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7
  • 总访问量:894867
  • 开博时间:2004-03-10
  • 博客排名:第1760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你TMD居然敢跟我借火?——读《英轺私记》

   晚清有一位大学士叫徐桐。他非常排外,用现在的话来说,属于爱国愤青。所以历史学家经常把他当成守旧派代表揪出来示众。比方说,他承认世界上确实有英吉利、法兰西这些国家。但有些国家他认为根本就不存在,是英国、法国总来讨好处,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所以捏造出来跟它们一起讨好处,好显得自己不那么突出。就像什么西班牙、葡萄牙,徐桐说这简直是开玩笑:“西班有牙,葡萄有牙,牙而成国,史所未闻,籍所未载,荒诞不经,无过于此!”
   我想到徐桐,是因为我最近重读了一本书。这本书叫《英轺私记》,作者是刘锡鸿。刘锡鸿这个人本是小人物。像他这样的小虾小鱼本在历史上留不下什么痕迹,但是他因缘际会,成了第一批出使西洋的使节,还写了一本日记。而且凑巧,他的顶头上司郭嵩焘也写了一本日记。他是驻英副使,郭嵩焘是正使。郭嵩焘是维新派,满嘴都是英国的种种好处。刘锡鸿是个保守派,满嘴民族正气。汉奸五毛两本日记放在一起,满有意思,引来不少读者,所以刘锡鸿也就小小有了点名气。
   刘锡鸿《英轺私记》写的确实不错,笔力雄健,我很爱看。比方英国官方举办跳舞会,他和郭嵩焘都参加了。郭嵩焘回来记了一篇日记。汉奸
分类:历史随笔 | 评论:18 | 浏览:178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子塔与清真寺——美国的十年之殇

   阿塔的死亡航班  

2001年9月 11日凌晨4点,穆罕默德·阿塔在波特兰的“舒适旅馆”里醒来。他跪在地板上开始祈祷,然后站起身来,走进洗手间彻底洁净身体,避免在身上留下任何污秽。大约5点,他穿上外套,离开了房间。他随身带的行李箱里放着他的遗书:“我希望每个参加我葬礼的人,都能在坟头坐上一个小时

分类:杂文 | 评论:20 | 浏览:4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子弹为谁而射:利比亚的暴君之战

  一 布阿齐兹的火柴
  
   其实,利比亚战争的起点不在的黎波里,也不在班加西,而在一个叫西迪布基德的突尼斯小镇。在那里生活着一个26岁的街头小贩穆罕默德.布阿齐兹。许多媒体把他报道成一个大学毕业生,这个说法不确切。事实上他家境贫寒,父亲早死,叔叔有病,十几岁的时候他就从高中退学,在街头兜售货物。他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成了突尼斯警察打击驱逐的对象。布阿齐兹的东西经常被没收。但他没有别的活路,只能继续当小贩,这样每个月他可以赚取大约140美元维持他和母亲的生活。
   2010年12月6日,他借了大约200美元,进了一批货物开始兜售。下午,一个45岁的女警察抓到了她。这个女警察没收了他的货物,殴打辱骂他,然后往他脸上吐唾沫。事后,布阿齐兹向市政府申诉,要求归还货物。十天过去了,毫无结果,突尼斯官方始终拒绝接待他。12月17日,绝望的布阿齐兹走到了市政府门前,往身上浇上了汽油,喊出了一生中最后一句话:“那你们让我怎么活?”然后点燃了火柴。
   他被活活烧死。
   布阿齐兹的这根火柴,也点燃了一场浩大的革命。自焚事件激怒了突
分类:历史随笔 | 评论:14 | 浏览:4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娜拉怎么分房子?——从婚姻法新司法解释扯起

