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园小记

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就是说没钱的时候不能移情别恋,富贵的时候也不要生活淫乱,滥俗的世界里装装纯情,做做伪君子,如此而已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96178
  • 开博时间:2004-03-12
  • 博客排名:第16669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阅读及写字的时光

  

上次去云南出差,回来的火车上品尝了一下云南本地的咖啡,果真有些睡不着了,正是需要的提神效果,因为我喜欢在夜里阅读,思考问题。有时很珍惜夜里的时光,重新翻阅当年留在网上的文字,有一种生命的质感,让我的回忆变的幸福起来。

 

前些天京东上买的云南咖啡今天收到了,一份纯速溶黑咖啡,一份各种口味的云南小粒咖啡。晚上又去快递那里取了我网购的2015年日程本。这些小事让我小小开心了一下。我的笔记本电脑重新装了系统,又把各种必备的软件重新安装。老婆孩子睡觉后,我一边喝咖啡,一边浏览早年在天涯博客里所留下的文字,感慨依然良多,当年我的内心最苦闷的时候,现在看来才是收获最丰厚的时候。苦闷,正是因为自己的内心在寻求认识的边界,在突围,苦闷过后,带来的文字才有了思想和力量。所以,我真的有点怀念当年的青葱岁月了。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丢失钢笔

周五那天早上,也许发生在周四,我太健忘了,无法确定日期了,不过这无关紧要。

我在班车上,人很多,我就往后面走,坐在最后一排。过不久,旁边来了一位,同我一样肥胖的人,我当时心里以为肥胖的程度肯定超过我了,看他手中拿着一支钢笔,外壳是红色的,我是那么熟悉,因为前不久我也买了同样的一支笔。我当时还在想一个肥胖的人使用红色的钢笔是否有些变态,完全不想想自己当时买钢笔时是什么样的心态,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样的心态,我都忽略了,当时心想自己喜欢就行。可今天,坐我旁边的这位胖哥手中的钢笔,和我的一模一样的,难道胖子都喜欢红色?我看着他的手摩挲了一番,随后放进了他自己的公文包里。

等到了公司,我半天找不到自己的钢笔,才反应过来,那只红色的钢笔应该是我的,我不知何时丢了,丢到了何处,那位胖哥是怎样捡到的,天呢,他还坐我旁边,在我眼前摩挲着钢笔的外壳,让我痛心呀。

这几天我还一直在寻找我的钢笔,内心深处希望那位胖哥手中的钢笔只是和我的一模一样而已,不是胖子都喜欢点红色,有点变态吗,那位也应该是的。

我希望在家中,或办公室的某处能找到我的钢笔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拾日记

买了支钢笔,书写的感觉还不错,坐在窗外,聆听着雨声,微风送来丝丝凉意。

儿子不知从哪里翻来前些日子买来的新记事本,递给我,突然有了一种记日记的冲动。

日记,是小时候的习惯,多少少年时代的惆怅,在明月星稀的夜里,或是夏日临窗听雨,恰如当下的时刻,在日记本里展现出来。

但毕竟,过去好多年了,日记,连着诗歌的本子付之一炬,想缅怀,也空无实物了。

遗憾呀!

租来的这套房子,阳台还算大些,摆了张旧的实木桌子,正好坐下喝茶,或是写字。

窗外有片空地,长满了荒草,十米开外,一排水杉,无论何时水杉的姿态都优美着,在落雨的今天,尤甚!我总记得十多年前写的那首诗歌,取名就是窗外:山衔山,楼阁,小径;樟树林,水杉,紫藤``````,那是初次到江南水乡所留下的印象,在绵绵的雨季让心灵长满了青苔。

如今,时光十载,流转了多少影像,依然坐在窗外,望着水杉,听雨。此情此景,旧笔重提,为自己的小本子起名窗外,以之纪念!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坐不住的人

  

原先在林场工作,每天的事情不是坐车,就是爬山。现在回忆起来,有点恍惚的像是童年时代的场景,只是周围那些粗犷的景象换成了自己。

 
我还记得往年夏季在仁化,好几次登上粤北那个偏远乡镇的最高峰,名为三峰山。有时一个人,摩托车上不去了,就徒步登山,看自己安排工人种植、抚育过的几千亩杉树林海,蔚为壮观,只是当时没有踌躇满志吟诗作赋直抒胸怀罢了。有时和同事一起,最后连说笑都没力气了,汗水湿透衣襟,就光着膀子,不畏惧杉林的针刺,继续前行。
 
