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的地方

这里是清风安放梦想的地方。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2269
  • 开博时间:2009-11-2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写往事】长诗《乡》之七小节

  题记
  我从那里来,
  却再也回不到那里去。
  在乡村和城市之间穿梭,
  我成为了那岁月的过客。
  1
  一道沟,一道道壑。
  四面坡圈着,
  生我的村落。
  不是山,可土地却硬得像石头。
  不是沙漠,可谁家的渠都很干渴。
  村子的东头有一条小河,
  可只有在雨季它才不是干涸。
  在春,
  人们用水车把希望灌溉。
  在夏,
  人们把汗水与野草一起掩埋。
  在秋,
  人们用一年的汗水换回钱来。
  在冬,
  漫天的风雪冻住了所有的白。
  没有山清水丽的俊秀,
  没有大风起兮的感慨。
  只有我固执的爱,
  简单,直白。
  2
  我们村子被叫做沟,
  我们都是沟里住。
  沟的东边和西边各有一条小河,
  我们沟里人就在这河边生活。
  豆~腐~哎~
  这是清晨最早的一声叫卖,
  隔了两里地的,
  彼处村子的狗先叫了起来。
  然后是隔壁家的大黄,
  硬拖着铁链子追着喊着的狂吠。
  人们的嗑漱声,
  鸡鸭鹅的叫声混杂在一起,
  最后往往还是一句豆腐的吆喝,盖住了所有的声响。
  当金属的钩子挂着银白色的水桶,
  晃晃荡荡地打我家门口路过的时候,
  我在炕上享受着这些声音,不情愿地起床。
  3
  我们村里有一口宝贝的井,
  在夏天,井水也是冰凉。
  “凉水醒梦~”
  这是白胡子二爷爷一大早上就发出的声响。
  井旁的碑,是当年知青给立的,
  因为当年沟里人和知青吃住一样,
  咽的是糠,
  睡的都是牛棚。
  知青在碑上刻着“上善若水的字样”
  纪念沟里是他们躲避迫害的地方。
  七岁我和大妈背着冻豆腐进了锦城,
  拿着白胡子二爷爷写的纸条,
  去找那个什么什么长。
  在城里的饭店,大妈的豆腐露出了光,
  不起眼的冻豆腐竟然走进了最华丽的厅堂。
  大妈告诉过我,其实这豆腐好吃,都是因为这井水的清凉。
  
  4
  雨从老家的屋檐上流过,
  在院子里汇成清澈的小溪。
      
  小溪从桃树下经过过,
  摇曳的桃红,便随雨丝一起飘落,
  飘落的桃红,是五线谱上跳跃着的音符,
  欢呼着,推攘着,在微凉的东风里留下春天的歌。
      
  载着桃红的小溪
  流过我家低矮的小屋,
  流过了那苍劲的老槐。
  细雨小了,吻在草尖上,便成了珍珠
  在毛茸茸的草尖上婆娑。
      
  桃花在小河里沉没,
  裹着桃红的河水流到了水塘的那侧,
  在杨柳和青草掩映的塘口,
  我寻到了一串粉红的泡沫,
  映着太阳的光辉
  唱着歌。
      
  5
  狗尾草在稻子旁边唱着歌,
  “格格不入的蠢材”
  稻子说。
  狗尾草清了清嗓子反驳:
  不孝的子孙,几万年前你们的祖先就是我!
      
      
  夏日升,夏日落。
  满畦的稻子喊着口渴,
  人们赶忙引来了旁边的小河,
  那没有用处的狗尾草当然得不到半杯的施舍。
  在闷热的午后, 狗尾草唱着歌,乐观的活。
     
  秋风起,秋风落。
  傲慢的稻子被镰刀苦苦地折磨,
  稻子们哭喊着,
  哭得狗尾草也泪眼婆娑,
  露珠轻轻地滚落。
      
     
  草是草,禾是禾。
  狗尾草的种子
  在天地间自由的传播。
  稻子却碾成了米饭被端上了餐桌。
  6
  用木锨把豆子和豆荚一起抛向空中,
  就着那泛起的西风。
  豆子欢快的降落,
  豆荚却在风中弄丢了身影。
      
