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云阁

往事东去已无缘,空云阁上暮婵娟。网络曾留多少梦,秋近黄叶霜满天。伤感可知心欲痛,飘叶难归故里烟。聚散离合随天意,落花逐水印泉边。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524311
  • 开博时间:2005-10-22
  • 博客排名:第2550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怀念外婆(旧文)

   清明的雨摧打着刚刚吐蕊的桃杏花。路上匆匆的行人都把追忆思念故人的心情挂在脸上。每逢此时,我总会想起外婆那慈祥的音容。
  
  外婆去世了,但在我的心中,她依然活着。
  外婆有六个儿女,妈妈排行老三,因在外工作,便常常把我送到外婆家。
  
   外婆家以前住在昔阳一个很远的小山村,记得小时候去外婆家,下了车还要走很远的山路,爸爸总是背着哥哥,妈妈抱着我,走啊,走啊,上了一道坡又一道坡,终于看到了外婆的家,瞧,那不是外婆吗?手搭凉篷在遥望着我们。我便从妈妈身上跳下来跑到外婆跟前,外婆、外婆叫个不停,惟恐外婆不先抱我。
  
   在我的记忆里,觉得世界上就数外婆家好了,那宽敞的院子里有枣树,院外有几株桃树、杏树,不远处的山坡上还有许多核桃树,到处都盛开着山菊花、打碗花儿,还有成群的蝴蝶、蹦跳的蚂蚱,真是一个精彩纷呈的世界,我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就一直游戏在这美好的大自然里。有一次,我溜出去到远处池塘边捉青蛙,让外婆“抓回来”打了一顿,这是我记忆中唯一的一次挨打,外婆边打边教训着我,才知道那
分类:散文散文 | 评论:0 | 浏览:2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飞渡关山天上人间

  驱车向北绝尘烟,动不动满眼是山。
  旧闻仇犹都是险,八十里蜿蜒一年。
  今沿着千亩坪端,滹沱河转眼跟前。
  
  身为郊区闺女,有些日子没有出来看看了,忽然秀芳姐姐喊:三八们,趁三八节出去走走。赶紧开门问:芳帅,去哪里走走?
  秀芳姐姐诡异地笑:让三八飞一会儿。
  说是要找个车子走一走新近通车启用的阳五高速公路,看一看,感一感。当时也觉纳闷,阳五高速过境郊区,无非走过那么几个村子,熟的不能再熟了,北厢家,哪里够看呢。
  荫营出来,江正大街直到千亩坪,高速公路入口到了。抬杆,进入,不要钱。
  车立刻就飞了起来,能在郊区找到风驰电掣的感觉,突然觉得很是稀罕。转过头来转过头去,突然觉得很是陌生。一点也认不出来这是到了那里,只是觉得忽忽的往前飞,正在琢磨着有没有过了韩庄,忽然眼前一大片温室大棚,绵延上山,秀芳姐姐说到了东村了。大棚还没有数数清楚,车前横亘大山数座。眼前一黑一亮的,五架山隧道出来了,正要打算收拾起诧异的表情,秀芳姐姐笑吟吟的说:“欢迎踏上盂县的土地,我们已到出口了。”
分类:散文散文 | 评论:0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装沉默

  日子骨瘦如柴
  似是而非的忧伤
  堆积如山
  月亮适时爬上来
  显得不合时宜地孤独
  
  
  
  远眺烟雨
  可以抓住
  又好像离去人的秘密
  
  
  
  我言语太多
  有用的事物各就各位
  无用的事物则将失去
  保持沉默的人
  被称作完美者
  
  我看见乌鸦
  在云彩的衬托下
  黑的更加清晰
  
  寻找不着
  真实的笑容
  所以我忐忑地
  假装沉默
  
  
分类:长诗短词 | 评论:0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机器》

  [原创]《时间机器》
  
  一
  干咳一声
  窗外枝头上的那只鸟儿
  应声而去
  枝头仅有的一片枯叶
  又重新回到
  孤单摇曳的日子
  二
  想象的台阶上
  月光
  早已寂寞的泛白
  我用乞求的口吻
  填补缺憾,我莫名的喘息
  就栓养在掩着缺憾的门后
  三
  痛楚或甜蜜
  都是一副滥俗的表情
  然而一旦归入记忆
  我依旧可以找到
  那些真情作响的骨头
  以及相思绵绵的关节
  四
  心思
  比尘埃还重
  却一直不肯落下
  我听到了
  比尘埃还要轻的声音
  落到我的心底,又再不肯飞走
  我们的话语
  被无奈的现实收藏
  统统收为可以期待的黑
分类:转载文章 | 评论:0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月

  年年的三月
  云儿在飘
  年年的三月
  春风都在
  
  我爱三月
  爱着美丽的云
  水上有光
  河水向前
  我一惯言语滔滔
  
  此刻的三月
  我怀揣苦涩的核
  陈年的种
  沉立于风中
  取无根之水浇灌
  用纤指除草
  
  我的种子
  我的桃核
  会发出芽吗
  
分类:长诗短词 | 评论:0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3页/66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