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楚宴

吴楚宴,1977年8月24日匆忙出世,作为一个绘画爱好者......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547287
  • 开博时间:2004-03-10
  • 博客排名:第962位
最近访客

冰释234白

2017-12-12

吴福清词no

2017-12-12

ty_卜卜脆

2017-11-16

gxy666888

2017-09-30

jiangtongc..

2017-09-22

博客门铃
博文

吴楚宴:论徐悲鸿先生

  

吴楚宴:论徐悲鸿先生

 

 

吴楚宴:论徐悲鸿先生

 

1,

 

以前我多次的论说过他,但我怕得罪人,故那些文字多少有点暧昧,以致我当时的观点并不明确。

 

徐悲鸿是一位有名的书画家,但他还够不上“书画大师”一说。无论指对书画的哪一领域,他都算不上是“大师”。如果朋友们真敬爱他的话,那就呼他一声“先生”好了。我认同“百度”的说法,在现代社会,在调侃某有专业特长的人时,人们多是呼他们为“大师”。换言之,在当代社 会,无论是否严肃对待,所谓“大师”已近乎是一个平庸或耻辱的象征。过于夸大的称谓在新民主精神再发芽的今天,那多为我们这社会风尘所不容。

 

关于徐悲鸿先生,大家还有很大的争议。就“中国奇异逻辑”之一,这样的争议是要被很多的当代收藏人所看好的。他们以为没有争议的艺术人或艺术品是没有价值的。为此,很多想出位的人不得不想尽办法以争取到更多的“争议”。这影响很不好。这“逻辑”比较古怪。而事实是,无论人们怎么争议,那只能丰富大家所争议的话语,但这些话语并不能给徐悲鸿先生的“书画艺术”加分。刻意的把“附加值”替换“艺术价值”,那是一个极为可恶的念头或做法。如是,人类美术史从来就没有淘汰过很多的有故事的、有争议的书画家;如是,所谓的“美术史”已经是厚得难以攀爬了。此恶念为正直的美术史所不容。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23 | 浏览:15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楚宴:公立美术馆或博物馆九宗事

  

按:我们都是正经的纳税人,所以,我们有底气说以下的那么一些话语。写这几条文字的时候我有些纠结。对某些人而言,这正好是他们要发财的最好借口或凭据。制度决定一切。

 

吴楚宴:公立美术馆或博物馆九宗事

 

 

吴楚宴:公立美术馆或博物馆九宗事

 

 

1公立美术馆或博物馆没有真正意义的“公开招聘制度”,没有真正意义下的“公开制度”。

有朋友说它们没有国家专业性的可执行政策。这话他说错了。它们手头上多的是制度和政策,且它们也是可执行的。但那只限于“它们”解释,也只限于“它们”执行。原先的“制度”能决定一切,后来的“政策”也只是在不断的开大家的玩笑。中国足球就是例证。

仅此一条,这就很要人命。因为要让帖子更像是一个帖子,我不得不再继续写以下的那么几条。

 

2公立美术馆或博物馆馆不思进取,其藏资源没能和人民广泛共享。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4 | 浏览:6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楚宴:论城雕里丑外丑

  

* 很多人觉得雕塑家不参与讨论是很正常的,说艺术家的工作应该是所谓的创作而不是其他。不说话的雕塑家很少见,所以我现在反而觉得这才是最不正常的。罗丹当年为了《巴尔扎克像》曾参与了大论战。他的发声或文字有些勉强,但他也很清楚所谓的“公共艺术之必需”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 被毁容的人大多是曾经随意的毁灭过其他事物的人。

 

* 以“时代”来说法,这活动不能算是失败的。一个无所谓失败的年代是无所谓失败的。

 

* 极端集权、或能共产的“极端社会”中才有可能产生伟大的大批的城雕作品。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12 | 浏览:3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楚宴:2012月10月再访乔德龙老师

  乔老
  


  
  
  吴楚宴:2012月10月再访乔德龙老师
  
  
  按:回到乡下之后,我和外界的联系靠的多是电脑和电话。有一人我处的特殊些,我更愿亲身的拜见于他。
  
  1,
  我和乔老有缘,我们缘分很深。
  
  继广东、黑龙江和北京等展事之后,乔老又有新作在省博物馆展出。待妹妹吴琪等人的婚事一结束,10月5日,我到海口来了。心照不宣的,我们都推掉了观展当天的其他约会。
  
  乔老是我近年来的精神之父,与他相会,我生有一样雅致的仪式感。每次会面我都大有收获。我一再的书写与他会面时的观和感。通过类似文字,我想告诉我的孩子(们),他(们)的父亲都接触过或亲近过什么样的一些人物。
  
  我在观赏《织锦图》
  


  
  
  2,
  此次省博展是晋京展之后续,乔老有作品三幅参展,小幅者无愧于佳作呼,巨幅者无愧于杰作呼,作品所描述的都是海南黎族同胞生活之场景或情景。
  
  巨幅作品《织锦图》》,画横长1000厘米,宽180厘米,大小人物计有53位,究其构图、造型、笔墨和抱负,加之尺寸,面对时我被镇住了。放眼过去,下来仔细品味,指对海南本土文化而言,感此作面世的意义是非凡的。72岁的乔老挥汗两个多月,于今年8月份完成此作,为此我感叹万千。其构图以“组——合”方式成就。先有大组小组之分,后施以其他物象而结合,终达自然而然之境。此法从传统中来,然此法永不过时。今被乔老一再运用,还得杰作一幅,可见古人不死,今人不俗。
  
