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58359
  • 开博时间:2009-11-28
  • 博客排名:第24889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8-04-02

西界哀技

2018-03-28

若芊我芊n

2018-03-2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今天很高兴

今天是2018年1月最后一天,2月10号我的课就结束了。下一步就是准备过年了,高兴!

分类:绝句小说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好,2018!

2018都过去一个月了,每天都在忙碌,这里什么都没有留下。

待我忙完了这一段,一定好好充实我的博客。

暂留标记。

分类:绝句小说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入选《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中

       我的《母亲》《鲜花送给谁》入选《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一书中。

 

       在小说家族新样式闪小说兴起十周年之际,《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一书于近日闪亮问世。该书由唐和耀策划,程思良主编,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作者中,既有王蒙、莫言、流沙河、严文井等众多文坛大家与名家,也有实力作家、新锐作家和草根写手。他们多方掘进,或对人性之美热情歌颂,或对民生疾苦予以关注,或对草根人事深入描写,或对纷纭世象烛幽洞微,或对两性情仇精心营构,或对惊险悬疑巧妙布局,或对古代人物加以现代演绎,或对古代典故进行别开生面的阐释,或对科幻题材大胆想象,或对人生哲理叩问探索……多侧面多角度地反映了纷纭繁杂的社会生活,让我们窥见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的真实存在与生存之道。

       《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全书300多篇,按作者署名音序分成四

分类:其它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红与小黑

小红与小黑

 

文/杨希珍

 

        一只魔掌,突然向小红伸去。小黑眼疾手快,猛地扑向那只魔掌。小红逃掉了,魔掌顺势一弯,捉住了小黑。

        小红转过身时,小黑已被魔掌高高地举过头顶。小红瞪大了惊恐的眼睛。

        “啪嚓”一声,小黑在地上痛苦地蠕动。小红难过地流出了泪水。

        小黑挣扎着抬起头来,目光飘过攒动的人头,直达小红所在的地方。亲爱的,永别了。你要多保重。

        小红急得转了一圈儿又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祖国赞

【诗歌】祖国赞

 

文/杨希珍

 

万里江山万里花, 

新红争艳饰中华。 

登高远望云和月, 

大好河山似锦霞。

 

中秋稻菽翻金浪,

五谷丰登粮满仓。

华夏儿女建伟业,

炎黄子孙创辉煌。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闪小说】变

【闪小说】变

  

文/杨希珍

  

  傍晚的空气,浑浊而又凝重。街道上人来人往,车辆轰鸣。所有这些,都丝毫没有影响青的思绪。青漫步在长街上,脑海里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涌出:他真的要走了吗?难道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青和夏是大学同学,有着三年的恋情。三年来,青和夏在北方校园里,是人人羡慕的一对情侣。郎才女貌用在他俩的身上是最适合不过了。毕业在即,每个人都面临着一场严酷的抉择。原来说好两人毕业后去共创未来,可是,如今却发生了令人痛心的变化。艺术系的美女燕,在毕业前的联欢会上,瞄上了风流倜傥的夏,也不知她施用了什么魔法,竟使与青苦恋了三年的夏,迅速地改变了初衷,毅然决定要跟着她去遥远的南方。青不甘心,尽管夏已有好多天不来找她了,但是青在即将离校的最后一个晚上,还是主动约了夏。她要和夏好好谈谈,弄清到底是什么让他移情别恋。

  晚风停止,空气凝重。就在青翘首以待的时候,夏终于出现了。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车站里有一桶硬币

【童话】车站里有一桶硬币

 

文/杨希珍

 

        山里的小动物越来越少了,老虎获得食物的机会也就理所当然的少了。

        一天,老虎逮住了一只狐狸,正要美餐一顿,狐狸说:“大王,您吃了我,只能解决一时之饥,留着我,我能让您整日饱腹。”

        老虎放下狐狸厉声问道:“此话怎讲?”

        狐狸眼珠“咕噜”一转:“现在虽然山里的动物少了,可人类的超市里,却堆满了鸡鸭鱼肉……”

        “废话!你让我去

分类:童话故事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都是战争惹得祸

【梦凌闪小说研讨会】都是战争惹得祸

——读梦凌的闪小说《放羊的孩子》

 

文/杨希珍

 

        梦凌老师是泰国华裔人,双语作家。她的闪小说,篇幅短,容量大,内涵丰富,时代特征强。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会变成美好的人间。”这是对爱的呼唤,这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向往和平,痛恨战争,这是古今中外所有老百姓的心愿。可是,喜欢制造战争的人,却置百姓的生死于不顾,他们往往在战争结束前,还要给当地的人们留下无尽的灾难。梦凌老师的闪小说《放羊的孩子》,讲述的就是越战后悲惨的一幕。

       

分类:随感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您走了,我很心疼

【诗歌】您走了,我很心疼

 

——父亲节抒怀

 

文/杨希珍

 

