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2237240
  • 开博时间:2005-10-25
  • 博客排名:第62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寻找乔治.奥威尔

寻找乔治.奥威尔

是的,这个题目是从《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而来。奥威尔是谁?《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书中,作者艾玛·拉金这样写道:

“乔治·奥威尔,”我重复说,“《一九八四》的作者。”老人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用恍然大悟的眼光看着

分类:读书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加坡美术博物馆:我们和世界的关系

新加坡美术博物馆:我们和世界的关系

我们住在市中心维多利亚大街(Victoria Street),新加坡美术博物馆就在附近,走路过去不过几分钟。前夜自夜间动物园回酒店太晚,早晨睡到自然醒后,一身轻松出门去美术博物馆。天空蓝得透彻,云朵白得纯粹,马路边的树叶在阳光下也绿得发亮。想起来夜里仿佛听到过雨声,但不下雨新加坡也是这样干净清澈。

从酒店出门右转,前行数十步便是百胜路(BrasBasahRoad)

分类:行途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大护法和乌钢杖在哪儿?

 

我们的大护法和乌钢杖在哪儿?

三十多年前看香港电视剧,看到“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这几个字,觉得香港的现实就是电视剧演的那样。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总看到这几个字,没了新鲜感,便不再多想。但是,一部动画电影突然打出这一行字,我一时怔忡,突然觉得哪儿有点不一样。

是的,在看《大护法》这部电影的时候,我总会莫名其妙地想很多。比如片中说“无所不在的眼睛”,我就会起奥威尔的小

分类:音画 | 评论:1 | 浏览:36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园中的城市新加坡

花园中的城市新加坡

经历四个多小时的飞行后,终于看到绿色簇拥下的樟宜机场。

我想起十多年前的法兰克福机场。十多个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穿过云层,远远地便看见一大片丛林,机场仿佛是降落在丛林中,那一团一团深绿撞进眼眶,一下子唤醒了身体中那些疲倦的精灵。以前从外地回成都,飞机快要降落时也可以看到绿色覆盖的牧马山,以及周围绿油油的农田、竹林掩映下的农家院落和错落在田地间的池塘。但慢慢的,牧马山上出现了一大片黄土,然后是很多

分类:行途 | 评论:0 | 浏览: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识新加坡

初识新加坡

回想起来,第一次对新加坡有点比较直观的印象应该是在一九九三年。

那一年国际大专辩论赛在新加坡举行,决赛双方是复旦大学和台湾大学,评判团成员里有金庸先生和杜维明教授。复旦以三比二险胜,中央电视台录播这场辩论后,引起极大轰动,辩论之风随即席卷大江南北,复旦也趁热打铁出版了几本关于大专辩论赛的书,其中一本是《舌战狮城》。由此我便知道新加坡也称“狮城”。那天晚上在新加坡夜间动物园游览时,广播介绍狮子时,特意提到狮子和新

分类:行途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期末家长会小记

期末家长会小记

星期天去学校参加家长会。

班主任王老师站在教室门口迎接家长。我以为家长需坐在自家孩子的座位上,但我不知道果果的位置在哪儿,一时有些恍惚,幸好王老师说随便坐,于是我便到第一排靠窗的位置。位置有些逼窄,可能是按照小孩子的身材布置的吧。座位的视野极好,面前就是投影,稍微一抬头便可以望见对面教学楼,以及墙上爬满的爬山虎。

分类:成长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崩的形成,有赖于滚落的石子翻个身

因为有之前的经验,所以去得特别早,不到五点半我就到了挂号大厅。挂号窗口前的地上摆放了很多占位置的物件:小板凳、矿泉水瓶、奶粉罐子,甚至小纸片,弯弯曲曲排成一列,仿佛一条变异的蛇。

年龄渐长,果果的体质也逐渐增强,偶有小病,便去市一医院寻医问诊。较之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市一医院稍远,但挂号不麻烦。张医生的号实在太难挂了。张医生的医术医德远近闻名,算是中西医结合医院的一张名片,她是否上班,从挂号窗口的人数一看便知:若上班,早上五点长长的队伍就排好了;若不上班,挂号的人便零零散散。

很多人从此看到了赚钱的机会。据我所知,最开始贩号的是一位在医院看护自行车的中年妇人,随后几个清洁工也加入,一个号可以赚三四十块钱。最初两三年贩号人大约只有四五个,张医生的正号每半天有二十个,另外还有十五个加号,因此挂号还不算难。但到了二零一四年,张医生的号

分类:世象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和自行车的故事

我和自行车的故事

骑着共享单车,微风掠过耳边,看着流动的街景,有时会无端想起海明威说过的“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来,有时也会生出一丝庆幸,幸好当年学会了骑自行车。

