  • 博客排名:第599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寻芳地、廉租房、大学宿舍——野蛮生长的深圳城中村

撰文:李咏涛
  
  
  
  “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
  
  1278年,被蒙古军在广东海丰俘虏的文天祥,途径珠江口时,有感而作《过伶仃洋》一诗。文天祥被押赴北京英勇就义,其弟携带族人在距伶仃洋不远的今深圳宝安区松岗镇一带避难,文氏后人在深圳、东莞、香港等地繁衍生息。他们中的一支,在一片靠近海边的地方开荒定居下来,并为之取名岗厦。
  
  七百年的岁月,从古代文明到现代社会,虽有战乱的侵扰、新政权的更迭,但在岗厦文氏遗脉依然在农耕时代平淡度日。1980年,岗厦成为特区的一部分,时代的大潮将他们卷入快速城市化的通道。
  
  到2009年,文天祥的岗厦后人一下子登上全国媒体的头条新闻。在这些报道中,民族英雄的轶事只能充当花边絮语,他的后代一夜暴富的故事在全国媒体和网上炸开了锅。“深圳岗厦拆迁造就十个亿万富豪”、“岗厦村拆迁集体暴富”等新闻,不绝于耳。
  
  岗厦村在金钱光芒中的消亡,是一个重大的城市运动,也是一个文
分类:全部博文 | 评论:0 | 浏览:25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深南大道:一条街道的国家记忆

  深南大道所体现的历史一幕,必将载入史册。虽然只有30年短暂的历史,但从最初2.1公里到30公里,从一条光秃秃的小路,演变为一条中国最宽阔的城市主干道;从低矮简陋的棚屋、厂房、食街到摩天大楼的聚集;从孺子牛雕塑到邓小平画像的树立——深南大道用一种独特的方式,讲述着中国改革开放和城市化运动的历史变革故事。在30年里,它的内涵逐渐丰富、深刻起来,当你经过的时候,仿佛穿越中国改革开放的陈列馆,在体验世界最快速城市化的种种不可思议。
  
  
  深南大道前传
  大道 大厦 大城
  世界工厂“上步”
  “高交会”与QQ
  华侨城:深圳原生地貌遗产
  “赛格•华强北”传奇
  追梦金融中心
  高处不胜寒
  岗厦:野蛮生长城中村
  企业大道
  漫长的旅程
  
  
  
  详见《锦绣》杂志2010年12月号
  
分类:全部博文 | 评论:0 | 浏览:17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费吴生的1940陕甘宁边区之行

撰文:沈弘
  
  
  
  “费吴生”(George A. Fitch, 1883-1979)这个名字对于广大中国读者来说并不算过于陌生,因为他是上海美华书馆主任、《教务杂志》总主笔费启鸿的幼子,杭州之江大学第四任校长费佩德的弟弟。1937年年底南京大屠杀发生的时候,他作为国际基督教青年会总部驻中国的代表,恰好在现场。他被选为了南京国际安全区的副主任,用日记和摄影的形式记录了日军的暴行,凭借自己的努力拯救了许多难民的生命,并在1946年作为目击证人出席了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对战犯的审判。但是除此之外,他在中国还做过一些什么事情,大家就所知甚微了。
  
  1967年,他应基督教青年会国际委员会的请求,撰写了一部回忆录,并以《我在中国八十年》(My Eighty Years in China)的标题在台湾出版了这本书。这部没有国际书号的内部刊印书在中国大陆鲜为人知,但是它却以简朴的语言展现了这位世纪老人波澜壮阔的人生经历。他在中国出生和长大,又在美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对于东西方之间的文化和语言差异可以说是不存
分类:全部博文 | 评论:0 | 浏览:17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庆:昙花摧城

撰文:张泉
  
  
  
  安庆是一座生来就注定毁灭的城市,安庆的悲剧,源于中国人的城市理念。
  
  在对这座军事化城市的营造过程中,商业的痕迹仍然时隐时现,甚至直接影响过城市的格局。到曾国藩创办安庆军械所的时代,他和他的幕僚们试图用这些舶来的 “粉妆”,来掩盖帝国苍老皲皱的躯体,在这个歌舞升平的末世黄昏,支撑她再舞一曲霓裳羽衣。不料他们等来的,却是阳关三叠。
  
  得益于现代化的助力,安庆原本可以完成史无前例的城市转型。然而,安庆的城市营建,尚未来得及深入到城市生活的层面,就戛然而止。先行一步的安庆,注定要曲高和寡,成为中国现代城市理想的殉葬者,因为她和她的营造者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在城市世纪的门槛边,迈出决定性的一步。
  
  
  
  预言的发酵
  
  在长达十五个世纪的光阴里,安庆人一直被一则预言深深地困扰。
  
  东晋时,游仙诗人郭璞在长江边的群山里,发现了一
分类:全部博文 | 评论:0 | 浏览:17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怒波在冰岛

