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祭如在祭孔如孔在

    本周的热点,理所当然地要由孔夫子他老人家来领衔主演啦。听说9月28日是孔夫子的2557岁生日(小二我总觉得用公历来说孔夫子的生日有点别扭),按照惯例,应该是尾数为零的年头才应该格外隆重一些,可是今年的祭孔大典之隆重,却是五十多年来在大陆上的头一回。估计到了2560岁的生日的时候,祭孔大典会更加热闹。
  
    孔夫子说过一句“祭如在祭神如神在”。以前专家们为了在这八个字的哪个地方加个逗号,曾经争吵不休。现在是无法考证,当时孔夫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在哪个字后面大喘气了。而且孔夫子说的这个“神”到底是啥东西,现在也搞不清。孔夫子自己也没加注释,因为“子不语怪力乱神”嘛。当然也可能孔夫子解释了,但学生们没有记录下来,或者是嫌麻烦就没有刻到竹简上。我一直就觉得古代汉语真是个好东东,简炼得要命。小时候写作文的时候,老师总是要求字数必须超过N百字,搞得我很头痛。要是孔老师教我就好了,我只需写上十来个字,让他们解读去吧,没有万把字是解读不清楚的。不信您瞧,孔夫子说的那些话,直到现在还不断有新的解释推出呢,他当时要是不说得含糊一点,现在的许多专家岂不是要失业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场没有胜者的搏击

    本周的热点,不用说,自然是富士康与记者之间的搏击啦。故事情节颇有戏剧性,跌宕起伏,出人意表,跌坏了无数网民的眼镜。现在的战况是:企业方面,三千万的诉讼标的变成了一元钱;媒体方面,被告人之一的记者先生也恢复了对企业老总的敬意。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双赢的局面已经初现端倪。我们来看看双方目前的战绩。
  
    被称做“血汗工厂”的企业方面,坚定地认为媒体发表的文章侵害了公司声誉,虽然索赔金额降为一元,但官司还是要打的。根据目前所看到的企业方面发出的信息,他们确实找出了文章细节中的几条“不实之词”。据此,企业方面是很有可能在这场官司中胜出的。可是,如果企业在官司中胜出了,那么这篇文章中没有受到指控的其他内容,例如超时加班等等,将被人们看作是被企业方默认的事实——这将对企业非常不利,这将进一步“侵害公司声誉”,证明企业确实有违反《劳动法》的行为。所以,尽管目前企业方面攻势凶猛,但底气并不充足,无论官司胜负如何,他们都不可能是胜者。
  
    再看被部分网友称做“无良记者”的媒体方面。两位记者的个人财产被冻结后,媒体方面也表现得很强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借问“民意”何处有

    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里,常看到这种情景:纪大学士与和绅二人在皇上面前争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难分胜负,二人一起把期望的目光投向皇上,“陛下!……”(二人心中的潜台词是一样的:“陛下,千万别听他的!”)他俩都很明白,谁胜谁负的问题,他俩是争不出结果的,得看皇上怎么表态。小二我听过的戏文里,但凡有大臣们在皇上面前争吵的,无非就是这个套路:臣子们不妨发扬一把小民主,但最终的裁判权是在纳谏如流的皇上老儿手里,他让谁闭嘴谁就得闭嘴。
  
    最近在网上流传着经济学家樊纲的一段名言,他说:“网民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但中国更大的利益群体在网的外面,多数的农民、民工都不在网上,不是网民能够代表的,所以网民不能以民意代表自居。如果中国所有利益群体都在网上了,那么中国最大最难的一些问题也基本上解决了。因此政府也不能光看网上的东西,不是说使网民高兴了就等于大家都高兴了。不能仅以网上的舆论来左右自己的政策。”
  
    “网民”是什么?大概就是一些能够在网上发表意见的“民”吧。例如樊纲同志就是一个典型的“网民”,不但是网民,而且还被列入“中国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戏说”不能承受之重

    记得贾平凹先生在《废都》的开篇声明:“情节全然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可是非常遗憾,对号入座早已是我国人民的优良传统了——我指的是在欣赏文艺作品的时候,当然,还不止是在欣赏的时候,早在创作的时候,作者们已经在悄悄地对号入座了,所谓“请勿对号入座”,不过是虚晃一枪而已。
  
    央视推出的电视剧《施琅大将军》,果然也是这类对号入座的文艺作品之一。这不奇怪啊,文艺的“教育”功能历来被发挥得淋漓尽致,以至于人们没等看完电视剧就熟练地总结出了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以及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从网络上对电视剧的铺天盖地的声讨来看,观众们也并非等闲之辈,他们决不会把央视一套节目中的电视剧当作文艺作品来看的,他们竖起了耳朵,睁大了眼睛,从电视剧中解读出与时俱进的政治宣言和教育大纲。一部电视剧,几乎要承担起政府某部门发言人的重任,而且还要用历史故事来进行图解,这对于中国的文艺创作而言,是幸呢,还是不幸?这对于中国的历史而言,是幸呢,还是不幸?
  
