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yWriting

读书是对生活不满足的反抗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1767
  • 开博时间:2009-11-28
  • 博客排名:第11530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种惶恐——互联网思维

  

或许是和行业有关吧,参加工作以来,几乎所有人都在谈互联网思维。第一份工作自不用说,纸媒时代日落西山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话题了,销量缩减、甚至直接死掉这样的事已经是见怪不怪。而现在进入广告这行业,赶上年会,结果大家也都是一个劲地说互联网思维,像是一个迟暮老人,对光阴的许多复杂心情。

放在一年两年之前,我还会抱着“内容为王,互联网就让它来吧”的想法。但年纪稍长,也就有了另外想法。就好像人常说的哪句话一样,“改变是找死,不变是等死”,面对互联网,很多人的那份踌躇我也能体会一二了。

就像我们读历史,不能以现在的观点去做判官一样。或许十年、二十年后,互联网这都不是事,但在时代的当口,如何去面对它,却实实在在的是一个问题。拿自己的经历来说,无论是纸媒还是广告,其实面对互联网时的踌躇都有一个共性,即从前赖以生存的东西不能指望了。换句话说,也就是信息不对称的打破与死守,区分了新旧行业的泾渭分明。

分类:扯淡的西西弗 | 评论:2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耳机多来一副

  

如果不算上音箱,前前后后大约已经买了十来副耳机耳塞了。现在想来,如果说数码是坑,那耳机绝对是引人入坑的香料。

之所以说耳机是个诱饵,在于入了耳机这个坑,怎么也算是个追求用户体验的人。进来的那一刻自己已经把自己细分了,往后就不用对方去操这个心挖掘你这个潜在客户了。所以我们今天在许多爆料网站看到的最多的或许都是耳机键盘鼠标之类的分享,而这些点入链接的人,重合度我相信也是相当高的。

记得大学时候买的第一副塞子是森海家的mx80,当时价格五十出头,后来搜过一次,貌似这货的价格一直很稳定。的确,作为低端平民塞,以及对于只听过山寨或是手机附送耳机的来说,这东西的确能给人一些震撼。虽然现在听来满是轰头浑浊的低音,当时听来却还是觉得很赞的。

要说这感觉,就好像之后买了心水很久的cx200,同事拿去听后的感受一样,

分类:扯淡的西西弗 | 评论:0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商城之外,导购与爆料的生长沃土(一)

  

(其实东西是几月前写的,拖延症发作便未写完。最近慌得紧,便出此下策,先拉出来示众,再补上这坑)

 

大约就是最近的一年时间,导购网站在国内突然火了起来。无论是早些以海淘出身的什么值得买,还是最近由购物返利转向导购的返利网,这个导购风看来是得刮上一阵子了。

不过说起来这也算一种趋势。过去的返利风抓住的是人们省钱的心理,现在这批用户无论是收入还是信息的广度都给拓宽了,欲望来了那是怎么也挡不住的,更何况谁又会愿意去挡下着难得机遇,于是在缤纷多样的商品面前,导购风也就这样适时地刮了起来。

拿自己来说,随着手头上稍微有了一些盈余,加上自己又不是个存得住钱的主,心里头便开始惦念着那些好玩的东西。什么钢笔耳机笔记本,欲望清单总是一个接着一个。无奈国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法正,以及诸葛的以法治蜀

  

知乎上讨论法正,说到其残忍。不能认同,心想与其说是残忍,倒不如将法正视作一名个性人物。

 

要说个性人物,在制度严密的社会中往往却并不吃香,这是个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拿魏晋来说,前有祢衡折命荆襄,后有嵇康则殒身曹魏。而为何单单法正能独善其身,难道真的是蜀中政治清明,没有那些个尔虞我诈吗?

