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阁

天高云淡,月白风清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5906
  • 开博时间:2009-10-0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世界上最脏最脏最脏的人是父母

世界上最脏最脏最脏的人是父母

1,我就是想看看,普天之下,还有谁比我更诚实。

2,欢迎批驳,请用你严谨的逻辑,充分的论证,证明我错了,让我心服口服。

3,所有虚假的、煽情的东西,都令我咬牙切齿地反感;所有诚实的、理性的东西,都让我发自内心地欢喜。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是勇敢的活着,而不是绝望的死去

到底是经典老片,即便在近三十年后来看《胭脂扣》,仍然感觉很三八一一。不过,我虽欣赏这个故事的创意,却不能接受那种通过死亡来验证爱情的决绝。在我看来,死亡只是对现实磨难的一种逃避;通过不断的抗争,在日常生活中一点一滴地兑现爱对爱的承诺才更加接近我所理解的“爱情”。即使我承认,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曾有过一个心爱之人为自己而死的梦。

 

故事中的如花和十二少如同常人一样,带有明显的人格缺陷:既放不下优裕富足的物质生活,又想要称心如意的爱情。然而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的两全其美?如果说十二少的养尊处优属于与生俱来,那么如花更多的恐怕是想通过嫁给十二少来改变自己沦落风尘的命运。当这种梦幻成为泡影之后,绝望至极的如花试图通过引诱十二少自杀来实现他们双宿双飞的初衷。

 

比起如花的果断和坚决,十二少固然表现出了怯懦和迟疑,但因此就可以断定十二少对如花的爱情不够赤诚吗?我看未必。如果没有遇见如花,十二少的命运也许就是接受与表妹的包办婚姻,然后子承父业就此终老;结果他却选择了一种自我毁灭式的颓废来聊度余生。这不啻为一场精神自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书小札(四,思想)

读书小札(四,思想)

 

(1)关于加缪和萨特:

 

加缪和萨特有很多共同点。都是在缺少父爱的氛围下长大的,两人都有点女性化,都认为写作是记录对生活的感觉,都曾认为人类的处境是矛盾而难以进步的。萨特说:“我不是我本人。”加缪说:“我对于我自己是陌生人。”两人都主张所谓“现世的超越”的可能性,都认为即使上帝缺席,作为个体的人的生命仍然是必须的,是有意义的。换句话说,他们俩都是存在主义者。

 

当谈及对马克思的看法时,两人的分歧出现了。萨特主张,马克思主义和存在主义是相容的,因为“马克思主义属于决定论”——你或许认为在形式上掌控了自己的生活,但同时,你又是经济、意识形态等更强大的力量的玩物。加缪另有看法,在他眼中,除非身处仙境,具体的某个人不可能兼有自由与不自由两种属性。

 

萨特强烈地相信,为革命流血不仅有必要,而且伤害会自我抵消——“暴力犹如阿喀琉斯的矛,能够医治它造成的伤”。加缪则以一贯的简洁语气反击,称“没有事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篇小说的第一句话(019)

 莫迪亚诺是2014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其实,一个作家是否得奖与他的作品能否抚慰我们的心灵完全是两码事儿——至少莫言已经努力用他的作品向我们证明了这一点。

  可是,某天看到有媒体说,此人是王小波和王朔极为崇拜的偶像,我不由地心动了。

  作为中国现代文坛上,为数不多的真正有自己作品的两位作家,他们的价值趣味不容小觑。于是我决定对莫迪亚诺多一份关注。

   最早是在图书分馆看到《地平线》一书。可惜很遗憾,这个开头就没能抓住我。平淡无奇的叙述与开场,或者可以展示作者对自身才华的信心,但在我看来却是不可原谅的败笔。

   后来又在总馆看到《暗店街》,因为此前获得的直观感觉,这本书最终也没能引起我太大的兴趣(同样是平平淡淡的开头)。我只是粗略地翻看了一下,扫见文中有大量不加修饰与点缀的对话。这种笔法让我忍不住想起了海明威。

   有时候,读书是要等待契机的。我觉得自己还没有等到开启莫迪亚诺精

分类:忽然想到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驳“教养就是让别人舒服”

