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904076
  • 开博时间:2004-03-1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多元的世界里:炮制古怪说法的文化人

据说现在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多元化我很赞成,因为我从小很爱瞧看热闹。但后来我发现,我说的多元化跟人家的多元化不大一样。比如多元化我觉得是好东西,全球化我觉得也是好东西,哪个更好我倒说不上。可人家说我糊涂,说多元化的死敌就是全球化,它们俩的问题根本不是那个更好的问题,而是谁打倒,谁吃了谁的问题。等我看了一些关于提倡多元化的文章,(顺便说一句,有些讨论多元化和全球化的文章,就象前几年讨论后现代、解构主义的文章似的,经常是一句话里,奉送你七八个从句,让你不读三遍就找不到句子结构。据说有学问的人写文章都那样,可我不知道这是为啥。)发现很多文章关于多元化的说法我根本不能接受。如果多元化就是那么个东西,白给我都不要,少几个元我还活得好点。
  
   这些说法里有一种我觉得很值得提一提。这种观点认为各种文化、各种传统,就象动物界里的物种似的,都是宝贝,一个都不能少,少了哪一个都是全人类的损失。我总觉得这种说法古怪透顶。有些文化或者传统是坏的,或者是过时的,就应该丢弃,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怎么从五四到现在,还在纠缠这个问题呢?我觉得是一些文化人为了一些古怪念
分类:杂文 | 评论:1 | 浏览:1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看中国文人


分类:杂文 | 评论:7 | 浏览:19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钱人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更有钱。

 海明威的小说里,有两句经典对白:
  ——知道么,有钱人和我们不一样。
  ——是啊,他们更有钱。
  这话很对。有钱人的确和我们不一样。我只见过几个中等小财主,大财主一个都没亲眼见过,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高大形象,也不知道他们吃啥喝啥,晚上看不看电视,睡觉用不用电褥子?不知道。

  不光我不知道,我发现拍大款电影的导演也不知道。我看过一个国产电影,里面的南主人公是个年轻的大老板,下班回来和他美丽的妻子(这个妻子后来被谋杀了)共进晚餐。晚餐是这样的:果汁两杯,香蕉一盘,面包圈一个。这个大款开的是工厂,不是水果农场,这样的饮食很让人吃惊。但在导演眼里,大款可能应该是吃这样高雅的饮食的。吃不吃得饱导演就不管了。这也怪不了导演,如果让我小时候来导演这样的片子,我会安排他们夫妻两个对着啃猪蹄子的,中间最好再放盘芝麻酱。

  有钱人的生活总是让我们瞎猜。鲁迅在一篇文章里,说一个农妇在太阳地下锄地,直起腰来叹道:皇后娘娘正不知有多么快活,现在还不是在睡午觉,睡醒了,就说:太监,给我拿个柿饼来!
  看来,穷人对富人的饮食生活总是猜不透。鬼知道他们怎么快活?!

 我有这些感慨,是因为这些天我正在看《晋书》。书里面说何曾每天吃饭要花一万个铜钱,还抱怨没有下筷子的地方。看到这里,我就停下来想了想,用一万个铜钱可以吃到什么?没太想出来,反正肯定是一大桌子菜。我出差的时候,听人提到说在南京还是苏州来着,某个饭店摆过流水席,要想出席得化几万块钱,里面不光菜希奇昂贵,而且还每个客人旁边配一个夹菜小姐,专门把菜夹到客人嘴里。此事真假我不敢说。我觉得要是真有这事,倒很适合接待大面积偏瘫的客人,可惜舍得这个钱的偏瘫患者应该不会很多。神驰想像,当年的何曾先生的气派大致也应该如此。

  有钱人吃点好的,倒还不足为怪。更有很多富人有一些奇特嗜好,比如炫耀性的斗富。这个很值得一写。《晋书》里就记载着石崇的光辉业绩。说起石崇来,当真是大大有名,用范进老岳父的话说,他家的钱,“说起来比皇帝家还要多些!”。这个石崇在湖北的时候,靠抢劫客商快速致富,成为晋朝的盖茨。盖茨依靠美帝国主义企业“血淋淋的微软”起家,石崇则依靠有中国特色的二次分配手段起家,一样是成了成功人士,如果当时有“对话”节目,石崇一定可以去谈谈成功心得。
  石崇和另一个财主王恺互相不服气,都想压对方一头,好在晋朝“福布斯”上坐第一把交椅。为此王恺特意从皇帝那里讨来了二尺高的珊瑚数,冒充自己的,给石崇显摆。石崇一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喝一声:“哇呀呀....”,拿个铁尺就把珊瑚打碎了。王恺一看,要跟他拼命。石崇骄傲地说:我老人家有的是这种东西,你随便挑个,就当陪你了。然后石崇就让人抬来他家的珊瑚树,光是三四尺高就有好几个。

