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50578
  • 开博时间:2005-11-03
  • 博客排名:第470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千言万语

  
分类:演出汇 | 评论:0 | 浏览:1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乘着苏媚的游记去旅行

  


  拿到书的当天就一口气读完了。
  接下来的几天脑袋里一直在反复回想着安娜普尔纳大环线的情景,仿佛自己化做苏媚背包上的尘土跟她一同经历了这一番惊心动魄的体验。
  我是苏媚粉,06年在网上乱逛无意间闯入了她的博客,然后就喜欢她了,默默地追随,不敢打扰。
  苏媚的文字很美,博客上面信手拈来一段段小诗,却又转身毫不珍惜地删掉。
  看她之前的小说,时不时透出苍凉与厌倦,自己骨子里面灰色的成份立刻感到了共鸣,她写出了自己想说又说不清楚的东西。
  随着年纪的增长,从她一本接一本的书里可以看到她的变化,从冰凉犹疑到温暖坚定从容。
  这本《像嬉皮那样晃荡行走》,文字平实,但散发的精神力量却强烈地震撼了我。
  摘几段大环线的句子。
  “我一定要说,翻越Thorung Pass的那天,其恐怖程度,终生难忘。”
  “在一个地方休息时,意识到自己身体急需水分,就坐下来用高山煤气罐,想要融雪烧水。我捧来了雪,可是,怎么着都点不了火,气压太低了,这表明海拔已经在5000米左右了。”
  “我知道高原反应是什么意思。也清楚地明白,不曾到达这么高海拔的金发今天必须翻越Thorung Pass,下撤到5000米以下,否则后果太可怕了,五千米是人类生命的禁区,过夜很容易半夜死掉。”
  “鼓励着金发,教他一个简单的方法,我自己就是这么走的,一边走一边数,数到五十就休息一下,休息的时间从一数到十。循环反复地数着数字,这种简单的思维可以排除掉其他的杂念。”
  “就是这么简单的方法,撑过了最后那一段如同地狱般的路程。无数次都有死在这里的念头闪过脑海,但想着我自己倒下就算了,金发才二十四岁,如果我成为他的累赘而害得他也死在这里,罪孽就大了。说实话,我自己也绝对不是中途放弃原地等死的性格。”
  我最喜欢这句:
  “我知道这不是软弱的时候,也不能有任何一丝松懈,我的失败也会造成别人的失败,内心深处似乎有一根钢铁般的筋,一直死撑着不要倒下。”
  那些《嬉皮》之前的文字大多是讲述主人公自己的情感,其他人只是主人公情感的对手,他们的喜怒哀乐相对于主人公来说较轻。
  但是这本《像嬉皮那样晃荡行走》不一样,正如她自己所说“长途旅行的意义何在,只能自己去摸索,如果你真的听到了内心的召唤,就会走上这条命中注定的路途,寻找自己的答案。我确实比以前更快乐也更豁然,胸襟的开阔,有相当一部分须得承赖于视眼所见。也最终明白:先要使自己快乐,才能成为一个带给别人快乐的人。也开始体会到无私给予的快乐以及接受他人善意的快乐。也许这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物——爱。”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travel/1/311458.shtml这地址是苏媚自己在天涯开的试读贴,有很多图片,还可以看见那双陪她走过了许多时日的绣花鞋。
  但是这帖子没有安娜普尔纳大环线,想看的话就买书吧,支持苏媚走得更远。
  
  
  题外话:从苏媚的博客“认识”了写《迟到的间隔年》的东东,还有亚瞳。
  说是认识其实只是自己的精神跟着他们的旅行一起成长,从被物质生活奴役到灵魂自由飞翔。
  读书是最便宜的旅行方式,心灵走得远才是真正的自由。
  
  
分类:书影音 | 评论:0 | 浏览:8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爱的,你还能更大声一点儿么?

