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
  • 总访问量:2238089
  • 开博时间:2005-10-25
  • 博客排名:第62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读书笔记一则

读书笔记一则

早晨被堵在人南立交桥下,信号灯就在前面二十米处,绿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车队却没有前行的迹象。大多数司机都能保持镇定,偶尔也听到一两声很尖锐的喇叭声,但无人呼应,很快又安静下来。车窗外,并不明亮的天空,行人快步行走,落叶簌簌而下,我知道深秋已至凛冬不远。

好不容易挪动到了路口,我问执勤的警察是怎么回事。“交通管制!”警察的口气非常不好,仿佛是威胁我不要说

分类:小味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果果的信:从你的名字说起

给果果的信:从你的名字说起

亲爱的果果:

在写这封信之前,我有点犹豫,该怎么称呼你,是呼你的大名,还是你的小名。后来想想,还是叫你的小名吧,这样感觉更有童趣,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更加亲密。

关于你的名字,小名和大名,都有一段故事。“果果”这个小名,我和妈妈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平实、上口。当然还有一个缘由,我们姓唐嘛,连起来就是“糖果果”,听起来很甜蜜。这是一个

分类:成长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垃圾去哪儿了——成都根与芽活动记略

周日陪果果去参加成都根与芽组织的“垃圾去哪儿了”的活动,参观了社区和成华区的两级垃圾中转站以及一个垃圾分拣站,了解到垃圾从家庭流转到焚烧厂或填埋场的全过程。周日的成都,阴云密布,压在城市的上空。我的心情,也像这城市的天气。

我们的去的第一站是位于中环路府青路口的社区垃圾中转站。中转站就在立交桥下,旁边是一个在建工地,面积不大,仅容一辆垃圾车。三轮车将生活小区的垃圾转运至此,经过初步压缩后再运到区垃圾中转站。一位清洁工给我们演示如何转运垃圾:他将三轮车靠近垃圾车,登上三轮车厢,将垃圾袋提起来扔到垃圾车斗里,堆积到一定程度,垃圾车便卷起这些垃圾袋,压缩后吞进车厢里。

整个过程这位师傅都是赤着手,污水滴溅到衣裤上,搬运完后,师傅也没有洗手,现场也看不到洗手池。一位小朋友问为什么这些环卫工人没有保护设备,负责人有些尴尬,支吾着说给他们

分类:小味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京片段

北京片段

一出机舱,便感觉一股湿热扑面而来,猝不及防。成都和北京的天气似乎倒了个儿,成都反倒是凉爽些。

不管怎么想,出差总是避免不了,像我这样极不喜欢出差的人,能做的就只剩下尽量缩短时间缩小范围。所以,说起来去北京出差的次数不少,但基本上都只是待在机场:上一次去市区是两年前,和大学同学吃饭,在一个商场楼里,具体位置和名字我已经忘记了;再上一次,好像是十年前的事了,我去光熙门给舅公送东西,那时他还在世,热心着帮大家做事,身体硬

分类:行途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找乔治.奥威尔

寻找乔治.奥威尔

是的,这个题目是从《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而来。奥威尔是谁?《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书中,作者艾玛·拉金这样写道:

“乔治·奥威尔,”我重复说,“《一九八四》的作者。”老人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用恍然大悟的眼光看着

分类:读书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加坡美术博物馆:我们和世界的关系

新加坡美术博物馆:我们和世界的关系

我们住在市中心维多利亚大街(Victoria Street),新加坡美术博物馆就在附近,走路过去不过几分钟。前夜自夜间动物园回酒店太晚,早晨睡到自然醒后,一身轻松出门去美术博物馆。天空蓝得透彻,云朵白得纯粹,马路边的树叶在阳光下也绿得发亮。想起来夜里仿佛听到过雨声,但不下雨新加坡也是这样干净清澈。

从酒店出门右转,前行数十步便是百胜路(BrasBasahRoad)

分类:行途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大护法和乌钢杖在哪儿?

 

我们的大护法和乌钢杖在哪儿?

三十多年前看香港电视剧,看到“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这几个字,觉得香港的现实就是电视剧演的那样。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总看到这几个字,没了新鲜感,便不再多想。但是,一部动画电影突然打出这一行字,我一时怔忡,突然觉得哪儿有点不一样。

是的,在看《大护法》这部电影的时候,我总会莫名其妙地想很多。比如片中说“无所不在的眼睛”,我就会起奥威尔的小

分类:音画 | 评论:1 | 浏览:36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园中的城市新加坡

花园中的城市新加坡

经历四个多小时的飞行后,终于看到绿色簇拥下的樟宜机场。

我想起十多年前的法兰克福机场。十多个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穿过云层,远远地便看见一大片丛林,机场仿佛是降落在丛林中,那一团一团深绿撞进眼眶,一下子唤醒了身体中那些疲倦的精灵。以前从外地回成都,飞机快要降落时也可以看到绿色覆盖的牧马山,以及周围绿油油的农田、竹林掩映下的农家院落和错落在田地间的池塘。但慢慢的,牧马山上出现了一大片黄土,然后是很多