  人物后有大写意之榕树,以及寥寥的几棵木瓜树等,明朗有序,就此小环境而得大构图,先得一美。乔老为此而尽水墨笔墨之能事,笔笔造型,用墨有度,后略施颜色,得水墨笔墨之情趣,得轻松之笔意,又得一美。中人物并不漂亮,乔老不以他相写真相,他笔取勤劳的黎族妇女之真像,以真为上,另得一美。老人多年来一直勤于书法,自篆自刻也为不俗,自有其面目,此作已融他的书画印为一体,可读处不好计量,更得大美了。是上品无疑。
  
  之前我见过乔老的两本厚厚的连环画手稿,就其构图和造型之能力,健在画家中实属少见。我细心看过,能见他明朗的图式、轻松的人物形象及其状物之种种。40岁之前,他的这般功课完成得非常之好。其无疑是他早年所成就的一大笔财富,那为他今天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对此,当世学子多不以为然,我真觉得可惜。当世有高明之理论,但更多的却是那些貌似动人的当代之怪论,那般怪论害人不浅。怪者有理于怒争或抢占,怒争者恶,抢占者已偏,是属小道,识者自明。
  
  乔老似乎很相信老当益壮之说道,其指对的是古老的传统术,也指对于他的肉身和精神。
  
  
  3,
  观展后去了他家。刚坐下便看到他新的八开大的速写本子。上面有许多的山水类构图。与他的严谨和勤奋相比,我羞愧于自己的那一点作为。
  
  在贵州时期,乔老曾经画有山水类作品,南下后,他极少动手怡情于此道,今他又重温于这一领域,他似是在温习自己的某一段生活。温习自己的人生?这话他担得起来。他博物多年,人也七十多岁了,但他仍没有给我以打滑之印象。老当益壮,这词语富厚重和恢弘之意味。
  
  近世山水类或风景类作品多有装饰味,此中有东山魁夷和吴冠中等。此者把握有度,他们绝不让自己的作品肤浅为装饰画,他们能无愧于高明二字。上世纪80年代后,更有甚者,他们干脆以装饰画家自居。此乃小道。殊不知,即是工笔重彩也不是他们想象中的“装饰画”。行此装饰道虽可名世,但我真不看好。按各自一流作品看,还是写意作品更上一层。
  
  乔老着重写意一说,他穷其一生品味写意二字。在我这里,所谓写意有二,一是写意于火热之笔墨,一是写意于冷寂之情调。石涛为前者,渐江者属后。乔老似乎更喜欢后者。近日观他书画山水,感有渐江意趣,品格高上者众,我着实喜欢。
  
  有次他说了,看宋元绘画可想见仙风道骨之画者。指对写意说,可见他更强调的是情意的意,或是意境之意,而不是单纯之笔意。为此我也想到了创新一词。
  
  很多人老提倡创新说,我不看好关乎“单纯技法”的创新说,除非这个新是指新意之新或是新境之新。有些的创新说多是指向技法之新,而非倾力于意境之新。古往今来,很多画家并无明显的技法之新,但有意境之高新,所以我觉得“创意”一词更能说明“艺术的传承”等中国画问题,虽然创意也是个说道相对模糊的词语。
  
  就所谓笔墨技法,乔老不强调全然的新,而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强调于一个深字,感他强调的是深谙和自由,并由此来一一的表现他的心意。人的心意是逐渐有变化的,是能逐渐的深化下去的,深化到了某一程度,很多的心意也就成了能激动人们的新意之作。岁月一一离去,他在一一的加深其绘画的这一块碑。在人们似乎已找不好位置的领域中,他早已找好了自己的位置。我看他已经找好了自己的位置。想那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想那当初,想这多年来他得需要有何等的勇气来面对许多的新锐之局势?这路是何其的艰难?!
  
  由此可见,他很早的就明白了心意和信念的区别。
  
  
  和乔老一起观看他人的作品
  


  
  
  4,
  第二天再见面,聊天时他有说到下来的创作问题。
  
  他正在整理关乎东坡先生的相关图文。东坡先生和海南渊源很深,乔老想书画他,估计是出于他内心的某一种情结。他想表达的是东坡先生在海南兴学和离岛时最悲情的那两幕。
  
  想描述这些,这情结该是乔老20多
分类:《老师和我》 | 评论:22 | 浏览:2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楚宴:读瞿倩梅抽象作品有感

  瞿倩梅
  

  
  吴楚宴:读瞿倩梅抽象作品有感
  
  按:瞿倩梅先生的画册我短时间不能够收到。估计得在两个月后我才能返回家乡。本想在收到画册后作文,今思量了,觉得不必,我随想随写好了。我现在旅途当中,我自有旅途中人的表达方式。她是我很欣赏的抽象画家之一。她有刻骨于心的经历,她有刻骨于我心的绘画艺术,所以,我愿寄给她这样的一些文字。但愿我的文字能配得起她那些富有情感之尊严的绘画作品。
  