  周六,和妈妈、猫猫一起去公共浴池洗澡。
  大姨妈每月一次的拜访还没完全结束,偏巧忘了从家里带ob棉条,于是去妈妈家附近的小超市买。
  转了三圈也没找到,老板是男的,不好意思问他,四下一看食品柜附近有一个女售货员,走上去悄声问:“请问,卫生棉条在哪里?”
  只听这位女售货员以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声势对她老板喊道:“老~~~张~~~,卫生棉条在哪里~~~”
  那老板以刘三姐对歌的音量回道:“没~有~卫~生~棉~条~”
  在一大群顾客的注视下,我灰溜溜地快步离开了这家超市。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光顾他家了。
  
分类:自语洞 | 评论:4 | 浏览:7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读书天

  还是喜欢读纸质书,读电子书时想像力会变弱。
  冬天的时候不得不读电子书,因为班车上的灯太暗了,纸质书上的字一片模糊。
  好在春天来了,日光充足,一本书捧在手里,看一段,想一想,转头看看窗外的街景,再低头继续刚才的段落,这样的日子夫复何求。
  今早读《日瓦戈医生》,蓝英年张秉衡的译本,最后一章是尤里·日瓦戈的诗作,其实就是帕斯捷尔纳克的诗作嘛。
  极爱这一首。
  
  
  白夜
  
  
  
  久已远去的时光又在眼前飘荡,
  那幢房屋就在彼得堡的一方。
  地主之家掌上明珠降在草原上,
  你来自库尔斯克才走进了学堂。
  
  美好迷人的你自有多少钟情郎,
  那个白夜却只有你我人一双。
  互相依偎着坐在你家的窗沿上,
  仿佛从你的摩天大厦凌空眺望。
  
  瓦斯街灯真象那纷飞的蝶儿狂,
  初次的战栗催来了黎明时光。
  轻声曼语我询你倾诉肺腑衷肠,
  心儿飘向那片朦胧沉睡的远方。
  
  同样的情感拴紧了你我各一方,
  心底都在把羞怯的忠诚隐藏。
  真象是那尽收眼底的全景图像,
  宏伟的彼得堡在涅瓦河边依傍。
  
  就在这洋溢着春意的白夜时光,
  沿着那远去的河流山川走向,
  夜莺为一支支赞颂曲卖弄舌簧,
  无边的林海尽情让那歌声徜佯。
  
  惹人怜的黄口鸟儿也无法拒抗,
  婉转啼鸣出自那弱小的胸膛;
  这一切唤醒的只是不安和叹赏,
  充满在深远而迷人的林海茫茫。
  
  象是那赤脚的朝圣者漫步仿徨,
  白夜沿着篱栅走来不声不响;
  它身后牵出几丝窗边絮语声浪,
  偷听到私房知心话回响在耳旁。
  
  沿着一家一户庭院的木板围墙,
  顺路听来的言语声流连倘佯;
  苹果树和樱桃树舒展枝条臂膀,
  披上了淡白色繁花点点的新装。
  
  这一株株一片片的林木排成行,
  幽灵似的白色身影投在路旁;
  仿佛为了告别白夜而挥手张扬。
  赞赏她此行不虚并且见多识广。
  
           1953年
  
              张秉衡译
  
  
  
分类:转转转 | 评论:2 | 浏览:6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3月17日星期四

上周四,是很喜感的一天。
上午各种抢土卜皿的冷笑话,看得很欢乐。
下午参加了一个团队建设的培训,是总公司的人事教育部门派讲师来做的培训,午后1点冗长的理论讲了半个小时,一半以上的人都昏昏欲睡,讲师忽然说下面我们来做个案例吧:
科考船海难沉没,已知1500海里范围内没有已知大陆和岛屿,逃生人员坐上了橡皮艇,他们身上除了火柴香烟没有别的物品。如果你是逃生人员之一,现有15件物品请按重要程度作出排序。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做个测试,还蛮好玩的。
我们的培训是:自己做出一套答案,然后小组成员讨论后再拿出一套小组的方案。评价的方法:
1.列出各小组的成绩以及小组成员中最高分、最低分和小组平均分;
分类:六不靠 | 评论:2 | 浏览:6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海啊,故乡