 

其实要说容忍异端,恐怕诸葛丞相治下的继汉政权是最没有条件的。众所周知,明面里诸葛亮崇尚以法治蜀。因为作为荆襄人士,入主蜀中所要面临的问题就是调和荆襄新人与巴蜀旧人间的利益冲突,处理不好很容易影响继汉政局。所以我们看到,诸葛的法子便是打着法治的幌子制衡双方势力,从而达到两方势力平衡的效果。

 

当然,诸葛的这种公正形象,似乎也被后世广为称颂。像陈寿赞扬诸葛“赏罚必信,无恶不惩,无善不显”,估计是在旧人代表廖立和新人代表来敏这两人身上得到启示。在诸葛口中,这两人罪行都是所谓“乱群”,即在新旧党人之中挑起事端,结果都给诸葛给法办了。而在后来的李邈事件中,诸葛也积极

分类:扯淡的西西弗 | 评论: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国人物哪些适合打篮球

灵感来源:知乎讨论<三国人物哪些适合打篮球>

 

 

奉先踢足球去了,所以让其跨行转会打篮球便有些不合适了。不过真要是过来,辕门射戟那功夫就好比底线投三分,奉先无压力射中瞬间镇住纪灵先生,要知道,对于无数混迹江湖的同学,仅此一投便足以让其青史留名,更何况这小子似乎还潜力无限。 

随后我们会发现,这厮将在篮球场上见神杀神。赤兔马犹如其自带属性,速度加成,快下追身盖帽什么的自然是家常便饭。方天画戟好似装上一双多面投篮手,优雅做出各种高难度投篮,甚至还能稳稳投中,可算上是最完美的射手。至于身体对抗虽说不是绝佳,倘是遇上许诸这种不要命的,三两下晃过或是将之勾引至三秒区外,趁其立足未稳,随即颜射三分想来也会十分痛快。 

只是其团队合作能力实在不强,老子天下第一难免目中无人。再加上自身能力过强,不免将凡夫俗子也纳入自己标准之内,哪知旁人无其天分,难免强人所难,更衣室矛盾便在所难免。所以呢,凡奉先所在球队,由于所有战术都由其发起或终结,故而往往会患上奉先依赖症,离

分类:扯淡的西西弗 | 评论:2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魏晋风度与思想逆转

  

要说魏晋士人的思想大转变,便不能不提其间的价值逆反。而汉末的自然灾害,显然能在其中占得重要位置。

所谓转变,其实早是埋下祸根。汉武时期,独尊儒术。董仲舒的“天人感应”基本作为官方意识形态而存在。虽说这一改良儒学解决了政权合法性问题,但其带来的弊端却也慢慢显现。特别在生产力并不发达的人治社会,人们对自然灾害更是无能为力。而在“天人感应”的学说下,社会弊病被视为道德理想的贯彻不力,灾害则被视作皇帝道德失落的表征。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灾害频繁的汉末,天人感应便遭遇了自己的阿克琉斯之踵:皇帝“罪己”不再管用,于是殃及大臣成了常态,甚至帝王们也开始“立黄老”以寻找新的庇护者。在此背景下,儒臣们君权神授信念的崩塌也便成了在所难免。

前面说了,在新儒学“天人合一”思维模式下,天为最终价值的来源。灾害之下,帝王们显然已经因此慌乱不堪了。所以道家在“人法地,地法天”之后,又有着“天法道,道法自然”的思想,对于帝王来说,此时无疑便太沁人心脾了。

同时,在儒生眼中,皇帝的无道与天的无常是一致的。既然天灾作为天的干预是无道

分类:扯淡的西西弗 | 评论:0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游戏玩得少,你可别笑我

 

   故事是从红警开始的,这又是个暴露年龄的游戏。没错,这是个单机不是网游也不是页游,当然却有人想将它拷贝到手游。但鉴于红警在自己昏暗的中学时代留下了如此美好的回忆,那就将故事从这儿开始讲起吧。

   不是网游,但是在网络尚不发达的昨日世界里,红警却塑造了网络对战的最初模板。遥想当年,呼朋唤友齐聚网吧,花生米热干面,再加上一杯廉价红茶,一场“世界大战”便在这个局域网内展开了。打住打住,是不是有点小说主角出来就练就绝世武功接着便干翻boss的感觉。

想想现在就算喝个水都有使用说明,新手导引怎么能够省略。红警的新手导引设在单人模式上,我们今天看到的关于此游戏世界观的解读,往往都来自于此。但是我又得说但是了,在我看来,单人模式更像是一种世界观的陈诉,真正的新手导引却不再于此。那么它又在哪呢?这就是红警牛逼的地方所在了,想想自己曾经玩红警时的

分类:1900′s Terabithia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熟人都来了吗

  

 

出柜

远走布鲁克林后,篮网的大手笔是有目共睹了,毕竟球票就是上帝嘛。不过面对北美赛场首个公开“出柜”的球员老将科林斯,与老板们的讳莫如深不同,篮网的大心脏显然不同一般,但10天的短约却足以让人赞赏。正如作为队友的加内特所说,任何有能力的人都应该获得展示才华的机会,“发挥自己的强项,这是最重要的,不应由于偏见和歧视剥夺他应获的机会。”

 

初雪,炸鸡和啤酒在哪里?