撰文:李翔
  
  
  
  斯卡费丁松讲述了一个动人的故事。作为外交和外贸部长,他是此刻冰岛最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就在三个月之前,他刚刚在北京见过习近平。他穿着正式场合最常见的黑西服套装和白衬衣,有着一副典型的西方中年男人的相貌,个头略矮,有点胖,貌不惊人,却会用英语讲出优雅的赞美之词。
  
  全部的事情开始于35年前遥远的北京,他说。——的确遥远,即使在今天,从雷克雅未到北京的飞行距离仍接近12个小时,中间还需要在哥本哈根转机。一个冰岛年轻人和一个中国穷学生被安排在北京大学的同一间宿舍中。冰岛人都认为冰岛的冬天漫长难耐,但却不知道北京的冬天同样寒冷,甚至要更为寒冷。但是这个叫做希约里的冰岛小伙子却做好了准备。他带着母亲给他亲手编织的毛衣——直到今天冰岛人仍然热衷于自己编制毛衣。而且,他的毛衣不但帮助自己熬过了冬天,也帮助那个叫黄怒波的中国年轻人在冬天取暖。后者出身贫寒,幼年失怙,并没有人能帮助他或教导他如何对抗残酷世界。
  
  他们就这样建立起了自己的友谊,“像编织毛衣一样
分类:全部博文 | 评论:0 | 浏览:19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录,在珠三角的边缘

撰文:邹波
  
  
  
  一 . 官方新闻
  
  
  
  亚热带皮肤,沁入秋天的凉意。2010年7月23日傍晚,台风“灿都”已在广东西部海岸城市吴川登陆,一路向北偏西而来,预计24日下午经掠三水。
  
  24日午后,《佛山日报》驻三水记者站,二楼窗子习惯地开着。
  
  平日会有摩的在窗下高喊报料:哪里又有司机包围黑心加油站,顺便要管钱的阿财扔份报纸下来(因为机关报在摊上买不着),看看有无登载上回的报料,再索取料费。
  
  料费每则50—200元,但如今谁也无法限制报料者一料多投。
  
  珠三角媒体密集—出于营销需要,虽有越界之嫌,但即使在三水、高明这样“缺少大事”、人口较少(对比顺德区目前常驻人口112万,流动人口86万,三水区常驻人口43万,流动人口10万)的佛山同城市辖区,也一视同仁扎堆有《广州日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佛山日报》、《珠江商报》
分类:全部博文 | 评论:0 | 浏览:19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2007年的海南

撰文:邹波
  
  
  
  一
  
  
  
  经济泡沫破裂多年以后,这是2007年夏天,海口的相当一部分烂尾楼也相继在重新被激活,这多少也因国家对本岛的烂尾楼的处置优惠政策到期,许多楼仍然是烂的,潮湿使它们容易折旧,但脚手架是新的,插入泥土,泥土之下是以前的水泥地,工程重新开始,今晚发生了砍杀事件的那个城中村也要继续拆迁,是农民之家,不是渔民,“中国很少有真正的死账。”本地的网络编辑不严谨地说,一面又经过了一处烂尾楼。真可惜,就差几个窗户没装好了。寿文则刚刚听说母亲曾在海口投资过一套酒店托管的房产,开始像找家一样寻找它,但听说已有游客常住在其中,“浙江龙港的人不存钱,让每一分钱运转……”,电话里是家乡话,像争吵,又还算是某种力量。我也是那样对母亲说话。
  
  
  
  跨海的大桥相当松弛,像达利的时针搭在海上,搭至它临近的一个肩膀,火车去广东仍然要三节三节地被轮渡运输,那是去大陆,看海峡如看地图,地图中真的只画了三节车
分类:全部博文 | 评论:0 | 浏览:17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拉萨到亚东——火车开往喜马拉雅

  撰文、摄影:罗健
  
  
  
  拉萨:变化
  
  所有人都站在这个刚刚竣工的站台上,火车站的员工,手里捧着哈达的当地百姓,肩上扛着摄影机的电视台记者……车站外,则被更多的人包围:接站的,做小买卖的,看热闹的……
  
  他们等待的是一个“怪物”。它的名字叫“青1号”。它拥有数量众多的、庞大的、被一个个勾环链接着的身躯。
  
  这个“怪物”曾经是人类进入工业文明的标志,而在这片苍凉粗粝的高原上,大部分人从未见过这个已经被发明了近200年的东西。
  
  这是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开通首日。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个工业文明挑战自然、改写历史的时刻。
  
  中午11点,“青1号”已经从1142公里外的青海省格尔木站出发,一路向南。
  
  1984年建成的格尔木站,20多年以来一直是铁路大动脉的尽头,这也让格尔木这个县级市拥有了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所有通过青藏公路进藏的人
分类:全部博文 | 评论:0 | 浏览:19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页/12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