  2010年12月31日00:15分,姥姥停止了呼吸。
  患哮喘病多年的姥姥终于可以停下来,不必再艰难地呼吸这尘世间的浊气了。
  姥姥不是一个好命的女人,太过美丽的女子鲜少有好命的。
  18岁结婚,19岁第一个孩子出生,27岁守寡,不识字,带着三个孩子,除了结婚依附于男人没有别的谋生手段。
  再婚,第二任丈夫是个老实的剃头师傅,又生了三个孩子。
  六个孩子仅靠丈夫的38块5是无法维持的,于是她拿起扫帚和老九们一起去扫大街了,一扫15年,大半个人生就在填饱孩子肚子中过去了。
  终于,孩子们一个个长大了,然而第二任丈夫又去世了。
  接着三个儿子也相继因癌症去世,2001年一年中就走了两个儿子。
  我没看见过她哭,只看见她狠狠地抽烟,一根接一根。
  身为女人,我不知道需要多坚强才能挺住命运地连番拨弄,我不知道。
  她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幸好当年我去扫大街了,不然现在谁给我养老钱?还不得连累儿女出钱给我养老?
  说这话时挂在脸上的笑容就跟灵堂遗照上的笑容一样甜美。
  姥姥走之前我握着她的手,她的手一度被我的手捂得热乎乎的,那时她已昏迷。
  “姥姥!我拉着你,你回来!你跟我回来!你别往那边走,你跟我回来!”我喊。
  姥姥吐出一口气:“唉~~~”
  我高兴地跟抢救的大夫说,姥姥答应了,姥姥答应了。
  大夫说:“那是无意识地。”
  我希望那是有意识地,只是她太累了,不愿回来了。
  帮入殓师给姥姥穿衣服的时候,她的身体还是温的,我一滴眼泪也没流。
  可是向遗体告别的时候,管乐队奏起了“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海边出生,海里成长……”
  猝不及防,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分类:熊猫馆 | 评论:5 | 浏览:7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Nothing Else Matters

  
  
  
分类:转转转 | 评论:1 | 浏览:6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在当当与京东互骂的时候,卓越暗自发力使出了跳水价这个杀手锏。
  偶身为购书狂自然不会放过这大好时机,俗话说得好-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战果如下:
  阿特拉斯耸耸肩(上下册) [平装]
  - 安•兰德, 杨恪
  市场价: ¥ 98.00
  卓越价: ¥ 40.20
  为您节省: ¥ 57.80 (4.1折)
  
  巴黎圣母院 [平装]
  - 雨果, 李玉民
  市场价: ¥ 25.00
  卓越价: ¥ 12.50
   为您节省: ¥ 12.50 (5折)
  
  怀斯曼生存手册 [平装]
  - 约翰·怀斯曼, et al
  市场价: ¥ 35.00
  卓越价: ¥ 14.00
  为您节省: ¥ 21.00 (4折)
  
  战争与和平(全4册) [平装]
  - 列夫·托尔斯泰, 草婴
  市场价: ¥ 68.00
  卓越价: ¥ 26.50
  为您节省: ¥ 41.50 (3.9折)
  
  宫泽贤治童话 [平装]
  - 宫泽贤治, 唐权华
  市场价: ¥ 10.00
  卓越价: ¥ 5.50
  为您节省: ¥ 4.50 (5.5折)
  
  坎特维尔的幽灵:王尔德奇趣短篇小说选 [平装]
  - 奥斯卡•王尔德, 李家真
  市场价: ¥ 15.90
  卓越价: ¥ 11.60
  为您节省: ¥ 4.30 (7.3折)
  
  先别问我什么时候读,也别问我什么时候能读完,人家买油囤粮,我们家囤书。
分类:书影音 | 评论:3 | 浏览:7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爱

  
《纽约时报杂志》(The New York Time Magazine)日前从全世界找出14名电影演员一起完成了一个名为“十四位演员的一分钟表演”。
贴的是詹姆斯·弗兰科的一分钟表演。
详见http://www.douban.com/note/119696777/
分类:八卦角 | 评论:0 | 浏览:6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谁同笑-转自《为了报仇看电影》

  