  这样毁坏东西的比富,绝不是光中国的大款们有这嗜好。美洲西北海岸的印第安酋长们,虽然没有石崇有钱,但斗起富来比石崇的劲头还勇猛,可以说是一往无前,充满了革命斗志。这些酋长经常聚在一起,比着毁坏自己的东西,你敢砸坏你的铜盘,我就敢拆了我的帐篷。谁毁坏的多,谁就体面。最后顶不住了的孬种,就是可耻的失败者。(见《文化模式》)想想看那个壮观景象:我拉着一大车到你家做客,你一见我近门就把茶杯给摔了,显示自己阔气。我也不含糊,从车上卸来个菜坛子就地砸成几瓣。你伸手自己电视机砸了,我说“小样”,摘下钻戒扔马桶里,拿水给冲走了。你一看,直喊“不过了不过了..”拿着打火机把房子就给点了。我就说:还有个饭局,先走了。这样你就获胜了。虽说可能会因为纵火蹲大牢,但是胜利毕竟是实实在在的。

  富人之间的斗富战争经常出现。而那种金钱物质方面的攀比心理则更加普遍,几乎无处不在,无论你是穷人还是富人。但是象这样毁坏性的炫耀或者无意义的奢靡,虽然那个社会都可能存在,但是我觉得,在一个金钱靠特权而不是靠努力获取,或者贫富特别悬殊的社会,这种行为更加普遍。如果金钱能够带来安全,或者不依赖权势,单单金钱本身就能带来地位的社会,或者贫富差别不大的社会,这种行为应该会相对少一些。不成熟的金钱社会里有不成熟的富人。这些只是我个人的猜想。
  富人得到奢靡如果伴随着穷人的赤贫,这总是能激发社会的愤恨。比方说,有人肯花一年10万美元弄个高尔夫俱乐部证,有人却吃河沙,这样的社会肯定不能说是合理的。但是怎么办呢?要是在古代,可以下两道圣旨:不许吃河沙;不许打高尔夫。可是这样是不行的。奢靡行为或者炫耀行为只是不合理的反映而不是不合理的本身。你不让富人去花钱,他们又不肯去投资的话,这笔财富等于从社会上消失了,对经济来说,更糟糕。但是另一方面,谁都知道,奢靡性的消费对经济的推动一直是低效的。
  富人与穷人,高尔夫与河沙,珊瑚树和百结鹑衣。这是两个世界。这两个世界,我都看不透。

  一般人对富人的模仿是吃力的,但很多人总是舍不得不模仿。就象高尔夫球吧,锐思这两天争得沸沸扬扬。这让我想起一件事。以前,我在参考消息上看到过一个花边新闻,说是日本人就觉得打高尔夫很时尚,帅呆了,是高贵的运动,是“最好的运动”。但是日本的地皮贵,球场建的离住宅区很远,而且数量也少,那些希望从事高贵运动的日本人提前好多天就预定好了,到了时候天不亮就爬起来往球场赶,有不少老家伙受不了这个折腾,当场就心脏病瘁发,倒地身亡,遭到了中国那个县委书记一样的命运。
  真正的大款的确是装不来的。晋书里提到谢安和人赌棋,赌注是一个别墅。谢安一不留神赢了,就对外甥羊昙说:这个别墅给你啦。多么气派!当然,你也可以模仿:“贤甥,这个房子给你啦。房产证在这儿。一点小意思,不想住就卖了当个茶钱。不过还得麻烦你帮我打个行李卷,别忘了挑几个厚褥子,才三月份,桥洞子底下太冷....”
分类:杂文 | 评论:3 | 浏览:16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非你就是山东及时雨宋公明?

