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2
  • 总访问量:343557
  • 开博时间:2005-11-13
  • 博客排名:第4649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伤口

 

 

这些伤口很深,很痛

有着很长的历程

从十八岁开始

罪魁祸首是药物、消毒液

然后,油盐、洗衣液、洗发水

也成为帮凶

最后,寒风也落井下石

 

我用尽办法治疗

抗过敏药,各种药膏

中药浸泡,护手霜

涂了一层又一层

疼痛还是不时传来

伤口一道道裂开,流血

 

有时,我戴上手套

或贴止血贴、肤疾宁

象生活中戴着面具

隐藏真面目

隐藏疼痛与悲伤

 

更多时候,我不得不敞开

承受各种蹂躏

让它疼痛,让它流血

这时,我深深体会到

在伤口撒把盐

是怎样的滋味

 

分类:诗心妄想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战争

 

夜越来越深,深秋的寒露渗透她单薄的外衣,她蜷缩在冰凉的打了墨绿色油漆的栅栏铁櫈上。一阵秋风吹来,她打了个寒战,双手紧紧环抱着身体,自己给自己取暖。右边那对老夫妇,在她来后不久,便相互携扶着离去了。左边这对柔情蜜意的情侣,刚才也相依相偎着离开。只有她,不见人迹的夜,表情绝望、目光空洞地呆坐蜷缩着。一只老鼠在櫈下游走,绕着她窜来窜去,时而呆在鞋边,审视着她,仿佛今夜,她是它唯一的猎物。

那一声巨响,和声嘶力竭的争吵在她耳边回荡。

这个晚上,和平日并没两样。她下班回到家,他在炒菜,她收衣服,淋花,收拾收拾屋子。两个人的日子,简单又单调。菜熟上,他端上来,叫嚷着开饭。她靠着餐桌坐下,他也坐下。突然,手机响了,是微信的视频通话邀请。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按掉,没接。她随意瞟了一眼,那头像,似乎常见,总在他微信的前列。她

分类:梦呓虚语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和自己说话

  昨天打电话给母亲,说感冒咳嗽好多了,但还是有点咳。母亲说,可能身体很寒凉了,最后的夜里咳是靠吃了两碗油爆花生好的。我没有否认母亲的话,我知道药物的作用不是一下子就能好的,只会慢慢的好。油爆花生是否真的起了作用,难说清楚,何苦打击热爱吃油爆花生的母亲。其实我认为M大夫的中药是挺好的,只是对我这个特殊人物效果差点而已。母亲的病日渐好转,我便心情舒畅很多。

  昨晚和同学聊天,聊起很多人和事,感慨挺多。人到中年,遇事特多。未婚、丧偶、离婚、婚姻名存实亡,似乎并不少见。那些看似幸福的婚姻和家庭,也各有各的心酸。很多不为人知的痛楚,困扰着不少人。但似乎人人都在积极向上地生活。对于干我们这行的,始终保持不变的观点是: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而且,不仅要活着,还要精彩地活。而我,似乎已理解不了怎样才算活得精彩。在别人眼里,我活得很精彩;在我眼里,别人活得也很精彩。也许,精彩都只是在别人眼里。

  越来越淡薄名利,但不敢视金钱如粪土。那点微薄的收入,仅够改善生活,也希望用余下的积蓄,改善家人的生活。喜欢简单地过日子,不仅是为了省钱,更为了省事。简单、简洁、安静,一直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想博客

每次打开博客,内心总泛起一种复杂的感情,仿佛回到青春岁月,回荡起一段激情。看看开博时间,已有十二年。那时对文字的热爱,内心的动荡,不是一言两语便能说清,甚至文字也难表述清楚那时的感情。

十二年,最大的变化是长膘三十斤,黑发变白。这些是外表能够看见的。看不见的是内心的变化,从充满活力充满激情渐渐变得心如止水,安静淡然。很长很长的日子,都缠绕在上班、下班、练功之中,没有波澜起伏,不再伤春悲秋。自然而然,文字也枯竭得没了颜色,甚至长不出来。很多人渐渐忘记,很多感情越来越淡。至于仇恨,完全是没有的了。人生苦短,仇恨只会苦了自己,还不如忘记。

其实,近五年变化也挺大。先是逃离病魔的折磨,然后换工作岗位,把父母亲及侄女们接到家里生活。家里乱成一团,也弥漫着浓厚的亲情。常在早上起床、晚上睡前,或餐后和父母亲说说话,逗逗侄女们,也挺开心。就是觉得心没闲过,耳边也不怎么清静。父母亲对在城里的生活也挺习惯,很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访大澳村有感

踏入你的境地

只为寻觅古老的足迹

曾经,你那么辉煌

“海上丝稠之路大港”

“郑和下西洋补给点”

