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的博客天涯名博

翻译/作家,主要作品:《混在北京》、《挥霍感伤》等小说、散文10种,《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等劳伦斯小说与散文译文十余种。bibingbin@sina.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82259
  • 开博时间:2009-11-06
  • 博客排名:第783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告别傅惟慈先生

告别老傅

   -----与傅惟慈先生说再见

毕冰宾

 

一代大翻译家傅惟慈在九秩高龄上匆匆离别人世,从呼吸困难到送进离家很近的积水潭医院不治去世,时间很短暂,没有遭受太久的痛苦,按照老北京人习俗,傅老福寿圆满而归,是为“喜丧”。三月十七日中午,傅老家人在医院告别室举行了一个规模很小的告别仪式,因事先已经告知外界不举办公开的告别仪式,一切从简,所以这个家庭告别会只通知了很少一些平日来往较多的朋友参加。没有任何官方人物,没有我熟悉的任何名人和外国文学界同行。因为是家庭告别会,所以也没有宣布家属之外来人的名字。告别仪式如此迅速举行,甚至没有等远在欧洲的长子及家人,是因为傅老早在2007

分类:想当年 | 评论:0 | 浏览:7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看你的大学前世今生是哪个教会大学

分类:世相 | 评论:0 | 浏览: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毕修勺的“左拉泪”本可以不淌的

http://www.sznews.com/rollnews/szsb/2013-09/06/content_725505725.html

  老翻译家毕修勺一生致力于翻译左拉,晚景凄惨,但最终其翻译的左拉作品都得以问世,部分是在他离世之后。这篇报道和图片令人不胜唏嘘。我有这样一位同姓的前辈,他有这样的境遇,为之骄傲,也浑身寒彻。他热衷的左拉作品恰好我也喜欢,虽然读到的是焦菊隐的本子,似乎是冲着焦大导演的名气去读的,年轻时这种snobbish的选择也是情有可原。

   他的朋友巴金老先生怜惜同情,暗中帮助他出版,同时也有内行的忠告“现在人们的生活习惯和语言文字习惯都与十几年前大不相同,你要想书卖得出去,就要使文字适应现在读者的口味。”巴老曾得到过毕修勺帮助赴法留学,晚年投桃报李,也不忘提醒其翻译的话语方式问题,是真正的朋友。无奈,毕老的行文方式跨越了几个

分类:世相 | 评论:2 | 浏览:9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保定三中1961年老照片,万岁

 

苍天不负苦心人呢,今天初五立春,岭南游归,疲惫中消闲搜搜老照片,竟然搜到了我们母校保定三中1961年58班的毕业照和当年保定三中的大门,那是青年路上最老的那座大门。真是苍天有眼让我搜到了这么真楚的老照片,太宝贵了。这位老前辈真是太有心了,而且现在应该快是耄耋之年的人了,还玩博客,玩得还很专业,了不起,大赞,功德无量。这个老大门一直保留到1970年代中后期才改开北门。我最喜欢这座大门,一进门的大花坛,然后是两趟钻天杨夹道,中间是宽阔的砖路,朴实而大气。我有幸在这同样的门口进出好几年,一进一出,一进一出,就长大成人了。

1961年的老师们,似乎一个不认识,但似乎中间那个光头的是我后来认识的贾校长,当年正当年,像个武夫,等12年后历经文革沧桑我进这个学校读书时,贾校长已经是人道中年的大胖子了。别的老师怎么都不认识了?难道文革中都战斗牺牲了吗?这个学校文革中武斗很厉害,学生里多是军干子女和本地干部子女,打枪扔手榴弹,一派硝烟了好几年。等和平后

分类:世相 | 评论:3 | 浏览:1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击盗版抄袭为何难于上青天

  

 1217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就马爱农诉中国妇女出版社抄袭译著《绿山墙的安妮》案进行了判决。法院裁决被告抄袭率达97%,要求其立即停止出版、发行涉案图书、公开赔礼道歉,赔偿马爱农经济损失2.5万元、合理费用

分类:世相 | 评论:3 | 浏览:1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翻译稿酬的弱势拔河

  http://book.sina.com.cn/news/v/2013-10-28/0950555713.shtml?bsh_bid=303154524

 