  
   作者:韩松落 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
  
   纪伯伦说:“你可能会忘记和你一起笑的人,但却不会忘记和你一同哭过的人。”但我的感受是,要找到能够一同哭的人,倒也不太难,而想要找到能够一同笑的人,却十分艰难。因为,笑有时候是稍高的智慧反应,特别是在看电影电视的时候一起笑,是对身边人的智慧和朋友间默契度非常严格的考验。所以,和我一同为电影电视笑过的人,我反而都记着。
   笑比哭要难。和菜头就曾说过,在看《那一晚,谁来说相声》DVD的时候,“台湾观众的素质之高给我很严重的冲击。相声里有一段说到父亲要打包行李回大陆,这时候滚落出了两个橘子,父亲急忙去捡起来。演员在台上说:‘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台下立即笑成一片,因为这是朱自清先生的《背影》里的句子。演员这么说不恐怖,导演那么编不恐怖,而从演员念白到观众大笑之间时间间隔之短,让人感觉非常恐怖。我们除了讲黄色笑话的时候,很难有那么高领悟力的观众。”
   用这样的领悟力标准要求家人就更行不通了。过年回家的时候,家里六口人,只有我喜欢看《武林外传》。我霸占了电视,逐台转换追看的时候,别人看不懂,都陆续走掉,只有我父亲默默地陪着我看,不出声,也不笑。我忽然想到,他是老了,才对我有这样的容忍,又怕我难堪,宁肯忍着陪我看,我一下子就非常难过起来。我倒宁愿他还像我少年时候一样,气势汹汹地把台换掉,然而他没有,所以我也笑不出来了,赶紧换个有《狼毒花》的频道。《我爱我家》要比《武林外传》通俗些,生活气息也更浓郁,是不是好点呢?也不一定,我大姨提起《我爱我家》就非常愤怒:“这家人闲话咋那么多!还吃得那么好,每顿饭都好几个菜!”她多年前就从纺织厂下岗,又生了重病,她大概永远都笑不出来了。笑比哭需要更多的生活情境支撑。
   用这样的领悟力水准要求朋友,也非常苛刻,笑与不笑间,为谁笑之间,一下就分出两个世界。同样是为小女孩舞蹈的场面发笑,看《这个杀手不太冷》里娜塔莉?波特曼唱《Happy Birthday to you》时懂得发笑的和看《阳光小美人》最后那段小女孩模仿艳舞时发笑的,就不是同一群人,因为前者用典而后者没有。同样是在看动画片时发笑,看《功夫熊猫》能笑的,和看《机器人瓦力》时会笑的,因梦工厂作品而笑的和看皮克斯作品而笑的,都不是一群人。在全场观众都没笑的时候先笑的,和0.01秒后才懂得笑的,也不是一路人。看似不过相差0.01秒,其智力、生活阅历、读书观影层次的差别,距离至少有0.01……光年。
   更考验人的是在中国式大片里找到笑点,因为中式大片的初衷并非搞笑,其笑点需要培育和挖掘,其难度不亚于创造一个新世界。所以,在中式大片放映现场,能和你一起笑的人,真可以引为开辟鸿蒙天地苍茫间的第一个知己。
  
分类:转转转 | 评论:3 | 浏览:7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家的万圣节大趴踢

猫的装扮叫作小兔子天使萱萱





熊的装扮叫作生日南瓜熊(不巧,今天正是熊的生日),我是面膜怪兽。



分类:熊猫馆 | 评论:2 | 浏览:9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至醇

   至醇
  
   译:流苏
  


  下雪,就算在城里,也会让他联想到滑雪,这个嗜好如今他已经放弃了。他妻子不爱滑雪。在他单身的那些日子里,他脑子里总把上滑雪胜地度假和艳遇联系在一起。那些滑雪的单身女子,对速度、对其他身体上的冒险,都不表示反对。在克劳斯特尔,他碰到过一个荷兰姑娘。她个子太长,切萨格利舒纳旅馆的床太短,他们俩颠鸾倒凤的时候,她的右脚踢到床头板上,踢断了大脚趾头,剩下的假日她不能去滑雪了。他从这段关系里脱出身来,只受了一点轻伤。
  在阿斯彭的一次冒险经历中,他身上落下了时间留得更长的伤疤,他一直非常珍视那次经历,虽说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他是一个德国女孩,一边在杰罗姆旅馆他的房间里洗滚烫的淋浴,一边喝直接从冰箱里取出来的至醇(Absolut)。她向旅馆要求了一项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客房用餐服务。他们给她送来一瓶五分之一加伦装的伏特加,满满一大瓶,瓶子上结着霜花,还有一个冰过的小酒杯。她斟了一点酒递过来,他的手潮呼呼的,杯子却很滑溜,他一失手,小杯子重重摔在了蒸汽弥漫的浴室地上。他一脚踩到碎玻璃上,把脚割破了。
  这下轮到他不能滑雪了。医生在他的左脚趾头上缝了针,他只能用脚后跟一瘸一拐地走路。不过,在那个德国女孩滑雪的时候,他可以待在杰罗姆旅馆他的房间里,每天愉快地盼望她的到来。令人佩服的是,她依旧保持着那个老习惯:上来先要一瓶结着霜花的伏特加,总是满满一大瓶,再有一个冰冷的小酒杯。现在,他还会经常梦到她那新浴后的肌肤,通红通红的,散发出一股松香肥皂味儿。
  她和父母、妹妹一块儿前来度假,跟他的妹妹住一个房间。每天晚上她都得和家里人一块儿吃饭。要是和他一起过夜,她妹妹会跑去状的。因此,他只能希望在下午较晚的时候和她幽会。
  一天下午,他们俩正热烈地相亲相爱的时候,那个小酒杯滚到了床底下,德国女孩就建议把已经不大冰的伏特加倒在对方的肚脐上,轮流吮吸。可惜他的肚脐很浅。天色渐暗,旅馆房间里越来越冷,床也给他们弄潮了。他还记得,那女孩的肚脐深得像一口井。他一滴酒也没泼出来,全给他喝掉了。
  此刻,新雪覆盖了曼哈顿,他想起了那个德国女孩的肚脐——还有她身上其他令人销魂的地方。他从厨房冰箱里拿出一瓶至醇,给自己斟了一小杯。他把这瓶酒和这个小酒杯藏在冰箱后部,前面用冷冻鱼条,冷冻豌豆和玉米、孩子们爱吃的棒冰、他妻子自己做的番茄沙司来遮挡。
  他咽了一口凉飕飕的伏特加,眼下飘落在莱辛顿大街上的雪花。可能也正落在阿斯彭那边的地面上,密密麻麻地打在赶回杰罗姆旅馆去的那些疲倦的滑雪者的头上和肩膀上。
  他妻子不爱滑雪,睡觉要穿袜子;如果把不冰的伏特加倒在她的肚脐里,她会给他一个嘴巴;这些他都不并不觉得惋惜。他喜爱家居生活。滑雪的危险,浪漫的邂逅,不再引起他的兴趣。如今,就算遇到下雪,有一瓶至醇,也就足够了。
  