   一百多年前,易卜生写过一个很有名的剧本《玩偶之家》。女主角娜拉和丈夫海尔茂发生了婚姻危机。起因比较复杂,我这里就不再细说了。总之,娜拉发现丈夫是个混蛋,于是她做了一个骄傲的决定:净身出户。
   娜拉是这么说的,“我把钥匙都搁这儿。明天我动身之后,克立斯替纳会来给我收拾我从家里带来的东西。我会叫她把东西寄给我。”
   丈夫小狗子似的卑躬屈膝,苦苦哀求她留下来,他甚至还摇尾巴说:“可是我总得给你寄点儿钱——你手头不方便的时候我得帮点忙。”
   娜拉骄傲地摆手:“什么都不用寄!我不接受生人的帮助。”然后挎着坤包,大义凛然地走出家门,净身出户,留下丈夫一个人,“双手蒙着脸”,悲痛欲绝。
   戏剧就这么结束了。
   一百多年后,我们真是不能理解:娜拉跟海尔茂结婚多年,最后混的个净身出户,把全部财产留给丈夫一个人享用,这简直是丧权辱国,算哪门子的胜利?她出门的的时候,至少应该扛走半个房子!
   当然了,文学追求美学效果。娜拉两口子在舞台上狗打架似的抢房子争财产,易卜生可能觉得不甚美观。于是他让娜拉大声宣布:“
分类:历史随笔 | 评论:137 | 浏览:518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愤怒与遗忘

    博尔赫斯在一首叫《边界》的诗里说道:  


        在黎明我仿佛听见了一阵繁忙的 


        喃喃之声,那是远去的人群;  


        他们曾经热爱我,又遗忘我;  


    这几句话写在大约80年前,但它如同是给互联网时

分类:杂文 | 评论:12 | 浏览:51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武王的封神榜

  


  
   帕斯捷尔纳克说过一句话:没人知道时代如何变迁,就像没人知道草是怎么一点一点枯黄。大多数时候,历史的演变确实非常缓慢,往往很难被察觉。但是也有例外。历史上存在一些关键性时刻。在这些时刻里,世界骤然变化,其变动之剧烈,影响之深远,一直波及到千百年后的人类命运。
   中国历史上,我能想到的最重要的三个关键点是:公元前1046牧野之战;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和1840年鸦片战争
  
   在牧野之战中,陕西的周部落灭亡了商朝,建立了周朝。我把它说成中国历史三大爆发点之一,可能有人会觉得夸张:“这货写到哪段就说哪段重要!”但这话
分类:人间道专栏 | 评论:18 | 浏览:77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样的文章如何能中?

   现代人说起八股,往往摇头。其实就是古代人,大多对它也没什么好印象。古人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蠢,咱们看出了八股文的坏处,他们其实也都看出来了。问题是:其他的替代方案可能还不如八股考试呢!
     很多学者都认为这个东西败坏人心,戕害学问。比如顾炎武说:“八股盛而六经微,十八房兴廿一史废。”他认为:八股之害等于焚书,而败坏人材,有甚于坑儒。袁枚在《随园诗话》里还引了一首道情:“案头放高头讲章,店里买新科利器。读得来肩背高低,口角嘘唏。甘蔗渣儿,嚼了又嚼,有何滋味?辜负光阴,白白昏迷一世。就教他骗得高官,也是百姓、朝廷的晦气!”政府对八股其实也不满意,觉得确实不太实用。乾隆年间,两次有官员提出废除八股,以匡时弊,争论一度非常激烈,但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替代方案,八股文才一直延续到清末。
     普通读书人也有牢骚。他们的牢骚倒不是八股文实用不实用,而是“你看张三那个猪样,写的文章狗屁不通,为什么他考中了而我却没有?还不是考官没眼?”蒲松龄考了一辈子,要不是老婆拦着,他五六十了还想跟孙子结伴赶考。为了励志,他书斋里还挂着对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
分类:杂文 | 评论:15 | 浏览:5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贪吃蛇与雷达表