这念头可能会被人笑话。是啊,现在的孩子哪个不会骑自行车啊,我们家小朋友四岁就学会了。但须知,我并非在成都这样的大城市长大的。

我的整个少年时光都是在一个叫沙溪的小镇上度过的。那个地方很小,也很偏僻,深藏在大巴山南麓的崇山峻岭

分类:小味 | 评论:3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骑自行车的故事

骑自行车的故事

昨晚游完泳后照例骑一辆共享单车回家。

从省游泳馆到家四公里多点,骑车二十分钟左右,最快的一次我只用了十二分钟。之前搭公车,楼下就是公交站,中间转一次车,也很方便,但加上等车和走路的时间,怎么也要三十分钟。骑车的好不仅于此,我还可以欣赏那些时常经过、却并未注意的路边的风景。

分类:世象 | 评论:1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公义要有人去做才存在

公义要有人去做才存在

我以为,《危城》是一部关于公义的电影,它讲的虽然是历史,距离当下也并不遥远。

如何处置一个滥杀无辜的凶手?我想大多数人第一反应是杀人偿命;懂法的人也许会想得多一点,要依法判案。电影中大致也是这两种反应。凶手被抓后,普城的群众愤怒不已,聚集在一起,大喊:“杀人凶手,吊死他、杀死他,枪毙他”,有的人甚至恨不得冲上去立马将凶手撕个粉碎;较之群众的激愤,保卫团团长杨克难(刘青云饰)则冷静许多,他依据

分类:音画 | 评论:3 | 浏览:18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识加尔文

 

初识加尔文

这些年来,我越来越感觉到人生的奇妙,有些人你注定要遇到,他们会从四面八方走过来,在你未曾预料的时刻来到你身边,比如约翰·加尔文。

不久前和几个天涯老友聊天,蓝紫木槿提到奥利地作家斯蒂芬·茨威格的《异端的权利》。蓝紫谈了这本书对她女儿的影响。不得不说,单这书名便令人浮想联翩——在当下这个所谓的和谐社会中

分类:读书 | 评论:2 | 浏览:29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巴萨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是上帝的恩典

与巴萨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是上帝的恩典

六十四分钟时我黯然关了电视,三比一,如果要晋级,在不丢球的前提下巴萨还需要进三个球。

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认识巴萨差不多是在二○○○年左右,那时范加尔执教,我住在单位宿舍,并不方便看电视,但依然记住了克鲁伊维特和奥维马斯。克鲁伊维特是一个很有天分的球员,但他的

分类:小味 | 评论:0 | 浏览: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枝淡贮书窗下,两杯热茶尘世中

年前去给雪飞送春联,雪飞要留我们吃饭。念着许久不见,春节各自都有安排,果果也正好和鑫仔一起玩玩,便留了下来。

第一次见雪飞是十多年前。那天何艳过生,请我们在西门一家餐厅吃饭,在座的就有雪飞。也就是那之后我才知道何艳是成都人,一时错愕。何艳仿佛活在齐豫《橄榄树》中,不用问她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但是雪飞,也就是何艳的姐姐,却是实实在在活在尘世中,待人接物,周到细致,令人无端想起许地山笔下的落花生,刚从地里拔出来,还带着沙土。

更多的接触是有了果果之后。我们组织了一个群,时常为小朋友们组织一些活动,希望藉此给他们一些不一样的经历和视野,以补学校教育之不足。念着都是自家的事,大家诚诚恳恳,但年终岁末在年会面前大家还是不禁露了怯。就在大家故作沉默之时,雪飞说,我来。我不知道别人如何做想,或许和我一样,心里终于卸下一块石头,又可以轻松地谈论

分类:师友 | 评论:0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日快乐

上学路上果妈问果果带毛巾没有,小朋友说好像没有带。“扎个又不带呢?”果妈说他这几天中午总是跑得一身是汗,内衣都湿透了,“那今天中午不能跑了哦”。想起几年前——似乎是果果还不会走路的时候,果妈说喜欢以后看到果果跑得满头大汗的样子,“那才像个男子汉”。

上小学后,果果差不多每天中午都是满头大汗,果妈的心情就像周华健的那首老歌:让我欢喜让我忧。

昨天下午果妈还收到一条家长发来的短信,祝福果果和果妈生日快乐。果妈心念家长怎么会知道这事呢,结果回家路上果果才说他今天给四(一)班的几个同学说了自己要过生日了,“而且还给他们说你也要过生日了”。果妈教四(一)班数学,果果进了小学后大多数时间都是和四(一)班的大哥哥大姐姐一起玩。“我今天又和四(一)班的同学耍了”,昨天他说起这事还挺得意的,就像某天说到游泳,他骄傲地说:“我会游泳了,我蝶仰蛙自

分类:小味 | 评论:6 | 浏览: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万条虫子听到春雷

一万条虫子听到春雷

           昨天在西西弗书店,拍了这张照片,我取名“You raise me UP”。

 

“现在的许多人看不到花的漂亮,选择多而导致的麻木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心里所要装下的事物实在太多了,哪里还有装得下花花草草的地方”。

分类:小味 | 评论:4 | 浏览:6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8页/86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一心先生

2017-08-31

changyh081..

2017-08-24

笨笨客栈

2017-08-19

钓鱼舟

2017-08-08

nDYmglj7

2017-08-04

粗手不烦

2017-08-04

563712116

2017-08-04

农曌科技

2017-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