  

  
  1,面对她这样恢弘的画作,我出不来恢弘的文字作品。我只能谦卑的字字句句。
  
  2,过去的二十几年来,弄“材料”的人很多,相比较后,觉得她更清楚“极致”的深刻之涵义。
  
  3,苦难的心境被表现为“直接”,其表象定然是深刻着的。这是我看她作品后所想到的第一句话。我说的是“被表现为‘直接’”,而不是说“直接之表现”。识者自明。
  
  4,与虚妄者不同,她脚踏实地。她的观感以及创造方式实在的来自于她生活着的那一世界。曾经的,她拍的一组照片把我吸引住了。这让我想起自己任教于摄影班时的某一些情景。8年前吧,我不让学生拍一整棵的大树,我要他们拍一点点的树皮,拍树上的某一个疙瘩;我不让他们拍一堵老墙,我让他们拍一点的破落的石灰或水泥。后他们有说,这作品真抽象。我让他们拍头上之苍穹,后他们有说,这照片是很抽象。极端放大或极端的放远,人多会得到一些似乎陌生了的事物。在情感上也是如此。这或许是抽象作品能够得以产生和存在的特别之基础。她的照片和抽象类作品能印证我的这一说法。
  
  5,绘画情景中的她富有悲剧的浪漫的情怀。她情感一度的化成了土,她把它们合成泥了,现在她拿捏它们,它们将为她情感之丰碑。泥土很具象?泥土很抽象?
  
  6,把“具象”不断放大,可得“直接之抽象”,或得“直接类情感”。这样的抽象感人极了。她多是这样。她把心境直接放大。仿佛是,只要是靠近她的画布,人们就可触及她壮丽或接近悲壮的情感。我仿佛可以触及她心地的肌理。然它们又是那样的遥不可及。女人的心地怎是这样的磅礴?女人的心怎是这样的苦楚?女人的心地怎是这样的漫无边际?
  
  7,为此我想到大唐之悲歌。她情感非激越之火,她情感是浓烈之光。
  
  8,她作品讲究本源,不求虚妄,所以显得实在。看她作品,感她把整个人都献给了画布,画布也懂了,它们也毫无保留的给了后来的观众了。曾经的,她在生活中不断的“付出”,现在改了,她在绘画中不断“给予”。这样的奉献非同凡响。因为她有一颗能发出特别声响的心。
  
  9,和其他行道中人一样,她心细异常,她表达时可源源画去,若不这样,作品多为断气之表象。她作品风貌粗狂,但局部却积得细致质感。粗狂是其大的形质,局部可见其心底的真性情。粗心又大意者,定一事无成。抽象作品忌无意挥洒。不讲本源,挥洒所得,画面显薄。她作品讲究点线之构成,但所为有度,不堕装饰一道。画面基调沉重是她性格使然,要不就是思想仍有极大之抱负。
  
  10,我们本有富饶的抽象艺术之土壤,但这样的土壤在上世纪中期就被严重的破坏掉了。那一次的破坏真是致命的,以致很多人还以为抽象艺术真是很新鲜的什么东西。在中国,不单是抽象绘画,抽象艺术要“发展”,若参以近类的书法或音乐之说道来感知其存在,并感受其特定之意味,当会更好。遗憾的是,真懂书法者少,懂书道并敏感于音乐者更是少见,如此这般,抽象艺术不合于人们之所为,似是容易理解多了。在她的作品当中,我很自然的便想到了“书法”和“音乐”的理性之存在。很高兴在欣赏她绘画作品时我还能想到中国的书法艺术和西方的交响乐。以为她的画面,在我心里,即刻起来的是一种伟大的使命感。
  
  11,她作品先给我强烈的原始感,继而给我以强烈的使命感。我突然想到了,旗帜是布,它们也曾经是一股无边际的力量。好的画面,它们是物质,它们也是一股股的强劲的力量。在她那里,就那样的画面,就那样的材质,可见“其物质”是高上的,可见“其精神”是高尚的。高高上尚,本为一体。
  
  12,在我这里,通过画面,她讽刺了所谓的“物质低下说”。
  
  

  
  13,艺术品,其首先需要的是真诚的、虔诚的、细腻而又朴素的情怀。这是一句老话,但我仍然希望这句话能引起某些人的注意。这些情感可都是人的最善意的情感。这样的情感可把她引向一个高大之殿堂,在殿堂当中,她对待画布就像对着自己过去的“某些遗物”一样。在我看来,她有情感的防腐术,之前她描绘的多是自己内心的木乃伊。借着那样的木乃伊,她作品却诱导了我们新的情感。这是她抽象画作的魅力所在。
  
  14,她仍保留有明显的构图意识。黑白灰比例适度。看画面,无一废笔,无一废色,她画面得浑然之体格。她没有把绘画的底线毁掉是对的。高明的画作始终有高明画作之模样。这也是真变法者和真无法者的区别所在。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7 | 浏览:14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工作室整好了

  有文艺类的朋友关心了,问我现在过得怎么样。发图说明,我现在狠好,每天就突突谢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然后生老病死噶,,,,
  
