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的博客天涯名博

翻译/作家,主要作品:《混在北京》、《挥霍感伤》等小说、散文10种,《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等劳伦斯小说与散文译文十余种。bibingbin@sina.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82260
  • 开博时间:2009-11-06
  • 博客排名:第783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只要你过得别比我好

  

有个很温馨的流行歌曲名字是《只要你过得比我好》,现在这句话里应该加个“别”字。普遍的流行心态是:我不希望你过得比我差,但也不希望你过得比我好。

 

  我的好盆油老刘他们那个可怜的部门最近又搞民主选举了。因老副科长到年头退位,空出个副科长位置,谁想当就得走竞聘加民主投票的程序。先是竞聘,几个人争一个位置,提前准备竞聘演说,然后在评委会大员面前进行演说,这要求有口才,有表演能力。但那个评委会投票制度很逗人:上级领导的分数占70%,随机抽出来的群众评委的分数占30%,这很明显,只要领导意见一致给某个人打高分,即使群众评委都打低分,该人也能过。这个百分比肯定是有问题的。

 

  这先不表,即使评委会通过的人选,还要再回到该胜出者的本科室去进行群众投票,过半数才能最终当上。到了群众投票这一关就成了一人一票了,要硬碰硬了,就看你人缘怎么样了。有一次某人就闹了个大笑话,投票前几乎所有人都对他奉承逢迎,表示坚决拥护。等投完了票才发现该同志只得到一票,那是他自己投他自

分类:世相 | 评论:0 | 浏览:16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全国父母在助推北京房价

我们的写字楼里有无数家小公司,小白领们都衣着光鲜亮丽,名包名鞋,戴着耳机听着音乐,手拿几千元的什么“风”或什么派得,电梯里都忙着玩这些电子产品。看上去估计都得月薪上万。可偶尔听他们谈话却很怪,早餐时分很多人手里拿着刚买的煎饼油条挤进电梯,说来不及吃早饭,转了几路汽车加地铁,差点迟到。怎么,他们不开车不打车呀?再听聊天:月薪3千多点,七扣八扣扣保险后就2千多,合租房子房租一千,就剩一千了。这日子怎么过?还要买房子呢。不言而喻,靠父母,靠家乡的老父母撑着。

 

   所以北京的房价绝对不会降,因为全国人民在撑着北京的房价,大家的子女如同人质押在这里,掏钱买北京的房子吧,掏钱给他们过好点的日子吧。估计父母最后的那点养老金都得贴在北京的房子上了。儿女混好了,父母还能跟着沾光,混不好,搭上全家的财钱,保儿女有个工作而已。有个老邻居两口子花钱供孩子读了大学又出国读书,回来后在北京找了个月薪5千的工作,满北京寻觅,都买不起房子,就在临近的河北涿州买了价格相对便宜的房子,天天挤公交进北京上班,老父母就把自己的房子卖了,给孩子

分类:世相 | 评论:1 | 浏览:14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旧书中滑落的旧诗笺感伤相逢

  

      因为《世界文学》杂志里庄兄安排馈赠杂志,每双月都能读到这本经典的杂志,只是发现里面的作者和译者我熟悉的越来越少,因此偶尔遇上个熟悉的便感到他乡遇故知。估计别的读者在这杂志里偶尔见到我的名字也觉得奇怪,似乎这人阔别多年又魅影重现了似的。说起来我跟这杂志特别熟,但多年来也只在上面发表过两篇小文章,直到去年才投去了一篇长的译文,还是头一次当它的译者呢。

   眼下这篇小文说的是,在今年第一期上居然又发现一个1980年代只有一次谋面的诗歌翻译者,叫余石屹,很是吃惊:这人居然一下子就占去了杂志的好几十页纸,说明这些年还一直从事这个行当,否则高兴副主编不会一下子给他发这么多页作品译文。看来应该惭愧的是我,说明我这些年不仅不练习写诗译诗,甚至远离诗歌了,毫无诗意了,很无趣了。

   记得余老师和李力老师应该都是飞白的学生,1980年代末在飞白主持的那个诗歌中心读了学位来北京某个学院工作,应该和我年纪相仿。恰好我那时在出版社邀飞白给我编辑的外国诗集写评论,他

分类:文学 | 评论:2 | 浏览:14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欢天喜地闹离婚

  

