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态度表达了就行了,可别疯

    这几天在网上见到最多的信息,就是“抵制法国货”啦。一些人在拼命炒作动员,不光是在网络,连手机短信也用上了。奥运火炬在巴黎遇到了一些不大顺利的事儿,引起我们的强烈愤慨,这心情自然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愤慨归愤慨,你不能因为愤慨而丧失了基本的思考能力,你得想想你究竟想做什么,想达到什么目的。那些想发起“抵制”活动的人们,至少忽略了下面几件事:
  
    首先,这些人忘记了他们想反对什么。我们应该反对的是把奥运政治化,反对用各种政治借口抵制奥运会。我们反对那些捣乱分子在巴黎等地破坏火炬传递的行动。但是我们不反对各国的大款来中国投资,更不反对与世界各国扩大经济交往。您有愤怒,尽管冲着那些捣乱分子和不友好的分子们去发,中国网民在网上的讨伐足够这些捣乱分子瞧的了。愤概归愤概,但不能给奥运会举办添乱是吧。
  
    其次,这些人忘记了自己生活在什么时代。用“抵制外国货”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爱国情怀,这是一百年前国人的常用手段。那时候,中国是个弱小贫穷的国家,中国人民还没有从此站起来。现在呢,“made in China”早已遍布全世界,挤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由来同一愤,休笑他人痴

    前些年,常听到一句广告词: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小二我很郑重地思考了一秒钟,觉得人类还真的不能失去“联想”。如果没有联想,世界将会变得很枯燥很乏味——我说的不是某个品牌的电脑,而是人类的联想能力、想像力。可是最近,小二我又发现,当人类的“联想”能力过于发达时,也决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儿。比如说,奥运会。
  
    最近大家都在谈论的“奥运政治化”,就是“联想”惹的祸。人们给这个体育运动会赋予了太多的内涵,有人把它挂接到民族的复兴崛起,有人把它联系到民主自由和人权。由德国于1936年首创的奥运火炬传递仪式,不知什么时候也开始变了味,那火炬也成了“圣”火,爱护它的,说是要玩了命地保护,破坏它的,也像疯子一般地拼命想熄灭它——好像这火炬的熄灭或不熄灭,能够决定中国某个自治区的命运似的。最近几天火炬传递过程中发生的一系列疯狂游戏,都源于人们的某种联想。小二我好几次偷偷地自问:如果人类失去“联想”,这把火炬将会怎样?它不就是一把火炬嘛,在外国神仙们常驻的山上点着的。咱们中国自己本来也有个专门玩火的神仙叫燧人氏,这回大老远的跑到西方去取火种,那也是跟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话“五毛”

    猫眼上流行“五毛”这一说,大概有两年多了吧。有谁知道网络上的“五毛”这个说法是怎么形成的?嘿嘿,知道的人恐怕不多。据小二所知,那是两年多以前,某个商业网络社区为了提高点击量,雇用学生上网跟帖炒帖,每个跟帖付劳务费五毛。事隔不久,恰逢许多地方的党政宣传部门公开招聘网络评论员,于是乎“五毛”这个称号便被栽到了网络评论员的头上。作为一个戏谑之词,“五毛”或许可以博人一笑。但是这两年来,抓“五毛”之风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更有一些网客,几乎成了揪“五毛”的专业人士,乐此不疲,“五毛”帽子满天飞,越来越多的人被打成“五毛”(其中包括本网站的负责人牧沐先生,被封为“五毛贼首”。呵呵),眼瞅着猫眼上没戴过“五毛”帽子的人已经不多啦。小二我敢打赌,这篇闲话一出,小二我也定能获赐“五毛”帽子若干顶。
  
    但是这个闲话还是要说一说。为什么呢?因为“五毛”和“抓五毛”的现象,看似很没有文化,其实这里面很有文化,是一种有中国特色的文化现象。大家一定都记得当年鲁迅那个时代,斗嘴的文人们就在互相指责对方拿了卢布或日元或美元或大洋。前些年有位记者还揭发网络上的某些写手是拿了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正龙印象

12月20日,小二我去北京参加大旗网举办的“坛论中国影响力盛典”颁奖活动。活动开始前,在休息室里巧遇周正龙,他的出现引起了大家的极大兴趣,小二我当然也不例外。此前大旗网的有关负责人已经专门向我打过招呼,恳请不要“刺激”周正龙,以免影响这次活动的顺利进行。小二我这人耳根软,很爽快地答应了,于是乎失去了一次展示我大义凛然怒批周正龙的机会。但是接触是一定要接触的,我挤进人堆,与周正龙坐在一起,足足聊了四十多分钟(其间又被大旗网的有关人士叫出去嘱咐了一回:万万不可刺激周正龙,呵呵)。
  
    周正龙给我的第一印象很不错。他的革命警惕性也非常高,当我问及较敏感的问题时,他立刻严肃起来,问道:“你是不是网易的?”
  