    说起施琅这个人,确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历史人物。在他身上,当代教育所告诉我们的许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不透啊,人之初

    猫眼里的大侠们常常为“人之初”的问题争论不休,有一些正在痛批儒家的,说儒家提出了“人之初,性本善”。有反驳者笑咪咪地回道:俺们儒家还提出了“性恶论”呢!于是乎又有一群大侠对“性恶论”发起了攻击。该批的都批过了,小二我看得云山雾罩:啥叫“善”?啥叫“恶”?咱们现在说的“善”,是不是孟子所说的善?小二我所认为的“善”,是不是你所认为的善?咱们研究人,要从“之初”开始,研究“善”这个概念,恐怕也得从“之初”开始哩,否则只怕是永远说不到一起。
  
    孟老夫子那个年代的人,大概比咱们现在的人要“善”一些,所以他老人家斩钉截铁地断定“羞恶之心人皆有之”。如果他能活到现在,再说这话的时候,恐怕至少需要犹豫三分钟。他老人家会惊谔地看到,我们正在教育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何为荣,何为耻。羞恶之心已经不是“人皆有之”啦,啥叫荣啥叫耻都搞乱了(有个成语叫“恬不知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不加强教育不行啊。
  
    人之初的时候,肯定不知耻。别人怎么样我不敢说,反正小二我小的时候是穿过开裆裤的,还满不在乎地满院子乱跑(用现在的流行语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蛋糕,一边做大一边瓜分

过去有句老话说: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这话搁在大锅饭的时代,可能还有几分道理,但要是拿到现在,恐怕没人会相信了。自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再次宣告阶级斗争式的运动结束(第一次是八大),随着改革开放的日益深化,革命的分工就越来越复杂了。2001年,江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肯定了中国现阶段社会中各种阶层的客观存在,并且列举了一些新出现的社会阶层。虽然说咱们大家不管分工如何,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但不同的阶层和“利益群体”毕竟是一个客观的存在,而且在所有制关系、交换关系和分配关系等方面存在着明显的不同甚至利益冲突。我们想建设的和谐社会,就是这样一个存在着不同阶层、不同利益群体的社会。和谐,不是要消灭不同的利益群体,而是要使这些不同的利益群体在矛盾中共存和共同发展,通过各种调节手段,避免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利益矛盾发展为不可调和的对抗性矛盾。
  
    前几天在法国,有些大学生和青年工人上街“闹事”,抗议法国政府提出的新劳工法案。小二我看了看新华网的报道,感觉很不爽。这个报道似乎在暗示:高福利制度会“严重阻碍了经济发展”,会“养懒人”,所以需要“打破原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龙心大悦“臣有本”

    前几年看过一个电视剧叫《宰相刘罗锅》,那位刘罗锅号称“刘三本”,每日上朝必有奏折。可是奏折一多,不见得本本都能讨得龙颜大悦,所以时不时地会得罪皇上一把——可见当臣子的也不易:无本可奏显得平庸,奏本多了风险太大。于是乎,老于世故的臣子们在写奏折的时候,总会千方百计地揣摩圣上的心思,尽可能讨得圣上的欢心。如其不能,则退而求其次,来个言不及义,奏点无关痛痒、鸡零狗碎之本。再不能,那就只好闭嘴,反正无论如何也不能触摸敏感地带,以免头上乌纱不保。
    
    说起来也不能全怪臣子们明哲保身,为一个小小奏折搭上自己的仕途甚至身家性命,也确实不大合算。远的不说,五十多年前有位政协委员梁漱溟,就是因为直言上奏而触犯天颜,被伟大领袖喷了一头狗血,从此一厥不振。三十多年前,开四届人大的时候,有个叫李天德的右派分子,不安心改造思想,却上书给当时的人大委员长,那奏折题为《献国策》,提出十二条建设性建议。不知道这奏折是不是上达了天听,反正他本人却被判刑20年,罪名是“现行反革命”。
  
    以上算是“忆苦思甜”啦。接下来就该说“霹雳一声震天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富人区”,我恶梦中的情人

    自从一位房地产大佬提出要理直气壮地建设“富人区”以来,网上的争吵声不绝于耳。小二我觉得这位大佬说得没错,有钱人多花点钱住好一点,天经地义嘛。“就好比逛市场买东西,如果有钱,可以去买1 万元一套的衣服;如果没钱,就只能去小店,买100元一套的衣服穿。”既然咱们不能要求所有的制衣商只许生产100元一套的衣服,那也就不能禁止那位房产大佬建设富人区,去挣有钱人的钱啦。
  
