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歌旧曲拨心弦天涯名博

流光易逝,岁月不居。年过花甲的我曾经在山区乡村学校执教40多个春秋。漫长的教师生涯里,平常日子却无甚嗜好,就爱听听老歌,特别对那些赞美农村、褒扬农民的歌子,更是情有独钟。我始终固执地认为,这贴近山林大地,充满泥土气息的歌曲,自然会产生一种如此旷达的境界——曼妙如水的旋律,清澈高亢的声音,晶莹剔透的伴乐,不带一丝矫揉造作,听后精神为之振奋。那一份情愫,如同一股甘泉,沁人心脾,有着说不出的感动和憧憬。初衷所致,20年前,上宁波买了我的第一盒音乐磁带——《父老乡亲》(石顺年词、王锡仁曲),这是一首词曲俱佳的精品。从此以后,一有空闲,我就一遍遍反反复复痴迷地倾听彭丽媛声情并茂、真挚亲切的歌唱:“我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胡子里长满故事╱憨笑中埋着乡音╱一声声喊我乳名╱多少亲昵╱多少疼爱╱多少开心……”一次次侧耳细听,一句句随心哼唱,一番番凝神深思……现在,退休后安居在宁波的我终于恍然大悟:这首老歌之所以能引起人们感情上的共鸣,是因为它有高卓的立意——抒发对“父老乡亲”,也就是对人民大众的深厚感情。人民是伟大的,大凡赞颂人民大众的好歌,必定感人至深,影响久远。值此热烈庆祝新中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1
  • 总访问量:139371
  • 开博时间:2009-12-06
  • 博客排名:第11955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50年后喜重逢

从母校鄞江中学传来消息,有三位首届(1956—1959)毕业生,合伙在位于它山堰南侧的承包山旁建了个小小的同乐园。此举是想请晚年仍定居在全国各地的同窗们前去那里聚聚,叙叙,乐乐。为此,他们四面奔走,八方联络,发函致电,忙忙碌碌,一直在不断地打听寻找着那一届的近百名校友。
喜讯来得突然,巴不得即刻就插翅飞往同乐园去参加令我魂牵梦萦的同学会。
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们不远千里如约而至,阔别了50年,同学已是白发翁媪。首次重逢情切切,当面相见不相识,握紧双手问个好,一经通名已失声!来自省气象台的秀宝同学,一手紧捏一叠已经泛黄的当年毕业时互赠留念的照片,逐一打量指认;一手举着他特地从杭州带来的茅台,挨个儿向大家斟酒。满肚子有太多说不完的话儿,太多道不尽的往事,一时不知从何讲起。大家尽情地笑着,跳着,抱着,疯着,欢乐的气氛一浪高过一浪,友情久久的在同乐园上空弥漫激荡……
沧海桑田,岁月留痕,怀旧忆往,感慨万端。我们与母校同龄,共同经历了多少惊风急雨——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沉沉浮浮,万般变化。然而万变之中,永远保持不变的就是我们那份纯真的学子之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位教育家的来信

一位教育家的来信
我有一个自制的小木盒,里面珍藏着诗人、教育家吴研因先生45年前写给我的一封回信。当年我跟这位住在北京城里的国家教育司司长因一本诗集而结成忘年之交的那段深深情缘,至今念念在心,铭诸肺腑。
当时我20岁,在偏僻的鄞州鄞江镇禅岩小学当民办教师。一人包教全村40几个孩子学习文化知识,一堂课得轮着上四个年级的多门学科,还要管自己的一日三餐,天天忙得团团转。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如此境况下还那么酷爱诗歌,大约是我心里有话要说,我知道山外有天,我独处小山村的别有滋味的感受,要对天外人诉说。
只有诗歌才能传达我的感受;我找来一本本诗集,如饥似渴地朗读着,痴痴地幻想着,希望从中寻求一种浪漫的诗意般的生活。
我的渴望使我对小村庄变得虔诚起来,我在办公室(兼寝室)的土墙上挂了中国地图,上面虽然没有我的山村小学的位置,我却感觉我心里有个大世界。
一次,我到鄞江区校参加教研活动,意外地从该校江良谦老师处借到一本线装的《凤吹》诗集(由吴研因先生于1962年11月自费出版,目的是纪念去世已五周年的夫人江晓因)。著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家的老茧

从上初中时读《十万个为什么》、《小灵通漫游未来》这两本书开始,我就成了作家叶永烈的一个忠实读者。后来,在他的作品影响下,我自己也不知天高地厚的搞起了科普写作,与作家们的接触机会日渐多了起来。
上世纪80年代初,一次我赴省城杭州参加一个科普创作会议,想不到中午就餐时竟有缘与仰慕已久的叶永烈先生同桌就座。我非常激动,连忙向他问好,并紧紧地握住他的手,久久不愿松开……无意间,我触摸到了先生手指上那两颗黄豆般凸出的老茧(位于右手大拇指内侧和中指左侧),猛然间,我的心灵被震撼了:就是作家这长年握管磨起老茧的手,写出了1000多万字,130多部书,实在难能可贵呵!这一刻,我才领悟到“勤奋”一词的真正含义。古训云:“梅花香自苦寒来”,透过手指上的老茧,我看到了作家在写作上所下的功夫,看到了作家那种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
岁月匆匆,一晃又20多年过去,作家叶永烈早在1992年就改用电脑写作了,他当年在会议上所介绍的一些科普创作经验,至今我已差不多都忘了,可唯独那硬硬的老茧却在脑海里留下深深的烙印,永远也不会抹去。
作家的老茧,一直在时刻促我努力奋进。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系花朵