为国与国之间的物质文化交流

搭起坚实的桥梁

 

如今,你一如众多的港湾

风平浪静、小船静泊

曾经的昌盛繁华,只剩残垣断壁

新修的砖墙,难以掩盖潇条与寂寥

破旧的木门、深埋泥土之下的瓦砾

伴随游人的足迹,轻轻叹息

 

你曾经的辉煌,只代表一个时代

或者,你只是饥饿、劳累的驿站

安抚飘洋过海困顿的躯体

当一种历史退出舞台

你便如遭遇遗弃的村妇

安静着你的安静,落寞着你的落寞

 

 

注:2017年4月22日,跟随茂名市作家协会到阳东县东平镇大澳村寻访南海丝稠之路古迹。如今的大澳村潇条寂寥,

分类:诗心妄想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暮春三月谈香港

 

借着世界诗歌日茂名诗人与香港诗人进行“花香叶茂”诗歌交流会的机会,我又去了一次香港。上一次去是2010年。时隔七年,我对香港的印象依然。

香港是繁华的,无可否认。在大陆物质贫乏还没解决温饱、居住着泥砖房之时,香港就已经高楼林立、灯红酒绿。长头发、花衫牛仔裤是我对香港最初的认识。当然,这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后来内地也跟着流行。那时年轻男子都以留长头发和穿花衫牛仔裤作为一种时尚。谁家要有个亲人在香港,也比别家丰衣足食。八十年代初,村里只有两户人家有电视机,都是有亲人在香港送的。那时,村里的孩子们总是早早吃完晚饭洗净面脚去这家院子占位。第一排约20厘米左右高度的小木櫈一般是小孩子们坐;第二排是一字形长木櫈,是来得早的大人坐;第三排多是稍大的孩子或是到时间点才来的成人站着;至于第四排,则是站在长木櫈上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卖气球的女孩

卖气球的女孩

 

大年初二,安铺文化广场

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

拽着一束气球,在叫卖

离她三五米的三角距离

她的父亲和母亲,同样

各拽一束气球,在叫卖

 

突然,她不知做错什么

她的父亲把气球交给母亲

冲过来,夺过她手上的气球

一脚一掌,她一个趔趄

跌出二米之外

 

她爬起来站稳,向父亲靠近

又一脚一掌,她再跌出二米之外

再靠回来。如此往返三次

她的父亲,愤怒地放飞手上的气球

她跌得更深更远

 

她的母亲,自始至终

没有任何的动作与语言

气球越飞越高,成群结队

在空中开出缤纷的花朵

她的惊恐、羞愧、委屈与无助

随着气球的高远

分类:诗心妄想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湖北串河南

 

                  前言

其实并没打算在这样寒冷的季节出游,只是答应了同学莲子说要陪她一起出去玩。她好不容易请了干休假。医院的假不容易请,眼看着一年又过去了,能休不休就白奉献了。可休了要不出去玩,也是白休。于是,我们便有了一起出游的计划。

最初的计划是去哈尔滨。皑皑白雪对生长于南方的我们有着无穷的吸引力。莲子在网上看到有出游到哈尔滨的驴团,发给我,我当即响应。我是那么渴望到冰天雪地的世界感受一回!可莲子和我都很清楚,我俩都是弱得不能再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突然而至的雨

昨日下午,乡下的七叔

突然给我来电。他说

他又挣了四千元

想把颈部的囊肿割了

让我帮他找个好医生

 

多年前,七叔也挣过五千元

他独自跑去医院,看了医生

医生说要手术,需要六千元

七叔正在打算。突然七婶病了

头颅长瘤,需要手术

七叔的五千元

便流进七婶的颅内去了

 

很多年,我不怎么回家

也忘记七叔颈部的囊肿

昨天七叔的电话,让我的心脏

在太阳明晃晃的下午

突然下了一场雨

 

2016.10.25

 

分类:梦呓虚语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夜,怀念一颗星星的温暖(外二首)

今夜,怀念一颗星星的温暖

 

它不是太阳,不能阳光普照

也不是月亮,能让黑夜重明

它是黑夜的一颗星星,和众多星星一起

在大地仰望的天空闪烁

 

大地气侯多变,天空雾霾越来越严重

闪烁在夜空的星星,结了一层又一层厚茧

大地的人群,只能见到星星发光的一面

背对夜空的一面,不为人知

 

今夜,一颗星星在雾霾中被炸弹命中

它以跳跃的姿势,坠落尘世

发光的正面府贴大地

黑暗的背面仰向人群

 

从此,尘归尘,土归土

当大地的锋芒指向星星的背面

我习惯性仰望夜空

怀念一颗星星的温暖

 

 

山那边

 

山那边,有鲜花、果实

分类:诗心妄想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1页/5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