看到一句很狗血的话:“教养就是让别人舒服。”果真如此,我宁可自己没有教养!如果非要在“让别人舒服”和“让自己舒服”之间做一个选择,我肯定选择后者——当然是以不伤害别人为前提。而所有的社会活动便是在此基础上寻求彼此的最大公约数。传统文化的一大糟粕之处便在于,常常忽略个体诉求而过分强调集体或他人,从而不利于个人权利的觉醒以及独立人格的养成!‍

 

对此,有人质疑说,教养反应在细节,因此它和个体诉求之间似乎并不矛盾——我对这话的前半句并无异议;但对其后半句,却着实不甘苟同。在我看来,恰恰是过于强调“细节”(做人的种种规范),才使得个体诉求受到抑制,从而影响到个性的充分解放。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个问题,我觉得很有必要首先澄清一个概念——究竟什么才是“个体诉求”?

 

按照我的理解,个体诉求是一个政治意味比较浓厚的词。它通常表现在一个人对自身意见的表达和主张;不过我觉得它应该还包括另外一层意思——或者说更为隐秘的那部分,即个体自身内在的渴望、追求,他的喜怒哀乐,他的一颦一笑,他的甜蜜他的忧愁,情感是否受到压抑,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大酷评

1,评《新闻联播》:

《新闻联播》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成功摧毁了这个时代应有的真诚。它示范着一种虚假的抒情方式,教会一代人说谎的艺术。在那里,领导假装热爱群众,群众假装拥护领导;现实都是PS过的,世界都是屏蔽过的;央视记者在给遗体化妆,采访对象在集体伪装高潮。

 (北京房月租77元,工资年增长11.2%,大学生就业率99.13%,官员不分昼夜学习八荣八耻,大学生食堂就餐平均每顿2、3元……)

 

2,评“中国式”税收:

中国税收——“取自愚民,用之移民。”

 

3,周晓辉评张艺谋:

张艺谋从来不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而是一个丧失灵魂并愿为权力服务的艺术匠人.

 

4,评国粹:

(1) 麻将----象征中国国民:彼此算计,乐此不疲。

(2) 象棋----象征中国政治:一切为保帅。

(3) 围棋----象征中国思维:一切非白即黑。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书小札(五)——社会篇

  

 

 

1,报载:当中美贸易谈判之际,留美经济学会的徐滇庆先生“爱国”心切,向国家领导人上一奏折,主张中国应与美国对着干,哪怕引起双方互相制裁。徐先生慷慨宣称:虽然相互制裁会使中国受到比美国更大的损失,但咱不怕!    

因为美国人若因相互制裁导致20万人失业,克林顿就得下台,而我们虽然会有1000万人因此失业,但政府照样稳如泰山,因为“政府从来没有承诺”对他们的饭碗负责!好一位爱国志士,好一番豪言壮语!美国人对我们不平等,我们当然要反击。但怎样反击?徐先生的办法是宣布:中国老百姓比你们贱得多!你克林顿怕美国老百姓,而中国老百姓在我眼里算什么,区区1000万人不过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家奴,谁个“可以说不”?我“从来没有承诺”尊重这些人的意志,你克林顿其奈我何? 

真是咄咄怪事:不爱国人却“爱国”,只“爱民族”不爱民。这就是某些中国人的“爱国主义”。——《秦晖:不爱国人却“爱国”,只“爱民族”不爱民》

 

2,没有公民的尊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苦耐劳”是美德吗

  

对于想不通的事情,我向来喜欢仔细琢磨。前段时间,我在网上发布了一篇讨论生活态度的文章,大意是强调人生有限,在有限的时间内,应该充分享受时间,获得生命的愉悦,而不该把自己搞得像一架机器或工具。结果文章写出后,遭到许多无礼的谩骂、责难和攻击,种种过于激烈的反应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瞧那样,就好像我平了他家的祖坟一样。 

 

