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歌旧曲拨心弦天涯名博

流光易逝,岁月不居。年过花甲的我曾经在山区乡村学校执教40多个春秋。漫长的教师生涯里,平常日子却无甚嗜好,就爱听听老歌,特别对那些赞美农村、褒扬农民的歌子,更是情有独钟。我始终固执地认为,这贴近山林大地,充满泥土气息的歌曲,自然会产生一种如此旷达的境界——曼妙如水的旋律,清澈高亢的声音,晶莹剔透的伴乐,不带一丝矫揉造作,听后精神为之振奋。那一份情愫,如同一股甘泉,沁人心脾,有着说不出的感动和憧憬。初衷所致,20年前,上宁波买了我的第一盒音乐磁带——《父老乡亲》(石顺年词、王锡仁曲),这是一首词曲俱佳的精品。从此以后,一有空闲,我就一遍遍反反复复痴迷地倾听彭丽媛声情并茂、真挚亲切的歌唱:“我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胡子里长满故事╱憨笑中埋着乡音╱一声声喊我乳名╱多少亲昵╱多少疼爱╱多少开心……”一次次侧耳细听,一句句随心哼唱,一番番凝神深思……现在,退休后安居在宁波的我终于恍然大悟:这首老歌之所以能引起人们感情上的共鸣,是因为它有高卓的立意——抒发对“父老乡亲”,也就是对人民大众的深厚感情。人民是伟大的,大凡赞颂人民大众的好歌,必定感人至深,影响久远。值此热烈庆祝新中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39307
  • 开博时间:2009-12-06
  • 博客排名:第11960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闲话“嗜好”

闲话“嗜好”

 

嗜好,是一种对事物非同一般的爱好。既为嗜好,则其对象多非“正经”事体。如梁实秋坐马桶看书,仍津津有味;李白无酒不成诗,刘伶更是喝到“死便埋我”的境界。这些不可不谓嗜好也。

饮酒、吸烟、打牌这三种嗜好,似乎都同我无缘,就是别的玩乐,我也不曾享受。有时想起来,觉得很遗憾。有的朋友说我,你这辈子,简直“白活”了。起初还不以为然,后来仔细一琢磨,心里还真挺不是滋味儿。

我年轻那会儿,青年人时兴跳舞,不知怎么着,自己总是觉得跳舞不如看书、听音乐、看电影更有意思;结果,至今就是不会跳舞。在读书有“罪”的那些年,读书的人少了,玩扑克是时髦的娱乐,我就放下书本去打扑克,学来学去,只学会了“关牌”和“拱猪”,别的玩法如“打百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9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悲情茶花女

悲情茶花女

 

窗外是夜的世界,偶得一本《茶花女》,静坐在温馨的陋室,认真地读。

一个高贵、典雅的女子形象浮在脑中定格成形——玛格丽特(法语为小雏菊之意)。她在认识阿尔芒之前,每晚都去剧院,坐在包厢里,随身带着望远镜、糖果和一束茶花。一个月当中,有25天茶花是白色的,5天是红色的。终于,人们给了她一个绰号——茶花女。

在玛格丽特身上,作者赋予了她许多高贵的品质,读来令人感动。为着那份最真的爱情,面对虚伪、自私的布吕丹丝.杜维诺阿太太想拿走一只萨克森瓷像——拿着鸟笼的小牧人,玛格丽特说出:“本打算送给侍女的,觉得太难看,想要就拿去吧!”这样,我们在她身上又看到了两种感情:骄傲和独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圣洁的丰碑

圣洁的丰碑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日情愫

秋日情愫

 

一年四季,我实在说不出来应该与哪一个更钟情亲近些。单调的冬天有雪的晶莹,多情的春天有阳光融融,热情的夏季有绿叶繁茂,这落叶萧萧而下的秋,让人思绪万千而又不好言表,神领意会而言不能传,还是唐朝刘禹锡的诗句表达最为完美:“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果然境界别开,豪情独具,一扫横秋之老气,令人胸怀激荡,感奋不已。

都说秋天是诗人的日子,要不怎么有那么多文人骚客在不断拿秋说事?按理说秋天应该是好季节,可这样的季节,一个个的都爱感伤。时过白露,天气渐凉,红衰翠减,百花凋零,“枯藤,老树,昏鸦”,容易让人触景生情。“已觉秋窗愁不尽,那堪秋雨助凄凉”,曹雪芹《红楼梦》中的这两句诗,更是写尽了秋日的凄凉和忧愁。“登山临水送将归。悲莫悲兮生别离。不用登临怨落晖。昔人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变色的紫砂茶壶

变色的紫砂茶壶

 

那是个星期天的黄昏,我闲坐在江东大步街老年公园的石凳上,微闭双目听几位老人在操二胡唱越剧。正听到得意之处,身旁响起了老苍苍的话音:“先生,这里有把紫砂壶,是清朝古董呐,要不要看看?”言语结结巴巴,但“清朝古董”这几个字却清晰地跳入我耳中。我心一动,睁开了双眼:一个佝偻的瘦老头捧着个小布包,正眼巴巴地盯着我。这一身脏兮兮的黑布衫,像个外地农村的庄稼人。

这古董真是撞到我枪口上了,近来不知怎的会染上玩紫砂壶的癖好。只是兜里不宽裕,眼力也差,所收尽是些极普通的。见壶友们常为收到海棠红、朱紫砂之类名品而炫耀时,心中尤不是个味,连做梦也想有把上品位的做镇室之宝。现在居然有人把大清的宝贝送到眼前,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不由喜形于色,赶紧接过小包,用三个指头一搭,紫砂壶已稳稳当当地托在手中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5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赋闲碎语

赋闲碎语

 

生活着会有多少闲暇的时刻呢?