  再次感谢。
  
  
  1
  


  
  2
  


  
  3
  


  
  4
  


  
  5
  


  
  6
  


  
  随手拍的几个字,,,
  
  7
  


  
  8
  


  
  9
  


  
  10
  


  
  11
  


  
  图片
分类:《生活记录》 | 评论:27 | 浏览:16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楚宴闲话3:冯法祀、和铁龙

  楚宴闲话3:冯法祀、和铁龙
  
  6,冯法祀
  


  
  冯老作品
  


  在我这里,在徐悲鸿的亲传弟子当中,冯的形象较为突出。
  
  徐的所有弟子当中,其给我的感觉最好。真不好说是什么原因所致使的。有的时候,我感觉像是在与他进行一场奇异的见面会。又感觉他是梦想里的自己正要离别的慈祥的老好人。估计是因为他对海南的文化做过点点的贡献,他曾经画过我海岛的椰子树。我感情上之所以喜欢吴冠中,也多是因为他曾经用心的画过我海岛上的某一草某一物。
  
  在中国美术馆也见过此老1957年所创作的《刘胡兰就义》,那是他早年的大作品,其色调是能切合其主题或内容,至少,出来问题算是不大,那样的调子是较适合于表现当时的恐怖场面。可是,《刘》这画作,其用笔很是生硬,是属典型的徐家笔法,感颜色略脏,而且很涩,不可久看,否则人会因此而觉得难受。造成如此效果的原因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譬如油彩质量问题,底子的问题,或是保护不当等。虽是如此,《刘胡兰就义》仍能铭世。历史使然。
  
  冯是徐悲鸿的大好学生。他很尊重自己的老师。问题也出在这里,就徐的修养画水平,他是说了一半好的,至于徐的不足,他却按下不说。我也一样,要我直说自己老师的不足,我也做不到。我能做的就是不说。在这方面,我们都是庸人一个。
  
  冯高龄后,其对美好色彩的掌控水平就为越高,作品多得“亮丽”二字。最终他在油画方面是胜于蓝了,为他,很多的有心人都为此而松了口气。在他们那一代人当中,在西画领域,这样的人并不多见。多年前在世纪坛,我见过他一幅关于公园的油画写生作品,其调性高,画面色彩很是响亮,看了,我心愉快,我一次次的快乐的开了眼。真的是难以想象,这真是出自80多岁的老人之手的油画作品。
  
  冯老有一点很令我佩服,他虽没有大红大紫,他虽然没有形成大的气候,可是,即便是到了八十岁往上这样的年龄,他竟然还能图画出响亮的优美的大调子,可想见其心理和生理的良好状态。跟他相比,我看到的是一大堆的色盲了的老老画家。他佳品很多,数量可观,无愧于名师之后。
  
  冯老喜欢海南,他曾乐意在椰树下写生,奔九十的年龄了,给他凳子坐,他居然给拒绝了。他说了,“海南的椰子树长得真好,它们能站着立着,我也站着画它们好了。”
  
  他低调,有资格有水平仍然表现低调。他们那一代人多很低调,为此我常常感叹。那是特殊时代教育出来的结果。那果子本是绿的,后是红的,现在的果子多是褐色的或是紫黑色的,或多是些烂掉于地上的什么果子。
  
  7,和铁龙
  


  
  和老师作品1
  


  和老师作品2
  


  和老师作品3
  


  和老师作品4
  


  和老师作品5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7 | 浏览:9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楚宴闲话2:徐悲鸿和靳尚谊

  近日浅说书画家门
  
  有动机不良的者约我谈些名流名家。一开始我觉得不好。我觉得此些家伙真坏,他们就是想把我引向那一个可爱的小烤炉。再想,被人烧烤的感觉或会很好玩?也罢,就当我是动机不良的说说吧。
  
  


  
  4,徐悲鸿
  
   此老乃近世大名者,再传百年也不奇怪。历史使然。
  
   此老不好批评,主要是其门人太多了。算来算去,我与他竟然有些关系,他是我老师的老师的老师父。其门人或传人太多,人多嘴杂的,再想找个下嘴的地儿真不容易。说他不好处太多,有人骂你;但我想,说他好处太多,当下心里想骂你的人定是更多。就此现象,此老该是些什么想法呢?
  
   对待此老,我属中间派。所谓中间派仅次于汉奸派,可见我人品之低劣。
  
   说他人不好,不全对;说他画得不好,也不全对;说他教得不好,这也不对。当年美育方向之把控,以致现状,算来真不好说是谁的责任。有说徐该负有全部责任,这点我不认同,为什么不说那时候的人都很傻很天真?很傻很天真的人都不用负最大责任?世人多是有见识的没能力,有能力的没见识,所以见风使舵者众,如此而已。说他人好的,我看大有人在,我就不讨厌他本人。少年时,我在外婆的第二个家读过《徐悲鸿的一生》。我是受过关乎他文字的影响的,此点不能否认。他书画皆有佳品存世。其传世文字虽少,但有心人可窥其真知灼见处,故不能说他不懂书画之技艺或道道。他桃李满天下,他桃李遍中国,有才的没才的,成材的废材的,我看大有人在,故不能说他全教得不好。
  
