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掉头@前面随便吧随便吧天涯名博

一多半是想到哪儿写哪儿,随心所欲或者无病呻吟,算是一种感觉训练吧;另一小半是拿来赚过烟酒堕落费的文字和因为职业而做的功课,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现在很少。我用肖邦的钢琴曲来给这部分命名,那个停留在想象中的某女子该很幸福的。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
  • 总访问量:12079636
  • 开博时间:2005-10-25
  • 博客排名:第6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卷首语:“历史已经不能不被理会了”

  “历史已经不能不被理会了”
  文/龚晓跃
  我在历史学家雷颐送我的书中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当年李鸿章打苏州,久攻不下,他的雇佣军“常胜军”首领戈登,了解到太平军守城将领中,除主将慕王谭绍光外,另外四个王爷与四个天将,都有归顺清廷以续富贵的意思。于是戈登作保,李鸿章开出不菲条件,王爷天将们据此率军投诚,淮军不战而下苏州。然而,当降将们满怀期待地等待李鸿章履约时,他们迎来的却是屠刀。不单将军们,几乎全部太平天国降军都被追斩诛杀,苏州城血流成河。
  戈登对李鸿章的背信弃义勃然大怒,他不但把“常胜军”带回昆山,还请求英国当局干预这起骇人听闻的杀敌降事件,甚至准备倒戈相向攻打淮军。这个在我们看来有奶便是娘的雇佣军头目,认为诱降后杀降已然突破其道德底线,所以拒不接受清廷的赏赐与李鸿章的银子。而李鸿章对此不以为然,他甚至认为这是一段时间以来,他唯一可以“稍作自娱”的成果,曾国藩也完全不顾理学家的身份,称赞学生李鸿章“此间近事,惟李少荃在苏州杀降王八人最快人意”。
  向来为我们所不耻的洋枪队武夫戈登,遇到了近年来备受某些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2 | 浏览:26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首语:为什么不是《阴道独白》呢?

  为什么不是《阴道独白》呢?
  文/龚晓跃
   我去伦敦的时候,当地的朋友力荐我去瞧瞧当地的小剧场,正常情况下,伦敦平均每周约有超过300场各式各样的演出,当时的新闻是:某位黑人新锐重新演绎了莎翁的《麦克白》。
  拜一些有想法的传播机构所赐,自三年前《暗恋桃花源》伊始,几年来,高质量的小剧场演出渐次增多,一些懂得欣赏文艺腔的长沙市民乐此不疲。上周末,我请某女子晚餐,某女子在电话里很有格调地告诉我:我要看话剧呢,《阴道独白》呢。
  从《暗恋桃花源》那会儿带香辣蟹入场,到《阴道独白》结束时大家虽然没有起立,但给了导演最热烈持久的掌声,长沙正在得益于这种以小剧场演出为符号的、由民间需求所激发的文化多元的努力。
  上上一期,我在这里写长沙的国际化梦想与标本,提到慕尼黑所以能够脱颖而出,在保守主义色彩浓郁的巴伐利亚地区成就一方自由的绿洲,根子在于其多元文化,其包容性格,其独立媒体。文夕大火烧断了长沙在文化上的根,此后长时间的单细胞生态环境,使长沙慢慢变得与国内其他二三线城市千人一面,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们也许在未来某日,将当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0 | 浏览:20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天涯的有言在先

  我十分钟前的博文《所谓天下大势》,在没有得到任何解释的情况下,被天涯隐藏。
这篇短文是明天就将在传统媒体见报的文章,本身也无忤逆之处,我相信,传统媒体的编辑们,对于稿件尺度的把握,应该强于天涯的管理员,你们怕什么?
我个人与天涯的交情,始于邢铭、小黑,所以,如果没有得到合乎逻辑的回复,从即日起,我将停止更新这个博客,同时,我将告诫我所能影响到的所有人,终止与天涯的合作。

分类:上帝死了 | 评论:10 | 浏览:43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篇文章压了十多天了,明天当可出街:所谓天下大势

所谓天下大势
  文/龚晓跃
  某个暴躁的士兵开枪后,武昌起义爆发了。这是99年前的一起偶然事件。
  如同一切宏大的历史,偶然事件的背后,一定是必然的逻辑在作用。大清帝国不是因为甲午海战才腐朽败落,苹果即使不落在牛顿的头顶也会落在其他科学家的头顶,欧洲列强决不会仅仅为了萨拉热窝那个冲动的中学生就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辛亥革命的基础,是孙中山的执着、黄兴的冲刺、宋教仁的理想,是康有为的探索、梁启超的思考、谭嗣同的牺牲,是魏源的《海国图志》、严复的《天演论》、容闳的《西学东渐记》。
  更早的渊源,可以上朔到康熙皇帝,这位英明神武的圣祖仁皇帝,在自己如饥似渴地学习欧洲语言、西方历法的时候,却不肯把这些足以启蒙的知识推及其臣民,而其孙乾隆皇帝颁布了《防范外夷规条》,其若干世孙媳妇叶赫那拉氏则不肯修铁路。为了一朝一姓之私利,满清统治者选择的封闭,给了时代更大的刺激。
  然而,人民要通商以至富强,人民要学习以求智识,人民要铁路以便流动,人民要电报以利资讯,人民要办报以彰思想。清廷越处处修墙,人民就越善于翻墙,“面壁十年图破壁”。这近
分类:天窗时代 | 评论:28 | 浏览:100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八日的卷首语