  被碾子压出了亮皮子的打谷场,
  是满载了丰收的乐园。
  成垛的高粱头,用秸杆捆成捆,
  高粱穗便调皮地从垛里探出头来,
  就像是被那西风臊红的脸。
      
  远处,
  赶车的农老大,
  一看就知道是好把式。
  轻扬着鞭子,
  鞭子上的红缨在西风里挥舞。
  小毛驴勤快地拉着一车
  金黄的谷子。
  车辄,
  骨碌碌
  骨碌碌
  压过那泛着夕阳余晖的小河。
      
  谁家的炊烟是那么地婀娜。
  钻人鼻子的饭香,
  是今年的新米开了锅。
  
  7
  把大风过后,
  拾来的干树枝点着,
  满灶
  滋滋的塘火映红了我的脸。
      
  开锅的水气,
  让我脱离了大人的眼,
  像电视里武侠那样,
  腾云驾雾里把最新的招式操练。
      
  火苗舞蹈着舔着锅底。
  没有盖严实的大锅盖,
  把熟了的面,鲜嫩小白菜,还有流油的对肉的思念,
  全部一股脑地送到我嘴边。
     
      
  
分类:清风的诗集 | 评论:0 | 浏览:9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54477&articleId=839a075db1e7b5d0d397cf8b17d9d054查看全文>>

【泛泛壹周秀】别样的往事

  清风的往事不沧桑,满是快乐。
  年少曾轻狂,自认为比别人多读了点书,就不把老师放在眼里。三年级时,就会背朝代歌了,六年级时,就给老师的讲义挑毛病。“汉分西汉和东汉”校长如是说,我在课堂上站起来就说“错,中间还有个新。”在当时这叫显摆,现在看叫傻帽,课堂上洋洋得意,下课了就多檫了一周的黑板。
  年少爱瞎想,自认为山的那边的世界也就比老家大那么一点点,听他们说的那么风光,净胡吹去吧。于是我用柳枝做成笛子,穿着露脚指头的鞋子在春天的野地里疯跑,一点也不羡慕山那边的快乐。
  年少爱看书,村里就有两本书,一本是《封神演义》,一本是《闲情偶记》。大人们都爱看《封神演义》,我却爱看《闲情偶记》。小学五年级我读一本叫《新少年》的刊物,按照上面的地址还投过稿,可惜直到初中的时候,我才在卖废品的纸篓里看到了我发表的那一篇文章。《怎么看蛋分公鸡母鸡》
  我的变老,是在高中,因为我的恩师喜欢古董,我完全被这百十年的瓶瓶罐罐所吸引。老师搬家,找我们一干人等去义务劳动,我看着一个物件发楞,老师拍拍我肩膀,告诉我“汝窑的”。于是我把村长家的花瓶拿给了老师看,从此许多家的破瓷烂瓦都成了文物。而这一切文物的源头,竟然就是村子东头的王大老爷坟,就在那石头矮墙的尽头。而这事情以后,我就成了老师的跟班下手,帮老师清理那些破瓷,由于我读的是师范附属高中,每个月国家都给70块的补贴,再加上老师对我的照顾,给家里省了不少钱,这也让我有机会去读大学。
  大学了,清风就快乐了,图书馆里的书,可以从这排到那排随便挑着看。那时学校流行去图书馆谈恋爱,我却和书谈起了恋爱。在图书馆里,我结识了陈岩教授,我对陈岩教授研究的俳句产生了浓厚兴趣,这个兴趣一直陪我到今天。
  没毕业就来到现在这个公司实习,工作之余常来天涯看看,有时老板不在成天的混在天涯,自觉心中有愧,还好工作没有大错,勉强糊口至今。
  所有的往事,就是这些,没有什么大事件,平平凡凡的,不过想想,平平凡凡的也不错。因为这便是真,没有浮夸的虚荣,没有瞎编的精彩,只是日记般地娓娓道来。
  
分类:清风的评论 | 评论:0 | 浏览:105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54477&articleId=0f28b5c3cac41b5bdf99b117ca4f55e1查看全文>>