语出高圆圆微博。正如尹丽川那句“北京一下雪就成了北平”,雪天生有一种怀旧的情节。而当姗姗来迟的大雪遇上来自星星的你,更是让人逮到了过节的机会。韩剧来自星星的你捧红了炸鸡和啤酒,而女神高圆圆的这句贪嘴微博,不知又让多少看官产生了“高山流水遇子期”的亢奋感觉。

 

年光族

所谓“年光族”是指年底基本花光

分类:1900′s Terabithia | 评论:0 | 浏览:1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的歌

  

  

“是不是很喜欢她的歌”,身边的哥们不经意说。

    这哥们也是一个人来看演唱会的。

    刚入座时,我俩都是一声长叹。而事实上是他打开的话匣,“看来我俩都希望破灭了哎,不过还有希望”,他瞅了瞅各自身旁的空位,我也就不客气地跟着笑起来。

   “也算不上很喜欢,算起来倒更爱听张悬”,我接上之前的茬。

   “ 张悬?他们风格不同吧,张摇滚些,从城市那张就开始了。你看,来看这演唱会,身边人都说小清新呢”,说着他便自嘲着笑了笑。

    “哈哈,陈一直都这风格,现在都快40了。张悬倒是转型挺成功,神的游戏那张就很好,格局越来越大。”

    “嗯,是不错,去年还得了个什么奖。对了,你前几天去迷笛了没。”

    “没,一直想去,但没太敢,

分类:1900′s Terabithia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天涯的衰败

  

知乎上讨论到天涯,略有感触。其实博客同论坛何尝不是唇齿关系,便索性移将过来。只不过在天涯数落天涯之坏,却还是有几分怪异的感觉...

知乎问题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190299

对于天涯,也算了解一二,便想来说上两句。

 

要说天涯的衰败,便不能不提下其从前的火爆。像天涯这样的论坛式社区,从交流媒介上来说,基本是接管了书信式的延迟性体验,加快了沟通节奏,这样摆脱时间及空间限制的工具也注定会风靡一时。当然,与此同时的,还有那时还不是太火的即时聊天工具。只不过倘若往后没有微博的出现,聊天工具即便达到如今的成熟度,两者也是具有相当大的兼容性的。毕竟即时聊天满足的只是嘘寒问暖式的日常交互体验,这样只是过“日子”,“生活”又哪能只是这样。

分类:扯淡的西西弗 | 评论:0 | 浏览:145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日之日不可留

  

“请问你的昨天是怎么过的”,知乎上发现温暖的这个提问时,问题早已更改了状态,被管理员设置成了“非建设性问题”。昨天是怎样过的?这样主观性太大的提问实在太容易水化,倘若换作是我,为着社区着想,可能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吧。虽然,这个话题远没想象的那般没劲。

 

 Yesterday•明日风尚

 11月刊的《明日风尚》,是在附近的独立小书店买来的。二十平的空间,搭建出一个小阁楼,让人有几分方所的错觉。我暗自想着,未来要是宽裕了,也要开一个这样的书店。

 相见恨晚的心情,折磨人倒是一点不含糊。比如在彭坦时代发现达达乐队;或是听人感概,十年前的互联网模样;又或是这一次,在豆瓣小组里,望见MING的从前样

分类:1900′s Terabithia | 评论:0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梓潼发现一名叫法正的人才,似乎是平庸之辈

  