  自古以来,想出名的人就多。比方说,在古代就有不少隐士想方设法给自己做广告,出了名之后又熬住谗,拒绝官方的委任状,为了啥?想出更大的名呗。现在甚至有人想办法勾引人家,勾引完了,保留下脏兮兮的底裤,以做呈堂证供。为了啥?也是想出名。出了名就可以戴个墨镜,跟记者说:“哎呀,一点个人空间都没有。这日子真他妈不是人过的。”
  那种感觉当然很爽。
 但是事情总是辩证的。大家也应该辩证的看问题。孔子曰:人怕出名猪怕壮。孟子曰:包子有肉不在摺上。圣贤们说得很有道理。
当年鲁迅说:很多象秋瑾那样的烈士,都是被巴掌拍死的。的确,被巴掌拍到了一个高不可攀的地位,然后再把梯子抽掉,这样害人往往能见奇效。人家死了还感激地说你是知己,不怕生孩子没屁眼的很可以试试。

 但是,我这个文章不是讨论秋瑾,而是要说唐僧和宋江。唐僧就是个名人。他名就名在在那一身肉上,当真是三十六路妖怪,七十二洞魔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知道组织上处于什么目的,居然放出这个风,说唐僧的肉比前年老人参还好,吃一块就能“今天八十,明天十八。”你可以认为那是组织上为了考验革命干部,但我觉得这招干得还是太损了点。这好比让要求一头大肥猪毫发无损的穿过撒哈拉灾区的难民营,属于“不可能的任务”。虽然佛祖特意派了孙悟空给唐僧保驾护航,但也是险象环生,不是给妖风摄了去,就是被魔头捆了走。幸亏魔头们都是享受主义者,一定要择个良晨吉日,将唐僧洗刷干净了,方肯拿来下酒。要是抓住了就地受用,唐僧早就倒在反革命屠刀之下,哪里还有命在?
 唐僧的名气就是他的催命符。千载之后,在中国文坛坐第二把交椅的郭沫若对唐僧肉还念念不忘,写诗曰:千刀当刮唐僧肉。唐僧要是当时还在,一定被郭老刮了肉献给主席。

  同样是名人,宋江的名气则是他的救生符。宋江只是个郓城小吏,看家里的光景,也不过是中小地主,何以竟能在江湖上混出个“仗义疏财”的大名,我一直不太理解。但是不管怎样,当宋江这样的名人是很划得来的。宋江有个恶习,喜欢往土匪窝里撞,几次都险些被剜出心肝来给人下酒,有一次还被强迫做选择题:要吃混沌还是板刀面?但是每次,宋江总是习惯性的说:没想到我宋江竟要死在这里?然后,土匪总是一声惨叫:莫非你就是山东及时雨宋公明?宋江就说:正是小可。然后无一例外,该土匪必定纳头便拜,还会主动要求宋江做他们的领导。
 这样的名气,实在是太让人羡慕了。

 不过时代是前进的。现在中国已经要和国际接轨,对大家的敬业精神和规范经营,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象宋朝的那种名人效应,现在应该属于被打击对象。我前天在电视上还看到某个领导说:中国人的一个大毛病,就是公私不分,不懂得规范化。

 所以,水浒传在现在就应该改写,我打算与时俱进,把它改成下面的样子:

 那大汉提着牛耳尖刀,说道:“你这牛子,是象被作成肉丝面还是作成混沌?”他听了以后,面色如土,大汗淋漓,不禁叹到:“不料押沙龙竟要死在这里!”
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未落,只听伧朗一声,大汉手中的尖刀掉在地上。那大汉失声叫道:“莫非“剑胆琴心,侠骨柔肠,双掌开六合,一剑定八荒,江湖人称北京“小雨转多云”的押沙龙大官人就是?”他道:正是小可。
 那大汉忽地纳头便拜,口中喊到:“大官人,真是想煞小人。小人几回回都听人谈起大官人,不料今日竟得相见!”他欢喜道:“恕小可被捆在这里,无法搀扶大王。大王请起,这就解开绳索,小可与大王细细叙话不迟。”
 那大汉怫然道:“大官人说的那里话?小弟虽然愚钝,公私二字,还是认得的。山寨的规矩,怎可在小弟手中坏了?大官人义薄云天,自然更知道敬业爱岗的道理。”大汉拣起尖刀,道:“还是先请下大官人的两个大腿,在去聚义厅叙话不迟…...”