    前些天看上海某财经专家发文说上海人为房产增值保值而离婚率陡然上升,觉得像天方夜谭一样,似乎那只能是个别精于算计而无视感情的少数人干的事。但很快这种事情就在身边的朋友那里发生了。说办离婚的人们欢天喜地对办事员说:什么也别问,办,我们就是为房子保值升值。于是据说离婚的办事处贴着大标语:楼市有风险,离婚须谨慎。简直像天天上演喜剧一样。让我想到一个词:新离婚进行曲。

 

    据说夫妻两套房,离了婚一人各一套,就成了各自的唯一住房,再卖房时就不用交20%的卖房税了。

 

    还有,离婚后都可以各自抢买一套“二套房”,二房变四房。而如果不离,就不能买房子了,手的钱不知投资到什么地方去。

 

    还有,离婚后把房子全归一方,另一方成无房户,就可以再买两套好地段的房子。

 

分类:世相 | 评论:0 | 浏览:15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萨加:半个世纪的回眸

  

萨加:半个世纪的回眸

 

   读英国劳伦斯研究专家萨加的新作《为生命而艺术》,发现他是1934年生人,明年就皤然耄耋了,不禁感叹时光流水。1988年他受英国文化委员会委派来中国讲课,那时还刚过半百,金黄的卷发,白衬衫,潇洒飘逸,声情并茂地讲授劳伦斯的诗歌:Not I, not I/But the wind that blows through me……其情其景至今难忘。2001年与他在诺丁汉重逢,又聆听一次他的讲座,一晃13年流逝,他已近古稀,略显老态,但还是精神矍铄,风采依然。学养学养,其实学问也养人,能令人神清气爽。

又一晃12年,他的劳伦斯叙论随笔集出版,开卷即读到他回眸50多年前进入剑桥与劳伦斯作品结缘,以为靠研究劳伦斯拿个学位毕业,过几年就会开始更有意义的工作,但没想到居然一直深陷劳伦斯研究中,一路杰作迭出,成为世界劳伦斯研究的里程碑式人物,直到古稀之后还被诺丁汉大学聘为特聘教授,继续从事劳伦斯研究。这样的经历真是令人感慨万千,只能用淡定、笃定、命定来描摹了。

萨加从剑

分类:世相 | 评论:0 | 浏览:17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朱光潜与饶述一关系的新佐证

  

今接某兄来函,说看到我博客上转载的朱光潜先生所翻译劳伦斯名言art for my sake为"为自己而艺术",就考证出朱老翻译这名言的context,云:

  "朱先生引用劳伦斯的话是出自他给徐訏写的一封公开信,时间是1936年1月。此时徐正在筹备创办《天地人》杂志。徐向他约稿,他就写了《谈小品文》的公开信。从朱先生的引文来看,他是非常熟悉劳伦斯的。同时,从朱和徐的交往信函来看,他们二人是非常熟悉的,徐很有可能会将自己主编的《天地人》杂志送给朱先生阅读。而《天地人》创刊号至第九期刊登了王孔嘉翻译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如果这样,朱先生是看过王的译文的。饶之所以要翻译并自费出版《查》,一个主要原因是王译错误百出。从这点来推断,饶述一更像是朱光潜先生了。"

   

  这里面的那个契合点很说明问题即:1 art fo

分类:叙写劳伦斯 | 评论:0 | 浏览:38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找饶述一的开始

  

  2004年底我应译林社之约翻译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杀青,交了稿。但那个时候出版的时机仍未成熟,我就把译者前言改动了一下,将文章主体发表在了 05年1期<书屋>上。写那个序言是我是百感交集的。甚至在那一年的翻译过程中,我一直觉得有个巨大的身影在我面前忽隐忽现,那是个身穿蓝布长衫戴着金丝边眼镜,梳着溜光的分头或背头,却脚登锃亮的皮鞋,喝着咖啡,抽着雪茄的中年中国学者,他就在绍兴会馆或附近的康有为故居里翻译这同一本书,那个人就是饶述一。我们在1980年代读到了1936年他的译本,深受沾溉,等于把这个故事和叙述都铭记在心了。现在我来重译,翻译时根本不敢看那个本子,生怕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抄袭起来,因为那个本子的译笔几乎无法超越。我是在这种anxiety of influence的重压下抗拒着抄袭的

分类:世相 | 评论:2 | 浏览:23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劳伦斯的文论及其出版的“中国烙印”

  

劳伦斯的文论及其出版的“中国烙印”

