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掉头@前面随便吧随便吧天涯名博

一多半是想到哪儿写哪儿,随心所欲或者无病呻吟,算是一种感觉训练吧;另一小半是拿来赚过烟酒堕落费的文字和因为职业而做的功课,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现在很少。我用肖邦的钢琴曲来给这部分命名,那个停留在想象中的某女子该很幸福的。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079640
  • 开博时间:2005-10-25
  • 博客排名:第6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卷首语:祝福一个轻度肥胖的理想主义者

  祝福一个轻度肥胖的理想主义者
  文/龚晓跃
  今年元旦,我在上海红坊听一个民谣演唱会,主办方见我端着杯酒在楼上晃悠,就安排我中场休息时上去颁个奖。颁奖嘉宾还有一个叫罗永浩的胖子,我们要一起把一只爱疯送给当晚的幸运观众。
  罗胖子过来跟我碰头兼约散场后喝酒。当他用朝鲜族普通话以飞快的节奏和激越的语调告诉我他要说没有世博会了上海多么美好所以哥几个来了等等时,我马上求饶,说一会儿还是你说我打,反正你说惯了如梦令,我打惯了老酱油。
  这是我跟罗永浩的第一次见面。此前很长时间,我只知道他没上过大学,是中国最好的英语老师,办了一再牛逼轰轰又一再被关闭的牛博网。而我虽然也没上过大学,却在十数年的时间里都几乎是中国英语最烂的总编辑,当然也办过一度牛逼轰轰却永久性倒灶的《南方体育》。
  但在老罗到各大高校兜售他的“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和“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那会儿,我并没有专门听他的演说,也没有认真看他的《我的奋斗》。主要原因应该是他在推广他的想法与著作时,太像一个迷狂的传销大师,他几乎是在那里嚷嚷我牛逼我牛逼我他妈真是太
分类:十三不靠 | 评论:0 | 浏览:4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爱文艺青年

  最近听到一个有趣的说法:在辛亥革命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不是同盟会那些职业革命家,也不是那些手执杀器的军人和翻云覆雨的政客,而是文学社里那些天真又热情的年轻人。
  中山先生若在天有灵,听了这话定会无比恼怒,然而事情本身就是这样子的:孙文极其党人,搞了一次又一次暗杀与暴动,虽然成本高昂,但无一例外以失败告终。而文艺青年们,用朝气与梦想聚合起人气,为革命打下了意识形态的基础,进而通过一起偶然事件改变了中国的走向。
  类似的例子是,1960年代,美国的文艺青年一挥发荷尔蒙,通过做爱、写诗、搞摇滚等群体性事件,让全美人民都纠结头疼的越战就基本上结束了。
  所以我喜欢晨报周刊上一期做的文艺青年专题,因为我喜欢文艺青年,我对身边那些有点儿权势的人说:要善待文艺青年,别那么优越的把他们打入小装逼犯之列,因为以你那世俗的心智,实在永远无法确认他们可能焕发出多大能量。
  一个城市是否足够可爱足够好玩,往往取决于两个指标:她拥有多少我见犹怜的美女,以及,她拥有多少异想天开的文艺青年。美女决定城市的可爱度,文艺青年决定城市的好玩度。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5 | 浏览:58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首语:你好,长不大的老男人

  你好,长不大的老男人
  文/龚晓跃
  这一周,有两个好消息。
  对长沙那些长不大的老男人来说,罗大佑要来参加《晨报周刊》有份操办的一场大骚,并且唱他此前在中国大陆各种商演中很少触及的“飘来飘去,就这样飘来飘去”。大家可以想象着未来的主人翁,唏嘘一把过去了。
  对像珍珠一般散落在大江南北的祖国的长不大的老男人来说,一个绝对可以让我们贱逼得上窜下跳奔走相告的好消息是:鲍勃•迪伦全球巡演中国站,蹉跎好多个回合后,终于获得许可了。赫赫,长不大的老男人们,那一天肯定要拿着你被岁月和烟酒摧残得五音不全的破嗓子,哼唧着“一个男孩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为男人?一只白鸽要飞越多少海洋,才能在沙滩上安睡?”,聚集在那约定的地方,仰望正在消逝的神迹。
  对于一个城市,或者一个生动的世界来说,拥有一群保留了些许少年心性的老男人,比拥有一群青春痘还没褪全就滴水不漏的小男人,要美好得多。因为长不大的老男人,总在制造一些意料不到的惊喜或者忧伤。设想一种熟透了的情形:一切都因循着公式按部就班,一切都契合着潜规则约定俗成,皇帝的新装招摇过市,衣袖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17 | 浏览:9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首语:亲爱的人们,新年快乐。