分类:杂文 | 评论:1 | 浏览:15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世上的盐:理想国里的坏人

  柏拉图在他的大作《理想国》里面,阐发过一种独特的文学理论。他他这个理论认为:戏剧应该让人升华,而不是堕落。所以演员根本不应该演低于自己身份的人。比如,演员不该演坏蛋;演员不该演奴隶,演员不该演懦夫,演员不应该演仆人,演员不应该演女人或者小孩。等等。这样,演员能演的角色只能是勇敢大方、无畏无惧的体面男绅士。象梅兰芳那样的演员,柏拉图肯定嗤之以鼻,至于象王刚那样专演坏蛋的,简直应该吊死在理想国的剧院前面以儆效尤。
  那么,大家能演什么戏呢?好像有点难为人。柏拉图没有出主意,但我替他想了想,觉得也有些戏可以演。比方,演演领导指挥大家干革命,这挺好,满可以演。里面可以没有坏人,大家对抗个天灾什么的。但是个个戏都没有人搞破坏也没意思。要么也可以有坏人,但是坏人不用露面,只说“大恶人”就行了。第五幕大恶人该死的时候也不用露面,好人对着后台说:我代表人民代表党枪毙你!然后后台一声惨叫就行了。


 不过这样的戏剧看多了容易厌倦。这样的戏剧或者电影(比如《惊涛骇浪》)一般我不会看,但新闻我还是偶尔看看的。众所周知,新闻联播最喜欢报道开会。我一看新闻联播报道开会就犯困,上千人的大会场,里面都是代表,应该都是好人,主席台上坐的据说也都是好人,这些好人说的话也都是好话。但不知怎么,这种上千好人凑在一起听另一个好人讲好话的场面,特别容易让人犯困。当然,你可以换台。但你要是换台的话,你会发现这些好人不光在中央台坐着,在浙江台、河南台、湖北台、湖南台等各个地方台里,他们也都在那里坐着。
 这时候,我就会发现自己渴望看到坏人的丑恶嘴脸。圣经里说:你们要做世上的盐。看多了开会新闻以后,我认为,坏人就是世上的盐。大家要做世上的盐。

 没有坏人可以让一出戏剧流产,也可以让一个社会瘫痪。想想看,大家白天都去热火朝天的干革命,一大二公,彼此间也都是象春天一样温暖的同志关系(当然不是张国荣先生主张的那种同志关系)。大家都胸襟坦白,私生活更是纯洁无暇,不可能给任何人提供嚼舌头根的乐趣。到了晚上,大家就打开电视,看看中央又开啥会了,领导又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会见那个国家的来宾啦?或者看看电影,看看大家怎么众志成城对抗天灾。这样的生活脱离了低级趣味,也许对某些人来讲很好很健康,但是我可受不了。我必须承认,我是一个喜欢低级趣味的人,喜欢打开电视里面就有几个坏人,也喜欢听人嚼舌头根子谈绯闻,喜欢看BBS上有人吵架。我深信:没有坏人的社会让人萎靡甚至弱智。

 这一点其实领导也有所觉察,所以他们就不断地制造坏人来给大家提供一些乐趣。以往年代典型坏人往往是穿中山装戴眼镜,身材瘦削表情阴险的知识分子,或者就是脑满肠肥不断搞破坏的地主分子。地主、富农、右派以及漏网右派简直是艺术家灵感的来源,也是群众永久的乐趣。他们是中国的盐。

  所以毛主席当年对粱漱溟说:回头还要选你当代表,代表右派。这是有道理的。毛主席考虑问题,和那些喜欢删贴的斑竹明显不在一个档次上。毛主席和斯大林同志一样,喜欢给大家提供捉坏人的乐趣,当然,最大的一个这种乐趣是林副统帅舍身提供的,这个当然不是毛主席的本意,而是这种乐趣自己就冒出来了,一下子给大家一个惊喜。也也给天天开会开得犯困的大家伙找个事干:回家把书本上的“林彪”都大上红叉。这样,你可以到处看到毛主席和一个脸上画着淫秽标记(大红叉)的家伙握手,这当然也是个乐趣。

  不过说良心话,中国的艺术家是很有天分的。他们有些也居然在不出现一个坏人的情况下写出了动人心弦的小说。他们是柏拉图的理想国里的理想编导。
 我就读过一篇这样的小说,其巨大的艺术感染力,使我受到了巨大的震撼。小说情节是这样的:合作社社员王大爷,牵了一头公家的驴出去有所公干。在返回的途中,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就在这个时候,王大爷发现,国家的财产受到了威胁。王大爷挺身而出,他毅然脱下了身上的马甲,披在了驴的身上。

 他还说:虽然这是头驴,但这是公社的驴,是国家的驴,是党的驴!就是我有一千个马甲,我也要给它披上!




分类:杂文 | 评论:1 | 浏览:14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0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