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掉头@前面随便吧随便吧天涯名博

一多半是想到哪儿写哪儿,随心所欲或者无病呻吟,算是一种感觉训练吧;另一小半是拿来赚过烟酒堕落费的文字和因为职业而做的功课,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现在很少。我用肖邦的钢琴曲来给这部分命名,那个停留在想象中的某女子该很幸福的。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2079632
  • 开博时间:2005-10-25
  • 博客排名:第6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青春可以,老梆子不可以

  青春可以,老梆子不可以
  文/龚晓跃
  当我人到中年,我越发讨厌那些老梆子。
  两年前南非世界杯,我们都在那里别有用心地谈曼德拉。可大多数老梆子不是曼德拉,他们不会再开花,也不想再开花,不解风情,也无意风情。
  像我这样看了八届世界杯七届欧洲杯的资深围观者,实在是目睹过太多不能开花不见风情的悲剧了:好几届大赛的比利时队,早七八年的德国队,前年的法国队意大利队,还有个极品是墨西哥世界杯的北爱尔兰队。真是老气横秋,看到你欲哭无泪。当这些老梆子以极致的沉闷将比赛拖向0比0,你就恨不得马上制造出一支1986年的苏联队,或者1992年的丹麦队,或者2010年的德国队,乱拳打死老不死。
  曼德拉当然是越老越有道,即使生命终止了,灵魂仍然在前进,所以他老人家堪称神圣。可是碰到一位人品闪亮的老人家,需要上天多少的眷顾呀。古今中外的大多数老梆子,都是身体尚在苟且,灵魂早已烟灭,他们像传统的意大利足球,凭着防守反击偷偷摸摸赚了几个1比0后,就迅速体制化,把自己理所当然地幻化为体制,以为咱这老大的一生,就是全部的人生,年轻人鸟语花香,
分类:十三不靠 | 评论:3 | 浏览:76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少年要有风度

  少年要有风度
  文/龚晓跃
  在冬至的夜晚,在肃杀的北风中,看即将付印的风尚特刊,意念里悍然闪过一个词:少年。
  我得承认,当这两个字在我的眼前呼啸而过,我会有一点失落,然而更多的是激动。在这本特刊里,同事们记述了他们发现的曼妙人生,这种种人生有着鲜明的青春属性,像少年一样狂野,像少年一样热情,像少年一样守望。触摸这样的人生,相信这样的人生,实现这样的人生,我们用这样的人生向最值得争取的年华致敬。
  我热爱少年,迷信少年,一如我热爱并且迷信已经流经我身体与心灵的岁月。每当我看到少年们以自己的步点走过大街,看到少年们热气腾腾的脸上参差多态的表情,看到少年们对怀疑与习惯的无视,就忍不住百感交集。他们真是没有负担的一代,对他们来说,过去不值得纠缠,未来不需要担忧,他们只要守住自己的世界。对于我们这个复杂而迷乱的世界,他们就是动力,也许弱小,但连绵不断;他们就是梦想,也许卑微,但来日方长。在自己的动力作用下,在自己的梦想引领下,他们有了自己的风度,他们要比上一代活得更好。
  活得更好有多么美好。
  有了动力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9 | 浏览:6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偷欢即幸福

  偷欢即幸福
  文/龚晓跃
   我在湖南打工五年,一直想摆个在路上的甫士,把三湘四水走个遍,但一直没能做到。这几天,每当上午醒来,看到阳光侵入憔悴的公寓,我就想,得找辆越野车,明天就出发。
  曾经有位在长沙音乐台做主播的妹妹,跟我很是投契。有段时间,她每天下午三点,都在在FM106.1喊“龚晓跃同学,你得起床上班了”。我有些日子没她的消息了,但写这篇文章时,我在微博上发现,她已经辞了工作,自己开车,从湖南经贵州向着云南扬长而去。路过凯里时,她为八块多的油价而恼怒,然而那里的风土人情却令人着迷,所以她停在那里逍遥了几天。
  很多大龄青年、低龄中年喜欢在开车时放许巍的歌,听这差不多年纪的哥们唱清澈高远的天空,以及,对自由的向往。以我的经验,这妹妹也是得空便要把自个儿放置在许巍的民谣情境里的。
  许巍在我的汽车曲库里算是稀客,因为在一会儿扭曲成S型一会儿变阵成B型的浩荡而狂躁的长沙车水马龙中,我确实无法把自己投入到高远与自由的虚空,我听ERA的摇滚,或者歌颂吸血鬼的钢琴曲,以此抚摸而不是刺激驾驶座上那不安的灵魂。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14 | 浏览:7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晨报周刊》最后一篇卷首语