   徐先生能偶出精品,素描多见精品,这点谁都否认不了。其他画面,他好的想法也是有的,可他多是笔不达高筑之意趣。何故?看他是用心于手感之细如的心力已被分散去了。时代导致,“新中国”和“新艺术”比“艺术”本身更重要,他似乎更关心于当时的时政类活动。或是说,他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当时的那一股时政类之热情。
  
   徐悲鸿画马,创新是有的,其意义已有公论,但不及被当下抬举后的那一般模样。中国的书画市场真是疯了,看似疯言疯语者众。金钱真是能使书画和书画界变味。
  
   他反对西洋之构成法,我只能国学观论他。指对他的国画类作品,不说别的,就说他的用笔,我惶恐而不敢恭维。若不要求用笔,就说其用墨,同时代比他高明的人就有人在。徐多时候还是传统人来的,按传统观,徐之用笔,多时候显积弱之相。他中锋不灵,是指力时有作怪;他铺毫却乏入木之术,是腕摆动提按不活所致。用笔,小道而已,却非常年勤奋和刻意于此者所不能。如说墨块的创新能覆盖其他更多的精湛的笔墨之质对,那么,对他我是应该保持死寂或沉默。
  
   四长腿者多不好画,特别是奔马之四腿,画面布置稍有不当,留白或分割即刻给人以不安。徐马幅作品不能成功者,多是因为如此,所以失败。
  
   除去风格一说,单就画马,徐笔下多见马一时的高昂之精神,味过之后,感其略有瘦劲之躯,少雄劲之气概。瘦劲真切于小道,大道马显雄劲者以神威。徐画不足时,马造型貌似病体之呐喊。有说那是当年的“马中国”之写照。中国当年是病得不轻,很瘦很可怜。然而,还有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呢。难道当年我中国还比不过那一头瘦小骆驼?按我感想,其造型若能把高昂出于雄劲之上,其马幅定将风神而大度,加之可贵的或能再加成熟的创新之笔墨,可进为妙品一阶。
  
   他的马之精神,如“马之风骨”,确实也能切应于所谓的时代问题。但是,这也只能切应于此了。绘画史在对待精品一说时,只会逐加的给予刻薄之说法,千古不变。其他的,某些人想以鼓吹来行镇压人们的更多的观感,多年后可就行不通了。也难怪,弟子很多,媒体又很是发达,这无疑是帮了某些人的大忙。老强调马的劲健居傲之精神,这不好。那仅仅是能让人向善的精神的万分之一。如说及雄健马之造像,如说及饥荒或惊慌之马,其不也是中国当时国情的另一侧面?或是当年中国正需要的某一种写照?
  
   徐先生是为著名画家,这还可以接受,但若总是把他往大师那头贴去,实属不该。难道说,艺术大师真是到处的泛滥掉了?确切的说,徐是有贡献于中国美术“教育史”的。他的西画技艺和言论之不足或狭隘也确实镇压了后来的许多的美术工作者,可见其才情之旺盛,我辈不可不察。
  
   时过境迁,能见青天白日者都出得来了。林风眠以墨彩见长,能轻易写杂项之种种,但其造型格调相对单一些,有一招打天下之意味。也因为逐一之专,所以林的次品较少。徐多心,经历丰富,情感丰富,作品亦随之丰富,然而,其心时时不在一处,好作品是相对的少了些,为此,感当年徐是以处事道、素描稿和水墨马而突出。
  
   我俗眼见其彩墨人物和油画人物次些,其中时有比例失调之造像。徐油色作品较次,感其还没有入得门道。徐以水墨马和革新论定位,加之官位和学位,然后更加重名于天下,在中国是属理所当然。观当年之变法者,还是以中国味为主调,成功者无一例外,徐也如此这般。无论如何争吵,徐毕竟还是吃下这碗饭了。徐有天资,惜毕生劳累于其他,所以艺术途走得少了,若给他以宁静和安详,他或能无愧于一代名手之称谓,然后得三世之光。虽说历史是不能假设的。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4 | 浏览:9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楚宴闲话:徐渭、吴昌硕和吴冠中

  
  
  近日浅说书画家门
  
  
  有动机不良的者约我谈些名流名家。一开始我觉得不好。我觉得此些家伙真坏,他们就是想把我引向那一个可爱的小烤炉。再想,被人烧烤的感觉或会很好玩?也罢,就当我是动机不良的说说吧。亦或是,在别人烤我之前,我先把他们全给烤了,不亦乐乎?不把他们全给烤焦,我或许还是好人一个呐。
  
  我想哪说哪,属故八派。
  
  注:故八派乃胡说八道派之简称。
  
  
  去者为大。先说逝者。
  
  1,徐渭
  1


  
  此为大徐。我称徐悲鸿先生为小徐,当不过分。
  
  我少年时候受其影响,至今余响还在。
  
  大徐有高才,可以名实于千年。他气盛,类西洋梵高者,然其性行太过尖刻,突兀,有时可以另类,属人重于书画之别类。
  
  徐的画作应以悟感体味,俗眼观则废了,非一个好字所能概况,非气昂之人所能成就。大徐字较特别,他小字时有佳构,按传统观,但见存世大字以不佳者居多,徒有所谓风格之怪相,显放荡而近乎造作,此者或能迷了他人,不能迷我。是很可惜,往往会因为他许多的款字,我时有要放弃欣赏他画作之念头。
  
