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4205
  • 开博时间:2005-11-0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山谷故里


  山谷故里
  
  作者:朱千华
  
  若干年后,一棵树仍伫立在原地;一块岩石,仍嵌在修水河长满青苔和灌木丛的岸边。你站在山顶往下看。修水县城很小,小得就像山妹子鼻梁上的一颗美人痣。早晨你从九江上车,崇山峻岭,回环往复,半天时间抵达修水。
  
  三年前修水河像一道山间小溪掠过你的一丝笑影而去。今朝重逢,你揉揉眼睛遥望,翠绿的茶园从四面八方奔腾不息层层涌来,清香一城。市民坐在梧桐树下。卖茶的山民也坐在梧桐树下。
  
  新茶刚出锅,用铁皮灌装好,很清爽,像刚梳妆的一些女子。清晨,挑一肩清香走出村寨,翻山越岭到县城来。不吆喝,只抽旱烟。静静看路边行人。像担子里的茶一样朴素。路边有茶肆。累了,进去坐一会。上茶。大碗。随意喝。到什么时候都行。徜徉修水县城半日,齿颊馥郁,衣裳都溢满茶香。你把耳根贴在修水山岩僻静的角落。茶树伸出青青的手,你的痒处麻麻的。
  
  你不辞辛劳,迫于生计十数次往返修水。多数从九江中转。然后再回九
分类:行走 | 评论:1 | 浏览:3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娄山关记


  娄山关记
  
  —— 黔北印象之三
  
  作者:朱千华
  
  到黔北,看遵义会议旧址,品味董公美酒,不能不看娄山关。娄山关名气很大。都读过毛泽东的名作《忆秦娥·娄山关》。“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这两句多数人能背诵。先前,不知娄山关位于何处。癸未初春,去黔北采风,才知道娄山关在遵义。既来此,则当然要一睹名关雄姿了。
  
  黔北多高山深谷。遵义往北去桐梓,必经娄山关。此为黔渝交通要道。那天早上,我从茅草铺搭乘去桐梓的班车,中途在娄山关关口停靠。只我一人下车。路右侧,有块石碑,一人高,走近,细看,款字模糊,但娄山关三个大字异常醒目。是块旧碑。抬头四顾,见两壁夹立,中露天光,满目的青林翠竹,异草杂花。我惊异地发现,整个娄山关,就我一人流连。我庆幸这蓊然青葱、幽奇险峭的娄山关风光,为我一人独享了。
  
  往前走,绝壁千尺。猛见一面巨大的石碑,大理石磨制,十多米高,二十多米宽,嵌入右侧的岩壁,镌刻着毛泽东的手书《忆
分类:行走 | 评论:0 | 浏览:3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遵义之夜


  遵义之夜
  
  —— 黔北印象之一
  
  作者:朱千华
  
  出贵阳向北三百里,便到遵义。下火车,已是子夜。出站。满眼辉煌的灯火。脸上有湿润的感觉,是雨丝在飘。初见遵义,一点不陌生,这时节,我寓居的那座江南小城飘洒的,也正是这般细雨。明显区别是,江南雨缠绵,稠密,令人伤感;遵义的雨,疏朗,清新,带着缕缕山野气息。街灯映照下的遵义,路面光洁而潮湿,没有泥泞,没有水塘,不必油纸伞,无须雨衣,心情好,行囊也不再沉重。我一个人子夜时分在黔北遵义街头行走。雨丝渐渐强劲,灯光下飘落成飞扬的颜色。我被缤纷的雨簇拥着,走进了夜的遵义。
  
  遵义是名城。每天都有旅游者从全国各地赶来。但是象我这样独辟蹊径夜游遵义的人,估计不会很多。没有喧哗,没有纷扰,可以静静地走进历史,走进68年前遵义的夜。遵义之夜,为一般旅游者忽略,那是另一种奇特的景致,却让我一人独享了。街灯下翻看游览图,距老城子尹路尚有不短的距离。我决定抖擞精神,徒步前往。想想又好笑,这点路程,我居然把“徒步”当成一
分类:行走 | 评论:0 | 浏览: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檀板旧梦忆江南