   今天看到网上有文章谈到翻译今年诺奖得主的李文俊先生,有段话是这样的:

 

  “门罗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有人以为李文俊也跟着发达了,可他自己却笑着说,当时和出版社的合同没签好,稿酬是一次买断的,只拿了18000元。不过,这个价格已经比他平时拿到的翻译稿酬高出不少,当时他甚至觉得自己很受抬举了。现在,因为门罗获奖的缘故,《逃离》一下子成了畅销书,李文俊从报上得知这本书要加印40万册,才有些后悔了,“我这个人书呆子气重,对于签合同什么的,我并不懂得。””

 

   甚是感慨一番。翻译稿酬一直就是这样的鸡肋,就得淡定对之,否则只有一条路,不翻译。记得某老对这多年不变的翻译稿酬标准十分不屑,干脆打算不再

分类:世相 | 评论:0 | 浏览:17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杀猪卖肉的也有黄埔军校了

   偶然看到一个电视节目,讲当年北大中文系的高才生陆某毕业后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干脆摆地摊卖猪肉,如今被另一个开发猪肉产品的北大经济系高才生邀请去自己创办的猪肉销售公司担任卖肉培训教师了,老陆靠着自己北大中文系练成的文字功底加上自己多年来练就的刀法和推销技能,竟然编了一套实用流畅的切割销售教材,也算是北大没白上,真正用上了四年本科的学问,从而使刀俎鱼肉、庖丁解牛、游刃有余、巧舌如簧等切割猪肉与推销产品的PR技巧高度熔为一炉,训练出了无数期“杀猪黄埔军校”的学员。最重要的是,这些学员都是大学毕业生,在职场上备受挫折又不愿意啃老的有良心的孩子们。他们为了学切割猪肉,上了这个黄埔军校,顺应猪市的要求,每天凌晨3点起床,跑几千米,练俯卧撑,练臂力,如同魔鬼训练,从而体验了人生的辛苦,学会了技能,也找到了工作。多数还能最终走上销售管理岗位,因为他们毕竟是有文化的人。

 

   这节目看得人一阵高兴一阵心酸,五味杂陈。当然首先是觉得现在大学胡乱扩招,没有与社会现实对接,收了学费,教了点知识就放羊了,孩子

分类:世相 | 评论:0 | 浏览:1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明荒原上爱的牧师-劳伦斯叙论集》序言

   一直不敢高谈阔论劳伦斯的文学,只是试图写点叙论文字,算narrating Lawrence。如今这些叙论文字结集出版,见笑大方,将作者序言发在这里,盼指教。黑马

作者序言 

 

本书收入有关劳伦斯的叙论50篇,涉及劳伦斯的创作、传记和研究三个领域,均是笔者过去一些年中叙写劳伦斯的文章积累,此次裒辑成书,多有重大修改,部分文章专为本书写作。

 

原本书名仅为《劳伦斯叙论集》,但出版社考虑到市场的因素,希望这类学术随笔还是尽可能面向更广泛的读者,要我把原书名作为副标题,另辟一个书名。这让我顿感原书名过于狭隘,也不符合我自己将学问写成散文的追求。于是我就想到给书起个更有凡尘意味的书名,既有散文的韵致,也能泛泛地概括劳伦斯的文学生涯。

 

对劳伦斯及其创作,很多大师如利维斯、福斯特、赫胥黎、奥尔丁顿和霍加特都有经典的凝练评语,我就想到借典,移花接木,将本能中立即浮现于脑海的两本名著的书名合并作为拙著的书名。一个是

分类:叙写劳伦斯 | 评论:1 | 浏览:2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享受尴尬的人越来越少了

  

《译者的尴尬》

    编者苦心孤诣征稿搜稿大半年,编出这本书,便到最后凭着对文学译者的同情和理解将书名定为《译者的尴尬》,正赶上女翻译家马爱农清新典雅的儿童文学名著翻译遭到本该保护女译者和文学的中国妇女出版社蛮横侵权打官司的时候,这个事件是个最典型的标志性事件---连全国妇联的出版社都干这种欺压译者玷污儿童文学的肮脏之事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女翻译家只能上法庭与本该保护自己的妇联组织打官司,这是大中华多么尴尬的文化事件,这样的事就发生在翻译界,翻译家本就胼手胝足地筚路蓝缕寻求精神世界的福音,在现实中却成了最弱势的群体,这怎是尴尬二字能了得?尴尬,窘,太囧,是文学翻译的大囧之时。