油一下也

  天地开,万事无念。
  不见红尘滚滚来,
  但见白云推此台。
  昂首望穿天之外,
  低头看那大河白。
  山峰山谷飘如乳,
  人山人海登天来。
  万仞名山深似海,
  无人此地可吟徘。
  万古风流随风去,
  多少名人成尸骸。
  碑林墨宝都说好,
  谁比谁的好多少?
  不看文化看野草,
  漫山尽是绿如毫。
  劝卿提前洗个澡,
  近日清风势比高。
  
  
分类:清风的诗集 | 评论:0 | 浏览:83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30111&articleId=3a8ef5b73beaa9c06de6412360085b0e查看全文>>

泛泛评奖委员会推荐帖

  有人刚才跟我说,由于种种原因,TA的文章是不能上首页的,只能独发到泛泛来渡假可不可以?我说行啊,你在泛泛存得东西多,还给你利息。
    
    这个启发了我,刚才也和大F聊天了,也想到了一些。
    决定以后,泛泛还应该每周推出:
    本周最佳新人奖
    本周最佳回帖奖
    本周最幽默奖
    本周。。。。。
    哎呀!奖项太多了,要不这么地哈,每周开一个水帖,大家把这一周在泛泛发现的应该给奖励的帖子的标题弄上去,并说说你想给TA发什么奖项,奖金当然是清风出了(不过支持友情赞助哈,比方说我刚才看到不轻易说笑的才女@王雁2006  评论 @艺海浮尘 的雄鹰图时,说:这个像你。我立马决定给她颁发 本周最幽默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1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54477&articleId=3057fab61dc33b068709892220d3eec0查看全文>>

提前写中秋

  2006年10月6日写成,2007-05-27 16:45第一次博客搬家整理
  《中秋》
  中秋
  列车在秋的野
  缓缓地滑着
  一望一望的麦子还是水稻
  分不清!
  只是在地与天的一线
  摆在那里,
  静止着的金黄。
  
  对面乖乖的女孩
  依偎在男孩的肩上,
  卷卷的头发,
  轻轻的睡着。
  人们谈论不相干的东西,
  我只期盼这特殊的夜的到来。
  
  月亮在山的背后闪出的时候,
  一切都是静静的,
  没有人惊呼,
  更没有酸到念那千里共婵娟的古词。
  
  在亮亮的一段河水上,
  忽然有关灯的冲动,
  扭头回望了许久,
  泪水没有滑落。
  
  女孩睁大了眼睛
  指给男孩
  看那如洗的满月。
  我微微嘴角扬起,
  闭上眼睛,
  静静的
  静静的
  等待着25分钟后到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0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54477&articleId=1bb985d5b2f81c9dfaa79cceffab8eca查看全文>>

[转贴]“诗”说

  经@南嘉书生 恩准 现将『 狂飙诗友会 』@琼崖游子 的诗说一文,拿来此地与泛泛们分享。
  分享这个帖子的原因:可以更好的指导大家写诗,帮助大家走出无病呻吟的怪圈。
  由于现在还没有收到作者同意转载的回复,清风还着急和泛泛们分享,就先贴出来了,若作者本人反对转载,我再删除。
  *********************************************************************
  “诗”说
    
