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43936
  • 开博时间:2005-11-13
  • 博客排名:第464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到今天为止,足足病了一个月了。其实从一个月前就开始病了,是另一种病,只是没引起注意而已。以为会好,自己会好。时间会是治愈一切的良药。其实不是的,要不都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是好不了?时间只是让一切沉入岁月深处,不会治愈的。

  孤客说她已咳了两个月,就是不能好,感觉生无可恋。我理解她的痛苦,我也试过。一个月前开始的咳嗽气紧,也令我很痛苦。现在咳嗽气紧是好点了,可睡眠了。但总觉有一种邪气困在体内,无法出来。每天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舌象,可每次都那么失望。究竟困在体内的邪气,是来自外界,还是自生的呢?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老中医诊脉说我抑郁致病。我不认为,我有抑郁吗?我应该很阳光爽朗的呀。嗯,是的,一切都是我自愿选择,包括离开或留下,没有人勉强我。

  看着一个又一个家庭的失衡,看着她们的痛苦,我也很痛苦。我努力地开解她们,可谁来开解我?我仿似永远象一棵树的样子,直立着。其实不是的,我也会随风弯下,做一些喜欢的动作,如跟随着动听的音乐起舞,然后才重新站正。

  也许驱走体内邪气,需要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遇见

 

她从没想过会在这种场合遇见他。二十六年了,他象风一样生活在这个城市。她一次也没见过他。

课间休息十分钟,她站起来,和同事聊天。一个熟悉的面孔走过来,和她打招呼,她很惊讶,是他!想到是他,她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心脏砰砰地加速跳动,面色泛红。一向落落大方宠辱不惊的她,此刻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为了打破尴尬的局面,她第一次主动伸出手,作朋友式的问候。趁着他又遇见熟人打招呼的瞬间,她遛出去了,在阳台透风。太突然了,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再回来已准备上课,她不知道他坐在哪里,倘大的教室几百人,她粗略地浏览一下,没见到他,也不好意思细找,便坐回原座位上。一场青涩的花事如花瓣般洒落面前。

那忧郁深邃的眼神,温柔抚过母亲的手,那些黑不见底的夜,微风轻拂的

分类:梦呓虚语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鸠占鹊巢

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也不知

它来自风中,还是泥里

最初遇见,是一丁点的绿

然后,怯怯、纤弱地生长

我几次伸出手,又缩回

就让它和盆里的白掌

做个伴吧。有风吹来

可相互点头,甚至握手

 

过年了,它趁着我

忙于各种相聚,无暇顾及

瞬间长成庞然大物,高大彪悍

占踞着整个花盆,而我的白掌

正叶黄枝瘦,站在它的膝下

苟延残喘、怯怯地活着

分类:诗心妄想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牙痛

 

 

最初,是轻微、隐约的

象弄堂里的风

逗着探头探脑的小姑娘

 

慢慢,便象流水

从潺潺到叮咚

最后,成了咆哮的黄河

 

我从若无其事,到

沉默屈服。最后

也跟着黄河咆哮起来

分类:诗心妄想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庐山雪

 

(一)

她蜷缩床上,电热毯已关掉

干燥让她的脚跟笑开了花

楼下她们围着暖炉

读书,谈笑。她紧握手机

仿似在期待什么

晚上十一点,零下一度

雨夹雪。她拉开窗帘

黑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

梦里,她看见自己

没入雪原

 

天亮了,气温零下六度

来自祖国最南方的她

终于等来人生第一场雪

她跑进雪原,把自己

嵌进雪野

 

 

 

 

(二)

仿似一场约定

不早,也不迟

她来,它也恰恰好到

它将她要走的路

刷得雪白,仿佛

尘世本没尘埃

雪落在她的帽子衣袖

然后

分类:诗心妄想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伤口

 

 

这些伤口很深,很痛

有着很长的历程

从十八岁开始

罪魁祸首是药物、消毒液

然后,油盐、洗衣液、洗发水

也成为帮凶

最后,寒风也落井下石

 

我用尽办法治疗

抗过敏药,各种药膏

中药浸泡,护手霜

涂了一层又一层

疼痛还是不时传来

伤口一道道裂开,流血

 

有时,我戴上手套

或贴止血贴、肤疾宁

象生活中戴着面具

隐藏真面目

隐藏疼痛与悲伤

 

更多时候,我不得不敞开

承受各种蹂躏

让它疼痛,让它流血

这时,我深深体会到

在伤口撒把盐

是怎样的滋味

 

分类:诗心妄想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战争

 