  有些日子,诗性或诗意
文/龚晓跃
大假期间,好几天,长沙没有阴霾和迷雾,天高云淡,在蔚蓝色的苍穹之下,人们游戏或沉思,都很有几分世界静好、人生高远的感觉。
我在河西公寓楼下的院子里带龚诺娃玩。小朋友在塑胶地砖上欢快地奔跑,跟她刚刚拿到手的小木马说话。我坐在一边的庭院椅上,抽烟,用正在衰退的视力感觉透过银杏树叶投射下来的阳光。时间很干净,干净到让我怀疑所谓日常工作的价值。
看到娃娃这么开心,我就想起王朔最近的一个说法。这位不合群的作家提到了自己的女儿,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女儿能够生活得更快乐。有人问他你会不会希望女儿将来能成功一些呢。王朔说我干嘛要给她施加这么傻逼的压力,什么叫成功,你们说的成功不就是赚了点钱就非得让广大的傻逼都知道吗。
我承认,人到中年之后,我已经不太喜欢作为作家的王朔,他有太强的大院优越感,但他关于女儿的这个说法实在是很给力。这位老兄干的另外一件很爷们的事,是当年目睹一位朋友穷困拮据,便主动出面与这位备受折磨却满腹经纶的朋友做了个关于若干文化问题的对话,然后结集出版,把主要是冲着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1 | 浏览:35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首语:旅行箱里,这城市有盛大的秘密

  我在这里的写作,已经很长时间未曾涉及到这本杂志的具体内容。我更喜欢对着价值观与审美观自言自语,因为我坚信,价值判断与审美水准乃是方法论的基础,而有了好的方法论,牛逼产品自然呼之欲出。
但我喜欢这一期头条讲述的关于旅行的故事。背起行囊走四方,看不同的风景,结识异族的女子,是我由来已久的梦想。然而我没有做到,我被另外一些梦想所围困,有时也燃烧,更多的是彳亍,周而复始,身不由己,领略不到旅行的意义。吾友苗炜早年的小册子《带你去看花花世界》,据说很得一些波希米亚情怀的文艺青年青睐,大约就是他把这样的梦想给具体化了吧。
记得十几年前我们做杂志,最乐此不疲的两个题目是:美女的随身包和猛男的旅行箱。那时候,美女的随身包里最常见的往往是:纸巾、香水和余秋雨的书,间或还有保险套。猛男的旅行箱内容一般会高调些,除了领带,书不太可能是余秋雨的,要么厚黑学成功学,要么走历史或人类学路线,还有自己钟爱的烟,很少带保险套的。后来办《晨报周刊》,我一直想让编辑部里的小同学们,去翻一翻诸如市长张剑飞、“策神”汪涵、首富梁稳根,乃至本刊发行人龚曙光,的旅行箱。由于种种原因,这个小小的
分类:十三不靠 | 评论:2 | 浏览:38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由的涂鸦,更自由的心灵

  当潮水退却的时候,湘江边的长沙显示出她生机勃勃的另一面。江东堤岸上那些随心所欲的涂鸦,仿佛这个城市用一种展翅飞翔的姿态在冲击天空时抖落下的美好的鸟羽。
那些不羁的鸟羽,就是一个城市与她的子民渴望飞翔的想象力。因为做了这一行的缘故,我有机会游历一些欧洲城市。在罗马在米兰,除了恢宏的历史,我最醉心的风景,便是那遍布生活每一个角落的涂鸦。那些涂鸦,在城墙上在地铁里在飞驰的汽车油漆中发出性爱的不满的瞎鸡巴的梦想的呼喊的涂鸦,画得多么解放思想多么和谐社会多么科学发展啊。与之血脉相连的,是文艺复兴,是五月风暴,是坦克上的玫瑰,是Gucci和Armani和ikea以及Zara。长沙江东的这些涂鸦,是不是就是类似的想象和传承?
按《潇湘晨报》的报道,长沙的老百姓是喜欢江东这些足以媲美大乔与小乔的涂鸦的。他们从中看到了寻常日子的另一种可能,像堕落街一样像文庙坪一样。这样的热爱,往往意味着一个城市向上生长的力量。
但是我听说长沙的城管不喜欢这些放送热情的涂鸦,他们说即使涂鸦,也要服从市政规划。我理解城管,但我反对他们的说法。在规定的地点画规定的图画,这不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0 | 浏览:3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内心深处建设一个安宁的祖国