  与好手比高下,他是独狼,似有四腿;与大才者比寛博,他却显家犬之风。他心地长草长刺,所以心静不及八大。相比于八大,就画之品质,徐次之;就书法,大徐的书法更次。虽然有人为此故意夸大了他书法之个性,并以此来肯定他书法之高明。我不以为然。
  
  2


  
  2,吴昌硕
  
  此老聪明于艺术,且能智慧于人生,所以名满天下。能通透于两道者,后来还有张大千。
  
  此老早年就看透中国书画艺术构成之法则,所以他能轻易的手出能品,所以我辈也能轻易的从他作品中归纳出所谓的法则来。
  
  能出神品者,不见得他就是个人生得道的幸福的艺术家。不说其艺术品,指对创作之状态,指对艺术人生之境地,懂法则,且能轻松的运用法则来造型或书写者,此老除外,远有米芾、马远和石涛,近世名手近乎者还有赵之谦和齐白石。其余能出佳构者,大多书画时即便有雅致托着,其心脉仍有些许之苦闷,终究不入如鱼得水之行列。除吴冠中近靠得其门槛外,百年来中国油画人几无入道者,望眼处真不足观。巧手且心机缜密者,入得此道便可通于天灵一说。
  
  整体看来,再就书画形式或架构,不说五十年一遇,就是说百年才有此生,我看也不为过。百年将过,但他余晖还在,真是难得。其作品图式多样,笔墨厚重,能轻易的写得心意;画面是能明朗,然其墨彩多是不能清明通透,墨彩格调略低,既不上远古之高雅,亦少恽南田墨彩之雅致。他作品也能清淡,然终究有些海味,偏咸。
  
  若他不多是为了出售自己的画作,他或许还能再上一个新台阶?我又想了,应该不会了,有些东西就是连修八辈子,他也不见得能修得出来。何故?他或是想了,但他本不想要。实在是奈何不得,实在是奈何不得啊。
  
  3


  
  3,吴冠中
  
  我没有足够坏蛋的资格,但我敢用“偏袒”二字。我偏袒吴老,我主要是想偏袒他所留存的那一种气质。以后的所谓大家者,没有如此气质,再高的才能也只能委身于小家子气。
  
  此老不玩书法,他玩的是水墨类的新构成。有些人老拿这个说事。人们可以说他中国线用得不好,却不能说他用线不好,这点在绘画也是如此,在书法也是如此。时代更新,法则更新,审美的领域也该拓展开来。除了指向书法,你就不能看些别的,或是再就此想些别的什么东西?
  
  他思想不深,显薄,但薄而锋利,是切时弊的一把利剑。这利剑别人使不顺手,他使唤那么几下,终究还是管些用了。起码我是听进去了。有些的思想,有些的话儿不需要厚和重,得看它能否切得恶劣的人和事?
  
  此老用三流的技巧创作出二流的作品,但二流的作品却成就其超一流的艺术气质。这是一大奇迹。先不说他的画面是否有深度,如若把他的作品放到整个中国绘画史或世界绘画史中去,我们依然可以清楚他人格之魅力和作品之风貌。至少,就这一点人们是可以肯定他的。我个人是佩服他的“人画一体”的。即便心情不好,我也不十分的讨厌他的绘画作品。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9 | 浏览:8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楚宴:关于交易、贩卖和交换

  


  
  吴楚宴:关于交易、贩卖和交换
  
  交易,其行道本就深广。新时代中,它本身有的很多的东西竟被人们有意或无意的忽略掉了。其有冷冰的贩卖一说,有相对冷冰的买卖一说,也有温和之往来或物物交换等说道。所谓交易,早先已经兴隆成冷冰之买卖,这是当今或往后艺术品市场逐渐狭窄的主要原因之一。
  
  交易近乎于“统称”一说。然“交易员”仨字的出现,把交易等同于直白之贩卖或买卖,某一悲剧就出现了。
  
  现在有些的收藏家和艺术家,其无异于股票市场上的交易员。你看那交易员之身影,可像极了漫天钞票里的小小蜜蜂。
  
  当今所谓交易,可视如贩卖一说。
  
  曾赏古人之尺牍。字里行间,宋米芾有金钱之买卖,有物物之交换,也有相赠互情等依据。其《白熟帖》有话:范宽四幅赠老友,如何?即使此赠送还有其他的什么味道,我等暂且忽略。此其一。其二,除对方必须具钱使卖之外,我多见米芾行于物物交换,多见他行于书画玉石之使换。指对后者,此等雅事今世真是少了。
  
  米芾知识渊博,看似刻薄,其实不然,他处艺事也很灵活。不懂时候,他也能不耻下问。当买则买,当卖则卖,当送则送,当换则换,此等,实乃真藏家之做派,可以万古流芳。
  
  物物交换不等于冷冰之贩卖,其有文化之交流。流者如水,能满于缺陷者,或满于对方之缺憾处,所以美人于心意,终归于文化之美态。
  
  物物交换,有作家精神之呼唤,有藏家精神之呼唤,有商家暂时的精神之呼唤。呼唤不是简单的金钱之买卖,更不是冷冰之买卖。因为传统精神之温良,所以其间是少了些许的势利,所以美人于心意。
  