  
  本文入选“《散文》杂志2003年作品精选集”
  
  
  檀板旧梦忆江南
  
  作者:朱千华
  
  千家有女先教曲,十里栽花算种田。这是郑板桥的《扬州》诗。说扬州这地方,自古为歌吹地。扬州清曲,你可能没听过。但你知道优美的民歌《好一朵茉莉花》。《茉莉花》源自扬州清曲《鲜花调》。可见你对扬州清曲并不陌生。歌词记不得,不妨事。调儿熟,随时都能哼出来。你心情极好,像置身烟水蒙蒙的绿杨城郭,受烟花三月水灵灵的浸润。扬州清曲又称小曲或小唱,可见这调儿不是大气磅礴的那种,宜小家碧玉,宜小画舫,宜助酒兴。清曲从诞生那天起,与俚语,谣辞,山歌,俗调为伍,充满野味。不讲平仄,大体押韵就行。好处是:质朴,清新,易懂。你走进扬州寻常巷陌,烟柳人家,你都能听到清曲悠扬,感觉身边有溪水活活流淌,像在陌野上走。
  
  扬州清曲源自民间,土生土长,有浓郁的水乡味。劳动号子,悠闲的渔歌,心中苦乐,对美好生活的热烈向往,都能融入清曲,形成这些曲牌:【江南梳妆
分类:扬州 | 评论:1 | 浏览:4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树紫桐花


  【一树紫桐花】
  
  作者:朱千华
  
  三月桐,花似雪。被阳光和雨水洗过的天空,开满白的和粉紫的花。清丽,淡雅,明亮。
  
  桐花闪过绿叶,栖息在梦幻的枝头。触摸五彩云霞,雨露阳光。十里麦田十里锦,一路桐花一路春。洁净的情怀,满心的欢畅,还有令人陌生的喜悦,在那样的高度,肆意绽放。开吧。开就开出一个蔚蓝色的天空;开吧,开就开出一个绝世的容颜,让你那眩目的亮色,照透我每一个清寂的夜晚。暗香浮动,迎风含笑,像一个浮游的梦。
  
  月下何所有,一树紫桐花。
  
分类:人物 | 评论:0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麦浪上行走

  在麦浪上行走
      
  作者:朱千华
      
  麦子熟了,麦子金黄。风吹麦田,一大片一大片摇荡,像秋姐胸脯起伏。我多么喜欢。麦子熟,秋姐就来我家。秋姐剁猪草的姿势很美,领口张开很大,像玉兰花开,里面两只小白兔又圆又白,在我满眼里跳。我的样子一定很可爱。我的眼睛明亮。小白兔很白。我用明亮的眼睛去捉小白兔。那年我八岁。
      
  不知道秋姐家住哪里。秋姐从麦田里来,碎花褂,青竹篮,大眼睛,粗辫子。麦粒金黄,青花靛青,麦粒点缀秋姐青花褂,金黄光泽晃在青蓝色里。秋姐带着满身麦粒走在阳光下,像嵌边的青瓷。我站在村头遥望,麦浪起伏,麦田延伸着我的视野,大片麦子在秋姐胸前舞动,不停摇晃着我的眼睛。麦子熟了,秋姐就来我家。我们睡一张床。我看到后园那一片原野在我眼里绵延。熟睡的秋姐穿青蓝布碎花褂,胸脯起伏,像麦浪。
      
  麦子熟了,远方的麦子把父母从我身边割走。但我喜欢割麦季节。割麦季节就能看到小白兔。割麦季节小白兔就在我身边跳。猪,猫,狗,还有鸡鸭,还有我和小白兔。我
分类:故乡 | 评论:2 | 浏览:4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醉卧酒乡