  转自《译文》创刊号
  
分类:转转转 | 评论:1 | 浏览:9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也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既然一片死寂,那么我们也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可是有些事情虽然不允许讲出来,但是会在心里默默地生根发芽开花。
等到结出果实的时候……
分类:自语洞 | 评论:1 | 浏览:9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属于我自己的催眠曲

   

     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熊出差,因为10年的婚姻生活已经养成了习惯,没有他在一旁均匀呼吸的声音,我根本就无法入睡。
  9月末的时候熊要出差,临走的头一天晚上,我趁熊睡熟了偷偷用MP3录下了他打呼噜的声音,他不在家的两天,我每天晚上把耳机插在耳朵里听着他的呼噜声很快就睡了。

分类:熊猫馆 | 评论:5 | 浏览:8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Kardusen-记忆碎片纷至沓来

      演出开始,基于以往看演出的经验,我们退至卡座处位于两边音箱正中的位置,音效并不太好,重低音一片混浊,可是Pg Lost的音乐实在太棒了,连视觉都会影响对曲子的感受,我们坐下来,索性闭上眼睛凝神细听。
  Bass徐徐而至,瞬间的冰凉之后顿觉温暖轻柔地抚触着紧绷的神经,神经放松下来,呷一口冰凉的青岛,嗯,鼓也来了,踏着心跳的节奏,脑海里渐渐浮出夜间大海的影像,夜凉如水,水波荡漾,吐掉肺内最后一口气沉入海底。吉它、贝斯和鼓安详有序地往复着,真好,不如永远留在这海底吧。
  拔弦速度加快了,鼓点密集了,呼吸也随着一起加速,许是沉在海底太久的缘故,感觉缺氧了。乐器的速度更快了,呼吸已无济于事了,海底的水开始翻涌。和妈妈吵架狂躁得想要砸碎橱柜里的一切碗碟;家附近那个一直想要从上面一跃而下的烟囱;蓝天上朵朵的白云;阳光下闪着粼粼金光的海水;爱过的人年轻结实的背;濒死时那一片温暖浓郁的漆黑,一切早已尘封的场景以0.1秒每帧的频率在眼前循环,窒息!窒息!
  奋力升到水面,却发现那些记忆的碎片被海浪翻卷抛洒着,再也无法把它们收集起来重新塞入暗盒,头脑昏乱,泪水蓄积,临近崩溃的边缘,终于吉它、贝斯和鼓凝聚了最后一股强大的力量把那些记忆的碎片击向岸边耸立的岩石,乐声嘎然而止,那些碎片也不知所踪。
       睁开双眼,我们依然安坐在卡座中,跃起高举双臂热烈鼓掌。

  
分类:演出汇 | 评论:0 | 浏览:7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页/2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西界哀技

2018-03-28

小奋青滤pe

2018-03-28

若芊我芊n

2018-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