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814
  • 开博时间:2009-10-2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伊,你去哪儿了

   有一天,他和同学在食堂吃饭。他咬起一块鸡,突然心里一沉,想起母亲做的炒鸡和她抓鸡时的样子,想起了早上的一个梦。
  
   他梦见母亲穿着大红色的圆领毛衣从东边走来,苍老如石山的脸上生起开花的笑容。
  
   母亲快快地走到家门前,他先是一阵惊愕,刹那间转而欣喜地道:伊,你去哪儿了!
  
   焦切、惊喜得近乎带着责备。说话时,已从屋里奔跑着出来,站到门口,身子前倾,伸长了脖子仔细地瞧着,激动得不知所措,他想马上喊出声来,告诉大家:你们都错了,错了,错得太离谱。
  
   母亲仍是笑着(她每次回家的时候总是笑着的),朗朗地说:我去杨村住了几个月呢。
  
   他听完就开心地哈哈笑,心里说:我说呢,妈妈肯定还在。
  
   他把身子拉回来,幸福地后仰着,觉得此刻的人生真是美好,菩萨和老天终究还是公正的。然后,他突然想起什么,着急地对母亲说:遭了,既然是这样,那棺材里的是什么?
  
   他没得到母亲的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西的路口

   兄弟俩不知怎么就来到了一个路口,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出现了一个路口,他们也忘了是怎样来到这样一个路口的。这个被大块大块的麦地、油菜地分割出来的路口。
  
   四岁的弟弟对六岁的哥哥说:我们回去吧,妈妈会回来的。哥哥看着坡地上的油菜,坚定地说:爸爸去年还在这儿为我打过一只大灰雀,他捡起地上的土块这么一扔就打着了,灰雀就是在这块地上偷吃油菜的。弟弟说:灰雀也吃菜叶子吗?哥哥仿佛又看到了灰雀,说:一定是的,就是这儿,我和爸爸走过的,爸爸不会走错路。弟弟说:那妈妈也不会走错路,她会找对路回家的。哥哥转过头来看麦子:妈妈不回家。弟弟使劲儿仰着头:为什么不回家?她去哪儿睡觉。哥哥看着望不尽的麦子,说:她去她妈妈家睡。弟弟把仰着的头摆了摆:我们也去!那就有两个妈妈啦,哈哈。哥哥看看麦子看看油菜:我们也有两条路呢。其实,那儿有四条路,或者,四十条路,高高的麦子在大地上被切得一块又一块,就像妈妈过年时打的豆腐。
  
   麦芒就像风的头发,不时地去缠绕哥哥的头发,弟弟看到麦芒发出光芒,哥哥的头发也是亮亮的。弟弟说:哥哥,麦子里有太阳。哥哥正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个柿子

   今天和你吃晚饭(前几天约你,你恰巧有事,于是你今天约我),你送了三个你亲戚从老家带过来的大柿子,很高兴,很开心。
  
   踏上乐群餐厅门外的阶梯,你一直说着应该怎样吃这些柿子,末了还关切地问,你都听白了吗?我那时正仔细地用手为你撩起那恼人的条形门帘,竟忘了回应,还自说着其他话题。咳,真不应该,你这么认真地教我吃法,我却貌似没在意。但只是貌似,相信我,我怎么会不在意呢?我太在意了,以至于担心你以为我不在意。
  
   可恨,今晚吃饭时我的话题又不够,出现了些沉默时刻,我一直在心里紧紧地逼视自己:快找些话来说,快找些话来说。可是脑中一时茫茫,如同广漠与大海,寻不见我的绿洲和小岛。一餐饭里的时间为什么这么快,它们就不能多待那么片刻,陪我们吃吃饭吗?我以后要多找些话题,我要多说些话,才能多听到些她的声音,才能多看到些她的笑容。
  
   幸运的是,吃完饭我们又像上次那样在学校走了一圈。下餐厅时,我说,我喜欢柿子树,我们家那边也种柿子。你惊讶地说,是吗?我说,我喜欢柿子树的清爽。然后我们都说柿子树上结满红柿子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90年代之——他的儿子

   这个40来岁的中年人矮矮胖胖,黝黑的脸上总是挂着泥佛才有的笑容,喜欢逗别人的小孩,说些让他们脸红的话。他和他那更胖的妻子一连生了三个女孩,为此很懊恼,因为他想要一个儿子。后来,他果真圆梦了,生了一个白胖儿子,他想到他的后半生算是有着落了,像完成了一项伟大光荣的使命,接着开始围着儿子算计生活。然而他没能欢喜多久,一个月后儿子因营养不良而夭折,他将他埋到了村后的土山上,在坟前种了一棵旱柳。此后,他更急切地想要个儿子。然而,接下来的两个孩子都是女儿。他为了生儿子,到处寻找秘门偏方,有传言说,他得到几幅古旧的画本,那上面有图有文地说着,怎样行房可以生儿子或者女儿,他将其藏在床头,常常研究。七年后,她那粗嗓门的妻子终于又怀上了,他带着她偷偷地去县城做了胎儿鉴别,说是男孩。他喜不自胜,挽着妻子走在村头,很是得意。
  