 醉卧酒乡
    
  —— 黔北印象之二
    
  作者:朱千华
    
  我长年累月在外漂泊,喜欢喝点酒。每到一处,总要寻访当地佳酿,再找家干净的馆子坐下,独自品饮。此回到黔北,临行前翻地图,就感觉目光有些迷离和朦胧,手指也不听使唤,沿赤水河,一路摇晃下来,赤水、习水、仁怀、遵义,游离间,连指头也沾染了酒意。黔北真是酒乡!中国的顶尖好酒,就产在这条赤水河上。喝酒的人读这些地名,都能眉舒目展,齿颊生香。
    
  到遵义要喝董酒,那才算真正到过遵义。在遵义买董酒,价低,货真,让人放心。不像我生活的那座城市,每每买瓶酒,回来后总要狐疑半天,弄得喝酒的情趣都少了几分。在遵义中华南路一家超市里,我选了一瓶董酒,去了包装,晶莹的瓶子露出来,那酒液也是莹莹的亮,一入目就叫人喜欢。小心插入兜中,手护着,很谨慎地往回赶。火车站十字路口附近的狮山大酒店不错,选个临街的窗坐下,这才把董酒捧在手上,细细把玩。心情无比愉悦。我静静地等候一位遵义朋友。
    
  朋友是黔
分类:行走 | 评论:0 | 浏览:3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魁龙珠

  
  魁龙珠
    
  作者:朱千华
    
  不再有雪。不再有透骨的北风。但春天仍是阴寒。濛濛细雨,很清凉,永远若有若无。黛绿的风,浸透了年轻的三月。你走在得胜桥巷的青石板上。不知多少年,一条条青石板,从山里驮来,卧在小巷深处。小巷幽深。你孤独地走着。静静回忆从前的时光。你听到一缕轻轻的叹息。
    
  叹息从枝头飘落。一枚叶子落在你面前。游人渐多。你穿过被摊档挤满的得胜桥小巷进入富春茶社。一棵高大的白玉兰在百年老店院中挺拔。一枚叶子飘落。你弯腰,蹲下,捡起。那枚叶子还带着些许绿痕。她落下,悄无声息。没有人注意到一枚叶子的跌落。一枚叶子一枚生命。美丽的舞影,闪着梦的微光,飘过你眼前。她遍身布满阳光,阳光延伸我的视野,晃过一世纪。一个世纪是一缕轻烟,来不及细想,故事就已苍老。只剩下杯中的魁龙珠,起舞着华丽的苍凉。
    
  天气仍是阴霾。你临窗而坐。窗前正是那棵高高的白玉兰。感觉真是奇妙。你记起了一次舟游的经历。买舟,入古运河,去宝应百
分类:扬州 | 评论:0 | 浏览:3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 思

 
  相 思
      
  作者:朱千华
        
  还是古人浪漫。热恋情人,恩爱夫妻,因赶考远走他乡,或四处谋生,驿路遥遥,间关千里,相互牵挂着,便有了相思。“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痛苦甜蜜;“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甜蜜痛苦。说的都是刻骨铭心的相思。因为相思,望穿了多少倚窗秋水,泪湿了多少漂泊的衣衫。
        
  神话传说,诗词歌赋,都离不开相思。
        
  古有相思木。南朝任昉《述异记》记载,战国时,有人出征未归,其妻思苦而逝。葬后,墓上生树,枝叶皆倾向其夫出征方向,遂称之为相思木。梁武帝《欢闻歌》云:南有相思木,合影复同心。
        
  还有一种相思树。晋干宝《搜神记》记载,宋康王夺韩凭之妻。韩氏夫妇自尽,康王不许合葬。两冢相望。一宿之间,坟顶各生一株大树。久之,两树屈曲环抱,根系相交于下,枝叶杂错于上,并有鸳鸯一对宿于树间,日夜交颈悲鸣不去。宋人哀之,称此树为相思树。
分类:读书 | 评论:1 | 浏览: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蒲棒

 
  【蒲棒】
  
  作者:朱千华
  
  (一)
  