  物物交换,人多是能看到,或感受到不同艺术品以及其他更多的精神或内涵。
  
  物物交换,或可暂时缓解一下当今冷寂的艺术品市场。艺术市场毕竟不能单走菜市场之模式。
  
  赠送,这做法较疼人心。下一等做法大家或是能够接受。市场冷漠时候,或可考虑其交换之方式。不一定是画金之兑现。物物交换后,变数也会多些,机遇或会多些。人家不喜你之旧藏,却有可能看上你之新藏。
  
  当然,有的物物交换多少也有那么点赌博的意思。即,赌某一作者会身价见长或有逐涨之意。如鉴定或判断能力上上,如看上某小辈,看他大有前途,齐白石之作品换其30幅佳作,那也未尝不可。此些做法,这有人的社会终究还是封不了道的。
  
  物物交换能不断地考验或验证一个人的艺术之修为,使他日益成熟于艺术领域而不再摇摆或不定。
  
  物物交换已有历史之厚度。物物交换貌似幼稚,但对当代艺术品环境或艺术品市场来说,这做法倒更像是一样升华了的富有艺术气息的生活方式。感觉这生活还好,多少还有点温情或温度。
  
  2012年3月20日星期二码于雅昌博客网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0 | 浏览:5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建一间小画室

  我不大喜欢城市里的生活。我越来越喜欢家乡的美。虽然海南让人恶心的事情是越来越多。
  
  在老家西南角弄个普通画室。才开工。其独立于书房之外。读书时候不画画,画画时候少思想。
  
  此画室多是用于油画一说。油画有异味,这也是为了家人的好。
  


  
  我的好师傅。朋友的哥哥,是个聋哑人,交流虽然有些问题,但我还是选择了他。他的手艺没得说的。
  


  


  
  图片
分类:《生活记录》 | 评论:23 | 浏览:1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楚宴:三亚三日游

  家里到三亚的路,现在是好走多了。说是去旅游,我们却没有旅行者该有的样子。我们多是游者,现在行者罕见。
  
  三亚湾是我们小时候玩过的地方。那时候这地方很荒莽,到处是仙人掌和野菠萝。看孩子玩的开心,我看到了自己的不开心。现在,真正的三亚人已经不多了,,,
  


  孩子对三亚湾已经有些感情了。待她大些,我会给她讲些关于三亚这片土地上的不幸的事情。
  


  在三亚湾画的小速写
  


  


  


  在大东海广场
  


  在大东海画的小速写
  


  在南山寺
  


  在南山寺画的水墨作品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4 | 浏览:9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楚宴: 2011年12月广州深圳行

  应朋友要求,在《吴楚宴日记》上留痕,,,,
  


  应朋友要求,在《吴楚宴日记》上留痕,,,,
  


  应朋友要求,在《吴楚宴日记》上留痕,,,,
  


  应朋友要求,在《吴楚宴日记》上留痕,,,,
  


  
  在广州和部分学生合影。在广州大学城。
  


  
  在广州和部分学生合影。在广东博物馆。
  


  
  在深圳和朋友合影,,,
  


  
  回家前,抽空去看了一个小学生版画展,得惊喜,很不错,,,
  


  
  图片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13 | 浏览:9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楚宴:推崇和炒作。等。

  吴楚宴:推崇和炒作。等。
  
  1,师说和经典(图本或文本)说:
  
  不从经典出发,老师不喜示范、不务正业或是信口开河,最是美院教育逐渐弱化之根源。我说芬奇活了,并有示范,教授者可愿一看?教授可愿坐在前头?虽是假设,然此说却不荒唐。既然示范有用,美院为何日渐少了或是罕见老师之示范?有说那是要给学生以自由。示范和自由真有矛盾?谁是此说的鼎造者?有一提说经典,教授人等便领头取笑,似乎经典已死,似乎今人才有天才一说。有说构图诸术不用教了,此道道本科学生已经饱学。此说荒唐。我看真深刻于图式诸术者,国内不过五百众,笔墨有涵养者也不会过于二百之众。我说还算客气。为此我有疑问,本科学子已经饱学且能惊到天人?有说社会太乱,所以师业可跟随乱了。此说更是荒唐。社会再乱,竟以牺牲千万学子为代价?
  