   那时,计划生育查得厉害,风声紧,耳目多,起先妻子可以靠着肥胖的身子来遮掩,日久就不行了,他将她藏在邻县很远的一个亲戚家,自己在家遥盼儿子的出世。然而,计生办的人堪比当年特务,突然的某一天就开着边三轮摩托进了村子,直奔他家,揪着他质问怀孕的妻子在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三郎

  黑三郎宋江,老父在心,钱财在身,一见壮汉便倾心:请问汉子高姓大名?一番交心便散财:与你二十两银子。一遇困厄便凄然:我今番死矣。险中见友便奋然:救我则个。
  
  水浒讲的是,舞刀弄枪扬真性,仗义疏财容能人。黑三郎当然是后半句,所以后来才做了一哥,闻其号见其人,众人翻身便拜。可惜三郎少了花和尚、武二郎与铁牛的真性,因为他不愿舞刀弄枪么?呵呵,玩笑话。其实他本也耍得好枪棒。林冲也是在风雪山神庙与火烧草料场之后才些许可爱起来,以前的林冲只是可笑。骋心快意,莽夫也好,武夫也好,难得一本原之性,恨者逐之,亲者随之,不受心机与规则的束缚。
  
  但在现世,还得向黑三郎学习,人家其貌不扬,面黑身矮,毫无英爽之姿,但去哪儿都能俘获众心,黑白两道,官民两路,无不通顺(这是指他造反之前),为何?一句话,人情世界还得看人情,殊不知,及时雨的名号也是花了不少血本的。但钱财事小,人心事大,难得的还是接人纳物之心。因此,大人物宋江是仗义疏财容能人,小人物之我们应该是仗义疏财能容人。容人者,他人容。当然,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妥协的处世之道。你能容什么人,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修车

  我推着车来到地下室的修车处,想矫正一下车把手,左右摇着脑袋正待要喊,修车师傅嘴里叼着烟已到车前,蓝T恤上点缀着油花点点,浓烟后面若隐若现着斜眯起的眼睛:“五十?”我惊了一下,说:一百五十。他吸了口烟:“这车不错。”我笑了笑:买过两次新车,都没用多久就被偷了,这次干脆就买个旧的。说着便拿起抹布开始擦车。修车师傅嘴里咬着的白色香烟突然往上一提,红星一闪,道:“别擦得太亮。”
  矫正后的车把手怎么看都比以前的好看,我问多少钱,修车师傅也惊了一下,道:“有零钱就给五毛,没有就算了。”我从口袋里掏出早上买煎饼时找的五毛硬币,丢进一个装满毛币的旧车篓里,道了一声:谢谢师傅。正推车转身就走,胖胖的老板娘还没完全进入我的视野,锣儿似的爽朗笑声已先到一步:“这位路过的师傅真热心!”我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修车师傅”已拿起扳手去给旁边的车装新篓子去了。

2011.06.01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多年后,当我在帝都

   多年后
   当我在帝都
   捧起水龙头里清澈的江水
   眼泪
   和这不远千里而来的家乡相聚
   我来了一句咒骂
   然后捧起泪水和江水,一饮而尽
   中毒而亡
  
   2011.05.2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片语

  你的嘴如鱼唇
  绽放着温暖湿润的云朵朵
  声音是彩色的泡泡
  里面藏着一个又一个世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边梦

  周末的古幽州露营,没想到竟碰到了小川。领装备的那晚,看见小川也夹在人群中,一阵兴奋,攥着松松的拳头就打在了他的左胸上:原来你也来了啊!小川仍是招牌似的微笑,黑色宽边眼镜下的眼神和笑容透着明媚,但当然没有忧伤。看分组时才发现,我们俩竟在一组,而且,这个我曾经的下铺兄弟,竟和我分到了一个帐篷。
  
  这个惊喜的发现,当然很快就和别人共享了。我开玩笑说:晚上,我要和小川重温什么什么梦了。有人接道:重温旧梦。但旧梦,还会再来么?
  
  一切游玩不表。晚上,大家很晚才睡,我和小川钻进帐篷,外面冷月高悬,将圆而未圆,永定河流淌着的似乎永远是那些水,千百年来水月都安定如此。帐篷外面的帐篷里私语絮絮,风声相和。我和小川不知怎的就聊到了那四年的人。小川说: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吧?我们送海洋离开北京,你走之后,我一个人送海洋进火车,他走了,我一踏进回去的公交车,眼泪就出来了,从没有过的感觉。我没做声,大着眼睛想透过黑黑的帐篷看到外面夜空中不愿隐去的白云,只有呼出的气越来越长。长叹么?夹杂着偶尔的沉默,又聊了些彼时彼人和此时此间。似有默契,我们竟同声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昨日又梦

  他梦到大家抬着一口棺材快速地迈着碎步走过来,棺材放在木板上,母亲坐在棺材上,一张被子或毯子盖在母亲腿上。母亲侧着身子,把头偏向一边的扛夫,急切切地说:快,快。扛夫们的步子就更快了,很快就看到了一口大门,很快就抬着棺材和母亲一起跨过了高高的石门槛。眼前一刹那的黑暗,接着如同清泉涌出,明澈亮堂,母亲已经坐在东厢房的地上,用手拍着潮湿的地板,对周围木然的人说:快,老屋发,是福地,出秀才,不能让别人占去了。
  母亲去世两个月,他梦到母亲回到老屋,她恋恋不舍的老屋,她摆脱婆婆而力主建成的老屋。
  
   2011.05.16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2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