  夏季。河滩。芦苇疯长,浩浩荡荡的一片绿野。入芦滩,可见水边一种植物,昂然向上,叶狭长,中间,一根粗细均匀的棒子,硬硬地竖着,朝天。棒子黄褐色,尺长,有绒绒的毛,我们都叫它蒲棒。
  
  芦苇滩,野得很。水边,一根根笔直向上的蒲棒,在风中摇晃,让人产生采摘的欲望。水边的事物,丰富繁多。紫红菱,常吃,吃多了,嘴里涩;茭白,也可生吃,采下,剥去青壳,咬。茎雪白。蒲棒不好吃。蒲棒笔直的丰姿却是诱惑。蒲棒就那样艳艳地举着,很惹眼。孩子们欢呼雀跃,奔跑,扑入水中,争相扳折。
  
  蒲棒握在手里,沉沉的。回家置屋檐上,曝晒,蒸去水分。晒干的蒲棒,乡里人用来驱蚊。无有不备。家家户户屋檐上,都铺满了。农村暑热,尤其是夏夜。晚上,劳累了一天的乡里人,终于可以躺在自家门前的竹匾里,乘凉。握着蒲扇,静静地扇。沉重的劳作,浑身散了架,这样躺着,很快进入梦乡。孩子们不知疲倦,一刻也不闲。乘
分类:故乡 | 评论:0 | 浏览:18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皂角树

 皂角树
      
  作者:朱千华
      
  故乡老屋山墙边,长着一棵硕大的皂角树,高七八丈,枝头伸着许多尖尖圆刺,像狼牙棒。那是母亲手植的。小时候常常看见母亲凝望它,用手去抚摸它,像守着一个古老恬静的梦。皂角树春天里开满了黄白的花朵,果实极像豆荚,一串串地挂着。干枯以后的皂角就在风中摇晃,哗啷啷地响。皂角树的木质坚硬无比,乡里人常用来做独轮车的轮子,或者做犁柄,非常牢固。
      
  早年,村里有户周姓的大户人家,母亲曾在周家做过佣人。母亲的活汁,是给周小姐浣洗衣裳,扫地除尘。母亲说,周小姐人极好,话也不多,文文静静的。母亲给周小姐洗衣裳,擦家具,都离不了皂角。用皂角洗得干净,光泽鲜亮,不伤衣物。有一回,周小姐问,哪来的那么多皂角?母亲告诉她,自家有棵皂角树。周小姐很新奇,便要去看。母亲很为难:破落不堪的小屋,哪里是小姐去的地方。最后周小姐还是随了母亲来看皂角树。
      
  周小姐站在树下,仰面望着那满满一树皂角,惊叹不已。周小姐一头柔美的长发,黑缎似的垂泻肩
分类:故乡 | 评论:0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灯笼

 
  灯笼
      
  作者:朱千华  
        
  一年秋天,我寄住外婆家。是个偏远冷清的小镇。弯弯曲曲的古溪河,从屋后冷冷清清地流向远方。
      
  闲着无事。我整日躲在阁楼上。阁楼很旧。上楼梯时,咯吱吱响,尘灰在斜射进来的阳光里飞舞。那部聊斋,早已枯黄。每每读着,便悚然起来。四周寂寂,有点声响都让我惴惴不安。临睡前,我总要朝窗外张望片刻,看是否有狐狸精,坐在野地里,书上说的那样,年轻女子,坐在荒坟边,面孔在月光下,异常白艳。
      
  冷夜中月明如昼,落叶萧萧,什么也没有。
        
  那是一片荒寒野谷,灌木丛丛,茅草枯黄。我一个人从不到那里去。一个秋天的晚上。黑夜,像外公老木椅上深紫的漆光。我独坐在老屋阁楼上读那部古书。灯光昏暗,一片静谧。突然,一阵冷风吹开窗户,我意外看见,远处有盏灯笼,白纸糊的,隐隐的浅红的光,悠悠飘忽前行,不见人影。夜色中,那点微弱星火,冷冷的,明暗不定,经过草地,渐渐往青石桥移去,
分类:故乡 | 评论:0 | 浏览: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沈厅·玉绣楼

