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

攫金时代,人人忙忙碌碌,为谁辛苦为谁甜?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4471
  • 开博时间:2009-12-0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母亲父亲 感恩110

父亲不识字,十二岁就下田地劳动了,学着扶犁打鞭;辛苦了一辈子。母亲约略识几个字,那是基督教会的功劳。以前的妇女,特别是乡村妇女,没有名字。她们出嫁到谁家,就称某某氏;现今的妇女怕是想不到的。我的母亲,有名字。

父亲学干农活早,所以田地耕种的好。记忆里,村里的土地一半是他牵牛翻耕的。他役用牛好,再调皮捣蛋的牛,到他手里,便乖乖听话,温柔多了。父亲靠的可不是皮鞭,靠的是“唱歌”;俚语叫“打嘞嘞”。父亲说,好的驾车者,不是靠作威作福,而是靠心灵手巧。当牛调皮时,他也会用鞭子,“怕——”的一声响,不是抽打在牛背上,而是在牛身上空,警告罢了;接着,便吼起他的歌来。我曾经写一短文,叫《父亲的歌》,说的就是。

是的,是吼,如同秦腔!是一种高亢!一种悲凉!为牛的命运?为自己的命运?

村里有一条大水牛,高大威武,他从不会嫌累,撂挑子;但也没有几个人能使用得动他。一个是队长,另一个就是父亲,他们俩才能役使他——队长靠的是皮鞭。村里人叫他“大犍牛”。乡里人没有多少修饰词语,“大”字是他们的口头话。只有那高耸广阔无边的才能称为大,比如大荒,比如大树。这头牛

分类:乱划 | 评论:2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邂逅

      我不说

  你不说

  水面一双交错的倒影

  鱼儿呢喃着的清波

 

  你是熠熠的星光

  我是微微的萤火

  夜空里没有花香

  两条鱼儿自由飞翔

  一个向东

  一个向西

 

  我还在这里

  你去了哪里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远方

       远方并不遥远

  远方还有远方

  我们离得很近

  心可距离遥远

 

  远方有没有宝藏

  远方有没有方向

  远方到底何方

  远方就在路上

 

  白云在蓝天飘荡

  白鸽在碧空飞翔

  燕子细雨里穿梭

  蜜蜂花香里歌唱

 

  远方就在前方

  梦想折了翅膀

  玫瑰失去了芬芳

  她把她扔弃路旁

 

  你手是否有余香

  我歌打折了翅膀

  远方里孤帆远影

  温暖暗随在心上

 

  东边海枯石烂

  南方云卷云舒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音

      什么是天籁之音

  你,无妆饰的背影

  高空的流云

  滑过排萧的妙音

 

  听音

  树叶青了又青

  白云吻着了帆影

  无声里

  闪电照亮了天边

 

  心燃烧着

  哪里是家

  哪里非家

  空荡的琴弦

  弹出了泪滴

 

  前面的路

  没有了路

  足迹踏着足迹

  悄无声息

  悄无声息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代病

      初恋的银鱼

  销蚀了宇宙

 

  金色的阳光

  金色的自然

  金色的你我

  金色的话语

 

  初恋的遥远

  世纪以前

 

  透心的银鱼

  透亮的自然

  透明的你我

  透彻的话语

 

  银鱼死了

  悠扬着恶臭

  一个

  时代病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天

      你说

  看,花如火

  多么热情娇艳

  它说

  做个罂粟

  也很圆满

  我说

  噢,明天

  她就乌黑凋残

  你,瞪了我一眼

  它的脸如猴屁眼

  我一下把她捻断

 

  你,叠一纸船

  让她鼓起风帆

  它说

  它的话儿

  陪她去浅滩

  我说

  前面有礁石

  她过不了彼岸

  你,瞪了我一眼

  它的脸如猴屁眼

  一头浪扑过来

  把纸船撕散

 

  我们围着篝火

  我们心静影乱

  你们侃侃而谈

  你说,烟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之歌三 一盆水仙

 

 姐家给一盆水仙,说是姐夫的友人从福建漳州快递来的。漳州,可说是十万八千里外了,可是有了快递,变近了。

  漳州,可是水仙的名产地,中国水仙的故乡。漳州人更有一绝:水仙球雕刻技艺。经艺人妙手回春,塑造出各式各样、千姿百态的水仙花盆景,集奇、特、巧、妙、雅于一身,堪称百花园中的奇葩。有“天下水仙数漳州”的美誉。

  古来,人们将水仙、兰花、菊花、菖蒲并称花中“四雅”;又将其与梅花、茶花、迎春花合为雪中“四友”。她,只要一碟清水,几枚卵石,置于案头窗前,在百花凋零的寒冬腊月展翠吐芳,春意盎然,祥瑞温馨。人们常用她庆贺新年,作“岁朝清供”的年花妙品。