还有一年在惠东,和同事万建国一起调查山林。山脚看不清山的走势,就怂恿万建国和我一起爬最高顶。那个地方叫鸡笼山,山石耸立,只有沿着稍微能站脚的岩石,或是借助树藤才得以攀登。爬到中途,万建国说“完了,今天回不去了”,听到此话,我的心也不禁一凉,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属鸡的,这个地方叫鸡笼山,命该绝于此。我心里真连他祖宗都想骂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着吓人呢。我好说殆说,劝他不要相信那些邪门的东西,鼓励他往上爬。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跑步

  

五点多钟醒来,天空还是一片黑暗,没有什么睡意了,便起来,上网,思索一下最近的事情,有关跑步的。

 
在东北出差时,想着出差的行程实在无聊,纸质书不方便携带,我买了一个Kindle touch电子书,下载了一些喜欢的书籍,实在方便。有一本村上春树写的,名叫《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随意浏览了一下竟然被吸引住了。以前看过村上的小说挪威的森林,没什么感觉,带着青春期的伤感,以为村上是一个感情细腻的虚弱男子。看过他写跑步的这本书后才知道自己想当然了。就像韩寒一样,文章写的好,谁知道人家赛车也好呢。这本书不仅写了村上跑马拉松的经历,还有一些跑步时应注意的技巧和细节也十分吸引我。从东北刚回到武汉的那些天,我就被这本书鼓动的每天早上开始了跑步。打算也学村上的方式,每天跑步以十公里为目标,争取一小时内跑完,练习了几天,因为各种原因,也是自己不喜跑步后的疲惫不堪而妥协了。这是最近内心最感遗憾的事情。
 
无论做何事情要做好都需要毅力的。关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朱者赤

  

       早上起来后犹豫着去外面吃千层饼还是自己煮面条,脑海突然冒出这句话来。有些无根由,若真要牵强附会找个理由,大概就是我若不自己煮面条,怎么能做得一手可以和同事牛涛相比拼的可口的面条呢,大概也深信了自己做出来面条的味道。总之,近朱者赤,和牛涛在黑龙江一起出差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就喜欢上自己动手做饭了。于是,我便为自己煮了一碗可口的面条做早餐。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社会就是个大染缸,掉进去哪有不变色的道理。以前我也不相信这个俗语,认为总有出淤泥而不染志如青莲般圣洁者,可是见者寥寥,再说少数也不能代表整体,大多数还是掉在染缸里被涂抹的一塌糊涂。

社会环境的巨大影响是不能忽视的。好在这染缸有朱和墨之别,甚至五颜六色的,这缸也不只有一个两个呢。早上在上班的路上,路过武汉外国语学校美加分校,想起朋友的介绍,这是一家贵族学校,小学一年级的学费就有三万二,许多家长把孩子送进来,周一周五可以看到学校门口排满了接送孩子的各种车辆。这些家长所求的就是把自己的孩子送进一个好的读书环境中来。现在读高中,希望进重点,考大学希望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涯往事

  

 

      进去天涯论坛,看了自己的博客,好像过去许多年了,没有更新,也没有看到新的只言片语的留言。时光荏苒,冲刷去了多少容颜,我们,或许说是习惯了沉默的我们,让过往挣扎过的感情平复下来。也曾多次来这里,回望一下青春年少时的那些点点滴滴,只是发出的感慨不曾留下文字而已。

 

高中毕业接触网络,学会用QQ聊天,学会泡论坛,到现在已有十年多了,十年网事,十年情深。也许因为自己本性的认真,当初的自己网络和现实交融,模糊了两者的界线,而让自己感受了太多的失落和伤痛。

 

再后来自己渐渐淡漠了网络,天涯、故乡、中间当年结交的那些网友都已失却了联系,文字也多年没有更新了。就像爱情,转瞬间感受到了背叛和失望,许多时候回望那些言行,只简单的给自己定义那是傻乎乎的过去罢了。

 

而时间是最好的良药,留在心灵上再深的疤痕,也被时间平复了。过往的那些傻乎乎的言行,何尝不是真实的自己呢,内心的成长就是要逐渐的接受自己,也该接受那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得读书头已白