  沈厅·玉绣楼
    
  作者:朱千华
    
  江南江北,风情各异。大户人家,都有钱造屋。他们精心构筑深宅大院。心机相似,许多设计,便不谋而合。昆山周庄沈厅,扬州片石山房玉绣楼,分属两地,都是富贵气象,豪门人家气魄。从外形看,两种风格,但内部的厅堂绣楼,全部采用的走马楼结构,则完全相似。盘桓周庄沈厅半日,我用心记下了这座优秀的江南水乡建筑。
    
  周庄之繁盛,由江南首富沈万三而起。知道沈万三,是在读《金瓶梅》之后。《金瓶梅》第33回中,潘金莲说过一句谚语:南京沈万三,北京枯树湾。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沈氏富可敌国。《周庄镇志》记载:沈万三资巨万万,田产遍天下。沈氏曾资助朱元璋,修筑南京三分之一的城墙。沈氏后裔在周庄盖了一座规模庞大的宅院,即现在的周庄沈厅。
    
  沈厅是周庄点睛之笔,没有沈厅,周庄实在单薄。沈厅位于周庄富安桥边市街,经250年的风雨,森然依旧。这是一座典型的江南风格建筑,深宅大院,前厅后堂,幽深叠进。整座宅院大致分三部分。临河建筑有水河
分类:扬州 | 评论:0 | 浏览:5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鬏儿

  鬏儿
  
  作者:朱千华
    
  我知道鬏儿是在孩提时候。直到今天,我才知道这个词的写法。那时我常随在母亲身边看她缝补衣裳,也能常常看见有个女先生,臂弯里挟了书卷从我家门前走过,去村西头的一所学堂。母亲每每望着女先生离去的背影,总是羡慕不已,赞叹说,女先生的鬏儿绾得多好!我因此知道,所谓鬏儿,是把长发盘绕起来,在脑门后打成的那个结,圆圆的,扁扁的,用细纱网扣住。当时我还不能明白,奇怪那 鬏儿的魅力,母亲居然也效仿起来。鬏儿这一种发式,母亲一直保留着,印象中,我从未见她改变过。
    
  故乡在苍茫辽阔的苏北平原。贫穷的日子,试验着故土上每个人的灵魂。远走他乡,挺而走险,都有。母亲一如既往地守着家园。身上的衣服都很旧,但母亲总能搓洗干净,折叠整齐,放入竹匾。屋后有棵硕大的皂角树,满树皂角差不多都是母亲摘下来浣洗用去的。母亲说人穷不能志短。一有空,她就把我们兄妹仨带到井边,盛一盆清水,洗去我们脸上和手上的泥巴,或者,用皂角洗她的头发。她说,人再穷,把自己的头发梳理清爽,这事谁都不难做到。
分类:故乡 | 评论:0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 山 月

  
  关 山 月
    
  作者:朱千华
    
  关山并无确切所指。关山是有的。在陇县。当年漂泊大西北,从宝鸡去六盘山,常中转陇县。关山去看了,幽涧水泽,是天然牧场。也有月,很小,妩媚,秀丽得像江南少女。秾花遍地,异草漫山而生。满眼都是青山绿水。这关山灿烂如锦,不是真正的关山。
    
  关山遥不可及。大漠,孤烟,长河,落日,都是关山壮美的景致。你读了许多乐府和唐宋诗词,关山一遍又一遍闪回在你脑里。遥远了,再看,又分明在眼前。你凝眸遥望,满山愁绪,寂静,荒凉。那是真关山。
    
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你长期生活在这样一个被誉为“月亮城”的地方,享受着二分明月的温柔。你喜欢这片润软之地。不知何时起,你渐渐变得懒散,患有顽固的神经衰弱症。你常常浅斟低吟,怀想那些遥远的年代,才气横溢,又有点儿病态,颓废,透着无比的冷清。
    
  有一天你终于厌倦了潮湿温润的春江,月夜。寂静
分类:行走 | 评论:0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