    我问的许多问题都是别的记者问过的,他的答复也是别的记者发表过的,这里就尽量不重复了。周正龙不上网,对网络很不了解,所以也不知道凯迪的《猫眼看人》是怎么回事。
  
    我告诉他:网民多数都不相信你拍的老虎是真的,你那老虎二十多分钟都不动一下。
  
    周正龙答: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年的网络明星简直不是人

    年终将到,小二我不免要把今年的网络热点盘点一番。网络上年年都是热点频出,虽然大多是不了了之,但并不妨碍一个个轩然大波依旧接踵而来。与往年不同的是,我发现今年最热的网络明星不是人——这可不是骂人啊——今年的网络明星,当属几种动物。且听小二一一道来。
  
    第一名:华南虎
  
    今年的网络明星第一名毫无疑问当属华南虎。猫眼上有关华南虎的主帖已经有数千个,且不说有关华南虎的评论性文章的质量如何,光是华南虎的各种PS图片、还有诗作和书法作品,就足以令网民们开怀一笑了。小二印象最深的,是一张图片,那图片里的华南虎会眨眼睛,非常可爱,不像周正龙拍的那只虎,二十多分钟七十多张照却只摆一个POSE,比美院的裸体模特还敬业。
  
    华南虎成为网络明星,已经热炒数月之久而且还会继续热下去,这个现象不是偶然的。有几位官员曾经说过:华南虎照片的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保护华南虎。网络这个地方,正好比较适合炒作不大重要的话题,真重要的话题恐怕早就锁住了。现在这个话题不光是网民们在热炒,也不光是各路专家和林业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克己复礼,复谁家的礼

    几个月前,有位姓于的女老师在电视里讲解《论语》,被媒体大肆炒作了一番,居然有人称她为当代的女“孔子”,小二我心中很不以为然。但最近又在电视里看到一位金教授在讲解现代礼仪,小二我这才吊者大悦:讲“礼”,这才是孔老师的本门专业啊。孔老师当年说过: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后来又有个大人物也有个条幅说: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如今央视隆重推出金教授来讲“礼”,这才是当代孔子该做的事啊。
  
    咱们中国历来号称是“礼仪之邦”,这首先要归功于孔夫子。可是说起来也怪,“四书五经”里专门讲礼仪的五经之一《礼记》,却是近代以来最不招人待见的、最默默无闻的。想当年孔老师全力推广周代礼仪,大到王室乐队的规格,小到红烧肉块的尺寸,全都做了精心的研究和规定,据孔老师讲,只要人人都按照这些礼仪规定去做,那就“天下归仁”啦。可是后来革命领袖说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打土豪的泥腿子们可以冲进老财家里,在小姐的牙床上打个滚,从此“礼崩乐坏”。但是这决不意味着大家都不用讲“礼”了,砸烂了孔家的礼,又创建了毛家的礼。对谁该说“万寿无疆”,对谁该说“身体健康”,决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所敬,有所畏,有所图

    常常听见专家学者们痛心疾首地指出:中国人失去信仰了,中国人的道德体系崩溃了。一说起道德这东西,小二我总觉得有些迷糊:咱们中国人在互相指责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认为“缺德”是一个很重的指控,可是,有几个人会认为自己是“缺德”呢?如果大家都不缺德,为什么又总是觉得别人缺德呢?例如前些日子关于几个大学生接受了资助却不感恩的事件,在网上,中止资助的资助人,和被资助而不表示感恩的受助人,双方都受到了不同角度的道德指责。这个实例可以证明一点:就绝大多数人而言,人们都不“缺德”,但是人们各自有着不同的道德体系,不同的价值观,从各自的角度看,总能看到另一部分人“缺德”。所以,“中国人的道德体系崩溃了”这个说法不准确,准确地说,应该是:中国人失去了统一的道德体系或道德标准。
  
    最近电视里总在播放一个电视剧《狼毒花》,剧中的主人公常发同志,成天嘴里不干不净,“睡女人”是他的口头禅,他的上司称他为“狗日的”,他听起来也很受用。这引起许多有德观众的不适。但是常发同志却有着很坚定的道德准则,第一条就是不当汉奸,至于“狗日的”和睡女人,则不在他的道德禁令之内。可见,常发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野马的解放以及双规

    在中国,人人都知道大熊猫是非常稀少而珍贵的动物。但是还有一种比大熊猫更稀少更珍贵的动物,知道的人就不多啦,这就是新疆的普氏野马。这种野马,由于自然条件的变化和人类的滥捕滥杀,目前在全世界只剩下数百匹,而且全部生活在动物园里,已经没有野生的了。为了保存这个濒临灭绝的物种,人们费尽了心思,但这些圈养野马的体质仍然在一代代地不断下降,繁殖能力逐渐降低,病死率也越来越高,眼见着这个种群就要彻底灭绝了。人们终于意识到,使这个种群得以延续和发展的根本办法,不在于人类对他们的精心呵护,而在于还给它们那个“野”字,让它们走出围栏,让它们回归自然。
  