  这盆水仙花就是雕刻的。初时,深绿的带状叶虬曲着,如一把弧形的折扇,又似一睡卧的绿婴,渐渐的从三处抽出一丛箭叶,慢慢的三处抽出花箭,长出花管,浅绿的花苞待放。

  没几天,她的花苞次第开放。绿筒形的花柄,五片白色的花瓣,中心有一金黄色的花碗,里面是鹅黄色的花蕊;就叫金盏银台了。我的水仙花出落成美丽的少女了,她绿裙青带,妖娆动人,亭亭玉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谈理想就是放屁

我说我有理想

  你说你是放屁 ,即使那屁喷香

  我不是砖家噱嘴叫兽

  更不是无冕之王的妓者、有权利的官员

  不可以吃青草,放青蛙屁

  它们可以吃青蛙,放蛤蟆屁

 

  这月工资多少

  老板,加班了加班费在哪

  公务员涨薪了,说是双轨制没了

  我交养老金一年比一年增加多少

 

  我不管北京的雾霾多重

  外面冷雨滴答,冷风嘹亮

  空气清新,小样

  躺在被窝里只想我的中国梦

  我养不起老婆,混不到情人

  更不提小三和二奶

  马年没有发马瘟病

  羊年会不会流行羊癫疯

  我不是发言人,说不好外交辞令

  今年房产泡沫破了,我就可能有家啦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日

天涯友写《春日山居》,有“悠然见南山”之妙,我和一首,打油一下,供笑

 

 

 

  花红鸟鸣甜

 

  寻芳望柳烟

 

  聒噪闹市中

 

  葫芦酒家眠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学生誓师看民国后无大师

民国后无大师,这是大家的共识。可是网上竟然起纷扰,有人批驳起来了。早就打算写一批判的批判帖,为工作所累,没闲空。近几天新闻上尽是“中考百日誓师大会” ,这就是未来大师的架势吗?

  天涯上也有人发帖,认为此说是伪命题。他列举了许多科学家,还有钱学森!他不是属于民国学人吗?他的学业,是民国年间在美国学习的。

  本来,说民国后无大师,实质上是指人文领域的,跟科学家是不沾边的;有谁听说过称呼某位科学家叫大师的?如果称呼某位科学家叫大师的话,前面也是要加个专有名词解释作限定的,因为科学家是专业性很强的,他们一般是不跨行的。

  一般人以为,科学家是社会前进的决定力量,人文学者算什么呢!人文学家又何尝不是?人文学是一切学科的基础,是人类知识前进发展的航灯。如果说科学知识是人的骨架,皮肤,肌肉,人文修养就是人的体液。它是输送机,是流水线,是播种机。科学的力量显而易见,人文的素养是潜移默化。

  那人又说,因为民国时期大多数人不识字,民国的大师不过是文盲中认识字的人罢了。好像当今地朝没有文盲似的,大家都是先生了。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年那天

那年那天的傍晚

  雪花飘飘

  梦里

  春天沙沙地走来

  我伸手告白

  春天化入我怀

 

 

  那年那天的傍晚

  天上雪花飘飘

  梦里

  她轻轻地走来

  我展开双臂

  落英缤纷满怀

 

  那年那天的早上

  太阳睁开了眼

  梦影荡着秋千

  梨花春带雨

  冬

  原来是春的眼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你老了

夜读叶芝《当你老了》,感动!想想自己未来,纪:

 

  当你老了

  小溪已归大海

  只要还有一滴泪

  依然会澎湃

 

  当你老了

  望着你脸上,时间的玫瑰

  即使有沉沉高山

  我既然把你去追

 

  当你老了

  枯枝变得凋残

  在风中

  我们依然相依相偎

 

  我愿替你擦去浑浊的泪水

  我愿天天为你披衫

  我愿为你把汤吹...

  让月娥羡慕我们的爱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句二言老毕事

老毕事情演变上升成“国体”事件!谁是推手呢?大众。

  谁叫毛在“人民”心中的光辉形象那么根深蒂固,抹灭不去呢?教育。否则,你就不是“人民”的一份子!他们是不讲“公民”的。

  老毕事情出来后,网上视频很快消失了。三四十岁左右的国人奋力搜索查看,他们看后,大多数是呼吸急促,责怪老毕太无礼,被养视处理是活该;他们没有被“老毕养”的害苦过。一个近五十的国人骂老毕,也骂某被逮腐败领导,因为他让自己经理位置干不了。中国人评论一件事情,都是只见自己的利益的。

  老毕私下骂毛获“罪”,那么,你们那些清明节烧“钱”的国人们,是不是罪加一等?!鬼钱上是有毛的头像的!不要狡辩,说那不是。那么生产鬼钱的是不是更该死?!那么政府部门如什么文明办,什么工商局,什么公检法……,是不是犯了严重的不同名词的罪过?!

  请大家左右定夺。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丁香花

丁香花

  你不会孤独

  你有一群姐妹

  形成一族

 

  丁香花

  你不必哀愁

  你有一群姐妹

  为你解忧

 

  丁香花

  你不要流泪

  人世间的苦痛

  我比你最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前晚雷暴雨,打油一下

雷轰楼欲阙

 

  雨注如堤决

 

  天地一时间

 

  喜看碧空月 

 

分类:乱划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