  那么,让我们写得美一些
  文/龚晓跃
   这个春天虽然回温快,但越发无可奈何。
  躲在角落里的孤魂野鬼,除了一起喝闷酒,赖在床上读书,读那些在过去的滚滚红尘中淘回来,却从来无暇翻看的不色情、无内幕的好书,然后越读越明白,越明白越难过,成了最值得的消遣。
  “天这么冷,下雪的日子还会远吗?纽约街头一家星巴克的标牌上写着:‘朋友就像雪花,又漂亮又特别。’……第五大道上的雪花又大又漂亮,它们是雪花中的影星和超模。别处的雪花则更像塞拉和杜尚的画作。……所以,星巴克标牌上那句话应该改成:‘朋友就像雪花,在与他们一同下降、相逢时,他们会变得越来越漂亮,越来越不同。’直到最后,跟我们一样,雪花落在地面上,然后,跟我们一样,它们会消融。”
  这是今年第一期《纽约客》杂志上的一段话。读来很舒服,即使我看到的是经过翻译过程有所损耗的样子,当我左手握着杂志,右手无意识地叩击着桌面,这样的文字仍然令我愉快又平静。而这只不过是每期《纽约客》千言万语中最平凡的几句,全美最优秀的作家都在为《纽约客》撰稿,或者说,《纽约客》的记者们,差不多就是
分类:天窗时代 | 评论:15 | 浏览:8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首语:一枚安全的春药

  我看到周围的人都那么恐慌,要么担心房子涨价,要么忧虑人民币跌价,再不济的,也插着队去抢购食盐了。
  可他们为什么这般缺乏安全感?
  我比较能够体谅女士们的不安全感。没嫁时担心嫁不出去,嫁出去了担心发不了财,发了财呢,又担心小三捣乱老公出墙,总之要紧张一辈子。搞政治的女人,还老担心被政治搞。所以太太们……常常要把老公的工资、房产的证明、银行的密码,乃至单位的要害,都抓到自己手段里,吃饭时看紧,睡觉时捂紧,才能判断世界靠不靠谱。
  就好比当年慈禧太后,天天花团锦簇前呼后拥,内心还是惶恐得不行。因为她知道,那些马屁精虽然马屁拍得辟里叭啦,没准最恨的也是她,她临死也要带走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直喊亲爸爸的光绪,基本上就是这个道理。
  男人们的不安全感,跟女人不太一样。在女人们试图以拼死抓紧一切可能的救命稻草来安抚自己时,男人们往往会选择放弃。他们用酗酒来麻醉自己,用暴躁来释放自己,甚至用性爱来迷惑自己。男人们的方式是绝望的,绝望消解不安全,随波逐流或者一了百了。我有个哥们,谈及由日本大地震等天灾人祸引发的末日感觉时说,2012就2012吧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5 | 浏览:55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年秋天的卷首语:或许忧郁几分更动人

  或许忧郁几分更动人
  文/龚晓跃
  很难描述长沙市民与长沙的那种暧昧关系。
  前一段时间,长沙在一个以宜居为主旨的全国性评比中高居第一。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解几个在外地的长沙人,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同时认为,如果这个奖项是投票产生的话,则长沙夺冠也不足为怪,因为至少有一半长沙人认为长沙是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
  因为留了这个心眼,在长沙被灰霾吞噬的那几天,我特别注意了身边的长沙人对这灾难性的空气污染的反应。我看到有些人骂骂咧咧,有些人无动于衷,有些人羞愧难当,但我没有看到忧虑和郁积,似乎忧郁从来没有进入这座城市的性格,就好比那些骂骂咧咧的市民,转过头去照样会在中国宜居城市评选中,为长沙投上一票又一票。
  我跟朋友聊到这场令无数生灵迎风落泪的雾灾。我说,除了个别人,长沙市民倒犯不着为此羞愧。天下乌鸦一般黑,自古以来,除了美国人的新技术革命,我还没有听说过哪个经济飞跃的地头,敢说自家的GDP是环境友好型的。而骂骂咧咧跟无动于衷一样,于事无补。我更想看到一些忧郁的脸,这些脸上有担心,有纠结,有思考。
  因为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1 | 浏览:7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年春天的卷首语:我不知道我可以歌唱什么

  我不知道我可以歌唱什么,他们知道
  文/龚晓跃
  连日阴雨后,气温突然直逼30度,长沙裹挟着她的市民,从湿漉漉的春天闯入热辣的夏天,这之间毫无过度,就像几天之后,气候可能复又潮湿、郁闷并举棋不定。
  跟太阳比较暴烈的日子相比,我其实更喜欢长沙下点小雨。因为长沙的晴天,通常是发白的灰色背景,而且浮尘很重,并不像某位读者在我的BLGO里留言所描述的那样,“只要出太阳,便有瓦蓝瓦蓝的天”。而小雨天,我至少不用每天都洗车。当然,雨下大了更不行,三十岁以后,我就不喜欢打伞,无论是我帮别人打,还是别人帮我打。
  这有点类似于我跟长沙的交情。我们的交情不可谓不深厚:我的母亲是这里的市民,我养家糊口的饭碗在这里,我在新浪微博的一多半粉丝在这里……。我想我是爱这个地方的——按照有中国特色的新闻理论的说法,很多时候我很想为这城市写一些正面的文字,赞美她,吹捧她。然而我总是不知从何说起,写出来的东西反而显得挑三拣四,最多去到祝福的层面。
  如果社会忍受不了批评,我宁愿把我的批评换成祝福,尽管我知道,即使我把全部热情与希望都化作祝福,也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0 | 浏览:39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年夏天的卷首语:花桥之梦