    前些年,新疆的动物研究所开始了这项野生放养行动。首批27匹普氏野马,在吃完人类供给的早餐之后,照例在围栏里四处蹓达着。当它们走到围栏大门口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围栏的大门是畅开的!它们呆在那里犹疑着,不知所措。终于,有一匹勇敢的野马,试着朝大门外走去,一步,两步,什么事也没有!顿时,其余的26匹野马一涌而上,冲出大门,奋蹄而去。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它们要去的地方,也是人类为它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读经典:歪嘴还是歪经

    很久以前有一部流行电影《地道战》,影片中有这样一段情节:民兵队长手捧毛主席的著作《论持久战》读啊读啊,顿时心中一片亮堂,推开门,只见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歌声响起:“毛主席思想的光辉照得俺心里亮”……结果后来他们就打败了日本鬼子。
  
    这种公式化的宣传在文革时期达到了最高峰。读一段语录,立马心中豁亮,思想解放,上下通气,浑身都是力量。后来搞得连毛主席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他说:“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有那样大的神通。”尽管好几十年没认真读毛主席的书啦,小二我觉得毛主席还是说了不少实话,例如上面引用的那句就是。不光是毛主席的书,什么人的书都不会有那么大的神通。
  
    可是最近小二我又有些疑惑了,看了几期央视的百家讲坛正在播的“我读经典”,一些专家学者成功人士介绍了他们当年初读经典的故事,还真有些似曾相识的味道。这些学者们都有着一些相似的经历:在那个只读毛主席的书的年代,知识匮乏,没有书看(当然这样说很不准确,当时是可以看到毛主席的经典著作,还有马列的经典著作嘛),偶然发现一本小破书,里面记载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万里长征啊,现在是第几步?

    最近读到一篇文章:《中国的民主模式已经确立》,是一位刘教授写的。小二我忽然想起了毛老师在1949年说过的一句话: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凑巧的是,一百六十年前,马克思和恩格斯也说过“第一步”,他们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各位看官请瞧清楚了这四个字:争得民主!
  
    说的都是第一步,但这第一步的结果却大相径庭:到底是不是让无产阶级争得了民主,这事儿至今还在商量中。据刘教授在文章里说,“我们过去在国家管理理论中,往往受精英治国论的影响,实际上奉行了一种政府主导的原则,公民权利在实践中并没有得到很好实现。”——这就是说,第一步“争得民主”的目标并没有得到“很好”实现。刘教授接着说:“为了纠正这个偏差,也曾探索过凡事诉诸群众,以至滑向‘大民主’的泥潭,导致社会的混乱和失序。”——也就是说,为了“争得民主”,争大发了,争成“大民主”了,还得退上大半步。小二我认为,刘教授对我们“过去”的实践的评价,并不是很准确,甚至有些忽悠的味道。他说的“实际上奉行了一种政府主导的原则”,这话太不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三十七计:鲍鱼乱臭

    3月28日,北京地铁发生塌方事故,六名施工人员被掩埋,生还的希望渺茫。事故发生后,工地负责人立即着手封锁消息,他们用帆布遮挡事故现场,锁了工地大门,还开会要求在场的全体人员不得向外界泄露事故消息,甚至没收了工人的手机。用这些方式,他们成功地封锁消息达八小时之久。
  
    咱们中华民族是一个很有智慧的民族。网上有谣言说,论聪明,全世界只有犹太民族可以与华人匹敌,小二我不信。犹太人有三十六计吗?没有,全世界只有咱们中国人有三十六计。小二我经过多年琢磨,发现这三十六计还是有很多遗漏,没有完全包容我们中国人的智慧。北京地铁塌方事故后的封锁消息,就给了小二我很大的启发:封锁消息,这正是我国历代相传至今仍然盛行的第三十七计啊。
  
    按照三十六计的惯例,每一计都应该有个典故。“封锁消息”这一计,也有典故可查。据史书记载,秦始皇死在东巡的路上,李斯赵高等人就采用了封锁消息的计策。为了遮掩秦始皇尸体发出的臭味,他们还在车上载了一些鲍鱼,“以乱其臭”。据此,小二我给第三十七计命名为“鲍鱼乱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谁?你是谁?