那是2007年6月29日(农历五月十五)的上午,我给春晓中学102班(大部分学生系外来农民工子弟)上完最后一堂语文课,圆满地结束了这辈子的教师生涯。正准备离开时,班长戴威同学急匆匆地追上来,双手将一本封面印有“彩虹”的影集呈赠给了我,随后还毕恭毕敬地行了个鞠躬礼……翻开影集,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全班同学的合影与40几位孩子写给我的一个个美好祝愿:“祝老师天天开心快乐,身体健康……”此景此情,令我心潮澎湃,热泪盈眶!
 弯弓似的月牙,十五夜又拉满啦。宁静的朱雀新村被月色洗得通明锃亮,阵阵馥郁的花香,随着习习凉风直扑肺腑,撩人情思。
 每年夏天,在同学们走向新生活的前夕,我准会收到各式各样的照片。他们赠送的方式是各各不同的:有的大大方方走进办公室,高声宣布:“老师,送您一张照片!”有时我在走廊上经过,或是在操场边散步,会突然闪出一个学生,把什么东西往我手中一塞,腼腆地说了一声:“等会儿看。”还不曾看清楚是谁,人就不见了;有时我回到办公室,正要坐下,猛地,玻璃板下,一双充满稚气的眼睛正瞧着我……
 一年又一年,我这本红底金字的影集,照片渐渐增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境亦美

我在姓前名后被冠以老字总有近十个年头了,可是自己并不真的感觉老。依然疾步行走,依然是遇事急躁,成熟生命的魅力,并未在我身上形成。在似老非老之间,就这样“混迹”着。老而无感觉,这也是悲哀。
 真正的感觉到老,感觉到人生晚年老境的呈现,而且是无法改变的意识到,是在某种特定的环境里。譬如同代人聚在一起,即使无人言老,那种沉静的氛围,难免令人心头发紧。如同秋日观枫冬天赏雪,零星的红叶,散落的雪花,绝不会构成美丽的风景线。
 头次有老的感觉,是4年前的秋天。退休教育工作者协会给会员作体检,所属街道的这群老教师,那天从四面八方聚在了一起,互相的称谓除了老字别无他择。其实当时我刚办完退休手续,还是第一回享受这份待遇。记得那天来的人很多。大家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谁不想顺便会会老朋友呢?倘若是单枪匹马的见面纵然两鬓染霜皱纹满脸,恐怕很难一时联想到老。眼下这么多老人聚在了一起,谈的最多话题又是退休生活,这就不由你不想到老了。
 生命的兴衰,是自然规律,谁也无法抗拒。即使日日有补品陪伴,天天有医药相随,大限之期总还是要来,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我听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犁影》留痕

 一本旧刊记录了一段风云变幻的历史。  上世纪60年代初,我有幸从鄞江建岙村的大表叔家获得了《犁影》(第十七期)——一本由鄞县县立简易乡村师范学校于1936年6月10日编辑出版的校刊。  这32K本的《犁影》,封面为木刻图案,右上角为一颗稻穗,左上方印有“犁影”两字,系刚劲的魏体,中间是座茅山,山上矗立一亭,山腰正旭日东升,山脚有位农夫在扶犁鞭牛耕田,浅浅的水中显露出一幅天然柔美的“犁影”图。  这期《犁影》设有“教育”、“论著”、“文艺”、“诗歌”、“报告”、“专载”等六个专栏,主旨为勉励学生,甘为孺子牛,默默耕耘,播种希望,复兴农村教育。在一首题为《致毕业同学》的诗中写道:“今后君等负笈行:教儿童,导农民,兴教育,振乡村,责任何奇重。愿君努力,前途珍重!”鄞师学生的一片赤诚之心跃然纸上。  据茅山中学校史及《犁影》记载:鄞县简易乡村师范学校创办于1931年秋,先后有九届学生毕业,为全省培育了一大批乡村教师和一批革命战士。乡村师范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在抗日战争时期,第二届简师毕业生梁福祥(1942—1943年任新昌县工委书记)发展学生叶正宣(后去延安抗大,抗战中牺牲)、汪诚功(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痴迷笔耕乐无穷

早在读小学时,在诸位语文老师的熏陶下,我幼小的心灵便冒出个非分之想——当作家。为此竟孜孜矻矻笔耕了几十个春秋。
上了初中,就不知天高地厚,一头迷恋、沉溺于浩浩书海之中,既钦佩古时的李白、杜甫、曹雪芹,又仰慕近代的鲁迅、郭沫若、茅盾等文学巨匠。因为他们能驾驭万千词汇,表达生活中许多复杂微妙的情状,挥写那或气势磅礴,或委婉动人的华章。
15岁初中毕业当上了代课教师,把挣得的几个钱几乎全买了莎士比亚、巴尔扎克、高尔基等外国作家的书来读。同时,还傻愣愣的摘抄了厚厚8本词语、佳句、范文,博采口语,力搜民谚,积累素材。年复一年,手头的书多了,视野渐渐开拓,知识慢慢丰富,心中常会自然而然产生阵阵写作冲动,想“新硎初试”,执笔为文。
业余“爬格子”,开初机缘幸运。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革命老区禅岩村任教时写出第一篇稿子《地下水库驱旱魃》,寄给县广播站,竟被编用,还得了两角稿费哩。一次成功,欣喜若狂,越发拼命写稿,甚至还在案头刻了句“吾当十日九挥毫”,作为座右铭自勉之。但说来汗颜,自此以后,竟常常被退稿,我仍不灰心,几乎是百折不挠地写,而且什么都写。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国家功臣.晚年凄凉.天理何在,老人生命进入倒计时

阅此帖后,义愤填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10页/9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