 没有个固定的住所,藏书都丢得差不多了。突然想起那句诗“想得读书头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小时读书不求甚解,译为想读书的时候头发都白了,每天只有面对弥漫着瘴气的溪对岸的古藤,传来哭一样的猿啼声。意象挺恐怖的吧,不读书,惶惶终老,空虚感就会侵袭的。
 每天骑着摩托车辗转于山水之间,风景也看累了。回到宿舍,上网,在当当上面订购了8本书,打完折扣免了运费,共付款146元,然后闭上眼睛等吧。
 五天后,当你不耐烦时,忘记了这回事。下班准备去午餐,突然看到邮递员在楼下,说某某某的包裹。欣喜万分,马上接过来,检查一番,没有破损丢失,签了名字就跑上楼去,摸索良久才放下。书有了,时间也有的吧,所以读书就应成为一种习惯,幸福的习惯。
 午夜的幽光:关于知识分子的札记 ¥14.00
 经济学原理:微观经济学分册(第4版) ¥36.40
 经济学原理:宏观经济学分册(第4版) ¥30.80
 流放者归来:二十年代的文学流浪生涯 ¥14.00
 世界建筑师(附光盘) ¥9.30
分类:读书 | 评论:0 | 浏览:6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勇:贵州,我不知道我该愤怒还是流泪

1   
  
    前段时间和远在杭州的萧武兄QQ聊天时,他告诉我他看了电视,里面讲贵州省织金县有些人因氟中毒身体严重畸变,腰都直不起。萧武显得很不平静,颇为激动,流露出深深的同情和忧虑,还有对当地政府不能治理“污染”的愤慨。
  
    老实说,尽管我是贵州土著,但萧武从电视里看到的这一消息说给我听时我还是感到“震惊”。当然我不是安南,没有资格使用这个作秀味道很浓的词语,不过我确实很吃惊,它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我其实早就危机四伏的生活。我为自己的“身在佛中不知佛”而羞愧。我平时很少看电视,也很少听人说某地如何如何,更没有实地考查过,这个消息,的确非常意外。
  
    但氟中毒导致的氟斑牙我其实已司空见惯。所以在萧武对我讲时,我甚至联想到了这一方面,并显得很麻木。我侥幸出生在湘西黔东交界地,与沈从文先生的故乡凤凰接壤,虽然贫穷落后,也算是没有污染。故而当我与许多出生在贵阳以西的贵州人接触时,常常为自己的一口白牙齿自鸣得意。我发现他们中的许多人的牙齿都程度不同地变黄发黑,并似乎遭到腐
分类:人家的评论 | 评论:1 | 浏览:5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勇 :"改革争论"背后的复杂态势

"改革争论"背后的复杂态势
作者 石勇

这段时间,关于中国的改革在平面媒体和网上引发了几近白热化的争论,著名学者、知识分子、普通民众、政府官员、企业经理等都卷入其中。在“两会”中,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等明确表示“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方向”,似乎在“结论”上已为这次争论划上一个句号。

然而无论就引发争论的政治社会现实,还是就争论的实质,以及中央高层讲话的含义,都不能让人得出争论已经可以终结的结论。社会不公仍然是“和谐社会”的大敌,改革的合法性及对合法性的否定的纠葛正由此激发,并有可能在当前的利益结构的不断定型中复杂化。从大的方面上看,这次关于改革的争论并非“坚持改革” 与“反对改革”之争,因此中央高层的表态并不意味着哪一方已经“胜利”。而高层的这次讲话其含义已经与原来的有所不同,“反思”的一面已得到强化。在当前,讲“改革不动摇”已不再是更主要基于“改革”本身的逻辑,而是应放大到邓小平所确立的“改革传统”、国际背景、社会现实、“和谐社会”的建构等层面来进行理解。