黑马

 

“传统”的观念看一个译者往往要看其“首译”的情形如何。就是在这个意义上,一位研究国内劳伦斯文学翻译传播的教授发给我一个他的书稿中对我的一个简介,问我史料上有无出入,这个简介中对我的“第一”的定义是“中国第一个译介劳伦斯随笔的传播者”。对此我毫无疑义。他的史料研究是很准确的。我翻译的那几本劳伦斯长篇,确实也只能放在“复译”中去考察。而成规模翻译其文论与随笔方面,我确实是首当其冲,也仅此而已。

当初刚刚以劳伦斯研究硕士名分毕业走出校门的我急需在本专业上有所作为,首要的是要出版一批劳伦斯作品的首译。但1980年代中期劳伦斯开始进入中国时人们关注的是他的小说,一时间争译抢译其小说的现象蔚为壮观,多人合译、复译者层出不穷,市场居然出现饱和状态,我翻译的劳伦斯长篇只好暂时束之高阁,等待时机。作为专业的研究者,彼时留给我的空间只有翻译别人不译的劳伦斯散文随笔,这一直被认为是劳伦斯创作的支流而遭到忽视。

在劳伦斯热的时候谁会出版他的支流作品呢?时机到来了:

分类:叙写劳伦斯 | 评论:0 | 浏览:9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泥小火炉的诗意与现实

  

打开朋友送我的《书摘》杂志,读另一个朋友发在上面上的文章时顺便就看到了它前面一篇散文《围炉》,写的很温馨美丽,受了感动,就在这严寒天想起那写炉子与酒的古诗: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但也仅仅是想起而已,其实我对这诗毫无欣赏的心情,只因为我生活中的火炉并没有这等闲适与浪漫情调,反而令我不胜其烦。反倒是后来摆脱了烧炉子的烦恼与琐碎,才回忆起童年时围炉的温馨与闲适来。

住平房的人们与炉子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估计永远会铭记心间,那炉子带来了温暖,家的安全,想起炉子上嘎嘎烧着的开水和煮着的菜粥,心里会暖和一辈子。但为了维持炉火的旺盛付出的代价也会在心里酸一辈子。这就是生活。

恍惚记得文革后期,社会上突然大兴了一阵勤俭节约之风,人们开始响应上面的号召,不烧那种铁铸的炉子了,说是能节约很多铁用来支援国防和世界革命。

那用什么来代替呢?我就记得家家开始搬砖和泥,垒起炉子来,几块砖把炉子垒好,塘上加了麻刀的泥,干了以后就生火,下面的炉眼紧贴地面,地面上的风可以吹进炉膛,帮

分类:世相 | 评论:3 | 浏览:19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文洁若笑谈那些悲摧的事情

  

   以前与萧乾老接触多次,文洁若先生总是在萧乾身后或里间屋,真的像影子,因此没有机会同她交谈。昨天看电视访谈《我与萧乾》,发现她快人快语,犀利幽默,笑谈历史和人物,很是洒脱干练的一个老太太。

至少有这么几个收获:

她说为了避免大家以为是她破坏了萧乾的婚姻(其实哪个婚姻早就名存实亡),她就听任萧乾与一个更年轻的女子小徐交往,萧乾还真就和小徐谈上了恋爱,最终是因为小徐单位认为萧乾有历史问题,不同意她嫁给萧乾,这段好事告吹,这时文洁若才正式替补小徐,如愿当上萧夫人。假设小徐单位同意了,看来萧老就真和小徐结婚了,文-萧之恋或许真就无果,后来的故事就都完全改写了。当时文洁若为了二人的名声,还真是大义凛然放弃萧乾一次,号称:无所谓,没有萧乾我也能过,我能翻译,能独立生活。

二,当年打右派的锤子落下,文人们都人人自危,结果,文艺报里唯一一个不是党员的领导萧乾当了右派,那几个党员领导都金蝉脱壳。在文先生眼里,那简直就是文人互相谋害的悲喜剧。她说是当时的总编(经查就是大诗人张光年即光未然,写黄河大合唱的那个诗人)号称“引蛇

分类:世相 | 评论:1 | 浏览:10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北大学:我在这里邂逅劳伦斯

  

  