    央视节目主持人李咏同志上个月拿陕西人民开了个玩笑,说是“三千万懒汉齐吼秦腔”,这个玩笑大概可以入选本年度最冒傻气的玩笑啦,一下子就得罪了三千万人。李咏的检讨书还不知能不能让陕西人民批准通过呢,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郭德纲在影片《落叶归根》中扮演土匪却说一口河南话,又激怒了河南人民。如果说李咏张口就是三千万,打击面太大,连辩解都不好辩解,那么郭德纲扮演的这个角色只是一个河南人,并不是全体河南人的代表啊,怎么也会得罪了河南人民呢?
  
    有批判者说道:郭德纲扮演的土匪说一口河南话,严重损害了河南人民的形象。这倒让我想起了另一件事。去年,文化部的前刘部长在接受访谈时,就谈到他在审查节目时的苦衷:赵本山的小品讽刺乡长吃吃喝喝,通不过,因为“乡长是咱们政权的最底层,他们最辛苦,你讽刺他们不应该啊”。赵本山就把讽刺对象改为大中型企业厂长,还是通不过。最后改成了皮包公司的老总,这才算过了审查关。这位刘部长显然也没跟上形势,他忘了,不管这个讽刺对象是谁,他都会说一口东北话,这就严重损害了东北人民的形象。
  
    当然,这个认识显然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主这个老东西

    最近,网络上最惹人注目的文章标题,大概要数《民主是个好东西》啦。几十年来,“民主”这个东西的所有坏品质,都已经被揭露得淋漓尽致,以至于猛然看到《民主是个好东西》时,还以为又是“敌对势力”搞的烟幕弹呢。一旦确认了这是发自我国官方的文章,自然会引起网民甚至海外舆论的莫名其妙的高度关注,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说,“友邦”们又惊诧了一回。
  
    小二我觉得这回“友邦”们惊诧得似乎有点莫名其妙。民主本来就是好东西嘛,早在六十多年前,毛先生就宣布过:“现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咱们就高唱着“它实现了民主好处多……”走进了新中国,谁说民主不是好东西?可是很不幸,在接下来的许多年里,民主像个捉摸不定的情人,与中国人民若即若离,忽嗔忽喜,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总而言之,这“民主”看上去真不像个好东西。所以,如今听到《民主是个好东西》,就好像是情人回心转意言归于好啦,也像是哥伦布又发现了一回新大陆,友邦们惊诧一回,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经历了沧桑之后,第二次握手的民主老情人,已经不再是六十年多前那付妖美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后一个神圣而庄严的过场?

    前些天上街,看到马路上空横着一条红色的标语:“积极行使民主权利,投下神圣而庄严的一票”。于是乎想起,大概又是要选举人大代表了吧。说起来也真惭愧,这么多年来,小二我只在网络上听人们谈起过“选民证”,自己却没见过。小二我是本国的合法公民,各种证照还算齐全,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过被人拦住要查“选民证”的事件,但少了这一“证”,心里总有些不踏实。正好昨晚收到一条手机短信,说是可以代办各种证件,我打电话问:给不给代办“选民证”?对方居然楞了半天才答了一句“有病”,然后挂机。
  
    基层选举人大代表,这大概算是本国公民直接行使民主权利的最有力的证明啦。可是参加过选举活动的人们好像对此没有什么热情,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那个选民证和那张选票没有多大意义。选举的结果毫无悬念,早在投票选举之前就是板上钉钉了。选民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选票上那些陌生的姓名后面打个勾或打个叉(这都无关紧要),然后双手捧着那张选票,走到指定的投票箱跟前,把所有的神圣和庄严、幸福和自豪都聚集到脸部(以备记者拍照),把选票塞进去——这光荣使命就算结束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国学还是辣妹,这是个问题

    最近孔夫子有点烦,有点烦。标准像应该怎么画的问题还没吵完,庙前又来了一位小姑娘,号称是“国学辣妹”,说是要慰籍一下孔夫子的“千年的寂寞”。孔夫子本人会有何反应,这是没法推断啦,但他肯定是一点也不寂寞了,这一点小二我可以断定,呵呵。
  
    看到网上一涌而上的声讨声,我猜想那位“国学辣妹”一定在偷着笑呢,在网上想造出点轰动效应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这个小姑娘能够想到把“国学”和“辣妹”揉合到一起,这个创意不能不让人拍案叫绝啊。不管是声讨的人们还是支持的人们,大都本能地做出一个共同的反应:“国学”和“辣妹”是不能兼容的。小二我以为,“国学辣妹”的深刻内涵和积极效应,正在这里——这个事件向我们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国学”和“辣妹”,能兼容吗?
  
    在人们固有印象中,“国学”这个词,马上就会让人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人物形象:身穿宽袍大袖,手捧一本竖排版的线装书,一脸的浩然正气,正襟危坐,朗声诵读,心无杂念,目不邪视,油瓶子倒了都不去扶。这个形象,无论如何也无法与那个露着肚脐眼的辣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3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