    房地产有富人区,商场里有高档消费区。最近,小二我发现,富人区建设的势头越来越猛,教育界也要建设富人区了。前几天,教育部的一位发言人指出:“教育是一种消费,北大清华不是所有人都消费得起的”,“就好比逛市场买东西,如果有钱,可以去买1 万元一套的衣服;如果没钱,就只能去小店,买100元一套的衣服穿。”。
  
    同是这位发言人,在他宣布“教育是一种消费”之前不到十天,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言之凿凿地宣布“教育部明确反对教育产业化”。反对教育“产业化”,却又把教育与一万元一套的衣服相提并论并加以“消费”,这二者之间到底是何种辩证关系或忽悠关系,小二我绞尽脑汁也想不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纷纷扰扰“宪”与“法”

    《物权法》征求意见稿公布已经半年了,听说收到的修改意见过万条。最近因为一位教授的一封公开信,《物权法》草案又引起人们进一步的关注,有关的讨论也掀起了新的高潮。
  
    教授的公开信中指出《物权法》草案“违宪”。一说起“违宪”,小二我就想起去年看到的一则新闻:一位老人高举着《宪法》本本,企图抵挡拆迁。当然他是抵挡不住的啦。假如《物权法》颁布实施了,那么这位老人就可以高举两个本本来保卫他的家园:一本《宪法》,一本《物权法》。当然小二相信:即使高举着两个本本,他还是抵挡不住拆迁。
  
    小二我不是法律专家,只记得一点常识。小二以为:“违宪”这个理由,根本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理由。别的国家是啥样咱们不清楚,但中国的宪法咱们还知道一点:这部《宪法》从诞生到现在,已经是大修四次,小修N次,而且每次修理,都是先“违宪”后“修宪”——简直可以说,新中国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违反和修改《宪法》的历史。如果不违宪,就不会有文革,也不会有改革。当然啦,如果出台一部新的法律,还是不应当“违宪”的,至于物权法的草案是不是违宪,专家们和大侠们还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让一部分人先“道德”起来

    经常看到一些大侠拿着放大镜在古书里钻来钻去找证据,雄辩地证明了现代流行的那些政治观念,例如民主、自由、人权等等,是数千年前的古人玩剩下的。我对这个不大有把握。不过我相信:现代所有的道德观念、道德标准,确实是古人玩剩下的。正如西方一位哲人所说,尽管我们的时代在科学技术方面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但在道德方面,我们与两千多年前相比,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进步。
  
    在变革的年代,道德观念总是显得混乱不堪,道德标准多元化,给人以无所适从的感觉。虽然大家一致认为“世道浇漓人心日下”,需要重建道德,但开出的道德药方却各不相同甚至完全相反。“感动中国”的电视节目隆重推出一位守墓人,大概可以算是当代道德观念大杂烩的极致表现。听说最近又有专家学者提出要恢复“爵位制”,用以激励公民的荣誉感,可见专家们对国人的道德建设真是呕心沥血、煞费苦心、花样百出、黔驴技穷啦。
    
    据介绍,许多专家指出,几乎所有社会热点问题的背后,其实质仍然是“道德问题”。我不知道这些专家是不是学习过马克思主义,是不是知道“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条历史唯物主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动可矣,切勿模仿

每年一选的“感动中国”年度人物,年年都能让小二我感动一把。可是在2005年的十大人物里,有一位却让小二我无论如何感动不起来。故事是这样的:
  
  
  1969年8月15日,为抢救国家财产,上海知青金训华和陈健同时跳入洪水。当救援船靠近时,金训华推了陈健一把。陈健活了,金训华不幸牺牲。怀着歉疚的心情,陈健决定为金训华守墓。他放弃了多次回上海的机会,在黑龙江一守就是三十多年。
  
  
  
  
  
    陈健同志为金训华守墓,事情倒是不复杂,但做起来确实很有些难度。颁奖词是这样写的:
  
  
  一个生者对死者的承诺,只是良心的自我约束,但是他却为此坚守37年,放弃了梦想、幸福和骨肉亲情,淡去火红的时代背景,他身上有古典意识的风范,无论在哪个年代,坚守承诺始终是支撑人性的基石,对人如此,对一个民族更是如此。
  
  
  
    
  
    可能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求您再相信我一回

说起乞丐,小二我就想起金庸小说里的洪七公和萧峰。小二对这两位乞丐大侠真是敬仰有加,瞧人家活的,豪放潇洒,义薄云天,而且还特别讲诚信,可以作为当代诚信教育的先进人物典型啦。可是丐帮和其他所有的帮一样,都会混进“极少数”坏人,例如陈友谅就曾篡夺了丐帮的领导权(小说家言,切勿当真哈)。现在的乞丐队伍,也像当年萧峰下岗之后一样,有点乱,鱼龙混杂,队伍不纯洁,纪律也不严明,把好好一个丐帮的名头搞得有点臭了,丐帮产生了信任危机。——当然这也不奇怪,整个社会的各个层面都存在诚信危机,丐帮当然也不会幸免。
  