  这是2011年的第一期周刊。在人们混迹于跨年演唱会,流连于跨年大酒局,陶醉于跨年法国吻,或者在时代广场倒数迎新年的这个夜晚,我们编辑部里的年轻人,在跨年做杂志。
  在这样特别的时刻,做这样一期杂志。我猜想同事们一定有着奇妙的心境:晨报周刊在前一天刚刚渡过三周年纪念日,这些年轻人,三年前蓄须时那些胡子就像贴上去的,而如今,他们已经是胡子拉碴的男人。老孙有了家窒,小曾正在同居,姑娘们开始怀着复杂的情绪翻过日历。如果我在长沙,我会在收工后请他们喝一场没完没了的酒,且歌且哭,且笑且疯魔。然后,在新年的霞光照临这五千年的祖宗之国三千年的父母之城时,我们要像清洁工或信使一般,划过长沙沉睡又沉默的大街小巷,对每一个不期而遇的同胞说:新年快乐!
  我想我们是没有足够的信心与勇气去祝福人们新年好的。我不能说这是最坏的时代,但我确信这不是一个好的时代。生计与生意已经挂钩,信任与信息正在背离,你进退失据,你不知所措,当你试图抛弃一切的时候,你往往被一切抛弃,未来完全不可知。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在此时此刻把一个痴心妄想的好字送给我们见到的人。我们只能祝福你放轻松,即使你迷茫,即使你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2 | 浏览:36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首语:我扯这些淡,不是反对控烟

  这一期周刊的主打是控烟,在长沙讨论控烟,往高了说有点像跟日本人谈禁止捕鲸,往低了说有点像跟官员们讲不要搞暴力拆迁,都有点无从说起的意思。
  我是有二十多年烟龄的资深烟民,烟钱从十几年前的三几百块飚升到如今的两千块有余,我有点儿明白了一个道理:政府其实不是特希望大家伙儿戒烟。咱们这里最好的香烟,1990年代初大约是三块多一包,而这几年两百往上走的香烟品牌比比皆是,湖北人甚至折腾出了六百多一包的黄鹤楼。前不久我看过一个数据,说是一个爱漂亮的中国妇女,她每往脸上抹一千块的法国化妆品,国家就从中抽走了差不多七百块的税金,依此类推,您想想,国家从讲排场的烟民那里赚到了多少钱?我听说十多年前常德成年男性的标准装配是,右手挟个公文包,白衬衫的左口袋里装包黄壳芙蓉王。可以想像,税务部门会多么热爱这个形象。
  所以,国家实在是盼着大家更虚荣一些,就像北京会办无与伦比的奥运会,上海会办无比伦比的世博会,广州会办无与伦经的亚运会,国家也喜欢有条件的女人们都涂娇韵诗、男人们全抽和天下,大家都爱面子工程,国家就更有面子。
  控烟的大环境有些矛盾,上海的钱柜早就不提供
分类:十三不靠 | 评论:1 | 浏览:33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首语:飘来飘去,就这样飘来飘去

  飘来飘去,就这样飘来飘去
  文/龚晓跃
  吾友曾小明,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决定趁着还没到更年期,去京城寻求一把美女香车厚禄的体制外刺激。我说你可要作好心理准备,没准你去了之后,北京的外地人,就是要吃饭,就是要泡妞,也得出示五年纳税证明。小明兄语气顿时凝重。这会儿要不是非得写这篇稿,我定会请他喝十八年的格兰菲迪,以抚惊心,以壮行色。
  我还有另外一位朋友,已经北飘着,是一位杰出的财经记者,在北京市继限制外地人买车后又推出外地人未连续纳税五年以上不得购房新政时,痛感不堪,公告有关部门,既然拿不出五年纳税证明,买车买房都受限,孩子还通常上不了公立幼儿园,那么北飘们就有权收回自己此前上交的税款。我看到她的呼吁,一下子就想到我们去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一般都会大把大把地SHOPPING当地的便宜好货,然而出境时,人家是会退税的。那些国家的当局搞退税,主旨当然是刺激消费,然而副旨之中,是不是有你没有享受到人家纳税人的权利就不用多花这笔冤枉钱的意思?
  在我们这里谈纳税人的权利,是个很微妙很痛苦的事情,因此本文并不打算向这个方向发展,我虽然
分类:上帝死了 | 评论:0 | 浏览:29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场雪和一个小故事

  两场雪和一个小故事
  文/龚晓跃
  周三晚上,我们一大群人正郁郁寡欢地饭醉于那间开在花店楼上的PAGE 1时,坐在窗边通常被女老板指定为我的留座上的女生,突然低低地喊了声“下雪了”。我们都放下了酒杯,目光投向窗外,看着有点稀疏,但却非常漂亮的感觉很轻柔的雪花,无声地飘向窗棂和那些枯黄的街树。我用手机上的LOMO软件拍了一些照片,慢门很清晰地留下了雪花滑落的痕迹。
  跟许多美好的物事一样,这场雪转瞬即逝。可是上天仿佛要刻意抚慰我们这些在冬夜里瑟缩骂娘的可怜人,一个多小时以后,同样洁白,同样绵软的雪花,就以更加密集的阵式再度造访。白雪一片一片,与窗台上那株没来及撤除的挂满银色小电珠的圣诞树互相辉映,生成一种陌生而安静的幸福。
  在如此奇妙的感觉中,本该忘记一切,家国天下,卿卿我我,你的欲望或我的理想,在这样的时候都不值一提,所谓心情,就该与雪一道,触手即化。
  然而,我突然想起一个故事,一个朋友前些天讲给我听的另外一个朋友的故事。那位久未谋面的朋友,爱妻子,爱女儿,爱生活,已经申请了移民。就在一家人满怀憧憬地期待人生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2 | 浏览:44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年11月的卷首语:再见,那些晴朗又美丽的时光