点通灵犀的开端

 1977年恢复高考,怀揣作家梦的我报的是中文系,成绩不够,就被“刷进”离我的中学二里地远的河北大学的外文系英语专业。这么近的一个大学,我一直觉得离我很远。但是这个专业挽救了我,让我在4%录取率的高考第一年上了大学,成就了今天的一个差强人意的翻译家。如果我有幸进了中文系,以我17岁高中在校生的水平和那些长我十来岁的饱读诗书的同班师哥师姐比,我估计会彻底崩溃。

读英语主要靠的是模仿和记忆,在打基础阶段就是比“鹦鹉学舌”的本事,所以上大学的头两年,在外语系,大家不是读书,而是念书。年纪轻的自然就容易“念”得好。但我们用的教材都是文革前苏联专家审定的,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那种教材显然过时老套,味同嚼蜡。于是我们课余时间大都人人抱着收音机听英美的广播节目,学正宗的英文,还到书店的内部科买一些影印的美国《读者文摘》类研读。两年后过了基础阶段开始书了,这个时候我们的任务是补文革十年被禁止的那些“古典资产阶级文学”,从莎士比亚、狄更斯、杰

分类:世相 | 评论:0 | 浏览:8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直隶是这样变成河北的

  

zhili.gif

介个图片宗于让我弄情了滋隶与喝北的渠别,当年的直隶看着就像渤海边的一条大金鱼。

基本弄清直隶改河北的过程。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70171587.html  

    1912 年 3 月 11 日 , 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袁世凯下令改各省督抚

分类:世相 | 评论:0 | 浏览:15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保定: 老省城里的那些老学堂

  



我对保定这座古城的认识应该说是始于学校并止于学校,也就是从我读小学开始到读完大学结束,然后我就走了,我在那里的二十一年一直是个学生,因此对保定的一所所学校很是了解,时不时溜进各个学校去闲逛,似乎我眼中

分类:世相 | 评论:0 | 浏览:20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哪里人"是个伪命题

   被抓官差去编辑一本书,里面包括一批人的小传。小传第一段要求标明自己的出生年月等,还有必须写的是“哪里人”。不看则已,看了不时瞠目,平时熟悉的人们,突然都成了来自五湖四海的了,其中老老少少标明的那个哪里与我知道的他们来自哪里不尽相同,如北京出生长大的竟然成了上海人,山东人等。我知道这是那个“哪里人”的传统标注法造成的恶果。尤其最近广播电视上大放一些名人的简历,那上面所说他们是“哪里人”,指的都是他们户口上按照父亲的甚至爷爷的祖籍标明的那个地方,其中估计大多数人跟那个地方早就没了关系。“哪里人”,尤其到了现代社会几乎是个伪命名了。传统的农业社会里大家几乎几代人不离故土,出了老家后,自然“哪里人”的身份很重要,口音、饮食方式都很重要,甚至全家移民到另一个地方后仍然是大家族聚拢一起,和乡党聚拢一起,这样的时候,“哪里人”尤其重要。但现代社会打乱了这种血缘、家族的联系,二代人之后,你是“哪里人”的那里与你本质上的那里早就有天壤之别了。所以我看着这些简历就难免发噱。
  
   读书和刚参加工作时,每次需要填履历表格,在故乡一栏里我都木然地按照我的户口记录写上山东二字
分类:世相 | 评论:3 | 浏览:16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绿色地过冬

  

  记得80年代有句名言:什么叫舒服,就是象美国人一样三九天在屋里穿T恤。这就是好日子的标志。可是我们的暖气永远也烧不到那个热度,或者我们的房子厚度和密封度不够,最热时也就三九天穿单衣的温度。那年在英国过了一冬,果然看到就连普通百姓的住宅区里,家家屋里都热得窗玻璃蒙上热气,不用挂窗帘了,英国人出门来倒垃圾都是穿着短袖,匆匆跑出来,大门里往外冒热气,不明真相的还以为是屋里暖气管子漏了呢。心中就羡慕:福利国家,连下层人民冬天都这么奢侈,是不是有点烧包了呀,为什么不能让屋里不冒热气?那么热容易得感冒。

   但回来后再体验我们那不争气的公共暖气系统,还是不由得怀念英国的供暖了。

   终于我们现在自己的房子可以自己烧暖气了,高兴得话,10月底天一凉就可以烧上了。想高就高,想低就低,反正是自己掌握。真到了这个时候,反倒自觉了,也不想过三九天穿短袖的日子了,因为很简

分类:世相 | 评论:0 | 浏览:6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3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