分类:人家的评论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记

2006-4-2
才发现我已经远离了许多东西。
记得那时该如何偏激与动荡啊。在每个午夜挥洒着什么,焦灼着什么,虽然艰难,竟也甘之如饴。
因为我心底明确着,我感到挣扎切实的力量,它撕扯着自己的灵魂。
可是也这样在平静的岁月里消融了。
人都走远了,那些叱咤风云的人物模糊了踪迹。
而我们却也不想去追寻什么,心灰意懒了。还是我们业已明确,不可以在一个人的身上去找寻真理。也许随他去吧,每个人都有他浪迹天涯的理由的。
许多人走不到一起去了,就象童年的伙伴,一旦长大就注定了四散飘零。
我看见的人,一个个孤独地走在自己的大路上,愿光明照耀着他。可是哭泣的人总有的,决绝的人也总有的,谁的幸福也只有谁独自体验。
而我,我在幸福着吗?我在尘世里安守着一份恬静的爱情。在黎明和夜晚,在春天和冬天,我看到了喜悦、哭泣,我看到你的手轻抚着脆弱的信笺和书页。
我知我遗失了什么,可我也找到了你,在有你的梦里,重建着属于我们的梦。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冷诗两首


一、

我以为是燕子

而最终确信是一只蝙蝠在飞

我落泪时,无人相信

透过云层的阳光

宣布黑夜或是沉积

不可避免

象蝙蝠的信号无人识别

寓言仅是一个无动于衷的故事

已不流行

二、

(妹妹一月三十一日留言: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
这些故事,谁在冬天记住了

北方的寒凉,闪烁着一些颤抖的心灵

疼痛,瞧见了冰花再现

等待的中午,听你复又归来

怀揣着失望的秘密

还是我们的季节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烟:中国农民在全球化浪潮中沉默


  在12月中旬,“东方之珠”香港城中最热的话题不是明星八卦、政制改革、圣诞消费,因为除了这些常规话题之外,香港正在举办第六届世贸部长级会议。这次会议给“东方之珠”增添了更多色彩,让香港变得比明星还闪耀,气氛比政改游行更紧张,大街小巷也比以往圣诞更多了些意外的“游客”。

  这里说的“游客”不是参加WTO部长级会议的各国政要,而是那些反世贸、反全球化的示威者。这次来香港示威游行的人五花八门,包括反全球化组织、环保机构、热心的社会分子。在这形形色色的人潮中,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农民代表。根据香港各大媒体的报道,这次来港示威的农民来自韩国、菲律宾、印尼、法国等。

  看不到踪影 听不到声音

  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在香港举行,引来了这么多抗议示威,不管是好是坏,既然在中国领土上举行,那至少就该带些本土色彩。但是,在这众多发展中国家农民的游行大队中,唯独不见中国农民的踪影。

  尽管游行中也有少数人高呼为中国农民争
分类:读书 | 评论:0 | 浏览: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萧武:草根历史

  无疑,任何人都生活在“历史”之中———无论他是否理解与认同黑格尔所谓的“历史”的概念。但是,对于“历史”本身的理解常常构成一个问题,因为我们无法在教科书上多如牛毛的“历史转折点”叙事中找到平凡人的日常生活;我们无法知道,究竟在那些被称为“太平盛世”与“史无前例”的年代里,那些在“历史”上无名的人们究竟怎样生活?那些年代的生活对他们究竟构成怎样的记忆,又在以什么方式介入今天的生活?当然,这里的一个前提是必须认同,“历史”本身与我们的生活是相关的了,而非割裂的。

  另一个至少同样重要的问题是,什么是所谓“真实的历史”?或者,“真实的历史”是否可能?当黑格尔庞大的阴影渐渐退去之时,人们不得不无奈的承认,历史本身并无目的可言,它在偶然中走向一个未知的目的地,所有人所赖以生存的“历史”可能本身只是一些碎片。后现代主义历史观的兴起正好为此提供了充分的灵感。固然,我们无法简单地把“口述史”视为后现代主义历史叙事文本,但我们无法不承认,一度宏大而整体的“历史”已经或正在变得支离破碎。任谁也无法在今天再相信, 1840年以来的中国所经受的磨难只是走向“革命”或
分类:读书 | 评论:0 | 浏览:2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月/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k)

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
大放悲声抒写二月,
一直到轰响的泥泞,
燃起黑色的春天。

用六十戈比,雇辆轻便马车,
穿过恭敬、穿过车轮的呼声,
迅速赶到那暴雨的喧嚣
盖过墨水和泪水的地方。

在那儿,像梨子被烧焦一样,
成千的白嘴鸦
从树上落下水洼,
干枯的忧愁沉入眼底。

水洼下,雪融化处泛着黑色,
风被呼声翻遍,
越是偶然,就越真实。
并被痛哭着编成诗章。

(荀红军 译)


分类:读书 | 评论:2 | 浏览:5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页/21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