  有人问我,长沙人和广州人,究竟谁的嗓门更大,他指的是在公共场合的无意识的群体性喧嚣。
我一下子犯了难,广州有我的家,长沙是我的故乡,在我心中分量相当,音高也大抵相当吧,反正在这两个城市,如果你想吃一顿又安静又美味的饭,都是要投入不低的成本的。以前有个段子,说是俩广州人在纽约街头讲小话,惹来了警察,指控他们过分喧哗,俩哥们无限冤屈地申辩:我们知道在纽约不能嚷嚷,所以刚才只是在耳语。我跟长沙的朋友讲这个段子,他们都笑得很开心,连说把广州人置换成长沙人也合乎情理。
所以长沙肯定是有些嘈杂。我是这样理解嘈杂的:嘈杂如果表现为一种无形的声音,比如各种立场的媒体,各种态度的团体,各种信仰的群体,这个嘈杂就是多元化,就是令人尊敬的包容与开放。即或有形的嘈杂,有时候也会诱发出一些市井的亲近感,这算不得坏事。嘈杂沦为坏事,时候是它不由分说地对他人形成侵扰的时候,尾大不掉,挥之不去。
晓园公园里有一间装修与出品都不俗的红酒会所,我有时会约上三两知己,去那里喝上两杯,聊聊纠结与梦想。前些日子大学者陈志武先生来,我请他在晓园小酌。陈老师也是此中方家,我们开了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1 | 浏览:27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问题在于,长沙她可能并不是长沙

  好吧,工作也好,自觉也好,我得在这里写篇与橘洲音乐节有关的作业了,尤其是为了“民谣在路上”那拨赔着钱到处传播人民音乐的兄弟们,为了人品很好的卢中强,为了中年发福后越发眼里糅不得沙子的王小山,再有就是,编辑部里那些眼巴巴地追着我要票的年轻人。
有些朋友在我的微博里留言,质疑我们提出制造伍德斯托克,认为对橘洲音乐节来说,长沙就是长沙,没有必要套上伍德斯托克这么个舶来的概念。
然而问题在于,长沙真的是长沙吗?要搁早些时候,你或许可以说,长沙有时务学堂新民学会,但是现在没有了;长沙有西南联大黎氏八骏,但是现在没有了;长沙有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但是现在没有了;长沙不塞车不用修地铁,但是现在塞车了要修地铁了。长沙有美美了,长沙有星巴克了,长沙很快就有香格里拉了,长沙很快就有苹果商店了。我们过去所独有的东西正在消失,我们在努力争着有每一个大都会都有的摆设。我们这3000年的久远城市,在这三千年未有的大变局中,变得就像IKEA的样板房,什么都有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像每个人的家,又像每个人的途中。你总不能说长沙人敢浩浩荡荡穿过马路而其他地方的人不敢吧,你总不敢在整个中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3 | 浏览:68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首语:有胸很好,无脑也不坏,至少比那有脑却不作为

  一个不生产美女的城市是没有前途的。
一个不热爱美女的社会是没有希望的。
美国,这个全世界所有不热爱祖国的人都无比热爱的国家,除了有高科技和麦当劳,有好莱坞和摇滚乐,还有《MAX》、《FHM》、《GQ》和《花花公子》、《阁楼》,来自全球各地的肤色不同的美女在这个国家精美的印刷品上罗衫轻解、媚惑众生,透过环佩叮当的美女,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北美大陆生机勃勃的模样。
中国的近代史为何这么悲剧、这么压抑、这么脸上无光、这么让人喘不过气来?据我考证,朱熹乃是罪魁祸首之一。这位理学祖师爷,明里三纲五常,背里却乱搞女人性欲很强。其后谬种流传,开门玩禁毁,回家看春宫的变态道学家生生不息,光想着自个儿纳妾狎童,不顾整个社会不解风情。本来大好的锦绣河山,八千里路的云和雨都容不下正常的男欢女爱、郎才女貌,更别谈赏识美色,一个骨子里低俗不堪的统治系统,把一个有着悠久的大俗大雅传统的国度折磨得奄奄一息,整个都太监化,就只剩张嘴巴在意淫中央帝国之梦。
《晨报周刊》虽然离岳麓山、朱张渡都没多远,但我们这本杂志从创刊那天起,就把屁股坚决坐在长沙的美女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2 | 浏览:40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6页/6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ty_1328479..

2017-10-18

当风哥

2017-10-17

ty_BOOM543

2017-10-17

俞世斌2016

2017-10-16

magic2002

2017-10-15

概率树

2017-10-12

顺世外道

2017-10-12

不2过

2017-10-10

eindychan

2017-10-08

gzgz1999

2017-10-07

阿我厄一

2017-10-07

u53685362

2017-10-07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