    古人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溜。”以熟读三百而能“溜”,此可谓熟能生巧耳。正如南宋理学大家朱熹所言“古人作文作诗,多是模仿前人而作之,盖学之既久,自然纯熟。”遥想当年,沣蓼大才子段立本,集唐句诗日成八百,一时传为美谈,这大概也是“熟读”的功用吧。时下,从伊呀学语的孩童到清丽婉约的网络秀女,无不把吟诵古诗作为启蒙诗词句读和品味中华灿烂文化的“功夫茶”,“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让人大有“童子解吟,老妇能唱”之感慨!
    关于诗之一说,还是南朝文学评论家钟嵘讲的好:“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感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这是对诗的最好诠释。一些时候,人们往往在不经意间把写诗与“才华横溢”、“风流儒雅”、“文笔潇洒”相关联,然而就诗之一道理论,怎一个“才”字了得。诗歌是一种主情的文学体裁,在我国文学史上早已荣登大雅之堂,千百年来,名人大家层出不穷,绝句名篇俯拾皆是,诗仙、诗圣、诗鬼留芳千古,举世闻名的“唐诗”更是诗歌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演绎着中华民族的伟大文明史。先贤名家的才学固然让人敬佩,但他们的诗风境界更是让人望尘莫及,因而成就了许多不朽之作,如若只把写诗当作“有才”而论,是有失偏颇的,也只能是管中窥豹,仅见一斑。写诗不仅需要渊博的知识、秀丽的文笔、通晓的格律,更重要的是要有高远的意境和对事物“入木三分”的洞察力,走进生活,感悟人生,抒发情感,产生共鸣,凡此种种皆不可偏废。如北宋诗人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就足见炼情炼意之功,而并非才学高深之效。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唐代诗人白居易“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某以为,就古典诗歌而言,无论学诗也好、写诗也罢,应刻意把握好四个方面:
    其一,不能“失格出律”。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写诗理当如此。诗歌是以抒情方式,高度凝炼、集中的反映社会生活,用丰富的想象,富有节奏感、韵律美的语言和分行排列形式来抒发感情,它是有节奏、有韵律,并富有感情色彩的一种语言艺术形式。因此,写诗必须讲求格律、韵律,这也是“永明风格”的“传家宝”,只有追求节奏感、韵美感的规范,才能达到“铿锵有声,抑扬顿挫,掷地金声情自怡”的效果,否则就不能成其诗了。这是写诗的“纲”,离开这个“纲”就难以纲举目张。
    其二,不可“才尽词穷”。中国有个成语叫“江郎才尽”,说的是南朝江淹年少时很有名气,后不思进取,才情减退,晚年诗文无佳句,时人谓之“才尽”。大凡写诗作文,最忌“词穷”,就诗歌而言,格律就好比人的骨架脉络,而词句则是血肉,没有精美的词语做铺垫和衬托,这个“体格”就很难健康丰满。然“才尽词穷”而为诗作,不仅让人有无病呻吟之感,且读起来形同嚼腊,索然无味,言之无物。想那江郎,虽通晓格律,理未曲,但词已穷矣。写作之道,尤其注重平时的学习和积累,唯有高点明灯苦用心,深谙“书山有路勤为径”的道理,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只有常下“苦吟”、“推敲”之功,笃定“年年岁岁一床书”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情怀,方可“为文祖司马,落笔效史鱼”。
    其三,切忌“削足适履”。有打油曰“吟诗平仄皆道理,讲求格律应牢记,削足适履不可取,炼格不如多炼意。”这就是说,写诗要讲求格律,但不可过分追求,为了“平仄”而“平仄”,更不能拿着平仄的“尺子”和格律的“公式”左量右套。诗词大家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说:“作诗不必拘此,弊法不足据也。” 如果一味强调格律,整天平仄虚实挂在嘴上,机械为文,生搬硬套,削足适履,不仅贻笑大方,误导众生,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局限了自己的思维和意境,很难有大的发展。写绝句、写律诗都应如此,如果太公式化,必将成为“死读书、读死书”的牺牲品。就吟诗而言,《红楼梦》中林妹妹的有句话说的好:“若果是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大凡名篇佳作,非为格律工整、词藻华丽闻名于世,而是境界高远,寓意深刻流传千古。
    其四,认真“遣词造句”。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的“绿”字,可谓是倾心“遣词造句”的典范,因而成就了这一千古名句。关于“遣词造句”除了要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外,其捷径就是要立“苦吟”之志,下“推敲”之功。被称为“苦吟诗人”的贾岛堪称精于“遣词造句”中的“这一个”,“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是他对字句啄炼的真实写照,因而留下了很多经典之作。大文学家韩愈有诗赞曰“孟郊死葬北邙山,从此风云得暂闲。天恐文章浑断绝,故生贾岛著人间。”给予了他很高的评价。遣词造句就是要词语生动、传神、富有情趣,尤其是用好关键词语,使整篇文章熠熠生辉。因此,要反复锤炼语言,在词语的选择上下工夫,力求所状之物,绘声绘色;所叙之事,有血有肉;所议之理,精辟透彻。只有真正做到一句未安细推敲,语不达意誓不休,才能收“语出惊人”之效。
    汉代大儒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说:“诗无达诂,诗无定诂”,这也恰恰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寓意,不可一言以蔽之也。中华诗歌文化博大精深,就其风格而言,有高昂、有低沉,有豪放、有婉约,有的清新,有的抑郁;有半吞半吐,有率尔成章;或颂或讽,或褒或贬;长于情者重情,擅于理者寓理,各有千秋,有道是花开千朵,各表一枝,诗歌流派各异,古今如是,哪种最好,众说纷纭,谁也下不了定论,说白了,也无权下定论,只能是:“我见青山多妩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最后,用一首五言诗与所有爱好诗歌的朋友共勉!
    不识诗三味,但求语意真。
    依希循格律,约略合商音。
    有句须言志,无文莫矫情。
    抚中清夜静,评说未违心。
  ***************************************************************
  本文是亲切感很高的理论文字,不是说教。读过,想必每个人都会有点滴体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0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54477&articleId=d1d60e3d47f858692515dc15f000e0b7查看全文>>