夜越来越深,深秋的寒露渗透她单薄的外衣,她蜷缩在冰凉的打了墨绿色油漆的栅栏铁櫈上。一阵秋风吹来,她打了个寒战,双手紧紧环抱着身体,自己给自己取暖。右边那对老夫妇,在她来后不久,便相互携扶着离去了。左边这对柔情蜜意的情侣,刚才也相依相偎着离开。只有她,不见人迹的夜,表情绝望、目光空洞地呆坐蜷缩着。一只老鼠在櫈下游走,绕着她窜来窜去,时而呆在鞋边,审视着她,仿佛今夜,她是它唯一的猎物。

那一声巨响,和声嘶力竭的争吵在她耳边回荡。

这个晚上,和平日并没两样。她下班回到家,他在炒菜,她收衣服,淋花,收拾收拾屋子。两个人的日子,简单又单调。菜熟上,他端上来,叫嚷着开饭。她靠着餐桌坐下,他也坐下。突然,手机响了,是微信的视频通话邀请。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按掉,没接。她随意瞟了一眼,那头像,似乎常见,总在他微信的前列。她

分类:梦呓虚语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和自己说话

  昨天打电话给母亲,说感冒咳嗽好多了,但还是有点咳。母亲说,可能身体很寒凉了,最后的夜里咳是靠吃了两碗油爆花生好的。我没有否认母亲的话,我知道药物的作用不是一下子就能好的,只会慢慢的好。油爆花生是否真的起了作用,难说清楚,何苦打击热爱吃油爆花生的母亲。其实我认为M大夫的中药是挺好的,只是对我这个特殊人物效果差点而已。母亲的病日渐好转,我便心情舒畅很多。

  昨晚和同学聊天,聊起很多人和事,感慨挺多。人到中年,遇事特多。未婚、丧偶、离婚、婚姻名存实亡,似乎并不少见。那些看似幸福的婚姻和家庭,也各有各的心酸。很多不为人知的痛楚,困扰着不少人。但似乎人人都在积极向上地生活。对于干我们这行的,始终保持不变的观点是: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而且,不仅要活着,还要精彩地活。而我,似乎已理解不了怎样才算活得精彩。在别人眼里,我活得很精彩;在我眼里,别人活得也很精彩。也许,精彩都只是在别人眼里。

  越来越淡薄名利,但不敢视金钱如粪土。那点微薄的收入,仅够改善生活,也希望用余下的积蓄,改善家人的生活。喜欢简单地过日子,不仅是为了省钱,更为了省事。简单、简洁、安静,一直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想博客

每次打开博客,内心总泛起一种复杂的感情,仿佛回到青春岁月,回荡起一段激情。看看开博时间,已有十二年。那时对文字的热爱,内心的动荡,不是一言两语便能说清,甚至文字也难表述清楚那时的感情。

十二年,最大的变化是长膘三十斤,黑发变白。这些是外表能够看见的。看不见的是内心的变化,从充满活力充满激情渐渐变得心如止水,安静淡然。很长很长的日子,都缠绕在上班、下班、练功之中,没有波澜起伏,不再伤春悲秋。自然而然,文字也枯竭得没了颜色,甚至长不出来。很多人渐渐忘记,很多感情越来越淡。至于仇恨,完全是没有的了。人生苦短,仇恨只会苦了自己,还不如忘记。

其实,近五年变化也挺大。先是逃离病魔的折磨,然后换工作岗位,把父母亲及侄女们接到家里生活。家里乱成一团,也弥漫着浓厚的亲情。常在早上起床、晚上睡前,或餐后和父母亲说说话,逗逗侄女们,也挺开心。就是觉得心没闲过,耳边也不怎么清静。父母亲对在城里的生活也挺习惯,很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访大澳村有感

踏入你的境地

只为寻觅古老的足迹

曾经,你那么辉煌

“海上丝稠之路大港”

“郑和下西洋补给点”

为国与国之间的物质文化交流

搭起坚实的桥梁

 

如今,你一如众多的港湾

风平浪静、小船静泊

曾经的昌盛繁华,只剩残垣断壁

新修的砖墙,难以掩盖潇条与寂寥

破旧的木门、深埋泥土之下的瓦砾

伴随游人的足迹,轻轻叹息

 

你曾经的辉煌,只代表一个时代

或者,你只是饥饿、劳累的驿站

安抚飘洋过海困顿的躯体

当一种历史退出舞台

你便如遭遇遗弃的村妇

安静着你的安静,落寞着你的落寞

 

 

注:2017年4月22日,跟随茂名市作家协会到阳东县东平镇大澳村寻访南海丝稠之路古迹。如今的大澳村潇条寂寥,

分类:诗心妄想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2页/51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