玩三国志12,有屯田党也有一波流,而我大约属于所谓的守城派。要知道攻城略地这种事,赢了自然是皆大欢喜,倘若要是输了,哼,兵粮受损那就不用说了,心爱的郭嘉马超被抓了,那不得捶桌长啸,说不定还会怒发冲冠为良将,转眼变身刘皇叔单刀许昌城。至于结果嘛,就算不被连营三百里,也得被夏侯渊之流射得个屁滚尿流吧。当然,兄弟你可先别担心,我可是出了名的稳重派,又怎会舍得五子良将拱手铜雀台呢?嗯,对于我这种技术流来说,存档这样的习惯自然是手先于心啦。

人才自古以来都是重中之重,无论是古今中外,还是戏里戏外。而或许是离封建时代太近的关系,在三国乱世,地方贵族无疑是逐鹿中原的关键因素。所以即使是你刘表,要是得罪了蒯氏蔡氏,那你也就别想在荆州混下去了。所以日后刘备之所以能入主荆州,得地方势力襄助自是应然之事。至于诸葛氏之类的政治背景,你就别和我提什么躬耕陇亩啦。

作为受虐型守城党,从来爱用小势力,

分类:扯淡的西西弗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说辞职呀

  

金九银十的季节,辞职这词总是那么紧俏。今天这位去了什么网,明天那位又将奔向何方,弄得不说几句辞职,就好像能力不济一样。饭一顿接一顿地吃,举杯间总是少不了那么几句前程似锦的客套话,就好像旧时临死的犯人,赴刑之前总能得些酒肉一般。虽有作秀嫌疑,可这房间里的大象,每个人却总是愿意自觉去做的。

辞职,辞职,来广州的一年,算下来竟然经历了十多位同事的来来往往。初时会有不舍,毕竟共事日久,一起吃饭喝酒大排档,一日而终,当然会有留恋。艳清姐说以后会慢慢习惯的,当时我就想,我才不信这样家长式的教诲呢。而到了如今,人来人往中,自己似乎也麻木了不少。走好,以后常联系,慢慢的我也习惯了这些话。

记得临走时大哥对我说,在这职场上,没有什么人是不可取代的。现在想来,大约如此吧,程序照样运转,每个人也就是零件一个罢了。北方人的硬朗作风,在一些地方,却是有些吃不消的。像大哥这样,在公司做了三年,可离开却是颇为萧瑟

分类:1900′s Terabithia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花源永远都在桃花源

  

周末去方所,原是奔着黄静去的,从去年开始,自己就会断断续续购买她的《字花》。欧宁说,本是打算和初安民三人一同来谈谈三地文学的,无奈黄临时有事,便作了罢,最后剩下二人来说这编辑部的故事。

说是二人舞台,《天南》却实在谦卑得很,演讲实则成了初安民一人。初先生说话声音很小,丝毫不显山露水。相比起来,梁文道倒似天生的演说家,尽管小小书店挤满多少人,他的声音总能照顾到各个角落,你就着哪个角落躺着倒也可以由着他侃上个把小时。而初先生开讲后,自己却实在只能移步室内,正儿八经看着他细水长流。

老实说,对于《印刻》,对于初安民,自己是不甚了解的。不过听着初先生聊台湾文学,却很是欢喜。能当面听着一位业内老先生聊文学日常,真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好似风清扬与令狐冲说江湖的轻描淡写,晚辈听来,内心却是澎湃得紧。而谈到台湾文学时,初先生说最推崇便是骆以军了,说起当初张大春推荐这小伙,当时同大春在酒馆等这小伙,没

分类:1900′s Terabithia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漫谈ONE PIECE

小时候凭着那三分钟热情,也曾学过一段时间绘画,水彩、国画、素描,自然是很低级的那种。虽是如此,为了一幅画,也得花上个把小时时间,自然是不容易的。当然也可理解为彼时功力不够。中学时候,热情早是褪去,只是交了几位美术好友,聊聊动漫,看着朋友一节课搞定一个漫画人物,也是得相当用心的。

所以当看到作为一个漫画家的尾田,竟能在海贼王中铺排出如此盛大的世界观,真的是由衷地敬佩。将如此宽广的知识量注入一幅幅漫画之中,还能保证情节的环环相扣,表达出自己的种种世界观,恐怕会让所有小说家都望洋兴叹吧。

在自己的生涯晚期,却用自首唤醒了大航海时代的到来。海贼王罗杰是智慧的。一个人追寻梦想自然是孤独的,

分类:1900′s Terabithia | 评论:0 | 浏览: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2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