  花桥之梦
  文/龚晓跃
  在上一期杂志里,我提出把俗称湘江一桥的橘洲大桥改造成一座步行花桥,将来某一天,市民们沿着这条鲜花铺就的道路,从河东到河西,从日出到日落。
  当期周刊刚刚出街,湖南本土最有名的建筑师之一杨建觉博士就给我打来电话,对我的花桥之梦大加赞赏。他说,他本人参加了好多次以橘洲大桥为主题的官方会议,大家先后提出了加固桥体、加宽桥面、在旁边再建一座通勤率更高的大桥或者干脆推倒重来等改造方案,但从来没有哪个想法能像我的花桥设想般令人激动。我说我既不是专家,又不是官员,我只是在做一个美丽的梦,就好比我每次走进报社那令人沮丧的门厅,都会想要是把这个门厅做成一间星巴克该有多么带劲。杨博士说不,我们可以一起努力,把这个梦想变成现实。
  好吧,既然写作应该积极介入公共事务,我国执政党也总是告诫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我就尝试着把这个梦想具体化,我所景仰的卡尔维诺老师,还曾亲身投入过把城市变成一堵连绵不断的墙体建筑的前卫实验呢。
  众所周知,建设于1970年代的橘洲大桥,因为在设计时根本未曾预料到世界将发生多么翻天覆地的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3 | 浏览:37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首语:我眼睁睁地看着你们睡不着

  我眼睁睁地看着你们睡不着
  文/龚晓跃
  我是一个没什么时差感受的人,我在长沙昼伏夜出,在爱丁堡也昼伏夜出,到了悉尼还是昼伏夜出。碰到特别倒霉的时候,连昼伏都得省略。
  正常状态下的人类,往往越缺乏什么越念想什么——周刊的读者要当心,如果有人明显缺钙却声称他无意补钙、明显是个老光棍却标榜他不想女人,明显被病痛整哑了嗓子却辩称他无话可说,那么这个人要么虚伪,要么有所图,要么缺心眼。所以我玩微博,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在阳台上流窜到房间的自然光让室内的灯光明显尴尬的时候,跟电脑那边那些看不见的朋友道晚安。
  在晚安党中,最勤奋的一个人叫撒韬,几乎从不拉下。而我是最博爱的人。我总是先问候长沙,因为我的妈妈在长沙,而这座城市又给了我一份养家糊口的薪水。我接着会问候的是广州,因为广州是我妻子女儿生活着的城市,是曾经容忍我职业生涯最放荡的青春期的城市。最后我问候的是我心里的祖国,我总在琢磨她有多美好,她能够多美好。
  这种感觉很奇妙:你眼睁睁地看着一大堆像璀璨的珍珠般散落在东八时区的孤魂野鬼,眼睁睁地看着你周遭的暗夜,猜想很多人睡
分类:心猿意驴 | 评论:1 | 浏览:40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首语:我有没有欠长沙点什么

  我有没有欠长沙点什么
  文/龚晓跃
  我在长沙那个所谓的圈子,核心成员大多是飘泊者,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为了生计或者内心残留的那点儿理想,当孤魂野鬼,做出随遇而安的样子。所以我们会发起诸如吃饭委员会这样无厘头的事端:群孤魂野鬼纠结在一堂,大家伙儿借酒行凶,和文艺女青年追忆逝水年华,所谓怀疑人生,总之搞得大家都有组织一般。
  有的时候,我们会讨论到自己的最后一站:你想委身在哪里,你要埋骨于何方,你试图从谁的怀中得到你梦想的临终关怀?这样的话题往往很难得出结论,我们可能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我们向往的那个理想城市——温哥华虽然连续三年被MONOCLE评为全球最佳宜居城市,但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加拿大她并不是我的家。
  很多次我们都会提起长沙,我们正在讨生活的这个城市,说到她的种种可笑与不堪,也说到我们可能对她的作为。我希望做间有懒人沙发、放黑白电影、没有人瞎囔囔的小酒馆,撒韬想有随时听得懂自己的说话进而值得共谋一醉的朋友或敌人,谭伯牛试图随时随地展开一场关于历史的演讲而无人打断,姚志煜则不愿时时陷于被喝醉的窘境。必须承认,我们的这
分类:天窗时代 | 评论:1 | 浏览:41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6页/6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当风哥

2017-10-17

ty_BOOM543

2017-10-17

俞世斌2016

2017-10-16

magic2002

2017-10-15

概率树

2017-10-12

顺世外道

2017-10-12

不2过

2017-10-10

eindychan

2017-10-08

gzgz1999

2017-10-07

阿我厄一

2017-10-07

u53685362

2017-10-07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