分类:行途 | 评论:0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识新加坡

初识新加坡

回想起来,第一次对新加坡有点比较直观的印象应该是在一九九三年。

那一年国际大专辩论赛在新加坡举行,决赛双方是复旦大学和台湾大学,评判团成员里有金庸先生和杜维明教授。复旦以三比二险胜,中央电视台录播这场辩论后,引起极大轰动,辩论之风随即席卷大江南北,复旦也趁热打铁出版了几本关于大专辩论赛的书,其中一本是《舌战狮城》。由此我便知道新加坡也称“狮城”。那天晚上在新加坡夜间动物园游览时,广播介绍狮子时,特意提到狮子和新

分类:行途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期末家长会小记

期末家长会小记

星期天去学校参加家长会。

班主任王老师站在教室门口迎接家长。我以为家长需坐在自家孩子的座位上,但我不知道果果的位置在哪儿,一时有些恍惚,幸好王老师说随便坐,于是我便到第一排靠窗的位置。位置有些逼窄,可能是按照小孩子的身材布置的吧。座位的视野极好,面前就是投影,稍微一抬头便可以望见对面教学楼,以及墙上爬满的爬山虎。

分类:成长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崩的形成,有赖于滚落的石子翻个身

因为有之前的经验,所以去得特别早,不到五点半我就到了挂号大厅。挂号窗口前的地上摆放了很多占位置的物件:小板凳、矿泉水瓶、奶粉罐子,甚至小纸片,弯弯曲曲排成一列,仿佛一条变异的蛇。

年龄渐长,果果的体质也逐渐增强,偶有小病,便去市一医院寻医问诊。较之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市一医院稍远,但挂号不麻烦。张医生的号实在太难挂了。张医生的医术医德远近闻名,算是中西医结合医院的一张名片,她是否上班,从挂号窗口的人数一看便知:若上班,早上五点长长的队伍就排好了;若不上班,挂号的人便零零散散。

很多人从此看到了赚钱的机会。据我所知,最开始贩号的是一位在医院看护自行车的中年妇人,随后几个清洁工也加入,一个号可以赚三四十块钱。最初两三年贩号人大约只有四五个,张医生的正号每半天有二十个,另外还有十五个加号,因此挂号还不算难。但到了二零一四年,张医生的号

分类:世象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和自行车的故事

我和自行车的故事

骑着共享单车,微风掠过耳边,看着流动的街景,有时会无端想起海明威说过的“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来,有时也会生出一丝庆幸,幸好当年学会了骑自行车。

这念头可能会被人笑话。是啊,现在的孩子哪个不会骑自行车啊,我们家小朋友四岁就学会了。但须知,我并非在成都这样的大城市长大的。

我的整个少年时光都是在一个叫沙溪的小镇上度过的。那个地方很小,也很偏僻,深藏在大巴山南麓的崇山峻岭

分类:小味 | 评论:3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骑自行车的故事

骑自行车的故事

昨晚游完泳后照例骑一辆共享单车回家。

从省游泳馆到家四公里多点,骑车二十分钟左右,最快的一次我只用了十二分钟。之前搭公车,楼下就是公交站,中间转一次车,也很方便,但加上等车和走路的时间,怎么也要三十分钟。骑车的好不仅于此,我还可以欣赏那些时常经过、却并未注意的路边的风景。

分类:世象 | 评论:1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公义要有人去做才存在

公义要有人去做才存在

我以为,《危城》是一部关于公义的电影,它讲的虽然是历史,距离当下也并不遥远。

如何处置一个滥杀无辜的凶手?我想大多数人第一反应是杀人偿命;懂法的人也许会想得多一点,要依法判案。电影中大致也是这两种反应。凶手被抓后,普城的群众愤怒不已,聚集在一起,大喊:“杀人凶手,吊死他、杀死他,枪毙他”,有的人甚至恨不得冲上去立马将凶手撕个粉碎;较之群众的激愤,保卫团团长杨克难(刘青云饰)则冷静许多,他依据

分类:音画 | 评论:3 | 浏览:18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识加尔文

 

初识加尔文

这些年来,我越来越感觉到人生的奇妙,有些人你注定要遇到,他们会从四面八方走过来,在你未曾预料的时刻来到你身边,比如约翰·加尔文。

不久前和几个天涯老友聊天,蓝紫木槿提到奥利地作家斯蒂芬·茨威格的《异端的权利》。蓝紫谈了这本书对她女儿的影响。不得不说,单这书名便令人浮想联翩——在当下这个所谓的和谐社会中

分类:读书 | 评论:2 | 浏览:29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9页/8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7-12-14

吴福清词no

2017-12-14

居然先生

2017-12-14

若芊我芊n

2017-12-14

冰释234白

2017-12-13

钓鱼舟

2017-11-19

蓝紫木槿

2017-11-14

一心先生

2017-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