在那篇文章的结尾,我这样写道:“我尊重那种懂得享受生活的智者。对于那种只知道一味地埋头苦干的奴隶,我对他们心存鄙视。因为他们的逆来顺受只会维持这个恶体制的苟延残喘,而无助于社会的改良和进步;同时也使他们自身丧失了基本的价值和尊严。”许多人因此就质问,你有什么权利鄙视人家?至此,我好像找到了多数人愤怒的根源;但仔细一想,区区一个“鄙视”还不至于让他们如此激动—— 

 

根本原因在于,我在瞬间摧毁了他们赖以为荣的“价值观”。比如,我曾在一个同事面前嘲笑另一个同事的“吃苦耐劳”,结果那同事听了就很是不高兴,反驳我说:“我不也很吃苦耐劳吗?”直到那时,我才恍然发觉,原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个人权利先于道德

  

 链接: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4528623/

       我向来对喜欢哲学的人另眼相看。

  在我看来,能随口谈谈维特根斯坦的,或是张嘴一个海德格尔,闭嘴一个胡塞尔的,他们的思想认识较之常人,必然要深刻许多。

  其实,并不然。

  前段时间,我发布了一篇探讨让座问题的随笔。虽然在叙述这篇文章中,我从头至尾都显得油腔滑调,但是在探讨问题本身时,我却怀着一种郑智化式的反省精神和心灵至诚。文章发出后,满以为会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结果却恰恰相反。

  许多人对我大加攻击,有的指责我人品有问题,有的嘲笑我想得多了——不就是让座吗?谁还没在公共场合让过座啊?这个需要讨论吗?还有的干脆望文生义,或是借题发挥。几乎很少人能真正抓住文章的“题眼”——我讨论的不是道德,而是权利问题。即使文章已经浅显的不能再浅显。

  在这篇文章中,我曾明确写到:“道德首先应该保护个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桶政治”

我不喜欢坐便。我的一个同学,据他所说,家里装得是坐便,从小到大,一共就用过三次(事急从权时)。平时要出恭,就提着裤子往外跑。可是后来看到商家的广告,说坐便“舒服耐用,性能良好”云云,我才恍然发觉,原来真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坚持哪种语境的宣传——中国多的便是这“马桶政治”。知识分子的责任是,把话筒从那帮人的手里夺回来,大声告诉他们:“我们不但要站着撒尿,我们还要站着拉屎!”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夕会,柴生小传,凤求其凰

  


  柴生小鹿者,南都人氏也。南都者,昔日汉光武帝刘秀之故里也。南都又名曰宛。宛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四圣并举,举世无双。是以当年李谪仙遨游到此,望而生畏,曾慨然叹曰:高楼对紫陌,甲第连青山。此地多英豪,邈然不可攀。大有黄鹤楼之惭崔颢也。
  柴生性豪爽,慕风月。因平日读古人书,只道江南小桥流水,酒旗飘飘,如诗如画,且喜美女众多。不知不觉间,中毒深且久矣。业毕,遂绝他念,弃父母亲朋百般劝阻之不顾,千里走单骑,奔赴X城而来。随身长物,仅一大皮箱耳。
  适日,梅雨初歇。当是时,寅卯交际,旭日飞升,一时人马奔走,众人欢呼,此蓬勃之象矣。然初来乍到,无亲无故,茫然四顾,恰似刘豫州早年之叹孤穷也。幸老天见怜,惜其才,不忍致其流落;假以善者,渡之南环,安于亲家。既而杳无所踪。此亦小鹿之福也。
  岂料现实困顿,蜗蹇江南。书生意气,饱受打击。虽历经折磨,而不坠青云之志也。况兼性达,无车无房,一日三餐,朝不保夕,却淡定如常,尝吟少年诗作以自娱,其诗曰:平生无大志,甘为世外生。­身怀庄周梦,心恋魏晋风。­踏歌访蝴蝶,清发奏古筝。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苏州女性速描