  再见,那些晴朗又美丽的时光
  文/龚晓跃
  在长沙,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正在加快消失,那些晴朗又美丽的时光,即将由北风和冷雨所取代,不是最勇敢的辣妹,都不敢在街上秀自己的大腿了。
  我是在有个晚上被吴娈拖到解放西一间拥塞的酒吧,看到一群又一群蠕动的姑娘,在暴烈的音乐中竞相展示洁白的胸部与健康的美腿,当我耳朵轰鸣着夺门而出,被街上扑面而来的寒意激出好几个哆嗦时,突然意识到:这个有阳光和微风的秋天,就要过去了。
  我问自己,也问朋友:在这个这么好的秋天,你都干了些什么?
  长沙在习惯性地把道路当作裤衩的拉链一遍遍拉开,交通越发令人无法忍受了。从河西到河东,阳光令人慵懒,而塞车令人愤怒,猴子石大桥也一次次地陷入寸步难行的窘境。我的同事小朱,花了一个小时从东塘高架的南端前进到北端,这个年轻人心态好,还从车窗探出头拍了不少照片。我的兄弟撒韬仍然在酗酒,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无可挽回地铺排着大酒,谭伯牛继续在下午五点前搞历史,五点后睡觉,然后半夜出门奔赴化龙池老刘他们家的驿域。而我落入前所未有的虚无,总想做点什么,总是做不出来。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1 | 浏览:39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活在时间的皮肤上

  又要对长沙一年来的风尚行情做总结了。
  很幸运,这个指标不像报纸上公布的或者市民们在心里猜度的CPI,她不疯狂,很平和。这个城市的一切都呈现出大干快上,道路上还塞得水泄不通就拿到了畅通奖,窗户上还满是尘埃就拿到了宜居奖,但是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追逐,抒情之中,仍然保有理性的节奏。
  那些空洞的光荣未必惠及每一个个体,然而生活,总该属于自己。
  我欣赏《晨报周刊》提出的“微势力”的说法。三年来,编辑部里的小朋友慢慢成长,他们触摸父母之城的脉搏,倾听风声雨声读书声,丁当作响,坐怀不乱,用微小的声音,以微弱的关怀,在微妙的时代,成就微观的势力。在非公民社会条件下,微势力其实更大的价值在于她投射出来的微动力,宛若万涓成水,宛若千万条围脖加诸宜黄钟家,温暖中饱含希望。
  我喜欢我忙碌在芙蓉南的小同事。这些当年刚刚走出校门,满目青涩的年轻人,如今直逼而立。他们敏感于身边所有击中心灵的事物,虽然有时难免逐利,有时难免媚俗,但内心始终拥有热爱。这种热爱的情怀才可能焕发力量。
  虚假的娘娘腔已经不合时宜。所谓风尚,就是热爱。时尚是毛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1 | 浏览:35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首语:那晚在橘子洲,谁穿着西装?

  在一间叫旅行者的酒吧,我想起了橘子洲的烟花。
  每次到杭州,我都会去这间酒吧,因为这小小的空间里有很好的音乐,以及每次都会与我的当地哥们热情熊抱的风骚老板娘。
  但这一回,我想起了中秋节那天晚上,橘子洲上空,与斜风细雨并暴降十度以上的气温一起绽放,又一起坠落的烟花,当时没有月光,气氛如乡愁般无助又感伤。
  但是长沙不识愁滋味。
  是的,长沙曾经忧郁又惆怅。然而现在,长沙只喜欢烟花爆发后,那瞬间的灿烂与轰鸣。所以好多长沙人热爱在大白天放烟花,因为至少满足了听个响的基本诉求。
  有个女青年告诉我,星巴克在长沙开店,纪念品销售狂破世界纪录,那么多人排除购买他们家那款其实很普通的咖啡杯。事情难免令人气短。但这就是长沙,迷恋于表象的热闹,看见冰山之一角,就懒得再理会海平面下的麻烦事体。哪怕为傻逼织毛衣。
  在我们庸俗的生活中,喜剧多半是刻意炮制的,而悲剧多半是自然养成的。在审美上,养成的当然比炮制的高级。长沙不忧愁,或者说长沙装作无忧无虑的样子,梦想先天下之乐而乐,最好连后天下之忧而忧都不要。但你没哭,不是你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2 | 浏览:39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6页/6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ty_1328479..

2017-10-18

当风哥

2017-10-17

ty_BOOM543

2017-10-17

俞世斌2016

2017-10-16

magic2002

2017-10-15

概率树

2017-10-12

顺世外道

2017-10-12

不2过

2017-10-10

eindychan

2017-10-08

gzgz1999

2017-10-07

阿我厄一

2017-10-07

u53685362

2017-10-07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