    自从前年把收容所改为救助站之后,乞丐的地位问题开始引起越来越多的讨论。强制性的收容措施取消了,各地政府就出台了一些地方政策,在城市的部分街道禁止乞讨,引来不少批评。这还不算什么大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乞丐们的上帝,也就是广大的施舍者们,开始对乞丐产生了不信任感:现在很有一些乞丐,他们的乞讨并不是为了生存权,而是为了发展权——家里那三间大瓦房还没上顶呢,咱这就换上破衣服上街去讨上几个月。更为可恶的还有,据报道,某地还有出租或销售残疾孩子的,供专业乞讨者们当作乞讨工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取义成仁谁家事

    中国古代有个著名的“赵氏孤儿”的故事,说的是春秋时期晋国的赵姓大官被满门抄斩,赵家的两个门客程婴和杵臼为了保护赵家唯一幸存的半岁孩子,一个从容赴死,另一个忍辱负重十多年将孤儿养大,这个孩子长大后终于为家族复了仇。这个故事里有几个特别感人的情节,其中最感人的大概算是程婴用自己的儿子冒充赵氏孤儿献出被杀。我在小时候读这个故事的时候,常常被这个情节感动得一蹋糊涂。
  
    前几天在猫眼许多网友关于文天祥、史可法等历史人物的“牺牲精神”的争论,又让我想起了这个故事。为国牺牲的故事,古今中外数不胜数,正如毛老师所说:“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这里有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是:如何判断“死得其所”,不同的人们有不同的判断标准。谭嗣同在变法失败后能逃而不逃,有人说他死得其所,也有人说他犯傻。文革时候有个知青英雄人物金训华,为了保护国家财产(一根电线杆)被洪水夺去了生命。日本的靖国神社里供着许多当年“神风突击队”队员的牌位,这些人驾着飞机冲向美军的航空母舰,实施自杀式攻击。中国有个词语“炮灰”,就是专门用来描述死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离扯淡有多远

小二爱下棋,但特爱悔棋,所以别人都说小二是个臭棋篓子。小二却不这么想。每次他们不让我悔棋的时候,小二就说:你怕了吧?有本事你让我悔这一步,如果我换一种走法,你就死定了!果然他们都很胆怯,死活不让小二悔棋。没办法,小二只好让他们赢了。
  
    但这样总让小二很生气,所以事后就要拉着他们“复盘”,就是说,把刚才下过的棋重新摆一遍,证明一下小二没吹牛,只要小二换种走法肯定赢。但他们总是不肯跟我一起复盘,哈哈大笑一哄而散。气得小二只好上网来看帖子。
  
    看看帖子,气就全消啦。在论坛上跟小二一样爱“复盘”的网友还真不少,不过他们复的不是棋盘,而是历史。历史的发展,总是不能尽如人意。可以说,没有任何人对历史发展到今天的这个结果感到满意。那怎么办呢?历史又不让悔棋,那就只有“复盘”啦。不过,历史这盘棋,与小二所下的棋,有根本的不同。小二下棋,小二是棋手,棋盘上的车马炮都得听小二的。可是历史这盘棋没有棋手,棋盘上的车马炮各行其是,谁也不“尿”谁。所以,小二感觉,对历史进行“复盘”假设或“悔棋”,基本上就是在扯淡。小二以前读过一些官修的历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兵天降”为哪般

小时候听老师讲革命故事,对我军的“神兵天降”佩服不已。严伟才率领12人的小分队就端掉了韩国的王牌军“白虎团”的团部,这是《奇袭白虎团》。少剑波带着36人小分队,由杨子荣里应外合,干掉了座山雕的土匪军队保安第五旅,这是《智取威虎山》。最近小二又听到一个神兵天降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北京,一个近百人的大分队,就在十几天以前的一个凌晨,突然神兵天降——各位看官大概以为他们起码要对付三座威虎山或者五个白虎团吧?不对,猜错了。这支神兵不是去端土匪窝,而是去掀掉了一些小区居民的被窝——把他们堵在家中,逮个正着。
  
    这就是北京朝阳区法院98名执行法官和法警奇袭居民区的传奇故事。原因嘛也不复杂,因为这些居民欠了物业费不还。这回突击行动,可谓战果辉煌:拘了16个,还有10个吓得赶紧交了物业费,为物业公司讨回物业费合计1.7万元(如果摊到每个法警的头上,那么这天每个法警讨回债务一百多元,还有罚款收入另计)。
  
    这些年来,自从搞了市场经济,债权债务纠纷就成了民事官司的主旋律,欠债不还成了普遍现象。人们感觉到现在欠债的是大爷,讨帐的是孙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3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