苏州女性速描

  苏州老太
  老小孩,当我看到苏州老太的时候,心中想到的,就是这个词。
  苏州老太给人的感觉就是精神矍烁,开朗健谈。要是几个碰巧凑到一块儿去,她们准变得像孩子一样,天真又活泼。
  也许是和住得地方有关,每天早上一上车,就会遇到几乎满车的苏州老太,她们叽叽喳喳,大声喧哗,肆无忌惮,旁若无人,宛若是在自家的客厅。
  看到她们有这么强的表达欲,你会怀疑,这些老太是否昨晚一宿没睡?可是,定睛看去,在这一副副咧开的笑脸上,又找不到一丝的疲倦。她们一个个眼睛里仿佛闪着光,显得精神亢奋。
  刚开始是一群人在七嘴八舌,渐渐地那些声音宏大口若悬河的压住了气场,说话的人数也开始由五个、四个的逐渐递减。到最后变成三个人了——但那第三个无论如何却插不进其他两人的对话中,只见她昂着下颔,眼睛瞪得大大地,急急地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嘴巴一翕一合地,等待时机。
  忽然有那么一刻,车上突然变得很安静。这是她们的一个话题谈完了。这些老太好像很不适应这种安静,最后停止发言的两个对视一眼,继而哈哈大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生六记》

  午睡未酣,负气而起,抱《浮生六记》读之。至《闺房记乐》方毕,不觉长叹,夫芸娘之于沈复者,名为艳妻,实为腻友也。盖古之男子,平生所好,无外乎谈诗作画,吟赏烟霞,煮酒烹茶,于芸娘可谓备矣。更有甚者,做媒纳妾,想男人之所想,急夫君之所急,真世间之奇女子也。《诗经》有云: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诚哉斯言,有红袖若此,夫复何求?无怪乎有林公语堂者,读是文而大起夺爱之心矣。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1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句话,关于《当郭芙遭遇杨过》

  1,收获这篇小说是个意外。我历来反对这篇没写好,已经在心里构思下一篇的写手——导致的结果就是文风拖沓,叙事欲说还休,比较有印象的是《诛仙》——据说《诛仙》还是玄幻文学中写得不错的。由此可见,玄幻系列不过如此!
  2,因为时间在行走,生活在继续,所以才有了这篇小说。有了上一篇的试练,这一篇更加得心应手了。一个明显的进步就是叙述更加深入,掺人了更多的理性分析。美中不足,是叙述的视角依旧是平面和单一的,而非鸟瞰式的双管齐下。
  3,对任何一个有操守的写手来说,重复就等于自杀,不管是主题的重复还是叙事技巧的重复。所以,在这篇小说中,我有意引进了第一人称的叙述,同时又令他置身事外,冷眼旁观;在将来的结尾篇中,我将采用绝对的第一人称叙述。
  4,写完这篇小说,我更加确信,小说是一门叙述的艺术。同一个故事,同一个话题,任何一个作者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特长,偏好和生活经验而有所侧重。只要角度不同,着力点不同,都可以玩出新意,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
  5,当我写完这个故事,我恍然发觉,后面还可以有个完整的故事来叙述。具体怎么写,我现在已经了然于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评《努尔哈赤给东哥的情书》

高中时候,看过一本书,书名大概叫做《古今中外才子佳人书信往来集》,其中收集了不少名人的情书,有马克思和燕妮,拿破仑和约瑟芬,鲁迅与许广平,沈从文与张兆和等等等等,粗略翻看了一下,感觉文笔晦涩,语言艰深难懂,深为这些名人大家叹——幸亏他们的情敌不是我,否则他们绝对是个出局者!
  驾驭文字,传情达意,字字摘心,向来自负不做第二人想,不料近日看影视剧《太祖秘史》,第九集努尔哈赤致东哥的情书,忍不住佩服作者的文笔(当然我知道这可能是编剧的构思),现转录于此:

  东哥,这是一封写给你的信,更是我在神明面前所坦露的自白。
  生于豪门,长于苦难,我一直在茫茫世界孤独的流浪。然而,血与火,刀与剑,不会泯灭每一个女真男人都曾有的梦。
  此生此世,拥有一位最出色最美丽的女人——这个女人在我的面前出现了——那就是你。这绝非虚伪的赞美,你是我努尔哈赤心目中的女神。造物给了你美貌,天神给了你美好的德性,你的完美你的善良,你一次次所给予我的恩惠,都让我梦绕魂牵,刻骨铭心。多少次在梦中我牵着你的手,登上了白山之巅,向天地昭告:我得到了你,我是世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5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