七绝旧作家

      北风催雪归家晚,
      穹宇洒月小径寒。
      妻贤围炉煮新米,
      执手相伴小暖轩。
  
分类:清风的诗集 | 评论:0 | 浏览:7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8750&articleId=e79ccf3ca77cbb415eff4e199b357606查看全文>>

写给丰收的文字(旧作)

      用木锨把豆子豆荚一起抛向空中,
      就着那泛起的西风。
      豆子欢快的降落,
      豆荚却在风中弄丢了身影。
      
      被碾子压出了亮皮子的打谷场,
      是满载了丰收的乐园。
      成垛的高粱头,用秸杆捆成捆,
      高粱穗便调皮地从垛里探出头来,
      就像是被那西风臊红的脸。
      
      远处,
      赶车的农老大,
      一看就知道是好把式。
      轻扬着鞭子,
      鞭子上的红缨在西风里挥舞。
      小毛驴勤快地拉着一车
      金黄的谷子。
      车辄,
      骨碌碌
      骨碌碌
      压过那泛着夕阳余晖的小河。
      
      谁家的炊烟是那么地婀娜。
      钻人鼻子的饭香,
      是今年的新米开了锅。
  
分类:清风的诗集 | 评论:0 | 浏览:92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34702&articleId=f9d7319238d0cdad9bd2addb5ecc0822查看全文>>

【泛泛壹周秀】俳句写生活

  
  
  
  
  
  
  
  
  


  
  
  
  
  
  
   【泛泛壹周秀】第三期:书写生活
  
  
    
    
  亭亭骏马十,
  稍息立正站军姿。
  女警笑花痴。
  
  警花站中央,
  有心把伞送清凉。
  可惜她不让。
  
  夏日照脸颊,
  风吹容颜砂入发。
  汗水湿手帕。
  
  女警颜如花,
  假装问路富丽华。
  违章被拿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54477&articleId=ff7b724090c9b15ddaaf1bf61299421c查看全文>>

我有一只小狗叫球球

      球球是个毛团,
      被狗贩子
      撂在笼子里冻着。
      
      从天桥走过了三个路口,
      妻子依旧回头看着。
      
      用二十个钢蹦,
      狗贩子把球球给了我。
      和妻子喝羊汤的时候,
      它吃了我半个馍。
      球球渐渐长大,
      拖鞋 沙发统统被抓破。
      从一个笼子,
      跳到另一个笼子,
      寂寞就是球球全部的生活。
      
      和妻子商量,
      把球球带到了乡下。
      能自由撒欢的地方,
      才是球球的王国。
      
      几年后的雨夜,
      梦到球球对我怒吼:
      是自由杀害了我。
      
      可怜的球球,
      吃了耗子药,
      死在了自由里。
  
分类:清风的诗集 | 评论:0 | 浏览:80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356588&articleId=a0e806ac7bb01cea722e4f328eb3494b查看全文>>
共17页/1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