 

     我看了一下,从第一篇的作者鲁迅按时间排下来,到我这个60年出生的为之,后面收入的只有10个好同志的文章,他们最小的也是70后了。事态再这样发展下去,可能尴尬的人就不会太多或干脆就没有了。但愿这书不是文学翻译在中国的墓志铭就好。若真是墓志铭,估计这些文字反倒能永恒

分类:文学 | 评论:1 | 浏览:16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爱农案"对文明的挑衅和侮辱

因为成功地翻译世界儿童文学名著而享誉文学和出版界的著名译家马爱农竟然遭到同在北京的两家“中央级”出版社的恶意剽窃盗版和名誉侵权损害,这是典型的“兔子专吃窝边草”行为,光天化日下对邻居的打家劫舍,是可忍,孰不可忍。作为翻译界同行,在下简直瞠目结舌。这类狗偷鼠窃的行为从形而下说是无耻盗窃贪财,不择手段,从形而上说是文化界丧失文明良知,对文明的挑衅和侮辱。 

 

  根据目前的报道分析,中国xx出版社的译本完全是抄袭改写自著名翻译家马爱农的译本,是典型的狗偷鼠窃行为。这样的署名译者的人本身要负完全的剽窃责任,该怎么赔偿怎么赔偿,要登报声明道歉。如果是国家公职人员,还应该曝光其真实姓名,通报其工作单位,让其单位了解该人在社会上作出的犯法行为。这种投机取巧,稍加改动原译本的恶劣行径有一个就应该照此办理一个,杀一儆百,杜绝此类盗窃案件。我以前遇上过几个这样的盗窃者,都觉得其可恨也可怜,都是私了,对其进行了口头教育,为他们留了活路,没举报给他们的单位。现在看来是姑息养奸。 

 

分类:世相 | 评论:2 | 浏览:24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看歌德金质奖获奖前很多年的杨武能

  

 

这篇文章是我以前几次写杨武能先生的改写版,收入《文学第一线》和杨武能50年教学科研纪念专辑中。

欣闻杨先生斩获歌德金质奖,就在博客上再贴一次,让大家更好地了解一个古稀之年的资深译家的历程。

也证明我那几次采写是有意义的。在杨先生没有“誉满全球”之前多年采写他,没有现在的灿烂光环影

响,让我看他看的更清楚,因此读者也能明察。还好我在《文学第一线》里采写的那几十位老译者包括

萧乾等都没有让我写成追星文章,仅仅把他们当作我的翻译前辈来如实描摹纪录,因此就没有过甚其词

的地方。对杨武能我更是当成了“学兄”来写的,可能现在读者会觉得过于平实了呢,没有星的璀璨。

但这样更像一个文学采访录。

                     &nbs

分类:答问/问答录 | 评论:2 | 浏览:19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冥冥中命运的安排要感恩

   自1984年硕士研究生毕业至今已近三十年,对我来说光阴并不荏苒,也无白驹过隙之感,因为这三十年我过的很是充实,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在翻译劳伦斯的作品中度过,每一篇和每一部作品的翻译过程都历历在目。我从大学四年级开始接触到劳伦斯的作品,上研究生后有了机会和时间对此进行研究,工作后以翻译代(带)研究,自然而然专事劳伦斯作品的翻译,断断续续积累了四部长篇小说,一部传记,一部画论和大量的散文随笔和中短篇小说的译文约300万字,占我出版的各类作品的一半字数以上,也因此我以翻译劳伦斯而知名---这是我努力的结果,亦是出版者和读者对我的扶掖和鼓励的结果。

 

   中国人讲究“三十而立”,而我在学术和文学上的“而立”之年就应该是2014年了,我是把1984年的毕业之日看作是我在文学上的出生日,这之前的小学到研究生阶段的15年寒窗则是一个漫长的孕育期。