回想八年前,我还在站讲台,终日忙于学校教务:备课、上课、补课,要批改堆积如山的作业,身心也总是感到像背山似的疲惫。有时下班一进家,连鞋都顾不上脱,先直愣愣地放平在沙发上,刚迷迷糊糊地合上眼睛,又偏偏被追来的电话铃声唤起。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有一天,没有什么事情缠身,没有什么人来打扰,偎在被窝里美美的睡上一觉。如果这一天是个阴雨天,听着窗外风吹雨打树叶的声响,渐渐地沉入梦境,那就再美不过。我想那准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然而,这种向往总难实现。更多的时候,带着这殷殷的期望,我又投入新的忙碌之中,就这样年复一年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有美酒

家有美酒

 

宁波有句老话:“出门一里,不如自家屋里。”它流露出人们对自己家庭生活深深的依恋之情。几个月前,我坐“夕阳红”旅游专列来到云南楚雄州禄丰县,在壮丽的“世界恐龙谷”大门前,当我一口喝下彝族姑娘献上的他乡美酒时,心头却腾地升起“出门千里,如到家里”的那种美妙感觉,如沐春风,温暖无比。如何会这般动情呢,我沉思了好久好久……

家庭的自在闲适,可以有多方体现,譬如阳台鸟语厅室花香,譬如音乐缭绕书画书趣,无不让人觉得怡然陶然。然而,比这些更令人不亦乐乎的莫过于杯中酒、壶中茶,家中只要常有酒茶这二位,就会有着无尽的愉悦,尤其是有了这解忧之酒,即使在外烦恼郁闷成结,几杯下肚便会顿时消解,长嘘一声犹如薄云飘散,该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屯庙的戏台楹联

新屯庙的戏台楹联

自明清至近代,乡村祠堂、庙宇遍布,农家聚族而居。每值祭祖、庙会之际,邀请戏班子前来宗族祠堂做戏庆祝,热热闹闹,民俗文化氛围甚浓。这些祠庙的戏台楹联对仗工整,哲理味、历史感十足,生活气息浓厚,现在吟来,仍回味无穷。

  几十年前,我曾在鄞奉交界处的新屯庙戏台看到一石刻楹联,十分喜欢,立刻抄录下来。

  古调传关汉卿马致远

  新声出王九思康德涵

  这副对联赞扬了关汉卿、马致远等剧作家。楹联中提及的关、马系元曲大师,但王、康是何等人物恐怕至今仍鲜为人知。其实王、康两人乃明代传奇杂剧名家,因此该对联就称“关汉卿马致远”为“旧调传”,“王九思康德涵”为“新声出”了。

  后来,我查阅了不少资料,请教了不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支难忘的歌

一支难忘的歌

 

只要一想起童年的欢乐,就自然想起那时的歌声,它对我幼小心灵的抚慰,是任何事情都无法比拟的。尽管时光流逝了许多年,现在一听到那时唱的歌,我的心依旧会怦然跳动,仿佛又回到了少小时代。那是多么让人留恋却又无可奈何地消失了的时光啊。
     那时究竟唱了哪些歌,我现在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更不会想起学会的第一支歌。只是有一支歌至今未忘,那就是《我的祖国》。它高亢而又柔美的曲调,刚一听便立刻揪住了我的心,从此就在我的心中回荡。
     记得是在一个闷热的夏天,我从故乡的一所学校里走过,忽然有一阵悠扬的歌声,在风琴伴奏下款款飘来,我就站在那里静静地聆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照镜子、正衣冠、修行为

照镜子、正衣冠、修行为

  

我说的这面镜子,可不是家中的镜子,而是学校里的镜子,一面一人多高的穿衣镜,放在学校的进门处。镜子上镶刻着两个大字:端庄。每位学生进门来,都无例外地要照照,要是衣服不整洁,认真地整理好,然后才能去教室。这就是60年前我上鄞州鄞江镇养正学堂时,家乡那所中心学校多年来立下的规矩。

   那时毕竟年纪小,不懂得更深层的事情,照镜子也就是照镜子,别的意思也就不去想了。尤其是“端庄”这两个字,尽管老师也有过别的解释,但在我看来它只是说着装,从来不往行为上想。直到有一天一位淘气的同学,对老师做出不敬的事情,校长在全校师生集会上讲话,说到这面镜子和“端庄”二字,我才明白了这面镜子的真正意义。

   这位淘气的男同学,比我高两级,是全校有名的“歪缺芋艿头”。他人很聪明,却不用功读书,可是在考试时,只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9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