  2,研习绘画和深究绘画之情趣:
  
  当下研习所谓绘画者众。深究画家绘画之情趣,此道罕迹,很是荒凉。
  
  3,推崇和炒作
  
  有一好玩现象,对古人,今人说话倒还合些情理,因为有先贤之鼎言在架着,所以我等俗子不好加以玩呗的张扬。但对近世之画家,浮夸风却为可怕,甚至已及可恶一说。
  
  要表扬或赞许好一个画家,想想,真是不易。先人评价,他们态度多为诚恳,多求字字有所分寸。一“求”字,可见贤士之心地,可见其眼光之毒到和刻薄,如此这般,他们求的是评价能近于公允一说。多一字,多一义词,多一句话,其对象之品格多会因此而多些差异。
  
  早有推崇或推重两说。其实,这两者也可谓是同一说法。能够得上被推崇者,论者定是非常的重视某画者之思想、才能、行为、著作、发现或创新等,中和思虑之后,论者才好给画者以一个相对适当的评价。如分量足够,论者才给予推崇一说。
  
  去年爷爷过世时,上香者众,计有3000人往上。就在我家门庭,乡里父老8人等,他们思辩了三四天,后给爷爷身后以“勤笃”两字。这事对我刺动很大。村人还能实在的看,你家香火再旺,他依然还是一农民。再就村人而言,盖棺还不好定论,何况是面对所谓名流或大家?
  
  如不好定论,我们好好读画品画如何?
  
  大放厥词是要不得的。后人是笑话这些文字的。这样的心地若丧失去,也真是斯文扫地了。
  
  显然,某人这是为了炒作。然而,他们毕竟不是在简单的炒菜,他们是在炒些没堪用处的小小石头。点石成金的奇迹现在是能幻想,奇迹也真出了,但这点乱象很快就将过去。咳咳,要炒,炒些真才实干者或可为上。不是为的这个,要不他们真是当世人全傻掉了。
  
  有炒点的能被热闹成大艺术家的,着眼处,古今高人之见解差异不会太大。肤浅的说,就绘画艺术,真,其指对的是画者、画面和画面形象物象之本质等。朴实者中,朴素者上,浮夸者或泼皮漫画者下。等。善,其指对的是道德伦理之倾向。近人伦者中,近自然者上,乱伦、极端或趣味恶俗者下。等。美,其指对的是绘画之图式、基调或笔墨水平等。图迹近优美者中,图迹近逸趣、悲壮神秘者上,图式无谓、混乱或笔墨拙劣者下。等。
  
  或有类此说法者,我个人也能认同。说道肯定统一不了,或一时统一不了。古今有些区别,今人亦是有些区别,但若不行些思考,结果更是可怕。别人可以不理这个,但艺术家是有必要关注“真善美”类似之说道。这道道是不好彻底的说个明白,不过,若不能大概的体味到其特定之指向,那麻烦可就大了。
  
  放眼当下,近中者不多,中上者更是眼看不到。这般状况,炒家究竟在炒些什么人物,明白人明白的很。放眼当下,有上上之炒点的画家真不多见。抑或是,炒家早就明白于这一点,所以,他们多是以近中者或下下者为乐,然后见好就收,无他。
  
  2011年11月28日星期一晚码于雅昌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6 | 浏览:7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楚宴:批判、批评、鉴定和欣赏

  
  吴楚宴:批判、批评、鉴定和欣赏
  
  
  批判家,亦可谓判官,指对当代艺坛,批判几近审判,此者思想极端,言语刻薄,乐于指正者少,强力指责或否定者多,形容不恶劣不足以解其怒气,刻意不法办不足以解其怒光。所谓批判,我想到抨击一说。此说激烈,或宜于抨击大的现象为上。抨击艺术大乱象即是。如此等等。此者不宜太多,否则乱象当会乱上加乱。
  
  批评家,指对当代艺坛,此为理想的有理有据者。乐于此道者或会据理力争,但大多时候是能慢条斯理,是能娓娓道来,看似有些胸襟,或谓胸怀。然乐于此道者大多专于时风。我看纵横古今者上,专于时风者中,批评某一作品者下。若不然,所谓批评,当以感应艺术家特定之言行为上。
  
  鉴定家,指对当今艺坛,此道中人,看似暧昧者众,文字暧昧者众。文字暧昧,外行多会因此而糊涂,或会妄加揣摩,其结果想来真是可怕。鉴定家,当以言简意赅者上,良心平正者上,否则,其恶行足以祸害万古千年。
  
  所谓欣赏,古人没有此说之机构。过去文化者众,一品艺术,同道中人随意来往,真言味美,神情唯美,其乐融融者多。看画者下,读画者中,品画者上。众人能够读画,是求其和谐而来;个人品画,人人各自品画,又怎能得来不幸之脸色?刻意于批判或批评者,怎能得来如此幸福之场面?怎能感受有如此美好之时光?先贤多是乐于此道,即是多日往返于寒荒之林舍,道人亦能乐此不疲。先贤得天下之重名不易,重于名节者众,环境所致,个人有所担当,所以个个亦能效应之,我看当中介意少。然对当代作品,觉介意者真多,所以得美意者少,得美文者更是少见。先贤品画,多以美文为证,以致成为美谈。
  
  欣赏家,指对当今艺坛,此道贫瘠,误当批判、批评为欣赏者众。殊不知“欣赏”已把批判、批评或鉴定过滤过了,并提升到了美之境地。赏家品画品艺,一视同仁,不重名家,不轻无名画者。赏家不专时风,但求万代香茗,天下同堂,求文脉流芳。欣赏者,是以品评艺术作品本身为上。不通此个,不是此道中人。
  
  赏家罕迹,可见世道之冷漠。
  
  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晚码于雅昌
  
  
分类:《吴楚宴日记》 | 评论:6 | 浏览:7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页/3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