您走了,我很心疼

父亲

您给了我生命

养育我成长

我还没来得及报答您的恩情

您却默默地走了

 

您走了,我很心疼

父亲

您的一生太闭塞

闭塞得都没进过一次县城

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

也不知道什么是政治

什么是文化

什么是风雨飘摇

什么是勾心斗角

 

您走了,我很心疼

父亲

您的一生太局限

局限得有些目光短浅

您总是害怕我们的肚子瘪了

您总是担心我们的衣裳薄了

播种、除草、收获

是您一生乐此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聆听悲痛的心声——读《压岁》有感

聆听悲痛的心声

——读剑言一白老师的闪小说《压岁》有感

 

文/杨希珍

 

       与剑言一白老师并不相识,但通过他发在网上的诸多军旅闪小说,早已知道他不但是一名闪小说写作高手,还是一名令人敬佩的军人。对军人,我一向是崇敬至极。自己虽是一介女流,但小时候的理想之一,也曾幻想着长大能做一名军人,为保家卫国尽一份力量。可惜女子当兵的几率总是少之又少。既然进不了绿色军营,那就做一个“孩子王”吧,这也是我诸多理想中的其一。此生,足以。

       闲言少叙,下面就剑言一白老师的20篇闪小说之一——《压岁》,谈谈自己的阅读体会,有不当之处,还请剑言一白老师及各位文友指正。

       一看《压岁》这个题目,首先让人想到的是我国的传统节日——过年

分类:随感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杨希珍

 

黑暗,笼罩着我,找不到出口。

一个声音在远处:

冲出来吧,这里有光明和自由!

我拼尽所有,循着声的方向奔走。

咚的一声,坚硬,弹回瘦小。

我跌倒在冰凉的地上。

疼痛,无边无际。

挣扎。哀伤。哭泣。

夜,层层叠叠。没有一点儿缝隙。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泉

闲泉

 

文/杨希珍

 

        自从红衣女子下凡和董郎成亲后,她的其他姐妹也开始凡心涌动。一天,五姐紫衣女子偷偷溜到凡间,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了如意郎君树生,并和他成了亲。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紫衣女子和树生相亲相爱过了不到三年,生下了一对儿龙凤胎,起名叫大双、小双。

        一天,树生正在地里干活儿,突然乌云密布,雷声滚滚。他抬头望了望天空,便急忙扛着锄头往家跑去。谁知刚进家门,就看见雷公电母正挟着紫衣女子往外走。树生没拦住,就扔下锄头,抱起两个哇哇大哭的孩子向西南追去。

        树生追到孤山时,突然一道闪电,击中了他的胳膊。他疼得一哆嗦,低头一看,两个孩子连同自己的两只胳膊一齐掉进了山涧里。顿时,书生的脚就像生了根,再也挪不动半步了。

分类:闪小说 | 评论:2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队长的训斥

队长的训斥

 

文/杨希珍

 

娃病得不轻,得到镇上看医生。家里没有一分钱,老婆让我去队上借钱请假,陪她一起去镇上。

我天生懦弱,不愿出头。老婆哭骂不停,我只好硬着头皮向队部走。

光线晃得人睁不开眼。我好不容易捱到队部,队长、出纳都在。我站在门口,嗫嚅了半天,也没把话说出口。

队长是个急性子,平时好训人,我向来怵他。他皱着眉瞥我一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的喉咙顿时像被什么呛了下,使劲咳了几声,才吞吞吐吐说,娃病了。请假。借、借钱......

队长不耐烦地吼道:钱没有,假可准!

没钱咋治病?不知哪来的胆儿,我突然冒出了这句话,就死死地钉在那里不动了。

队长背着手在地上转起了圈儿。突然,他大声对出纳说:给他20元,让他捎50包鼠药,晚上去仓库灭鼠,把白天耽误的工补回来!

我鼻子一酸,心想:给娃治病没钱,给鼠买药倒大方。

我捏着20块钱回家,老婆一看来了精神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城市的诱惑

城市的诱惑

 

  文/杨希珍

 

  春节前,江和帆结婚了。婚礼办得很隆重。

  春节后,江进城打工。帆也要去。

  江看着满脸哀怨与不舍的帆,心里阵阵泛酸。

  婆婆说:你爹病着,都进城,地谁种?

  包出去。江果断做出决定。

  江在城里租了房,把帆接走了。

  一年后,帆生下个男孩儿。江乐不可支。

  两年后,江贷款买了套小户型,准备在城里扎根儿;帆给儿子忌掉奶送回乡下,自己也在城里找了份酒店工作。

  江起早不贪黑,帆贪黑不起早。两人除了床上的时间,极少有交集。

  江和帆渐行渐远。

  法庭上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屋子——老K系列之二十二

黑屋子

K系列之二十二

/杨希珍

k被带进深山里,又被送进一个黑屋里,才被摘下眼罩。这时,太阳快要落山了,屋里的光线比较弱。老k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35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