   我的第一部手机是诺基亚3310。蓝色的,长方形,黑白屏幕,身形魁梧。它在当年可是个主流机型,花了我1500块钱。这台机子的功能简单实用,还附赠了一个好玩的游戏《贪吃蛇》。里面有条蛇疯狂地吃豆豆,越吃身子越长,直到最后你控制不住它,它脑袋就会碰着身子,游戏也就OVER了。我很喜欢这个游戏。没事了就把蛇放出来吃豆豆。这条蛇在我的黑白屏幕上扭着腰身,丧心病狂地、自杀式地吃了八年的豆豆。
   现在我一提到贪吃蛇,脑子里总会浮现出一个形象:一个三百多斤的大胖子,抱着一堆肉饼包子巧克力猛吃。他有高血压、哮喘、脂肪肝、性功能障碍等一系列毛病。他的心脏一边精疲力尽地往外疯狂泵血,一边纳闷自己的主人到底是一个人,是一条河马,或者干脆是条梁龙?但他依旧毫不犹豫地见东西就吃。最后他在弯腰拿一块巧克力的时候,不幸下巴碰到了肚皮,就此一命呜呼。
   这八年里,这台手机被皮鞋踩过,被咖啡泼过,被小狗叼过,被洗手池的水冲过,还被一个小姑娘指着鼻子数落过“这么土?”,但它都咬咬牙挺过来了。短信依旧在收发,贪吃蛇依旧在吃豆豆。这台手机还给我提供了一个好处:引人注目。在它五岁以后,我每次
分类:杂文 | 评论:12 | 浏览:36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赠我一座黄金城

  一
  八十年代初的时候,大家过的很清苦。没什么好吃的,也没什么好看的。白天看老师们带着菜色的橘子皮老脸,晚上搬凳子到邻居家看赵忠祥老师的《动物世界》。一天天就这么过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老师告诉我们说,我们生活的很幸福。外国的小朋友就没我们这么幸运。他们在垃圾箱里翻东西吃,光着脚在街上卖火柴,非常可怜。我想:全世界这么多人,我怎么就这么幸运,出生在中国呢?
  而且老师说,以后的生活会更好,我们会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到时候一切都是按需分配,想吃芝麻酱就分芝麻酱,想吃烧鸡就分烧鸡。老师流着口水在台上讲,我们流着口水在台下听。我又想:我又不那么幸运了。我要是再晚生些年就好了,一出生就能随便吃烧鸡。
  当时流行一套书,叫《小灵通漫游未来》,书里面说,2000年的时候,实现了四个现代化,家里都使唤机器人,还能坐宇宙飞船飞往太空,住在火星别墅里。我有时候记不清四个现代化是在2000年实现,还是20000年。有一次觉得是20000年,用减法一减,发现离现在有一万多年,心头非常悲伤,觉得自己是挺不到那时候了。后来发现是2000年,
分类:杂文 | 评论:79 | 浏览:41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所爱在山腰

  当年徐志摩追求陆小曼,却惨遭失败。失恋的徐志摩悲痛地写下了《去罢》。在诗中,徐诗人表现自己对人间毫无留恋,似有轻生之念。
       去罢,人间,去罢!
       我独立在高山的峰上;
       去吧,人间,去罢!
       我面对着无极的穹苍……
      (后面几节里,徐志摩还表示自己要与幽谷的香草同埋,将悲哀付与暮天的群鸦云云)
       诗人失恋之余,站在山巅之上,仰望无极苍穹,泪洒紫陌红尘,本是雅到了骨子里的悲剧。但不幸剑桥才子碰到了绍兴师爷。一辈子从没失恋过的鲁迅,见了徐志摩的大作,当即写了一首《我的失恋》:
       我的所爱在山腰;
       想去寻她山太高,
       低头无法泪沾袍。
       爱人赠我百蝶巾;
       回她什么:猫头鹰。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心惊……(后面还有“我的所爱在闹市,在河滨,在豪家等三大段
分类:杂文 | 评论:7 | 浏览:45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0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