 

   三年的硕士研究历程竟然被我又延续了三十年甚至可能还会延续下去,这既说明我懒惰也说明我执着,

分类:世相 | 评论:0 | 浏览:19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亏本的文学书你译不译

看到一位知名的译者在对粉丝们倾诉自己的纠结心态:一本很好的名著,出版社出价仅仅千字80元,还是税前,确实令人心中闹嚷得慌。接不接这个活儿?似乎大家反应很直接,有的说这是对名著和明译者的不恭,不能接;还有的说接就接了,英语词典的编者某大学者刚翻译了一本书千字也仅仅70元,这是通行的标准,市场本如此。

  拙见可能会被大家取笑:To 译 or not to译,听从你内心的calling吧,really up to you!

  这样的问题既是个通俗的生计问题,也是个高深的生命体认问题。

如果是仅仅考虑生意经,当我的工资只有100元的80年代,弱冠之年,体健脑健(虽然学养不足),稿费只有15元上下,我花一年时间翻译一本长篇小说,稿费是税后5000元左右,我拼了,挥汗如雨,把那台一百多元的长城牌电扇都折腾得发动机滚烫,用塑料袋包着冰块给它降温,如期交货。那是我工资的50倍,刨掉生活成本,刨掉一月50元的婴儿保姆费,我还赚了一些,而且我翻译了一本名著,因此树立了自己

分类:文学 | 评论:2 | 浏览:20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因为那惊艳的匆匆一瞥

  三游湖州 

 

  湖州这地方用“人杰地灵”描摹确实中肯,但普通百姓似乎对它知之甚少,也是常情,因为这个山青水秀之地显然被它周围的上海、杭州和苏州、无锡等名城所遮蔽,成了小家碧玉,藏在深闺一般,这就是与强邻为伍的隐痛,无可奈何。即使近些年附近的南浔古镇得到大力开发,似乎游客也会选择到杭州或上海,从那里直接往返,领略一番古镇风情后绝尘而去,难得去一趟离南浔仅几十公里远的古城湖州,领略那里别样的地域之美。

   可以说我一直到参加工作之前对湖州几乎一无所知,仅仅因为同单位里有个同事来自那里的乡村,说一口被大家称为“如同拉二胡”的浙江话,才知道浙江有个地方叫湖州。真正见识湖州是1986年去杭州约飞白翻译一部诗集,那时年轻好玩,就决定不走经上海的老路线,而是在南京下车,坐长途大巴去杭州,一路仔细品味江南风景。那个秋天,宁杭路还是普通公路,车开得也慢,但几乎是穿城过村,在江南的田野和湖光水色中穿行,让我得以真正领略了江南二字的美。过了宜兴,在汽车站上淘了些紫砂器皿,然后

分类:世相 | 评论:2 | 浏览:17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合资出版社为什么做事就体面

  昨天文著协发来一封信,告之某合资出版公司要出版一本以某著名作家命名的“XX挚爱小说选”,选了我80年代翻译过的一篇澳大利亚儿童小说《弗兰克先生是个女的》,非专有使用,稿费若干。按说这是很正常的版权代理程序,但与很多出版社的通行做法一比较,就会发现,这么规范的行为在当下的出版界其实并不常见,因此显得这种规范倒不常见了。人家合资公司就能做到规范,估计程序是这样的:请这个名家选他喜欢的小说,名家按照自己的阅读范围选了,提供篇目,其余的版权问题就交给出版社去处理,出版社不可能认识所有的作者和译者,就找了文著协总代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可我们大多数出版社都是怎么做的呢?一般是这样:编选者你负责提交所有篇目,然后你声明所有版权问题你负责解决。而编选者根本不认识多数入选者,也懒得搜寻,就在书后发表个声明:时间所限,无法联络到所有人员,入选者看到后请与编选者联系索要书和稿酬。但估计没有几个人能看到这个书后的声明,还有已经去世的人则从一开始就永远看不到这个,于是这些人的稿酬和样书就永远失去了,永远落入编选者的腰包了。貌似很负责任,其实是让入选者撞大运,其几率比买彩票还低。有

分类:世相 | 评论:1 | 浏览:1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3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